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祿秘典大六壬靈覺經  吳師青手抄  》《二》《

天祿秘典大六壬靈覺經神課卷之二

連茹課:

事緒千萬端,凶則災不已,吉則數重觀,三傳同一處,事遂不艱難。

歌曰:三位相連作三傳,占者須知進退間。

   進行千里卻回環,退而不久即須遷。

凡用神傳在一方相連作中末傳也,為連茹課,亦曰連珠課。如三傳寅卯辰之類也,乃初中末合為孟仲季之神,有始有終,一點不雜,相連無缺也。若非孟仲季或隔角而作三傳,如辰巳午或子醜寅之類,即非真連茹也。

孔明曰:“陽方動而出,陰方靜而入。相離未遠,與日相連。故曰連茹,茹者眾也。《易》言“拔茅連茹”,言其相牽引也。”

總斷:

吉事占得此課,若連珠之可愛,凶事如連茹之可惡,統複卦之體,為山外重山之課也。象曰:“陰陽拱夾,奇偶有主,凶則重凶,吉當累累,孕必連胎,士獲舉舉,時旱多晴,天陰雨久。”

若三傳得亥子醜為日月星,奇全者為三奇連珠格,主萬事和合,更乘吉將,事事尤吉,則應複卦六五爻曰:“敦複,無悔。”之數也。大抵此課主久靜初動,戀舊憐新,繼續遷延,首尾膠葛。順進則新,事連舊事,逆退則故,事連新事。進退雲者,如亥子醜是進而順,名曰進連茹;如亥戌酉之類是退而逆,名曰退連茹。值進連茹,又逢貴人順治,宜進前勇往謀為,主事事順遂。值退連茹,又逢貴人逆治,宜退後,凡事不順,遲滯阻節,不論進退二課,凡事雖散,或二三年,或二三月,若初傳是年支,中傳是月支,末傳是日支,順布者,主事速至。若先小後大,則事主至遲矣。

邵子曰:“若三傳空亡,連茹而至者,宜退步避虛詐也。如壬子日幹上子,三傳寅卯辰,皆是空亡,是欲進而逢空陷,則不可連進矣。宜抽身退步,來就支上子與醜合,互有所像,庶使壬水不被寅卯辰木所脫,可以全身遠害。但不利占他人之事如丁醜日幹上申,癸醜日幹上寅是也。又有退連茹而逢空亡者,既欲退而俱空,則不可連退矣。宜因進而退可也。如戊申日幹上辰,三傳卯寅醜,皆作日之鬼,幸值鬼空,是可脫災,不宜守舊,宜前進謀為,不宜求官,以官爻空也。又丙午日幹上辰,三傳卯寅醜,雖三傳作日之父母生身,但三傳空亡,不利父母。又曰若得進中退者,事雖遲滯,亦得終吉。”

又曰:進而逢空,宜退步,可以全身遠害;

   退而逢空,宜進步,可以消災避禍。

   順連茹逢空,名曰穀傳空亡,退吉而進不宜;

   逆連茹俱空,名曰腳踏空亡,進宜而退不可。

占身命:

得進連茹吉課,主有進取,不安小成,或受祖蔭三代富貴,見事成群,子孫濟濟,有連好數。連值空亡,則福氣不全,值進茹凶深,主狂圖妄進,以招禍患;值退茹則宜退遁,同高人避世,事業不振,只宜守舊,以衰旺及生克吉凶天將言之。

占功名:

主取進,值進茹旺相作官印者,加以祿馬,有連捷;或得上人引援,同心合德之明,遞相吹噓引援,一路功名到老。切忌逢空值退茹,又是兄弟脫氣,休囚墓,無官者無意功名,有職者退失歸家,亦以天將言之。

占求財:

進茹逢青龍財爻,宜進取,得二三起財,或事幹眾人之財。經曰:“拔茅連茹,何妨類聚?”以求聚言宜結交同夥,相幫求財,亦二三處求,俱有所得,雖主遲滯,若發用與日辰德合、三合,卻有決遂之事。若退茹又無財爻者,惟守常免耗。

占訟:

忌進茹,事幹眾人,蔓延久滯,經二三衙門,事經縣府道二院,以天將言其吉凶。

喜退茹,若是進茹又是貴人逆治,主官事解而後結,更日鬼動,雖遇鑰神,亦難解脫。

占疾病:

忌進茹,淹延,二三症相纏,更作死神者,不出二時必死,喜退上好。

占逃亡:

主逃者不止一人,或有男女同走,或有人誘。值進茹隔角,越省而走,然終敗露被捉,更日辰夾定三傳,難逃久遠,走亦終難脫。值退茹逢空,進退猶豫,隱伏於親故,不敢進前,終被捉獲。

李氏曰:“連茹課,凡事難散,進茹病至淹延,官事解而複結,更日鬼發用,雖遇鑰神,亦為不善。若得進中退者,雖遲滯而得終吉。若與日辰三合六合,又初傳是日之財,主和合,雖進茹遲滯,卻有決成之象。”

若連茹課六十日共有十六例,附錄於後。

順連茹八課:

子加醜 子醜加進,謀事不捷。

詩曰:目下事須勝,前程在塞中,疾病腹痛喘,舉事卻亨通。

醜加寅 醜寅交戰,文事來獻。

詩曰:薦舉注人利,益下卻方與。欲行疑有阻,災否不傷身。

卯加辰 卯辰二將,謀事爭起。

詩曰:謀為須順滯,音信出關來。將相多憂患,目下必傷財。

巳加午 巳午重光,須正化綱。

詩曰:攪過小成大,外傷內有杈。行移須動蔔,虛譽詢朝端。

午加未 午未進合,來往小捷。

詩曰:動靜過杈期,災吉禍來時。新事何矜喜,舊事恐重傷。

未加申 未申迷發,未喜凶發。

詩曰:雁陣入鵬鄉,陰謀起禍殃。尊前芳景好,曬衣入秋涼。

申加酉 申酉暗煞,交殃橫禍。

詩曰:成外有乖災,須防人不仁。有謀成遠去,遷逃事兩完。

戌加亥 戌亥不安,動撓靜安。

詩曰:天德水生造,君臣出離朝。世事雜披後,春風曉發枝。

逆連茹八課

醜加子 避合求望小捷。

詩曰:志大謀移外,文書仰信行。人心金喜合,所向頗欣榮。

寅加醜 醜寅相戰。

詩曰:順謀反逆應,有變卻妨財。逸未獨難喜,誰能免後災?

辰加卯 辰卯相害凶撓。

詩曰:事撓財帛災,凶吉在目前。莫患當春否,遇事且心堅。

午加巳 午巳繼體,陽極陰極。

詩曰:炎炎當世連。災過自亨通。刑德二途事,群情不意同。

未加午 未午旺合,繼明獻納。

詩曰:孕男並盛喜,謀事曷遲疑?莫彼失機會,難於見後時。

申加未 申未恣義,同謀考意。

詩曰:慶會同雷處,須詳疑忘風。重近新意遲,秋望落長空。

亥加戌 亥戌無親,殺害驚心。

詩曰:身近奸餿地,心居好貨中。須更災害至,謀事更好妨。

右是順逆連茹八體,舊本新意,非全占國家大體之句,但時有應驗,附此成篇而已。

增補詩斷:

孟仲季三傳,尊卑位不偏。

或是歲月日,累累身相逢。

皆曰連茹課,事緒萬千端。

凶則災不已,吉則數重欣。

三傳同一處,事遂不艱難。

按:此之外必欲孟仲季之神相連方可名連茹。若非孟仲季,不順序者,或隔角,亦非連茹也。若順序而成一氣者,如寅卯辰、巳午未之類者,主事無阻滯而速遂也。又若初傳是年支,中傳是月支,末傳是日支,順布者,主事速至。若先小後大,如初傳是日支,中傳是月支,末傳是年支,則至遲矣。

歌曰:三位相連作三傳,占者須知進退間,

   進行千里卻回環,退回不久即須遷。

經曰:順連茹,言位順行,龍潛亥子醜,陽光在下,空懷寶以迷邦;含春子醜寅,和氣積中,勿炫玉以求售;將泰醜寅卯,有聲名而未譽實惠;正和寅卯辰,展經略而果沐恩光;離漸卯辰巳,利用賓于王家;利升辰巳午,親觀光于上國;近陽巳午未,名實相須;麗明午未申,威權獨勝;回春未申酉,若午夜殘燈;流金申酉戌,似霜橋走馬;革故從新酉戌亥,小人進而君子退;隱明就暗戌亥子,私事吉而公事凶。又曰逆連茹亥位逆推,回陽亥戌酉,心懷暗昧之私;返駕戌酉申,正行肅殺之道;出獄酉申未,主出醜離群,疏者親而親者疏;淩陰申未午,主行險僥倖,危者安而安者危;漸烯未午巳,脫凡俗而漸入高明;登庸午巳辰,舍井蛙而旋登月闕;巳辰卯名正己,人物鹹亨;反照辰卯寅,行藏攸利;聯芳卯寅醜,悔正須知否極泰來;游魂寅醜子,成凶主見事成反散;入墓醜子亥,有攸藏之態,任進無心;重陰子亥戌,安嘉遁之形,甯甘沒齒。

夾定三傳格:

日辰夾三傳於內日辰在首尾,三傳在中間,視天將吉凶以其類言之。若乘吉將,吉不可言;若乘凶將,凶不可逃。主凡事進退皆不由人,以被日辰夾也。占病訟、憂疑、解散事及驅除、脫走不利。若占利名、成合事則美。若占產未生,占胎穩固;凡事機密,藏頭掩尾,事多難解。

孔明曰:“夾三傳者,更看所夾何象。若夾財則利求財,不利病訟。若夾官鬼則利求官,不宜占病訟。若夾子孫,則憂疾病,不利作用,利占孕不利占產。若夾生氣,利占生氣,不利占憂。若夾兄弟,則百事少利。若夾空亡,則事多虛華,枉用其心。”

如乙丑日幹上巳,三傳寅卯辰;癸酉日幹上寅,三傳亥子醜;庚辰日幹上酉,三傳午未申;甲午日幹上卯,三傳辰巳午;壬申日幹上戌,三傳戌酉申;庚子日幹上未,三傳戌酉申;辛醜日幹上酉,三傳子亥戌;甲戌日幹上醜,三傳子亥戌;癸巳日幹上子,三傳卯寅醜是也。

遇夾不夾格:

有日辰夾定三傳而日辰乘空亡,謂之遇夾不夾格,不問吉凶,有名無實矣。有凶不至於死,有吉不至於成,過後失時失機,機密反成退失。

夾定虛一格:

有日辰夾定,前後少一位者,為夾定虛一格。凡事少節不完,其勢稍緩;或前虛一位,主初時有阻;或後虛一位,主事將成有阻。

如虛一位是財,財上不足;虛一位元是父母,是長上文字不足;如丁卯日夜貴,幹上申,三傳辰巳午,欠一未字,乃今日之脫氣,主子孫舊事牽連未了。然日時得勾陳,亦主子孫舊事,牽連失文字,或因文字不明而相爭費氣,致事不足也。子孫乘朱雀主卑幼文字上口舌不足,年命填實,不在此限。若是官鬼,則因官事而不主足;若是兄弟,則主朋友手足不足。如辛醜日幹上申,三傳亥酉未之類,乃後虛一位也。壬午日幹上酉,三傳寅子戌;乙酉日幹上寅,三傳未巳卯;丙戌日幹上卯,三傳醜亥酉;辛卯日幹上申,三傳醜亥酉之類。皆虛後一位也。

夾不住格過關格:

有三傳透出日幹之外,為夾不住格。經雲:“夾住夾不住,留中有去。”若進透出,因進之太過;若退透出,因退之不及。如甲子日幹上醜,三傳子亥戌之類。皆幹傳出支外。斷曰:時不當時,過後失事。凡事主失時,或心力不逮,致於落後,或已成了事,為人所破。又曰“透者乃自幹上傳出支位外也。”經雲:“夾定之傳不住,其中又雲有所透”者,是鬼爻反凶成吉,主破財。若透出財者,反吉成凶,主財破耗。若是退而透出者,因遲緩而有所不及。若進出而退出者,因進過而反成不及。若是幹透出幹,不利外動,事有回環之意,先動後靜。若是支透出幹者,不利內事,惟宜出外,先靜後動。如庚午日幹上上未,三傳午巳辰;癸卯日幹上子,三傳醜子亥;辛亥日幹上酉,三傳戌酉申;癸酉日幹上卯,三傳醜卯巳;丙子日幹上未,三傳辰午申;戊子日幹上未,三傳辰午申;庚辰日幹上戌,三傳申戌子。更支朝幹,幹朝支,其透出者吉凶尤緊。

三傳朝日格:

有三傳自支上發用,傳歸幹上者,或在他處發用,傳歸幹上者,或有日幹上發用相連作三傳者,皆謂三傳朝日格。神將俱吉,主成合事不求自至,或無心中得。神將俱凶,主禍來不測,占病及生產事最忌。如丙寅日幹上午,三傳辰巳午;癸酉日幹 酉,三傳巳醜酉;戊寅日幹上午,三傳辰巳午;庚辰日幹上辰,三傳子申辰;甲申日幹上亥,三傳巳寅亥;丁亥日幹上巳,三傳酉未巳;壬寅日幹上戌,三傳子亥戌之類,主他人誘托幹事,占行人至。

三傳朝支格:

有三傳自幹上發用,傳歸支上,或自支發用,相連作三傳者,或他處發用,而傳歸支上者,皆為三傳朝支格。如臣使君、子使父,不免俯就他人,被人抑勒,不得自由,難自屈伸,旺相猶 吉,死休不安,只宜低下,不宜高上,利卑不利尊,利靜不利動。如丁亥日幹人,酉作初傳,支上醜作末傳;甲午日幹上辰,癸未日幹上戌。又如甲午日三傳辰巳午,末傳引入死絕,姻緣和好,占病必死,行人未來,余仿此。

干支相傳格:

凡支朝幹、幹朝支,而透出者,吉凶尤緊。蓋不能透出於外也。如庚午日上未,三傳午巳辰;癸卯日幹上子,三傳醜子亥;己巳日幹上卯,三傳醜卯巳;辛 亥日幹上酉,三傳戌酉申;癸酉日幹上卯,三傳醜卯巳;丙子日幹上戌,三傳巳戌卯;戊子日幹上未,三傳辰午申;庚辰日幹上戌,三傳申戌子之類。

間傳課:

孔明曰:“凡間傳一位而作三傳,名間傳課。順間傳課有十二格,逆間傳有十二格。其義各有所主,若得順間傳主事順;逆間傳主事逆。統巽之體,乃陰升陽降之課也。象曰‘間位相傳,事多阻緩’,順有登天、向陽、出戶,傳逆有回明、勵德、顧祖,占者逢之皆為吉課,如日發用旺相將吉,凡事吉利,則應巽卦‘小亨,利見大人。’之象。若日發用休囚神將又凶,則應巽上九‘喪其資斧,凶。’之象也。”

袁天罡曰:“間傳者,隔一辰而傳課也。所占主隔手而舉,轉換而後成,經月而後方便,近不相孚,遠而相得,分進、退、水、火四例。”

經曰:三間之傳,亦有課由,課將六陽,利於公幹,課傳六陰,利於私謀,半陰半陽,或陽多陰少,或陽少陰多,以理推求,陽為德而陰為刑,陰從人而陽自處。

順間傳十二課:

登三天:辰加寅 辰午申

詩曰:辰午申為用,三天不可登 ,

   病死遠行極,訟乃省部陳。

經曰:辰午申傳雲梯步,言自辰而傳入午申,如人登三天之象。蓋巳午未申四位皆屬天也。辰加寅作三傳,間一位得辰午申三傳,故為登三天格。共十四課。

若龍登天則行雨,官登天則位高遷,訟登天則事情轉大,病登天則病勢彌深,占賊來,行人至,久旱雨,占功名一遠一任。占考試,小試、鄉試先難後易,高登虎榜,會試主登魁首,面天顏,只忌空脫,占病不是疾風,便是結胸、風疾、壅塞。經曰:登三天雲雨內之蛟龍。

其十四課則甲子、丙寅、丙子、庚寅、甲午、戊寅、甲戌、戊子、壬子、甲寅是也。庚子日戌加申。

經曰:三間之課,亦有緣由,課傳六陽,利於公幹,課傳六陰,私於私謀,半陰半陽,以理推求,陽多陰少,陰多陽少,陽為德而陰為人,陰從人而陽自處。

涉三淵:申加午為用 申戌子

詩曰:欲動不動涉三淵,申戌子兮在眼前,

   進退艱難千萬狀,對面占之是隔年。

經曰:申加午為用,傳申戌子為涉三淵格。蓋子為江湖,申為道路,自申而傳戌子,如涉三淵之象。凡事主眼前有阻,舉動艱難,欲行不行,欲動不動,龍涉三淵不雨,賊涉三淵不來,疾訟危險,千難萬難。占官不久,謀望無成。占身命,主奔波艱難,先吉後凶,功名陰沉。共十四課,乙丑、戊辰、庚午、乙亥、壬午、乙酉、庚辰、壬辰、乙未、乙巳、丙午 、乙卯、丙辰、戊午是也。經曰:涉三淵,當歸隱于山林。

入三淵格戌子寅:

詩曰:三淵深處不宜入,戌子寅兮未可言,

   勸君早早回頭轉,不然深淵禍綿延。

經曰:如遇戌子寅為三傳,名入三淵格。蓋亥子寅為地,自戌而轉入子寅,有深入三淵之象。凡舉皆如春冰而蹈虎尾,其禍在前,或末傳乘蛇虎為鬼煞,病必死,禍尤凶。經曰:入三淵而屈不能明。

向三陽格:子加戌為用 子寅辰

詩曰:三陽去暗向陽深,惟怕空亡有隔停,

   若是相生無克賊,子寅出暗向辰明。

經曰:三傳子寅辰為向三陽格。蓋子屬北方幽暗之鄉,寅辰乃日出之地,自子傳入寅辰,有向三陽之象。凡事自暗入明,初凶後吉,病者愈,訟宜解釋,人情皆美,惟怕空亡,則有隔停,共有八課。壬申、丙戌、戊申、庚戌、丙申、戊戌、庚申、壬戌。

出三陽格:寅加子為用 寅辰午

詩曰:三陽大過防欹側,日中有鬥憂不明,

   更防災咎相將至,病訟二占卒未停。

經曰:如傳入寅辰午,名出三陽格。蓋午後陰生,自寅出辰午,出三陽之外,有出三陽之象。統大過卦,凡事主剛明大過,反為聰明所誤,有離明投暗之失,災咎相仍,病訟皆凶也。經曰:出三陽似金鯉波中,惟辛未辛巳日有之。

出戶格:醜加亥為用 醜卯巳

詩曰:出戶逢明白,欲見幹望時,

   君子祈鴻漸,小人尚狐疑。

經曰:三傳是醜卯巳,名出戶格。蓋卯為門,巳為地戶,自醜傳入卯巳,有人出戶之象。凡占訪人不在,行人出門,有所變宜幹望,君子升遷,士子出身進取,小人狐疑。凡事宜離暗投明,先晦後明,宜審神將而言之。共有五課:癸酉、己酉、辛酉、辛亥、癸亥。經曰:出戶者,如春雷振蟄。

盈陽格:卯加醜為用,卯巳未。

詩曰:過中將動時,迎陽急就之。

   緩則將無氣,卯巳未可知。

經曰:三傳是卯巳未,名盈陽格。蓋卯巳為三陽,未為二陽之始,自卯傳巳未,是名盈陽之象。日過中則昃,陽至盈則大往小來,凡事當急就之則吉,遲緩則凶也。惟有三課:己醜、辛醜、癸醜是也。

變盈格:巳加卯為用 巳未酉

詩曰:勢迫人衰莫妄為,巳未酉傳素有危,

   君子防盈將不測,小人官病二加之。

經曰:三傳巳未酉為變盈格,蓋未為一陰,酉為二陰,自巳傳酉,物滿已虧,勢逼人衰故耳。凡占皆凶吉,占官被黜,占物非常時用者,占新病死,舊病可,久淹者顯,久顯者晦,占生產生女,惟有二課,乃癸未、辛卯二日有之。

經曰:變盈者名秋場之登稼。

入冥格:未加巳為用,未酉亥

詩曰:入冥投陰未酉亥,衰人為用各無成,

   君子謹持無妄動,小人改變宜無明。

經曰:三傳未酉亥,名入冥格。蓋酉亥乃日出入幽冥之時,有暗明消長之象。凡占事體速幹則可,緩則不及時,占病訟皆凶,官事不利;乃吉漸消,凶漸長之課也。經曰:入冥者主心勞而日絀。惟有二課:癸卯、癸巳二日有之。

凝陰格:酉加未為用 酉亥醜

詩曰:凝陰酉亥並大吉,幽明不端理不直,

作福禳災始可寧,不然財損人又失。

經曰:三傳酉亥醜為凝陰格,蓋亥醜屬北方,冬令陰氣凝結,有覆霜踏冰之象。

凡占主淫欲奸盜之事,主事體幽暗不明也。不利占訟求名,防群小奸邪暗算。占身乃愚昧或險詐不明之人。經曰:凝陰而憂不可解,惟有六課:丁卯、丁醜、丁亥、丁酉、丁未、丁巳六日有之。

溟蒙格:亥加酉為用 亥醜卯

詩曰:暗中逢暗號溟蒙,醜亥卯神便不通,

   病宜保佑防危重,小人無事貴興工。

經曰:三傳亥醜卯為溟蒙格,蓋亥醜為陰溟之極,卯為始生之陽,二陽之下雖有一朝在上,俱尚在溟蒙之時也。

凡占事體不真,憂懼不寧,進退未決也。久晦者將明,久疑者將決之兆。

經曰:溟蒙而事多暗昧。惟己巳日有之。

逆間傳十二格:

冥陽格:寅加辰為用 寅子戌

詩曰:自明入暗冥陽課,凶咎將來暗有傷,

   君子猶防消祿位,寅子戌兮仔細詳。

經曰:三傳寅子戌為冥陽格,蓋寅乃日出之地,曉方發靄,陽氣始生;子戌乃日落,在眾陰氣;始旺之陰能消微陽,故自寅傳入子戌,名曰溟陽,以陽氣退入陰方也。凡事自明入暗,凶暗在前,猶防暗損之害,占官凶,百事莫舉,病人昏沉,日輕夜重,惟壬午、壬辰日有之。經曰:冥陽善人是寶。

偃蹇格:子加寅 子戌申

詩曰:偃蹇迷惑不堪為,三傳子戌申兮推,

   災難重生百不吉,除是空亡隱卻非。

經曰:三傳子戌申名偃蹇格,蓋申亦陰方也。自子傳入戌申,是以陰入陰之氣,曆涉艱難,有重遭荊棘之象。凡舉事主暗昧不明,行軍進逢險阻,凶陷退被圍困,出入不吉也。六十日並無此課,經曰:偃蹇似馬馳棧道。

悖戾格:戌加子為用 戌申午

詩曰:勉強將前何所之,戌申午上不堪形,

   縱然求得暗根本,凶咎依前定不移。

經曰:三傳戌申午為悖戾格,蓋午為陰氣始生,申戌乃陰之盛,自深退淺,欲沈災禍,終不能沈,未免勉強而後退,故曰悖戾。占行人未至,占賊不來,作事阻滯招禍也。經曰:悖戾有退悔之心。惟甲子、壬寅、甲午、甲辰、壬子日有之。

凝陰格:一曰迎陽格 申加戌為用 申午辰

詩曰:凝陽尚有餘陰在,莫被日月引入陰,

   日辰年命在陽上,災殃未發尚敷榮。

經曰:三傳申午辰,名凝陽格,蓋午辰為陽,自中傳辰自陰入陽,有陰消陽長之象。只怕年日是陰。若年命日辰居陽,凡事先暗後明,先塞後通,一曰自申午至陰位,退入辰之陽位,尚有二陰,而一陽在下初至,故謂之凝陽,如乾之初九“潛龍勿用”災咎,尚系前事未了,行人來遲,占訟留連,謀事遲滯。本課中無此格。經曰:迎陽者,迎罡上之。

顧祖格:午加申為用 午辰寅

詩曰:顧祖迎親復舊廬,求財謀望盡堪圖。

   惟有庚日不宜見,鬼來又入鬼鄉居。

經曰:三傳午辰寅為顧祖格。蓋午為寅之子孫,寅乃午火長生之格,自午傳寅,如子之回顧其母,有投舊廬之象也。凡求財謀望皆吉,占賊去,行人回家,惟庚日占病凶,則事則為大吉。經曰:顧祖而意氣和平。惟庚午、辛未、甲戌、庚子、庚辰、甲申、庚寅、庚戌、辛亥、庚申、辛酉、壬戌、壬申有之。

涉疑格:辰加未為用 辰寅子

詩曰:辰並寅子歸涉疑,凡事占之甚非時。

   進退不決由閒事,病訟二般主見悲。

經曰:三傳辰寅子為涉疑格,蓋陽主進,寅傳子,不進而反自明而退入暗,有涉疑難而莫知淺深之象。占事主進退不決,行人不來,欲出不出,問渡訪賊埋伏,寢食不寧,不可舉兵,官訟皆凶。

經曰:涉疑入禍福雙關之道。

極陰格:醜加卯為用 醜亥酉

詩曰:極陰之課醜亥酉,有事逢之悉皆醜。

   占訟省部方端的,病者定是不長久。

經曰:如傳遇居亥酉為極陰格。蓋陰主退,自醜傳酉而終於極,有陰入陰之象。凡占主淫佚酒色之事,病主死,訟至省部,或淫亂而生病,以亥主淫亂,枯萎為酒色也。經曰:極陰如月隱西山。惟丙寅、丁卯、戊辰、己巳、丙子、戊寅、己卯、辛巳、丙戌、戊子、辛卯、癸巳、丙申、戊戌、癸卯、乙巳、戊申、乙卯、丙辰、丁巳、戊子、丙子日有之。

時遁格:亥加醜為用 亥酉未

詩曰:時不利兮遁關中,亥酉未兮報君知,

   君子守待來時吉,小人急害且防危。

經曰:三傳亥酉未名時遁格,如人入暗求隱,有遁身之象。蓋酉為太陰,未中有丁為玉女,故可隱遁潛形,占行人不來,行者不出,捕盜難獲,賊去不來,君子吉,小人凶也。

經曰:時遁無出潛之意。

勵明格:酉加亥為用 酉未巳

詩曰:勵明之格勉強之,日昃正中事可疑。

   君子宜進取祿位,小人營運早趨時。

經曰:三傳酉未巳為勵明格。蓋巳為三陽之地,勵明之象。自酉傳巳,從暗入明,在晦暗中得明之象。不免先曆涉陰暗,方得向。凡舉皆由勉強而後成,君子宜進取祿位,小人宜早營運趨時。經曰:勵明者,出入從其便 。惟丁亥、乙亥日有之。

回明格:未加酉為用 未加卯

詩曰:回明來早未得時,且行明暗方可亨,

   遲進成名有所得,早求反被禍來縈。

經曰:三傳未巳卯名回明格。蓋未為一陰也。己卯二陽也,自未傳卯,由陰至陽,有由缺漸滿,光明漸回之象。凡事不可驟舉,兵宜遲進,久雨則晴,吉事漸成,凶事漸消也。經曰:回明而利有攸往。惟癸酉、乙酉、癸亥日有之。

轉悖格:巳加未為用 巳卯醜

詩曰:轉悖孤棲事可嗟,家寒身怯有些些,

   守己不如省僅的,出頭用事便遭邪。

經曰:三傳巳卯醜為轉悖格。蓋巳卯為二陽,醜乃終陰,自巳傳入醜,避明而暗,自正歸邪,事轉悖戾之象也。主家寒身怯,多夢,作事似邪魔相隨,縱使得出頭處,不如守分安命民。

經曰:轉悖在吉凶二者之間。惟癸未、癸醜、癸酉日有之。

斷澗格:卯加巳為用 卯醜亥

詩曰:斷澗如何涉,妄前失後時。

   君子宜退位,小人自有悲。

經曰:三傳卯醜亥為斷澗格。蓋卯為一陽,亥醜為二陰,自卯傳亥,一陽涉入二陰,有暗長明消之象。凡占君子退職,小人遇凶。經曰:斷澗義利分明。惟己亥、己醜、己酉日有之。

邵氏曰:“右間傳格,進退各隔一位,進隔主退而後進,進而有隔;退隔主進而後退,退而有隔。凡事主轉手托人,又謂之折腰三合格。凡事待中傳一辰為克應之期。謂之虛一待用格,陽主公道,陰主私迷。如辰午申,課本系申子辰潤下體,其中缺子,謀事必是子午月可奏效也。又名隔傳格,隔者主間隔,或隔州隔縣而換手謀事也。又主反覆,如子加未號鼠騎羊頭上,醜加午曰牛嗔馬不耕,寅加酉號曰虎憎酉嘴短,卯加酉號曰猴怨兔不平,辰加亥號曰辰嫌豬面黑,巳加戌號曰蛇加犬吠解。所謂偏隔反覆也。又名進間格,如辰午申、申戌子、戌子寅、寅辰午之類,陽則隔涉阻滯,陰則暗昧不明。如退間傳主阻隔不能進順之象。故反吟前立五辰,號曰隔七隔八,伏吟前後二辰,號曰進退間傳,皆主進退動靜而不能也。

外附二格:

撞幹格:乃三傳迫連幹也

三傳自支內發用,傳入子幹,主事先緩而後急。蓋初末傳為日之關,故主事急,我宜前有為也。如辛巳日醜加卯,三傳醜亥酉,是退間格。凡事偃蹇阻滯,緣被末傳撞關,所以先緩而後爭也。吉凶皆如此推之。

撞支格:

如三傳迫連支辰,為撞支格。蓋初末傳撞支之隔,主事亦急,候彼動而我應之也。或傳帶日貴、日財為用,末傳墓絕,大不利貴人交易,因財而有所屬也。

懸胎課:

詩曰:五行受氣處,四孟主懷胎,寅申一氣受,火土此處來,水從申上起,

   木產五行台,金逢巳上生,水土卻栽培。登明上生木,火因此路開。

   要知懷胎婦,因此課中推。若欲知端的,女人先有災。若然無產婦,

   來卜為求財。正月丙申日,申時課作倍。孟秋申發用,寅亥俱一該。

   學人因此取,此法不遲回。

   三傳四孟見長生,課名懸胎事未明。

   若將出行須遠程,天后財爻主胎孕。

   惡將須疑有恐驚,孟日又逢凶將克,須憂尊長受侵淩。

又曰:三傳俱是孟懸胎,五行生處產嬰孩。

   所占百事皆新意,或得懷胎結禍來。

   玄胎子孫若空亡,天后居處不安寧。

   此為玄胎不育格。事事無成定歎傷。

   更有正時加四孟,人家無子主空育。

   單有義男相接續,更於課體細推詳。

又曰:三傳臨四孟,此格號玄胎,火向寅宮炎,金從巳上懷,

   水原申內吐,木向亥中生,儘是長生地,必為新事來,

   不懷奸孕婦,身卻自生災,重重相纏絆,事來又事來。

孔明曰:“凡孟神發用,傳入四孟,三傳皆是孟神,為懸胎課。蓋四孟乃五行長生之局,受氣之辰也。木生在亥,火子先受亥中之木氣;火生在寅,土子先受寅中之土氣;金生在巳,水子先受巳中之金氣;水生在申,木子先受申中之水氣。故以受處名曰懸胎,統家人之體,乃開花結子之課也。”

象曰:三傳長生,胎孕成形。官加恩壽,婚曰娉婷。病訟淹滯,財利疊興。行人畏賊,戀生不行。所謂懸胎者,如胎之懸於母腹,不知男女,子母不分,不能判剖,故主事多暗昧,亦多新意也。所占百事皆新意也。或蔔結耦事,利上不利下,事主遠而多伏,暗昧不通,觸則成禍,帶吉將利遠利百事吉,應家人九四“富家大吉”之象也。

李衛公曰:“有病懸胎者,如寅加巳,巳加申,申加亥,亥加寅,為進步長生,主事速。若寅加亥,亥加申,申加巳,巳加寅,為退步長生,主其事遲。若老幼病,值此課為後世投胎之逃。最為凶逃,若常占值此值此,更見三刑凶神惡將,必有憂疑驚恐。若家中尚是父母用事,則主父母尊長之災。或日用休囚,天后落空,為懸胎不育課,主家招幹兒義女。若占謀事,主有四人共謀,終見乖乖加巳,名生胎,為憂課,女人懷孕安得不憂?主事生新。巳加申名病胎,為怕課,胎孕有病,安得不怕?主災病。見白虎入傳尤的。反吟四孟為絕胎,主胎產之災。若下生上,將得蛇虎,來意主身喜心憂,亦為孕事。若上生下神,將不和,胎動不安。更得與日辰相克,魁罡在孕主行年上,主胎動疾病,又寅加亥為生玄胎,懷孕之時,漸有生意,受生男女生旺家門也。如亥加寅為病玄胎,懷孕之時母常有病,受生男女多長進也。寅加辰,亥加醜,為衰玄胎,是懷孕之時,家道衰廢,受生男女身軀衰弱也。”

袁天罡曰:“既名玄胎,豈不利孕?三傳長生,豈不易產?官遇長生,受皇恩之壽。病遇長生,增沈重之疾。五行受氣,未蔔問才;三傳皆生,順成有胎決成;求婚亦就,貪生未生;行人未來,賊不來敵,天后長生,行雲旋雨。”

李淳風曰:“占遇懸胎,孕產嬰孩。若是無謀計,妻妾必孕。經曰‘玄胎利蔔乎嬰孩。’又曰‘玄胎合後青龍入,並喜謀與婦人歡。’又如人懷孕,吉凶未判,男女未分,事在胸腹,外人不覺,必謀生涯,攸久事也。出行則宜遠去二千堨~。若天后作財爻主結偶懷胎;或妻財值生氣,胎神發用,主妻有孕如正月戊己日用子,四月庚辛日用卯,七月壬癸日用午,占妻懷孕無疑,或年命見之,遇玄胎尤的。”

寅加巳,寅巳交加,逃者遠行。

詩曰:內外皆懷望,音書暗報凶,權謀須在鄉,逃者無覓方。

寅加亥,盤結勢,天外一番春。

詩曰:憂喜懷未久,權謀是入新。深根盤結勢,天外一番春。

巳加申,巳申合刑,喜有凶並。

詩曰:歲運逢災眚,懷謀事恰成。禍害和根處,三家多逢迎。

巳加寅,巳寅相合,謀事有成。

詩曰:內外多逢吉,謀為事已伸。屬事成有待,千載會風雲。

申加亥,申亥求庚,吉堣縞矷C

詩曰:持危須損下,客得守諸宮。千謀運參處,前吉後仿凶。

申加巳,申巳全甲,脫節亨通。

詩曰:有事喜重得,十脩始一新。圖謀須在外,在外破財亡。

三合課:

孔明曰:“三合者,申子辰合水局,寅午戌合火局,亥卯未合木局,巳酉醜合金局。水曰潤下,炎曰炎上,木曰曲直,金曰從革,此水火木金俱以三合成局,若辰戌醜未全者則為稼穡課,此一課不入三合體,兼四象而五之四五行門。夫三合之課,總生旺墓之神而成一局,要論當令不當令,用起生神,加於旺氣,則事可成。若加相墓之地,主事欲廢而又興。若用起旺神加於生地,則是非常之事,所舉行中道,成了又再舉一事。若加於墓地,則所舉無氣,銳志已沮,又複真行。用起墓神加生死,主舊事又舉。若加旺相,雖心閉氣阻,猶未釋機。凡三合課若見支幹上有一神與傳中一神六合,凡謀必遂,全無阻滯。但當詳其衰旺斷之。如春夏火旺相,水囚死;秋冬月水旺相,火囚死之例。值旺相則用事有氣,孕生男,求利吉;值囚死坐守財吉。用爻無氣,孕生女。總之統大畜之體,乃同類歡會之課也。”
象曰:二財會金,得成一本,吉事必成,凶禍難離。尊長恩榮,常人財喜。和合婚姻,謀為大利。

如求財,傳中有財財易得,傳中有官求官易就。日用旺氣相生,神將吉,大利謀為,則應大畜卦上九爻曰“天衢亨”之象也。若日用衰,水倒逆,主事遲逆;火拼火鬼,主火災;金並金鬼,主血光,忌行兵;木並木鬼,主木怪木壓;戊己醜未主田宅事,醜戌未乘虎主病死訟獄,則應大畜卦九三爻曰“輿脫輻”之象也。

袁天罡曰:三合之體,孟為隱伏,仲為進神,季為遊蕩,皆屬刑衝破害。況孟有孤神,仲有敗煞,季有華蓋,豈為全美?若日辰上神有一神與傳中一神六合,凡謀事主有人相助於中,但求解事,則不能散;若見天將六合亦妙;或有一傳於干支上作刑衝破害者,名三合殺散,合如不合,美中有冤,俗為“笑娷瓣M”是也。若合中有日刑,則主三人共謀,其志不一,朋友期會,交相爭競。若占得水火木金四局,不論那一局,皆如推磨,無休歇之象,一事未了又一事,來往不竭。又得吉將,用事須借人引進,亦須十四五度乃可。從革先從後革,炎上有影無形,潤下往而不返,稼穡艱難,作事無頭。又如甲乙日得稼穡課,土神將;丙丁日得從革課,金神將;戊己日得潤下課,水神將;庚辛日得曲直課,木神將;壬癸日得炎上課,火神將,是重重財物。若傳將克行年,來意主爭財論訟。若凶將入傳克,來必有公訟臨門。若貴人入傳生日辰行年,必有喜慶。若逢朱雀,來意必占文書或占資訊。

詩曰:從革怕火日,定有事招殃。土日見潤下,金日曲直逢,木遇稼穡地,

   水家炎上當,在吉又可取,小事定遭傷。君子又可用,小人災異凶。

又曰:三合之課是雜神,二姓公婆及議人,

   凡事幹謀宜托人,不然帶眾事縈心。

曲直課:

詩曰:曲直東方是木形,三傳亥卯未相並。

   人占桴篾並栽植,病者傷寒致久縈。

又曰:三傳皆屬木,其位名曲直。利作舡車事,修造覓財植。

   震動雖然有,求財無壅塞,百事悉皆通。

又曰:曲直多不一,日又屬木神,亥卯未三傳,此名曲直課,固蒂亦深根。

   栽培方有獲,攸久始榮光。曆風易搖動,枝葉連遷延。

   吉則人謀害,凶為自己奸。近事休謀度,終應不濟美。

   災過當亨泰,秋冬占必殘。路逢須瘦僕,木事必姻緣。

又曰:曲直神後為天乙,傳中蛇虎憂訟官。

   後合陰龍傳曲直,大吉並之課親傳。

孔明曰:木為曲直,三傳見亥卯未,或臨日辰,則為曲直課。《集靈經》雲“鬥加亥,前五卯,後五未,以應此課。”蓋木生於亥,旺於卯,墓於未,為木之始終。木至始終豈無曲直之處?故名之。主有克樹克木之應,有種植之事及委蛇贊佑之事,或主舡車之事。凡事主先曲後直,利修造,但謀為遲滯,或先直而後曲,變象多端,事多從雜;自下傳上則直,上傳下曲;未加亥為下傳上,亥加未為上傳下;自生傳旺墓則謀事有成,自量傳墓生則前事已成後舉;自墓傳生則事已廢複行,但以曲襯直,則不能無是非也。若見勾朱鬼煞,必有因林木爭鬥之事。其占官主同僚有爭;占行兵主群党背叛,居家者主親族爭撓;占訟先直後曲,或先曲後直,須委始其詞;又主與朋友致爭。

袁天罡曰:曲直課屬木,木以水為根,秋氣斂,雖不浮華,枝蔓有損,但內氣緊實,有結果,加以生日,亦有代斷木植之事,或修造事。日辰見金或年見金,有三合之財。若春夏則木氣敷榮散,內伐而外柔,多虛少實。壬癸甲乙日得此;戊己根固有傷;丙丁日枝枯,有英華;庚辛日斫削成,艱難後得。

順三局申加子 逆三局辰加子

炎上課:

詩曰:三傳俱是火,炎上勢沖天,利為窯冶事,分明爐火燃,

   五姓看宅上,切怕見行年,若到火炎上,火起皆日延,

   辰神又屬火,三傳戌午寅,名曰炎上課,顯赫皆日新,

   內謀方有礙。外事已昭然。初則端微細,終成長大倫。

   易衰還易發,迅速必驚人。炎上多勢大,遏止則沈淪。

   定有文書動,見火有災殃。白虎更乘死,必有燒死魂。

   庶言炎火事,天必大晴明。冬占人問墓,所往必蒙親。

   文書主往來,仍看本宅主。行年相生合,火災決宅真。

又曰:寅午戌為炎上課,三傳皆火是其名。

   日象為君人性急,釜鳴爐冶蔔天晴。

   占人欲行憂口舌,婦人占孕是嬰孩。

孔明曰:火曰炎上,乃三傳見寅午戌,或在日辰上,故名炎上課。《集靈經》雲“鬥加寅,前五午,後五戌,以應此課。以火生於寅,旺於午,墓於戌,為火之始終。”火有始終,其勢必上炎,故名之,主有熔煆爐冶之事。又主大利文章之事,主有主主君事,皆火之精為日為君象。火生土,主有土之君,又主文書口舌事,事體急速,應離卦,內暗外明,內柔外剛。凡事多虛少實,有始無終。如火之炎光,暫時便暗也。主朋黨群隊疏狂,鼓扇而成事,先欣後嗔。蓋火之初燃,其勢掀熾,一滅而成灰燼,故無長久。又暴燥好怒不正。占雨必晴,晴久必雨。占命必虛氣淫欲,年命更來火神,其病必凶,炎症瘦疾。占孕婦必生男子。占訟有刑罰,占謀望主舊事欲成。或旺相生日辰,最利文場,文字清新,必然高顯。旺不宜於老景,及囚死之月則不吉矣。又訟事大鬧而散,陳詞多虛,行人口舌。

袁天罡曰:寅午戌刑在午,有刑無德,事若火焚,但主利見大人,虛聲皂白,見朱雀公訟,見後合主婦女姦淫,見蛇虎主婦女血疾,見天空主屋宇損壞,大忌戌加寅,是墓臨生地火散則炎,塞則無光。所占明白反為暗昧狂鄙不遂,秋得之主恃勢謀事有成。若庚辛日得此名帶煞,來意主官疾患,又主災疾火之病。惟庚辛酉日寅加辛為用,主因財反仇;戊己日得曲直,丙丁日得潤下,甲乙日得從革,壬癸日得稼穡,並依此例斷之。壬癸日見炎上,雖為財局,其實是鬼。蓋火能生土,土反克水故也。名子母鬼,占事被骨肉解破,狂鄙不遂。

從革課:

詩曰:三傳皆是金,從革課內生。兵家為大忌,臨見血光臨。

   求財獲珍寶,遠行利相尋。利成反覆旺,有祿必相侵。

   問病傷筋骨,又主神勞侵。

詩曰:日辰又屬金,巳酉醜三辰。此名從革課,還多改變心。

   所為鬧津渡,必有重權任。心煩易煎怒,人有暗謀深。

   吉則招喜事,多從憂撓尋。凶則病血氣,瘡痍勞疾禁。

   應日光有響,逢熔鑄冶金。

又曰:巳酉醜為從革課,兵革相持位屬金。

   改舊入新為別業,病傷筋骨肺癆侵。

孔明曰:金曰從革,乃三傳巳酉醜全,或臨日辰,皆名從革課。《集靈經》曰“鬥加巳,前五酉,後五醜,以應此課,主有兵革、金鐵之應,主軍旅征伐之事。亦多別業,利有更改等事,主先從而後革。”《玉 歌》雲:“從革課傳巳酉醜,若蔔爭端為大咎。”雖和合亦有更改。占訟三傳見的煞,主有罪。占病主筋骨疼痛及勞血之症,見白虎勾陳主有爭鬥、血光、死亡之事。占婚姻不利。占考試功名事,多執特不完成,或從戎為美,革故鼎新為妙。然必酉加巳,巳加酉方合改革之應。火必金須變革。若火多金少,金旺火囚,及傳得後武水者,即名從革不革格,來意主事欲動而多不從。如六癸日巳加醜發用,三傳巳酉醜,難以從革例言改動也。袁天罡曰:從革課,水日生氣,火日死氣,丙丁日財氣,戊己日耗氣。若酉加醜發用,將見貴神常勾,此乃為降氣,卻主父母災,多主被勢力之主強劫其財,而不得伸。大抵忌天將降盡絕氣也。又況盡犯孟仲季之呻吟,必主被而不完,先阻而後成也。
又曰:從革課遇旺相與吉神並者,主死喪兵革之事。若日幹囚死,有西行之兆。占利進從革事,順醜酉巳為從新革舊,有氣則革而增進,無氣即革而韜退。巳酉醜主幹事有氣而欲就又革;酉醜巳革而不順方革,主雖有和合,亦有更改,內有六合,欲動不動,最忌作金鬼。大抵利更改遷移,商人得從革課主修門換戶事喧嚷。詩曰:春暮舉兵戈,兵家火厄,惟宜求貨利,商賈主大獲。

潤下課:

詩曰:三傳俱是水,潤下本因由。天后與六合,姦情必有憂。

   忽然盜賊起,玄武倍添愁。萬般皆有忌,順水任遨遊。

   縱有陰私事,救神主便休。

又曰:日辰又屬水,三傳申子辰。名為潤下課,事體分流轉。

   欲成還就滅,盈以必須傾。吉則宜爭先,凶逢阻障人。

   君子所謀近,卑小必有聲。雨天有應象,農夫多潤澤。

   天后並六合,姦情淫泆周。

又曰:立用傳中申子辰,課逢潤下水之因。

   占者必言溝瀆事,不然舟楫魚網鱗。

   占胎定是生女子,疾病為殃謝水神。

   潤下天罡龍合併,有人送物錯斑鱗。

   潤下後為龍合子,相召飲酒來舟船。

孔明曰:水為潤下,乃三傳得申子辰全,或日辰上見之,故名潤下課。《集靈經》曰“鬥罡加申,前五子,後五辰,以應此課。主溝渠、舟楫、魚鹽、網罟之事。又主淫泆盜賊等事。凡事不急,攸攸久長,淹留伏匿,中不能靜,柔順中伏,險蹈,先暗後明,事體叢雜,口舌陰私。”

經曰:“潤下之課申子辰,口舌陰私徹外人”是也。順生則事皆順,逆生則事皆逆且遲,金生則吉,金克則凶,老人逢此課吉,少人逢此課凶。若在旺相宜問老者,在休宜問少者。

袁天罡:五行正氣,入於揉雜之體,三合則異方生旺墓之神,事主駁雜不一,至於水萬折,必東流而不息。易清易濁,易圓易方;際之則靜,激之則鬧;順則決江河,莫之能禦;逆則為挽舟上灘,艱滯莫前;得時則千江萬派,總歸於一;失時則為無源之水,易涸易盈。凡事主淹留,遲伏於中,不能轉靜;干係眾謀, 轉為轉立而不決意,刻應多過月;牽連疑忌,利占成不利占解散,謀事主連累下人。占病凶,以辰為水土墓也。占宅占宅近水居住也。雖然無凶,亦不振發。占訟主官事不成。占孕主女子。占文章不利。占晴雨主陰涉。占求財最忌全財化鬼。

稼穡課:

詩曰:日辰屬土三傳季,或日即逢戊己幹。

   初傳醜未終火土,並為稼穡主田園。

   吉則有喜凶多訟,歲功建立實艱難。

   若也三傳俱四季,遠行遊子更留連。

又曰:戊己占時用土神,三傳四季合新文。

   此名稼穡多從土,築圃開田宅墓因。

孔明曰:土為稼穡,乃三傳得辰戌醜未土;或戊己日干支見土神,故名稼穡課。主耕農開墾,土工築室,田園之事。季夏旺相,動作遂意。秋冬喪敗,主田墓有憂。如四季月與夏月占,主田苗墳墓之事。如得土將發用,主事幹眾佃,或因田土爭鬥事。如非勾陳將,亦主二人事,爭田土。如戊土日四季為傳,土氣太重,艱難遲滯之象。又不如壬癸多土為脫難煞,蓋物極則變,變則通也。久危者,反有解散之意;無事常占則鯨鯢歸澗格,若遇雷神則能變化。雷神者,太沖六合也。六癸日伏吟同。

袁天罡:稼穡課,先難後獲,凡事迫逼,不由己出,只宜靜守田墳,忌逢三刑。如醜刑戌,貴人若與白虎在傳,占病死。蓋內有三刑煞也。正未二辰三醜四戌,周而復始。占訟主入獄刑。占孕主生男。又名遊子課。

稼穡共有八體:

醜加辰,醜辰煞重,事多不成。

詩曰:災病終有恐,改移亦防爭 。庭論雖多事,謀猷定不成。

醜加戌,醜戌暗刑,吉凶虛名。

詩曰:吉凶皆在外,群眾倡狐疑。遇後方逢福,保護可扶危。

辰加未,辰未動發,彼此相挾。

詩曰:有聲無定跡,作事遂成凶。縱有風光在,名言信不通。

辰加醜,辰醜被刑,事多不成。

詩曰:吉小凶應大,變動意而東。損下而益上,更後事有期。

未加戌,未戌不甯,吉事不成。

詩曰:事後謀動處,其勢不安寧。艱難起功業,末得見升平。

未加辰:未辰有情,乃有不成。

詩曰:萬事斷中吉,公訟得其平。謀望事宜發,貪勤思害成。

戌加醜,戌醜不葉,親疏改劫。

詩曰:事凶有實跡,憂慮有銷熔。舊事如謀動,禍待過時逢。

戌加未,戌未就義,動靜不利。

詩曰:衰旺休遲逞,凡事宜守靜。刑雖終有疑,守道保安靜。

德行課:

孔明曰:同德則行而無阻,名曰德行課。己德在甲,故寅未相加為德;乙德在庚,故卯申相加為德;辛德在丙,故戌巳相加為德;丁德在壬,故午亥相加為德;癸德在戊,故子巳相加為德。外有卯戌相加,雖不為德亦通。為六害子未相加,醜午相加,亦為六害。辰亥相加,酉寅相加,雖不為害,而亦入德之類者,通名德行課。
巳加子 卯加寅 巳子陽極,謀事元無。詩曰:求望又木逢,遠事喜成遲。六陽今已足,有變不成征。

酉寅辰,寅未得日,災去喜及。

詩曰:乘龍丁上見,天乙喜臨寅。災散福方於,興衰此鑒明。

卯加申,卯申相容,謀事正中。

陰私暗謀望,懷喜不成聲。文書須反覆,諫諍有忠言。又名斫輪課。

午醜申,午亥極陰,吉有凶臨。

詩曰:刑殘須已破,行謀已撲陰。入為事倒破,災禍二相侵。

酉辰亥,酉寅破喜,暗福重來。

詩曰:否中須有喜,災殃後卻榮。陽德無限好,景色又重新。

戌巳子,戌卯喜合,虛語亡多。

詩曰:求上三應合,虛驚浪語征。逢時道又阻,有望出維持。

亥午醜,亥辰重會,舉事有凶。

詩曰:事向無心見,安居慮轉移。陰謀多慮子,憂望再相隨。

已上是連順德行課,只有八課出現,餘不發用,故不立課。

子巳戌,子未勢阻,謀望未已。

詩曰:易置人方美,有始必有終。天族共天眷,損失子重重。

寅未子,寅酉破碎,謀為破損。

詩曰:太陽沉反留,春屬合有災。官吏文書失,刑厄動泉台。

卯申醜,卯戌會遂,終凶始言。

詩曰:動謀終有阻,聲大實猶微。欲擬千秋事,逢人始有為。

辰酉寅,辰亥刑凶,生者不寧。

詩曰:心勞得猶未,凶殃累子孫。暗昧財上事,心腹與誰論?

巳戌卯,巳子極會,謀望最吉。千里乏良驥,臨銜始奮庸。又為鑄印格。

詩曰:天魁為印如何鑄,臨於丙地始知名。申酉太陰車又在,太沖傳中有即鑄。鑄印乘軒官職成,傳中有氣將為連。又欲兼知驛以並,太陰上取陰私力。天乙加時恩命行,太陰六合為吉物。天乙所居神相生。

戌加巳。詩曰:在職重遷取,當榮更發榮。庶人如逢此,官府目前生。

午醜申,午醜不明,憂疑暗驚。

詩曰:事從陰小起,災病不成凶。理財後晚得,行路在途中。

未子巳,未寅愁嫌,人見有寬。

詩曰:吉將若逢凶,行藏漫漫蒙。有謀遲可得,急難乃難通。

申醜午,申卯修政,音無何得?

詩曰:謀事皆稱意,陰陽在老人。有雖為吉兆,二雁落寒雲。

右德行課十二體,其四體不入用傳,只有八體,通一百一十九課,得十六體,其間有傳合無吉慶,傳害為隔傳者,休咎不待辨而明。大率德行之課,本非重以德勝之,反煞為權,而課氣之休旺、天官之善惡必當參用,方可決疑。

井欄射格:

六陰日丁醜、丁未、己醜、辛醜、辛未,此五日反吟名井欄射課。如井上架木,易欹易斜,不能長久之象。占事難成易敗。若得吉神良將,亦可豐遂。一雲不空,症病主二症。經曰:井欄則未嘗成事。

午加子 寅加申 反覆其道,八鬼追逐。

詩曰:有謀多諫諍,內外恐相攻。交動則興利,奸雄事二端。

卯加酉,卯酉不入,群分各處。

詩曰:內外防災盜,分移事從驚。天上又作孽,水火恐遲迎。

巳加亥,巳亥逐馳,天翻地覆。

詩曰:歲馬逢天潤,謀成事亦傾。欲家知否泰,變化反枯榮。

內伏吟反吟二課,抄在首卷湊成九宗門矣。故二卷內欠此伏吟反吟之課。

吉泰門:

富貴格:

象曰:富貴格為良,權握天乙卿。貴人順旺相,年命日辰中。

   貴臨名富貴,家門日漸良。四月時加卯,壬子入木鄉,

   富貴兼權印,萬事喜融融。懷胎生貴子,生下置田莊。

   福澤從天降,萬里有馨香。約信依時到,家業合宮商。

又曰:天乙順行乘旺相,臨在行年與日辰。

   發用傳終吉有氣,即見從前富貴人。

中遇吉神近榮顯,但見青龍足寶珍眾是天乙順行旺相相加日辰年命,亦欲不逢空及年命日辰不克貴人。又要貴人立于生旺比和德祿長生之地。又要三傳有常龍等吉將扶之,方為全吉,否則虛名虛利,中末不吉者亦是乍得乍失,又要官星天馬方貴。又《望江南》詞曰:“富貴格,天乙有氣吉將臨天乙有氣入年命,吉將加日辰發用。發用年命日辰並並天乙,決然不是凡庸人。雖有凶神還旺相天乙順,凶神不做惡。只要凶神旺相為權,先權貧來後顯宦,將見青龍足寶藏,支幹馬祿官俸旺。幹上有支之驛馬,支上有幹之祿神。”

《金匱》曰:“天乙在紫微近右樞,其神主幹貴、上官、慶財、田莊等事。若乘旺氣在日辰年命作初傳,名富貴課,主富貴雙全。如中末傳得戌加巳為印綬,則是正貴,則名富貴權印課,主迎貴人課,望士人薦貴威權,無求不遂。氣足則產易生,貴足則產必貴,家富貴,婚姻遂。貴生身,則訟得理,更得末傳吉將生助,求官入選,皆通而有終慶,恩命升摧,始終不替。如年命日辰上得吉神良將,有旺相氣,三傳始終旺相為積代富貴。若得凶神惡將有旺相氣者,先貧賤後富貴。”

假如年命在寅,十月丙寅日巳時占事,惟登明遙克日為用,十月登明水正旺,為丙之官星,登明加寅上下相生為用,天乙旦在亥,此人主積代富貴。

又如四月申將壬子日卯時占,三傳巳戌卯,天乙在巳加子發用,為富貴課。戌加卯為權印,公私有喜,加官進財之象。經曰:富貴增財喜慶。《畢法賦》曰:“富貴支幹逢祿馬。”謂幹上有支之驛馬,支上有幹之祿神,名富貴君子格。主加官進祿,富貴雙全,常人宅移身動,病訟俱興。如丙寅日幹上申支上巳。如戊寅日幹上申,支上巳之例。

官爵課:

詩曰:驛馬當頭髮,官爵課中留。四路分明取,年月與日辰。

   三合頭沖是,年月一般求。時日同年月,四孟上追遊。

   發動君王詔,加官移好州。忽然驛馬破,官職有淹流。

   末傳合神動,重遷喜不休。

詩曰:二般印綬初用見,四個驛馬傳內逢。

   值此定名官爵課,仕官得此喜匆匆。

又曰:日辰年年無克賊,或逢德合相加臨。

   天魁太常全見用,太歲月建入傳心。

   天乙後朱龍入課,此名官祿福祿深。

   喜美大招財祿至,遷官轉職顯佳音。

   若是凶神乘吉將,有氣之時土化金。

   微賤之人暴名譽,平下占之慶賀臨。

孔明曰:印綬與驛馬入傳發用,更吉神在末傳,又見吉將,無刑衝破害者,名官爵課。蓋天魁為印,太常為綬,驛馬投遞之神、傳命之使也。傳見本命、太歲、月建、今日四處之驛馬發用,中末傳見印綬,如君命欽賜所臨,故為官爵課。又凡人年命日辰發用,見印綬驛馬亦是官爵課。有旺相氣,求事皆得,求官入選,有升遷之喜;馬動行人來;占賊至;訪人不遇。占訟曆通諸司;占病必是遊魂鬼。占孕必生貴子;若發用驛馬,終傳合之,主職位高遷;如中傳衝破主降官失職。如甲戌人二十五歲,行年在寅,正月庚寅日亥時占事,則太歲、行年、月建、今日驛馬俱在申,用起傳送,得四驛馬,當有添官榮遷之喜。

經曰:官爵改轉升遷。

詞曰:官爵課,印綬四馬當頭髮,日辰年命旺相夾,不落空亡必顯達。初傳寅馬末是申,卻為破馬官不寧。末傳亥馬合生,管取超遷得美名。

外有驛馬衝破,天魁太常空亡,名官爵失印格。

詩曰:驛馬逢衝破,印綬落空亡,官爵遭失印,

   吉後反棲遑貶黜,謀望亦虛空。

詩曰:用逢官爵課全強,河魁太常附空亡,

   此為官爵失印逃,遺失好信情惶惶。

   求望亦應不利捷,文書沈溺忽思量。

   居官在職憂公亂,拆資祿位亦無昌。

鑄印格:

詩曰:河魁本是印,火到自然成。丙子正月占,午時無改更。

   丙巳為爐冶,卯木又助攻。傳中受印綬,此是課中情。

   在職重遷職,身榮更加榮。宣命看看到,文書驛馬程。

   庶人逢此課,難銷官訟生。

詩曰;天魁為印鑄方成,臨於巳丙冶之名。

   中有太沖車又在,鑄印乘軒官祿榮。

   傳中有氣將為速,複欲兼之驛馬並。

   太陰六合陰私利,天乙順治君令行。

又曰:天魁並吉傳臨火,吉將相並遇太沖。

   此課名為鑄印象,又關法律有窺容。

   心惡煎煩事成就,為人所重亦豐隆。

   太陰天乙來當課,私恩寵命向憂中。

詩曰:鑄印河魁附空亡,天空入課又遭傷,

   人年日辰逢兇惡,火旺時加巳午方。

   此為鑄印損模課,事緣律理多憂惶。

   先成後防事不濟,縱用機深且不常。

   潛藏牢堅且須慎,免消財力費一場。

詞曰;鑄印課,天魁為印巳爐煉。末傳卯駟是乘軒,金火將,得旺相,金切常,中合末陰將功名佑婚事成,只破水神來破犯;虎傷卯,墜軒象;玄武墓空滅官況。
孔明曰:戌加巳發用為鑄印課,天魁為印,加巳丙為爐冶,有鑄印之象。終於卯,為模,以助巳丙成功;又卯為軒車,故名鑄印乘軒課。此有幹法律、有規矩事,皆從憂煩中。若值天乙順行入傳,必有恩澤寵命之事,宜見貴人進策。仕官該考滿長遷者,得此課兼馬動,主有詔敕中升,餘占不甚美,事事費力,托人幫扶,久方得遂。如仕官失印,遇此更凶,將空主改官,更鑄印其原印毀傷矣,引課惟利占孕占產未生,仕人加職權柄之利;不利占病,沈吟日重,無空亡解之,之即死。占來意主謀立身之大事。

袁天罡曰:丙丁日天魁加巳,丙上得吉將,名鑄印課。又須虎陰蛇雀金火將入傳,若金少火多,金多火少,謂之五行不等,互有所傷。

如正月戊子日午時占事,太乙臨子為用,將得太常,中傳天魁已為鑄印,將得六合,末傳太沖為乘軒,得太陰以此,占人為印綬中。有婚姻之喜,末有太陰,福佑恩榮之事。

印巳常

兄戌合

官卯陰

合 常 陰 合

戌 巳 卯 戌

巳 子 戌 戊

戌亥子醜

酉 寅

申 卯

未午巳辰

外有鑄印破模課,戌為模範而落空亡,雖有巳爐,卻不成鑄;或夏月占,火旺則毀模。凡占事不成,急速大忌。玄武加巳,戌更乘今日墓神,主退失事,或舊事再新之意;或末傳見後武,更臨水鄉,與日辰相破,名曰鑄印不成格,來意主望官爵成立事欲成被人破了。

高蓋乘軒課:

詩曰:勝光本是馬,太沖是軒車,神後為華蓋,三傳俱不虛。

   中末傳神後,華蓋下鋪舒。明朝加寵祿,定主賜天光。

   官職自是別,皇躬親不疏。漢朝聖天子,目下詔相如。

詩曰:神後紫微為華蓋,太沖天駟又為車,

   若乘吉將相逢者,高蓋乘軒富貴家。

詩曰:紫微華蓋居神後,天駟房星是太沖。

   馬則勝光正月起,六陽順數二申同。

   高蓋乘軒又騎馬,更得龍常祿位豐。

詩曰:神後勝光並太沖,俱並吉將在三傳。

   高蓋乘軒騎駟馬,必有遠行將動過。

   上覆下承人引動,事無多少總成歡。

   小人出入多財帛,君子逢之得高官。

詞曰:子華蓋,卯為天駟房星,在天馬,先驅華蓋隨,龍常有氣官封拜,三傳內不紊亂,受職公卿居上位。

詩曰:乘軒之課乘蛇虎,太沖勝光還見凶,

   或為有氣克年月,日乘軒落墜欲傷,

   身被人賺相脫卸,百事無成總望空。

   若無墜落必喪偃,所為陷匿終見凶。

孔明曰:華蓋星在紫微星宮子位,居太乙之後,神後是也。房為天駟,又為軒車,居卯位,太沖是也。天馬正月起午,順行六陽之辰是也。驛馬即申子辰馬居寅之例是也。若子卯入傳發用,乘天驛二馬,為高蓋乘軒課,或以午卯子全者,亦為高蓋乘車。蓋以勝光為馬故也。此義亦通。仕人值此,加官進職,喜慶重重;如勝光作月內之天馬,太沖作月內之天車尤佳。車馬既動,問賊必來,行人必至,行者必出,訪人不至,訟主換司易衙;占病乘軒,遊魂千里;高蓋有龍,出入有大雨;車馬見財,財自外來,求財大獲,更得龍常吉將,則大利進取。

如正月癸酉日寅時占,勝光為用,將得天后,正月天馬在午,中傳見太沖,將得朱雀,謂之軒車。末傳神後,將得青龍,謂之華蓋。合此乘軒,要見龍常方主祿位。青龍主文官,太常主武官。文武方得高蓋乘軒之貴,餘官不得。

才午後

子卯朱

比子青

朱後陰虎

卯午未戌

午酉戌癸

又如正月庚子日寅時占,乃勝光臨酉,天馬亦在午,此為用起天馬,中傳太沖為車神,末傳神後為華蓋,一時之內三神並遇,始終遇吉,主有公卿之位。

午酉寅巳

酉子巳庚

外有乘軒墜落課,主美中不美,如三傳午子卯,帶煞空亡,或死乘虎蛇克年命日辰,或卯作喪車,則三傳從凶,以動刑沖俱起,變高蓋而為三交,豈不應乘軒墜落乎?一曰空乃墜馬。

斫輪課:

詩曰:斫輪團圓象,本自太沖生,太沖原是木,車輪因木成。

   成形須雕琢,斤斧要堅金。申酉庚辛位,太沖頭上行。

   破傷得斧斤,得用斫輪名。辛醜正月占,辰時無改更。

   太沖傳送上,發用是其真。求官必得祿,逢事得均平。

   立意先敲磕,後乃主身榮。莫嫌職位小,愷悌得封贈。

詩曰:庚辛之金為斧斤,卯木單寒立作車,

   太沖作用來金上,斫削修軒官職除。

   傳得太陰並印綬,六合青龍福慶餘。

詩曰:太沖加金傳見魁,課名斫輪有用材。

   事遭敲磕還影響,成就皆因擊觸來。

   必願安身謀遠計,運用無窮曆往回。

   安行致遠無憂慮,事先引領有妁媒。

   龍合陰常還更見,加官造作及營財。

又曰:斫輪直在庚辛日,秘占又是申酉時。

   神將是舍兇惡到,斫輪傷斧可防之。

   謀遠堅牢攸久事,終憂破敗不成為。

   欲施恩人及見害,功名無遂定依依。

   忌有血光傷損厄,得火逢時且守為。

詞曰:庚辛會,卯加申,

   用起龍常陰合臨,先曆艱辛後方成。

   三傳若見今日墓,斫輪再斫禍方侵。

   卯若空亡朽木同,難雕別立生涯做。

   乙 見庚天德課,除官轉爵朝中賀。

孔明曰:卯加庚申酉辛為用,為斫輪課。庚辛酉為斧,卯為車輪,卯加申,有斫削之義。帶天將龍常陰後六合,方成其體。若寅為天梁乃成器之木,則不可再見斧斤。卯乃未成器之木,故可斫削。天魁印綬主婦組織之事,亦必見此方妙。占者遇之,主有除授營運之職;見龍常在傳,宜應舉進策;又戌加年為印,常加年為綬,主官爵榮遷,當踐公卿之位。壬癸日占,有除綬官職之事,次則大利求財,惟占孕病不吉。

袁天罡曰:庚申日和太沖加傳送,得龍常貴,名斫輪。來意主動官望事,先應曆艱難,然後有成。若傳見本日墓者,名曰斫輪再斫,來意主退官失職之事,再謀理作敘複之義。

外有斫輪傷斧格,謂秋占金旺又逢金時金將,有金多傷木,木不能勝也。

又如太沖作喪車煞,乘白虎為棺槨煞,則不可言吉。

又太沖空亡,是朽木難雕,亦不美之格也。宜改業別作營生。

假如正月辛卯日午時占事,太沖為用,臨辛為斫輪課,當有印綬除官之職。

醜申申卯

申卯卯辛

三奇課又枯木重榮格:

詩曰:甲子與甲戌,大吉二旬奇;甲申與甲午,神後鎮相隨;

   甲辰與甲寅,登明救療師。萬事皆和合,千災難解離,

   忽傳亥子醜,連茹百禍移。更得元首課,得福甚是奇。

詩曰:三奇發用逐旬行,兩處區分共一名。

   甲午甲申神後見,寅辰二甲在登明。

   子戌旬中居大吉,不忌煞氣沖與刑。

   甲日勝光乙在巳,支逆順幹己醜停。

   庚卻順行奇在癸,略盡天魁總有靈。

   占值二奇皆喜悅,傳由天官喜更深。

詞曰:甲戊庚兮乙丙丁,三奇星旬幹,五子遁中取,三傳全遇利名成。

   六旬發用亥子醜,甲子甲戌大吉同,申午奇子餘登明。

   甲奇在午順行醜,庚起未,辛逆走,連茹三奇百福有。

孔明曰:二旬一曜者,日生於艮,而醜系焉。雞鳴於醜,則日精已備。故醜為日奇。月滿于望,應半月,至子則月精已備,故子為月奇。星出日沒,日沒於乾,而亥屬焉,星至亥百星精已備,故亥為星奇,此三奇醜子亥分佈六甲,本甲之日,占值本甲之奇發用,是為三奇課。

又有一般奇格,甲日在午,乙日在巳,丙日在辰,丁日在卯,戊日在寅,己日在醜,庚日在未,辛日在申,壬日在酉,癸日在戌。亦謂之三奇格。

又三奇有三等,有三傳全逢甲戊庚者,有全遇乙丙丁者,亦有遇旬中之幹者,有遁五子元者。旬中之幹,如乙卯日初傳丁醜加寅,中傳丙子,末傳乙亥。又壬申日初傳乙丑,中傳丙寅,末專丁卯之例。五子元者,如辛巳日初傳甲午加戌,中傳庚寅,末傳戊戌之例。

三奇若臨日辰行年本年發用,主喜慶之事。雖刑煞相遇,亦當有喜,仕人主加官進祿,常人雖無官祿,亦可消禍,百福臻而百禍散,官至一品。

六儀課:

詩曰:六甲之首旬日奇,如入發用號六儀。

又曰:甲子神後是,旬中即用之。神仙名六儀,六甲本根基。

   甲戌旬中推,河魁改變時。甲申傳送是,甲午勝光期。

   甲辰天罡並,愁容改笑眉。甲寅功曹動,萬類得其儀。

   六甲取首用,有罪卻無危。眾事皆如此,病者得天醫。

   求財倍獲利,投告喜不遲。

詩曰:六儀一段居旬首,甲子旬中神後為,

   更複子當從午起,逆行相背逐神移,

   輪來巳入終於醜,午還居未順求之,

   用得此神為善課,又須末傳吉相隨。

詩曰:天乙順行用旺相,日辰幹上加旬頭,

   傳末生初或生日,用傳環顧乙不相仇,

   四三人年有吉將,此課六儀百不憂,

   解禍求凶皆順遂,加官進祿事王侯,

   所為百事皆順遂,是凶化吉無禍由。

孔明曰:此六儀與三奇課大同小異,亦觀發用,以六甲旬支入初傳為吉。如甲子旬十日占得子為初傳是也。

又有一般儀,於午上起子,先逆數至醜上得巳止,又從未上起午,順數至子上得亥止。如今日子,得午發用之例。此二儀病上得痊,有罪解降,萬般皆吉,喜慶來,雖興與煞相並,不能為害。

袁天罡曰:旬首作用為六儀,蓋甲為星官之首,直符之使,諸幹之長,此支幹之儀,俱在傳內,人宅皆吉,傳中神將又大吉,末傳又吉,則主始終有吉矣。若臨人年日辰更吉。所為成就,並無災咎,若克年命日辰則凶。

若旬首作天乙發用,為富貴課。六甲作簾幕官上此簾幕即夜貴天空也,科名必中高舉。如乙丑、己醜二日夜占,乙酉、己酉二日晝占,皆旬首作簾幕官也。

又曰:六儀能集千祥,室家和順,利財增益,如遇末傳吉,更妙。

龍德課:

太歲乘天乙,月將作用神,此為龍德課,君恩及庶人。

詩曰:太歲今朝作貴人,立用還居月將神,

   龍德課宜居祿位,恩賜真官荷聖恩。

又曰:太歲月建作天乙,還與用神同處興,

   此名龍德大吉課,事必遠大經朝廷,

   今日貴人相助救,恩澤賞賜來交並,

   更得天后來入課,此事消詳必有成。

孔明曰:用神是月將太歲,作天乙,末傳又得吉將,為龍德課。蓋太歲,天子也,首出庶物,而德及天下;月將,太陽也,懸空而明照四方,今太歲與月將並,更作日之貴神,則為龍德在上,澤及於物,占者遇之,主天子恩澤,除綬官爵,遷官蓋職之喜,可謁貴求望。經曰:“龍德累承君命,恩賜頻加。”

如壬癸日巳為太歲,七月將己酉時占,天乙加酉為用,是月將並太歲作天乙為用也。

龍德課若帶煞為日鬼,謂之反德為刑,占訟則遠達朝庭,遠大之事,有誅戮之凶,百事不遂,一曰有太陽可以化吉,亦不為災也。

時泰課:

《靈轄經》曰:時泰課,占時得太歲發用,為天子月將所合,為青龍。若臨日辰年命發用,為時泰課。利見大人,有福神相助,當有官爵榮遷之喜。

如寅年六月乙丑日丑時占事,四課中陰陽見功曹臨酉,下克上為用,此太歲為用,傳見小吉,得青龍為月建,是為時泰課,宜謁尊貴,覲天庭,有福神相助也此雖夜時,但日間占不用夜貴,只子貴逆治,至未在寅上得青龍太歲發用,旺得青龍貴人。

比寅陰

才未青

印子貴

亥午寅酉

午醜酉乙

四順課

詩曰:用凶終吉衰終旺,天乙順行轉出陽,

   此名四順初雖否,終來吉慶喜相逢。

   百事向明宜勉進,小求大獲盡褒揚。

孔明曰:用起凶神惡將,傳得吉神良將,為一順;用起囚死,傳得旺相,為二順;貴人順治,為三順;傳出貴人前,名曰四順。此時百事可為,雖無初亦有終。

三光課:

詩曰:用起日辰俱旺相,傳中複有吉神並,

   三光並立無相克,作事皆歡病者輕。

   縱逢凶將無憂患,囚系官災事不成。

   六月戊寅日占課,三傳俱旺貴人榮。

詩曰:用神逢旺相,一光事所宜。吉將臨其上,三光喜勿疑。

   日辰兼有氣,三光不改移。求事多來速,官職定不遲。

   末傳無刑害,車馬鎮相隨。三合與六合,逍遙自在時。

   忽然刑害破,凶將作頻眉。

詩曰:三光並立,用在其中,日辰之陽,吉神旺相,用起相傳,旺生良將,上下相生,自獲吉昌,雖有凶將,亦不為殃,當此之時,入水不溺,入病惡思不當,入兵不傷,所種者成,所為者遂,所求者得,所欲者諧,病困不死,系者無刑,刀雖臨頸,亦為虛驚,舉屍入猶後回生,出幽入明,是謂神靈。

又曰:三光日辰天乙後,中末囚死將神凶,

   此是三光失明象,本 明向自暗昏,

   前看虛喜後枉悶,抑塞屈招難泰通,

   在上雖明不見察,所為無就喪前功。

孔明曰:日為人,如得旺相氣,則人口安寧建旺,諸鬼不能犯,一光也;辰為宅,若得旺相氣,則宅居新美,氣運方亨,則益主人,諸邪不侵,二光也;用神乃日用所占發端之事,若得旺相氣,則所為無阻,豐亨盛大,德以速成,三光也。此三者,又乘吉將,故曰三光課。占者遇之,光其神又光其宅,而又光其動作,遂所為不費力矣。此課與官爵乘軒等占課並,主仕人加官進職,如有喜神,亦必見吉慶,雖有凶神凶將,始終有福,但日辰發用,要在天乙前。

外有三光失明,為烏雲蔽天格。蓋日辰在天乙後為陰,中末傳又囚死,乃自明入暗,自旺入衰,故凶。主作為朦朧遲滯,吉事變為凶事,病人痊而作,終不起矣,占人主愚昧。

如正月甲寅日巳時反吟課,春月甲寅木旺,傳送作青龍加日辰,功曹加申為用,用神乘旺作天后,正合三光課,雖反吟而神將並吉。法曰“有凶,從其吉多者”,此之謂也。

比寅後

官申青

比寅後

寅申寅申

申寅申甲

如正月庚申日卯時占,神後臨戌為用,將得天后;中傳功曹,將得螣蛇;末傳天罡,將得六合。秋占,日辰旺相為一光;神後天後發用乘相氣,為二光;吉將在中,為三光。占病不死,囚系得出,市賈有利,謀望得成,福佑自至,殃禍消除。

子子後

才寅蛇

父辰合

子戌子戌

戌申戌庚

三陽課:

詩曰:一陽一順起,用旺二陽知,日辰前天乙,陽神進不回,

   良將當其上,三陽次第推,病者應無死,獄囚脫災危,

   凡事皆吉慶,求財利必值,縱逢刑與害,喜事不遲疑。

詩曰:貴人順行治,支幹俱行前。用傳得有氣,三陽照不偏。

   利向公直作,莫從私曲權。吉事須揚舉,凶將惡名傳。

   所為皆有得,運限合通年。

詩曰:天乙順布日居前,日辰逢旺更推詳。

   三陽偏與人為慶,若乘吉將更為良。

   見龍常主錢財慶賀事。

詩曰:天乙順行為正理,日辰有氣複居前。

   主用行年並旺相,三陽吉慶保安然。

   上下旺相神將吉,出行有利職主遷。

   病者入棺當再活,刀當囚頭卻無愁。

詩曰:三陽天乙來辰戌,用神克賊終無救。

   此時三光不照時,事多暗昧求多就。

   是非雖滯不傳揚,傍勢堪為終歎謬。

   病人雖安亦須死,囚人罪輕赦不宥。

   望人不來憑人虛。家人衰耗多凶咎。

孔明曰:三陽者,天乙順行,前三五加日辰為一陽也;旺相不相克,二陽也;日照今日之本;三陽也。又按《金匱》曰:用神旺相順行,日辰在天乙前,謂之三陽課。蓋主進旺氣,順於前進,謂一陽,主順。天乙在行為順,謂二陽;陽主伸,日辰在天乙前,為伸,謂三陽。兼吉將加臨,謂三陽課。此義甚通,利公幹,不利私謀。占賊來,不利為主,無伏兵。占訟得理,病無憂,官升遷,行人來,產易養,孕貴。婚姻求望遂。一曰天乙順治,龍合立於前乘旺生初,正時生行年,為明為泰為生為長,舉事亨通,病者複生,囚者無罪。三陽遇太乙,來意主先喜後憂。
外有三陽不照格,天乙在辰戌,雖順治亦為貴人入獄,獄乃陰地也,即非陽矣。用神雖旺相卻為鬼氣,鬼貪旺,雖不克人,名既為鬼,即陰物也,豈能照人乎?若三陽無救神,則為三陽不照,未免先吉後凶。

如六月戊辰日辰時,申加午為用,日辰時皆旺相也。

又如二月乙丑日酉時,功曹為用,天乙加亥,辰在天乙前,順行,亦是三陽。

申午酉未

午辰未戊

未申酉戌

午 亥

巳 子

辰卯寅醜

卯寅午巳

寅醜巳乙

午未申酉

巳 戌

辰 亥

卯寅醜子

天恩課:

詩曰:支辰得用為天乙,青龍天后來入傳,或在行年日辰上,天恩恩澤求中天。感動尊長非細事,貴人救濟感恩寬。天恩傳見空亡死,天恩未定成虛喜。心下有憂多疑貳,吉凶爭奪多猶豫。

孔明曰:支辰旺相發用,作貴人或臨行年,入傳生日幹,名天恩課。主得貴人救濟,尊長賜恩澤,利幹謁貴、求選、赦宥之事,終身不逢危險。忌見貴人空亡,則喜事不實,事多猶豫,憂疑不決矣。

天祿秘典大六壬靈覺經神課卷之二終

 

天祿秘典大六壬靈覺經神課卷之三

隱匿門:

三交格:

象曰:卯酉加日辰,六合太陰並,用起四仲神,三交是課名釋課名義。

又曰:四仲發用誰可先?其中若有克,三交得此篇。

又曰:昴宿房星加日辰,太陰六合又並臻。今日複臨子午,三傳四仲類相尋。

又曰:三傳日辰俱四仲,太沖從魁加日辰,

四三陰合相並見,三交為課主交神。

《金匱》曰:卯酉之位,日月所從;子午之辰,陰陽所起;皆幽暗,謂之私門。若四仲加四仲,是門戶相通,陰陽交媾,私奸聚黨,而中末又兼之,故名三交,太陰六合皆主陰私蔽匿,更見此二神加之,愈是三交。

又曰:卯酉加日辰為一交,作太陰六合為二交,傳中四仲為三交。

又曰:子午卯酉,四仲神也。太沖為天私門,從魁為地私門,六合為地私門,太陰為地私戶,更日辰見四仲,三傳又是四仲,太陰六合入課傳,名曰三交格。

又曰:凡四仲日加傳用為一交,四仲時加傳用為二交,上乘朱雀陰合後為三交。一曰三交課有二例,三傳俱仲是為一例;又仲日四仲發用,又得仲時,傳有雀合陰後,亦為三交。

象曰:三交主匿罪,女子外交連,占人當六月,丁卯之時寅。秋仲加夏仲,被克是姻緣,有救除高蓋,凡此罪夢延。

又曰:三交家隱奸私客,不是自逃將避迍。

   螣蛇防火勾陳鬥,武盜白虎殺傷人。

   或幽或明公私絆,門戶開闔事屈伸。

   謀望遠行皆伏匿,關隔阻滯謀不成。

   陰私交加有淫泆,室女深閨也逐迎。

   若因死囚傳惡將,貴人居向戌與辰。

   二仇定戰不相伏,定因官訟纏其身。

   更若四正加四仲,人家妨得不分明。

   年月日時加四仲,所謀之事徒用情。

   有祿貴人臨四仲,遷移卻有陰私名。

陰合乘卯酉之神,則為伏匿罪人,或為女子牽連之事,主交加,事體交連,未能得脫。為人好勾惹結交,多私情而不擇精粗美惡,私易不定,更換住場,離鄉異井。或重拜雙親,多妻妾,養螟蛉,內外驚而外施仁義也。終必為犯,被罪外竄矣。
《曾門經》曰:三交相因,家匿罪人。人或公訟,或明晦,或出入受害,伏匿關留,又主逃隱不及。凡事被人阻破,求財無得,謀望無成,占病沈重,或日輕夜重,或日重夜輕,多是犯色二三感。占官不吉,六陰日先阻後遂,但多疑,事不歸一。女人得此刑克疊並,多淫亂或偏寵。

孔明曰:三交課,來意主自疑惑,家欲匿罪人。又須陰合併,方名三交。若無此二神,則不為交。又子午為二至,卯酉為二門,若四仲相交,更天將得白虎,並主望行人音信。又若傳不和,有交加難解不明之憂。又帶白虎克日辰行年上神者,來意主殺傷見血之禍。占來賊有戰,或三路來,勾引合交而來,或三路或三疊,陣中有埋伏,須防之。占行人游神動必來,否則主行者勾留牽惹,他事不得來;或來,半路被朋友或婦女引去他方矣。

袁天罡曰:此可知四仲純全,前無孟之可就,後無季之可奔,是謂四平,互刑互破,前不能進,後不能退,交加之旬。凡事失節阻礙,謀則被人破矣。後合又入傳,主陰私違法之事。虎勾入傳,主事爭鬥喪孝之事,或殺傷逃亡之事。

李淳風曰;孟神加孟,仲神加仲,季神加季,故曰三交。

孟主未來,課名玄胎;仲主現在,課名三交;

季主已往,課名稼穡遊子。

子加卯,子卯相刑,舉錯不吉。

詩曰;變異謀還遠,須訪卑下淩。陰亡陽始虛,賤否貴方榮。

子加酉,子酉遇破,舉事多端。

詩曰:事因多閉起,變異及災亡。暗昧無分曉,蹇過後方亨。

卯加午,卯午遞志,老凶幼喜。

詩曰:病凶訟不利,懷主欲登坡。暑天炎涼日,秋來始發輝。

午加酉,午酉光置,災福二慮。

詩曰:小榮傾否日,老病事難言。火死金當旺,秋老生墓天。

午加卯,午卯沐浴,言好動逐。

詩曰:事應言在位,便見後遷移。戶口多逢破,效治失多歧。

酉加子,酉子遇破,可禳災禍。

詩曰:天禍終難解,金水來傷多。火燥其陰內,空木轉春和。

酉加午,酉午變應,事有凶證。

詩曰:水力方行衣,樽節當日持。事後陰小敗,火力不相依。

卯加子,高蓋乘軒,紫微華蓋。

詩曰:太沖為天駟,勝光為天馬。更得龍常將,祿位喜重重。

概見高蓋乘軒內。

又曰:凡課入三交體,則以三交宮時斷之,絳宮時孟也。

詩曰:三神入仲是絳宮,此法幽微是經蹤。

   絳宮時得登明入,更有六神相隨從。

   天罡是德得生氣,辰午申上宜見進。

   功曹只是名華蓋,有恐居之可免凶。

   魁罡加孟醜為煞,行人不到渡江風。

   占賊未來亡叛獲,病瘥囚徒兇犯重。

   人情不實行宜止,路若迷時左道通。

   見怪身通妖不出,孕主生男財主空。

   大吉居仲是玉堂,軫星是德生天梁,

   申酉卯同名為德,神後之位華蓋方,

   天罡加仲亥為煞,賊人來路戰俱傷。

   上者遭系追逃獲,天乙無風可渡江。

   謁人相見胎生女,若問人歸半路傍。

   神後入仲明堂時,從魁為德未申隨,

   功曹別立為生氣,醜是華蓋避凶進。

   魁罡加季河魁煞,囚人得出病難醫。

   看人不出上無見,占賊即來急防之。

   逃亡不獲得人到,納財惟上類須遲。

   陽日三交課,日前四仲因。交刃天羅體,陰私來上門。

   有金斷傷殺,無金纏繞論。更值三交重,勾連事亦昏。

   如在三陰日,則為交祿雲。倘乘元武將,陰私失祿存。

   若得乘吉將,高蓋格為尊。

如在六陽日,逢三交,則為交刃羅網之格,主刑克疊疊,因罪被刑,因陰私逃匿,破敗危亡,殺傷纏繞事。有金主殺傷損害,無金主陰私是非纏繞事。如在六陰日則為交祿格,主交接印信,私求官祿,則若乘元武凶神,則為陰私而失祿。如饋遺賄賂私托漏泄,被人譭謗害,因之而失祿矣。

如子午卯酉逆加三位,名破交愁課,凡事不免阻破,見後合主欲奸邪之事,被人阻破不成。

又三交內有伏殃格,寅午戌月酉,亥卯未月午,申子辰月卯,巳酉醜月子是也。

假如正月己未日卯時占事,太沖為六合,加日辰上,上克下為用,太沖發動為一交;將得六合為二交;發用其中為三交。假如正月乙酉日寅時占事,勝光臨酉上克下為用,傳見太沖,終於神後,皆四仲,以終傳決之,中見白虎,主煞人,終見勾陳,主有鬥傷者。

斬關課:

象曰:魁罡日辰上,發用斬關名。出行應吉利,居住暗相通。

   三傳陰合見,地戶太陰中。功曹與小吉,天梁玉女同。

   青龍萬里翼,華蓋紫微宮。避罪宜逃走,追人永無蹤,

   乙酉正月占,午時是此宗。亡人華蓋下,避罪此中通。

   終向太陰上,私門萬里忙。若言不飛走,濁亂在家中。

又曰:日辰上見魁罡立,此課是為斬關名。

   厭翳神光參玉女,天梁地戶太陰間。

   更加青龍並六合,紫微天駟可乘閑。

   逃亡最利難逃隱,去住亨嘉信不還。

又曰:魁罡加日辰,傳見天上寅,斬關有逃遁,不角遠行人,

   傳得子與未,吉貴來相因,道路獨通遠,天地藏著身。

孔明曰:魁罡乃天關也,太陰乃地戶也,六合乃私門也;功曹乃天梁也,高不可及;小吉為玉女也,乃天之使者;青龍為萬里翼也,可以致遠;華蓋乃紫微覆上帝所居者,有天乙為神光,有今旬六丁為玉女。此數者加日辰而發用,如人逾關梁而得神光擁護,又辰戌為急烈之神,故名斬關。更中末傳見此,最利私,以出行、逃走、避罪、隱形,獨入獨出,逃走遠方,無所觸礙,如有神助也。若在家中而求隱匿,如夜地奸私盜賊而畏人知也。

袁天罡曰:天梁天關天門六合,此三天若動,更天罡覆日,主逃者不可尋,必天乙神光引導,六丁玉女來扶,青龍飛騰萬里,太陰地戶閉形,逃亡適占,捕亡難追。占謁見難會面。占遺失難尋。占遠行利。占久出者必歸。占身命,主人陰私不可測度,多動少靜,離鄉異井。占人品為術士師巫,不利六親居家。

若日辰見魁罡,將得陰虎,來意占行人之事。又用神或傳內沖克行年者,來意又欲終身逃避之事。又傳見螣蛇白虎玄武,來意主捕盜之事,行者必動。

已上俱欲六處有陰虎,更見螣蛇為勝光,方是斷斬關得斷。如無金則不斷。經曰:斬關不見陰虎不斷,難逃避是也。行者不動,逃者不遠,占盜獲應。

邵氏曰:課得斬關,不有逃遁,必有遠行。神後、小吉、龍、常、天后、六合、太陰、貴人等入課傳。此乃天道獨通時,又為天藏地蓋時,最利逃亡。又曰斬關官鬼來入傳,凶神凶將又相逢。此名斬關逢吏課,幽行逃遁定會愁。此斬關逢吏格,乃魁罡作日之鬼,又作勾蛇合,更逢鎖鑰關隔等煞,必主被捕遭刑。

如正月乙巳日午時亥將占,亥將加午,辰臨亥,為逾天關,功曹為用,為越天梁,將得太陰為入地戶,中傳未為參玉女,將得青龍是乘青龍,終傳子,得天乙為入天任引道。一說是乙亥日,非乙巳日也。

兄寅陰

才示青

父子貴

元朱陰六

卯戌寅酉

戌巳酉乙

戌亥子醜

酉 寅

申 卯

未午巳辰

如正月庚寅日卯時占,天罡臨申,初傳戌,將得六合,為逾天關;中傳午,將得白虎,必殺傷;終傳寅,將得天后,憂婦女。六合臨寅為天乙,三天俱動,以此占人,必主伏匿逃亡,其事始陰私終連婦人有傷,甲申庚寅己醜癸未,範蠡去越入五湖,用此日也。

印戌六

官午白

才寅後

白六螣元

午戌子辰

戌寅辰庚

醜寅卯辰

子 巳

亥 午

戌酉申未

遊子課一名絕跡課:

象曰:何類為遊子,五墳稼穡同。三傳皆四季,惡事竟相攻。

   病者應難瘥,逃走西與東。破敗三年內,官災在歲中。

   三傳如有救,翻禍卻為通。

又曰:三傳皆是土,天馬與之並,有丁為遊子,主人當遠行,

   陰幽之他邑,陽德變舊程,不然當遠適,方見課之名。

又曰:四季三傳有六丁,不然天馬又相並,

   占身欲出為遊子,逃者天涯地解停,

   乙巳午時三月課,用神小吉未為丁,

   申為天魁為天馬,終於在吉例斯成。

   若值墓神並殺害,恐有冤家來迫刑。

又曰:三傳四季名遊子,四三之內有旬丁,

   占人必定身遠出,吉神良將必安寧,

   傳入陰時必回堙A傳出陽來必遠程,

   年月日時都逢季,求名難遂物非真。

又曰:三傳四季不逢丁,凶神惡將莫相並,

   五墓四煞名又惡,行藏出入禍相仍,

   路逢仇惡並巡吏,惡橫相沖官病縈。

孔明曰:經雲“四季入傳 ,六丁相倚,天驛加之,其名遊子。”蓋辰戌醜未,四季之終,五行之墓神,在外遊,故三傳皆季,課名遊子。若會丁馬在傳,必有逃亡遊行之事,宜在外不宜在家;見天馬為地角格,占身命逢此,主性質迍滯不通,作為暗昧。旬首三奇,亦主晚發福壽,終多刑克。有丁馬,則身心勞役,晚始安寧,出祖繼房。主日幹利於稼穡,或外方創業。克日幹則因田土相爭,破耗四絕,傳出陽者,欲遠行,傳入陰者欲匿藏。

袁天罡曰:遊子課,主出遊不返之象。或有丁無馬,或有馬無丁,皆為遊子,不必丁馬並也。若值天驛龍合者,主萬里奮飛,未醜戌是陰傳入陽,主動而往;醜戌未是陽傳入陰,主動而歸;醜加辰為破遊,戌加未為衰遊,反吟為複遊。

經曰:三傳俱季,春曰稼穡,夏曰遊子,秋曰地角,冬曰五墓。與斬關並,則為絕跡課,如範蠡去越,張良歸隱,而不見跡,與泆女狡童並,有淫欲私逃之事,欲遠逃也。與天寇並,主盜賊逃亡之事。如在行年,則欲逃亡,故問也。占行人來,占行者出,主遲滯;主求望有阻;占婚不成;五行墓地,占病訟俱凶;占晴雨天陰不雨。

外有五墓四煞課,不利遠行,路逢仇惡巡吏。貴在用前,前路見事速成;或貴順亦速;用在貴前凶將起,貴逆主遲。

如詩中乙巳日午時三月占,未臨乙,為旬中六丁使者為用,中傳天魁為傳出陽,將得朱雀主于文章口舌,將欲遠行,日墓覆日多凶少吉。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