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斷千金賦》 明.劉基著  《一》《》《

動靜陰陽,反復遷變。

八八六十四卦是由動爻、靜爻、陰爻、陽爻組成的,動靜陰陽構成了六十四卦的反復變化。

雖萬象之紛紜,須一理而融貫。

卦所呈現的象,即卦象及組成卦的諸因素間的關係,千變萬化、紛紜複雜,但卜易必須以一個總的理論為指導,這個理為五行的生克制化。

夫人有賢,不肖之殊;卦有過,不及之異。太過者,損之斯成;不及者,益之則利。

卦以中和為好,不要太過,不要不及。要抑其過,補其不及,所求之事才有成功的希望。太過,指卦中主事爻,即用神太多、太旺,多則不能專一,就該損之。損,就是用其他因素,月、日、動爻等來克制一下。如土為用神,卦中出現二三位土,須得寅、卯月日來克,才能斷其事成,不及則反之。其益法需生、扶、拱、合。

生扶拱合,時雨滋苗;克害刑沖,秋霜殺草。

生,相生,金生水、水生木之類。扶、拱都是同類相幫之義。先幫後為扶,後幫先為拱。如卯為用神,寅日占,寅能扶卯,如寅為用神,卯日占,卯能拱寅。合有二合、三合。二合,子與醜合,寅與亥合之類,三合,三合成局,申子辰合成水局,寅午戌合成火局之類。生扶拱合四者能調護説明用神,用神弱能使之強,衰能使之旺,伏者遇之則起,故用時雨滋潤禾苗來比喻。克,即五行相克,金克木、父克子之類。害指六害,子未相害、醜午相害之類,刑指三刑、四刑。沖為六沖,四沖,此四者能傷身,能敗德,能制伏,能壞事,所以以秋霜殺草來比喻。生扶拱合,用神見之吉,忌神見之凶,克害刑沖,用神見之凶,而忌神見之反為吉。不能一概而論。

長生帝旺,爭如金穀之園;死墓絕空,乃是泥犁之地。

長生、帝旺、死、墓、絕均為十二宮中之神。十二宮指長生、沐浴、冠帶、臨官、帝旺、衰、病、死、墓、絕、胎、養,以人從胚胎到出生到消亡的十二個環節來比喻事物的不同發展階段。空為旬空、空亡。金穀園,晉.石崇在金穀澗建的園林,用金穀園來比喻富貴強盛。泥犁,梵語,就是地獄。以此言其凶。黃金策行文多用典,以下不注。六爻遇長生、帝旺、雖衰弱也作有氣論。如推成事,帝旺主速成,長生較遲緩。因長生就象人剛一下生,尚未強壯,帝旺好象人到了壯年,其力進銳。六爻遇死、墓、絕、空,則主陷溺,雖得時旺相也不能成事,但凶神遇之則吉。

日辰為六爻之主宰,喜其滅項以安劉。

日辰是蔔筮之主,不看日辰則不知卦中吉凶輕重。日辰能衝動安靜之爻,對動爻能制,對凶神能抑之,對旺相能挫,對衰者能扶,對生合者能破。古人說,日辰能救事、能壞事。如占文書,以父母爻為用神,卦中如有財爻發動,財克父母,文書不成。但若得日辰克住財爻,或沖散財爻,財爻則不能去傷害父母,故得文書有氣,其事可成。這是日辰救事。又如占子孫,卦中父母不動,子孫爻不空,本為吉兆,但如被日辰沖扶父母,父母就能克害子孫,則變吉為凶,這是日辰壞事。總之日辰扶持用爻則吉,扶持忌爻則凶,日辰克制忌爻則吉,克制用爻則凶。

月建乃萬蔔之提綱,豈可助桀為虐。

月建與日辰一樣,都能生扶拱合沖克刑害用爻,如求財,卦中無財,月建是財,以後終須可得。若卦中有財,月建克財,定主艱難,須過此一月才能得到。但月建和日辰又是有分別的,月建主要確定用爻的旺相休囚及月破與否,日辰主要定用爻的生旺墓絕空等。

最惡者歲君,宜靜而不宜動。

本年太歲之爻為歲君,如甲申年,卦中出現申爻,即為歲君,這一爻宜靜不宜動,如此爻發動沖克世、身、用爻,主災厄不利,一年之中多不寧靜,如被日辰、動爻沖起,主有災患。

最要者身位,喜扶而不喜傷。

身,即月卦身。成卦之後,先看卦身現與不現,與月建、日辰、動爻有無干涉,則吉凶可見。卜易以身為最要,不可不看。如占得困卦,身爻在午,因卦午火為官鬼,旺則有官事系身,衰則主有疾病。卦身占事為事體,占人為人身,喜生扶拱合,不喜傷,傷即刑沖克害。

世為己,應為人,大宜契合;

世應為賓主之象,世為自己,應為他人。求謀用事,世與應生合比和,則有成就,若刑沖克害,必主艱難。

動為始,變為終,最怕交爭。

交、重為變爻,為動。動則陰爻變陽爻、陽爻變陰爻。占事以動爻為事之始,以變出爻為事之終。最怕交爭,指主事爻動變出之爻回頭克沖刑害主事爻,乃大凶之兆,即使用爻旺相,也不能稱心遂意。

應位遭傷,不利他人之事;世爻受制,豈宜自己之謀?

應爻受傷,不利代占,代占以應為主;世受傷,不利自占,自占以世為主。

世應俱空,人無准實;

世應二爻不宜在空亡之地,世空為自己不實,應空為他人不實。世應俱空,彼此皆不實,謀事必有阻節,卦若安靜,世應空合謂之失約無誠言。

內外競發,事必翻騰。

卦中有一二爻發動,變化有常,生克不亂,自有條理。若內外卦多爻亂動,則吉凶難定,人情無常,必主事體反復。所以說獨發易取、亂動難尋。

世或交重,兩目顧瞻於馬首;應如發動,一心似托於猿攀。

世與應爻皆不宜動,世爻發動主本人三心二意,左顧右盼;應爻發動,主他人心易變遷。

用爻有氣無他故,所作皆成;主象徒存更被傷,凡謀不遂。

用爻有氣無氣,依五行旺相休囚論。旺相為有氣,休囚為無氣。主象義與用爻同。用爻喜旺相有氣,不宜衰弱無力。若用爻有氣別無日辰、動爻刑沖克害,為上吉好卦,隨心所欲無不稱意。主象徒存,即用爻無氣,如又被日辰、動爻克害刑沖,是大凶下卦,作事枉費心機,必無可成之理。

有傷須救,

傷,即是主象用爻、身世被卦中其他動爻刑沖克害。有傷屬不吉。救,是指卦中的動爻或日辰等來克制傷害用爻之爻。如用爻為申金,卦中有午火動克申金。申金為有傷。如日辰是未,未能合住午火,午火則不能去傷害申金,謂之有救。

無故勿空,

旬空,有有故而空,有無故而空。凡遇日月動爻傷克而在空亡,為有故而空,避之可也。若無刑沖克害而身世主象自落空亡,為無故而空,大凶之兆。占病必死,占事不成,占人有難。無故而空,雖有日辰動爻生扶而無用。

空逢沖而有用。

卦爻空亡,如逢沖則必動,動則不空。所以雖空而有用。如戊午日占天時得井卦,卦中子水父母空,卻被日辰衝動,定主有雨。

合遭破以無功,

卦中有合,所謀易遂,如兩人同心協力。唯怕奸詐小人兩邊挑撥。故凡遇合,須防刑沖克害破合。如寅亥兩爻本相和合,若卦中戌土發動,戌土克了亥水,雖合而無用。

自空化空,必成凶咎;

自空,是用神自落空亡。化空,用爻動化出之爻又值旬空。用爻空亡或用爻化為空亡都是謀望無成之凶象。

刑合克合,終見乖違。

合中有刑,合中有克,終究為不吉之象。

動值合而絆住,

動爻如遇合,為合絆住,不能動,只當靜爻論。

靜得沖而暗興。

不動之爻為靜,靜爻如被日辰所沖,則為暗動,暗動以動爻論。

入墓難克,

動爻入墓,不能去克他爻,他爻入墓,也不受動爻所克。如未日占卦得寅木發動,本能克卦中土爻,但未是木之墓,寅木入墓則不能去克卦中其他土爻。再如辰日占得寅木發動,辰為土之墓,寅木雖然發動,但被克者已藏於墓中,寅木仍不能克。

帶旺匪空。

爻處旺相,謂之有氣,如此爻值旬空,不以空論。可斷為雖日下受阻,過旬而成。

有助有扶,衰弱休囚亦吉;

此指用神而言。用神衰弱本為不美,喜得日辰、月建、動爻生扶合併,而不作衰弱論。

貪生貪合,刑沖克害皆忘。

本來能刑沖克害他爻之爻,貪合而不再為害,貪合忘刑,貪合忘沖,貪合忘克與貪生忘克一理,參見《闡奧歌章.碎金賦》

別衰旺以明克合,辨動靜以定刑沖。

克合刑沖都是有條件的:旺爻能克衰爻,衰爻克不得旺爻,旺爻合得起衰爻,衰爻合不起 旺爻。動爻能刑靜爻。靜爻不能刑動爻,動爻沖得起靜爻,靜爻沖不起動爻,日辰能害卦爻,卦爻不能害日辰等,以此類推。兩爻俱靜以旺為先,有動以動為急。上述是辨別刑沖克合的總的原則,只有如此才能作到事歸於一而無兩端之疑。

並不並、沖不沖,因多字眼;刑非刑、合非合,為少支神。

並,日辰與卦中爻相同為並。如子日占卦,卦中子為用神,則為並。如卦中子爻衰弱,因日辰並之,則為旺論,卦中只有一位子爻與日辰子才能為並,如卦中有兩個子爻,而不能成並。沖也是如此。三刑、三合,都必須三者皆見,而且兩動一靜,靜爻刑,合不起動爻,一動也刑,合不起兩靜,缺一位不能成刑、成合。

爻遇令星,物難我害;

爻,用神主事爻。令星,月建之五行。物,指能刑沖克害用神之動爻。如果用神爻與月建的五行相同,則為爻遇令星。那本能刑沖克害用神的動爻也不能害用神了。

伏居空地,事與心違。

伏,伏神,卦中無用神,伏神又居空亡,所求之事決不能成。

伏無提挈終徒爾,飛不摧開亦枉然。

伏神空亡,凡事不利。伏神若不空亡,必須衝開飛神,提起伏神事方有望。

空下伏神,易於引拔;

伏神伏於空亡爻下,無阻攔易出。一遇日辰動爻沖合,伏神即為有用。但須注意,伏神有用,總是遲於用神的。

制中弱主,難以維持。

制,指受月建、日辰克制。用爻休囚又被日辰月建克制,即使有動爻生扶拱合,也無濟於事。

日傷爻真罹其禍,爻傷日徒受其名。

日辰能傷克卦爻,卦爻不能傷克日辰。月建與爻的關係同此。

墓中人不沖不發,

用爻入墓,則多阻滯,諸事費力難成。須待日辰、動爻沖克其墓日,方可有用。

身上鬼不去不安。

六親中以官鬼為凶神,占得世爻臨官鬼,為身上有鬼,如果不是當官有公幹之人身上有鬼,多凶少吉,須待日辰、動爻克去官鬼才能無憂。

德入卦而無謀不遂,

德為天干地支上下皆合,又稱龍神。以主合為妙,克合次之。遇德爻入卦為主象,所謀皆遂。

忌臨身而多阻無成。

忌,忌神。忌神臨身世,不論公私之事皆主阻滯而不順。忌神休囚,辦事費力,忌神旺相,事必不成。

卦遇凶星,避之則吉;

凶星,指刑沖克害。避之,指用爻在旬空,受刑沖克害之爻在旬空為避,此不為空,只是目下雖阻,過旬即成。

爻逢忌殺,敵之無傷。

忌殺,忌神。忌神發動,凡事不利。敵之,指得到比肩同類的幫助,以眾敵寡之義。用爻遇忌神發動,得日辰、月建、動爻拱扶,用神無有損害。

主象休囚,怕見刑沖克害;用爻變動,忌遭死墓絕空。

休囚則不能敵殺。死墓絕空乃陷井之地,大凶。死不復生,絕不復續,入墓則不能出,墮空則不能起。若主象發動而化入死墓絕空之地,不問公私大小之事,皆主不成。占病逢之必死無疑。

用化用,有用無用;

用爻動化出之爻仍是用神,為用化用。化出的用爻有的有用、有的無用,需要分辨,一般地說,化進神有用,化退神,化自身或卦變伏吟無用。用爻自化如此,旁爻動化出用神也無濟於事。

空化空,雖空弗空。

動爻旬空,化出之爻又是旬空,為空化空。動爻值空和動爻化空,都不是真空,出了此旬,即為有用。

養主狐疑,

養,十二宮之第十二位。用神化入此爻主凡事未決,狐疑不定。

墓多暗昧。

墓,十二宮之第九位。凶爻要入墓,吉爻不要入墓。墓為沉滯、暗昧不明之象。用神帶刑動入墓者,占病必死,占訟入獄,參看《通玄妙論.隨官入墓》

化病兮傷損,

病,十二宮第七位,與長生對沖。用神化入病爻,凡事有損:占病未痊,占物不中,占藥不效,占文書有破綻,占行人未回,占身命帶疾,占婦人必不貞潔,占容貌必有破損。

化胎兮勾連。

胎,十二宮第十一位,主遲滯不響快,占行人主象化胎,必有羈絆未能動身。占盜賊,失脫,若官鬼化入胎爻,主內外勾連。

凶化長生,熾而未散;

用神化為長生,主吉,只是成事稍遲,不如帝旺來得快。但是凶爻化為長生,則禍根已萌,有日漸增長之勢。如占病,子孫化長生病漸減,如官鬼化長生,日加沉重,直至墓絕日,其勢始殺。

吉連沐浴,敗而不成。

沐浴,十二宮之第二位,又稱敗神、主凶。金敗在午,木敗在子,火敗在卯,水土敗在酉。用神化入敗爻凶,忌爻化入敗爻不成凶。

戒回頭之克我,勿反德以扶人。

回頭克是用神自化出忌神,忌神反來克用神。用神發動化出之爻不合世而合應,不合用爻,而合旁爻,為反德以扶人,都是損己利人之象,所求不成。

惡曜孤寒,怕日辰之並起。

惡曜,指刑沖克害之爻。如無氣或孤立無助,不能傷用神。惟怕日辰扶並惡曜,孤寒得助,終不免受其害。如再值月建更為可怕。

用爻重迭,喜墓庫之收藏。

用爻重迭為太過,如無日辰月建,動爻損之,則須入墓,墓也為庫。如丁醜日占財得益之萃卦,卦中有兩重財爻,初九、上九又化出兩重財爻,日辰又是財,為太過、無濟於事。喜得世上有辰爻為財庫,可受此財。

事阻隔兮間發,

間爻發動,事有阻隔。

心退悔兮世空。

世爻旬空,是本人有退悔之意,不能勇往精進促其事成。

卦爻發動,須看交重;

卦爻發動有兩種情況,一是遇交,由陰變陽;一是遇重,由陽變陰。交主未來,重主過去。如占逃亡,卦有父動,主有音信,若由交而動,須等人來報信;若由重而動,可斷信已先知。其他仿此。

動變比和,當明進退。

動變比合,即木爻變出木爻之類。須分別進神和退神,向未來方向變為進,向已過方向為退。以木為例,寅木化卯木為進神,卯木化寅木為退神。進主吉凶其勢倍增,退主吉凶漸減其威。

殺生身莫將吉斷,用克世勿作凶看,蓋生中有刑害之兩防,而合處有克傷之一慮。

此專談卜易之活法。一般來說世身喜生合而惡傷克,但有變易的情況。如日辰,動爻來生合世、身,而日辰又是用神的忌神,世身為我,雖然日辰、動爻來生我,對我是無用的,因為忌神克用為凶。用神克世身,是事來趕我,是易成易就之象,雖然為克,但不能以凶斷。

刑害不宜臨用,

刑爻為主象,必主不利,占事事不成,占物物不好,占病人必死,占人人有疾等。害爻為主象,必壞大事。

死絕豈可持身;

死絕即十二宮中第八位、第十位。死絕二爻臨持世身主象者,必不利。占人有難,占病無救,占醫無效,占事不濟。

動逢沖而事散,

對於沖,不可執一而論。旬空安靜之爻逢沖為起,起則有用,旬空發動之爻逢沖為實,安靜不空之爻逢沖為暗動,發動不空之爻逢沖為散、為脫。此種動爻逢沖,所占之事散脫不成,吉事不成吉,凶事不成凶。

絕逢生而事成。

此談絕處逢生,詳見《通玄妙論.絕處逢生》

如逢合住,須衝破以成功;

卦中用爻遇日辰合住,或兩爻自相合住,不論喜忌,皆不見效。須待衝破或克破合爻,然後吉者成吉,凶者成凶。

若遇休囚,必生旺而成事。

此談期日之法。期日,即予測事成之日期,需靈活圓變,才無差誤,上節已談用爻合住以衝破日斷,此節說用爻休囚,當以旺相之日斷。期日法尚有,用爻旺相不動,以衝動月日斷;用爻有氣發動,以合日斷,或以本日斷;用爻受制,以制殺月日斷;用爻得時旺動,又遇生扶,此為太旺,應以墓庫月日斷;用爻無氣發動而遇生扶,即以生扶之月日斷;用爻入墓,則以破墓月日斷;用爻空亡,以衝動月日斷;用爻旺空,或空而逢沖、逢並、逢動者,以過旬斷;若占散事,應以用爻死墓絕日斷等等。

速則動而克世,緩則靜而生身。

此節專談期日的急緩。以用爻動靜生克定成日的遲速緩急。動而克世主速,靜而生身主緩。如占來人,若用神動而克世,則速到,用神動而生世則遲到,如靜而生世,就更晚了。

父亡而事無頭緒,福隱而事不稱心。

占法曰:“卦無父母無頭緒,卦無子孫不喜悅,”父母為主事之神,子孫為福德喜慶之神。此節談公事看文書,文書即父母爻,私事看福德,福德即子孫爻。凡占功名,公門、公事,以文書為頭緒,如卦上父母爻空,則事不確實,無有頭緒可尋。占私事,以福德子孫為解憂喜悅之神,如卦中子孫爻伏而不現,事不稱意,有憂無喜。

鬼雖禍災,伏猶無氣;

官鬼為禍害,但卦中不可無。參見《通玄妙論.無鬼無氣》

子雖福德,多反無功。

子孫爻雖為福德之神,但卦中不宜重迭、過多,多則雜,雜則亂,亂而不專。所以說多反無功。

究父母,推為體統;論官鬼。斷作禍殃;財乃祿神;子為福德;兄弟交重,必主謀為多阻滯;卦身重迭,須知事體兩交關。

此節概論六親。父母、官鬼等五項,後卷還將詳論,此處僅注卦身。卦身指月卦身,為萬物之本體。若卦中有兩處卦身,必是鴛鴦求事,或事關兩處。若帶兄弟,與人同謀,兄弟克世或帶官鬼發動,必有人爭謀其事。卦身不出現,主事未有定向,卦身出現持世、合世、生世,其事已定。卦身宜出現,但不宜變動,動則須防事情有變。若是喜神不以此論。卦身遇吉神而化忌爻,主先成後敗,遇兇殺而化吉神,主先難後易。如果本卦無卦身而動爻化出卦身來,主此人來談其事。卦身持世,或在本宮內卦,屬切己之事,臨應爻,他人之事。六爻飛伏皆無卦身,其事沒有根由或無有此事。卦身空亡,諸事難成;休囚死絕,諸事無氣。世與身不能同論,卦身宜作事體看,不應作人身看。若占人,卦身為所占人之身,不是來占人之身。身克世則吉,世克身則凶。身生世、合世,諸事易成;世生合卦身,其事難成。

虎興而遇吉神,不害其為吉;龍動而逢凶曜,難掩其為凶;玄武主盜賊之事,亦必官爻;朱雀本口舌之神,然須兄弟;疾病大宜天喜,若臨兇殺,必生悲。出行最怕往亡,如系吉神終獲利,是故吉凶神殺之多端,何如生克制化之一理。

此節言神殺,吉神為神,凶神為殺。作者認為不可拘於青龍為吉神、白虎為凶神、玄武為盜賊、朱雀為口舌等說法。應根據五行生克之理靈活變通。此說甚為有理。但作為術數學研究,還應該懂得神殺的用處。大體神殺有附助的作用,大象凶,遇兇殺更凶,大象吉,遇吉神更吉。

嗚呼!卜易者知前則易,求占者簽後而靈:筮必誠心,何仿子日。

卜易者要在掌握占法的基礎上靈活變通。求占者也應懂得求占之理;筮必誠心。只要誠心,可以不顧忌陰陽曆書中關於“子不問蔔”的說法。

天時:

天道杳冥,豈可度思旱澇?易爻微妙,自能驗彼之陰晴,當究父財,勿憑水火。

開篇便說天氣的變化可以通過易爻來預測,提出了預測天氣陰晴,以父母爻和妻財爻為主,不能憑水火二爻來斷的主張。這與《闡奧歌章》、《天玄賦》等有明顯的不同。

妻財發動,八方鹹仰晴光;父母興隆,四海盡沾雨澤。

卦中父動主有雨,財動主晴。卦無父母,財爻又空,必然無雨;卦無妻財,父爻又空,必然不晴。

應乃太虛,逢空而雨晴難擬;

太虛,天空應為天。占天時與占人事一樣,應空則難望。如久晴占雨則無雨,久雨占晴而不晴。若卦雨爻動而應空亦主遲緩,世空則來速。世應俱空雨晴難擬,須詳父母妻財及日辰斷之。

世為大塊,受克則天變非常。

大塊,地,世為地。地為萬物之主。如果世爻受動爻克制,主有非常之變。如雨爻刑克,必是惡雨;風爻刑克,必遭惡風之類。

日辰主一日之陰晴,

父母動被日辰克制,主當日無雨。父母爻動,日辰生扶,主當日大雨。財爻動日辰生扶,主當日烈日當空。又日辰為兄弟,其日有風雲,日辰為子孫,早晚有彩霞。日辰有官鬼,其日必陰晦等,餘仿此推。

子孫管九天之日月。

九天之日月,指天上的太陽與月亮。陽爻子孫為日,陰爻子孫為月。不論日月,旺則皎潔,衰則暗淡,空伏雖晴而被雲霧遮掩。子化子,陽主日照霞明,陰主月明星燦。化出墓、絕,始雖明朗,終成晦暗。

若論風雲,全憑兄弟;

兄弟爻為風雲。以旺動衰靜論風雲大小、濃淡。旺動則風高雲密,死絕則雲淡風輕。化出子孫則清風彩雲,化出官鬼則頑雲惡風。但若問順風、逆風,不能以兄弟爻論,應以子孫爻為順風,官鬼爻為逆風。

要知雷電,但看官爻。

官鬼主雷電,動則有雷聲,旺則霹靂驚雷,化進神同。衰弱為雲中虛閃。卦中兩鬼皆動,雷鳴電閃,鬼化鬼同。鬼化財或卦無父母,雖有雷無雨,待父母值日才可斷有雨。

更隨四季推詳,須配五行參決。

父母四時主雨,妻財四時主晴,其他子孫、官鬼、兄弟都應隨四季變化而變,並看五行而定。如父母爻主雨,若臨金水,雨未止;臨火土、雖雨不久;臨土雨雖止而雲不散;臨木則有風有雨。妻財爻四時主晴,臨金必有煙霧,臨水必有朝霞,化出父爻反主有雨,臨木晴而有風,臨土晴而有雲,臨火日麗中天等。

晴或逢官,為煙為霧;雨而遇福;為電為虹。

卦得晴兆逢官動,有濃煙重霧;得雨兆遇子孫爻動,非有閃電,即有彩虹。

應值子孫,碧落無暇疵之半點;

此言得晴卦,應臨子孫者,其日皎潔。

世臨土鬼,黃沙多散漫於千村。

此亦言晴卦,世臨土鬼發動,或土鬼動來沖克世身,是黃沙漫天之象。世臨土鬼,即世爻五行為土,六親為官鬼。

三合成財,問雨那堪入卦;

卦有三合成局,依五類推之。如三合財局,必然無雨。占晴,卦遇三合父局亦主不晴。

五鄉連父、求晴怪殺臨空。

五鄉,財官父兄子,此五類中,唯父母為雨,此爻空亡或休囚不動,雨未可望。若遇動爻化出父母則主有雨,化出財爻則主晴。

財化鬼,陰晴未定;

財主晴明,鬼主陰晦。故遇財化鬼,或鬼化財,或鬼財皆動必主陰晴未定。或先陰後晴,或先晴後陰之象。卦無子孫,財爻助鬼,必不晴。

父化兄,風雨靡常。

父主雨,兄主風,兩爻相化或俱發動皆主風雨交作。論先後當以動者為先,變者為後。俱動則以旺者為先,衰者為後。或定旺多衰少。

母化子孫,雨後長虹垂螮蝀;弟連福德,雲中明月出蟾蜍。

螮蝀,虹的別稱。日月虹霓皆屬子孫,若父爻化出子孫,為雨後見虹;兄爻化出子孫,為雲中漏日、月。

父持月建,必然陰雨連旬;

卦中六親皆不宜臨月建,唯有子孫爻遇月建為吉。父臨月建,必主久雨,財臨月建,必主久晴,臨父化水則澇,臨財化火則旱。

兄坐長生,擬定狂風累日。

長生為事萌發之始,然後帝旺直至衰死,故遇長生,卒難止息。父逢長生,雨必連日,兄逢長生,累日大風,官逢長生,陰雲不散,財逢長生,望雨無門,須至墓絕日,方能雨止、風息、雲開、潤雨。

父財無助,旱澇有常;

官鬼父母無氣而財爻旺動,必旱;子孫妻財無氣而父母旺動,必澇。卦遇此象,最怕日月動爻來生扶合併。如有日月動爻來生扶合併,則旱澇成災。如父財二爻雖旺動,而有制伏,沒有扶助,旱澇有時,不成大災。

福德帶刑,日月必蝕。

蝕,被雨遮蓋有雨。子孫帶刑動化鬼,或化官鬼動來刑害,或父帶螣蛇來克,皆主日月有蝕。陽爻為日,陰爻為月,如八月庚申日,卜中秋月得家人之觀卦,果應大雨。

雨嫌妻位之逢沖,

占雨要財爻靜,財爻若被日辰、動爻衝動,則傷父母,求雨無望。父爻發動,雨也不多,不然當日必無雨,至財爻墓絕日方可有雨。若父爻安靜逢沖日有雨。

晴利父爻之入墓。

墓主晦滯,父爻動入墓中無雨而陰滯,財爻動入墓則反之。

子伏財飛,簷下曝夫猶抑鬱;

曝夫,指晾曬物品之人。此言占晴。若徒有財而無子孫、或子孫居空地而又變弱,此日有陰晴之象,因為財雖主晴但不主日,須有子孫出現不空,或遇生扶、或逢沖並方為有日。何況卦無子孫,則財絕源,官鬼專權,必非久晴之兆。

父衰官旺,門前行客尚趑趄。

趑趄,欲進不前時的樣子。此論有雨無雨。父母爻休囚死絕可斷無雨。若得官鬼旺相發動,生扶父爻,亦主有雨。但忌父居空地或在日辰制伏之處,仍為無雨。可斷必有濕雲載雨,凝滯不散。

福合應爻木動交而遊絲漫野;

福為子孫,子孫乃曠達之神。若子孫爻臨木動與應爻相合,或臨應爻生合世身,必是風和日暖、遊絲蕩揚之天。

鬼沖身位金星會而陰霧迷空。

鬼臨金爻動來沖克世身,或臨世身沖克應爻,主有濃煙重霧迷蔽郊野。

卦值暗沖,雖空有望;

占雨怕父空,占晴怕財空,空而無望。如果日辰沖之,則沖空不空,過旬有望。欲定日期,以沖日、沖時斷。

爻逢合住,縱動無功。

日辰動爻合住財爻不晴,合住父爻不雨。財、父即使發動也主不成。

合父鬼衝開,有雷則雨;

父爻被合住,本主無雨,但遇官鬼動衝破合,主雷震後降雨。沖爻若是兄弟,主發風後降雨;沖爻是子孫,主閃電後降雨。

合財兄克破,無風不晴。

財爻被合住,本不晴明,若得卦有兄動克破合爻,或日辰是兄,則風先起而後晴,無風則不晴。

坎巽互交,此日雪花飛六出;

八卦屬象,乾為天、為晴,坤為地、為陰,坎為水、為雨雪冰雹,離為太陽、為霞為電,艮為雲,震為雷,巽為風,兌為星、月、霧、露類。若冬月卜卦遇坎化巽,或巽變坎,必有風雪飄揚之象。

陰陽各半,今朝霖雨慰三農。

三農,指居住在平地、山、澤三種地方的農民。古人有“陰陽和而後雨澤降”之說。凡占天時得陰陽各占一半的卦,必然有雨。大體為:純陽卦安靜,占雨不雨,占晴必晴,動則主雨。純陰卦安靜,占晴不晴,占雨必雨,動則主晴。純陰卦動出父爻終有雨,純陽卦動出財爻終有晴。

兄弟木興系巽風,而馮姨何其肆惡;

興,動。馮姨,水神。占天時,遇兄弟屬木在巽宮乘旺而動刑克世爻,主有颶風暴雨之災。

妻財火動屬乾陽,而旱魃胡爾行兇。

旱魃,古代傳說能造成旱災的怪物,也稱旱神,旱鬼。占天時得財臨火動,或從火化,或化火爻,或變入乾卦而又遇月建、日辰、動爻生扶合助,必主大旱。若六爻無水,父母死絕,或父與水爻在空,而財福當權旺動,也主大旱。

六龍禦天,只為蛇興震卦;五雷驅電,蓋緣鬼發離宮。

土星依父,雲行雨施之天;木德扶身,日暖風和之果。

土主雲、父主雨,土臨父動有雲行雨施之象。木主風、財主晴,木臨財動,有日暖風和之景。

多霧多煙,爻上財官皆動。

財動主晴,官動主陰,官旺財衰,大霧重如細雨;鬼衰財旺,煙迷少頃開晴。

身值同人,雖晴而日輪含耀;世持福德,縱雨而雷鼓藏聲。

同人,兄弟爻。凡占天時,被世爻所克者必無所求之象。如占晴兄弟持世,兄動則克財,財雖旺相,亦非皎潔天氣。子孫持世則克官鬼,官若發動雖有雨而無雷。

父空財伏,須究輔爻;

輔爻,即原神。占雨以父母為用,官鬼為原神,即輔爻,占晴以財為用神,子孫為輔爻。若卦中財父皆空,或俱不出現,或一空一伏,雨晴難定,須察輔爻衰旺動靜,方可決斷。如鬼爻旺動,日、月、動爻又來生合,主有雨。子孫旺動,鬼爻墓絕主晴。如官與子俱靜,則依有日辰生合沖並者斷。

克日取期,當明占法。

此節談預測日期。占雨看父爻,久晴占雨父爻衰弱,主旺日有雨,父爻安靜,衝動日有;父爻發動,逢值日有;月建是財,出月斷,卦無父母,財多墓絕日有。久雨占晴,財爻衰弱,生旺日晴。日辰是財,當日晴,卦無財爻,父母墓絕日晴。月建是父,出月晴。日辰是父,雖有氣,當日必不能晴。若衰爻遇有扶起者,即以扶爻斷之。如占一日陰晴,以時刻甲子取期。

要盡其詳,別陰陽而分晝夜;

陰陽之分以卦宮取,不以爻象論。陽為晝,陰為夜。或外卦陽爻以上午斷,內卦陽爻以下午斷,外卦陰爻以上半夜斷、內卦陰爻以下半夜斷。陽化陰,晝興夜作;陰化陽,夜興晝作。又陽宮陽爻午前推之,陽宮陰爻午後推之等。

欲推其細,明衰旺以定重輕。

衰旺以四時定,旺則重,衰則輕。有氣而又臨生旺之地者愈甚,無氣而又臨墓絕之地者尤微。旺變衰,先重後輕;衰變旺,先輕後重。

能窮易道之精微,自與天機而吻合。

年時:

陰暗晴暑,天道之常,水旱兵災,年時之變。欲決禍福於一年,須審吉凶於八卦。

初觀萬物,莫居死絕之鄉; 次察群黎,吉在旺生之地。

三言府縣官僚,兄弟則征科必迫; 四論朝廷宰相,沖身則巡警無私。

五為君上之爻,六為昊天之位。

應亦為天,克世則天心不順; 世還為地,逢空則人物多災。

太歲逢兄乘旺,有溫州之大颶, 流年值鬼帶刑,成漢寢之轟雷。

發動妻財,旱若成湯之日; 交重父母,澇如堯帝之時。

猛烈火官回祿,興災於熙應; 汪洋水鬼元冥,作禍于江淮。

尤怕屬金,四海干戈如鼎沸, 更嫌值土,千門瘟疫若符同。

逢朱雀而化福爻,財動則旱蝗相繼; 遇勾陳而加世位,兄興則饑饉相仍。

莽興盜起,由玄武之當官; 宋殄異多,因螣蛇之禦世。

若在乾宮,天鼓兩鳴於元末; 如當震卦,雷霆獨異於國初。

艮主山崩,臨應則宋都有五石之隕; 坤為地震,帶刑則懷仁有二所之崩。

坎化父爻,雨血雨毛兼雨土; 巽連兄弟,風紅風黑及風旋。

日生黑子,宋恭帝驚離象之反常; 沼起白龍,唐玄宗遭兌金之變異。

發動空亡,乃驗天書之詐; 居臨內卦,定成黑眚之妖。

欲知天變于何方,須究地支而分野。

身持福德,其年必獲休祥; 世受刑傷,世歲多遭驚怪。

年豐歲稔,財福生旺而無傷; 冬暖夏涼,水火休囚而莫助。

他宮傷克,外國侵淩。

本卦休囚,國家衰替。

陰陽相合,必須雨順風調; 兄鬼皆亡,必主民安國泰。

唯明天道,能知萬象之森羅。

識透玄機,奚啻一年之休咎。

國朝:

君怒則臣忠,共濟明良之會;國泰則民樂,當推禍福之原。

雖天地尚知其始終,況國家豈能無興廢?

本宮旺相,周文王創八百年之基;大象休囚,秦始皇遺二世主之禍。

九五逢陽,當遇仁明之主;四爻值福,必多忠義之臣。

歲克衰宮,玉樹後庭花欲謝;年傷弱世,鼎湖龍去不多時。

世臨沐浴合妻財,夫差戀西施而亡國;應帶咸池臨九五,武后革唐命而為周。

游魂遇空,虞舜南巡不返;歸魂帶煞,始皇返國亡身。

子發逢空,張子房起歸山之計;將星被害,岳武穆抱籲天之冤。

應旺生合世爻,聖主得椒房之助;日辰拱扶子位,東宮攝天子之權。

世克福爻,唐玄宗有殺兒之事; 子傷君位,隋楊廣有弑父之心。

一卦無孫,宋仁宗有絕嗣之歎, 四爻克子,秦扶蘇中趙高之謀。

身值動官,唐太宗禁庭蹀血; 世安空弟,周泰伯讓國逃荊。

凶神生合世神,玄宗信林甫之佞; 君位傷克四位,商紂害比干之忠。

離宮變入坎宮帶兇殺,而徽欽亡身於漠北;

乾象化為巽象有吉曜,而孫劉鼎足於東南。

國之治亂興衰,卦理推詳剖決。

征戰:

醫不執方,兵不執法,堪推大將之才能;謀事在人,成事在天,當究先師之妙論。觀世應之旺衰,以決兩家之勝負;將福官之強弱,以分彼我之軍師。

世為我,應為彼。世旺克應則勝,應旺克世則負。子孫為我之將軍,官鬼為彼之敵帥。

父母興隆,立望旌旗之蔽野;金爻空動,側聽金鼓之喧天。

父母為旌旗,旺動主兵起,金空動則聞金鼓聲。金空則響,故也。

財力糧草之本根,兄乃伏兵之形勢。

財為糧草,旺多衰少,空為無糧。兄為伏兵,又為奪糧之神,不宜旺動。

木興扶世,濟川宜駕乎輕舟;火旺生身,立寨必安於勝地。

木為舟揖,若動來生扶世身或水爻與子孫動,宜乘舟決戰以取勝;火為營寨,若旺動生扶世身,結寨必得形勝之地。

父母興持,主帥無寬仁之德;子孫得地,將軍有決勝之才。

父母持世動,乃主帥不恤士卒,上下離心,若帶兄弟凶神,須防自變。子孫持世身旺動,將軍必決勝千堨~。

水爻克子子孫強,韓信背水陣而陳餘被斬;

卦中水爻動及世持水爻,或動出水爻克傷子孫,若子孫旺相,得日辰月建生扶或子孫旺動,則可效韓信背水陣,死中求生而反勝。

陰象持兄兄克應,李朔雪夜走而元濟遭擒。

兄為伏兵,如在內象旺動、克應,乃我伏兵;克世是他伏兵。若兄在陽象,宜日間伏;兄在陰象,宜夜間伏,如唐憲宗朝李朔,雪夜銜枚而走,搗蔡城以擒吳元濟也。

世持子而被傷,可效周亞夫堅壁不戰;

世持子孫,將必有才能可以克敵。若父動克,宜且固守以避其鋒,不利速戰。如漢景帝時七國反,帝使周亞夫屯細柳以攻之,中夜軍驚擾亂至帳下,亞夫堅臥不起,深溝高壘,數日乃定,遂破七國之兵。

應臨官而遭克,當如司馬懿固壘休兵。

應持官旺相,彼將才能我難與敵。雖卦有子孫發動,終不能大勝。如三國時司馬懿自料才能不如孔明,甘受巾幗之辱,堅壘不戰。

世持衰福得生扶,王翦以六十萬眾而勝楚;

世身雖持子孫衰弱,亦難勝敵。若得月建日辰生扶,可效始皇時王翦以六十萬眾卒成勝楚之功。

卦有眾官臨旺子,謝玄以八千精兵而破秦。

卦有官鬼,父母雖多而安靜、休囚,子孫雖少而當權、旺動,此乃寡勝眾之象,如晉謝玄、劉牢之以八千兵渡江,破秦王符堅九十萬眾。

兩子合世扶身,李郭同心而興唐室;

子孫為將,世為國君。若卦中有兩子旺動生扶世身,主國有二將合謀勝敵之兆。如唐李光弼、郭子儀二人同心,以忠義自勵,終能靖亂複興唐室。

二福刑沖化絕,鍾鄧互隙而喪身家。

若有二子爻生旺變動、相沖,相刑、兩化入死墓絕空,雖勝敵將,必爭權專寵相殘害之兆,如晉鍾會、鄧艾領兵平蜀,蜀平而嫌隙互生,乃至自相屠戮、身家俱喪。

子化死爻,曹操喪師於赤壁;

子孫為我軍卒,若動入死墓空絕,應又克世或鬼父動傷身世,必致三軍喪命,損兵折將之兆,如曹操誇水軍八十萬眾,乘勢襲吳,而為周瑜、黃蓋火攻所敗。

世逢絕地,項羽自刎於烏江。

世乃一國之君,三軍之師,最宜旺相克應為吉,若被應爻刑沖克害而世又休囚,及動入死墓空絕,主將必然不利。如項羽百戰百勝,而一朝兵散,羞見江東父老,自刎烏江。

水鬼克身,秦苻堅有淝水之敗;

水鬼旺動傷克身世,敵兵必得舟揖渡江之利,如秦苻堅以投鞭斷流之眾,而竟敗於謝玄八千渡江之兵。

火官持世,漢高祖遇平城之圍。

火爻帶鬼,賊寨必近,若火鬼持世,須防困圍。若得子孫旺動,雖被圍得勝。如田單之下齊城。若子衰官旺,必致困圍。如漢高祖被匈奴圍于平城,七日乃解。

應官克世卦無財,張睢陽食盡而斃。

應持鬼克世卦又無財,乃是食盡死亡之象。如張巡被圍睢陽城。

世鬼興隆生合應,呂文煥無援而降。

旺鬼持世乃困圍之象。卦又無財,子孫又弱,世又生合應爻,乃兵少食盡降敵之兆。宋呂文煥守襄陽,元兵圍之甚久,賈似道隱蔽不援,城中食盡遂降。

外宮子動化絕爻,李陵所以降虜。

子在外宮動而被應克世,是我軍遠征,初雖見勝,終必有敗。又化絕爻不免降虜。如漢武時李陵之事。

內卦福興生合應,樂毅所以背燕。

內卦子孫動而反生合應爻,傷克身世,是我將卒有背主降敵之兆。如燕將樂毅背燕投趙。

鬼雖衰而遇生扶,勿追窮寇。

官爻雖衰,若遇動爻日辰生扶拱合,是敵兵雖少必有救援。

子雖旺而遭克制,毋急興師。

子孫雖旺若被父母日辰動爻克害,彼必有計不可急攻,攻之必被摧折,雖不大敗亦損軍威。宜緩圖之。

鬼爻暗動傷身,吳王被專諸之刺。

官爻雖靜而被日辰衝動旺克害身世,必若吳王被專諸之刺。若鬼暗動而被世克或子動來救,則如荊何刺秦王不中,而反自被誅。

子化官爻克世,張飛遭範張之誅。

子孫化官生合應而克害身世,乃是我兵卒謀殺主帥,而欲降敵之象。如後漢張飛素不恤士卒,一日被範強、張達梟首帳下,順流而投孫權也。

要識用兵之利器,五行卦象並推詳。

土為炮石,金為刀箭,水木為舟,火為營寨,又乾兌為刀,震巽為弓馬火槍,坤為野戰類。若此象有克應之神,宜用此器以克敵;應爻官父在此象克世,宜反防敵人用此器。

仁智勇器之將豈越於此?攻守克敵用兵當審於時。

身命:

乾坤定位,人物肇生,感陰陽而化育,分智愚於濁清。即富且壽世爻旺相更無傷;非夭即貧,身位休囚兼受制。

人生一世貧賤高低,合為何等人物。但看世爻為主。若世爻旺相日辰動爻生扶合助,而不來刑沖克害者,乃為上吉,必主其人富貴有福壽;若世爻休囚無氣而被日辰動爻克制,主其人非貧即夭,無福壽無造化人也。

世居空位,終身作事無成;

凡占身命,大忌世身空亡,主一生作事無成,多謀少遂,難立家計。

身入墓爻,到老求謀多戾。

如世身入墓,主其人如醉如癡,不伶不俐,動靜行藏必不響快,雖有所為亦皆不稱心也。

卦宮衰弱根基淺,爻象豐隆命運高。

卦有大象旺衰,有爻象旺衰。如占身命,得大象旺亦好,可許他根基壯實,更得六爻中身世在吉地,乃是十全造化。然卦宮旺相,不如爻象旺相,蓋人之根源系於卦,命之吉凶系於爻,故卦宮無氣根基薄,爻相得時有氣,命運必高。如立春節艮旺震相巽胎離沒坤死兌囚乾休坎廢類。大抵旺勝相胎、沒勝休囚也。

若問成家,嫌六沖之為卦;

凡遇六沖卦,必主其人作事有始無終。前卦六沖,前三十年生涯澹泊;後卦六沖,三十年後家業凋零,前後六沖則一生苦楚不能發達。

欲知創業,喜六合之成爻。

占身命得六合卦,主其人春風和氣,交遊必善,謀事多遂,基業開拓。如前合前亨,後合後遂,前後皆合、主一身通達萬事如心。

動身自旺,獨力撐持;

如世爻不遇動爻日辰而生扶,而自強、自旺、得時發動者,其人必白手成家,無人幫助。

衰世遇扶,因人創立。

若世爻無氣而遇日月動爻生扶,必遇好人提拔成家,不能自權自立也。

日時合助,一生偏得小人心;歲月克沖,半世未沾君子德。

如世身遇年月日時生扶拱合,主上得貴人親愛,下得小人忠敬。如見刑沖克害,則官府欺淩,小人謗毀。一曰:父來合得父之蔭,兄來克受兄之累。餘可類推。

遇龍子而無氣,總清高亦是寒儒;

青龍、子孫持世身,必然立志高遠,不慕功名富貴。如邵康節陶淵明輩,子孫即無氣,亦絕俗超眾之寒士也。

逢虎妻而旺強,雖鄙俗偏為富客。

白虎臨旺財持世,其人雖不知禮義,然必家道殷實。如李澄蕭寵之徒是。旺財有制伏,亦粗知文墨,勉強向上之流,不可以頑俗論。

父母持身,辛勤勞碌;鬼爻持世,疾病纏綿。遇兄則財莫能聚;見子則身不犯刑。

占身不可見父兄官鬼持世。如遇父則克傷子,一生不得安逸。鬼為殃禍,遇之則一身疾病纏身,或主帶疾,或常招官訟,若貴人見之不以此斷。至兄乃克剝破敗阻滯之神,世或逢之,主克妻妾,破耗多端,一生不聚財物。惟遇子孫則克官鬼,主一生官刑不犯,安閒自在,衣祿豐盈。大怕休囚,唯貴人不宜犯之。

祿薄而遇殺沖,奔走於東西道路;

占身以財為祿,若臨死絕無氣爻則祿薄,而世爻又被惡殺衝動,無一爻吉神救助,此乃至下之命,必主東奔西逐,丐食於街衢者。若世爻動而逢沖,或無沖而世爻衰弱,空動,化出惡殺回頭沖克世,無助。而殺無制者亦然。

福輕而逢凶制,寄食於南北人家。

子爻若遇死墓絕空則福輕,而世爻更被凶神克制,或世動而被日辰動爻合往,此為受制於人之象。占身遇之,必主其人倚靠富家,寄食於他人也。

子死妻空,絕俗離塵之輩;

占身以福為子,財為妻,二爻若臨死墓絕空之地,乃是刑妻喪子之兆。小兒見之,必絕俗離塵出家輩也;僧道見之,反為吉兆,必無俗累之牽惹矣。

貴臨祿到,出將入相之人。

卦中貴人祿馬旺臨身世,而官鬼父母又來扶助,或月建日辰生合,必是將相之兆,富貴非常之人。

朱雀與福德臨身合應,乃梨園子弟;

子孫乃喜悅之人,朱雀又主言語,若同臨身世主象,其人必然乖巧。若生合應爻,是合歡於他人之象,故為梨園子弟之兆,不然亦是伶俐人也。若應生合或被日辰動爻來破者,或世應刑沖克害者勿以此斷。

白虎同父爻持世逢金,則柳市屠人。

父母屬金而帶白虎持世者,必是屠豬殺馬之輩,蓋白虎主喪亡,金為刀劍,而父母又傷克子孫之神,子孫又為六畜,故為宰殺之象,而加之畜類以屠夫斷。若父母有制或子孫旺相發動,或在空避之地,勿以此斷。

世加玄武官爻,必然樑上君子;身帶勾陳父母,定為野外農夫。

玄武主盜賊之事,而加官鬼臨身,乃樑上君子,穿窬之人也。勾陳職專田土,而加父母,勤苦之神,持世者,乃耕種耘耨之兆也。

財福司權,榮華有日;官兄秉政,破敗無常。

以上人物雖有高下不同,然莫不喜財福而惡兄鬼者。若得財福二爻得時旺相發動,縱是下等之命,一時淹蹇,終鬚髮達。若見官兄當權旺動,雖上等之命,一時亨利,亦有破敗貧窮之時。卻看在何限中便知何年發達,何年破敗也。其中有救無救,當自融通活變。

運至中年,兇殺幸無折挫;時當晚景,惡星尤怕攻沖。

人命有三限,每一爻管五年,初二三爻共十五年,外三爻亦管十五年,共三十年。支卦六爻亦管三十年。正卦內三爻十五年為早限;正卦外三爻十五年與支卦內三爻十五年為中限;支卦外三爻為末限,變卦為支卦。兇殺惡星即是官鬼兄弟刑沖克害之類,早限遇之則早年欠順,中限遇之則中歲災殃,末限遇之則晚景迍邅,老無結局。若子孫等吉神在正卦內三爻得時旺動,主蔭下得意;在正卦外三爻見三十年前福如秋月;在支卦內三爻見,則三十年後財若春潮;至支卦外三爻見,則晚景榮華康寧壽考。又如早限有惡星,末限有吉星者,必初年蹇滯,老景亨通也。餘仿此。要知吉凶之事,依五類推斷,如逢官爻生扶合助,主貴人提拔,或子孫來刑沖克害,則有僧道相干之事也,宜通變。若六爻安靜,則當再占一卦以斷之。或以不動之卦乾化坤、艮化震之類者非。

正內不利,李密髫齔迍邅;

正卦內三爻乃初限,若逢官鬼凶神克戰者,主童年多病,如李密九歲方能行,蓋幼年多疾故也。

支卦有扶,馬援耆頤矍鑠。

支卦外三爻乃末限,若有吉神合助,必然老年康健,如馬援年六十二披甲上馬也。

一卦和同,張公藝家門雍睦;

如占身得六爻安靜,無衝破克害,反相生合,則主其人家門歡好,如張公藝九世同居,上和下睦也。

六爻攻擊,司馬氏骨肉相殘。

若六爻亂動卦又沖克,或三刑六害者,必主親情不和,骨肉相殘,如晉司馬氏八王樹兵,俱遭誅殺屠戮也。

閔子騫孝孚內外,父獲生身;

占身命以父爻為生我之親,若世能生合此爻,必然能孝于父母,如閔子騫類也。

孔夫子友于家邦,兄同世合。

若世爻兄弟相生合,其人必內和兄弟,外信朋友,如孔夫子類。兄爻在本宮內象,以兄弟言在他宮外象,以朋友言,看內外以別親疏,全在通變。

世應相生,漢鮑宣娶桓氏少君為婦;

世是一身之本,應為百歲之妻,若見相生相合,必然夫唱婦隨。

悔貞相克,唐郭曖尚升平公主為妻。

世為貞,應為悔,若見相沖相克,必然琴瑟不調。

箕踞鼓盆歌,世傷應位;

世持虎蛇乘旺發動刑害應爻,應又臨無氣之地,必主克妻,如春秋時莊周妻死,猶箕踞鼓盆而歌。

河東獅子吼,應制世爻。

應爻克制世爻,乃是牝雞晨鳴之象,其人必憑妻言語。如宋陳季常河東獅子吼,東坡所戲言也。

世值凶而應克,願聽雞鳴;

若應雖來克世,而世爻自帶刑害及兄官,虎蛇等凶神者,則是彼來救我之失、去我之病,非有所傷於我,主其人必有賢妻,如齊哀公荒怠慢政得陳賢妃,有夙夜警戒相成之道,故詩有雞鳴篇。

身帶吉而子扶,喜聞鶴和。

世帶吉神旺動,子孫又來生扶者,主有賢子共成事業,以濟其美,易雲:鳴鶴在陰,其子和之。

福遇旺,而任王育子皆賢;

占身以福為子孫,若旺相不空及無傷害者,主有賢子,如任遙之子昉,王渾之子戎,見稱于阮籍諸賢。

子化兄,而房杜生兒不肖。

若子孫動變兄鬼者,其子必不肖,蓋兄弟乃破敗之神故也。李英公常曰:房杜平生辛苦,然生子不肖。

伯道無兒,蓋為子臨空位;卜商哭子,皆因父帶刑爻。

凡問子孫不宜父母發動,若子臨空地,必主無子,如鄧伯道棄子而不生,非有傷也。唯父帶刑害虎蛇等惡神動克子孫,休囚不空者,然後克之,如子夏哭子喪明也,若父有制其庶幾。

父如值木,竇君生丹桂五枝芳;

若問子多少, 當以五行生成數論之。若父爻屬木,則子孫屬土,土數五,主有五子,如竇燕山生儀、儼、稱、僖、侃類。

鬼或依金,田氏列紫荊三本茂。

論兄弟與子孫同,且如鬼爻屬金,則兄弟屬木矣。有兄弟三人,如田真,田廣、田慶。

兄持金旺,喜看荀氏之八龍;弟倚水強,驚睹陵公之雙璧。

六親類固當以生成數推之,然不可不別衰旺。逢生旺則當倍加,遇死絕則當減半。故兄持金旺,則有兄弟八人,蓋金數四,倍則八,荀淑子八龍似之。若臨水旺相,則是二人,蓋水數一,倍則二也,陸暐與弟陸恭之雙璧是也。他仿此。若旺相而有制,衰死而有扶,又當以本數斷。若旺爻空動亦以本數斷。不旺不衰而空動,則減半斷之,更宜活變細察。

至若爻逢重迭,必現在以推詳。

若卦中只有一位,可以五行數推,苟重迭太多,則可即以其數斷之。且如六月丙辰日蔔得損之大畜卦,卦中元有兩爻兄弟,六三又化兄弟,日辰月建又是兄弟,共有五重兄弟,則斷五人也。若日辰月建不系兄弟,則以三兄弟推,宜通變也。

財動初爻,令伯克親於早歲;

財動則傷父母,如在初爻,則早年見克,如李密生六月其父即喪。

兄興六位,張瞻喪偶于中年。

兄動則克妻財,如居六位,中年必如張瞻之克妻也。

化父生身,柴榮拜郭威為父;

卦有父母,又化出父母來生合世身者,其人必重拜父母,身為他人子,如五季時柴世宗之于周太祖也。

化孫合世,石勒養季龍為兒。

卦有子又化出子,世身去相生合者,主其人必有螟蛉之子,如晉時後趙石勒子石季龍是。然子孫化出而系外宮則是,系於本宮則非也。

世陰父亦陰,賈似道母非正室;

父與世皆屬陰者,必是偏生庶出,如宋賈似道也。

身旺官亦旺,陳仲舉器不凡庸。

卦中官爻旺相,世身亦旺相,又逢貴人祿馬文書生合世爻者,必主日金榜標名,龍門跳躍,如陳仲舉為不凡之器,欲斷官職依後功名類推。

化子合財,唐朝明皇有祿山之子;

子從化出,乃螟蛉子也。若與財爻相合或與應爻相合,必與妻妾有情,如安祿山之於楊貴妃也。

內兄合應,陳伯常有孺子之兄。

兄爻在內卦,乃兄弟非朋友也。若與應爻或財爻相合,其妻必與兄弟相通,如陳平之盜嫂也。

以下皆斷婦人身命:

應帶勾陳兼值福,盂德耀複產於斯時;

勾陳主黑醜,子孫主賢淑,故應爻旺相臨之而無損傷者,其妻必如孟光,貌雖不揚而其德則美也。

財臨玄武更逢刑,楊太真重生於今日。

玄武淫亂之神,若臨財爻,必不貞潔,更加三刑六害,如楊貴妃汙穢尤甚。

合多而眾殺爭持,乃許子和之錢樹;

卦中有合諸事吉,唯婦人女子見之主澆浮淫佚,春心蕩漾,不能堅閨門之守,更加玄武三刑六害臨持財爻者,乃娼妓之兆,如許子和為妓,臨死謂其母曰:錢樹子倒矣。蓋為娼宿客得錢如樹之能生錢也。

官眾而諸凶皆避,如隋煬帝之采花。

凡遇卦中有鬼,日辰月建是鬼,或又化出太過生合財爻而財爻不臨玄武等凶神者,必主其婦重婚再醮。如隋煬帝西苑剪采為花,色渝則易之以新者,喻婦人夫死則再嫁也。若本卦鬼爻不受刑沖克害,而鬼爻反來沖克財爻者,乃是生離活別之兆,非夫死再嫁也。

白虎刑臨,武后淫而且悍;

白虎及強暴之神,婦人見之必然兇悍,更加刑害臨財爻,必如武則天兇悍且淫也。

青龍福到,孟母淑而又慈。

青龍乃喜悅慈祥之神,子孫又清吉之神,若財臨青龍化子,或子臨青龍動來生助者,必主其婦慈祥愷悌,淑善賢德如孟母也。

逢龍而化敗兄,漢蔡琰聰明而失節;

財遇青龍本屬聰明,但不宜化出兄爻及敗爻,皆主不貞潔,如伯鍇女蔡琰,文章絕冠當時,失節胡虜。或化出刑爻、病爻、害爻及玄武等同,臨者亦然。

化子而生身世,魯伯姬賢德而無疵。

財動化出子孫,主合世身者,必有懿德,如魯莊公夫人伯姬,言行皆善,無疵可議,見賞於《春秋》。凡占妻當以財爻為主,不可論應爻世爻等作其身也。

合而遇空,竇二女不辱於盜賊;

卦中若遇化爻動來相合,或帶咸池玄武動來克合,本非佳兆,若得財爻在空避之,是彼欲淫我而我不願之象,如唐奉天竇氏二女,被盜劫之而投崖,寧死不受辱也。

靜而衝動,卓文君投奔於相如。

卦中咸池玄武刑害等殺臨持財爻,若得休囚不動或落空亡,庶幾無事。或被日辰動爻沖之,則如卓文君被相如以琴挑之,欲心因動,不免至夜而亡奔相如,後當壚賣酒。

福引刑爻發動,衛共姜作誓于柏舟;

子帶刑旺動,必主克夫,然子乃貞潔之神,遇此等爻而財不值凶者,主守節之象,如衛共姜作柏舟詩,以死自誓也。

身遭化鬼克刑,班婕妤感傷乎秋扇。

卦中原有官與身世相生合,又化官卻來克制身世及財爻,占法以動爻為始,變爻為終,主先親愛後棄絕之象。如漢班姬于武帝,始親愛後疏絕,所以見秋扇而傷感,作詞以寓其悽楚之思。

二鬼爭權水父沖,錢玉蓮逢汝權于江滸;

卦中若有二鬼發動,俱來生合財爻,又遇水父來刑沖克害,而財爻在空避之者,必有兩夫爭權之象,父母逼勒之兆。而已有守節之操,故入於空,如孫汝權之於玉蓮類也。

六爻競合陰財動,秦弱蘭遇陶穀於郵亭。

男帶合則俊秀聰明,女帶合則澆浮淫佚,若六合卦而財爻又屬陰者,不動猶可,動則淫濫無恥,如秦弱蘭遇陶學士也。

鬼弱而未獲生扶,朱淑真良人遇蠢;

凡看女人身命以鬼為夫星,不宜空亡,空則難為夫主,又不宜動,動則難為兄弟;亦不宜衰弱,弱則招夫不肖不能發福,若衰弱而無一生扶合助,兼帶勾陳螣蛇等凶神者,必如朱淑真之夫,愚蒙不正,人物侏儒,因有斷腸之詩。

官強而又連龍福,吳孟子夫主賢明。

若鬼爻旺相,更逢青龍福德、祿馬貴人等吉神,主有貴顯賢明之夫,如吳孟子得魯昭公為夫也。若衰而逢助,亦主有賢明之夫。

若蔔嬰孩之造化,乃將福德為用爻。

所喜者兄弟,大要興隆;所忌者父母,最嫌旺動。小兒造化不過蔔其生長難易,若富貴貧賤固未暇論,故專以子孫一爻為主。若父母動,則來傷克,故忌;兄弟動,則來扶持故喜,蓋有生扶則易養。

隨官入墓,未為有子有孫;助鬼傷身,不免多災多病。

卦中若見世身隨官入墓者,必死,故曰未為有子有孫。若遇鬼傷克世身、刑沖主象者,必然多病。更逢財爻助之,大凶之兆。若鬼持世臨身亦主多病。

胎連官鬼,曾輕落地之關;

卦中胎爻臨鬼,或化出鬼爻,或鬼來沖克者,必此兒生時絕而複蘇,俗所謂落地關也。

子帶貴人,自有登天之日。

子爻若帶祿馬貴人,主此子他日必能顯貴,頭角崢嶸。

遇令星,如風搖幹;逢絕地,似雨傾花。

凡遇凶神克戰,若得子孫得地健旺,則必無事,雖見小悔猶微風搖幹,必不能傷;若在死絕之地,決難生養,一有克戰,則如驟雨傾花,鮮不殘敗。

子孫化鬼,孝殤十月入冥途;祿貴臨爻,拜住童年登相位。

子化出鬼,乃九死一生之兆,如漢殤帝生才十月即死也。子化出鬼而貴人祿馬交臨,子又旺相,異日必貴,如元拜住年十四即為相。蓋子逢凶而化鬼,謂身化為鬼,故凶;子逢吉而化官,謂身化為官,故吉。

兇殺來攢震卦,李令伯至九歲而能行;

震為足,若遇官鬼凶神刑克,行必遲,如李令伯九歲方能行,蓋為凶神纏擾於足也。

吉神皆聚乾宮,白居易未周歲而識字。

乾為八卦首,於五行屬金,其數則一,又純陽之象。陽主上達,金主聰明,一則數之始也,若遇龍德及子孫在此宮者,必然幼敏。如白樂天生七月便識之無二字。

八純頑劣,晉食我狼子野心;

八純卦六爻相沖,小兒見之必主頑劣性悍,如晉叔向子食我,心野不馴,猶豺狼之子也。

六合聰明,唐李白錦心繡口。

大抵六合卦必然陰陽相半,小兒遇之聰明智慧,他日文字當有擲地金聲之妙,如太白文才也。

陽宮陽象,後稷所以歧嶷;

陽主高明,有上述之象,從天數也。占小兒而得純陽卦,子孫又屬陽,必如後稷生於薑嫄,克歧而克嶷也,見《詩.大雅》。

陰卦陰爻,晉帝所以戇呆。

陰主卑污,有下達之象,法地故也。占小兒得陰宮卦,子孫又屬陰,主癡愚,如惠帝聞蛙聲而曰為公為私,見饑人而曰何不食肉糜,故史以戇呆譏之。

龍父扶身,效藏燈于祖瑩;

青龍為吉神,父母為詩書學館,若臨身世或動來生合世身福德者,主此兒好學,如祖瑩八歲耽書,父母恐其成疾禁之,乃密藏火,待父母寢後,複燃燈讀之也。

歲君值福,希投筆于班超。

歲君,乃天子爻君象也,子孫臨之,此兒必志大,如漢班超,為兒時嘗投筆歎曰:“大丈夫當立功異國,安能久事筆硯!”後出使西域,果應萬堳坅J。

官鬼無傷,曹彬取印終封爵;

歲君值福固有大志,然卦中官鬼受制或落空亡,則志雖大而終莫能遂,官鬼無傷斯能稱意,如曹彬周歲時提戈取印,後出將入相,終封貴爵也。

父身有氣,車胤囊螢卒顯名。

龍父扶身固知好學,然身世主象及父母官鬼臨死絕地,則徒取辛勤,必父身有氣方有成望,如車胤勤學,卒以成業也。

金爻動合,啼必無聲;

五行中惟金有聲,且入之五臟肺主聲,肺屬金,故人聲以金爻取之,若被沖起或落空亡,聲必響亮,惟動而合住,則啼哭無聲也。

父母靜沖,兒須缺乳。

乳以子孫定之,若旺相有氣乳必多。休囚無氣乳必少。最怕父動或靜而逢沖,定須缺乳,克子故也。

用旺兒肥終易養,主衰兒弱必難為。

子孫旺相,殺莫能傷,其兒必肥,故易養;子孫休囚敵殺之氣無備,必多災悔,不惟羸瘦亦且難養。

身臨父母,莫逃鞠養之辛勤;

父母持世兒必多災,故鞠育之勞所以不免。父母為辛勤勞苦之神,故為小兒之惡殺也。

世遇子孫,終見劬勞之報效。

子孫持世兒必孝順故劬勞之恩必然報效。蓋子孫為主象臨於世者,以其有親親之義也。

若問榮枯,全在六親之決斷;要知壽夭,須憑三限以推詳。

六親中財福為吉,兄鬼為凶,三限正限正卦管三十年為初限,互卦管三十年為中限,再以互卦又互一卦為末限,亦管三十年。人生壽夭須有定數,不看三限則難取決。如正卦有凶神來克戰,則壽止三十年前;如正卦無兇殺,而互卦見兇殺克戰,則壽止於六十歲;內正互皆無兇殺,其壽必在六旬外,宜以互卦再互一卦推之。若兇殺不動,則看世爻死絕之年斷之,庶無差謬。

合理至微,雖難細述;易爻有准,自在變通。

婚姻:

男女合婚,契於前定,朱陳締結,分在夙成。然非月老,焉知夫婦於當時;不有宓羲,豈識吉凶於今日!欲諧伉儷,必定陰陽。

陽奇陰偶配合成婚。世屬陽,應屬陰,鬼屬陽,財屬陰,內屬陽,外屬陰。陰陽相得,乃成夫婦之道,異日必然大利。

陰陽交錯,難期琴瑟之和鳴;

陰陽交錯者,世陰應陽,鬼陰財陽,內陰外陽,皆為反象成婚,後必主夫淩妻,妻欺夫,終朝反目,不得和順。若變出財鬼不空,主象安靜,亦可用也。

內外互搖,定見家庭之撓括。

占婚卦宜安靜,安靜則家庭雍睦,必無爭鬥之事。若財動則不和翁姑,鬼動則不和妯娌,父動則不和子侄,兄動則不和夫妻,動加月建日辰,不唯不和,更有克制。

六合則易而且吉;

六合卦,一陰一陽配合成象,世應相生,財官相合,占者得之,必主易成而又吉。

六沖則難而又凶。

六沖卦,非純陰則純陽也,其象猶二女同居,兩男並處,志必不合。占者得之,必主難成,縱成亦不利。

陰而陽陽而陰,偏利牽絲之舉;

世與官宜陽反陰,應與財宜陰反陽。占娶婦多不利。惟入贅則吉。

世合應應合世,終成種玉之緣。

世為男家,應為女家,若得相合,是兩願之象,必主易成,後又吉利。

欲求庚帖,豈宜應動應空?

欲求庚帖,須得應爻安靜不空,而又生合世爻者,必然允諧,事亦易成。若應爻發動,或空亡,或沖克世爻,皆主不允,事亦難成,或去亦不遇。

若論聘儀,安可世蛇世弟?

螣蛇兄弟,世爻臨之,主男家慳吝,禮必不多;應爻臨之,主女家妝奩淡薄。臨旺發動亦克妻之兆也。

應生世,悅服成親;世克應,用強劫娶。

應爻生合世爻,主女家貪男家之象,必易成,不然是女家先來求親也。若世刑克應爻,男家必不早來求其女。世旺應衰,乃恃富欺貧用強劫娶也。若世臨鬼及螣蛇而財爻得時旺相,青龍得地者,必因其女有姿色而欲設謀以娶之也。世臨玄武兄弟,必因其家乏財償債,欲謀納其女也,應動或旺,以旺動斷。

如日合而世應比和,因人成事;

凡遇世生應,是男求女; 應生世,是女求男,相合亦然。若世應比和,乃是兩家相成。其事要知何人贊成,以日辰合爻定之,間動辰合,則是媒人。

若父動而子孫墓絕,為嗣求婚。

占婚遇父旺動子孫,若墓絕,異日子息必少。若卜大人婚姻,有此象乃是無子而娶也,父持身世者亦然。

財官動合,先私而後公;

凡婚以官為夫, 財為婦。兩爻俱動相合,必是先通後娶,若遇沖克外人已知,若臨玄武則眼去眉來,未通情意,本人自占而財與世爻動合者,亦然。財爻若與旁爻作合,與他人有情。財遇合多而化出子孫,必是妓家,蓋化子有從良之象也。

世應化空,始成而終悔。

世動生合應爻,男家願成其婚;應動生合世爻,婦家願妻其女,皆易成之象。但怕變入空亡,必有退悔之意,若得日辰動爻扶助,雖悔亦可成也。

六合而動象刑傷,必多破阻;世沖而日辰扶助,當有吹噓。

世爻與應生合,本主吉兆,若遇動爻日辰沖克,必兩邊有破說其事難成;世應沖克本非吉兆,若遇動爻日辰生合,兩邊必有吹噓。亦可成。要知吹噓破阻之人,依五類推之,如父母為叔伯尊長類。外宮他卦,以外人言。

鬼克飛爻,果信綠窗之難嫁;官合財位,方知綺席之易婚。

飛爻即世爻,大凡女占男,最不宜鬼爻刑克世爻,亦不宜應爻克世,皆主不成。蓋女占男,以世為女家,應為男家故也。如遇此象,主男家不願為婚,所以難嫁,若他有制我有扶,而大象又吉,亦可成,然其家終是無意於我也。若得官生合世爻,或合財,爻或應爻生合世,方主易成。

財鬼如無刑害,夫妻定主和諧;

財鬼刑沖克,夫妻必然不睦,如無此象,然後如魚得水,到老和諧。

文書若動當權,子嗣必然蕭索。

父母當權發動,子孫在空避之地,乃是事體未定。若不空而死絕無氣,則被其克,異日必然克子。

若在一宮,當有通家之好;若加三合,曾叨會面之親。

世應生合比和,財鬼又同宮,是親上親也。不帶三合,雖親不識認,若帶三合,必曾會面者。

如逢財鬼空亡,乃婚姻之大忌;苟遇陰陽得位,實天命之所關。

財鬼二爻,占婚姻之用神,若值空亡必不吉利。天玄賦曰:財空妻失,鬼空夫亡,然不可執法推,蓋男占女以財為主,鬼空不妨;女占男以鬼為主,財空不妨,在用神無損害耳。若財鬼空亡而干支相合,世應相生,陰陽得位者,此實姻緣不過半世,衾枕不能偕老,非夫妻刑克故也,乃天命所在耳。逢沖遇克謂避空,反不慮但主其一生該虛設衾枕,或半生在外仕宦工商之類。

應財世鬼,終須夫唱婦隨;應鬼世財,不免夫權妻奪。

世持鬼應持財,此乃陰陽得位之象,必然夫秉男權,妻操婦道,定然夫唱於前,婦隨於後;若應持鬼世持財,此同陰陽失位之象,必然夫權妻奪,牝雞晨鳴,惟贅婿反吉。

妯娌不和,只為官爻發動;翁姑不睦,定因妻位交重。

占婚以兄為妯娌,父為翁姑,卦有官動則克兄弟,妯娌間必不和;卦有財動則克父母,定主翁姑不睦。若旺不受傷克,則是事有反覆,若衰弱不能敵,則有刑克也。

父合財爻,異日有新台之行;世臨妻位,他時無就養之心。

占婚遇財父二爻持世,帶玄武動來相合者,異日有翁淫子媳之事。若財臨世身,其婦必不善事翁姑。

空鬼伏財,必是望門之寡婦;動財值虎,定然帶服之嫠娘。

卦中既有官爻財爻,而財爻又伏空鬼之下,其女先曾受聘,未婚夫死,俗謂望門寡;若加白虎動克,則是已嫁而死必帶孝服者。若伏鬼不空,必是有夫之婦女,如被日辰動爻提起刑克世爻者,後防爭訟。

世應俱空,難遂百年之連理;

世空自不欲成,縱成終不遂意;應空彼不欲成,得成日後兩家必不往來。

財官迭見,重為一度之新人。

男占女卦有兩財,女占男卦有兩鬼,必是斷弦再續,重為一度新人。兩財皆無損,必一正一偏,若一旺一空,則前妻已喪;兩鬼發動,必有兩家爭娶,如一旺一空,則前夫已亡。若鬼伏財下,男必有妻在家;財伏鬼下,女必有夫在身。鬼不空而動爻日辰沖克妻財,必是生離改嫁;世克鬼而動爻日辰生合妻財,必是逐婿嫁女。

夫若才能,官位占長生之地;妻如醜拙,財爻落墓庫之鄉。

要知男女情性容貌,財鬼二爻取之。凡遇月令旺身必肥;日時旺貌必美。月令衰身必瘦,日時衰貌必醜。月令旺日時衰者,身肥而貌不揚,月令衰日時旺,身瘦而貌必美。衰而有扶,醜而才能,旺而入墓,雖美而愚拙。惟觀性情,男以鬼斷,女以財推。

命旺則榮華可擬,時衰則發達難期。

命即男女生命。生旺有氣,必有榮華之日;休囚死絕,必無發達之期。若財旺命衰,其妻貌雖美而命則平常;鬼衰命旺,其夫雖愚蠢而衣食豐足,命臨父母必好技藝,加青龍則是好詩書也。臨兄則好賭博,好使錢不好學。臨官喜迎官府。臨財福必善作家。看其現與不現,及五行生克六神動靜推之。

財化財,一舉兩得;

占婚遇財化財,必有僮僕同來,謂贈嫁。財化子則有小兒帶來,謂之帶幼聘。若化子逢空,雖來不壽;化財遇沖,後必走失。

鬼化鬼,四複三番。

大抵鬼化鬼凡事反復不定,占婚遇之,決不容易。若大象可成,亦見遲滯。然此象主女家多有更變,難易緩急皆聽從於彼。

兄動而爻臨玄武,須防劫騙之謀;

鬼爻不動,而兄弟又臨玄武螣蛇來刑沖身世者,須防其中奸詐設計騙財。若世應生合,陰陽得位,財鬼無傷,亦必大費財而可成。

應空而卦伏文書,未有執盟之主。

父母為主婚人,若不上卦或落空亡,必無主婚,恐其婦自作主張,不然主其事必難成就和合也。

兩父齊興,必有爭盟之象;雙官俱動,斯為競娶之端。

卦中兩爻父動或父化父,主有兩人主婚,不然必兩家庚帖。若兩鬼俱動,則有兩家爭求其婚,不然主事體多有變。以上若一動一靜,一旺一空,則無言。若卦有官化父,父化官或官父皆動,恐有爭訟之患。文書兄動必有口舌。

日逢父合,己期合巹于三星;

日辰與父爻作合,或日辰自帶文書,主成婚日期已預定矣。

世獲財生,終得妝奩千百兩。

財爻又作妝奩斷,若生合世爻,又得日月動爻扶助,必有妝奩。臨勾陳必有妝奩田,臨青龍必美麗,臨螣蛇白虎敗病等爻,則是舊什物也。若財無生助,不可亂言,要推多少,以生合妻財之爻,看衰旺斷之。財之衰旺,僅可推女貌妍媸,不可推妝奩厚薄。

欲通媒妁,須論間爻。

占婚以間爻媒人也。

應或相生,乃女家之瓜葛;世如相合,必男室之葭莩。

間爻與世生合,多男家親;與應生合,多女家親。世應俱相生合,兩家皆有親,旺相新親,休囚舊眷,本宮至親,他宮外親。

先觀卦象之陰陽,則男女可決;

陽男媒,陰女媒。或問間爻有二陰二陽,當以何爻為主?以衰旺動靜取之。又問衰爻動旺爻靜則如何?以動者定之。又問兩爻皆旺或皆衰,又將何以定之?以衝動者定之。若又無沖,以生合扶起者定之。或一旺一空以不空者定之。又不遇空;則以長生決法定之。務歸於一則不雜亂。

次看卦爻之動靜,則老幼堪推。

交重二爻為老年人,單拆二爻為少年人,或胎養長生為少年,臨官帝旺為中年,墓絕是老年人,為媒也。若墓化旺,是老年人先來說;陰化陽,是女人先來說。若此爻動空化空而自衝動彼一爻,主原媒有故推卻,而他人為媒也。

論貧富,當究身命;決美惡,可驗性情。

人生美惡,貧富兩章盡之矣,然非特可觀媒妁而已。若問婦看財爻,問夫身看鬼爻,問男家看世爻,問女家看應爻。若應旺財衰,可言女家雖富女貌不揚,餘類推。至於維持破說之旁人,可以刑沖生合之爻推之。

雀值兄臨,慣在其中得利;

間爻如值螣蛇朱雀及兄弟者,其人必俐齒伶牙,素以媒妁獲利者,興旺必奸詐。

世沖應合,倩他出以為媒。

間爻安靜被應世二爻衝動,或生扶合起及日辰沖並起者,其人無心作伐,必是一邊央他說也。間爻自動者,勿如此斷。

兩兄同發,定多月老以爭盟;二間俱空,必無通好以為禮。

兩間俱動,必有兩媒,臨兄或兄化兄或動出兩鬼,主有爭競為媒,須看空亡衰旺及有制無制,可知那個執權。若間爻安靜俱在空亡,必無媒人通好,若空動而化出兄鬼或臨兄鬼空動者,乃是媒欲謝禮作鬼不來,非無媒也。

世應不和,仗冰言而通好;

世應相沖相克,難以成親,若得間爻生合解救,其事始難成就,終須得媒人兩邊說合以通其好,則事亦可成。何謂救解?如應動克世,間爻合住應爻生扶世爻,餘可類推。

間爻受克,總綺語亦無從。

凡欲請媒人說合求親,必得應爻生合間爻,則其言易入,必然聽信;如間爻反被應沖克,則雖甘言美語,亦不從。

財官沖克,反招就媟^尤;

間爻若被日辰動爻沖克,其媒必然取怨於兩家。世爻沖克,男家有怨;應爻沖克,女家有怨。或世來生合而財爻沖克者,男家雖喜,異日女家必怨。財官皆沖克,夫妻俱有怨。

世應生扶,必得其中厚惠。

凡遇世應、日辰帶財福、青龍生合間爻,其媒必有兩家酬貺,旺相多休囚少,若帶兄鬼螣蛇玄武類生合者,不過巧言虛禮,必無實惠。化出財福生合亦吉,男看世爻,女看應爻。世應俱生合,兩家俱有惠,世旺男家多,應旺女家多。

一卦吉凶,細察精微委曲。百年夫婦,方知到底團圓。

產育:

首出混沌,配乾坤而生人物,繼興太昊,制嫁娶以合夫妻。迄今數千百年化生不絕,雖至幾億萬世絡繹無窮。蓋得陰陽交感,方能胎孕相生,先看子孫,便知男女,陽為男子,掌中探見新珠;陰是女兒,門右喜看設帨。

子孫為占產用神,陽爻為男,陰爻為女。

或更反兆,徒勞鞠育於三年;若遇化空,旺受胚胎於十月。

反兆者,占得生男卦反生女,占得生女卦反生男是也。皆主不壽,子孫化入空亡者亦不育。

主星生旺,當生俊秀之肥兒;命曜休囚,必產萎靡之弱子。

子孫生旺生子必肥大,異日主俊秀不凡;休囚無氣,生子必弱小,異日主萎靡不振。若子孫無氣,得月建日辰動爻生合扶持,主所生兒始雖弱小後漸肥大;子孫雖旺、遇月建日辰動爻刑沖克害,始雖肥大後漸怯弱。古人斷男女生,雖以陰陽為主,然又言陽爻衰弱亦主生女,陰爻旺相亦主生男,以衰旺為主,陰陽為輔,細推其理,非確論何也?人生稟天地之秀氣,受父母之精英,蓋感陰陽而化育也。得陽精於中,陰血裹之,則成陽胎生男;得陰血於中,陽精裹之,則生女。感其氣之盛而正者,則生子肥大而為賢智;感其氣之不正而微者,則生子弱小而為愚不肖,此為自然之理,而易道豈異是哉!故愚謂子孫屬陽斷生男,或休囚則推弱小;子孫屬陰則生女,或旺相則推肥大,蓋必以陰陽為主也。學者詳之。

如無福德,當究胎爻。

剖決固以子孫為主,若卦無子孫當尋胎爻定子。如乾兌宮卦,子孫屬水,胎在午,則午為胎爻。故卦有子孫則不論胎,或無子孫又無胎爻,則以第二爻斷之。

雙胎雙福必雙生,

卦有兩子爻又有兩胎爻,雖不發動,亦主雙生。若卦有兩子爻皆動,或子化子,胎化胎者,皆雙生之象也。若二爻一陰一陽,則一男一女;一旺一空,則一生一死。

一克一刑終一夢。

卦無子,占產大忌,若胎爻又被月建日辰動爻刑克沖害,或無故自空大凶之兆,故一場春夢,言其子必亡也,子孫衰受克者亦然。

胎臨官鬼,懷胎便有采薪憂;財化子孫,分娩即當勿藥喜。

鬼臨胎爻,其婦懷胎常有疾,胎爻被官沖克亦然。若胎爻雖臨官鬼化出子孫,或財化福爻,則懷胎時固多疾,分娩即安泰。

妻財一位,喜見扶持;胎福二爻,怕逢傷害。

財為產母,胎為胞胎,福為兒女,三者皆喜,月建日辰動爻生合扶助,則產母安,胞胎穩,子亦易養。若見刑沖克害,產母多災,胞胎不安,所生子亦難養。化入死墓空絕,大凶之兆。

虎作血神,值子交重胎已破;

白虎為血神,若臨子孫或臨胎爻發動,其胎己破,臨財動者亦然。唯臨兄鬼及帶刑沖克害或化官,莫作吉斷,可言此必漏胎,動爻合住,胎雖動而未分娩。

龍為喜氣,遇胎髮動日將臨。

占產以青龍為喜神,若在胎福財爻上動者,生期己迫,必然臨日者也。在父兄官爻上動,勿作吉看。

福遇龍空胎動,乃墮胎虛喜;

福臨青龍空亡而胎爻自發動,或被衝動者,必是墮胎虛喜,福若避空則不然,要知何故墮胎以胎爻斷,如臨官鬼白虎,因病墮胎,臨父財勞傷,臨玄武則色欲,臨螣蛇驚嚇之故,臨朱雀白虎者,鬥毆撲跌墮也。

官當虎動福空,乃半產空娠。

白虎臨官發動,或臨財動化官而子孫空亡,或伏或動空化空,或被沖散者,當小產。臨月占卦乃是其子不育之象也。

福已動而日又沖胎,兒必預生於膝下;

胎與福若臨龍虎或有不動而日辰沖並者,其子已生。若不克世則勿斷,須再詳支神。如未過來占時候可言當日便產,若己過時而動爻是重,亦分娩矣。

福被傷而胎仍化鬼,子當早死於腹中。

子孫在死墓空絕之地,又被月建、日辰、動爻、刑沖克害者,大凶之兆。若胎爻又臨官或胎化官,必是死胎。更財爻又臨死墓空絕,須防母子俱入黃泉。

兄動兮不利其妻,父興兮難為厥子。

兄乃克財之神,如動則產母不安;父為克子之殺,若動則子宮必損。然二神以有救無救斷之,可也。

用在空亡逢惡殺,何妨坐草之虞;

父兄發動本為凶兆,如財福二爻在避空之地,謂空不受克,故雲無事。或父兄雖動而得動爻日辰合住,謂之貪合忘克,縱凶亦虛驚,必無大害。

妻臨玄武入陰宮,果應夢蘭之兆。

巽離坤兌四宮財爻臨玄武或與玄武作合,必僕婢所生,旺相必是淫婦。休囚有吉神救助,只主出身微賤,非淫亂之婦。

克世克身,誕生日迫;

凡占生產,得子孫胎爻沖克身世,生期已迫,當以日時斷之。蓋凡生世主遲,克世主速,克若動而逢空,過日斷。休囚期在生旺日時旺相,當以本日斷。又如子孫動,胎爻靜,以動者定其日,沖胎定其時。若胎動而子孫靜,胎爻定其日,沖福定其時,蓋動則速,沖則遲故也,又如動而合住,則以沖克破合日斷之,餘類推。

不沖不發,產日時遲。

卦中胎福不動,又無暗沖者,其生產月日未臨,必然遲緩,直待衝動日月斷其生產。若無胎福二爻,其產亦遲,宜以卦中臨動之爻斷之。若又無動爻,則以卦中胎養長生之日斷之。

胎福齊興官父合,臨產難生;

胎福二爻發動,本主易生,若被官鬼父母合住,或日辰帶父兄鬼合住,皆主臨產難生,直待衝破克破合住日時,方得分娩。若非合住而胎福自化父母官鬼者,皆主遲滯。

子財皆絕日辰扶,將危有救。

占產遇胎福在墓絕之地,固凶,若得日辰動爻生扶,此乃將危有救之兆。如被惡殺旺相刑克,則不能有救。

間合間生,全賴收生之力;

老娘收生,以間爻推之,若動而生合財爻及胎福二爻,必得老娘收生之力,然後快易。如卦有凶神發動,而間爻救制者,必遇收生而後產也。

官空官伏,定然遺腹之兒。

卦無官鬼或在空亡,主產婦丈夫己死,此必遺腹子也,然非財福白虎則勿斷。若有鬼伏在白虎爻下,或龍伏鬼墓爻下,主夫病臥在床,非死也。旺空則是有病,鬼爻入墓或身臨鬼墓,非有病只在獄。

遊魂卦官鬼空亡,乃背爹落地;

占產遇遊魂卦,官鬼空亡或鬼空動或鬼動化入遊魂,皆主臨產其夫出外,不見生產也。若其夫自占,遇世爻空亡者亦然。如遇遊魂卦變入歸魂而鬼爻發動者,又主臨產,其夫自外歸也。世動逢合住得歸不到家。

發動爻父兄刑害,必攜子歸泉。

占產父兄為忌爻,若帶三刑六害當權旺相而動,財福二爻在死絕之地而無救助者,主子母俱亡。

官化福,胎前多病;財化官,產後多災。

未臨月,占鬼化出子孫,主胎前常有病,待產後方安;財化官則胎前強健,至產後多病。若已臨月,須防產母有不測之患。

三合成兄,兒缺乳;

卦有三合成兄弟局者,生子必然乳少,若兄在旁爻無氣發動,亦主缺乳,財福化出兄爻亦然。若三合成父母局,子必衰弱無力。成官鬼局,生產必不快易。惟三合財福局,然後吉。

六沖遇子,婦安然。

凡占六沖財福發動,或得日辰六沖暗動,則財有生氣,鬼有克制,所以產母安然而臥也。

應若逢空,外家無催生之禮物;

占產以應為外家,若逢空,必無催生禮物。臨兄則是慳吝之人,雖有不多。臨財福更來生合世爻,必有厚惠。旺則外家富,衰則外家貧。與世刑沖,必與外家不和。

世如值弟,自家絕調理之肥甘。

兄值世,衰則其家貧欠將息,產婦必難強健;旺則其人慳吝,不肯調理非無也。動化子,主其人平素慳吝,合則肥甘足用,世臨財福空亡,亦之調理。

陽福助青龍,無異桂庭之秀子;陰孫扶月建,何殊桃洞之仙姬。

子臨月建青龍,或月建帶青龍生合子孫者,不拘男女皆主俊秀聰明;子孫墓絕,或帶刑害,或加虎蛇,或受沖克,或化兄鬼,皆主醜陋不肖。

若蔔有孕無孕,須詳胎伏胎飛。

凡占胎孕有無,專取胎爻為主,不看子孫,如卦中六爻上下及年月日時皆無胎爻者,雖有子孫亦為無孕。卦中雖無動爻有化出者,眼下無胎,後必有胎,惟遇胎爻出現旺動,便為有胎。若卦無胎,子孫又空,乃自命中所招必無子。

出現空亡,將胚而複散;交重化絕,既孕而不成。

胚,陰血陽精凝聚成胎之謂,蓋未成形曰胚,已成曰孕。胎爻出現如遇空亡,主雖有胎不至成形而又散;若得發動,其胎已成,惟怕變入死墓空絕,則主孕雖成形,不能產育,是亦不成而已矣。

姅必逢官,

孕傷曰姅,胎臨官,或動官,或被官動來刑沖克害,皆主胎孕有傷。若非鬼爻而被月建日辰刑克,其胎亦有傷損。日辰沖胎,懷胎不安。

妉須遇虎。

娠婦既孕,月事又通曰妉。若未及月胎臨白虎,必是漏胎。如遇殺沖或發動化鬼者,旺相為小產,無氣是漏胎。

帶令星而獲助,存沒咸安;

凡占胎孕,胎爻旺相又有生合扶助,不臨官鬼父母及空亡者,其胎必成。更陽爻則生子,必生有養死有祀,所以存歿咸安。

有陰地而無傷,緩急非益。

胎爻屬陰,休囚而得月建日辰動多生合,再無凶神刑克者,其胎亦成,但生女,故曰緩急非益也。

如逢玄武,暗埵身L;若遇文書,此前無子。

胎臨玄武必然暗與人通,及陰司不明,所受之胎非夫妻正受也。休囚有制,則占婢妾胎孕,若臨父主此前未嘗有子,或者雖有不存,今始成胎也。

孕形於內,只因土並勾陳;胎隱於中,端為迎龍合德。

胎臨勾陳,懷胎顯露,更屬土爻猶甚。胎臨青龍,其胎不露,更逢三合六合,必隱然如未孕者。《天玄賦》曰:“胎爻屬陽,陽氣輕清上浮,胎近胸前;胎爻屬陰,陰氣重濁下降,胎必近下”。此說得之。

若問收生之婦,休將兩間而推;如占代養之娘,惟憑一財而斷。

若占老娘及化婆者,以占產卦中取之,則問爻是也。今人執其迷說,雖單占另蔔,亦以間爻論則失之矣。故凡單占,當以妻財一爻為主,不可又以間爻推之。收生之婦,即今老娘,代養之娘即今乳母,二者斷法相似,故並雲。

刑沖克害,福德要防,死墓絕空,財身宜避。

凡占老娘乳母,雖以財爻為主,然亦重子孫,蓋子孫生扶財故也。若被日辰月建動爻刑沖克害,則子必見傷,雖財爻有氣,亦不可用。若子孫不受傷克而自居死墓空絕之地,則主老娘無手段,乳母不濟事,化入者亦然。

兄動兮手低,乳母須防盜物;

兄弟發動,占老娘決然本事必低,占乳母則主此婦貪財愛物,見財起意,又主貪食,亦非貞潔。又加玄武,必淫。若財爻自動化出兄弟或臨卦身,依此斷之。

父興兮乳少,老娘切恐傷胎。

父母發動占老娘最凶,胞胎必然損傷,更加刑害,兒必為其所害,切不可用。如占乳母,衰則主有乳,旺則無乳,不可用。若化出及持身世者同斷。或問篇中斷乳少前以兄弟斷,此以父母斷,何也?答曰:大抵卜易貴通變,執一則非。蓋乳固一事,以小兒言為食,屬財則乳亦當以財爻取;以婦人言則母乳于孩子,故乳亦以子孫取之。如子平中亦以我生者為食神,夫豈無本之論哉!

子孫發動多乳,手段更高能;

大抵子孫旺相發動,不臨空絕不受制伏,財爻又無傷害者,上吉之卦。老娘手段必高,乳母必主乳多,向後決然稱意。

官鬼發動多災,事機猶反復。

官鬼發動,必有禍患,不傷身世,難凶亦淺,一遭刑害禍不可言。如兩官皆發動,鬼化鬼兄化兄,或官兄亂動,必主大凶,占乳母反復難成,雖成必有口舌後患。

財合福爻,善能調護;身生子位,理會維持。

卦身與財生合,子孫最吉。占老娘,手段必高,慣能救死回生;占乳母主其婦善撫小兒,乳亦多。

如逢相克相沖,決見多災多咎。

子孫被財與卦身刑沖克害,最不利,用之兒必為其所害。子孫避空或月建有氣,財身有制,庶幾無虞。占老娘胎爻亦不可受傷,世持父兄亦不遂意。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