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祿秘典大六壬靈覺經  吳師青手抄  》《》《三》

閉口課:

象曰:凡占閉口課,其理二般陳,六甲當旬上,要推度四辰,

   陽日作玄武,陰逆四同旬,子為玄武上,從魁作陰神,

   假令河魁上,陰君小吉神,忽然臨傳送,太乙為使臣,

   陽位勝光上,太沖隱去人,天罡若作主,大吉是其賓,

   功曹居武下,登明無處伸。

孔明曰:《金匱》雲“開口閉陰居陽後度四而同。如從神後逆四至酉從魁,相合醜陰之位。”又曰“旬尾加旬首,閉口課。”又真蓋,凡事有頭必有尾,若頭尾相加,謂之首不可,謂之尾不可,如環之圓,匿其首尾,故名閉口。如坤之六四,括囊結口而不出也。陰陽雲者,以六甲之支為陽神,六癸之支為陰神,癸支則旬尾也,甲支則首尾也,旬首至後旬尾,隔四位,所謂度四是終陰也終印尾也。但用起陽神作玄武,名閉口課;用起陰神作元武,名察奸課;用起陽神,作武賊不正;六甲旬首,但是用起則一位陰神作武,亦是。

象曰:閉口可逃亡,追捕可知方,男女陰下去,婦逃玄武當,

   賊在陰神下,搜尋可知蹤。假令正月占,卯時甲子旬,

   武天罡下,天罡申上逢,玄往西南去,隱走在鄰坊。

度四是大吉臨巳,逃亡賊盜亦同此,引類可旁通。

才戌六

子午白

兄寅後

元青白六

辰申午戌

申子戌甲

醜寅卯辰

子 巳

亥 午

戌酉申未

又曰:不見六旬日,陰居下德真。上德推旬首,此法又兼陰。

   正月乙卯日,午時課六壬。卯為元武陽,傳送本是陰。

   女往西北去,男往正東尋。凶神若相克,去人賊子擒。

   三傳不相克,吉將永難尋。欲知賊藏處,陰神去處尋。

   金來在水下,水生在高林。木神窯灶處,炎火隱高林。

   土藏坑壑內,空墓窯堥H。若訟看得日,玄武怕自擒,

   此法隨身寶,捕賊若通神。

兄寅陰

才未青

父子貴

後勾陰六

醜申寅酉

申卯酉乙

戌亥子醜

酉 寅

申 卯

未午巳辰

又曰:陽神作玄武,度四是終陰。此名閉口課,逃者遠追尋。

   亡人隨武匿,盜神往終擒。順行陽所起,逆行陰所臨。

   婢走求陽處,奴走責在陰。

孔明曰:用閉口課,逃者往玄武方捕,盜者於度四終陰處捕之。用察奸課,逃者亦從玄武方;捕盜者,只就玄武陰神捕之。

一曰:亡人盜賊責元武,追藏發伏皆在陰。

一法,陽日男亡責陰,女亡責陽,陰陽相求,自然之理。若陰神作元武,用常術第三傳作元武陰神也,元武陰神為賊來處,元武陽神為賊去處。

袁天罡曰:占得閉口課,事多閉匿,不能測其機關,更值初末上下六處有土,則氣塞於中。

占病,主啞口昏迷,或禁口痢,或咽喉壅塞,或厥陰症,不思飲食。

占胎孕定是啞兒。

占失脫,縱有旁人見,竟不肯言。凡求事閉口不語。乘朱雀,占訟枉屈而難伸,乘白虎不明而作罪。

占病,遇日祿作閉口,必絕食而餓死,以天將言其事類,餘詳見追捕逃亡盜賊內。
假令四月乙巳日子時占捉盜賊,神後為勾陳臨乙,其陰在子,得申為貴人,太乙為元武臨酉為用,夏月太乙旺氣,大吉為青龍,為太乙陰,夏月大吉相氣,捉盜賊責陰上之神,是大吉,大吉受相氣,不敢行盜,當責大吉本家陰上神,得從魁,為日鬼,夏日死氣,酉金生亥水,生乙木,是母家親為盜。系貴人之族,乃是母家之婢也。酉來加醜,是俯見其丘,仰見螣蛇之仇,法憂驚恐,盜者從西方來,從東去,藏在陵墓之傍。

課象:

鬼酉蛇

子巳元

才醜青

螣青貴勾

酉醜申子

醜巳子乙

醜寅卯辰

子 巳

亥 午

戌酉申未

刑德課:

象曰:五陽德自取,陰來親者論,乙日庚為德,丁日壬戶門,

   己土居陽甲,辛金丙處雲,癸來歸戊土,刑為辰上論。

   賢士去德下,奴婢走刑村,德若克其刑,逃走無路門。

又曰:賢德追亡不一分,德在日兮刑課辰,

   陰德在陽陽自處,乙人隨庚妨好人,

   辛居丙兮丁壬位,癸向戊中求其真,

   寅午戌兮刑在火,申子辰兮在木鄰。

   巳酉醜日西方是,亥卯未日北方侵。

孔明曰:天地之道,陽為德,陰為刑,故日為有德,辰為有刑,德主美,刑主惡。德主君子,刑主小人。君子之所往所親者,德之所在也。小人之所向所近者,刑之所在也。故君子小人之懷德懷刑之異,是以好者責德,惡者責刑,賢者責德,惡者責刑,尊貴君子責德,卑賤奴婢責刑,發用幹德,公私皆美,發用支刑,公私不成。

甲子日德寅刑卯;乙丑日德申刑戌;丙寅日德巳刑巳;丁卯日德亥刑子;

戊辰日德巳刑辰;己巳日備寅刑申;庚午日德申刑午;辛未日德巳刑戌;

壬申日德亥刑寅;癸酉日德巳刑酉;甲戌日德寅刑未;乙亥日德申刑亥;

丙子日德巳刑卯;丁醜日德亥刑戌;戊寅日德巳刑巳;己卯日德寅刑子;

庚辰日德申刑辰;辛巳日德巳刑申;癸未日德巳刑戌;甲申日德寅刑寅;

乙酉日德申刑酉;丙戌日德巳刑未;丁亥日德亥刑亥;戊子日德巳刑卯;

己醜日德寅刑戌;庚寅日德申刑巳;辛卯日德巳刑子;壬辰日德亥刑辰,

癸巳日備巳刑申,甲午日德寅刑午,乙未日德申刑戌,丙申日德巳刑寅,

丁酉日德亥刑酉,戊戌日德巳刑醜,己亥日德寅刑亥,庚子日德申刑卯,

辛醜日德巳刑未,壬寅日德亥刑巳,癸卯日德巳刑子,甲辰日德寅刑辰,

乙巳日德申刑申,丙午日德巳刑午,丁未日德亥刑戌,戊申日德巳刑寅,

己酉日德寅刑酉,庚戌日德申刑未,辛亥日德巳刑亥,壬子日德亥刑卯,

癸醜日德巳刑戌,甲寅日德寅刑巳,乙卯日德申刑子,丙辰日德巳刑辰,

丁巳日德亥刑申,戊午日德巳刑午,己未日德寅刑戌,庚申日德申刑寅,

辛酉日德巳刑酉,壬戌日德亥刑未,癸亥日德巳刑亥。

象曰:德若克其刑,逃人失路魂,刑者克其德,走者道逢恩,

   刑德不相克,閉口上跟尋,或有刑德同,貴賤同隱身。

   德勝刑易獲,反之捉無因。正月甲戌日,辰時發刑雲。

   賢士西南去,未地有災迍。奴婢正北走,刑地驀牆垣。

   此名德刑課,走者得逢冤。六月己巳日,卯時走失看。

   賢士西北去,亥地有遮攔。奴婢東南竄,巳地戀情欣。

   此為刑克德,走人要見難。

   或有德刑同一位,貴賤皆因德隱身。

   德若勝刑容易獲,刑若制德捉無因。

正月戌日辰時占案

官酉勾

才辰元

父亥朱

蛇常元勾

子巳辰酉

巳戌酉甲

子丑寅卯

亥 辰

戌 巳

酉申未午

六月己巳日卯時占案

子申勾

才亥蛇

官寅陰

蛇勾後朱

亥申醜戌

申巳戌己

申酉戌亥

未 子

午 醜

巳辰卯寅

孔明曰:亡人以刑德為命,抵德者昌,抵刑者亡。德在傳,諸凶皆除,不論公幹私謀,皆成。陰刑在傳,人情不美,彼此不相持,公私皆不成。若占求隱士,或君子逃亡所在,只看日德所臨,則知其方。若小人、奴婢、隸妾、盜賊逃亡,則觀辰上所臨,可知其方。若尊貴君子,欲追捕卑賤盜賊,則欲德神克刑神,捕之必獲。若刑神反克德神,則捕之不獲,反受其制辱矣。如德刑同是一位,是美惡賢愚貴賤同居,則有天地之分。經曰“在天為德,在地為式。地者如甲日以地下甲者為陰德,故曰式天者。”如甲日以天上寅為陽德,地下寅為陰刑。天上寅為陽刑,寅刑在巳。丙德亦在巳,是刑德同一位也。然巳臨酉,則德神成金,寅木臨午是陰刑屬火,但寅之刑在巳,卑賤不敢與尊者同,德乃退而安于地,刑之寅則金德克之,捕捉可向寅位獲之;占君子利,小人不利,又以五行衰旺決之。

袁天罡曰:刑在木,亡人在水鄉;刑在水,亡人在木鄉;刑在土,亡人在火鄉;刑在火,亡人在土鄉。此刑德一位占也。又觀今日刑與勾陳並否,上下相克,與刑遇,則鬥勾陳和合。又不與刑關,是不相遇,即不鬥爭。然刑德之課,亦可以定人品。若德神所臨,上下相生,和合旺相生身命,能制其刑,則為有德君子,尊貴好人,或得貴人扶持。若德神受空破刑克休囚克身命,縱是世族,多懦弱不振,受制卑賤,若刑旺德衰,則是奴隸小人也。

解離課:

象曰:夫妻天匹配,有難解離頻。年來相交克,終始一同陳。

   妻年行至午,夫運定於寅,午將申時占,妻運配夫嗔。

   夫年上臨子,妻運見乎辰,辰來克子水,的有解離迍。

   夫年反有克,與子一般陳。遞夫深情起,暗地使媒人。

又曰:解離之卦在行年,先須看地後看天。

   夫妻終始互相克,二月寅時課請看。

   妻年立子夫年午,神後須知克勝光。

   年上功曹子傳送,遞相殘疾相安子。

   水本年來先克午,子上申金怕勝光。

   午上功曹被申克,此為終始互相殘。

   金盆覆子皆斯類,玉軫音稀號斷弦。

孔明曰:《金匱》雲“夫婦和好,人之大倫。若夫婦行年上相克,在下相賊,終始雲者,妻以陰年為始,陽年為終;夫以陽年為始,陰年為終。天上行年陽,地下行年為陰,終始相生為和合,終始相克為解離。若彼此交互遙克,則為天地解離,各有他心。”主凡事不和,必有睽而生外心。謀事不成,投謁不遂,朋友二心,家宅離叛,夫妻反心,各有私淫,出行、出師不吉,上下二心,各有離叛。若無惡事逢之,主解散脫離。

占身命,主夫妻離散,家庭退敗。如遇泆女狡童課,則夫妻因淫泆而分離也。如遇年上神克支上神,支上神克幹上神,乃名真解離課。如妻年在子,夫年在午,是妻先克夫矣,及以月將加時,午上得寅木,子上得申金,申克寅,而午又克占,定主夫妻相克而妻死矣。

假如夫年立辰,妻年立午,以四月卯時占,以申加卯,辰上得從魁金,午上得登明水,先以夫年上神始者,天罡也;妻以地年上神為始者,登明也。天罡克登明為始相克;夫以地上神為終者,是從魁也。妻以陽年上為終者,勝光也。勝克從魁,此是始終相克。妻之陽年勝光在醜,上下私和,是妻有二心,與東北醜地人有私情。夫以陽年勝光臨亥,是夫有二心,與西北地人有私情。故曰各有他心。若始相生,終相克,前雖和合,後有解散。若始相克,轉相生,前雖不合,後必和好。

亂首課又名反常課

象曰:日為尊長父,辰作卑幼兒。尊者來加子,少者反克之。

   此名為亂首,老者必低蕤。家內應無禮,官心不喜之。

   先宗或外姓,上祖別人兒。從此家和順,官私免被欺。

   年上功曹木,妻年魁罡悲。壬癸日值上,今後必分離。

又曰:日德加辰辰克日,發用當為亂首名。

   臣叛君兮子害父,妻背夫兮弟淩兄。

   奴婢反心欺淩主,將軍出塞失其兵。

   日為尊長辰卑幼,犯上之時忌此刑。

   正月酉時庚午日,傳送臨支午克庚,

   略舉一課須取識,他占仿此例須明。

亂首課案:

申朱

戌勾

子空

勾朱空勾

戌申子戌

申午戌庚

未申酉戌

午 亥

巳 子

辰卯寅醜

又曰:辰克日而日加辰,或將日賊作初因。

   此為亂首無頭尾,條理縱橫事不分。

   歲墓逢凶多墓弑,月建若逢有逆臣。

   更看親疏詳用起,酉戌奴婢害主人。

   若為異姓或僧道,可以終身免禍迍。

又曰:辰克日而日克辰,反常作事不相宜。

   小來作大皆紊逆,此際人情不順時。

   下奪上權少壓長,百事凶災不可量。

   又於亂首課消息,氣類初傳立見危。

孔明曰:日往加辰被支辰所克,名亂首格。或支辰克日又相加為用,亦名亂首。或辰上神克日上神,亦名亂首者,無紀綱也。首者指尊長言也。尊長無紀綱而不持重,卑下有欺惘侮慢,因上之不正,故在下淩犯亂上之紀綱也。經曰“日克其辰,辰又克日,亂首殃深,君臣反側。”

又《金匱》雲:日為長為身,辰為卑為家為眷屬。幹神臨支被支克,為自取禍,是我為尊長不合,自去受幼所克犯,事體稍輕。若支神臨幹克幹,為上門亂首,此卑下自來犯上,事體稍重。日臨辰受克者,謂自挾以臨其辰,如丙子日太乙挾丙加子,乙酉日太沖挾乙加酉,壬戌日登明挾壬加戌,癸未日神後挾癸加未,丁亥日勝光挾丁加亥,甲申日功曹挾甲加申,辛巳日從魁挾辛加巳,己卯日小吉挾己加卯,戊寅日天罡挾戊加寅,此伐日又用下克上,統臨之體,乃鳳入雞群之象。

象曰:臣子不道,悖逆綱常,或上失禮,或下為殃,

   家宅不吉,累世不昌。偷營劫寨,多主刑傷。

   如逢凶將,死囚大凶。若得吉將旺相,可也。

將得青龍,一克,來意因陰小不和,別藉異居之事。若得元武等凶將,必有叛逆,臣殺其君,子弑其父,妻謀其夫,奴害其主,百事俱凶。

袁天罡曰:尊去臨卑而卑賤之,是客去臨主而主克之,事因內而起於外,用兵不宜作客,惟宜固守解圍,安營不利。若辰來加日而日被辰克,主卑下著意謀叛,犯上作亂,此尊不惹卑,卑自害之;客不幹主,主來勝之,事伏外而起於內,用兵不利主。更四課俱是下賊上,不免窩犯醜聲,禍自內出也。上下無禮,家作亂賊,來去不宜,攻掠幹傷。占官不吉,支傷謀望不成,占身主家主受制,卑幼休囚則柔懦不振,致下人欺侮。旺相帶凶將,主剛狠橫逆,欲侵淩卑下,反被卑下所害;或入贅而被妻所欺,或淫狎奴婢,反為奴婢所害。日往加辰被辰克,不利出外;日往見日克不利守祖,或因祖業敗害惹禍。又主下克上,不利子息,主忤逆,或是螟蛉,又主奴婢犯主。若占君國,主臣無忠節,謀欺君上。若天官見龍常,當是文過飾非之人。如見陰後合,則陰佞奸邪。如見朱勾,是偽直道以求容之人。如白虎與死神並者,見於日辰年上,又值魁罡相並,其危尤重。

度厄課:

象曰:三下賊其上,六親事不虞。日幹分貴賤,我克是婕妤。

   同類為宰相,我生是比閭。生我皇宗族,克我乃刑餘。

   吉氣仍欣樂,凶神豈自如?慮患厚貴早,免得費逐驅。

又曰:三下賊其上,六親事不虞。事還同長幼,凶即暗嗟籲。

   生氣逢欣樂,休囚下淚珠。五行皆如此,消息用工夫。

又曰:四課之中三賊來,課名度厄甚為凶。

   事多不順憂疑重,患難遷延節節逢。

   子孫犯上妻奴逆,後應偏宜作主翁。

   更逢一課上克下,上下相侵事鬥推。

孔明曰:三下賊上名度厄課,主綱常不正,卑幼淩長。

象曰:卑幼害長,病患重來,家門不吉,骨肉尤乖,

   出軍失利,行者多災,將神旺相,禍去福來。

如發用陽神乘凶將,主伯叔尊長有災,陰神發用乘凶將,主姑姨姆姐妹小有災。應剝上九“不利攸往”之象。三上制其下,根源長幼推。子孫先發動,小者必依蕤。父母相連用,凶神入墓悲。且看末傳位,人生福可期。
四課之中三克下,課名長幼事須知。須得下勢先通利,上無承接下不隨。居上自如不利下,雖望遠方不見歸。若還長幼來相問,用起親疏說禍機。此系長幼課。
孔明曰:《金匱》雲“課有三上克下,名長幼課。主長來欺幼,亦名幼度厄,主禍自外來。”經雲“長傷卑幼災網布。”又曰:“長幼不利於小。”此度厄課,亦不可以全凶目之。若日用旺相乘吉將,主幼得長力,長得幼力,則應“君子得輿”之象。

無祿課一曰無路課,又名絕嗣課:

象曰:四課克其上,名為絕嗣凶。中年多子息,墓歲滅先宗。

   有救同前例,無依傳後宗。專看發用類,年月日時同。

   四課俱克下,男鰥女寡孤。三傳如有救,子必勝於吾。

   首尾俱相制,臨年子失途。切須看族類,到老如無憂。

又曰:四課下神俱賊上,孤立如何保二親?

   妻叛夫兮奴叛主,子殺父兮臣弑君。

   占胎長憂遭刑害,定是縈獨失業人。

   欲擬爭訟忌先起,卻被翻之難雪陳。

   若占朝廷下生叛,關隔九族不能親。

   凡事切忌乎先舉,為主不利之為賓。

又曰:四課並來皆克下,占人無祿主孤窮。

   自信當權不信人,下無承順應不忠。

   內窮勢迫難為遂,僕從俱無屋內空。

   雖有吉將還何用,刑以尊上卑下凶。

又曰:四課並皆來賊上,絕嗣之課甚不好。

   中年之前祿昌盛,脫歲之後頗衰病。

   若為人從事由己,居首之時僭逆多。

   利以為主莫為客,卑犯尊兮其奈何。

孔明曰:四課俱賊上,名絕嗣課。是下逆而上傷,是上失其威,為下所亂,豈能有其妻子,故曰絕嗣。凡得此課,若遇神將吉,主分財異居;神將凶,主骨肉分離。又主靜而必動,暗中生災。病者必死,逃者轉匿。凡事宜後施,主身命主克雙親,幼為孤子。此時若生男女多克父母。又主子孫悖逆,滅毀祖先,雖父母已亡,不備祭祀之禮。

雜占主陽虧陰盛,卑害尊居,上位者未免有困篤之憂。在下位者則無不吉,福神所佑也。忌占盈,罡加孟,傷胎子病,主喪訟罪;在先起之人,占此更值天空旬空,主來占者孤獨,名曰單孤課。若不空,亦主小人無禮,訟宜後舉,中年有子,晚亦無。

袁天罡曰:絕嗣乃群下賊上,臣輕其君,子逆其父,弟賊兄,妻悖夫,奴悖,主娘宜謹婢。反吟之課,亦照此推。若末傳見子孫,為有救。

孔明曰:四上克下,名無祿,謂十幹之祿皆寄地盤之支,今上克之則祿不存矣。取第四課為用,又曰下供上食,謂之祿之為養命之本,無祿則上下不食也。是上慢而賤下,豈能保佑其祿位?故曰無祿。主動而不靜,室家孤獨,病不久退,訟不久散,囚者出,逃者獲。凡事宜先舉,但舉事不得下情,又主虛人不祿,有官罷職,輕者罰俸,重者削權。蓋以上制也,臣子受災。屈者難伸,對敵利客,訟宜先起,罪在後舉之人,占病不利少者,天不佑,地不容。凡事動於外,起因男子,空室無人,老必孤獨。臣子受殃,六親死亡。彼此離散,客勝主負。經曰“無祿是上驕而下殘。”

袁天罡曰:四上克下曰無祿課,神將俱吉,來意主分財異居。若神將凶,主骨肉分離。又名單羈課,必無妻妾,又無男兒,若遇吉將,乃尚可為,若末傳得父母,可解此凶。

又曰:絕嗣無祿總名無路。蓋日陰陽既相克制,不得其所依,不免投辰上二課,辰之陰陽又相克,則無所投之路,故總名曰無路課。統否之體,乃上下僭亂之課也。占曰:上克無祿,下賊無嗣,君臣悖義,父子分離,求謀不遂,動作憂疑。三傳有救,方免災危。如神將凶,則應否卦之三爻,有“包羞”之象也。要發用有救者,如用是水,末傳是金,用是金,末傳是土之類。此名救神 ,不可克初,又不可克末,欲斷何人受災,以發用之神看所屬何六親言之。

假令正月庚辰日辰時占,四下賊上,課名絕嗣課。以寅為用,將得白虎占婦人始于死亡,連及貴人爭及財物而絕嗣也。

官午白

父醜貴

兄申青

白朱六陰

午亥戌卯

亥辰卯庚

子丑寅卯

亥 辰

戌 巳

酉申未午

假如六月癸醜日未時占,神後臨醜,下賊上為用,是首制也。末傳見河魁臨亥,是尾制也。其神後受制,欲望功曹為子來救,又被地神是火去脫之,欲觀從魁為母,又被天罡土壓之,此天不容,地不載也。

兄子元

兄亥常

官戌白

常元常元

亥子亥子

子醜子癸

辰巳午未

卯 申

寅 酉

醜子亥戌

假如正月己巳日辰時占,四上克下,惟從魁加寅為涉害深為用,得六合將;中傳天罡,將得太常;終得登明,將得螣蛇,主始因財物田宅,終有死喪驚恐,為無祿之象也。

子酉六

兄辰常

才亥螣

青貴六陰

未子酉寅

子巳寅己

子丑寅卯

亥 辰

戌 巳

酉申未午

殘下課:

日加辰而日克辰,或作上克或初因。殘下不宜居上位,客勝難為作主人。倚傍他人威勢重,卻成事濟榮其身。

日為尊長,臨支而克支,殘害無已。若又四上克下為用,主上無慈悲,卑小受剝,為客宜防外禍,惡人入宅,行人將至,夫害婦,婚姻不宜,雖不日加辰為用,而得上克下,亦是。

淩犯課:

日克辰而下用殘,辰克日而上克初,此等皆為淩犯課,二強相遇不相容。上淩下犯名悖逆,父子相猜君臣誣。用得官鬼災尤重,下賊為親克下疏。

日克辰乃上殘下之象,而得下賊上為用;辰賊日乃下淩上之象,而得上克下為用,皆名淩犯課。主上淩下,下犯上,尊卑不分,故多弑奪篡奪之禍。若官鬼發用,災禍之至,克下外事起,賊上內事起。

孤寡課:

詩曰:若論孤辰課,四時辰上推。北方亥子醜,寅卯辰得孤。

   南方巳午未,申酉寡孤移。春東寅卯辰,孤在巳午悲。

   秋西申酉戌,亥子作孤推。父母分離散,夫妻有生離。

   忽然諸吉救,禍滅福相隨。前課說孤辰,此法說寡宿。

   仿象孤辰推,依彼相馳逐。冬天酉戌臨,發用無骨肉。

   夏天卯與辰,親疏不和睦。秋天午未占,春亥子卜凶,

   吉與孤辰同,有救禍反福。

   居天孤宿地孤辰,發用須依六甲辰。

   欲識空亡何日是,甲戌旬中用酉申。

   占人孤獨離桑梓,財業虛聲伴不親。

   官位遇之須改動,出行謹防賊人侵。

   所問傳事皆無實,卒病遭官必害身。

凡旬空遇四時孤辰寡宿發用,為孤寡課。蓋六甲旬首後二位為空亡。如甲子旬空戌亥,陽日空戌,陰日空亥之類。春以巳為孤辰,醜為寡宿。夏以申為孤辰,辰為寡宿。秋以亥為孤辰,未為寡宿。冬以寅為孤辰,戌為寡宿。何以明之?蓋冬令亥子醜水位,以金為父,絕在寅,故定為孤辰也。以火為妻,墓在戌,故以戌為寡宿也。此陰惆陰悵,犯之者必然孤寡也。

象曰:課入孤寡,其慶難久。名利未遂,胎孕虛有。

   婚遇斷弦,財求空手。喜美榮華,吉祥解救。

如四時孤寡並旬空,為空孤空寡,日辰無氣最忌,兇犯孤辰主父母災,犯寡宿,主夫妻離散。

凡生我德神喜神生煞解神吉將空,吉為凶,當應琱W九“振琚A凶。”之象。若甲乙日戌旬占,憂功名;丙丁日憂妻財;或初傳上下俱空,憶喜俱不成,托人多詐,謀望不成,近事出旬可圖,遠事經難時空,事亦難成;或傳中空亡,為空亡折腰,主事中止,謀難就;或中末俱空,是移遠就近,動中不動,尋近人而在近也。初中空,取末傳,末傳空,取初傳,以不空者言其吉凶。若盜我克我,墓神及遙克日神,凶將,定凶變為吉。或值三奇六儀為救神,及遇太歲月建月將填實,為孤寡再醮,反禍為福,先破後成。日辰年命不論空亡,填實空者次之,時又次之。又有純空反實,或運歲月日時沖起,為逢沖暗動,禍福皆成。當應琚孝L咎”之象。
《金匱》雲:孤寡者,謂前後不得相望,陰陽不得相合,如孤陽寡陰之義也。假令十月陽始萌于三陰之中,十一月陽始生於二陰之中,十二月陽始生於一陰之中,陽生陰降,皆有互變之理,至於寅卯三陽即出,三陰漸絕,所以冬因寅卯為孤,如男子之無婦也。至於酉戌三陰漸成,三陽已絕,所以冬用酉戌為寡,如女子之無夫也。此陰陽之道,不比諸煞之不經者。此課皆主孤獨。若為今日空亡,則為孤寡,父子分離,夫妻失散,骨肉分散之象。

《龍轄經》雲:占遇寡宿,懦居孤獨。言四課陰陽中用起傳送,遇寡宿,男子婦人皆合懦弱也。求寡宿法,甲子旬室壁,甲戌旬昴畢,甲申旬井鬼,甲午旬翼軫,甲辰旬房心,甲寅旬鬥牛。

假令十二月乙丑日寅時占事,登明臨醜,將元武,此為發用寡宿;中傳從魁,將得天后;末傳小吉,將得螣蛇,以此占人,始因亡盜,中連婦人而驚恐,後當孤獨。

父亥元

官酉後

才未螣

後元常空

酉亥子寅

亥醜寅乙

卯辰巳午

寅 未

醜 申

子亥戌酉

又如乙巳日申時醜將占,寅為旬空會孤寡課,又為冬令孤辰。

兄寅陰

才未龍

父子貴

玄朱陰六

卯戌寅酉

戌巳酉乙

戌亥子醜

酉 寅

申 卯

未午巳辰

大抵發用天盤空亡,又合當季之寡宿,為寡宿課,主夫妻分散,男女孤單,妻妨婦,婚姻妨幼,女新病,新病久,久病死。凡用起地下空亡為孤辰,並當季之孤辰課,主父子相克,占人孤獨,財物虛耗,無官改動,出入防盜。

龍戰課:

歌曰:日辰是卯酉,所臨作用神,名為龍戰課,進退事逡巡。

   父子難同室,夫妻亦不親。分財爭明外,偷盜在北鄰。

   立秋乙卯日,辰時登明雲。天罡臨卯上,若用正合嗔。

   人命合卯酉,正是涉迷津。

又曰:龍戰玄黃二八門,春生秋殺決於分。

   燕去燕歸合離兆,雷收雷現見潛因。

   假如卯酉日占事,行年用起立斯辰。

   刑德二途俱合此,出南入北亦遭迍。

   行人進退多疑惑,兄弟乖張心不親。

《金匱》雲:卯之月,陽氣南出,故萬物生,陰氣北入,故疊榆落。建酉之月,陽氣北入,萬物遭傷,陰氣南出,以斷其獄也。此時陰陽俱合于門,陰為刑主殺傷,陽為德主生。其象如二龍,一生一殺,相戰,故曰龍戰。人年立卯酉,卯酉日占事,用其卯酉是也。此時天地離散,欲行不行,欲止不止,家室人離,兄弟移居,相貪克戰,老病者死,克妻相刑起迭,遷移不利,事無果決。

又曰:卯酉東西也,合者將離,成者將移,夫妻不同室,

   兄弟不同居,君臣不同道,朋友不相信也。

經曰:二八之門,用占俱起,欲行不得行,欲止不得止,人年立之,或分或異,刑德集俱會於門,天地分離,不可複合。蓋二月建卯,出萬物之門;八月建酉,入萬物之門。占行人欲行不得行,欲止不得止,刑德俱合於門,出者切勿南,入者勿北;占人搖動不安;夫妻行年立之,室家離散;兄弟行年立之,爭財異居;合者將離,居者將移。經曰:龍戰改更,狐疑不定。

又曰:小人無況,年上卯酉,用居其門,龍戰之兆,進退不能。

蓋二月建卯春分,萬物立為至以象;八月建酉秋分,肅萬物立象去以象。二月雷發聲,龍現;八月雷收聲,龍潛。以應會離隱之課。又二月萬物生,主德,複有殺氣盜行而榆莢落。八月秋分殺萬物,主刑,複有德氣盜施而薺麥生,故雲刑德二途。此言卯酉日占課,用起卯酉,名龍戰課。主身心疑惑,進寸退尺。又有卯酉之位,行年立其上,又發用加之,亦是此課,主行止不定,東西俱凶,南北上得吉將,南北亦吉。

孔明曰:凡卯酉日為用,又人年立卯酉,為龍戰課。如卯日占課,遇卯為用,人年複立卯上云云。統離卦之體,乃門戶不寧之課也。

象曰:合者將離,居者將徙。欲行不行,欲止不止。

   出路迍邅,求婚莫娶。胎孕不安,財物不聚。

如傳入主賊來必戰,遊神相加,遊人不來,遊神春子夏醜秋亥冬戌是也。求財不得,占官改動,或夫家行年立其上,室家離散。將得天后,事涉婦女;乘蛇虎玄龍,主驚恐;秋冬占必有死喪,家有重病無痊也。又主事無決斷,進退猶豫,南北二方去則有禍,東西行或東西居者,其禍慘。縱有吉神將,不免其咎,當應離卦九三“大耋嗟,凶。”之象也。

假如正月丁卯日辰時占,男行年辛卯,二十六歲,河魁臨卯為用,是為天門與用俱動,將得天后,事起婦人,傳得天罡,必相欺,終末於螣蛇,後有驚恐。

詩曰:卯酉日辰年共立,與用相刑龍戰時。

   事至飛離多撼動,進退行止不安居。

   官獄連 疾如減,斯為纏綿不伸舒。

子戌後

兄巳空

官子螣

空後陰六

巳戌酉寅

戌卯寅丁

子丑寅卯

亥 辰

戌 巳

酉申未午

勵德課:

詩曰:天乙立二八,卯酉日月門。貴神當其上,勵德課根基。

   六月甲子日,寅時得此門。辰午陽在後,申戌陰前存。

   小吏犯剝退,大吏位更尊。忽然申時莫,微服別一般。

   陰陽俱在後,君子賜珠因。小人逢此課,四大不能安。

   更攻蹉跎體,陰陽翻在前,君子災迍悶,小人喜津津,

詩曰:勵德陰陽何以分,卯酉將為日月門。

   天乙此時居上位,尊卑貴賤位各陳。

   陰妄立前陽處後,大吏升遷小吏迍。

   庶人身宅憂移動,魂夢匪安後土神。

孔明曰:凡天乙立卯酉,為勵德課。蓋卯酉為陰陽交易之位元,貴人由之而遷。如日辰陰神在天乙前,貴人不得引從,則退陰,主小吏退剝。蓋小人恃勢,不知謹身修德則凶。若日辰陽神在天乙後,則貴人前引後從,則進陽,主君子進用。蓋君子知機而能行仁布德,則吉。此天道禍善淫,獎勵有德,故名勵德課。利君子不利小人,統隨之體,乃反覆不定之象也。

象曰:陽神前引,陰神後隨。君子則吉,小人則危。

   陰神前立,陽神後居。小人得志,君子失機。

如陽則貴人接引,陰則貴人繼之,陰在貴前,訟則卑幼遭責,陽則在貴後,災則修德自愈。若貴立卯酉,陽前陰後,當應隨之六三“隨丈夫,失小子。”之象。若陰前陽後,當應隨之六二“失丈夫”之凶象也。

《金匱經》雲“日月之門,天乙臨之,勵德之名。”看陰陽將,君子榮遷,忌魁罡年凶。又忌遠行,道路多盜,見元武、太陰多有暗昧者。陰者是日辰之陰,乃第二第四課,屬卑,不合妄居貴人前,必黜退。陽者,是日辰之陽,乃第一第二課,屬尊,不合居貴人後,必遷進。

又曰:天乙立二八之門,陰陽失德。卯春分,氣交加,陰易其陽之氣;酉秋分氣,交加,陽易其陰之氣。此二八之門,陰陽易位,貴神加之作發用,其貴亦因陰陽而遷易也。夫小吏乃食工之人也,若日辰之陰神俱在天乙前外之地,貴人不得引從,謂之貴退,故主小吏退剝;君子乃食祿之人也,若日辰之陽神俱在天乙內之地,而貴人前引,謂之貴進,故主君子遷進,小吏進必待其時,執而不知修省,惟落退,然後修省,君子退則卷而懷之,進則布德行仁,而愈加修省,故陰在前,陽在後,名勵德課。亦主庶人居不安。

氣以日月之門戶,乃陰陽進退之路,利陽而不利陰也。其開闔無時,則利動而不利靜也。公明之所,正大之域,則利公而不利私也。天乙貴人至尊,立於死生進退之位,有德者進之,無德者退之,甚至有惡者死之,且與君子同德,小人見之,自厭然退藏矣。夫貴人在前,而日辰之陽在貴人之後,是尊卑實位,在我有尊君退讓之德,是有撝謙可敬者,則貴人必引而進之於正大光明之域。若小人居貴人之前,是妄自尊大,悖逆之禍至矣。何止於黜退乎?況小吏之位已滿其限,安有不退?不但小吏無德而有犯上,又在極位,則貴人亦必退之矣。總之俱是欲有德者,方可居貴人二八之門,故課名勵德,是獎勵有德者,則必在所懲矣。占者遇之,君子吉小人凶,陰在貴前,則卑幼受責,陽在貴後,則病則修德自愈。

又曰:天乙後為門內,乃君子處事之所,小吏不得到之處也。若小吏犯罪方到此。如日辰陰陽俱在天乙後,為門之內,天命之義也。主君子遷官、小人伺候之所也。若日辰陰陽俱在天乙前,則貴人不得引從,名蹉跎課,亦不遇之義也。小人與君子同群,故小吏進職,君子退職。凡事自卑小處幹則可,倘驟幹尊大,則不可。主事體君子不安其居。

袁天罡曰:日辰陰陽在天乙後,名微服課。君子遷官,小吏退職,事體稍遲,大幹則可,小幹則不可。

詩曰:天乙來臨二八門,日辰陰在門前奔。

   幹陽支陽俱立後,勵德之時難固存。

   上下動搖不安處。進退貴賤利為尊,

   有勢求名利成就。亦須身足動遷行。

又曰:天乙來加二八門,日辰陰陽俱後存,

   此為卑微服事象,惟利陰私從貴人。

   更將天將來消息,在意推詳次第分。

陰者,第二第四課也。陽者,第一第三課也。陰為卑,不可妄立貴人之前,必退黜也。陽為尊,不可居貴人之後,必遷進也。主庶人身宅憂疑,魂夢驚恐,宜祀土神,以二八為祭祀之月故也。如日辰陰陽俱在前,如貴人遊行,皆前奔之象。此有蹉跎不遇之兆。君子悶,小人喜。若誤便速望為之小吉,不然卑下處求望之事,亦小吉。若其人下賤當直之類,求之亦吉。或事體起於高大,即無成。

如正月辛亥日寅時占事,小吉臨辛,天罡為陰臨未,傳送加亥,太乙為陰臨申為用,天乙居勝光在酉上。小吉傳送為日辰之陽神,居天乙後;天罡太乙為日辰之陰神,居天乙前;前為陰而居之,後為陰而陽居之,陰陽易位,不安其居,故有進陽抑陰也。

印巳螣

才寅勾

子亥白

螣陰朱後

巳申戌醜

申亥醜乙

寅卯辰巳

醜 午

子 未

亥戌酉申

贅婿課:

欲知贅婿課,將身就妻家。辰往臨其日,被克妄稱邪。

上下交相引,行年作爪牙。婦女帶子嫁,次及後榮華。

假令五月占,甲戌卯時加,辰來臨日上,被克更無差。

此課名贅婿,仔細自籲嗟。

贅婿日幹遙克辰,辰來加日制其身。

如男寄在妻家住,欲嫁攜兒就適人。

意欲所為他不肯,心懷屈抑未能伸。

恰似舍兒來就位,作事由妻不在君。

凶災吉慶皆主內,即詳天官決事因。

辰加日兮日克辰,辰受下克為初顯。

占人贅婿不由己,事系他人從外期。

不是將身隨母嫁,定因就聘他人妻。

出入不快多牽制,總然力求亦虛信。

孔明曰:凡值日幹克辰,辰又加日為用,名贅婿課。蓋幹為夫,辰為妻,幹克皆為妻,此占婚姻及常占身命之事皆依此法。惟占嫁娶則不然,以動者為夫,屬幹,以靜者為妻,守宅之義,屬支。今支之靜反來就幹之動,如男贅于妻家,故曰贅婿,主兄弟不快,寓居他室,身不自由,統旅之卦,乃為客求財之課也。

占曰:屈意從人,多被牽制。胎孕遲延,行人淹滯。財名可成,病訟未濟。用兵利客,先動勝計。如日德加辰,幹克支,以上取下,男就於女,利尊長而不利卑幼,宜動而不宜靜,用兵利為客,見陣利先動。若辰來加日,支就幹克幹,以小加長,女就于男,淩尊長而尊長不容,用兵利客反為主,他來幹我,我能勝之,更遇白虎主殺傷,勾陳主爭鬥,朱雀主口舌,螣蛇主驚恐,或日用休囚,病人傳染不離,則應旅九三“喪其僮僕”之象。遇天后恩澤,遇天乙主官長,遇六合主陰私,遇太常主酒食。及日用旺相,凡事謀為可就,則應旅之六二“得僮僕”之象也。

袁天罡曰:贅婿課主身寄居不得自專。若辰脫氣必無正屋可居。若中末有救,兼行年有氣,無刑害,有吉神良將,則為贅婿課當權格,所占不同。

假如甲戌日天魁臨甲,乙未日小吉臨乙,丙申日傳送臨酉。甲辰日天罡臨甲,乙丑日大吉臨乙。此皆辰加日為下克下,以此占吉凶,少將害老,室家相克,中外淫泆,內亂之道。臣謀其君,子謀其父,奴謀其主,但甲戌日天罡臨甲,有爭女子衣服事。甲戌日天罡臨甲,有酒食言語相爭事。癸巳日天乙臨癸有爭衣服事。己亥日登明臨巳有女子驚逃事。丁酉日從魁臨丁有分離事。壬午日勝光臨壬有田宅相連相爭事。戊子日神後臨戌有子疾病就人財物事。丙子日傳送臨丙有言他人事。辛卯日太沖臨辛有大器傷敗事。一曰天魁加甲出行之人鬥訟,小吉加乙憂女子酒食。太乙加癸女子爭訟衣服事。登明加巳女子錢帛爭競事。從魁加丁有欲分異事。勝光加壬有訟田宅女子之喜及火驚事。神後加戊,女子病死淫泆,將得天后淫于親戚事。

如二月甲戌日寅時占,主少將害老,室家相克,臣謀君,子欺父,奴謀主,內逢之道。

才戌六

子午白

兄寅後

後白白六

寅午午戌

午戌戌甲

醜寅卯辰

子 巳

亥 午

戌酉申未

甲辰日天罡臨甲帶六合,六合主衣服。春占木旺主少,土死主老,下克上主少怨老,辰主家室,幹克主內亂相爭。六合亦主婦女謀合之狀。

才辰六

子午青

官申白

白青青六

申午午辰

午辰辰甲

未申酉戌

午 亥

巳 子

辰卯寅醜

己上二課案式,主有少犯老,又主有女子爭競衣服等事。

邵氏曰:辰加日被日與天將克,若傳將不和,來意主因不見喜疑,動而又不由自己。若占囚系,終必出獄。若三傳貴人居卯酉,必遷居。

贅婿當權格:

贅婿若來臨課象,中傳末位得救神。行年有煞無刑克,卻與吉神良將親。此名贅婿當權課,為人謀事有權倫。雖然有事不幹己,在我專恣有區分。大體不明而自得,與人幹事最為精。若下自身多不濟,縱得成時無益身。

右言贅婿不由己,見財求財見不遂。天官若也土神值,萬般作事成淹滯。

贅婿當權格,將相青龍旺相,主有貴人酒食相迎,得太陰有陰私之事,得天后太常有親屬財物相通事,得朱雀勾陳有口舌鬥訟,得螣蛇白虎有死亡驚恐之事。

假如十月甲戌日午時占事,甲遙克戌,戌為天魁,臨甲,下賊上,彼此俱是日克,主不得自安,故名贅婿,主寄居攜子行嫁,以身從人,不得自專。各以神將言其禍福。若見朱雀內相害,見白虎內相殺,見勾陳內相訟。又曰將得虎蛇勾主凶事迫抑,後陰武主陰私不明事迫抑。

無淫課:

四課俱不備,其課號無淫。乙卯時加午,五月丑時臨。陽神見天罡,太乙作陰神。日上無陽類,二女爭男心。假令乙亥日二月巳時占。午為辰之陽,醜作午上兼。日陽還得亥,日陰無午添。此名為不備,雙又男把婦纏。主有奸私事,逢時心不嫌。有救應血事,凶神刑獄淹。

男女不備號蕪淫,陰陽奸邪有二心。二女爭男男不足,二男爭女女單陰。上之克下緣太過,反此誠為婦不仁。陽即不將陰處合,陰來陽處畏刑臨。要知其例看正月,甲子時加卯課尋,申上天魁子傳送,甲子將就子憂申,金近甲時魁必侵,干支上神交互見,則名夫婦失調琴。心懷內有私情切,甲子相生水合金。

才戌六

子午白

兄寅後

元青白六

辰申午戌

申子戌甲

醜寅卯辰

子 巳

亥 午

戌酉申未

傳見陽神終不見陰神,曰無淫。

日辰上下交相克,三四陰陽不相得,此課立名為淫泆,則有姦淫內伏匿,事多乖違不相約。各有邪心相詭賊,一二人心恩不備。二相交戰難任職,後合武陰用入傳,姦淫內亂相侵逼。

凡四課不備,名曰無淫課。諸葛孔明曰:陽不與陰合,陰不與陽合,三言相傳,如仿此為法,曰無淫,奸生其中。又曰:四課缺一,為不備;及日辰交互相克,為無淫課。又曰:上辰克辰辰克日。

邵氏曰:剛日從日上起一課,柔日從辰上起一課,凡見二陽一陰為陰不備,此二男爭一女。若二陰一陽為陽不備,為二女爭一男,及日辰交互相克,各不相生是也。陽不與陰合,陰不與陽親,謂日為陽,辰為陰,辰上神克日上神,為陰不與陽親;日上神克辰上神,為陽不與陰合。

《金匱經》曰:四課不備為無淫。若從日起第一課,陰不備占事多有失誤。須知剛日先有日,日上起第一課;柔日先有辰,辰上起第一課。三言如往比尊者,言三傳之神自比同類也。謂三金三木三火也,此言用河魁傳出勝光,皆火類也。

此課主臣下奸邪,陽不備是列職之長,陰不備是有司之屬;更夜神加臨,決非中正之事。若有克制,則有救。其奸邪可隔,主夫婦各有私通,二情相背。貪淫無度,家門不正,事多淫亂,統小畜之體,乃琴瑟不調之課也。

傳見陽神終,不見陰神也。陽多陰不備,事起男子;陰多陽不備,事起婦人。下克上責在女人。夾陽女爭男,夾陰男爭女,占他事不成,成亦破。蓋不備課,事主不全耳。無淫課主陰私起禍。

象曰:陰陽不備,交克最嫌。名利碌碌,獄病淹延。

   陰微晴久,陽少雨添。行人未至,征戰愁占。

如陽不備,用兵利為主,賊不來。如陰不備,用兵利為客,賊來皆不戰。凡得三課,又逢日辰交互相克,最凶,將凶尤甚。則應小畜九三爻“夫妻反目”之象。若課不備,無克亦不為凶,只是事有遲延,夫婦拆散,終複團圓,則應小畜二爻“牽複同心”之象也。

上克下,禍由男子;下克上,禍由女人。三傳相得陽多,事起男子;三傳而得陰多,事起女人。陽不備男不足,二女相爭;陰不備,女不足,二男相爭。此荒淫無度之象也。經曰:陰陽不備家醜陋。又曰:荒淫兮琴瑟不調,求謀不得病難痊,身物有缺。

假令十月甲子日午時占事,天魁臨甲,傳送臨子,甲為陽,陽為夫,子為陰,陰為婦。甲欲從子,畏傳送金,子欲從甲,畏河魁土,是為陽不與陰合,陰不與陰親者。子內懷奸喜,欲傳送相通,是婦有私情而欺其夫。發用天魁,中傳得勝光,終於功曹,寅午戌火也,三辰三合,異姓各親。三言比甲,夫有他意,以背其婦。上生下不順,內外生奸。此占人內外皆不正矣,應妻與西南方人有私情。餘仿此。

才戌六

子午白

兄寅後

元青白六

辰申午戌

申子戌甲

醜寅卯辰

子 巳

亥 午

戌酉申未

假令十月甲子日午時,即陽不與陰合二句之占,“三言相得,各往比尊”者,言三傳之神自相比同類也。占人皆主淫邪之心事將危敗也。

假如庚巳日申時,天罡加庚,神後加辰,天罡土神克神後水,亦是陽不與陰合,神後水畏天罡土,是陰不與陽親,用起神後,傳見申辰,是三言也。皆得其類,故比。此言陰陽不和,而用三傳同類,內自相得,內將有私親,有奸謀之意。蓋神後既為天罡陰,又為起用,陽一神有二從,故知人有二心淫泆之意,言無淫此時禦淫婦,必有禍起。

子子螣

兄申青

父辰元

青螣螣元

申子子辰

子辰辰庚

醜寅卯辰

子 巳

亥 午

戌酉申未

泆女課:

初傳見卯酉,六合天后來。末傳二相應,泆人暗門開。

天后入六合,婦人暗使媒。背夫欲逃走,從此降成災。

六合入天后,此是狡童排。男誘他人婦,商量走去來。

二辰同一將,反覆二徘徊。盡意思量看,不覺笑顏開。

天后常為厭翳神,須知六合是私門。

二將相傳名泆女,夫妻失友畢情思。

欲知男女須淫蕩,更向傳中辨將論。

六合即為男誘女,天后女攜男子奔。

天后六合在傳中,更並卯酉為狡童。

泆女陰私相誘逐,事多嫌疑有淫通。

所作中末多狡詐,淫亂相欺心不公。

純陽除不備,家道不整私相通。

孔明曰:日出乎卯而奸盜所由入,日入於酉而奸盜所由出,此卯酉為私門,六合天后皆私淫之物也。六合主男,天后主女,此二物臨於二八私門之上,為之泆女課。用起六合終於天后,為之狡獞課。狡者,狡猾也。獞者,童獞獸好淫也。用起天后,終於六合,謂之泆女課,主女隨男也。皆主男女淫奔之象也。經曰:用起天后,中見六合,泆女之課,陰私頻作,主有暗昧私情,淫亂不正之事。占者得之,宜善馭童僕,謹其出入,否則小人倡狂欺我,所不見不關有難言者。蓋天后主婦女,女子不可倚門當戶而立,其意必有私望耳。占家宅宜謹慎家門,以杜陰私之亂。如丙丁日六合為天后,則男誘女;壬癸日元武為天后則女誘男;故經曰:發傳六合終傳元武為狡童課,是元武亦主陰私竊奸拐之事。

袁天罡曰:泆女課與天后並,主男子遭殺,與地煩並,主女子遭殺;利私謀不利公幹,訪人不遂,捉賊難獲;與三交會,濁濫淫泆,所私非止一處一人,不論在卯酉皆然。經曰:天后主厭翳六合為私門,若無逃女,必有淫婦,忌嫁娶婚配之事。或合後乘卯酉,或乘神入卯為淫泆課。

衝破課:

孔明曰:凡日辰六沖神,加破為用,曰衝破課。沖者,動搖也。初雖有得,後必有傾覆。如子午沖相加,主道路馳逐,男女爭鬥變動。卯酉沖主門戶相沖,或改移,或逃亡失脫,外人淫亂奸私。寅申沖主人鬼相傷,夫婦異心。巳亥沖主人事反覆無實,重求輕得。醜未沖主兄弟興替相衰,謀心不同,幹事不遂。辰戌沖主奴婢離異,貴賤不明,不義之事。

破者,解散也。主事更動,中有多輟。若午破酉,酉破子,主門戶破敗,陰小災病。辰破醜,主丘墓寺觀破損。戌破未主先破後刑。亥破寅,申破巳,主先破後合。蓋沖主反覆,破主損害,衝破合一,乃雪上加霜之象。

天祿秘典大六壬靈覺經神課卷之三終

 

天祿秘典大六壬靈覺經神課卷之四

凶咎門:

迍福課 八迍課 五福課:

正月癸酉日,午時亥加午甲子旬。小吉臨功曹,為囚四土中。

此之為墓氣,是為第一迍;旺氣之所聚,是為第二迍;

丘墓怕木位,此為第三迍;朱雀與刑合,算來是五迍;

中傳子臨未,名為第六迍;星傳虛宿同宿,是在七迍;

勝光臨癸位,下克是八迍;此名八迍課,凶咎不可論。

官未朱

兄子白

才巳貴

朱元空螣

未寅亥午

寅酉午癸

戌亥子醜

酉 寅

申 卯

未午巳辰

用死終生為一福,子母相生二福。天乙為用為三福,用得救神解禍冤。

德臨日為五福,五福兼全福祿寬。八迍五福詳凶吉,以意推之無定神。

欲別凶吉微有力,不為八五是詳文。沖克休囚刑墓殺,惡將都看有幾迍。

旺相相生吉神救,又視福之多寡均。福力均時災漸退,病瘥遭官理自伸。

用起死囚旺相券,俯見其仇仰見丘。初傳克賊終無救,凶將惡神日辰頭。

中末得凶而自戰,時賊行年八迍愁。事無大小皆不泰,出入迍遭是滯留。

所作百事皆不可,居行必有大殃仇。

五福起生處,旺相為一福。子母相生處,便為第二福。

用傳是天乙,吉將第三福。天乙亥子水,三宿為四福。

發福戊寄丙,中傳是五福。癸日利於未,中用功曹複。

此之為成例,故名曰五福。

孔明曰:八迍者,加死氣為用,旺相所勝,俯仰丘仇,帶凶將刑害,傳逢墳墓,下賊上,殺臨日辰相克,為八迍課。用起初死終旺,子母相生,始凶終吉,年神制初,旺相臨日,為五福課。此八凶為迍,五吉為福,故曰迍福課。

又曰:時令死氣發用,為一迍;下為旺氣所勝,為二迍;上見丘墓,為三迍;見囚克,為四迍;乘凶將,為五迍;刑害為凶星,其主死亡,為六迍;下賊上,為七迍;凶神臨日辰,為八迍。

一曰用得死氣,二曰為旺相所勝,

三曰仰見其丘,四曰用得凶將,

五曰刑與刑合,六曰傳得下賊,

七曰星得凶宿,八曰凶將臨日辰。

若用起死氣,末傳旺相,為一福。子逢母凶,帶德神救解,為二福。始雖凶將,終有吉將,為三陽。初傳賊日,末傳為克制,為四福。日辰有吉將臨,為五福。

又曰:一用始終旺,二曰子母相生,三曰始凶終吉,四曰用得生救,五曰德神臨日。

經曰:八迍課大凶,應屯卦“泣血漣茹”之象。如得五福,則先凶後吉,統屯之體,乃雷雨解災之課也。

象曰:八迍並用,憂患將至,得病傾危,遭官坐死,

   營幹不成,舉動殃累,五福相逢,變憂為喜。

外有八迍變五福格,主先憂後喜始難終易,應屯卦初九“居貞”之象也。

假令正月癸酉日午時占,四課陰陽見小吉臨寅與日比為用,春占土死,用得死氣,為一迍;未加寅被木旺相勝,為二迍;木墓在未,仰見其丘,未土畏木,為俯見其仇,為三迍四迍;將得朱雀與刑合,為五迍;中傳神後臨未,下賊上,乘白虎,為六迍;子有虛宿,主墳墓哭泣之事,白虎與墳墓哭泣相並,為七迍;癸上見螣蛇,酉上見元武,皆凶將,為八迍。

官未朱

兄子白

才巳貴

朱元空螣

未寅亥午

寅酉午癸

戌亥子醜

酉 寅

申 卯

未午巳辰

又如正癸酉日午時占,用未,終見太乙,火神乘相氣,為一福;始終相生,有子母之義,為二福;用起朱雀,終見天乙,為三福;以火臨水,得將天乙為救,為四福。癸德在戊,巳中有戊加日,為五福。

天地煩課一曰二煩課:

日宿加四仲,發用在其中。鬥系醜兼未,天煩課本宮。

愆招男子罪,如何走西東。兵甲將誅戳,加刑命必終。

月宿加四仲,地煩發用名,天罡臨醜未,女子血光驚。

產婦多憂懼,胎成子不成。傳中雖有救,父子淚淋淋。

日月宿行臨四仲,此課名為天地煩。

又被罡星加醜未,複以兼稱為杜傳。

男行抵日女沖月,舉事災殃為汝言。

禍散更生歡複恐,仇人和了又成冤。

弦望晦朔天煩合,男犯刑傷被吏纏。

子午卯酉地煩會,女主血流迍又邅。

神臨四仲雖天煩,鬥系醜未丈夫愆。

月宿臨仲名地煩,鬥系醜未女人顛。

日宿月宿俱臨仲,鬥系醜未為妄傳。

地煩金氣為凶咎,不獨婦人憂產厄,男兒亦自懼爭喧。

此時課傳名杜塞,無門無戶鬼相逢。

天意為災不可避,惟宜謹守把門關。

孔明曰:凡四仲遇四正及四平日,占得日月宿加四仲,鬥罡系醜未,為二煩課。四仲者,子午卯酉也;宿者,躔宮神也。正月起亥,逆行十二宮神也。月宿者,太陰躔宮神也。正月起虛逆行十二神也。正月初一日移一宿,逐二十八宿,遇奎張井室氐鬥宿,重留一算,數盡月宿住處,為太陰所在宮神,更詳七政曆細度為准。鬥罡者,辰也;四正者,朔望弦晦也。初一日為朔,八日為上弦,十五日為望,二十三日為下弦,月終為晦;四平者,即四仲也,子平卯,卯平午,午平酉,酉平子也。如日月經仲宿度數,多有稽留,及天罡凶神交系醜未,貴人不得理事,則三光不明,德氣在內,刑氣在外,此二者天地煩相並之,故名之。

又曰:日宿加仲為天煩,月宿 加仲為地煩;日宿者,天將也;月宿者,太陰行度是也,正月起室,二月起奎,三月胃,四月結,五月參,六月魁,七月張,八月軫,九月氐,十月心,十一月鬥,十二月虛。如正月十五占,從室宿數起,值奎井張重算,得張宿加四仲,即名地煩課。

《金匱》雲:子午卯酉為四極,其四極之辰,每多一宿度數,日月到此未免杜塞,留久而後出其宮。醜未十幹貴人之首也,天罡者凶神也,若系之故貴人不得理事,故名二煩。

經曰:若見地煩,無天煩,日月異宮,不在一處,其弦望二日,是仲在上發用,方可言煩。夫天覆於上,地載於下,人住於中,故為三才,人受天地覆載以生者也。煩者,亂也,厭憎之意,天煩為天厭憎而不知。蓋地煩如地厭憎之而不知,載之地即如此,人將何求哉?

占者得此,主家有災禍,統明夷之體,乃荊棘滿途之課也。象曰:男遇天煩,命遭刑戮;女遭地煩,身受荼毒;征占傷亡,疚病號哭;刑獄徒流,胎孕不育。

經曰:日月二宿若加在仲,天煩之課,男人無用;罡入醜未地煩之課,立命當之,傷殘淫佚。

又曰:得天煩者,百事未遂,當見訟獄,又本命在四季上,四仲在本命上,大凶,縱有吉將在傳,亦不可免。男行年抵日宿,主被吏執;天地煩並,男女俱有患難。春夏可生,秋冬必死,當此之時,利居家,不利出行及幹求舉事。凡有謀為造作,決招凶禍,則應明夷卦上六“後入於地,失明。”之象也。

又曰:天煩主男人犯法而死,刀兵血光,兵刃誅戮,縱有解救,亦作徒配;地煩女子血光產厄,或犯法而死,春夏天煩災罪立生,秋冬則死。卯午,春夏也;酉子,秋冬也。若日月臨四仲,天罡不系醜未,名杜傳,利居家不利遠行。凡舉皆凶,若與三交、龍戰並,其凶尤甚。

假如九月初一丙午日午時卯將占,寅命,行年在午,月將為日宿,躔氐二度,月宿躔氐五度,日月俱在卯宮,加午為仲,辰為鬥罡,臨未二者為天地煩課。

官亥貴

才申元

兄巳空

螣勾貴六

子卯亥寅

卯午寅丙

寅卯辰巳

醜 午

子 未

亥戌酉申

假如三月十五日己卯子時酉將占,男命,行年在子,月宿是酉,加子為加仲,罡加未為地煩課。又女命行年在午,月宿卯臨午為加仲,罡加未為地煩課。

才子勾

子酉螣

印午陰

螣勾青常

酉子醜辰

子卯辰己

寅卯辰巳

醜 午

子 未

亥戌酉申

假如六月壬子日卯時午將,勝光臨卯,日遙克神為用,日月宿俱臨午加卯,鬥加醜,晦朔弦望為四正,男行年抵日,主被吏執,子午卯酉為四仲;女行年抵月宿,主被盜賊。一雲男行年忌宿;女行年忌抵月宿。一雲日宿加卯午,為春夏天煩;加酉子為秋冬天煩,男人忌之;月宿加卯午為春夏地煩;加酉子為秋冬地煩,女人忌之。

九醜課:

四辰臨五日,九醜惡聲名,大吉時加仲,天災莫舉兵。

遠行人必死,嫁娶起哀聲,修造妨家長,

遷移人口驚,葬埋絕後裔,買賣不順成。

大小二時並,凶神生四平,三年與三月,不出大凶星。

乙戊己辛壬,四仲上加臨。大吉與支幹,九醜不堪論。

《協記辨方•奏議》:九醜本於壬遁,其法以乙卯、己卯、辛 卯、乙酉、己酉、辛酉、戊午、戊子、壬午、壬子十日,醜臨于支上,則其時為九醜課。推其理,以此十課魁罡及日幹皆落敗地,故謂之醜。乙己辛壬戊五日幹加子午卯酉四支,共為九,故曰九醜。

乙戊己辛壬五日,四仲相並九醜神。

大吉臨其干支上,值此凶災將入人。

大小二時相濟會,剛日男凶柔女迍。

重陽害父陰害母,測其天官決事因。

不但納妻並嫁女,最忌行遊及出軍。

日幹乙戊己辛壬,子午卯酉支來尋,

大吉還加日辰上,四仲加時九醜淫。

穢惡聲聞為不肖,百體雜亂家陰沈。

月建大時來入課,必有喪禍哭呻吟。

經曰:大吉乘乙戊己辛壬之日,配子午卯酉之神,是謂天地之道歸殃九醜,謂五幹四神合為九也。大吉乃天帝之大殺,居其上行其殺,故曰醜。四仲之日時加四仲,在吉臨日辰,舉百事大凶。大吉加日害長,加辰害幼,剛日害男,柔日害女。在日陽傷夫,在月陰傷婦,重陰害母,重陽害父。天乙前為陽,天乙後為陰,日辰皆在天乙前為重陽,日辰皆在天乙後為重陰。以四時為旺相期三年,囚死期三月。以大吉並將言其形狀,四辰與天將大吉與凶並,如加九者大凶,禍重至,必有刑戳、死亡、流血千里,萬無全者。經言“乙者,雷霆之始;戊己,北辰下降之日;辛乃秋金,斷刑之日;壬乃三光所不照之日。四仲之日,萬物存亡所系,子午為易氣,子為冬至,陽氣所生,以陽易其陰之氣;午為夏至,陰氣始生,以陰易其陽之氣。卯乃春分氣交,陽盛陰絕;酉乃秋分氣交,陰盛陽絕。大吉乃日月五星所始也,故合則為害,即乙卯、乙酉、己卯、己酉、辛卯、辛酉、戊子、戊午、壬子、壬午十日是也。

孔明曰:天地之道,賞善罰惡,故以九醜之歸,四時成功,諸神奏書,集會明堂,以考生殺,建醜之九。大吉為眾會之首,更兼大小二時在四仲之時,與日辰俱會,則主殺傷悖逆之禍。

如二月壬子日酉時,大吉臨子,剛日當殺長男,期六月戊辰、戊戌、己醜、己未日應,所以然者,壬子惡土,故寺月之日期之。四土月十二月時加四仲,亦是大吉加子,此謂加陽神,男人主之。二月大吉在子,春日土死,此為大凶,決知所主,以大吉所得將言之,太常並,定主父無,鬼神為敗;螣蛇並為驚死;朱雀並主祠寺燒死;六合並主女子淫佚;勾陳並主路鬥死;青龍並主領會酒食財錢死;天乙並與貴人同貴死;天后並主婦人懷他人子死;玄武並主盜賊詐為敗。

如十一月乙卯日辰時,大吉加乙為用,將得螣蛇,憂婦女爭田宅,長女主之。又如戊子日卯時,大吉加子陰,功曹為用,大吉雖不為用,亦名九醜,少男主之。大吉課家塚動。如四仲占,醜臨日辰,加四仲時發用,亦為九醜課。夫醜紐也,歲終物欲歸而未舒,尚紐也。占事多凶,統小過之體,乃上迍邅之課也。

象曰:剛日男凶,柔日女凶,重陽害父,重陰害母,

   婚姻有災,造葬無補,諸事難為,徒勞辛苦。

此時不可舉兵、遠行、移徒、嫁娶、造葬、求謀,百事災禍,更與大小時並,禍不出月。或神將吉滅凶神將,一切事皆不可就,且多凶咎,應小過上六“災眚”之凶。

如二月乙卯日子時占,大吉臨卯,下克上為用,時加四仲,大吉乘白虎帶死氣而臨旺鄉,在小時殺上,以此占人,有暴死,三年與三月者,四仲每隔三辰也。

三陰課:

課名號三陰,災患疊來侵。天乙逆行治,丘墓加日辰。

用爻值囚死,上下相克刑。賊來賊年上,是課名三陰。

天乙逆行為不順,元白二神日前立。

用終囚死又相克,賊行年凶必殘破。

三陰任如能施作,課主精神入墓間。

百事總乖家業散,縱使登科位不遷。

正時克年天乙逆,元武白虎加日辰。

初傳更往克末傳,或終囚死又克賊。

此曰三陰事不明,陰暗災危事非一。

居官之人年入墓,縱得為官不遷職。

天乙逆行,三五加日辰,一陰也;用終囚死,上下相克,二陰也;時克行年,三陰也。鬥月照今日之本,為殃;用在其中,名曰重陰,一曰凡天乙逆行,日辰在後,用起囚死,將乘玄虎,時克行年,陰氣不利三也。此三者,主暗昧陰危,故名三陰。

一曰天乙逆治,日辰在後立,白虎居前,是名三陰。占者得此,凡謀不通,多有悔滯,統中孚之體,乃群陰黨惡之課也。

象曰:動作困苦,百事沉淪,見官屈伏,占病多迍,

   士憂祿位,男亡婚姻,求財破散,孕主女娠。

又主終日禍患困窮,系者雖解身屬災,病者雖起精魂入棺,居家理耗破敗憂愁,萬事大凶,所謂入九地之下。夫三陰者,如日辰三傳始終囚死,帶墓鬼克行年,最凶,主公私事皆不成,或喪魄、五鬼、伏殃諸煞並臨,禍尤甚喪魄正月起未,逆行四季。遊魂天鬼伏殃正殺,正月起亥順行十二辰。此諸煞有一併臨日辰年命者,占病必死,行兵多敗,謀為反覆。

占家宅:

主破財人離,百事凶殃,則應中孚六三“得敵,或鼓或罷”之凶象。若六處有救解,末傳旺相,主敗中反成,始則凶。

假令三十四歲,行年立亥。七月乙亥日丑時,小吉臨卯為用,乙木入墓中得又帶死氣,丑時克行年是也。未加卯為初傳,發用之神囚死,日未為墓中傳,又是死氣,丑時又克行年,亥水天乙又逆行,故名三陰。

才未後

印亥六

兄卯白

後白勾貴

未卯子申

卯亥申乙

酉戌亥子

申 醜

未 寅

午巳辰卯

天寇課:

分至四神前,蟾光月正臨。名為天寇課,百禍皆來侵。

君臣無義合,夫妻有離心。傳中雖有救,父子淚淋淋。

陰陽生煞言分至,前之一日是離神,

假令春分今日卯,離神昨日是居寅。

占時月宿在寅上,詳其多少患災殃。

八月積陰為殺氣,離上逢之天寇逆。

豈但行人去遭劫,所事修營害及身。

分至之神月宿度,來加作支今日辰。

天寇必因神願動,事無多至患敗群。

資財耗散皆兇惡,故宜守舊勿逡巡。

孔明曰:四離日者,春分秋分冬至夏至各前一日是也。春分,陰氣在卯,盜殺百草,薺麥死;秋分陽氣在酉,秋主刑煞而有秋華之美;冬至陽氣在子,萬物蟄藏,薺麥之類冬至始生,皆非正氣,故曰寇。加以月宿乃積陰之精,主刑殺暗昧,與四離之日盯臨,而加於日辰及發用者,其禍之慘勝於寇盜之劫掠矣,豈但竊取乎?
又按:《金匱》雲:二月春分,陽氣始出,先一日謂之陰離;八月秋分,陰氣始出,先一日謂之陽離;冬至陽氣始至,先一日謂之陰離;夏至陰氣始生,先一日謂之陽離。

假令寅日春分,先一日醜,醜便為春分之離神,此離神之上見月宿加之作發用,故名天寇。蓋月者積陰之精,其氣主刑主盜賊,離為陰陽衰盛之地,未離而月宿加之,未為無凶,即離而蟾光照之,不免有盜。經曰:四離之神望見月,是謂不祥,不祥災多,天寇所遇主有寇盜暴至,不出日中,亦不可遠行,必逢盜賊,卻死道路,又主事破壞,多值亂離,統蹇之體,乃時事多艱辛之課也。

象曰:陰陽分離,氣不得反,盜賊恣生,軍兵惰懶,病者即亡,孕者當產,出路死傷,婚姻拆散。如月宿加離神發用,禍事尤速。若乘元武作遊都盜神,定主盜賊來,必戰,或乘白虎作鬼劫,為真天寇,其凶尤甚。如年命見月宿加離神,主己身欲為盜來問也。如是真天寇,則不可出行及市賈,主劫盜喪亡,百事不遂,應蹇卦九三曰“往蹇,來連。”之凶。或月宿值太陽,謂之日月交明,主盜賊敗露,為敗寇課。當應蹇卦之上六,曰“往蹇來碩,利見大人,以濟蹇”之象也。

袁天罡曰:天寇課,在家吉,出外凶,占孕主女,占產子母分離,占婚不成,離神見月,病主死,天寇臨身,出行逢盜,謀望無成。如月宿乘元白勾,或作遊都,或作月內之死氣,主死於非命。

如二月五日春分是卯,前一日是寅。二月四日是丙寅卯時占課,倍正月得二加四,更添一日,得七數,以室順到七個星宿,得酉畢宿在酉發用,或將加卯時,室上得酉,見月宿加四離日,名天寇。

二月五日春分卯,先一日是四日是丙寅,為春分前一日,系四離日,卯時占課,以月將戌加卯時數去,以室為亥宮星首,亥屬天門,故以亥宮室星為法。

子丑寅卯

亥 正 辰

戌 巳

酉申未午

醜寅卯辰

子 巳

亥 午

戌酉申未

月宿者,乃子午卯酉宮之四月宿也。法以室宿加占時上,詳其倍上之月為數,再加四離日數,又添一日為數,共湊多少,即數多少星宿至何宮辰,看四離日所加之辰,有四月宿者,即天寇也。

天禍課:

四立幹神上,分明未日臨。此名天禍課,乖覺更相侵。

火動燒人死,水臨劫盜侵。木囚梁屋折,土動重懸檁。

金則兵戈亂,鬧處主衰聲。

四立日占為百事,切忌幹臨四絕辰。

此名曰為天禍課,殃咎之災四立旬。

今日立春當乙酉,昨暮穹各是甲申,

假令乙酉戌時課,乙將臨申害淩人。

欲知禍患緣何起,以將推之決事因。

白虎死亡元武賦,官追朱雀鬧勾陳。

天官凡事主欺詐,可依此法立災迍。

四立七日幹屬陽,加往昨日幹欲亡。

此名天禍多兇惡,禍起多因廟廢傷。

不出一節事必至,定見家亡後死喪。

孔明曰:四立前一日為死絕,立春日少陽氣始,立夏日太陽氣始立,秋日少陰氣始,立冬日太陰氣始立。春日水絕,立夏日木絕,立秋日火絕,立冬日金絕,時變四始,以先一日相臨悲哀,相去決絕,故曰四絕。如辛亥日立克,先之一日庚戌,月將臨庚是也,故曰天禍。得此日而臨之,萬事莫為。一曰凡四立日占得今日干支臨昨日干支,或昨日干支臨今日干支,為天禍課。又四立日干支神加絕神干支,或絕神干支加四立干支神。此四時之氣德絕用刑,如天刑時災,人受其禍,故名天禍。

《金匱》雲:四立之日,五行正旺,立前一辰,其德既絕。如今日立春,是甲申,前一日是癸未,便為絕神。如絕神臨今日發用,則為天禍課。

邵氏曰:四立干支忌加時,曰天禍,將來殃凶必極。如今日癸亥,後一日甲子,甲加癸上,亦是天禍,定主血傷,禍不出一節,四十五日內也。主暴禍在門,流血。至臨官不失其時,女子逆生,月神正立,其禍愈速月生者,月將也。又主暴死道路,不出月中,占者動有凶咎,不可妄為。統大過之體,乃嫩草遭霜之課。

象曰:以新易舊,天有災咎。事莫亂為,身宜謹守。

   戰鬥流血,葬喪凶禍。出行死亡,幹謁空走。

如四立日是金,前一日是火神,相加又發用,占者主火災,或雷震天災。水主水災,或盜賊淫亂。木主屋樑折。金主戈兵戰鬥。土主土瘟,或牆壁陷塌,主官司陰暗,遭罪而死。更乘白虎,主死喪;元武主失脫;朱雀主口舌;勾陳主爭鬥;帶德煞必有不意之殃,不出九十日也。或四立日值朔望先一日,月窮為四廢,並此四絕之日,止望見月宿,其凶尤甚。當此之時,不可出行造作等事,犯者大凶,當應大過九三“棟橈,凶。”之象也。一年之間只有四課。

假令日立幹神發用,亦謂之天禍課。今日幹臨昨日幹,為絕神,禍不出戶。如甲日立春,前一日癸,甲日占,甲上見醜是絕神;庚日立夏,前一日己未,庚日占,庚上見未是也。餘例推。

甲日立春,前一日癸,甲占甲上是醜,是絕神,醜好癸,癸為絕神也。庚日立夏,前一日己未,庚日占庚上見未是也,未為絕神。

辰巳午未

卯 申

寅 酉

醜子亥戌

辰巳午未

卯 申

寅 酉

醜子亥戌

天獄課:

欲知天獄格,發用死囚神。鬥系加日本,相臨犯法人。

傳中災劫煞,刑害轉生嗔。正墓加同類,災迷受禍深。

占課用神當死囚,仰見其丘俯見仇。

更值鬥罡加日本,四凶天獄是其由。

正月乙酉午時課,小吉臨寅故曰丘。

春占土死未為墓,土畏於寅又是仇。

乙木生亥將為木,鬥系當為父母憂。

臨仲己身兄弟患,加季兒孫妻妾愁。

登明小吉例推定,如火如木忌逢秋。

行人不可此時出,有事莫為則免憂。

天獄貴人臨戌辰,日辰鬥上得子孫,

德神吉德乘良將,天獄清平可釋迍。

厄難之中逢解救,官訟無凶主鬼神。

用起死囚當亡日,中傳日上旺墓生。

天獄外憂凶禍發,多憂動土及登程。

獄訟疾病有神責,若見丘仇更可驚。

生為父母墓卑下,旺是自身及弟兄。

要使天將斷其事,所作百事總無成。

孔明曰:囚死墓神發用者,為天獄,主死喪囚系之事。囚者,時令囚氣也。墓者,日之暗庫也。我克者為死,克我者為囚,囚死發用,又鬥加日本。鬥者,天罡也。日本者,長生位也。罡壓日本,則失其所生,故有囚禁之災。若日本不犯鬥而生旺,雖囚死可解。若鬥系日本,中末再遇災劫刑害,則真天獄,乃致死之地也。占者憂患相仍難解,統噬嗑之體,萎靡不振之課也。

象曰:日月迍邅,刑獄之愆。犯法難解,染病未痊。出門凶也,謀事徒然。兵家大忌,出軍禍纏。如用神囚死,俯仰丘仇,鬥系日本,又帶刑煞災劫,雖有青龍,莫能救止;或為魄化、死奇,系日本凶禍尤速,不可出行及造作,百事皆凶,應噬嗑卦上九曰“何校滅耳”,凶之甚也。然辰為天罡,戌為地網,若囚罪入獄,喜見貴人臨辰戌,有貴人審獄錄囚之義。兼日辰行年得生氣、子孫、德合、解神加之,為天獄清平課,危中有救,憂中有喜,官訟理,賊圍可解,噬嗑卦九四曰“得金矢”之吉也。若魄化為用神,死囚系日本,凶倍於天獄,為之絞斬卦,大凶,占賊不來,被圍無救,人在獄中必死。

袁天罡曰:天獄課,公用則驚憂生,私用則喪亂至。雖天之靈祗,地之嶽瀆,無不惟懼此,而況人乎?若帶劫殺刑害,刑年命,無救則不能久居人世矣。如得貴人、龍、常,來意主望天恩赦宥也。

天網課:

時辰俱克日,萬禍競相逢。事及因爭鬥,人傷禍必從。

傳中災劫殺,犯法的難容。旺相淩囚死,迍有數千章。

乙酉六月課,同時第二人。顛狂偏僻害,免得法傷凶。

管鑰論孤寡,相逢災更濃。

用起並辰同克日,四張天網有災臨。

庚辛占值日中課,火作初傳火克金。

甲乙申時得傳送,他皆仿此例推尋。

問其憂事緣何發,消息天官服眾心。

時辰及用俱克日,課為天網四張名。

動多抵障不通泰,鬥爭鬼賊相交迎。

必有官災刑獄事,兇惡相傳禍患並。

天網卻逢中末救,日上之神克初傳。

二處有一逢良將,此為天網解網篇。

先凶後吉終兇猛。不須憂患不為僭,

囚系囚空逢天赦,疾病須遭太乙丹。

天網課中有勝光,逃盜原來在目前。

《金匱》經曰:凡事原始可以要終,時為目前,用為事初,二處既為日鬼,則主至近之處,先有阻。其像有天網之在頭,不能踴躍而去。與日前一辰之網,辰為天之網戌為地之網不同,所主與天獄、死奇一致,死亡尤甚。傳見災劫,為之入網,凶禍難脫,旺相淩囚死,為之天網四張,萬物盡傷,占賊不來,不利先舉,解圍難出,占訟入獄,時克日,孕產損子,求望難成。

孔明曰:時克其日,用又助之,所治之事,上下為憂,神將內戰,天網四張,如今日甲乙時加庚辛,是時克日也。若用起又是傳送,從魁又克甲乙木,是用去助時,得克日也。神將內戰者,申酉上見龍合也。故凶禍難救,凡事不能踴躍,登高致遠,統蒙之體,乃羅網在頭之課也。

先凶有救,後獲吉祥。如占時及用神俱克日幹,並天網煞正月起亥,逆地四孟。及天刑煞,或天網地網入傳,多凶愈甚。主官災口舌難消,出軍被圍難出,則應蒙卦六四“困蒙,吝。”之占,若末傳及年命有救神,克初傳為解網課,反凶為吉,應蒙卦二爻“子克家”之吉占也。

歌曰:天網卻逢中末救,日上之神克初傳。

   三處有逢良將者,名為解網不為愁。

君子得之宜謹言、節事、屈己、斂意,始免其咎,苟為不然。如鳥之投網,必遭折羽亡身之殃。

袁天罡曰:正時及用神克日,下克上神,謂之天網。若陰龍合入傳,來意主捕盜。若中傳克末,和占來殺賊。

《玉關歌》曰:天網時用來陽,死亡湊集必顛狂。言用神克日時又助之,惟利捕盜、行刑,若中末傳見財,主捕盜有財。

天羅地網課:

日辰前一天羅殺,對沖名為地網神。

發用行年支幹上,官災病厄是其迍,

朱雀吏追白虎病,螣蛇主怪夢驚人。

從魁發用殃方甚,天魁臨幹禍不移。

孔明曰:凡日辰前一辰為天羅,對沖為地網,並行年日辰發用,為羅網課。遇丁馬主官災疾病,更以神將言之,以天羅課同斷。

死奇課:

式家死奇課,天罡日月輪。死亡推鬥下,憂患月中陳。

日至能除禍,諸家課備均。所生為父母,同類兄弟親。

墓處為妻妾,三奇誰苦辛。鬥臨遭死損,月至憂更頻。

日到深殃散,思量課有神。

天有三奇日月星,日為福德月為刑。

星為死奇為死系,更互加之各有靈。

加孟所生憂父母,臨仲為身及兄弟。

季上見之妻與子,看其藏否與誰並。

日主旬中辰月堙A歲上一年 之內。

星月獨臨當子患,其中日照免災殃。

孔明曰:三奇者,日月星也。日為福德奇,日出則奸盜止,鬼神潛,惡獸伏,病者開口。月為刑奇,蓋月夜則奸盜橫行,鬼寇從生,惡獸不伏,病者多劇。星為死奇,謂北斗之光,不及日月之耀。處暗之中,奸盜邪鬼惡物為害,故曰死奇課。如今日甲子鬥加寅,是孟,憂父母;加午仲,憂兄弟;加戌季,憂妻子奴婢。雖星奇主死,月奇主患。若日辰太歲上,或有日奇,則星月不能為殃。蓋日出則星月沒故也。日奇者,日宿也。月奇者,月宿也。如二煩課,加日則吉凶在旬內,奇加辰則吉凶在月內,加太歲則去吉凶在今年內。又曰:鬥罡系日辰陰陽發用,為死奇課,鬥罡者,兇惡之神,貴人不臨之地,所指者殃。如罡加四課之神,決主死亡奇怪之事。月星雖為死奇,但為刑未甚,特主疾病憂患而已。日奇為福德,主奸盜屏息,反凶為吉。統未濟之體,憂中望喜之課也。

象曰:辰為天罡,刑獄之曜。疾病死期,征伐凶兆。

   論訟被囚,幹貴失靠。婚嫁出行,禍福自招。

如罡帶日鬼、日墓、災煞、劫煞相並克及乘白虎,為死亡之兆,大凶。更乘歲月之上,為三奇死課,其禍尤甚。經雲:“三者盡傷,歲必受殃。”當應未濟卦初六“濡尾”之凶象也。若鬥旺相德合相生,遇吉將,或六處有克沖救神,及有日奇反吉,更辰為月將,尤美,為死奇回生課,除禍為福,應未濟卦六五爻“有孕”吉之象也。經曰:“三者太陽,歲中無殃。”又曰:“死奇主五官無主,四大不收。雲為措置,多恐亡失,有類行屍也。”

星月臨日,凶在一旬;星月臨辰,凶在一月;星月臨歲,凶在一歲;若日辰太歲上見日奇,則救之。如五月初八甲子寅時,天罡加亥,憂父母。月守元,此為星月二奇皆系日本,為大凶也。卻得太陽在井臨甲者,傾危矣。

魄化課:

死囚為白虎,來臨日用中。魄化魂銷散,亡神病者愁。

行年同一位,患者命難留。細言看年月,凶神禍病由。

白虎西方性屬金,性硬刑殺忌加臨。若與死神相合併,日辰年上見災侵。值此課名為化魄,假若無病亦昏沉。二月寅時甲戌日,勝光為虎是真陰。死神正巳二居午,只怕相乘作害深。六月未時壬戌課,天魁為虎又加壬。六月死神未臨戌,下迫行年依此尋。賊上為內下為外,陽為男子女為陰。行年若值魁罡上,身須逢害必災迍。魄化貴人為鬼門,日辰年上吉神存。白虎更受諸處制,此為魄化得歸魂。事主先難而後易,須圖終吉勿憂心。舉屍入棺還再活,刀臨頭上亦無痕。白虎乘神入墓中,墓加神宅亦難容。或乘月厭加年命,魄化魂歸事休凶。

《金匱》雲“白虎並死神,上迫日辰為魄化課。病主死亡,常人得之,官司血光。”蓋白虎乃兇惡之將,若乘旺則自貪其旺,不能為害。如值死囚,又並死神死氣,即是餓虎,定主傷人。如人魄受化而散飛,故名魄化,又死神死氣乘虎,克日主己之災,克辰主門戶之災。

孔明曰:魄化之課,不利老人占,病訟最凶,占家宅不利,統蠱之體,乃陰害相連之課。

象曰:人身喪魄,憂患相仍。病多喪死,訟有憂驚。

   產孕傷子,征戰損兵。謀為招禍。切莫遠行。

如日墓乘白虎,或鬥罡作日墓帶死神發用,為虎銜屍課,極凶。在年月又為日鬼,乃自己喪魄,動則自尋死也。或是墓虎,鬼臨幹,身受殃,其禍甚速。若日墓乘虎臨宅,主宅有伏屍作鬼,或有形響,虎在陽憂在男,虎在陰憂在女,上克下與日主外喪,下克下與辰主內喪。或人年命在魁罡蛇虎之下,無沖克解救,決主死亡。當應蠱三爻之象。若貴人加鬼門,虎陰制虎神,日辰年命六處有沖克,及有吉神救爭,為魄化魂歸課,主先憂後喜,則應蠱卦上九“高尚其志”之占也。

袁天罡曰:魄化課,虎在死氣休囚,臨人年命日辰發用,為銜屍,其凶尤甚。在人年命上,謂之魄之,極凶。如年命囚死,為死墓,乘虎,謂之喪。占者無病防病有病必死。又白虎為遞牒,論訟凶,出戰必被圍。惟沖散,則為救解。占兵初凶後吉,遇圍有解救得蘇,行人來。君子占遇魄化,宜存誠定志,以待方來,庶無大咎。若白虎在日前,神後加行年,必占官災疾病之事,若甲乙日主滿宅有災。

殃咎課:

三傳克日,神將相戰,或日幹乘墓,為殃咎課。如己巳日三傳巳申寅,初傳克中傳,中傳克末傳,末傳克日幹。又如丙子日三傳子未寅,末克中,中克初,初克日,為之遞克,主他人欺淩,互相戰害,宜自損,防合台交章論劾,常人有凶損之禍,或被鄰人雷狀交攻。如丁酉日亥卯未,將得貴常勾;如庚午日戌午寅夜將合後虎,將克神為外戰,禍患易解。或壬子日午加亥為用,將乘元武,上下夾克,主身不由己,上下夾攻之。或受人有拘束,財不由己費。若上下夾克為鬼煞,反吉。如己酉日三傳酉醜巳,晝將合後虎,神克將,為內戰,禍患難解。又如丁巳日乘六合,初傳下克上,又克將,為內戰,主謀事將成被人攪擾。天后內戰,主多病。又如壬申日亥加辰,申加醜,為干支坐墓,乃心肯意甘受禍。又如丙寅日,幹加戌,支加未,亦為干支坐墓,人宅皆不亨通。此例非殃必有過失之咎。故名殃咎課。統解卦之體,乃內外淩辱之課也。

象曰:五行克賊,征戰災禍。疾病遭厄,論訟反坐。

   官遭彈劾,人罹罪過。營幹不宜,出行有阻。

如三傳遙克日幹為凶,如末傳助之,主他人發唆賊害。如三傳下賊上及日辰內戰,主家法不正,致爭窩犯,醜聲於外。出占病訟極危,惟占官自慎,從微至著迤邐轉遷則吉。舍之皆凶。如墓神覆日之為天羅自裹,主命運衰弱,作事昏迷,被人抑揄虧算,宜本醮禱本命星辰。如干支逢墓,二處逢空,可解。如三傳皆鬼,雖制無畏。鬼自榮貪,無意興災,主囚死之月,禍方發。如傳財大旺,財反傾危。或冬占水旺克火,主大災,但財自貪生旺,身弱難管。至身旺財衰生時可取。凡相克又遞遇刑害更凶,應解卦六三“致寇至”之凶也。

災厄課:

遊魂與凶將,加年及日辰。飛魂神不定,鬼祟欲牽人。

遊魂來加日幹上,用起兼之悉所並。

但見飛魂魂不定,行逢鬼祟夢神驚。

若問煞居何處所,順行正月起登明,

喪門三月未為是,四季逆行數逆推。

用在行年支幹上,病人必死健人危。

白虎若臨愈兇惡,依將決之必無疑,

天罡若臨四仲神。建寅居酉逆相巡,

行年日上來並用,伏殃兵火亂殺人。

孔明曰:凡喪車、遊魂、伏殃、病符、喪吊、丘墓、歲虎發用,為災厄課。喪車一名喪門,為惡鬼臨門,主病憂死,婦人產死,非病必有厄困。遊魂鬼主妖怪不祥,精神驚恐,病患災凶。伏殃為天魁殺,主殃禍所侵,伏兵殺傷,病符臨支克支,主闔家病,並天鬼主時疫,並白虎主死喪甚凶,或臨干支相生帶日財貴人,即合成就舊歲之事。喪吊全加支幹年命,動身披孝服,並死氣絕神白虎主身死災中,人掛孝;並鬼,愈出病不可療,並歲作鬼亦然。並五墓亦凶,並虎雀喪門有葬埋之事;臨醜有墓田之事;或丘墓入傳,季神逢丁神,將又凶,主惡禍官病之災。此等凶煞皆主災殃危厄,故名曰災厄課。統歸妹之體,乃鬼祟作孽之象也。

象曰:家門厄會,妖孽為害,疾病死亡,財喜破壞,

   婚姻多凶,征人大敗,行人不歸,訪人不出。

如絕神申子辰用巳之類,為墓門,主女災,占孕凶,宜絕舊事,血支血忌劍刺,並天空沐浴為產候,血支忌破胎,主傷產婦,羊刃主兵刃凶,有血支,或值日用囚死,將並諸喪車等惡煞,大凶;或青龍作日鬼,為幸中不幸,則應歸妹“征凶”之象。若諸凶煞值日辰年命,中有沖克,及天地醫解救,反凶為吉,占病可療;或白虎作長生,為不幸中有幸,應歸妹“跛能履”之象也。或發用喪魄,或臨日辰年命,為喪魄課,病人將死,健者將病;更加白虎,並諸惡煞,其人必死無疑,或發用遊魂,或加日辰行年者,為飛魂課。

鬼墓課:

孔明曰:凡日辰墓神及日鬼發用,為鬼墓課。主凡事多不美,謀事不成,災凶及己;陽鬼主訟庭,陰鬼主星宿神祗。墓者,朦昧也。凡鬼入傳及傳墓,不吉甚矣,非官災必有疾病。辰未入墓,暗中有明;及夜墓生日亦吉。醜戌為夜墓,昏昧愈甚;日墓入夜,亦然。辰戌墓主得剛猛,逢速速之禍;醜未墓主事業遲延。統困卦之體,乃守己待人之課也。

象曰:五行克賊,死墓之鄉。人丁多耗,家宅不昌。

   行人可至,病者顛狂。謀為遲滯,捕盜深藏。

如鬼在日上發用,常人多。或內有德神旺氣,求官大利。或辰戌醜未作日鬼,為魁罡,占科舉必高中;鬼帶惡煞,多主怪禍。鬼墓俱發用無氣,占病大忌,乘虎必死。或財祿神官星長生髮用,中末見墓,仕人不利,應六三“困于石”之凶角。若日鬼盜氣,中末逢墓,常人占之喜;或鬼墓臨日辰作生氣,或自墓傳生,或鬼墓有克制衝破,則反凶為吉,先憂後喜,應困“亨貞,大人吉。”之象。

外有日辰墓神乘蛇虎加卯酉,並行年,為墓門開格。如日墓加卯為外喪,支墓加卯為內喪出外,宜遷葬以禳之。日墓加酉為內喪,支墓加酉為真墓門開,或是喪吊死神死煞尤的。更看發用囚死克賊歸墓何類神,以主何人喪也。

假如壬戌日巳時醜月子將占,子命,又是戊子日七月二十六日卯時生,行年未交占尚在酉,上見辰墓,將得螣蛇,為墓門開格,主內喪。

六陽六陰課:

孔明曰:凡四課三傳俱陽神,或四課三傳俱陰神,皆名六純課。六陽課宜占天庭尊長之事,若初傳中傳逢空,君子畏之減福。常人賴之有力,未事得理。六陰課宜占女流卑賤之事,乃天淵懸隔之課也。

象曰:六陽動達,乃登三天。私凶公吉,官遇升遷。

   六陰朦昧,似涉重淵。公凶私利,患病纏綿。

如甲子日幹上子,三傳戌申寅,是六陽課,是退間傳,一名拔蛇,一名悖戾,兼初傳戌財引入中末鬼鄉。凡事艱辛,不免公勞。雖夜傳,主事有明白,或遇五羊,以年命定之。亦是六陽課,或六陰課,值醜卯巳為出戶課,值卯巳未為盈陽課,值酉未巳為勵明課,值未巳卯為回明課,亦未可以昏昧斷之,凶中有吉之課也。應革卦九五爻曰“大人虎變”之象也。如乙卯日酉加未,六陰課,旦將入夜,昏迷尤甚。將得合後玄,支幹盜氣發用,彈射坐空費力,不可占病,必死,占求謀主虛耗。或只有五陰,以年命定之,亦是六陰課。夫五陰相續盜氣,迤邐脫去,為消源斷本,占病不攝而死,占事皆主脫耗,應革卦“小人革面,征凶。”之象也。

四逆課:

用吉終凶昧未衰,天乙逆行轉陰歸,

四逆事主多怯惡,隔滯難成亡複萊。

有頭無尾意俱拙,始知遂稱終無為。

不特求謀並無益,更定防慎妻與兒。

德刑課:

天乙原來是貴神,三傳刑克非良因。

此為刑非於貴德,見貴被責無上嗔。

出入逢災多危難,家內神明作禍延。

三傳若或克其貴,必卑犯長瀆神明。

天災貴人雖獲罪,尊長生嗔禍及身。

鬼呼課:

日鬼用加墓中兼,兼之年上有神凶。

鬼呼為課憂官病,被人牽累入牢中。

病人有鬼相纏繞,事多罪病作奸雄。

死絕課:

日之死絕為用神,更逢絕處立其身。

此象名曰死絕課,綱紀敗紊禍及身。

壯者將病病將死,百事衰微不可論。

天祿秘典大六壬靈覺經神課卷終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