天祿秘典《大六壬靈覺經》  吳師青手抄  《一》《》《

天祿秘典大六壬靈覺經神課卷之一

七體門:

古經九宗門乃一賊克,二比用,三涉害,四遙克,五昴星,六八專,七別責,八伏吟,九返吟,今折反伏二體入下卷七體中,故上卷只有七體,似為的當。

一賊克體。此體有二體之殊,該分作二體,今從古,只作一體。

元首課占內事,以日為己,辰為人;占外事以辰為己,日為人,出《六壬指南》。

象曰:四課一上克下,取賊克為初課,名曰元首,先吉後輸,此釋名義。日辰陰陽四課俱無下賊上,只有一上克下,則取克下者為用,名曰元首。以上能制下,得尊長制馭之權,宜居長上,故以元首名之,且為課體之首,亦名始入格。諸占吉多凶少,利先不利後。

占曰:四課陰陽一克下,課名元首是初神為課體之初也,忠臣孝子皆從順,憂喜因男非女人以上為男子,為外動,動以制靜,故事因男子。上則為尊下卑小,所為正理悉皆真以上制下事理甚正,真實無偽。官訟先發須當勝,後對之人理不伸上克下,固利尊長制卑幼,利先動不利後應。但為上神旺相,天將無內戰方吉。下旺上休囚則有反噬。

占曰:元首情理順,克應亦易知。是歲年中事,月建月內吟。旬支旬內應,直日日中期。節氣半月等,今候五日移。諸課雖如此,獨此更無移此克應之占。凡占壬者須書年月日旬節候於圖中,看三傳四課年命上神直何神,有年月等支神者,則應此時矣。諸課如此占法,但元首課更為順應耳。

又曰:上克下為事順,作順事者,縱課傳有凶,得憂亦淺,縱神將戰憂易解。凡一切事利動不利靜,利先不利後,利男不利女,加以上神旺相,天官順治,發用吉將,不犯空刑等凶,又生日神年命,則為三光、三陽之課,則有臣忠子孝、妻順弟恭、卑下懷服之美矣。若日幹無氣,發用又在日上為日之鬼,鬼爻休囚,貴人逆治,凶將相並,則有動後之凶也。

孔明曰:元首雲者,如人以首為一身之元,身無元首則無以成其身矣。其尊卑之義可見。又君為臣庶之元首,尊長為卑之元首,是以利居元首者,但上非下莫載,今若克之,必思身世果是居長?果是先動?果是得旺相否?有一果於是,則吉矣。又思居下者情理可克乎,休囚者可勝乎,有可克勝,是吉矣。若有不合則先動者被後應者所乘矣。且以上克下中理之當然,但亦不可過當,思元首所以臨下,乃一體無二之異,雖時勢不得不克下,亦當使在下者有所倚賴,可為受克之地,庶元首有所共載,故壬中六處有一處扶地盤之辰為妙,不然亦不可使地盤受空、虛、刑、害、沖、破之境及在驀越之位也。

邵子曰:“幼不占元首,憂尊長之損害,又主先喜而後憂。”是元首課亦有不吉處,況先事者任勞任怨,首事發端,禍集所伏,苟上神休囚,則有先動過勞致疲之災深入,妄動之失,或貪小利而忘大害,或喜先勝而貽後悔,故其象樹木之嫩條未硬,又如初生之嬰兒學行也。言當此時,不可急遽戕賊,須當保護也。

袁天罡曰:“上之克下固利男子,占胎多是男子。若上神休囚,下神旺相,是克之不倒,反不利先舉,占胎多女。如幹上神發用,幹為我,被克豈宜?但當主客未分、欲動不動之際,則日幹為尚介於彼我之,一見上神來克,則先動者為上神,後動者為幹神。在我者,當審其衰旺何者得氣而乘之。此惟兵訟、鬥毆及空手求財、問取功名之吉,餘外鬼來侵身多凶,豈可以元首為純吉乎?”

占來意:

元首課是貴人、歲君、將相,旺相生合行年神,來意是見大貴人,有生彩之慶。若是反吟等凶破,主暗昧,伸訴之事。

占天文:

主元晴,必幹上發用見朱、蛇、勾、空、貴、常方晴,若見合虎主風;支之二課發用,見玄後主雨,陰龍亦半陰晴。

占地利:

主元陽之地。

占身命:

宜居長,不利卑幼。好動少靜,帶丁馬則遷移不定,有祿、馬、貴人、龍、常者主居官顯達,為正印之官,臣忠子孝,夫婦和順。

占六甲:

若發用旺相則生男,加以青龍等吉將,則生貴子;貴人順治利長子,生長孫。發用若休囚則男女未定。

占婚姻:

宜長男配長女,貴人順治得龍、後、合、貴,主男求女,女亦喜婚姻,夫妻和合;若貴人逆治,加以凶將,有刑克,當不成。

占疾病:

主下部之疾,吉凶以神將之吉凶言之。

占詞訟、征伐等事,如前袁天罡說同。

假如正月丙申日亥將午時占,四課中惟天盤卯木克地盤戌土,是一上克下,以卯為用,課名元首,三傳得卯醜申,將作常合陰,卯為日之父母,乘太常主相見公卿有喜。申為日妻,則乘六合,主見貴得財物,有慶賀之事。醜為日子孫,乘太陰,主子孫因財物有相掩之事。正月木旺、火相、土死、金囚、水休,今卯木旺,丙火得相氣,故以吉斷之。

父卯常

才申六

子醜陰

龍 陰 常 蛇

午 醜 卯 戌

醜 申 戌 丙

戌亥子醜

酉 寅

申 卯

未午巳辰

假如正月亥將甲戌日未時占,四課惟寅加戌為一上克下,以寅為用,為元首課。三傳寅午戌,將得後虎元,乃六合體,會成火局;為天后發用,天后主婦女。正月寅中有火,火主婦女妊娠。天后水與寅中火拼,主生子不育。又功曹乃月建,主縣官,為憂縣官,受旺氣故也。中傳勝光,主子孫乘白虎,主喪。加寅上為日之子孫洩氣,主憂死喪,為人見閉遮。末傳天魁乘六合加午上,為日之財,主陰私媒妁。六合為私門,亦曰天門。河魁為天闕,出天門登天闕見白虎,必憂死喪,為人見遮閉,當移徒,婦女逃亡不安,至縣官。三傳火局,憂失火,燒毀驚人、口舌。用起以所生為吉期,所畏者為凶期。功曹為用,喜在丙丁,憂在庚辛。用起陽神憂事發他人,用起陰神憂事起己身,傳見父母為有救,見鬼重喪。

兄寅後

子午虎

財戌六

虎 後 六 虎

午 寅 戌 午

寅 戌 午 甲

酉戌亥子

申 醜

未 寅

午巳辰卯

假如十二月壬申日醜將卯時占,四課中惟午火克申金為一上克下,以午為用,課名元首,三傳午辰寅,將得後蛇合,勝光為天后,並在金神,主憂婦女疾病,神將外戰故也。若占懷孕,主墮胎,蓋午火克申金,傳送亦是白虎,屬胎神故也。中傳得天罡乘螣蛇,主驚恐事爭鬥,主三月內因女子事爭鬥也,以天罡主三月也;天后發用,故主因女子;水火搏擊入魁罡,故主爭鬥。末傳功曹乘六合加辰上,主來年正月當與吏議嫁,以寅為正月;末傳為未來之事,六合主婚媾,功寅主吏故也。

才午後

寅辰蛇

子寅合

蛇 後 陰 常

辰 午 未 酉

午 申 酉 壬

卯辰巳午

寅 未

醜 申

子亥戌酉

重審課體一下賊上第一:

四課觀克賊,先尋賊為初,克賊或二見,舍克取賊呼,課名曰重審,吉凶勿泥拘。凡占課先觀日辰四課,天盤與地盤有相克賊否,上克下曰克,下克上曰賊,先取下賊上者為用。如無下賊上,則取上克下為用。如克賊二見,則舍克取賊,取一下賊上者,課名重審,若有二賊上,則非重審課矣。一下賊其上,重審事多凶。順行災尚可,逆治禍還濃。入墓災難脫,傳生反為良。陰常及天后,六合和青龍。用並生日辰,福來禍不逢。勾玄與朱雀,蛇虎並天空。用在墓神上,福去禍來從。凡占得重審課,主一切事多艱難。卑上犯上,其天將順治則災禍輕,若天將逆治則災禍重,謀事艱難,被淩辱更甚。加以發用傳入墓鄉,又是虎蛇朱勾元空等凶將,其禍甚深。受下淩迫者,輕則病危官災,重則死亡。如發用傳入長生旺相之鄉,加以天將順治,得貴青龍六合在常吉將入傳,或加日辰之上生日辰,則反為吉矣。始入下賊上,女子及己身,主人利後舉,逆道患憂深。用得父母課,蛇虎與勾陳。臨事來害己,其禍在尊親。若得子孫動,將為賊上因。官動有災惡,姦淫謀女姻。妻財得凶用,謀害在陰人。一下賊上又名始入課,言為入九宗之始課也。多主家內婦女事。凡事主後舉。若發用是日之父母,父母受賊,加以虎蛇凶將,主家中卑幼或婦女害父母。若發用是子孫,子孫受下賊主,因婦人或祖父母及印信文書害子孫,加以凶將,其禍必矣。發用是官鬼,主因子孫淫媒人婚姻之事勾惹官司爭財,加以凶將,定因財發禍,受陰人所害。一下賊其上,重審事可驚。父子情不順,夫妻不敬恭。更逢貴人逆,虎蛇元並空,勾陳墓用發,善事翻惡情。親者亦相害,先輸後人贏。如發用是子孫,為地盤父母所克,故父母之情不順。如發用是父母,為地盤妻財所克,父母動,必傷子孫,主父子貪財,或因妻妾之事致父子不和。發傳是妻財,為地盤所克,乃兄弟爭財,主因卑幼弟妹爭財而害及身與耗財,或因兄弟有私淫妻妾之事而妻妾致怒,反不敬夫主也,更逢凶將及墓神發用,雖善事亦反為凶矣。況凶事乎?凡課中發用或是支神,或是日上神,或是日幹三合六合之神,皆主親人相害,禍其身,非此類則主婦人卑幼及婦人相害也。用下賊上名重審,子逆臣乖弟不恭。事起女人憂稍重,奴害主兮奸主娘。萬般作事皆不順,官災病厄禍患重。論訟後應須得理,先告雖直後及凶。發用是子孫,己是父母所克;是父母先有疾惡之心,使子孫無容身之地,故子孫反害父母。又如地盤為月建,是歲日之子孫,而天盤之神加於子孫,為歲日之官鬼,或作天乙,而地盤之子孫又沖克刑害歲幹,主屬下叛君上也。事起女人者,凡事重審,是以內制外,以靜制動。若發用是妻才,作六合、太陰、太陽、天后加子戌亥,又與才爻相合,主奴欺妻或妻妾之財。

孔明曰:“壬式中先取賊上者為用,用即發動初傳也。賊亦克也,然不謂之克而謂之賊,言下之克上,猶賊也。夫上之克下,如帝王、君公、父兄、尊長之人制馭四夷及臣宰、子弟、卑幼之人,縱過於刑罰亦勢分所易為也,未為變故;較之以下克上,則有四夷之侵淩中國、臣下之犯君上、子弟之賊父兄、妻奴之害夫主,勢分之難為,情理之所不堪,故名重審,言事之較深重也。禍機之重者,必先主之;是以先取有賊者為用,雖克賊二鬼,亦舍克取賊矣,故曰賊上之課多凶也。且初發傳之神,是人首事,名曰發端,初既受賊,則事之根基已伏暗賊於內,有幾分不善矣。加以凶將與發用內外相戰,事是有七分不好了。若發用是旺相,尚可觀其傳變。若中傳吉生拱初傳,無下賊之嫌,則主先阻後順,事終有成。若發用之神休囚,傳變又凶,或帶凶將克初,或是用神之墓、日幹之絕,或生初而中傳自坐于克制之支,皆為無救,則事已無始矣,雖末傳吉亦何益乎?此賊上之深,果然是不美。然亦不可執一,倘國家當陽九百六之厄,會天人壓居上者之不仁,喜在下者之聖哲而察相其革舊鼎新之機,則下之犯上多在理勢之不容,己有應天順人之舉情否為泰,雖首事重大,發端艱難,正合重審之義,則重審豈專主凶乎?然必察用神果是旺相否,果是生日乎,果作吉將乎,初之傳變中傳又能生初傳否,末傳又能生初或生中否。如有干支吉將作生神生日辰,初傳旺相帶吉將,末生中之生初,初生日,三傳皆吉將,則課體有反凶為吉之美。又自審天人之際從違何如;果天心人事應吉,與課體相合,則雖首事艱難,終克有濟,是必審之又審,故曰重審,亦是戒人不可輕易犯上也。如克初傳者旺相克初,初又克日辰,又加凶將變墓傳絕,則不但事之不成,反主害及其身,是一審已起其禍之重也。此重審之義也。”

夫上者,動也,有先舉之義;下者,靜也,有後應之義。先動制人,後應者制於人。今欲以靜制動,以主制客,勢力所難,故必審之詳而計之熟,方得變難為易也。欲決者吉凶順逆之事,先以貴神逆轉之善惡言之,如課本凶又貴人逆治,愈是反背乖逆之事,加以虎蛇勾元兇將,則後應者凶禍必重矣。若當貴人居東北陽明之地,天將順布,則吉神助順而不助逆,而居下犯上者必受殃矣。

如被賊者是日之陽神,是我之後動制彼之先動,二動之間必審天乙之順逆、發用所乘之將。如將又克神,是將與日幹同類,是為爭財格,主內外奪財,天將順則居上得勢,順者勝;天乙逆則居下雖處勢逆者勝也。

如日幹賊上神,幹上神是當今旺神,則日幹休囚矣。事勢重大,但謀者心慵或失輔,必待日幹旺相之月方成矣。

如日上神發用,日幹無氣,又見日之陰神生扶日上神,則泄日之氣,主事勢是我黨倡成,或子孫女人之事,但患賴為炎之,求人相幫,或候旺月為之,吉。

如日幹制日上神,又有辰之陽神或中末傳有一處反克日幹而制救日上神,縱為日者有先勝,終被他人所並矣。

如辰上神被支辰所賊,是以靜制動,以內制外,其吉凶如上審之。如日之陰或辰之陰神被賊,此以陰謀害上者,其凶亦同上推。

劉誠意曰:重審之課多凶少吉,以發用觀事之始,始既受賊,如樹之伐根焉,能生長乎?更傳入墓鬼之地,縱有吉將亦不能免禍。更逢貴人逆治,將傳其凶甚矣。若得吉神良將,逢旺相,更又生年命,主舊事再改成新之喜。若用神是日辰之陰神,又為日幹之鬼,加以凶將逆治,主人居下以訕上,婦人執事以謀夫,奴僕欺主以行奸,臣叛子逆,陰邪害正,卑幼害長,故曰尊長不占重審,恐卑幼之仇怨也。其象如內明外黑,進前有悔,退後難憑,心虛猶豫,舉動無措。

邵子曰:“重則不一,審則有疑。事有不一伏一起理,或疑似必審之又審。凡事主間隔不一,不可忽略處之。”

袁天罡曰:“重審之課,以下犯上,非順,逆也。從辰上發用者,事多起於女子,其吉凶當以天將決之。傳及勾蛇虎作父母者,其人被父母殺害。傳是勾虎作子孫者,其人殺害父母也。其人欲謀害陰人妻子也。傳是勾蛇虎作妻財者,其人反被妻妾所害也。亦以休囚推其成敗也。”

《懸解賦》雲:“重審象地,象地者先迷而後利。”

占天文:

主陰雲。日之陰神發用,主陰暗;辰之陰發用,主陰雨;日辰之陽發用,有數日風雲,然必參以將神五行生旺休囚言之。

占地利:

主卑下、陰暗、汙濕之地,高陵崩塌,但亦必參以上下衰旺言之。

占身命:

不利尊長,陽不利父,陰不利母。兄弟動,衰則克兄弟,旺則克妻妾。父母動,衰則克父母,旺則克子孫。官鬼動則論衰旺,作龍常祿馬貴人主有官貴,如身衰鬼衰作凶將,主多官衰災疾病;或鬼旺克兄弟。如妻財動,衰主克妻,旺則克父母。如子孫動,衰則克子孫,旺則退職傷官,但有病者愈。以上俱是因卑幼陰人起禍,兼天將吉凶言之。

論人性質主多疑多思,或好色作亂,或受卑下淩迫,柔弱不振。若旺相及日逢吉將則能詳審制宜,以靜制動,則無可失。雖刑克尊長、孤立,于名利亦不虛也。居卑幼若加凶將,主重拜父母,兄弟失力,妻子重刑重創,功業得失不一。屬卑幼則好犯上,處臣子而逆君父;處尊長者,所行暗昧,故下人篡弑、妻奴所害也。

占行兵:

利主不利客,不利為應,兵不利先起,亦以上下衰旺詳之。

占婚姻:

主猶豫不決,詳審方求之,上衰女人不利男家,上旺夫家不愛女家,以貴人順逆、將之吉凶斷之。得凶將克幹,決主男家重妻;得凶將克辰,決主妻家重婚。

占六甲:

若下旺相主生女,若上神旺相生男。易生難生,以貴人順逆、將之吉凶言之。

占求財:

主後求,但彼我遲疑,必重求方得,亦看才爻及青龍入傳否。若龍與才財爻生旺入傳,課雖下人幹上,亦可再求有財矣,反之無財。

占病:

尊長病,主被下賊人克剝,或婢妾事致病多災,反復不寧。貴人逆治,血氣不順,症甚重,卑幼人不妨,病症主上部、頭項、心肺之疾,亦看上下衰旺言之,最忌虎蛇發動。

占訟:

主經易官司,利後動,必重訴重審,方可結果。

起例:

假如子將壬辰日辰時占,以子將加辰時,順布十二神將,三合體,壬日幹課在亥,亥上得未為一上克下,未上得卯為二上克下,辰上得子為一下賊上,子上得申無賊,此四課,課中惟一下賊上,舍未卯二神二上克下,只取子神被下賊者為用。用即初傳也,是初傳得子,又觀地盤子上得申為中傳,又觀地盤申上辰為末傳,三傳子申辰也。是日辰時貴人在巳,巳將在酉,於酉上起貴人,逆治,布前五後六之將於十二神上,則初傳得青龍,中傳得元武,末傳得螣蛇也。課名重審、潤下格,但冬月子水當旺,辰土無氣,雖下克上不倒,亦不為凶,兼子為太陽,可以解禍,陽星破墓,故不為凶也。

兄子青

父申元

官辰螣

元 青 朱 陰

申 子 卯 未

子 辰 未 壬

醜寅卯辰

子 巳

亥 午

戌酉申未

比用課又名知一:

歌曰:“比用課如何,賊上有兩位。無賊有兩克,先別陰陽類。陽日比陽神,陰日陰神隨。比者為用初。不比棄不為。”

四課中有二三位下賊上,或二三位上克下者,必取何者與日辰相比,取其相比者為用,其不比者棄之。比者,同也。陽神與陽幹同類,陰神與陰乾同類,如君子與君子同類,小人與小人同類,則一氣相通,故因其同類而用之,是以名曰比用。課又曰知一課,蓋於克賊眾多之中知其一比而用之也。

斷曰:知一是如何,用神今日比,婚姻失和諧,事緣同類起。

   逃走不遠去,失物鄰人取,論訟和允好,為事尚狐疑。

又曰:二上來克下,盜賊在逡巡。小心須防備,簡慢禍惹迍。

   若言失脫去,閉口課中尋。

又曰:知一之課比處用,事來多起在親鄰。

   用將相尋幹伴侶,亦有遺亡逃走因。

   四課若還見不備,陰私伏匿不幹身。

   占人有伴意不動,財物雙雙有合論。

   結交朋友無兩心,求謀何必再三伸。

孔明曰:比者憂在內,不比者憂在外。比者,事近而速;不比者,事遠而遲。故取其內近者占之,舍其外遠者後圖焉。”經曰:“知一則二事不成。”是不可圖貪二事也。所謂二事者,非僅兩件事。凡事物紛至,及眾論什投要之,不過兩端耳。必乘其明知獨見得,是擇取其一者而用之,不為二三所惑,方是知之之義也。則一之機自我執矣。”又經曰:“比者為憂”,言禍福之切於身,不專言憂也。不比者為喜,言禍福之不關己,不是不比為可喜而趨之也。上克下同類相妒,朋友讒佞,禍從外來,利客不利主,夫妻相妒,或因妻財妒訟,詛咒不利,賊不出邑堙A利主不利客。

李衛公曰:“上為外,下為內,二上克下,主外人謀害。事起於內,凶將加臨,主男子盜賊侵掠、失脫等事。吉事將敗,凶事漸深。象易之需課九三曰‘需於泥,致寇至。’之凶也。”

袁天罡曰:“知亦有偏知生奸之敝,一亦有執一不通之弊。或恂利忘害,則是執迷,居安忘危,謂不逢變,或執滯多門,昧於取捨,首鼠兩端,不知所從,知一昧二,慮此昧彼,偏見蔽明,察近失遠,如狐之涉水,鹿之生疑,則失知一之義,其凶必矣。”故凡事必合一心幫力而求,知權變,有定守而始得順遂。凡事緣親友兄弟上事,不論吉凶皆涉此等人。又主狐疑,不能達權通變也。

邵氏曰:“知一而不知二。知者,喜我之知見,不知者,嫉我為仇讎。主恩中生害,凡事宜舍遠就近,舍疏就親,事貴和同,多觀於同類,又主吉凶之事皆有兩端。”經曰:“二克二賊,知一總名。神將凶而禍不單行,神將吉而福祥又至。”
《觀月經》以三上克下為長幼課,三下賊上為度厄課,雖有二課之異,但取一亦必依知一課而取三傳也。長幼度厄課詳于凶吉門課,此不及詳。大略所謂發用子孫憂小幼,發用父母憂尊長,發用妻財憂妻妾,傳入長生則吉,傳入休囚死墓則凶。

占國朝:

主君臣彼此不定,上下紛紜,互持其說,必審其是非,定其所適從,君不自是,舍己從人,專制裁折,棄一用一,審其親昵,察其疏遠者,知其孰邪而取捨之,知其吉凶而趨避之。又觀神將之吉凶,以決庶政之利害罔違,道以幹百姓之譽罔,引百姓以從己之欲,方是知一,而事可成,功可就,賢人可專征也。

占天文:

比陽上克晴數日,比陰下賊主雨數日,以神將所屬決之。

占地理:

上克比陽主高亢地,賊上比陰主低下地。

占身命:

比陽上克不利卑幼,妻子有傷;比陰賊上難為尊長,多好結朋友;有知識,得人相濟。

占射覆:

主重疊不一,或二三物合一。

上出行:

有伴侶,須知同類而皈依之,懼遺忘。

占求財:

主朋輩之財,重進可得,或有二三項財,取捨得宜方得。

占盜賊:

失物主朋輩,陽得男人,陰是姊妹親知,或是親鄰,賊不出邑堙A或是家人。

占征戰:

宜舍遠就近,結鄰為援。

占逃走:

去不遠,不出邑堙A或被親人所在。

占婚姻:

主不和諧。若是遠方必有不諧。若是近鄰,或因親得親,則諧矣。若婚已成,亦主有親鄰之女煽惑私比,而欲離間其成者,未成主多婚未能主,其一而配之,宜決其比者娶之。但神將凶,二上克下,主先有二妻,重婚再娶;二下賊上,主妻有二夫,或經妝聘定,又再許人,或失節再醮。

占詞訟:

二克主卑幼有虧,二賊主尊長受虧。但和允好,不然重疊艱結,重送衙門。

占家宅:

主有遺失、逃亡、走脫之災。二克主妻子不安;一賊主夫婦不和,長上有災;又主有陰私隱匿、伏藏不明之事,心事狐疑,欲棄遠就,或欲親鄰居住。

涉害課:

歌曰:涉害為何起,兩比兩不比。受賊與受克,數至本痊止。

   曆涉地盤位,克賊深者取。行涉多被害,是為涉害矣。

又曰:涉害課相爭,還從比用生。前頭有回路,涉害何難呈?

   有克難重數,偏多得用情。忽然涉害起,先舉莫相爭。

又曰:涉害原因比用加,地盤孟仲季求他,

   先看孟神次仲季,路涉有克到本家,

   孟深仲淺季無取,複等柔辰剛日查。

又曰:涉害孟仲季,一課分兩名,見機起四孟,

   仲季察奸生,總是涉害體,占得事豈寧?

四課二三克賊,與日俱比,或受俱不比,則分孟仲季取之,所謂孟深仲淺季又淺是也。以其害有深淺,故以深者為用,此系捷法,不必數涉曆地盤位數,只論孟仲季以為深淺者也。一說無仲只有季上神克賊,亦取季上神之,以上法雖便捷,終不若涉歸本家,以克賊之多寡為受害之淺害為正法也見《六壬示斯》,其說最詳,今不錄。用孟上神一名見機課,用仲季上神一名察微課,此涉害一課而分兩名也。何謂見機?蓋孟長也,事之先發者,凡事之先起,乃禍福之端,故名見機。何謂察微?蓋仲中也,事行至中半而吉凶已微著,當審察而知所進止也。如有兩孟兩仲,必擇先見者為用,課名曰複等,如先遇戰,不得不競也。長者受敵,而不受其小也。

斷曰:見機起四孟,求事須難成。用起季與仲,察奸產婦驚。魁罡加四孟,產兒定不成,二下賊其上,體乃是比鄰以比用課取利。亦名知一課,失盜乃鄉鄰,小小須防備,昏執禍多門四孟主有多機多端,吉凶不止一路。

又曰:見機涉害見上克,數到本家方始休,

   但看何方神力最,所為先難後易求。

   凡事艱難多阻難,魁罡加日縣官憂,

   察微涉害用下賊,在事艱難多滯留,

   幽暗不明當見了,官事纏綿產婦憂,

   若更日辰魁罡立,婦人產難亦當愁。

   假如涉害皆複等,先見之神為用傳。

   事主艱難無首尾,枝條蔓引作牽延。

   兩軍交爭不相伏,經時歲月更留連。

   凶神惡將來相見,官災疾病兩綿纏。

   月逢吉神並有氣,事雖遲遲卻有緣。

   若值凶神皆無氣,無情無緒事多端。

又曰:事有兩比兩不比,上天垂象要知機。

   涉害發用為初傳,行事稽遲多憂疑。

   憂患難消知見日,占胎傷孕忌當時。

   失物家中鄰里竊,逃亡必定隱親知。

孔明曰:“涉害之象,如琴瑟不調,鳶在天關,存亡速焉。若遇見機則以合宜變通,不可執一,當知事機括而乘機早圖之。若遇察微,則宜防微杜漸,精察細微,不可忽略,暴進終逢殃咎。用辰主災害己,用日主家禍延人。一二課為用是用日,三四課為用是用辰。”

劉伯溫曰:“涉害者,干涉害,須審其宜而行之。見機者,已自審視,謂之見發不妄動,謂之機,察其微辨以機言之。一曰機者,猶弩之機牙也。務見機之禍,百發百中,萬舉萬全,始謂之見。又曰,機者動之微吉凶之先見者也。事在未然,須早見察之則不至害。若見於機已然之後,或輕舉妄動,則機括一差,而千里之失起於毫釐之謬,其害也深矣。”

邵氏曰:“涉害課,凡事主欲用不用,欲言不言,事有兩而取一也。事主遲疑艱難,進退不定之意,用上克下,百事為淺。若得凶神惡將,則災禍難解,百事阻滯,作事稽留,多有疑,惟憂患難消,宜舍輕就重,趨安避危,方為不害。”

袁天罡曰:“用在四孟,事多反覆。凡事遲疑。”經曰:“見機則情有變,事主艱難而兩求主事有兩重。用在仲季主反覆無定,凡事未萌,須預察其吉凶。”

占國事:

主建議商之,既欲於此,又欲於彼,不知適從,當審其事之是非、理之長短,方可取捨。若魁罡加四孟,則遣將提師深入,吉。

占征戰:

不可深入賊境及渡江水戰,以水火土木金辨其何者為害如水神涉害則因水為害,火神涉害則因火為害之類,又主兩軍交爭,不肯相伏,經歲月遲久,遲疑進退不決。

占出行:

如得天神下臨壬亥子癸,主水路有隔,其禍深,不可渡水,只宜陸行。得凶將克身命,出行遠涉最跋涉艱難,遠行受害,有吉將主行途中有得。

占生產:

主產婦憂驚產難,魁罡加寅申巳亥發用,產見難養,魁罡覆日辰更凶。

占胎主產婦因遠涉或土移動傷胎,有妨其產母。

占官事:

見機課,魁罡加日辰主官事欲起;察微課,魁罡加日辰主有牽連干涉事人,久延不決。

占疾病:

主犯觸受染,病不止一端,沉重日久,難以起止,反復不定,或遠行涉水所致,魁罡加四仲主哀傷。

占身命:

主多刑害,流移不定,加凶將則孤賤卑微,惟多遲疑不決。嫉妒害人,或受人所害。

占婚姻:

有害,二家不和,反復不定。

占求財:

主干涉害人而求,吉將旺相有得,但多反復延遲;凶將休囚克日,主干涉反復破財。

占失脫盜賊:

主自家不謹慎,乃鄉鄰為盜若與日辰合不比者是遠人也。。主賊涉水來,或逾牆來。加凶將凶神主害人,或連眾而來,內外通引。

假如四月將辛酉日卯時占,得三下賊上課,寅卯未加子辛酉寅之上,被俱下賊,不與日比,卯未俱與日比,雖以比用取,課則入涉害課,卯加辛,戌是季也,未加寅是孟也,當以孟上神為用。若欲何者涉害深,則卯加辛之曆至卯位,惟一乾克之;若未在寅曆至本位,則有寅甲卯乙巽五位克之,是為涉害深也,餘仿此推。

此謂未加寅入墓,所謂仰見其仇,俯見其丘也。小吉主婦人,將得螣蛇憂死人入墓故也,女子驚恐,蛇主女人驚恐、有怪異血光亦是螣蛇所致,小吉入鬼門,主見鬼。中傳神後作天空加未,主婦人欲欺其夫而有二心天空主欺詐,未為神後之夫。末傳太乙作天后加子,主憂婦女,水克火日。

父未白

子子朱

官巳元

白 貴 勾 後

未 寅 申 卯

寅 酉 卯 辛

戌亥子醜

酉 寅

申 卯

未午巳辰

遙克課.蒿矢格.彈射格 :

歌曰:四課無克賊,如何取用神?先取神克日,蒿矢課之名。

   如是日克神,彈射課之名。總名為遙克,禍患此中生。

又曰:陰陽上下無相克,其中擇取遙相賊,

   賊日之神為用初,課名蒿矢似無力。

   如無神遙於今日,日有克神是彈射。

   有如日遙克於神,後有兩神亦克日。

   用比用涉是為良,依此課之情不失。

四課上下並無克賊,則前四體俱不入,須看四課之神有克今日幹否,以有克者為用,課名蒿矢。如無神克日,看今日幹有克四課之神,如有克,則以受克者為用,課名曰彈射。如有神克日,又有日克神,則取神克日為用。如有二三神克日,則如前比用取用,俱比俱不比者,則以涉害取用。其日克神,亦依此例。總名曰遙克課。遙者,遠也。神所加臨處為近,視日幹則遠矣。日之陽為近,於二三課之視日又益遠矣。此遙之謂也。

斷曰:蒿矢有吉凶,先看吉凶神,吉將朝天去得吉將生身,主功名遠利,上謂朝覲,遠求財利吉,凶將禍到身材從外來。彈射得吉將,求財得相親。若值凶將加,出入值仇人。利動陰謀竊刑害並則主陰謀竊害傷人矣,相生各有伸。凶刑劫盜賊,合成喜自頻相合則吉。分明是兩課,休斷一般陳。吉合主允歡喜,凶將勿來迎。三刑妨賊害,六害殺傷人交射乃傷人之物,加以刑害金土則刑傷必重矣。

又曰:神遙克日名蒿矢,射我雖端必當畏。

   日克天神名彈射,縱饒得中還無利。

   貴人逆治子無良,天乙順行臣不義。

   家有客來不可容,每憂口舌西南至。

   起事因外至本身,心意悠悠無所止。

   比用他意非本心,用力向前須得喜。

   中間尤恐有防人,暗箭傷殘禍不已。

   喜得或同歲上並,經涉朝遷歲月計。

   若見凶神多詭詐,外事收來知謹備。

   吉凶皆主艱辛事,若將言將禍庶幾此蒿矢彈射總斷也。

又曰:彈射之課日克神,事從內起幹他人。

   凡事艱難須勉力,雖成不免有爭嗔。

   望信不來人未至,出行一去沒回音彈射蒿矢同斷。

   三傳終始干支合,吉將來並喜事新。

   三刑又見諸凶將,劫盜須防禍及身。

   若是庚辛而得吉,信來行人卻欣欣。

又曰:彈射有丸傷痛苦,占病死人傷命焚。

   三傳辰戌醜未土,有土諸事皆有阻。

孔明曰:“神遙克日,緩而輕。其象如蒿矢之輕,遠射則力弱也。蒿者,草之杆。矢者,箭持蒿草之杆而作之箭。直將射物也,雖有射物之心,卻無射物之名,雖有中物之具,而無獲物之功。縱射雖中而輕不入也。故禍福俱輕,主外人欺己,禍從外來,其始如雷之吼,未免驚憂,後卻無事,愈遠愈小,漸久漸消也。神為客,日為主,神遙克日,是客來欺主,故言客來不可容之,必有是非及身也。但以蒿為矢,雖射中不深入者,以其無簇也。若見傳送白虎發動,則有金加於矢上,必能傷人,故曰仍憂口舌西南起傳送白虎乃西南隅,申地之神。經曰‘蒿矢見金為利簇。’是見金之為凶也。或有金而金落空,一名空矢,亦曰亡矢,一曰季矢 ,亦不能為凶也。”

李衛公曰:“蒿矢之課,主有不測之憂忽來相干。若有吉將,主不虞之喜不期而至。有金則主血光。經雲‘三傳地下申酉是,公人持捧應無禮。’是也不論是金神,但發用是地下申酉上神者,亦有外來是非出於禮法之外相加。故曰‘蒿矢有金,主驀然有災’也。不必金將,只有傳送從魁河魁金神而作朱雀勾陳者,亦主有官非口舌從外驀然而來也。大抵此課主利主而利客,利後動。不利他人,利小不利大,主人害己,事由官非鬥訟之害,加以陰神賊日,則憂從外來,驀然而至矣。水火神動加金將,主水火之厄,酉陰刑刃動主暗傷之災,小心防備得吉。凡事不利己身。”

孔明曰:“日遙克神,其象如彈射之近,不射遠,事則難中也。主自己謀害他人,事從內起。但有近射遠射之異,所占勢大者近射,凶重,忌先動;勢小者遠射,凶輕,但不可出頭。一二課發動為近射,三四課發動為遠射。又發用之神之將相克名近射,主有傷害,更陰虎乘金神,尤凶。若神將比和,名遠射,雖有口舌惡意,亦不至傷害矣。”

又曰:“彈射見土為彈丸,則彈中有傷,驀然有災。若有土而土落空亡,謂之遺丸,縱彈皆不為凶。若是彈射又是知一課,尤為無力,雖凶無畏。但欲用事者遇之其力輕,多費力不成也。經曰‘彈射憂事立散,若見太陰元武天空發用,主虛詐欺誕之事,禍從內起。’”

袁天罡曰:“遙克課主事遙動不定,人情倒置,禍 福皆輕,求事難成,吉凶皆主不實,來意雖有惡而不至傷殘也。第二課為用乃是日上兩課相戰,作事不力,外事不幹,內事不可出頭。第三課為用,是辰陰自戰,兩陰相競,凶重有力,不可先動。第四課為用,尤為無力。若日幹克兩神名曰一箭中兩鴻,又名一箭射兩鹿格。若兩神遙克,一曰一鹿含兩矢,皆主心貪望大,遠交近攻,近交遠攻,費力並取之兆。故曰‘兩神克日,主二事合為一事;日克兩神,主一端分為兩端。’”

占行人:

第一第二課為用,行人立歸。第三第四課為用,行人未歸。若三傳沖克歲建,占行人主凶。一曰“彈射不來,蒿矢課歸矣。遠出未歸,或中途有阻。”

占出行:

若遠出至不至所往之地而回,不可西南行,恐人是非。

占訪人:

彈射課主訪人不見,蒿矢課主訪人即出見矣。

占公訟:

蒿矢課利小不利大,利後不利先;彈射課利上不利下,利先不利後。蒿矢主人害己,事由官司鬥訟之害也。

占國朝:

值蒿矢課主事自外來,草寇弄兵,邊鄙生事,有使命來闕。值彈射課主有頒命遠出。

占身命:

神克日害從外入,日克神身他人,有刑害受驚,帶官貴祿馬主武途出身,但福力不大,無長遠之事業,多虛詐或夭折。

占疾病:

蒿矢有金見白虎,彈射見從魁有血光、脾胃之疾,其病難療。歌曰“占病小兒與老人,蒿矢彈射有災迍。一彈一矢俱不存,須知性命在逡巡。”

占求財:

彈射課是朱雀主爭財口舌,或與妻爭,輕求則遂心,重求則無矣。

假如甲午日申時巳將占,四課無克賊,先取神克幹,惟取申金克甲木為用,課名蒿矢,三傳巳申寅,將得白勾蛇,天乙順行,主君臣不信,亦憂男子病。此時不可出行,有客不可納,有內讒之事,禍從西南來,主有爭鬥來害,以蒿矢見金作虎勾也。加以年命見鬼,鬼置元武,定主賊盜謀殺也。

殺申白

子巳勾

兄寅螣

後 朱 白 陰

子 卯 申 亥

卯 午 亥 甲

寅卯辰巳

醜 午

子 未

亥戌酉申

假如九月將己卯日午時占,四課並無克賊,先取神遙克日,四課上神又無遙克日;次取日遙克神,惟神後受己日所克,以神後為用,三傳子酉午,將得貴元空,課名彈射,神後作天乙,作初傳,主婦女事,有貴人徵召之喜,但以死氣所勝,主憂人死及官訟墳墓事。

財子貴

子酉元

父午空

玄 貴 螣 勾

酉 子 醜 辰

子 卯 辰 己

寅卯辰巳

醜 午

子 未

亥戌酉申

昴星課:仰視.伏視

歌曰:無克又無遙,昴星理可知。陽日看酉上,發用立根基。

   辰作中傳日,末傳日上依。柔日看從魁,中日末辰支。

   仰視總名昴星矣。

又曰:四課又無遙相克,須當仰伏觀昴星。

   剛日酉上神為用,柔視酉下度何之。

   假令從魁居亥地,用神端的是登明。

   中傳乃附日辰上,剛日先辰後日呈。

   柔日中日末辰上,虎視如何不免驚。

凡四課上下全無克賊,又克遙克,曰昴星課。夫昴星者,乃酉是昴日雞之宿也。位鎮西方,為日月之門戶,分居兌極,作天地之關梁,其居心也虛靈,有以剖決事端之吉凶,其秉悸也英銳,有以擅掌殺伐之威儀。陽日則仰視酉上所見者為用,陽從地起,故中傳用辰上,辰為地也,本乎天者親上,故末傳歸日上,日者,天也。其象如虎之視轉蓬而動也。陰日是伏視酉上所臨者為用,陰從天降,故中傳從日,日天也,本乎地者親下,故末傳歸辰,辰為地也。其象如冬蛇掩目而匿也。是昴星一課而有四名也。但四名亦有時義,春曰虎視,夏曰轉蓬,秋曰昴星,冬曰科蛇掩目。春占白虎,與酉金逢,春令死絕,謂之死虎,卯月沖酉,辰月合酉,謂之死虎遭合,不能傷人,但以目視人而驚人耳。夏月金囚,如以草為蓬,隨風不定也。秋月金旺,昴星主事,故曰昴星。冬月金休,如蛇掩目不能傷人也。

斷曰:用起昴星為虎視,秋兮在酉知生死,

   出入關梁日月門,舉動稽留難進止。

   剛日出行自不歸,柔日伏匿憂難起。

   女多淫泆問何因,此地私門難禁止。

歌曰:昴星轉蓬並虎視,冬蛇掩目異名求,

   剛日出頭而閉塞,柔日藏身不自由,

   事多勾陳非本意,搖擺不定將出遊,

   文字不明多恐感,關梁阻滯事多留,

   更變反復多不定,全家疾病傳梁周,

   引惹官事皆失理,淫泆畏布伏藏憂。

又曰:冬蛇掩目課,萬事不相從,伏罪何須出,

   莫勞西與東,出行遭禁系,淫泆敗家風。

歌曰:轉蓬柔日見螣蛇,冬蛇掩目有欺遮,

   不獨憂疑有怪夢,屈指暗昧有怨嗟。

   事縱在內多淫泆,閉留在外不歸家。

   剛日昴星見白虎,白虎耽耽定有驚。

   事從外來憂在內,勾牽刑獄有稽留。

   伏藏在外不欲出,疑悲文字不分明。

經曰:“昴星為用,孤立、狐疑、疾病、進退、囚系、文墨。”若值吉將,相親可得。

孔明曰:“昴星課,若非春占,但值陽日如虎視不息轉蓬而已。陰日如冬蛇蟄藏伏身不動也。虎視者,虎以爪牙害人,視則覷我而有意也。苟無先見之知,而輕舉妄動,無有不傷者,故行者宜止,動者宜靜也。疑者宜精意思維,寬懷省事,則虎雖視我,亦安能害我哉?夏曰轉蓬者,如以草為蓬,因風而起,旋轉不定也,其斷略與虎視同,若三傳見白虎乘申酉克日辰及行年上神,名曰真虎視,來意主見凶禍傷損,見血光有火憂之事。若行年見神將吉,更見生旺,則不為凶。剛日虎視,靜則有官災病患暴驚,在家防火驚,動則有盜賊風濤虎獸驚恐。凡舉事皆有憂驚,先有憂驚後有破家也,凡事又主稽留伏匿。柔日虎視主伏匿於內,事多暗昧,進退猶豫,靜則有幽暗徒流逃匿,內有婦人小口災病。”

袁天罡曰:“一課而有四名,雖有四時之名,但亦不可執一,其占惟通用,特有剛日柔日之異耳。陽掩陰,所以謂虎視;陰掩陽,所以為昴星,皆主有舉動稽留、進退猶豫。剛日昴星不利男人,有渡越關梁、遠行之事,事起於外。更值秋占,出行主不歸。柔日昴星太陰主事不利婦人,主隱匿伏藏,不欲見人,有憂懼之事。若後陰為用,則是倚其門,立其戶,占婦人必淫邪不正之人。凡事多阻隔,主潛伏不欲見人而隔,或人心不相照而隔。剛日主道路關梁有阻而隔。春占主雨雪,冬占主霜雪阻隔。故曰昴星有閉塞,行者有稽留。若是稽留停止久者,則有複行之兆。”
又曰:“剛日男人遠行未返,恐鬧死於外。柔日伏藏女子淫泆,深憂不解,行者藏止不來,居者在家不欲見人。”

邵氏曰:“柔日昴星憂在婦女小口。又有空亡,主久病不起,或以事逃亡徒流。至殺陰主靜,宜藏伏也。又主事欲舉終難起。占謀事有亂常廢弱。若神將相戰主不正奸惡之事。又以日辰決之。水日防水災,火日防火災,金日防殺傷,木日防跌墜,土日主傾壓。又主家亡男女奔逃,皆主死亡在外及門戶閉塞不通也。發用在四孟主求事遲得,發用在仲季則陰少驚恐。”

劉誠意曰:“冬占名冬蛇掩目之瞑而不能開,口含土而不能食,蟠側而不能仲,伸而不能蟠,受氣時也。名蛇者,凶之兆也。名冬蛇者,升騰變化未能出見,亦不能害人也。他人為蛇,或亦不懼,我若為蛇,又當隱形身晦也。若勉強趨走,必貽其咎也。凡占主伏匿潛藏,暗昧不明,人不能見,事因女子,亂從內起,主虛驚不明之事。但值剛日,亦有晴光不息,轉蓬不已,欲動難動耳。柔日則主蟄藏掩目不動,宜持防,暗昧驚恐耳。若見空亡,則伏藏者出見也。”

李衛公曰:“柔日昴星名冬蛇掩目,憂在陰小,事主伏匿而暗昧多驚。在家則猶豫難動也。蓋四課既無克又無遙克,是陰陽閉塞不通,故者皆主驚危,惟利空亡以解之。若虎視逢視,則至驚至危矣,故不拘剛日柔日,但傳見白虎傳送皆名虎視轉蓬,傳見太乙螣蛇皆名冬蛇掩目,若冬蛇無力,須防驚蟄後方有力。”

占國事:

未有涯際,狐疑無所適從,忽有剛毅果敢之人,出身為國,制裁急務,剖決不回。但勢必至於傷,然後濟事,或有不願與論,特立獨行,任怨舉事,則事舉矣,亦宜剛日方妙。

占病:

歌曰:“虎視傳中有螣蛇,占病絕食事堪嗟。不是咽喉不相嗟,滿口生瘡火上奢。”剛日不利男子占,夏秋占男子外病者死,加凶將主殺傷,冬日占,柔日女子小口病將死。

占六甲:

剛日昴星生女,柔日虎視生男。

八專課:

歌曰:日辰同一位,此是八專名,五日陰陽見,三傳順逆存,

   陽日順數去,陰日逆後奔,複看日辰上,終傳此處輪。

又曰:八專之日是無淫,有克比並涉害深,

   無克須當涉害數,陰日還陰逆數尋,

   陽日便從陽起順,順逆三位用為真,

   中末傳歸日幹上,依此用之是為精。

   有時順到日辰上,三傳飛散莫重臨。

   正月己未酉時占,酉作三傳獨腳名。

六十甲子中有五日支幹同位,及專祿日,名曰八專,乃丁未、癸醜、甲寅、己未、庚申是也。此五日干支同位,陰陽只有二課,其取用若有克賊,則依克賊、比用、涉害、遙克取用,如前例取三傳;如無克賊則看日辰之陰陽,陽日就幹上第一課上所得之神順數三辰,看天盤得何神,為初傳;中末俱於日上取。陰日就日後第二課上所得之神逆數三辰,看天盤上落得何神為用,中末俱在日上取也。此名八專課,有時逆到日辰上而中末與初傳同空,則謂之獨腳課,皆八專課內。又八專課一名帷簿不修課。

斷曰:帷簿醜聲亂,不修更難管,順陽妻有謀,

   逆陰夫目反,陰邪驚怪起,出門須回轉。

歌曰:一神二神號八專,陰陽不備向乾坤,

   帷簿不修逆失理,婦懷他婿外人傳,

   陽不備兮男不足,占身定是病相侵,

   公事不成災自散,出入求財枉用心,

   事多駁什無分別,淫泆難明偽與真,

   陰日只為家法懷,悖亂乖違因婦人。

又曰:獨腳八專皆醜課,陰陽並雜火淫泆,

   陰私出入無門戶,淫泆交通事可嗟。

   亂欲於內外不見,獨在無人便有邪。

又曰:日之陽神還不備,事有兩頭報君知。

   陽是男兮男不足,父占子息子不備。

   子若占父父不足,三心二意阿誰知?

   若然父子二俱足,莫須內有一人夷。

   若占家宅不完備,縱使德兮財無支。

   陰人坎坷陰私撓,謀望出入進退疑。

   無非狹隘必損害,人口奴婢啾唧悲。

   日辰年上添鬼賊,更加凶將禍難醫。

又曰:日值八專帷簿課,陰陽並雜不分明。

   不修帷簿何為禮?內外占之總醜聲。

   厭醫合門元武當,嫂通于叔妹淫兄。

   人間察事難推測,元女留經鑒此情。

又曰:陰陽不備是蕪淫,夫婦奸邪有二心。

   二女爭男男不足,二男共女是單陰。

   上之克下緣夫過,反此誠為婦不仁。

   陽既不終陰取合,陰來陽處畏刑臨。

孔明曰:“八專,日干支同位,彼此不分,陰陽混處,如男女合體之象。一名帷簿不修,課言房屋不備而破損,被人窺覷,有無恥不正之事。又名蕪淫,課乃陽不與陰合,陰不與陽親,外無不淫,奸生於內,發用陽神,終不見陰神。以此占人,必有淫泆。陽多陰少,起於男子;陽少陰多,起于女人。兩陽夾陰,男爭女;兩陰夾陽,女爭男。更見天後六合元武作初傳,或合後傳見元武,決主淫亂。元武又見夜神,則淫穢甚矣。若陰合在傳,主室家不正,婦婢不順理。陽不備事起于外,陰不備事起於內。凡事必幹婦人,阻塞不通。居多淫泆,事多彰露,姦淫外暴,當謹厚修省,閉於家,而以理自律,遠奸邪而勿狎於近小,則免貽羞辱之事矣。凡有占只於日辰上神將決之。”

邵氏曰:“八專之課,事多重疊。外不隔而內不遏,憂喜二來,干涉婦人,久而反蔽。若後合入傳則男不知恥,女不知羞,淫穢之事尤恐太陰六合臨日辰。”

劉伯溫曰:“八專如人專執不分之意。無通變之義也。”經曰:“求望則不愛八專。”以人己不分,上下之情不通故也。剛日主進趨欲出,凡事機急速;柔日主退縮欲歸,凡事機遲緩。”

獨腳課斷曰:課名獨腳主憂驚,不宜占病問行人,占賊不來被人殺,任是險危三日平。主自己家之事,不能移,動之則費力,占逃亡去不遠遭獲,陰入自歸家。

占國朝:

主臣下奸邪,陽不備是列職之長,陰不備是有司之屬,更夜神加臨,決非中正之事。若有克制,則有救,其奸必可隔。

占兵事:

主客不分,不宜出軍,占賊不來。

占婚姻:

不宜出嫁,男女無恥淫亂,有口舌離別之事。

占六甲:

母子不分,必有一傷,或破傷獨足,產未生,生亦險難。

占來意:

元武克日辰者,主重重走失、人情不和之事。若陰合在傳,主室家不正、家奴悖亂之事。若日辰上神不利,來意主外人不同,欲改之事。陽不備則起于外,陰不備則起於內。

占身命:

淫亂不正,名利俱虛,休囚則壽命不久。

占逃亡:

吉不遠自歸,或家中人藏匿,或藏在屋下。

占出行:

主因家事牽惹,不得移步,去亦不利。

假如甲寅日未將卯時占,四課不全,只有二課,此陽日當從一課於日上順數三位,至辰上見申為初傳,中末二傳以日幹上午字取之,三傳為申午午,此陽日八專。
陽日與陽比為用。

官申青

子午白

子午白

六 白 六 白

戌 午 戌 午

午 寅 午 甲

酉戌亥子

申 醜

未 寅

午巳辰卯

假如丁未日醜將戌時占,四課不全,只有二課,此柔日,從第二課逆數三位為用神,從醜逆數至亥,以亥作初傳,中末俱從日幹戌字取之,此系陰日八專例。

官亥陰

子戌後

子戌後

常 後 常 後

醜 戌 醜 戌

戌 未 戌 丁

申酉戌亥

未 子

午 醜

巳辰卯寅

假如己未日日亥將占,從辰上所乘之神酉,又就地盤酉位逆數三辰,就看天盤所乘之神為初傳,中末皆從日幹上酉為中末傳是也。名為之獨腳課。

子酉後

子酉後

子酉後

元 後 元 後

亥 酉 亥 酉

酉 未 酉 己

未申酉戌

午 亥

巳 子

辰卯寅醜

別責課:

歌曰:四課不全三課成,無克無遙別責名,

   剛日先傳幹合傳,支前三合柔日行,

   中末歸於日幹上,此是別責三傳靈。

干支只有三課,無克賊,又無遙克,又不入昴星不以昴星發用,非不入也。只以別責取用。陽日取幹合處上神為用,如甲日合己,己在未,則取未上所得之神為用,為初傳;中傳末傳俱在日上取。陰日以日支辰三合前一辰上所得神為初傳。如乙巳日,巳酉醜三合也,酉在巳前,取上得之神為初傳,中末之依日上取之,是名別責課。別責者,言不在干支之課之內取用,就日之陰陽別責他神而用之。陽日取幹合者,陽主動,幹常動,陽求陰合,故以幹合之神為用。陰陽合則變化神明之道出矣。陰日取支前三合神為用者,陰主靜,靜以類聚,故以三合靜極則動,而變化出矣。陰陽各以類聚相合,則不復別求志向,故中末傳俱歸於本身也。

斷曰:別責暗昧多不足,與人先合後參差。一人二心為定托,屈己從人始為宜。又主他人之事,經曰:“別責事在他人!”

孔明曰:“別責課主蕩泆、奸盜、不正之事。凡舉不備,求謀不遂,欲動不動,留連之課。以支幹皆取合神,故男婦皆有私合。”

假如丙辰日巳時未將占,陽取丙與辛合,辛課戌之上見亥為初傳,中末俱在日幹午字取之,此是陽日別責例。

官亥貴

兄午青

兄午青

青 空 勾 青

午 巳 未 午

巳 辰 午 丙

午未申酉

巳 戌

辰 亥

卯寅醜子

假如辛醜日戌時未將,柔日取醜前巳三合為用為初傳,中末皆在日幹上取,未為中末傳也。一說三合巳上寅為用,為尋天盤上寅作初傳。《神定經》雲:“柔日取三合上神為卦首。”,則是寅是也。此是陰日別責例。

官巳蛇

印未後

印未後

後 常 朱 後

未 戌 辰 未

戌 醜 未 辛

寅卯辰巳

醜 午

子 未

亥戌酉申

伏吟課:

歌曰:六甲伏吟寅巳申,六丙六戊巳申寅,

   六乙更言辰未戌,六庚申寅巳為真,

   六癸便尋醜戌未,壬辰壬午亥巳申,

   惟有四壬別立法,日先辰次末取刑。

   六己丁辛臨亥酉,辰先日次末取刑。

   丁未己未無相克,辰刑沖處三傳明。

   已上伏吟十五法,剛日柔辰沖末分。

又曰:伏吟之課見相親,便以克處為用神,

   亦如課中克者取,剛看日上柔看辰。

迤邐刑之作傳末,依此《玉曆》作其真。若也用神當自刑,次傳還與日辰並。次傳刑取神為末,此課諸占最有靈。次者更複自刑者,從此沖取末為精。且如乙丑用天罡,天罡自刑在辰方,用取大吉為中次,刑取天魁為主場。乙木為緣木克上,所以次傳居醜鄉。余則自刑陰日上,陽日次傳辰上張。

又曰:伏吟先用責三刑,若見三刑迤遞憑。

   有克初傳相克應,先沖後刑用為真。

   無克柔辰剛所用,先刑後沖作初名。

   初傳若犯自刑者,中傳剛日柔辰沖。

   中傳或又自刑次,先沖後作末刑星。

   刑沖或無往來處,末傳或用剛三刑。

式中天盤諸神皆伏于本位,如其家,所謂登殿入垣者是也。如天盤神後加地盤子之例也。凡值此象名曰伏吟課,此時日辰陰陽不分,無相克制,剛日以幹神為用,柔日以辰上神為用,以剛德在陽,柔德在陰故也。以日辰有陰陽之分也,故伏吟名曰自任,柔日伏吟名自信,如甲丙戊庚壬是剛日也,甲日用寅,丙戊日用巳,庚日用申,壬日用亥,此皆用自己所課之位,自恃有德有祿,是以自任事也。故名自任課,但未免將德祿以刑人,故中末傳用三刑也。但用神偶有自刑而不能刑人者,則中末傳杜塞不行矣,理必取支神為中傳而末傳用支之刑也,或偶有中傳又是自刑,則末傳杜矣,卻以中傳所沖者為末傳,此剛日取三傳之法也。乙丁己辛癸是柔也,惟乙癸日有天罡被賊克下為用,亦非比肩德祿,乃是財官之神,其餘皆用本支辰或信人,或自信而用之,故名自信課。

如丁卯日用卯,丁巳日用巳之類,皆取相刑為中末傳,若初傳是自刑,則是杜傳,用日者中傳投於辰,用辰者中傳投於日,如乙酉、乙亥、丁酉、丁亥日皆是自刑,須用此法相刑而作中末傳也。如中傳又是自刑,須以中傳所沖者為末傳,此五陰日最三傳之法也。

愚按:前七言歌中十幹伏吟十五法乃出於《玉曆》者,及查鈐法中,伏吟三傳與歌中不同,《玉曆》言“六乙辰未戌”,而鈐中惟乙丑是無辰醜未戌,若乙亥日則辰亥巳,乙酉日則辰酉卯,乙未日則辰未醜,乙巳日則辰巳申,乙卯日則辰卯子,《玉曆》言“壬辰壬午亥巳申”,而鈐中壬午則亥午子,壬辰則亥辰戌,《玉曆》言“六己丁辛臨己卯,辰先日次末取刑”,而鈐中己巳日則巳申寅,己卯日則卯子卯,己醜日則醜戌未,己亥日亥未醜,己酉日酉未醜,己未日未醜戌,丁巳日巳申寅,辛未日未醜戌,辛巳日巳申寅,辛卯日卯子午,辛醜日醜戌未,辛亥日亥戌未,辛酉日酉戌未,此《玉曆》與鈐法不同者,如此當以鈐法為正,可依鈐法而占也。丁卯日卯子卯,丁醜日醜戌未,丁亥日亥未醜,丁酉日酉未醜,丁未日未醜戌, 陽日伏吟名自任,陰日伏吟名自信,陰陽各伏歸根本,伏吟體靜不安寧。

歌曰:自信伏吟體,陰陽歸本家,剛以日為用,刑處作中程,

   末向刑沖處,三傳為弟兄,忽逢兇惡將,破敵別離情,

   剛日行中止,柔辰伏內驚,居者將離析,逃亡不遠程。

又曰:信任伏吟體,行人主到門,失物家內盜,逃者隱鄉鄰,

   病人難言語,占胎聾啞人,訪人藏不出,行者卻回輪。

又曰:信任伏吟體,詔召人到門,失物主者盜,逃逋隱親鄰,

   有病難得好,言語緘默人,求人舌捲縮,城守勿逡巡。

又曰:自任剛日得伏吟,行止遷移根本深,

   出行中道須回返,關梁杜絕未歸心,

   居者得移逃者去,迫而後動不自任,

   或言三刑俱得用,事多害物反沈吟。

又曰:自信乘日伏吟課,危者獲安動者甯,

   伏藏於內不相見,行人立歸出不成,

   逃亡應不出邑堙A盜賊審察家堣H,

   深根固蒂多勞苦,吉將乘之求望榮,

   若值凶將來入課,咨嗟不動難見形。

孔明曰:“伏吟者屈伏而不得伸,伏藏而不安,久靜欲動,故伏而呻吟也。吟乃咨嗟呻吟之聲有可聞者。蓋其體用陽則害陰,用陰則舍陽,是天地不備,陰陽偏枯,實為不足之體,是以有吟聲也。其為用也,有克無克,刑人自刑,一體之中有不一者。有如六乙日財多害己,六己日否極泰來,甲丙庚日有祿無馬,六戊日有丙三奇,六壬日自刑,壬午壬辰日重犯,壬申日不為空亡,丁己辛日無德,此十幹有不一如此,陽日先刑後沖,以見伏外。陰日刑害破沖,以見伏內。皆是刑中有害,破中有合,凶中有吉,吉處藏凶,禍福倚伏,不可一概而推之,更有助刑伐德,歲月沖空亡者,全在天神煞刑衝破害評之。”

邵子曰:“伏吟之體,陰陽各還本位,天地各合元神,各歸根複命矣。自陰陽伏位未動言之,則遠本乎靜;自天地複合言之,則動極而靜也。雖靜亦將動也,是以伏吟主靜而有靜中之動,雖三傳刑沖而成,亦造化當然之理也。”

袁天罡:“伏者,伏俯于人,為人所役,甘伏而不敢從者也。俯伏則不能舉首也,呻吟則有憂歎之聲矣。象曰‘如浮萍之無根,自聚自散’也。陽日伏吟名自任課,任者,委用也,用則必動矣。蓋陽日發用在幹,幹處外,又是四神生旺祿馬之鄉,有刑有沖,安得不動?豈可概言靜守伏藏哉?更見丁馬發用,則決動矣。陰日伏吟曰自信課,惟信乎己,不敢委任他人也。既僅自信,則安靜自守矣。蓋陰日發用在支,支辰屬內,又傳入四季庫墓之地,終不見陽神,安得不伏哉?雖丁馬入用,亦難行動矣。大抵此課不論日之陰陽,總是不可信用他人,只宜自信自任自知,伏匿於深處,裁度於自己。若謀用於他人,則變詐生,任使於他人,則奸慝至,當在反思之。”

劉伯溫曰:“伏吟課不可輕用,諸神不易位,不可妄動,能盡意自守,則吉輕。用妄動則憂喜交並,可不謹哉?”凡事主近,又主進退不寧,進不能遂,退不能通。三傳日辰見虎,加辰戌巳亥作貴人臨于卯酉上者,主因不足而生疑憂,欲行動而未決者,欲行動而不能致遠也。又如剛日木神臨木,憂木器,男子欲遠行;火神臨火,主男子口舌,至縣官;金神臨金,主憂遷移分異;土神臨土,主憂女子訟田宅分異;水神臨水,主憂財物走失。剛日外事撓,或緣動作,事多難了,牽連累及人;凡舉動未能遂心,在內將出,在外將移,合者將離,皆以神將言之。

占來意:

若剛日得此課,行年上值六合,來意主成合事,喜須有阻隔,成不成以天將言之。又卯酉日卯酉為用,將得蛇虎雀,或行年或立醜未,來意主陰人欺詐不明之事。若子午巳亥日得此課,並行年上,來意主為訟之憂也。若寅申日占得青龍神後,主占望小兒疾病,祭祀方安。柔日得此課,主陰人病及失血,六戊六癸日伏吟日。

占謀望:

用是孟神,主暗托人謀外事,欲言不言,欲舉不舉,舉亦未成,占事動則宜,靜則宜動。

占功名:

惟六戊六癸日吉。歌曰:六戊六癸日伏吟,官旺三奇有祿神,何堪傳又入三刑,四十五日賀天恩。

占家宅:

主宅不變動,有不寧之事。辰上若作墓神,作天后,主家有伏屍鬼,家不振發,人口刑並,若得辰上見六合,必主已下子孫振發及凶中進人口。卯酉上見蛇虎,主有喪服至,卯主外服,酉主內服,事速則應六日或十二日,遲則應六十日或一百六十日。又主家藏盜賊,家小不寧,萬狀皆不能遂。值丁馬,有人出外,或修改,或遷移之事。

占疾病:

主病難愈,支幹見死神者死,或休囚死絕亦死。無凶將死氣,主伏枕。冬淹,病者面向內臥,朝陰背陽,至危至重。若太陰入傳,主不能言語;螣蛇加日辰,亦主見子眼目有疾;白虎加日辰,主見子有唇口喉舌之患;餘不妨,亦主血病。

占行人:

若天驛二馬入傳,占遠行則日立至。無馬亦主信來。占近人陽日主歸家,但身不安寧。經曰“剛日行人到戶庭。”以用神是孟,或見馬故也。若是千余堣圻璊H,則不回矣。緣天方不動故也。又經曰“剛日伏吟時會間”者,是言近出約回之人,占得此則可以倚門相會。若陰日亦主遲歸矣。

占出行:

剛日主中道有再回之象,在內將出,在出將移,合者將離,一曰陽日欲行中止,有丁馬始可言動。若無馬,縱行程已備,亦不成行。柔日雖行,亦不能致遠也。

占逃亡:

主逃亡不出邑堙A有丁馬方欲遠逃,無馬主伏匿深處,離家不遠也。

占盜失:

壬子日卯為貴,丙子日酉為貴,乙亥日申為貴,辛酉日午為貴,壬申日巳為貴,此五日不可言家中盜賊,可言鄰近也。自信主家藏盜賊,或不出邑堙A其盜伏而不動,捕捉則不獲。

占訪人:

主其人藏伏不欲見人,剛日其人暫出不在家,可以倚門候見。

右伏吟體六十日有六十課,共有十例,今錄於後。

子加子,未動故無,順逆之憂。

醜加醜,重山,暗過默視。

詩曰:遠望無真信,目下便虛驚。東北多驚懼,鵲音難分明。

寅加寅:相得,春旺有力。

詩曰:趨北又趨東,旋轉路必通。就遠尊禮法,成始又成終。

卯加卯,遲驟,外神內塞。

詩曰:重重微鎖鑰,撓聒合提防。不患不能成,因循大成殃。

辰加辰,老驛。利動不張。

詩曰:秘策莫輕宣,謹身必靜立。一朝風雨動,功業便掀天。

巳加巳,憂喜。兩事並立。

詩曰:疑中起煩勞,無風起波濤。向南求利益,東北乃難逃。

午加午,不入傳。

未加未,暗陳。遠望信音。

詩曰:家屬不用疑,一簇車糧肥。已得東風便,揚益親馬蹄。

申加申:

酉加酉,重金。媚婦災後。

詩曰:吉將又無喜,凶神臨更凶。金風門牆蟄,人事止難通。

戌加戌:

亥加亥,重陰。事複歸根。

詩曰:吉將天休命,凶神凶暗生。陰動主憂患,老皆卻通亨。

右十二支,惟子午戌不立課傳,故無詩斷。其解九支用大意皆以動靜不出於域中,遠謀多是親近,朕將萌,謀計不定,不出一堂而見千萬堙A雖在異方遐域之遠,自相孚於措晝指顧之間。但防窒塞不伸,下情壅塞不明,吉凶之應須以天官言之。

反吟課:

歌曰:反吟衝擊勢,坎戶入離宮。剛日陽為用,如無陰日通。

   反吟有不克,柔日以辰沖。沖處為初傳,臨神卻在中。

   雖然看日上,所見乃為終。此是課中法,學人莫亂攻。

詩曰:反吟有克為初生,理在先沖而後刑,

   次傳若在自刑者,須求破法是原因。

又曰:反吟課傳有相克,比與涉害為用初。

   次傳還與初神並,末傳卻來初上居。

   來去相沖初共末,此理靈通定不虛。

   假令辛亥是反吟,太乙加亥用初傳。

   沖看登明為次將,末傳反沖太乙宮。

   六己丁亥照巳卯,辰刑沖末作三傳。

   辰破醜兮午破卯,亥破寅兮酉破子。

   惟有無克六個神,醜未配于丁巳辛。

   辛巳辛醜與丁醜,取用刑沖為課首。

   甲辰未反吟名丁未,己未八專取。

孔明曰:反吟之體,天地各易其位,陰陽反易其方,南北互交,東西反背,水火相射,金木交並,十二神各安其所,晝是刑沖克賊之地,此時天地神明尚避其反復,況於人乎?當其反常變動之際,雖列於動,然反而吟,是反而不安者,況彼此相反,則性情不合,安得久於反而不移乎?且陰陽遞至七變而上,變動則必運動,極則必靜,反極則必複,逆極則必順,此自然之理也。故動中有靜之極,否極有反泰之時,振者必蟄,屈者必伸,周而復始,睽而複合,反而更往,欲動不動,疑而不決,事從內起,臣慢其君,子逆其父,夫妻反情,朋友失信。凡動無德,何以依倚?故名曰無依課,惟當反動息靜也。柔日非一事,雖有二事,亦隨成隨格。若是子午乘蛇,官病災凶。卯酉乘合,人離財散。寅申乘龍,隔角有禍。巳亥乘白以下脫漏數字。辰戌名動凶,不論空亡。醜未不吉,惟癸日期約不爽。又卯酉上發用,主門戶動搖。若值四下克上,名曰孤單課,主幼無父,獨立無依,妻殺夫,奴叛主。若四上克下,名曰革羈課,夫無妻妾,亦少兒孫,輔從乖離,獨夫無情,若遇吉將,事尚可為。

反吟者,天盤諸神各加於對沖之宮是也。如神後加于午宮,卯太沖加于酉宮之類,三傳以有克賊者為用,克賊多者依比用例取動,俱比俱不比者依涉害例取動,課名曰反吟,其中末傳以先沖後刑取之。若無相克賊,柔日以辰沖處作初傳,中傳歸辰,末傳歸日。若中傳是自刑,則以中傳破處作末傳矣。

斷曰:反吟事反處,百為皆有妨。征途多阻遏,寇盜暗中攻。

   課凶遭盜賊,遠去路難通。父子不和睦,婚姻無始終。

   三傳如有救,莫過是青龍。

又曰:無依是反吟,逃走遠追尋。合者將應散,安居別改鄰。

   官守須易位,輔弼多殊心。臣子俱懷背,夫妻有外心。

   所為多反覆,占病百般侵。己未連丁未,複是兩般吟。

   臣萌背君意,子起怨父心。無端須絕後,有罪自相侵。

   更若逢凶將,虎蛇禍尤深。

邵子曰:反吟之課,陽日無所依,陰日無所親,禍生於外,殃及其身,其凶甚矣。占事陽日動擾不安,反復進退;陰日遲滯猶豫,不明迷亂,驚憂。若得旺相氣,亦有吉者。若是休廢加以凶將,則受敵者必遇其仇對。凡君臣父子夫婦兄弟朋友並不宜占,必有離異、逃亡、背叛、遷移、失意、剝落等事。或二三其德,反復不定,馳逐不寧。

劉氏曰:反者,反覆;吟者,歎息。無依則難以立身,是無輔助,無可倚靠者。此因坎離相錯,喜怒不常,金木交差,是非並亂,雖有謹靜之君子,亦有是非、動作不寧之意。經曰:反吟占事休言定,往復雙雙二事因。

占身命:

主身心不定,移東徙西,沉吟不決,心性無常,賊上淩下,邪而不正者,有殘疾,否則心腎交攻。又主刑傷,六親孤獨無倚。得旺長生長逢吉將生身命行年者,先凶後吉。

占家:

主宜修改,不然人口不寧。牧畜不旺,或南北易向,反照三廳,不可居住。

占墳墓:

主山水反背,傷丁破財,亡魂不安,出奴人反背。

占症病:

主吐逆反覆不寧,外感內傷,加虎蛇死氣,主死亡,久病者死。

占逃亡:

主遠去,但久亦反歸,或與同逃者攻擊終被獲。

占詞訟:

主二三衙門,反復難結,事多不順,問多枉斷,終失和氣。

占行人:

主關梁阻滯,久出者回家,其人多動,不安其居,路中恐有疾、盜賊之擾。

占出門:

忌遠行,有阻滯,或去而複返,防惡人盜賊謀害,童僕欺詐背叛,若近出即回者無妨。

占婚姻:

主反復遲疑,不成。因欺詐不實,亦主妻孤克,性氣反常,異日亦有背離,亦多無子。

占生產:

主胎不安,或難產反逆之凶。若當臨盆易產,以衝擊故也。但子母多刑,宜別養,否則子母不全。

占功名:

主失意不遂,經旨反背,主司不悅,居官失職,君臣不和。

占行兵:

主不可,去之則受困遭敗。

九宗門總要起例詳法終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