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斷千金賦》 明.劉基著  《》《》《三》

家宅

創基立業,雖本人之經緯;關風斂氣,每由宅以肇端。故要知人宅之興衰,當察卦爻之內外。內為宅,外為人,詳審爻中之真假。

凡內卦初爻為宅基,二爻為宅舍,三爻為門外,外卦四爻為父母,五爻為兄弟,六爻為妻財。內卦宅生人吉,外卦宅克人凶。

合為門,沖為路,不論卦內之有無。

合為門,沖為路,卦爻內不必明見沖合,且如天風姤卦二爻,辛亥水為宅,寅與亥合以寅為門,已亥相沖以巳為路,卦內本無寅巳,二爻不明,見姤屬金,以寅木為財,巳火為鬼,殺如化財,此亦吉凶相半之兆。

龍德貴人乘旺,岳岳之侯門;官星父母長生,潭潭之相府。

青龍、印緩、官星、貴人、太歲、天德、月德、月建、日辰、歲德、臨宅爻、身命爻上,生旺有氣,主有官職之家,宜以分別高下,貴人即天乙貴人,官星即甲見辛類是也。

門庭新氣象,重交得合青龍;

交重青龍在日辰旬內,得長生帝旺,主鼎新創造;生旺在休囚之中,主修舊合新門之象。臨財新修舊廚庭,臨父新修舊堂,臨兄新修門戶,臨子新修房舍,臨官新修廳堂屋宇。

堂宇舊規模,宅舍重侵白虎。

白虎交重在日辰旬外,休囚絕無生旺,主遠年遷造,破舊不整。休囚在生旺之中,亦主拆舊換新,若臨兄舊門戶,臨子舊牆壁,臨官階除破損,臨父舊堂宇,臨財舊廚庭,或破古戶牖低土地。化空移高就低,水爻池塘填也。

土金發動,開闢之基;

土化金,金化土,為開闢之基。土化土,為墳之基。土化空,移高就低,餘仿此。

父母空房,租賃之宅。

父母為文書,逢空為無氣,更逢應爻為得,日辰動爻化文書與宅相生相合,主是租賃之地。

門庭熱鬧,財官臨帝旺之鄉;

財鬼龍德貴人,乘旺長生之位臨宅身命世爻,主家門熱鬧。

家道興隆,福祿在長生之地。

福即福德,祿即祿元,同龍貴在生旺之位,臨宅生身命世爻,主家宅興隆。財鬼龍旺臨宅身命世爻,主一家熱鬧,交重發旺亦美。

交重生克,重新更換廳堂;

生為父,父為堂,克為官,官為廳,且如乾金土為父為堂,火鬼為廳,帶日辰交重,主更改再換。

世應比和,一合兩般門扇。

比和乃兄弟,世應化兄弟俱臨宅爻,或世應為兄弟爻,俱合宅爻,主一合兩般門扇。

門路與日辰隔斷,偏曲往來;宅基與世應交臨,互相換易。

且如巽卦辛亥水為宅,以寅合為門,以巳沖為路,日辰與動爻臨卯辰二位隔斷,寅巳二位主偏門戶,曲折還魂路也。宅臨之爻在世,世臨之爻在日,宅並日辰動爻,主換易宗族之家基地,應臨之爻在宅,宅臨之爻在應,並日辰動爻易換外人基地。

世與日辰克宅,破祖不寧;

世爻與日辰同去克宅爻,主破祖不寧。

宅臨月破克身,生災不已。

月建相沖為月破,若動克世爻,及系占人身命爻,主生災未已,若臨宅臨用破,即當破家。

應飛入宅,合招異姓同居;

應爻外飛入宅爻,主有異姓人同居合住。

宅動生身,決主近年遷住。

宅爻動日辰之位,在旬中主世身,必主近年遷住。

門逢三破,朽敗崩頹;

三破,為年月日辰衝破也,並動爻臨宅,或克宅,主破舊崩頹;臨官,主廳破;臨父,主堂屋破或蓋覆傾頹;臨兄,主門戶破牆壁毀;臨子財,主房舍廂廊煙廚破壞也。

宅遇兩空,荒閑虛廢。

卦體宅爻在日辰旬之空,更在命旬之空亡,主荒閑虛廢,或是逃亡死絕之屋。白虎刑刃,劫殺耗神,喪門吊客。大殺主大凶。

世臨外宅,離祖分居;

宅爻與正卦世臨之爻相同,或與變卦世臨之爻相同。如明夷卦二爻己醜為宅,世臨四爻,發為世臨外宅。又如離姤卦己醜為宅,外卦世在辛醜,亦為世臨外宅。以上二卦為例,餘仿此,動則離祖分居,不動則主偏宅。

應入中庭,外人同住。

應爻為宅爻,或宅爻為應臨之爻相同。且如巽卦變離卦,內卦辛亥水為宅,外卦應居己亥水,故為應入中庭;應臨宅爻為應爻相同,如剝卦內坤印臨二爻乙巳火,又如離卦變巽辛亥臨宅,之卦內離己亥臨印應,為應入中庭,主外人同居日辰,同臨為寄居也。

宅合有情之玄武,門庭柳陌花街;木臨無氣之螣蛇,宅舍茅簷蓬戶。

宅爻鴛鴦合玄武,門庭桃花動爻,主女人淫欲,如花街柳陌人也。寅午戌兔從茆裹出之類是。螣蛇木爻死氣臨宅,主甕牖繩樞之地。

鬼有助而無制,鬼旺人衰;

且如木命人占乾兌卦,以火為官,木能生火為鬼有助,若卦體無水生命為鬼無制,主人衰弱。卦無子孫財爻兩動,亦為鬼有助而無制也。若金命人助離宮水鬼,水命人助坤宮木鬼,火命人助坎宮土鬼類。

宅無破而逢生,宅興財旺。

歲月日三破不臨宅爻,更逢三件動爻生宅爻,與財爻旺相有氣,為宅興財旺。

有財無鬼,耗散多端。

有財則生鬼,無鬼不聚財,若無鬼爻,為宅無氣,必主家中財物耗散。

有鬼無財,災生不已。

鬼不宜動,財不可無。若鬼動無財爻,更克世身克宅爻,主連生災咎。

有人制鬼,鬼動無妨。

且如木命人占得坎卦,以土為鬼,木命人克土鬼殺,如或化木鬼,雖重而無害。金命人則制坤艮宮木鬼,但以本命克鬼為制,乃無害也。

助鬼傷身,財多何益?

以金命人占得乾卦,以火為鬼,以木為財,木能生火,火能克金,有財為助鬼傷身,縱然財多何益?況鬼動財興,金在何益?

忌鬼爻交重臨白虎,須防人眷刑傷;

異鬼爻變,乃克身之鬼,並白虎交重發動,值喪門吊客,主人眷災殃。

催屍殺身命入黃泉,大忌墓門開合。

鬼動克身命,為催屍殺,動逢死氣為黃泉路,鬼克身命逢死氣,忌身命爻衝開墓門,一沖一合日辰動爻合墓,為墓門開合。凡卦中必見墓爻,若暗墓一沖一合便是,如甲子生人甲子日蔔是也。

木金年命,最嫌乾兌卦之火爻;

木金年命人占得乾兌卦,以火為鬼爻,木生火爻為鬼能助火克金為殺傷身,但本命生鬼為助。本命受鬼克為傷身,金年木命皆然。木命人忌震巽宮鬼,水命忌坎宮鬼是也。

水火命人,不怕震巽宮之金鬼。

水火命人占得震巽卦,以金為鬼,金能生水,火能克金,故水火命人不怕二宮之鬼也。

官星佩印居玉堂,乃食祿之人;

玉堂乃天乙貴人,官星乃甲用辛為,官印乃三傳之印緩。應爻之數,若有官有貴人有祿有印綬,並太歲生身,命登金門而步玉堂之人,身命受制,主先寵後辱。親月建外郡官,親日辰縣宰官,有印無祿,有官無俸,有官無印,有祿無任人,日辰並子孫動,主官有剝削之失。日辰並財爻動,主遷擢升職之變也。

貴刃加刑控寶馬,必提兵之將。

貴,貴人;刃,羊刃、飛刃;刑,三刑。貴人同得吉星相輔,刃加三刑臨貴人之位,受太歲之生,旁爻有馬,乃提兵將帥也。

財化福爻,入公門多致淹留;

日辰三合,得財爻而無上選,子孫為元祿,蓋財生鬼財為正選,無財則無正選。子孫制鬼,若財化子,不利仕官公門之人。

貴印加官,在仕途必然遷轉。

官帶印,貴人臨世,並日辰旬中發動,在仕途必然遷轉之喜兆也。

子承父業,子有跨灶之風;

子命爻臨五爻之位,臨父母之身,相生相合,主有跨灶之風;相克相刑,主有悖逆不孝,或不肖,不能克紹箕裘之業。父母之命爻臨子孫爻之身,主子承父蒑。生合刑克依此斷之,萬無一失。

妻奪夫權,妻有能家之兆。

妻命臨夫身五爻之上,與夫相生相合,得內助能家之兆;若妻克夫爻,主妻淩夫或破夫家也。

弟紾乃兄之臂,身命相傷;

弟身爻起臨兄之命爻,或兄身爻起臨弟之命爻,若相刑相克,主不友不恭;若相生相合,主兄弟怡怡如也。

婦僭姑嫜之爻,家聲可見。

二為媳婦之命爻,臨姑之身爻,相刑相沖,主淩尊上悖逆不孝;相生相合,主順婦道也。

妻犯夫家之殺,妻破夫家;

夫家破耗二殺所臨之位,妻身命爻犯之克夫身命爻,主破夫家也。

夫臨妻祿之爻,夫食妻祿。

祿乃甲祿在寅,食乃甲食丙之類。如甲子生妻祿在寅,夫身命爻臨之,遇食神乃食祿順食,不逢空鬼破耗等殺,更值生旺有氣者,主夫食妻祿。若逢梟神羊刃空鬼耗破殺,雖食妻祿亦無用矣。

交重兄弟克妻身,再理絲弦;

妻身爻起臨兄弟之爻,發動傷身命,或夫臨兄弟爻克妻之身命,主琴弦再續也。

內外子孫生世位,多招財物。

內外子孫發動並日辰生身世之財爻,無空破沖克,多招財物,有氣必有不期而會也。

世為日辰飛入宅,鵲據鳩巢;

如乾之艮卦,內卦甲寅木爻為宅,外卦丙寅爻持世發動,或並日辰與鬼飛入宅爻,主他人之屋,不是祖居自創之屋,或租賃之宅。假如大過卦內巽辛亥為宅,外兌丁亥持世發動是也。

應臨父母動生身,龍生蛇腹。

應臨父母,居偏下之爻,占者身爻臨之,得本爻生之,或即動生子身命,主偏生庶出,或隔胎之子,前後父母生也。身命俱臨父母,重拜雙親。

世應隔異,兄弟多因兩姓。

如晉卦己酉金是世。假如乙未應隔甲字,之遁卦壬甲金應真兄弟,假如晉卦之遁卦外離,為假子何也?離己酉金假弟,遁卦外有乾卦,壬甲金持世是真兄弟,假又如姤之明夷卦,壬申金是真兄弟,明夷外卦有癸亥水是假,不合中旬酉字亦為隔異之間,並日辰應有親兄弟,或日月建動爻隔斷,亦依此斷,姤卦應隔兄弟,明夷卦應隔兄弟是余皆仿此。

應爻就妻,相合外人入舍為夫;

應爻飛入宅,與妻身命相生相合,主招外人入舍為夫。

假宮有子,飛來異姓過房作嗣。

假如子孫帶占身命,或日辰是假宮,飛來伏在身命爻下,主為人異姓過房之子,帶日辰旬真宮飛來,主過人家之子,飛動應爻過房與人也。

妻帶子臨夫位,引子嫁人;

妻命帶子孫動臨夫位日辰,主妻引子嫁人是也。

夫身起合妻爻,將身就婦。

夫身爻起,臨妻命爻,或夫命爻動並日辰為之,將身就婦也。

本命就中空子,見子應遲;

子孫同我生之爻,在日辰命旬之空,主見子遲。若胎絕,主孤害刑克也。

身爻合處逢妻,娶婚必早。

夫身爻起處合妻之命爻,見妻必早;妻身爻起合夫之命爻,婦嫁必早。

夫婦合爻見鬼,婚配不明;

夫合之爻,妻合之爻見鬼,主婚姻不明,但有合爻見鬼是也。

子孫絕處刑傷,兒多不育。

子孫逢死絕爻,更受刑傷克害,主子多不育。

夫妻反目,互見刑沖;兄弟無情,互相淩制。

夫身爻並日辰動刑妻命,主夫不和妻;妻身爻並日辰動刑夫命,主妻不和夫,或妻命沖夫身,夫命沖妻身,主夫妻反目。如風天小畜九三爻是也。兄帶日辰克弟身命爻,弟帶日辰克兄身命爻,主兄弟不和,互相淩虐。

日將與世身相生,當主雙胎;身命與世應同爻,多應兩姓。

身世起合與日辰動爻同位兩生命者,主雙胎同年之子,或雙頂是也。身臨世命臨應,是身命兩臨世應,主有兩姓。

妻財發動,不堪父值喪門;父母交重,最忌子臨死絕。

上有父母,不堪財爻發動,更兼父母值喪門吊客爻,主有克害之患。

妻克世身重合應,妻必重婚;

妻爻動克夫命,主克夫。並日辰又與應相合,主妻再嫁。若帶咸池與應爻相合,並日辰動爻帶亡,劫刑刃等殺。克夫身命爻,主妻與外人謀殺夫主。臨交爻主未來之事。

夫刑妻命兩逢財,夫當再娶。

妻身命臨夫家刑殺之爻,更逢克處兩財,主夫克兩妻,並日辰合傍爻之財,主再娶。夫並日辰動爻,帶劫刃刑等殺傷妻命爻,主遭夫毒手也。

妻與應爻相合,外有私通;

妻身命爻,與應相合咸池玄武桃花,主妻有外情夫。並日辰克妻與應爻,主獲妻姦夫。並世應在三合之爻,主從良為娼,日辰臨交爻,主心意未絕。妻帶財生應爻,妻以財誘外人;應帶財生妻爻,外人以財誘妻。應自外宮來,主遠方人;應自內來,近親之人。世爻動帶鬼隔斷,為家人間阻;應爻動帶鬼隔斷,為外人間阻其情。

男臨女子互爻,內多淫欲。

男身爻起臨女命爻,女身爻起臨男命爻,謂互尊卑失序,主有淫亂事。若夫妻互相合,主先奸後娶。據理而詳可也。

青龍水木臨妻位,多獲奩財。

如財臨青龍,水木有氣,夫命臨之,更有氣,主得妻財多。命帶玄武財爻有暗來妻財,如辛醜日下得硤[卦是。

玄武桃花犯命中,荒淫酒色。

身命帶玄武桃花,主貪酒色,男則粘紅綴綠,女則葉人牽惹。

世應妻爻三合,當招偏正之夫。

為世應財爻三合,妻爻更逢兩鬼。合身命,主有偏正之夫。

財交世應六沖,必是生離之婦。

妻身命爻值鬼爻,與世應並日辰動破合,重重相沖,與財兩合,或妻身命爻與世應動爻相沖,或日辰相沖,主是生離之婦也。

世應為妻爻相隔逢沖,必招外郡之人;

世應在日辰旬中隔斷妻爻,或與夫爻相隔,在日辰旬外逢沖,主是外郡之人;夫隔妻爻,妻動在遊魂世應之外,主他州人也。

夫妻與福德相逢帶合,必近親鄰之女。

男與財爻相近,俱在本宮或卦中,主婚姻近處就中;合見子孫,主因親致親,或故親為媒。

命逢死氣,最嫌煞忌當頭;

身臨命家日家逢死氣,若日辰動爻並殺,倘克身命,主有世亡之禍。

鬼入墓鄉,尤忌身爻濺血。

命爻帶鬼入墓,怕身爻帶殺或受刑,最不吉之兆。

惡莫惡于三刑迭刃,

刑無刃不能傷人,刃無刑禍亦不大。若刑刃兩全帶殺,克身臨官,主犯官符刑憲事;玄武傷財,劫賊圖財致命之事。世並日辰動爻,克應帶殺,主我傷他人;應並日辰動爻帶殺克世,主他人殺我;為官掌生死之權,名揚夷夏,若漁獵技藝之人。禍當滅沒,否則疲癃殘疾之人,若龍德發動,則凶中有吉之象。

凶莫凶于四虎交加。

日家應家白虎即胎神,月破白虎,六神白虎,太歲白虎,命家白虎即日神,白虎化白虎,重重臨宅克身,主刑克伏制之事,若帶鬼殺重重並喪吊凶神,舉家遭禍。死亡十幾八九,若卦中龍德動,主喜事至則稍輕,是悲喜相半之兆。

四鬼貼身,防生災咎;

貼身鬼帶破碎殺,主有破相之疾;乾主頭面小腸喘急咳嗽之疾;坎主兩耳腎間之疾;艮主背肋手指之疾;震主下部腰足痛之疾;巽主兩股兩腿頭髮血氣之疾;離主眼目心經之疾;坤主腸間脾胃之疾,兌主口齒及唇之疾。餘仿此。

三傳克世,易惹災危。

三傳太歲月建日辰,帶殺帶鬼,克世身命,主宅丁人眷災危,太歲,連年之禍,月建主累月之災殃也。

劫亡兩賊傷身,青草墳頭之鬼;身命兩空遇殺,黃泉路上之人。

身命逢絕,在旬中空亡,亡神劫殺帶鬼,傷身克命,主有死亡之患。

勾陳傷玄武之身財,女多凶禍,白虎損青龍之官鬼,男忌死亡。

墳墓(存賦不注)

葬埋之禮,乃先王之所設,雖為送死而然風水之因,特後世之所興,禍福吉凶攸系,故墳占三代,穴有定爻。一世二世子孫出王侯將相之英,後嗣主富貨繁華之茂。絕嗣無人,端為世居五六;為商出外,只因世在遊魂八純。凶兆歸魂(遊魂)亦作凶推,吉兆相生相合亦將吉斷。

穴騎龍,龍入穴,穴正龍真;山帶水,水連山,山環水抱。交重逢旺氣,聞雞鳴犬吠之聲;世應拱穴爻,有龍皤虎踞之勢。三合更兼六合,聚氣藏風;來山反作朝山,回頭顧主。死絕之鬼,邊有荒墳;長生之爻,中有壽穴。合處與應爻隔斷,內外之向不同;穴中為日衝開,左右之穴相反。看已形之即往,察過去之未來。事與世應互同,可見卦中之體用;動與日辰相應,方知爻內之吉凶。

求師

捐金饌食教養,雖賴乎嚴君,明善複初啟發,全資於先覺。凡求師傅,須究文書。

文書即卦中父母,此爻為師道,為書籍,為學館,而又有尊長之意,故為主象。

如居弱地,必範不範而模不模;若在旺鄉,則矜可矜而式可式。

父母休囚,其師必然畏懼局促,不能為人之模範,旺相有氣,則魁梧雄偉堪為學者矜式。

臨刑臨害,好施檟之威;

檟楚儆頑之杖,父帶刑害白虎,其師性暴少慈,必好笞撻,旺動尤甚。臨青龍,則是儆戒弟子非妄撻。

逢歲逢身,業擅束修之養。

父母卦身或持太歲,其師專以教訓為業,務得束修以為養家者。

兌金震巽,雜學堪推;離火乾坤,專經可斷。

凡推師之專經雜學,當以父母在震巽艮坎兌五卦為雜學,乾坤離三宮為專經。蓋巽兌二卦屬陰,而陽爻反多,震艮坎三卦屬陽而陰爻反多,雜而不純所以雜學之師,離雖不純而有文書之象,乾坤則不雜而有資生資始之功,所以為專經。若父母在乾坤離卦之中,縱或雜學亦是良師;不在乾坤離卦之內,縱是專經,亦非才士。

本象同鄉在內,則離家不遠;本宮異地在外,則隔屬須遙。

本宮父母本鄉人氏,外宮父母外郡人。在本宮而居外卦,雖是本鄉離家必遠;在他宮而居內卦是外郡必不遙遠,亦是鄰邦。他仿此。

與世相生,非親則友;

與世父爻相生相合,其師必與求師之家有親;若系他宮外卦或與世爻不同宮者,相識朋友。父爻持世,亦是非親則友。

與官交變,不貴亦榮。

父化官爻其師異日必貴。卦無父母而鬼帶貴人化出,多是生員,不帶貴人或臨衰絕,必是吏人。加白虎或帶刑害,則是有病人。父持月建更加青龍,必有前程在身。父臨生旺又得月建日辰生扶者,今雖未貴,後必榮達,若化空亡雖貴不願。

靜合福爻,喜遇循循之善誘;動加龍德、怕逢凜凜之威嚴。

父母與子孫作合最吉,必能博文約禮,循循善誘,甚得為師之道。必主師徒契合,惟怕發動,則克子孫,更加白虎刑害,必然難為弟子。若不旺相而得青龍輔之,雖動不妨,但主其師剛毅方正,凜然不可少犯。

父入墓中,邊孝先愛眠懶讀;

父爻入墓,其師惟愛安逸,懶於教訓,逢空化墓皆然,得日辰衝破墓爻,又主聰察。

財臨身上,李老聃博古通今。

凡求師,以財為師之才學。六爻無財,必欠學問;若得財臨卦身,或居生旺之地,其師必多才學;更得父爻有氣,乃非常之師。

母化子孫,必主能詩能賦;

父化福爻,其師善作雜文;帶刑害敗病等爻,雖能作文必多破綻。子帶月建又加青龍,必然出口成章;子孫休囚,得月建日辰生扶,其文必得改削潤色而後可觀,若子孫胎養爻上與父作合,其師必有小兒帶來。

鬼連兄殺,定然多詐多奸。

凡遇兄動化鬼,鬼動化兄,皆主其師奸詐;刑克世爻,必有是非口舌。卦中兄鬼皆動或父化兄鬼傷世者,俱不可用;若不傷世,則主奸詐非凶也。

心是口非,臨空亡而發動;

父母一爻宜靜不宜動,宜旺不宜空,動空不誠實,靜空懶教訓,化空始嚴終怠,旺空羊質虎皮,外有餘內不足,避空則不然。

彼延此請,持世應而興隆。

世應俱持父母,主有兩家爭延之象。世動應靜我先請,應動世靜,彼先請;兩爻俱動重爻先請;一旺一空,旺邊可成;兩爻俱空皆不成。若止有一爻父母而世應俱動生合,亦主兩家爭請;或一爻父母而世應比合同者,是兩家合延一師也。父母與世同宮設帳於此;與應同宮設帳於彼。

應值母而生世,須知假館;

父臨應上而世爻動來生合者,必館於他家而欲附學也。

父在外而福合,必是擔囊。

凡蔔求師,若子弟自占,以世為生徒不看福爻;父兄來占,以子孫為生徒不看世爻。若父在外卦,又系他宮安靜,而子孫動來相合,必遊學他方。擔囊負笈以從師也;若父爻發動或子孫逢合住,皆不然也。

鬼化文書克世,則訟由乎學;

鬼動固凶,若又化出父母刑克世爻,異日必至爭訟。父化鬼爻或官父皆動有傷世者,懼是爭訟之象,若有沖散或得合住或遇制伏或化空亡,則雖欲興詞,終有和釋必不成訟。

月扶福德日生,則青出於藍。

大抵求師不可專看父爻,須得子孫有氣不空,又遇月建日辰動爻生合,則學有進益;若父爻反衰,弟子反勝於師,如青出於藍而青於藍。父旺子衰,徒學而已,必不長進,子孫自空當有大難。

刑克同傷父子必罹其害;合生為助官鬼莫受其扶。

父為師,子為徒,受傷皆不利,如鬼爻來傷,因學成病;父爻來傷,因師有禍;福爻來傷,因徒惹災;兄爻來傷,則有是非口舌或多費財物,不然則學無進益,惟遇生扶則吉。然兄鬼有扶,又為不利,助桀為虐故也,異日賓主不投,師徒不合,或有口舌官訟,皆由乎此。縱不傷世,亦非吉兆。若世與父爻生合,則賓主自投,乃閒人誣喋間阻而已。

或擊或沖父母、逢之不久;

父母雖要有氣,然不宜動變,動則必不久。若在宮內卦或臨世上而有此象,乃見師無坐性非不永也,值遊魂卦或化入遊魂者,尤甚。遊魂化遊魂,則一年遷一館。

或空或陷世身,見之不成。

世身空亡,延師不成;父母無故自空,亦難成;或父與世爻相沖相克,或應爻自空,皆見難成之象。

財化父爻,妻族薦之於不日;

凡占求師,以他宮外卦之財爻為師之學問,以本宮內卦之財爻為酬師之束修,及主人之妻妾。若卦有父母,遇本宮財爻,又化一重父母者,不日間妻家又薦一師來也。兄弟化出則朋友薦來,動爻是重已薦過矣,動爻是交將薦來也。生旺日斷之卦,無父母而遇動爻有化出者,不可言又有先生薦來。本宮其師即是其人薦者,如子孫化出,為僧道薦之類,他仿此。

母藏福德,僧家設帳於先年。

卦無父母,當看伏神可知消息。如父爻伏在子爻下,其師前年必設帳于僧房道觀;如伏在官下,必會在職役人家教授之類。若與世爻同宮,必與其家相近;與世比和則與其主人相識;或生或合,非親則友。,父伏世下必是舊師。

搜索六爻,無過求理;思量萬事,莫貴讀書。

凡求師,不可專指道學之師,如欲投學,百工技藝及拜僧道為師類皆是。但師之主象不異父母,而學者主象則不可專取子孫一爻,當以世爻看之。如隔手來占,須問是何人;如是來占者之朋友兄弟,則以兄爻為主類,皆要師弟。二主相生相合則吉,相沖相克則凶。父母要旺用不空有助,而月建日辰動爻無傷者,不拘是何藝業,必是高手,臨月建則是聞名者,衰則不濟,空則難成。世應宜生合,卦身宜旺,二主不可傷,兄鬼不可動,如此則吉兆無疑矣。若父母不臨,本藝之人必非專門名家,如學薦拳光棍及木匠類。不臨本爻或震宮是也。父化兄或兄持世,必先盡謝禮而後可成,間動生合,必須用變,化出文書須立契券。

求館 附束修:

學得明師,可繼程風於滿座;師非良館,難期賈粟之盈倉。故欲筆耕,先須蓍筮。世為西席,如逢父母必明經;

凡占書館以世爻為西席之位,如臨父,其先生是明經之人,世在乾坤離三宮亦然。臨官帶貴或本宮官伏世下,多是秀才。

應乃東家,若遇官爻須作吏。

應爻為占館東家主人,若臨官必是官吏戶役人家;加白虎則是病人。在三爻現,病在床,休囚受制,則有孝服在身;加玄武必與盜賊往來。應臨父母加勾陳,種田人家,加朱雀讀書人家;加白虎宰殺人家;加螣蛇工藝人家。應臨子屬金,僧道作主,加朱雀玄武是打獵人家,不然則後生輩也。應臨財爻,更在陰宮,又臨陰爻而卦無官鬼者,必是婦人作主,有官則是富貴人家;財化財,財化子,做買賣人家。若被月建日辰 動爻制伏,乃是奴僕為主,應臨兄弟平常人家,加朱雀,賭博人家,系本宮,弟兄姊妹家。系他宮,朋友鄰堮a。若論住宅依家宅章斷。

臨官兮少壯,休囚則貧乏之家;墓庫兮高年,旺相則富豪之主。

應爻臨官帝旺爻,主人必然強壯。如臨墓庫必是高年。五行無氣其家貧乏,五行旺相其家富厚,重加財福,必然巨富。德性以五類六神參斷。

值土火空,無父母;逢金水絕,少兒孫。

卦中六親即人六親,然有兩人系於一卦者,則彼此六親宜不同矣。又當何以定之?不過生之理而已,且如占館以應為東家,應爻屬土,火能生土,不拘卦中有無,亦不拘是財官父子,皆作父母斷,生我者故也。應爻屬金,金能生水,不拘卦中有無,亦不拘財官父兄皆作子孫斷,我生故也。如火爻旺空、沖空、動空,主父母不全,衰空必無父母,火化火兩重父母。帶官鬼旺以貴斷,衰以病言。帶兄弟,其父好賭博,無廉恥,欠學問。帶財爻,其父不富厚則業貿易。帶子孫,其父則甚慈善,慷慨有為,餘皆仿此。但不可以六爻總看,當以在應宮者為彼六親,在世宮者皆我六親也。一宮三爻止餘二爻,此宮不現者,不可遂斷為有無,惟空亡乃是真無也。其貴賤壽夭,性情容貌,依常例推之。他如兄弟妻親子息,亦仿此推之。

不拱不和,決定主賓不協;相生相合,必然情意相投。

世應二爻刑沖克害,異日賓主不合,加以兄官發動大凶之兆。若得生合比和,情意必相投,生而化克,始和終不和;沖而化合,始疏而後密。世與子亦宜生合,則師弟間恩義兼盡,若見沖克,亦多不睦也。

財作束修,不宜化弟;

占館以妻財為束修,旺相多,休囚少。要知斤兩,以生成數推之,生旺倍加,絕死減半。在陽宮以生數斷,在陰宮以成數斷。今人但言水一、火二、木三、金四、土五,而不言六七八九十,是舉其生數而遺其成數也。獨怕兄弟發動,或財化兄,主束修不皆入己,必有人抽分費用,不然則有名無實,亦不能盡取之也,財爻無氣而遇月建日辰動爻生扶者,束修雖不多,四季節禮反周備也。易雲:天一地二,天三地四,天五地六,天七地八,天九地十,生也。

父為書館,豈可逢空?

占館不可以父母為師,當作書館論之,旺相有氣則有好書館;卦無父或落空,必無書館,事亦難成。若占其年書館有無,全要此爻出現,有氣不空必然有得,更得應來生合世爻,自有人來延請;世爻生合應爻及父爻,必須自去訪求無人相請。卦無父而動爻有化出者,不意中有人推薦也。若父化父必有兩處書館,卦有兩爻亦然。館有定期而遇父化父,館必兩處,本宮化入他宮,由近及遠;他宮化入本宮,自外以及內也。

鬼動合身,須得貴人推薦;

官鬼發動,當有間阻,然來生合世身,又主其館必得貴人推薦,而後可成;應如克世父或落空,雖薦不成。

兄興臨應,決多同類侵謀。

凡占學館,應持兄動,必有同道之人爭謀其館;兄臨卦身亦然;若在間爻動沖克世,則主有破說,其事難成。

官如藏伏,應無督集之人;

鬼能生扶父母,故占主以此爻為糾率子弟之人,若不出現或落空,必館無人聚集生徒以成學館,其事難成,又主無人推薦;若空而逢沖,伏而提起,必須央凂其人,方許出來糾集。

應若空亡,未有招延之主。

應爻空亡,無人延請,更若父不出現或落空,必難成就;應爻動空化空,是假言作主也,不然亦主不終其事。凡遇父母臨身,或遇動來生合世身,大吉之兆,主其館易成;有此象而應空鬼動,雖有糾集之人而無招延之主,宜自開館。若鬼爻空伏而應來生合,雖有延請之家,而無糾集之人,宜有招致。

動象臨財,難稱意;

文書為占館用神,若遇財動,則被克壞,未成者,不能成,已成者不遂意。世身日月皆忌臨之,若得父持月建或臨生旺,庶亦可成。

空爻持世,豈如心?

卦中父母出現,應來生合而世爻空亡者,非館不成,乃是自不上前,或雖成不去也;應不生合,父母重迭,而世爻空亡者,為有別館,故不成此事;無故自空必不可成,雖成終不如意。

身位受傷,雖成不利;

世身被月建日辰動爻刑克雖有可成之象,日後亦不稱意,如鬼爻刑克有官非疾病類。

間爻有動,縱吉難成。

間爻動,事多阻隔故難成。

鬼或化兄,備禮先酬乎薦館;

凡遇鬼爻動出兄弟,必得禮物先酬薦館之人,則可成。兄臨世身亦主先費財物;兄臨應上,則是東家好利,必得禮儀饋送,而後可成也。

世如變鬼,央人轉薦於東家。

鬼爻出現而世又化出者,必須再得推薦乃可成;卦無官而動爻有化出者,初未有人推薦,亦必待央人薦之則可成。若鬼化鬼爻又主反復難成。

世無生合,請看白眼之紛紛;

凡遇應不克世,父母不空,兄鬼不動而月建日辰動爻,並不生合世爻者,其事可成,但主人不欽敬,皆以白眼待之也。

福或興隆,會見青衿之濟濟。

占館以福爻為門生,旺相多,休囚少,空亡不上卦,雖是其人作主,未必其家子弟也。子化子,生徒必多。帶殺動來克世,日後恐有操戈入室者。

衰逢扶起,日加鼓篋之徒;

子孫旺相,卻被日辰動爻刑克,主生徒始雖多集在館,日後漸自減少;子孫休囚卻系日辰動爻生合扶起,則主始雖不多,開館後日漸增進。

動遇衝開,時減執經之子。

子孫動爻,固是吉兆,若被日辰動爻沖散,其徒必有背師而去者;如被世沖散,是先生叱退其徒,非弟子自背其師也。子孫動一空亡,,則弟子中有半途而廢者,是歇學非叛去。

逢龍則俊秀聰明,遇虎則剛強頑劣。

子臨青龍,其徒必然聰明俊秀;更逢月建日辰生合,而又臨金水爻者,必有穎悟非常之子。若臨白虎則多頑劣不馴;發動其性必野難以教訓。凡遇青龍必有禮貌;遇白虎必不盡禮。

陽卦陽爻居養位,座前有劉恕之神童;陰宮陰象化財爻,帳前列馬融之女樂。

子孫在陽宮陽爻,面臨胎養及金水二爻旺相不空有扶者,其徒必有出類拔萃如劉恕之神童在門;若在陰宮陰爻,而又化財者,必有女兒受學,不化財爻而在兌宮者,亦有女徒。

兩福自沖,鬼穀值孫臏龐涓之弟子;子孫皆合,伊川遇楊時遊酢之門生。

卦有兩爻子孫俱動相沖,弟子中,必多不合,更加白虎螣蛇,數有爭鬥,若來傷世,必然責及先生;如遇二爻俱來生合世爻則門生自盡弟子之禮,尊師重傳,必不輕背其師也。

世動妻爻,決主親操井臼;

世臨財動,是自炊非供膳也,若占供膳,又主供得膳成。惟怕兄動或雖不動而持身世者,皆主供不成。大凡占館遇財爻持世,又主西席家眷同占。

應生財值,定然供膳饔餐。

財爻臨應生合世身,定主供膳,財為飲食故也。若月建日辰動爻俱帶妻財,必非一家東道供膳,乃諸生輪流供也。財爻旺相款待必厚,休囚款待必薄,財化子必豐潔,財化鬼無美味,財化父必淡薄,財化兄常食而已。

如索束修,可把妻財推究;若居伏地,還求朋友維持。

凡占取索束修,以財爻為主。若不出現,不拘伏在何爻下,皆主費力難索,必須浼求朋友同行取討,財或可得,蓋凡伏藏,須得月建日辰動爻提起伏神如同飛神,然後得出為用故也。

出現不傷旺相生身,名曰吉;入空無救休囚化絕,號為凶。

凡占束修,得財爻出現,旺相不空,而月建日辰動爻不帶,兄弟傷克,財不缺欠,更得財爻生世合世大吉之兆;若財雖出現,卻被克劫或居絕地,或空亡,或變出死墓絕爻,皆不遂意,世持兄克尤難取討,得子孫旺動亦好。

變出父爻,書債必然償貸物;

財動化父,或父動化財,主束修必無金銀寶物,多是貨物准折,乃有名無實之象,卦中兄弟更動,雜貨物亦不盡得。

化成兄弟,硯田定主欠收成。

兄弟乃劫財之神,若發動或持世,皆難入手,財化兄有名無實,或得一半,卦若無財遇兄化出,則主有人抽分。

身空應空財福空,必成虛度;

凡占束修,遇卦身應爻及子孫妻財或空或不上卦,主束修無得,蓋財為用神,身為事主,應為諸生父兄,而子孫又生財之神,今皆空休,其能取乎?故成虛度。

日克月克動變克,恐受刑傷。

月建日辰動變諸爻,皆來刑克世爻者,占館必不可成,占束修恐被諸生父兄呵責,宜慎之。

鬼化財生,非訟則學金休矣;

卦中無財,而遇兄鬼文書亂動,有化出財爻,生合世爻者,必須訟訴公庭,然後可得束修。官爻獨發生世合世,亦然。

子連父合,因學而才思加焉。

凡占學館,世若衰絕無氣,而遇子孫動化、父母生扶、合起世爻者,主先生才學本不克不贍,因教訓子弟而其才思日加進益;卦有財動則不然。

詞訟:

小忍不懲,必至爭長競短;大虧既負,寧不訴枉申冤?欲定輸贏,須詳世應。

事中世應,即狀中原被告人,須看此則兩邊勝負可知。

應乃對頭,要見休囚死絕;世為原告,宜臨帝旺長生。

占訟以世為原告,應為被告,若被告占以世為自己,應為對頭。應旺世衰,他強我弱;世旺應衰,我強他弱。逢兄遇鬼,雖強理短;臨財持福,雖弱理長。

相克相沖,乃是欺淩之象;

世爻刑克應爻,未必我勝,乃是欺我之象,必得鬼克應爻,方為我勝;應爻刑克世爻,未必他勝, 乃是欺他之象,必須鬼克世爻,方為他勝。世應遇三刑六害六沖,兩爻俱動者,是鷸蚌相持之勢,兩不相讓之象。

相生相合,終成和好之情。

世應生合,原被有和釋之意。世生應,我欲求和;應生世,他欲求和。世應雖生合而變爻刑沖者;口和心不和也;世應雖沖克而變爻相合者,始不和,而終和也。生中帶刑合中帶克,而動空化空者,俱是假意言和,未嘗信任之也。

世應比和官鬼動,恐公家捉打官司;

世應比和亦是和解之象,卦無財或落空,是財用不給而欲和也,但得子動月建日辰不相刑克,必成和好;若世應生合比和而官鬼卻動者,主官府捉打官司不依和議,鬼爻休囚是主詞人刁蹬,若有制終成和議。

卦爻安靜子孫興,喜親友勸和公事。

世應生合比和,而六爻安靜者,不勸自和。世應雖不生合,而子孫發動者,必有勸和之人和釋兩邊也,與世同宮及世爻化出是我親友;與應同宮及應爻化出,是彼親友;在間爻則是中證人也。若被世應動克,或鬼旺福衰,雖或勸和不能依允,卦無子孫及落空亡,必然無人兜留。

世空則我欲息爭,

世空我欲息爭,應空他欲息爭,世應俱空,兩願消散未成訟。世空告不成,應空事無頭緒。初告狀世空,必有悔心或遇變故,官司不理;應空到頭走閃,不成訟。世空恐無主意,不能取勝;應空人不能齊或對頭躲閃,不能結訟。

應動則他多機變。

世動我必使心有謀,若化鬼或化兄,回頭刑克反為失計;應動他有謀略加月建,必有貴人倚靠,反傷世必致大禍,宜世空避之則吉。

間傷世位,須防硬證同謀;鬼克間爻,且喜有司明見。

間爻為中證人,生世合世必然向我;生應合應則必向他。與世沖克,與我有仇;與應沖克,與彼有隙。若旺爻生應,衰爻合世,是助彼者有力,助我者無功;或靜生應動克世,是向彼者雖不上前,怪我者偏來出頭也。若沖克之爻反去生應合應或與應爻比和,須防彼與中證人同謀陷害;若得鬼爻克制或被日辰沖散合住,是官府不聽其言,我得無事。間爻若受三刑六害沖克,中證必遭杖責。

身乃根因事體,空則情虛;

卦身一爻,乃詞訟根由,旺則事大,衰則事小,動則事急,靜則事緩。空亡不出現,皆是虛捏事故,飛伏俱無毫釐不實,旺相空亡一半真假。要知為何起訟,以所臨六親斷之,如臨父母,是田房樹木或為尊長起訟;臨兄爭財鬥毆,門戶役事或為兄弟朋友起訟;臨子是漁獵六畜僧道醫藥卑幼起訟;臨財,是婚姻財物妻妾奴僕起訟;臨宮,是撇青放火人命賊盜官災或功名徭役起訟。婦人占必為夫事,若臨螣蛇則是被人牽連之事,持世切己事,臨應他人事。

父為案卷文書,伏須未就。

卦無父,案卷未成;父母旺空,文書未就;休囚空亡,其事不成。如帶刑爻或臨敗病,必多破綻,化財亦然;化兄還欠筆削;死墓衰絕,皆不濟事。若被月建太歲沖克,上司必要駁;太歲月建作合,上司必吊卷;有沖散或克破,皆不依允。

鬼作問官克應,則他遭杖責;

官為聽訟官,克世我遭責,訟必他勝;克應他遭責,訟必我勝。世應俱被傷,原被皆受責,若鬼爻雖刑克,而文書卻有情杖責,須有罪名則無。

日為書吏傷身,則我受刑名。

日辰能救事,能壞事,原被皆要此爻有情,則必有人看顧。若臨庭爭訟,則當以此爻為書吏,吏合世爻于我有益;生合應爻于彼有益。沖克應沖壞彼事,沖克世沖壞我事。又如鬼動克世而得日辰克制,沖散合住者,是官府有怒於我,卻得傍人一言解之,而得寬宥也。

逢財,則理直氣壯;

占訟以財為理,臨世我有理;臨應他有理。臨世而休囚死絕,我雖懦怯,有濟;臨應而鬼來刑害,彼雖有理,而官府不聽,若遇兄則主不能分辨。如占下狀,則財為忌爻,或發動,或持世,或值日辰,或帶月建皆主不成。

遇兄,則財散人離。

兄弟,破敗耗散之神,若在身世爻上,事必幹眾,動則廣費資財,更化兄或加白虎,必主傾家蕩產,財散人離,臨應爻則以彼斷之。

世入墓爻,難免獄囚之系;

世爻入墓化墓,或臨鬼,墓卦象凶者,必有牢獄之禍。墓爻衰弱,是箍禁籠中,臨白虎在獄有病;自空化空,死於獄中。

官逢太歲,必非州縣之詞。

鬼在本宮內卦,本州本縣詞,本宮外卦,事在本府,第五爻撫按三司、六爻事幹省部。外宮外卦必發於外縣他州,宮問官逢太歲,必幹朝廷,逢月建必涉台憲。

內外有官,事涉一司終不了。

官不上卦,無官主張。內外有官權不歸一,主事體反復必經兩司然後了事,不然則有舊事再發,或被他人又告。官化官亦然,空則勿斷。

上下有父,同興兩度始能成。

官父二爻不宜重見,主有轉變不定之象,其事必主纏綿,率難了結。如占告狀,遇有此象,再告方成。若月日動變,諸爻俱帶文書,重疊太過者,雖告數次亦不能成。

官父兩強,詞狀表章皆准理;妻財一動,申呈訴告總徒勞。

凡欲上表申奏,申呈告訴等事,皆要官父兩全,有氣不空,則准理;缺一便不成,最怕財動則傷父,必不可成,若父雖旺相,財爻持世,或父動化財,皆主詞理未善,宜更改可成。卦無財爻月建日辰帶財,亦不能成。

父旺官衰,雀角鼠牙之訟;

父旺相官休囚,詞狀襆頭雖大事實細,故乃鼠才雀角之訟。父旺官空或有父無官,主同狀雖善,官府印不放告受詞。

變衰動旺,虎頭蛇尾之人。

凡世應旺動,是有併吞六國之勢,若變入死墓空絕,乃先強後弱,虎頭蛇尾之象。應以彼言,世以己言斷之。

世若逢生,當有貴人倚靠;應衰無助,必無奸惡刁唆。

世爻衰弱,遇月建日辰,動爻生合,必有貴人扶持,彼亦無可奈何。應爻遇之,是彼有人扶持,我亦不能制勝於彼也。間爻生合,可得中證人力。鬼生合,得官府中人力也。

無合無生,縱旺何殊獨腳虎;有刑有克,逢空當效縮頭龜。

應爻旺動,若無一點生合者,彼雖剛強有謀,乃是獨腳之虎,不足畏也。世無生合,是我一孤無助,若遇月日動變,刑克世爻,其象最凶。得世在空爻,謂空避,如訟未成,不告為上,若已成訟,當效縮頭之龜,勿與對理可也,否則必遭罪責。應逢刑克而避空者,是彼有躲避之計,我亦不能施其謀也。

兄在間中,事必幹眾;

兄弟在間爻,詞內干犯牽連眾多,動則中證人貪索賄賂,沖克應爻索彼之財物也;兄弟逢空,事雖幹眾,到官者少,化官傷世,若不用財買囑他人,必被其害。

父臨應上,彼欲興詞。

父母為文書,臨世我欲告理,臨應他欲申訴。動則事已行矣,化入死墓空絕,必不成事。若逢合住克制,必有阻留者。

父動而官化福爻,事將成而偶逢兜勸;父空而身臨刑殺,詞未准而先被笞刑。

凡占告訴,遇官父兩動,其事可成,若父化子傷克官,或官化子刑沖父,必主身到公門將投詞而有人兜勸。若父化空亡,墓絕,官鬼刑克世爻,或帶自刑,或被日辰沖克,告狀且不准,先遭杖責也。若官父皆旺,而有此象,雖被杖責,事必可成。

妻動生官,須用資財囑託;

父母有氣,不帶刑害,不臨敗病,不被沖克,則詞理中式,事必可成。若鬼休囚死絕,亦難准理,遇有財動生扶,可用資財謀幹,然後有望。若訟已成,卦有此象,必須用財囑託官吏,姑待鬼爻生旺月日,方能成事。更遇子孫發動,仍複無氣,雖費資財,亦無所益。

世興變鬼,必因官訟亡身。

世持鬼我失理,應持官他失理。世變鬼,恐因官事而喪命;應變鬼,以彼斷之,無故自空,亦有大難。若世臨鬼爻,克應或應臨鬼克世,主兩邊俱有罪責,鬼在世我做招頭,鬼在應他做招頭也。

子在身邊,到底不能結證;官伏世下,訟根猶未芟除。

卦身臨福德,其事必不見底,出現發動,隨即消散。若占散事得子動或世空,皆吉。惟怕本宮鬼伏世下,則訟根常在,目下雖不成訟,至官旺相月日,仍舊舉發也。

墓逢日德刑沖,目下即當出獄;歲掣福神生合,獄中必遇天恩。

世墓鬼墓爻動,皆是入獄之象,若得日辰刑沖克破,目下即當出獄,不久禁錮也。在獄占卜,最喜太歲生合世爻,主有天恩赦宥,月建生合,上司審出,日辰生合,有司饒恕,父母生合必須申訴而後獲免也。

若問罪名,須詳官鬼;

凡蔔罪名輕重,以鬼爻定之。旺則罪重,衰則罪輕。帶刑加白虎旺動克世金,受極刑,火主充軍,木主笞杖,水土徒罪,須以衰旺有制無制斷之,不可執滯。

要知消散,當看子孫。

要知消散日期,若福動鬼靜,以子孫生旺月日斷;鬼動福靜以官墓月日斷。二爻俱靜,若鬼旺福衰,以鬼爻墓絕日斷;福旺鬼衰以衝動福爻日斷。二爻俱動,若福有制伏,則看鬼爻;鬼有制伏,則看制伏之爻。見官日期,專看鬼爻;出獄日期則看破墓月日,或生合世爻月日。

卦象既成,勝負了然明白;訟庭一剖,是非判若昭彰。

避亂

人有窮通,世有否泰。自嗟薄命,適當離亂之秋;每歎窮途,聊演變通之易。因錄已驗之卦爻,為決當今之倭寇。

承平日久,莫識亂離之苦,不幸海倭竊發,橫行吳越之間,剽掠村落,縱肆淫殺,不忍見聞,數年以來人情洶湧,避亂不暇,有在家而遭焚燒劫者,有在途而被其擄掠者。或死非命,或致傷殘,或夫妻之不顧,或父子而相離。割恩舍愛,惟命是逃。然則伯道之棄兒,豈虛語乎!予賴蔔筮,未嘗遭遇,此因不幸中之萬幸也。因以平日所驗者,錄述此篇,以為十倭張本。而凡以患難之欲避者,亦仿其占,雲須憑五類,勿論六神。世之占者,皆以玄武為倭賊。予則以官論玄武倘臨福德,亦作倭斷耶,故憑五類勿論六神。

鬼位興隆,賊勢必然猖獗;官爻墓絕,人心始得安康。

以鬼為倭者,鬼能興災致禍,倭亦傷人害物故也。旺相發動勢必猖獗,縱橫出入莫能禦止;若得休囚安靜,日辰動爻,又不刑並,則安枕而臥,必無驚恐。

路上若逢,休出外;宅中如遇,勿歸家。

凡占以卦中二爻為宅,五爻為路。鬼在路上動,出外必遇不如父子家中;在宅上動,必然在家撞見,不如出外避之。

動來刑害,從教智慧也難逃;變入空亡,縱被拘留猶可脫。

卦中鬼動,若不傷世,任彼猖獗不遭其禍;如被刑沖克害,必難逃避。若變入死墓空絕,則是虎頭蛇尾,雖凶無咎之兆,虛驚則不免焉。若變生旺妻財等爻,則為可畏。

日辰制伏,何妨卦埵D傷;月建臨持,勿謂爻中隱伏。

官鬼動來刑克世爻,固是凶兆,若得動爻月辰克制之,或沖散合住之,皆謂有救,雖見兇惡必不為害。惟怕月建日辰帶鬼,刑克世多,則雖卦中無鬼,亦必遭其毒手,月建為甚,日辰次之,出現則不可當也。

所惡者提起之神,所賴者死亡之地。

鬼爻伏藏固是吉兆,若被動爻日辰衝開,飛神提起伏神,仍被其害,必得鬼伏死墓絕,或臨空亡,則雖提之亦不能起,方無事也。且如甲申日蔔得渙卦,六爻安靜又無官鬼,豈非吉兆?殊不知本宮己亥,鬼伏於六三空亡爻下,既已透出,又遇申提起,且又沖克世爻,所謂變吉為凶,果被婦人引禍及己,蓋申金乃離宮妻財故也。

自持鬼墓填中,不可潛藏;或值水神舟內,猶當仔細。

官父自持鬼墓者,如水土墓在辰,鬼在辰爻動是也;凡遇此象,不可避墳墓中土鬼,皆然,雖宇宙之內亦不宜也。木鬼不可避在草木叢中,水鬼不可避在舟中,金鬼不可避在寺觀中,火鬼不可避在窯冶中,水化水不可避在夾內,乾宮鬼化父不可避在樓閣中,否則必然遇見,餘當仿此推。

子爻福德北宜行,午象官爻南勿往。

官鬼所臨地,倭寇出入之所,宜避之,如臨午爻勿往南方,類子孫所臨寺,倭寇不到之處,宜往之,如臨子爻宜往北方類,餘仿此。

鬼逢沖散,何須克制之鄉;福遇空亡,莫若生扶之地。

取子孫之地為吉者,以其克制官爻也。若發動則取之,若福靜官動,而卦有沖散合住官爻者,即以沖合之方為吉。以其為得用之神故也。若卦無子孫,或落空亡,或衰靜受制,不得其力,而鬼爻又無沖散合住之類者,則取生合世爻之方為吉,但不宜在鬼爻刑沖害之地耳。

旺興內卦,終來本境橫行;

凡占倭夷到此地否,若官在本宮內卦發動,必到此地;在他宮外卦則不入我境。內卦持世,值到宅邊;內卦應臨,雖來不入我室,卦身臨之,彼此俱遭其禍。

動化退神,必往他鄉剽掠。

官鬼發動,其勢必來。若化退神,乃是往他處劫掠也;如化進神,倭必速到,宜早避之。

官連旺福合生身,反凶為吉;

官爻發動克世,必遭毒手,若得化出子孫或化子財,反來生合世身者,必然因禍致福,或得財物,或得子女。

陽化陰財刑克世,弄假成真。

官爻發動不傷世爻而化妻財反傷世爻者,必因貪得財物而惹禍也。若陽鬼化陰財,陰鬼化陽財,須防倭賊假裝婦人,哄誘鄉民,因而遇之不能避也。得世在空避之庶幾可脫。

賊與三合,爻中必投陷餅;

卦有三合爻動,最怕鬼動其中,或會成鬼局,必主倭夷四邊合來,雖欲避之,前遭後遇,左沖右撞,不能脫離,卦有兩鬼俱動克世亦然。三合兄局,身雖無事,財物失散。三合父局,小兒仔細。三合財局,生合世爻,反主得財。刑克世爻則主父母失散。三合子局則傷鬼最吉也。

身在六旬,空處終脫樊籠。

身世空亡,雖見刑克不能為害,避空故也。如癸亥日蔔得損之臨卦,日辰扶助,官鬼動克世爻,並無救制,豈非凶兆?然而世坐空亡,果應無事。

官鬼臨身,任爾潛蹤猶撞見;

官爻持世,乃是倭賊臨身,如何可避?如被捉去而占,亦不能脫彼而回。

子孫持世,縱然對面不相逢。

子孫持世不動亦吉,發動尤妙,若臨月建,或帶日辰,或在旁爻旺動,皆吉。卦中雖有鬼動,亦不足畏,大怕空亡,則不幹事。

兄變官爻,切恐鄉人劫掠;

卦中無鬼,或落空亡,而遇兄動變出者,須防鄰人乘機劫盜財物,非真倭賊也,兄在內卦,近鄰人,在外卦,遠方人也。

財連鬼殺,須防藏獲私藏。

卦中無鬼,財變官爻者,恐是家中奴婢假妝倭子,劫掠財物,或在亂中被其藏匿也。在外卦,乃鄰堸人。

日辰沖克財爻,妻奴失散,動象刑傷福德,兒女拋離。

官鬼動,必有驚險。不拘日辰動爻,被其傷處即不太平。如沖克財爻,主妻奴失散。沖克子孫,主兒女拋離之象。

火動克身,恐有燎毛之苦,水興傷世,必成滅首之凶。

卦中火加兇殺,動來克世,主有火燒之禍。火帶財爻,或化妻財,或卦無父母,或父落空亡,房屋必成灰燼。若水加兇殺克世,主有溺水之患,更遇世衰無救,必至溺水死。帶父母動於外卦,則受風雨淋漓之苦。

父若空亡,包媔楊墨3獢F妻如落陷,財物當慮遺亡。

父爻空亡,包堨眶M亡失,不然則父母有不測之禍,財空,財物恐有失散,不然則妻妾有不測之禍。子孫空亡憂小口,兄弟空亡憂手足。以上避空則勿斷,惟官鬼空亡為大吉。

五位重交,兩處身家無下落;

凡遇五世爻遊魂卦,世爻發動脫身在外,東奔西走,避亂不暇。身宅兩處,不顧財業。更遇日辰動爻沖散世爻,必無安身下落之處,空動尤甚。

六沖亂動,一家骨肉各東西。

八純六沖卦,六爻亂動者,主父子夫妻兄弟骨肉,各自逃命,不能聚於一處。六合卦,雖離一家骨肉,必不分散,以上五條,必須卦有官動,方有此象,不動不可亂言。

福臨鬼位刑沖帶殺,則官兵不道;

子動固吉兆,若帶刑害虎蛇等殺沖克世爻,而又變出官鬼者,乃是官兵乘亂擄掠,非關倭賊事也。子孫雖不傷世,化鬼卻來刑克者,亦然。且如五月戊寅日有蔔倭,得明夷之謙卦,二鬼俱靜,子孫獨發,皆欣喜予獨戒其慎之,蓋子孫雖動,被日辰扶起克世,則非吉兆,況變官爻系是世墓世臨病爻,謂之帶病入墓,其凶可知,但官從子化出,必非倭夷之禍,乃官兵之禍也,已而果然。

官變兄爻克合傷財,則妻妾遭淫。

官爻發動刑克世爻,合住財爻,則身被擒獲,妻遭淫汙;如不傷世,而但合住財爻者,身雖無事,妻必被辱也。更化兄爻,既奸而又不放回也;若鬼雖不合妻財,而化兄帶合克制者,亦然。子化官合財,恐受官兵之辱也。財化子必不順從。

妻去生扶,只為貪財翻作禍;

鬼爻發動,最喜休囚死絕,決無深傷,若有財動生扶,必為貪彼財物而惹成禍患也,世以己言,應以人言。若在旁爻及日辰帶財者,又是婦人引惹禍來,非為財物也,在內卦自家妻妾,在外卦是他家婦人。

子來衝動,皆因兒哭惹成災。

官鬼安靜,幸也,若被子孫衝動,必有小兒啼哭,因而知覺,乃被其害。世爻衝動,自身惹災,應爻衝動,他人惹禍,兄爻衝動,同伴惹禍,日辰衝動亦然。

得值六親生旺,雖陰何妨?如臨四絕刑傷,逢屯即死。

凡動爻日辰傷克,必有災咎,若受務之爻,生旺而有氣縱有驚險不致傷命。惟怕臨於四絕之地,或在月令衰弱之爻,一克即倒,必然喪命。如五月庚寅日上得大壯之小過卦,日辰妻財,生扶動鬼,刑衝子孫,又克兄弟,果被獲去一弟一子,然子坐絕地,而夏月庚金正弱,兄臨土爻正旺,所以子死菲命,而弟得回來也。世爻亦被動爻沖克,而無事者,世得避空故也。

世遇亂離,既已逐爻而決矣;時遭患難,亦當隨象以推之。

平居無事,何暇占?卜倘或刑戮所加,戶役所累,或官府擒拿,仇家報複,或禍起於無辜,殃生於不測,苟不避之,終為所害。是以不能無避之占也,然大概與避亂相似,故並附於此。

最怕官爻克世,則必難回避;

不拘脫役避禍,若遇官鬼動來,刑沖克世,皆不可避,持世亦難。必須鬼爻空亡,或不上卦,或衰絕不動,然後為吉。若鬼雖空絕安靜,卻遇本宮官鬼伏於世下者,目下無事,日後必然舉發。

大宜福德臨身,則終可逃生。

子為解神,若臨身世,或在旁爻發動,值月建日辰,則雖遇官鬼亦不妨事。大怕空亡墓絕,或被父動克制,則為無用。

官化父沖,必有文書挨捕;

父母旺動,名字已入憲冊,必有官批,在外鬼爻亦動,事體正急,宜速避之。父化官、官化父,刑克世爻者,必著公差挨捕,宜慎防之,世爻空亡雖捕不獲。

日沖官散,定多親友維持。

卦中官動,固難逃避,若得日辰動爻沖散之,或克制合住之,必有心腹親友與我周旋幹事,或解釋、或阻擋,不使之累我也。要知何人,以沖合制鬼之爻定之,鬼帶月建,雖阻無益。

鬼伏而兄弟沖提,禍由骨肉;

鬼爻動,要見沖合,鬼爻靜,怕見沖合,如兄弟衝動,鬼來刑克世爻,是自家骨肉,搜蹤捕跡,恐難逃避。若鬼伏藏而遇動爻,日辰衝開提起者,亦以六親定其害我之人。世爻自去提起者,必是自不小心,撞見之也。

官靜而旁爻刑克,事出吏書。

鬼動,其事必由官府;鬼靜而卦中動爻日辰刑克世爻者,乃是下司。本局自作主張,或是仇家陷害也。若化兄爻,或卦中兄兼動者,是欲索詐財物也。

應若遭傷當累眾;

官鬼傷克應爻,必然累及親友,日辰刑克應爻亦然。

妻如受克定傷財。

妻財如遇兄弟動,必主破費財物,財用合住官爻,或沖散官鬼,或化子克制官鬼,皆宜交財買求,方得無事。

偏喜六爻安靜,

六爻不動,鬼爻無沖並者,患難可避戶役可脫,大吉之兆。

又宜一卦無官。

無鬼則無官主張,事必平安,空亡亦吉。

或身世之逢空,

世爻空亡,百事消散,縱有鬼動,亦不妨事。

或用神之得地。

卦中得用之神旺相有氣,不逢刑克沖害,不化死墓空絕,皆為得地,必得此人之力,如占避居何處,亦以此方為吉。如鬼爻發動,得父爻合住,則父爻為用神也,餘仿此。

天來大事也無防,海洋深仇何足慮。

此二句總結上四條,卦中有一象。決然無事也。

事有百端,理無二致。潛心玩索,若能融會貫通,據理推占,自得圓神不滯。

逃亡:

寬以禦眾,侮慢斯加,嚴以治人,逃亡遂起,故雖大聖之有容,尚謂小人之難養。須察用爻,方知實跡。

用爻者,妻妾奴婢逃亡,看財爻類是也。

若臨午地,必往南方;或化寅爻,轉移東北。

凡占逃亡,用爻安靜,以所臨之地為逃亡去向,如坎北方,午南方類。用爻發動,以變爻定其方向;如臨午動變出寅,可言初去在南方,今移於東北方也,獨發之爻,亦可定方,六爻安靜,卦無主象,則以應爻定之。

木屬震宮,都邑京城之內,金居兌象,庵院寺觀之中。

用爻在乾宮尊長家,或在父族,或隱於樓閣上。坎宮兄弟家,或在船上,或水亭中,艮宮少男家,或在山間,或在高崗煙去處,或石匠人家。震宮竹木林中,或有須人處或城市間。離官姊妹妯娌家,或窯冶所在,金爻銅鐵匠家。巽宮花園蔬圃之內,死絕柴草之中,或在賣履織席之家,坤宮老陰人家,或在母族,或在曠野墳墓去處。兌宮在女人家,旺相寺觀中,休囚庵院內,更宜變通不可執滯。

鬼墓交重,廟宇中間隱匿;休囚死絕,墳陵左右潛藏。

用持鬼墓,其人必在聖堂神廟中;死絕無氣,則在墳墓左右;用爻入墓,乃在人家牆圈內住,不然亦主深居不出而難尋。

如逢四庫,當究五行;

四庫辰戌醜未是。如用爻屬木卦,有未動類。凡遇墓庫,不可一例推,如辰為水土庫,必在水邊墓側人家。戌為火庫,乃在寺廟香火去處。醜為金庫,是在銅鐵銀匠家,或在冶坊內。未為木庫,則在園林柴草間,或木工蔑匠之家,己土爻亦依此斷。凡占逃亡盜賊若遇墓爻,決難尋見。直待衝破墓月日,方可覓。

倘伏五鄉,豈宜一類。

卦無主象,須看伏在何爻下,便知其人在於何處,如伏鬼下,在管倉庫家中。旺加月建,官戶人家。休囚無氣,公吏人家。伏父下,叔伯父母尊長家,不然在手藝人家。伏兄下,兄弟姊妹相識朋友家。伏財下,奴婢妻妾陰人處,或富戶人家。伏子下,在寺觀中卑幼處也。又如伏於鬼墓下,不在廟宇中則在寺庵內。又如伏於財庫爻下,不在倉庫中,則在富豪家也。

木興水象,定乘舟揖而逃;

用爻屬木在坎宮動者,必乘舟逃去。木化水,水化木,或木在水宮動,或水動木宮者,皆然。用爻若臨火土,乃是陸地潛行。用爻衝動水爻,涉水逃去;衝動火爻,躍牆越籬而去,水爻刑克用爻,必曾溺水 。

動合伏財,必拐婦人而去。

用爻動來與本宮財爻作合,其人必拐婦人逃去,財若伏於世下,必是妻妾;應爻下,鄰家婦人,在旁爻,使令女子,主象變出之爻與卦中財合者,亦然。若婦人逃亡遇財官相合,亦是暗約情人而去也。

內近外遠生世,則終有歸期;

用爻在本宮內卦,人在本地,或在宗族之中,初爻在鄰堙A二爻在鄉黨。本宮外卦,本府別縣去。他宮內卦,外縣交界處。他宮外卦,別府州縣,更在六爻,遠方逃去。若臨世上,其人未曾出窟,最喜生世合世,其人雖去常思故里。日後當自歸,尋亦易見也。

靜易動難坐空,則必無尋路。

用爻不動,其人易尋;動則遷徙無常,指東言西,或更名改姓,必難尋獲。若落空亡,杳無蹤跡;動入空亡,逃後必死,亦有大難。有故空亡恐人察識遂深避之;無故空亡必有歸日。

合起合住,若非容隱即相留;

靜爻逢合則合起,動爻逢合則合住,若日辰動爻合起主象,必有窩藏容隱在家者,卒難尋見;如被合住,則有人相留在家,不致放竄也。要知相留容隱之人,以合爻定之,如子孫為僧道,官鬼為巡捕類。合爻與世沖克決不來報。

衝動衝開,不是使令當敗露。

靜爻逢沖為衝動,動爻逢沖為衝開,用爻遇動爻日辰衝動,家中必有人使令逃亡者,如父是尊長,財是妻妾類。若被衝開,有人喝破,去後必當敗露。沖爻是兄或化兄,必被索詐財物。更帶刑爻或加蛇虎,仍被鞭撻,動空化空終必疏放。

動爻刑克,有人阻彼登程;日建生扶,有伴糾他同去。

用爻遇動爻,日辰相克,必被他人責打,逢沖被人喝破,遇克被人捉住。有扶有並有人同去,有生有合,有人糾他同去。以上刑克等爻與世有情,必來報我,與世無緣,雖阻何益?若在五爻,宜路上候之。

間爻作合,原中必定知情;

間爻為原保人,無保以鄰娷_之,如與用爻相合,必知其情,更與世爻沖克,必是此人誘去,空合或化空亡,始雖知情,今去不知其去也。

世應相沖,路上須當撞見。

世應俱去相沖,途中必然撞見,用爻與世動沖亦然。世爻動克用爻或世旺應衰,必然擒拿;應旺世衰或用爻克世,雖能遇見不能捕之。

無沖無破居六位,則一去不回;有克有生在五爻,則半途仍走。

用爻不受刑沖克害,又不生合世爻,而世爻不克應者,是逃者不思歸,尋者不得見,乃一去不回之象。若動爻日辰克制用爻,是可擒之象,若遇變出之爻,反生合用爻者,主捕後仍被逃走,在五爻途中斷,在內卦到家斷,持世爻則捕歸而複逃也。

主象化出主象,歸亦難留;

卦有用爻不宜再化出來,謂化去必難捕獲;若被世爻動爻日辰克制,庶可尋覓,但捉歸之後,亦不久留。

本宮化入本宮,去應不遠。

本宮仍化本宮卦,其人逃在本處地方,必不遠出別境;若用爻在他宮動,而又化入他宮者,遠去他方,不在本鄉也。

歸魂卦用仍生合;不捕而自回;遊魂卦應又交重,能潛而會遁。

凡遇歸魂卦,人有還鄉意,若世應比和生合,或主象生合世爻者,必自歸,尋之亦易見;惟遇遊魂卦,其人必無存心,決不思歸,更若應爻發動,必能東遷西徙隱諱實跡。能潛會遁,尋之必難見面。若得世爻旺動克應,日辰動爻制伏主象,庶可尋獲,亦不費力。

世克應爻,任爾潛身終見獲;應傷世位,縱然對面不相逢。

世克應,是我制住他,去不甚遠,尋之易見,應克世,是他得志去,有自由之象,尋之難見。

父母空亡,杳無音信;

父母必有信,動空化空皆是虛信;旺相空亡,半真半假;休囚空亡杳無音信。父化父或兩父動,必有兩處人來報信,若遇日辰合住,必被人阻不能來報。用爻化父,或卦無用爻,而遇父母化出,當出招子候緝,然後有信。

子孫發動,當有維持。

子孫臨身世,則好去好回,自然順利;如在旁爻動,或系日辰生合世爻,必有維持調護之人,縱有逆事不能為害。

眾殺傷身,切恐反遭刑辱;

動變月日,刑沖克害世爻者,眾殺傷身也,須防反遭刑辱;得世爻空避,庶可免脫其禍。

動兄持世,必然廣費資財。

兄弟持世,費財可尋,旺相發動,必然廣費資財;若加玄武乘旺動克,須防有人劫騙,世化兄,自家失脫;世臨無故自空,亦有遺亡之患。

父動變官,必得公人捕捉;

卦中父化官,官化父或官父俱動,必須興詞,告官差捕,然後可獲也。

世投入墓,須防窩主拘留。

凡遇凶卦而世入墓者,必有反被拘留之辱;卦吉而遇此象,則尋見之後有災病。

世應比和不空,必潛於此;

凡蔔逃人在此處否,須得世應生合比和,用爻出現不空,必在此處;若用爻或空或伏,或被日辰動爻刑克,其人決不敢往;兄弟獨發,亦不在此處;若用爻變出之爻與應爻作合,或與日辰相合,必曾潛住於此則轉移他處矣。

世應空亡獨發,徒費乎心。

逃亡世空,去尋不成;應空尋亦不見;世應俱空,必主空回,決無尋處,兄弟獨發,虛詐不實,亦不見也。

但能索隱探幽,何慮深潛遠遁?

失脫 附盜賊、捕賊:

民苦饑寒,每有穿窬之輩;物忘檢束,亦多遺失之虞。要識其中之得失,須詳卦上之妻財。

財爻為所失之物,一卦之主。

自空化空,皆當置而勿問;日旺月旺,縱未散而可尋。

財爻無故自空,或動化空,皆尋不見,固當置而勿問;若財爻得月令有氣,或在目下生旺之地者,其物未散,必然可尋,旺相空亡可得一半。

內卦本宮,搜索家庭可見;他宮外卦,追求鄰堹鄋鴃C

財在內卦,又屬本宮,其物未出家庭,尋之必見;財在外卦,又屬他宮,物已出外,尋之便難見矣。在間爻鄰堣H家可尋。若財雖在內,不在本宮,其物在屋之外,不在屋之內;財雖在外,卻屬本宮,其物在宅之內,不在宅之外,更宜通變。

五路四門六乃棟樑閣上,

財在六爻系本宮物在屋上,屬金,在壁頭上,加螣蛇在瓦楞下;屬木在梁上,加勾陳在鬥棋上,日辰作合在閣板上;屬水在屋漏處,加玄武在坑屋上;屬火在天窗邊或在廚灶屋上;屬土在燕窩中。六爻系外宮物在遠方,屬土在牆邊;屬木在籬邊。財臨五爻物在路邊,動則去遠;系本宮在家中堙A或人常走動處。財臨四爻物在門前,系他宮則在牆門外也。

初井二灶三為閨閫房中。

財臨三爻,系本宮物在房中,屬金鐵器中;屬木在床邊,有合在箱籠廚櫃中;屬水在馬子下;屬火在香火堂中或火爐內,燈架邊;屬土房中酥泥內;外宮則以屋外事斷,如金為街砌類。財臨二爻,物在廚灶邊,屬金碗盞缸甏盆中;屬木五穀木器內;屬水盛汲漿水器中;屬火煙樓灶肚內;屬土灰堂泥土中。財臨初爻,物必蓋地,屬金在磚石堆內;屬水在井中,父母作合在陰溝內;屬木在地台下;屬火灰堆中或灶基下;屬土埋藏土中,生旺方埋,墓絕埋久,胎養方欲起意埋藏,未曾下手。

水失于池,木乃柴薪之內;土埋在地;金為磚石之間。

財臨水爻生旺,物在池沼中,墓絕物在溝渠內,逢沖長流中,合住是汲盛死水中。財臨木爻生旺,竹木林中,死絕柴薪內,又陽木竹條內,陰木草叢中,系本宮則竹木器中,五穀囤內。財臨金爻內卦旺相,在銅鐵錫器中,休囚缸甏瓶罐內;外卦旺相磚石內,休囚瓦礫中。財臨火爻必近香火,或在灶邊。財臨土爻,醜為金庫,必銅鐵器中,或蕭牆內磚壁腳跟;辰為水庫在陽溝內溪畔埋藏,不然亦是窳下所在;未為木庫,必埋蔬果園中,或埋田野草中,或米麥囤底;戌為火庫,必埋灶底,或埋灰內,或埋高泥墩上。此斷義禮不能盡述,當各以類推之。

動入墓中,財深藏而不現;

大抵妻財所臨之爻,或在其中,或在其旁,未可必也,惟財爻入墓化墓,或伏墓下,必在器物中,不可以邊旁近側言。要知何物內,以前五爻四庫推之。

靜臨世上,物尚在而何妨。

凡占失脫,財爻不宜動,動則更變難尋;若得安靜持世生世合世,其物皆主未散,必易尋,生旺不空尤妙,衰絕受制,亦不濟事。

鬼墓爻臨,必在墳墓側;

財臨鬼墓,其物必在神廟中;無氣則在墳墓內;如系本宮內卦,則在柩旁,或在壁席上;更加螣蛇,恐在神圖佛像之前;在三爻香火堂中。

日辰合住,定然器掩遮藏。

財爻發動遇日辰合住,必然有物遮掩,合而又沖半露半遮。要知何物掩蓋,以合爻定之,如火爻父母作合,為衣服掩蓋類,旁爻動來作合者亦然。

子爻福變妻財,須探鼠穴;酉地財連福德,當檢雞棲。

凡占失脫,財化福,福化財,其物必在禽獸巢窟中,如值子爻是鼠銜去,更在初爻在地穴中,寅是貓銜去,醜在牛欄內,午在馬廄中,未在羊棧中,酉在雞棲,亥在豬圈類也。有合則在內,無合則在旁。

鬼在空中世動,則自家所失;

卦無官或落空而世爻動者,自家遺失非人偷。要知何故失落,以世臨六神定之,如臨青龍酒醉失或因喜事失,臨白虎因病失或因喪事、因跌而失,臨勾陳因起造失,因耕種失,臨螣蛇與應沖克爭扭失,與應生合嬉戲失,臨朱雀口舌爭競失,臨玄武或因竊盜失也。

財伏應下世合,則假貸於人。

官鬼或空或伏或死絕不動,而財臨應上,或伏應下,其物非人偷,乃自借於人也,要知何人假借,以應臨六親定之。如臨子,為僧道巫醫或卑幼小兒借去類,世應沖克則勿斷。若官空伏而財化官爻,是自遺失,被人拾去。

若伏子孫,當在僧房道院,如伏父母,必遺書笈衣箱。

財不上卦須尋伏在何處,若伏子爻下,物在寺院中,休囚在六畜門內,胎養小兒誤失。如伏父下,物在正屋中,或在尊長處,無合,衣服書卷中,有合,書箱衣箱等內。若伏兄下,本宮姊妹兄弟處,他宮相識朋友處,如三四爻在門戶邊,外卦則在牆籬下,若伏財下,物在婦人處,或在妻妾家,或在五穀內,或在廚灶內。若伏鬼下,物在職役人家,或在廳堂內,或在病人處。土鬼在墳墓廟堂中。

在內則家中失脫,在外則他處遺亡。

財在內卦,失於家中;財在外卦,失在他處。在初爻井邊失,二爻灶邊失,三爻房內失,四爻門前失,五爻途中失,六爻遠方失。又如初爻財動化子,或子動來作合,其物必先失在井邊,後被小兒拾去,餘仿此推。

財伏逢沖,必是人移物動;

財伏卦中,遇動爻日辰暗沖者,若鬼爻衰靜,其物被人移動他處,非人偷也。要知移動之人。以沖爻定之,沖爻逢空,或化空亡者,移物之人必不在家。

鬼興出現,定為賊竊人偷。

凡占失脫,鬼不上卦,或落空,或衰絕不動,皆不是人偷,遊魂卦多是忘記;若鬼爻變動,方是人偷,或雖安靜若乘旺相,或被日辰沖並,或動被動爻合起,亦是人偷。

陰女陽男內卦則家人可決;生壯墓老他宮則外賊無疑。

鬼爻屬陽男子偷,屬陰女人偷。陰化陽女偷與男,陽化陰男偷寄女處。生旺壯年人偷,墓絕老人偷,胎養小兒偷,帶刑害有病人偷。本宮內卦家中人偷,他宮內卦宅上借居人偷或家中異姓人偷,本宮外卦親戚人偷,與世沖克雖親不和,他宮外卦外人為賊,在間爻鄰婺憿A在六爻遠方賊,持世貼身賊。

乾宮鬼帶螣蛇;西北方瘦長男子;巽象宮加白虎,東南上肥胖陰人。

八卦定賊之方隅,六神定賊之形狀。如男在乾宮,西北方人,在巽宮,東南方人。帶螣蛇身長面瘦,帶白虎身胖面白,旺相肥大,休囚瘦小,餘見身命章。陰陽以爻象論,勿以卦宮推。

與世刑沖,乃是冤仇相聚;與福交變,必然僧道同謀。

鬼爻與世刑沖,其賊素與我有仇隙者;與世生合,乃是兼親帶故之人。鬼化子,子化鬼,必有僧道雜在其中;子孫帶合,是還俗僧道;鬼化父,父化鬼,是老年人,或手藝人,不然則是祖父相承為賊者;父臨胎養,乃是書童;鬼化財,財化鬼,是婦人或人家奴婢;鬼化兄,兄化鬼,在內是兄弟姨妹,在外是鄰堿袺恁F鬼化鬼,公門走動人,或曾被人告發;更加玄武,賊名已著,專以竊盜為計。若被父母三刑六害,必經刺字。

鬼遇生扶,慣得中間滋味;

鬼爻無氣,又臨死絕,而生扶合助者,其賊必為饑寒所迫,故至此也。若遇動爻日辰扶起者,乃是此賊慣得其中滋味者,帶月建是強盜,加太歲是世代不良,動爻日辰無氣作合,必有人牽腳來偷。

官興上下,須防堨~勾連。

六爻上下有兩重官者,必非一人偷盜,兩爻俱動是外勾堻s,二賊同謀;內動外靜是家人偷與外人去;外動內靜,乃家中有人知情,非同偷也。

木克六爻,逾牆而入;金傷三位,穿壁而來。

木鬼克土,逾牆掘洞;金鬼克木,割壁鑽籬;火鬼克金,劈環開鎖,水鬼克火,灌水滅燈;土鬼克水,涉溪跳澗;木火交化,明燈執杖,更宜通變。要知何處進入,以鬼克處定之,如木鬼克六爻,逾垣而入,克初爻是後門掘洞而進也。

世去沖官,失主必曾驚覺;

世沖鬼爻,家主知覺;應沖鬼爻,宅母知覺;旁爻沖鬼,家人知覺。要知因何而覺,以鬼爻臨五行斷之,如木為門戶聲,金為銅鐵響,土為撲跌,火為明亮,水為水聲,又如戌為犬吠,酉為雞叫類,宜分六爻斷之。

日來克鬼,賊心亦自驚疑。

鬼被動爻日辰刑克,偷時賊必驚疑,如日辰動爻屬金,必觸缸甏,響而畏家主知覺,金空乃是人聲,胎養小兒啼,墓庫老人嗽,未敢下手。屬木是畏門戶牢閉,或聞開門而驚也。屬水必有登廁小解飲水類,因而撞見。屬火必見燈火而複退,或火光下穴窺見影響形跡。屬土乃牆壁堅固,地道險阻,其賊疑懼也,若戍土刑克必被犬傷。

子動醜宮,問牧童必知消息;福興酉地,見酒客可探情由。

子動,其人有人撞見,詢之可知消息,如在子爻,可問科頭男子,或捕魚人;在醜爻,可問牧童或築牆人;在寅爻,是木客木匠或擔竹木器人;在卯爻,問織席賣屨人或挑柴砟草人;在辰爻,問開池鑿井人或傍河鋤地人;在巳爻,問穿紅女子或弄蛇乞丐人;在午爻,問燒窯乘馬人或討火提燈人;在未爻,問挑灰耕種人或牧羊人;在申爻,問銅鐵匠或弄猴人;在酉爻,問針工酒客或抱雞人;在戌爻,問挑泥鋤地者或牽狗人;在亥爻,或擔水踏車人,或洗衣沐浴人。

兄動劫財,若蔔起贓無覓處;

蔔起占尋物,皆怕兄動,或傷世,或世帶日辰,或鬼化兄,或財化兄,皆主其物已散,卒難尋覓,蓋兄能劫財故也。

官興克世,如占捕盜反傷身。

凡占捕盜,要世旺鬼衰,世動鬼靜,則易於捕獲,若鬼爻乘旺動來刑克世爻,須防反被其害,得世空避之,或子動解救,庶幾可免傷害。

世值子孫,任彼強梁何足慮;

子為捕賊人,當權旺動或臨世,或帶月建日辰,則鬼有制,賊必可獲,縱是兇惡強盜,不足畏也。若鬼旺福衰,鬼動福靜,則不能幹事也。

鬼臨墓庫,縱能巡捕亦難擒。

鬼爻入墓,或臨卦墓,或與鬼墓俱動,或化入墓,或伏墓下,皆主其賊深藏不出,卒難巡捕;得動爻日辰衝破墓,庶幾可獲。

日合賊爻,必有窩藏之主;

鬼為賊爻,捕盜遇合,賊必有人窩藏在家,不能得見,合臨於世應月日,是地主窩藏,在旁爻則隱在其家莊上,不然亦非地方有名之家也。要知窩主,以合爻定之,如財合,是富家或婦人窩主之類。

動沖鬼殺,還逢指示之人。

鬼遇動爻日辰沖克,必有人指示其賊隱處。要知何人指示,以克沖爻定之,如醜為牽牛人,亥為洗衣人,木在水上動是舟人類。鬼若旺動,不受沖克,雖知其賊,不能捕獲。

卦若無官,理當輸伏;財如發動,墓處推詳。

捕盜無官賊,必隱藏蹤跡,難以尋獲,須看伏在何爻,便知賊在何處。如伏財下,在妻家類。若卦中無鬼,動爻有化出者,即以變爻論之,不須看伏,如子化出,在寺觀中類。若占起贓,見財爻發動,看其墓在何處,便知藏在何方,如財爻屬金旁邊醜爻,又動金墓在醜,醜寅為艮,艮居東北,便斷在東北方。

伏若克飛,終被他人隱匿;飛如克伏,還為我輩擒拿。

此伏只論鬼爻,此飛只論世爻。伏克飛,子孫雖動亦難尋獲;飛克伏,子孫雖靜亦可擒拿。或曰:飛神只論伏上之爻,亦通理。

若伏空爻,借賃屋居非獲賊;

鬼伏空爻下,是借賃其家屋住,非為窩藏,不然其賊雖或潛住他家,亦不與之容隱,後終敗露;旺空是不知情,空動是不在家也。

如藏世下,提防竊盜要留心。

凡占防盜,最要鬼爻無氣不動,或落空,或日辰沖散,或動爻合住,或子孫克制,或世空亡,皆為吉兆,若鬼爻無制,動克世爻,鬼爻生旺日,當受其害;若卦無鬼卻伏在世下,目下雖無事,至鬼爻生旺日,或衝動月日,宜防之,故要留心,伏又空亡始無憂慮。

倘失舟車衣服,不宜妻位交重;或亡走獸飛禽,切忌父爻發動。

失脫,不可專以財為用爻,若失舟車衣服文書券契,則以父母為用爻,財動便難得;若失飛禽走獸及六畜之類,則以子孫為用爻,父動亦不見矣,更宜通變為妙。

卦爻仔細搜求,盜賊難逃捉獲。

出行:

人非富貴,焉能坐享榮華;苟為利名,寧免賓士道路。然或千里之迢遙,夫豈一朝之跋涉?途中休咎,若個能知就堥a祥,神靈有准。父為行李,帶刑則破損不中;妻作盤纏,生旺則豐盈足用。

出行以父爻為行李,旺相多,休囚少,空亡無,旺空,雖有而不多;帶刑害及被傷克;破損舊物;父化兄與人同睡;兄化父與人合用。若就他人借行李,不宜財爻持世,及動必難假借,帶合終可得之。妻財為財物本錢類,旺相充滿,休囚微少,空亡無有,卦若無財,兄弟化出,必是合本或是借來,非己之物。

世如衰弱,那堪水宿風餐?

世為出行人,生旺有氣則吉,若休囚死絕,克則易倒,傷則易損,所以不堪勞碌奔波,不耐風霜早晚。

應若空亡,難望謀成事就。

應爻為所往之地,在震宮城郭市鎮熱鬧之地,坤宮四野冷落所在,在艮宮山上,坎宮水鄉,餘仿此。最怕空亡,主地頭寂寞,謀事難成,必不得意而回。

間爻安靜,往來一路平安;

間爻為往來經歷所在,動則途中必阻隔遲滯,若得安靜不空,則一路平安往來無阻。

太歲克沖,行止終年撓折。

太歲出現,發動沖克世爻;其人出外終年不利,更加鬼殺白虎凶神,尤非吉兆;若為求官謀職而往,最宜此爻生合世身,必有成就之兆。

世傷應位,不拘遠近總宜行;應克世爻,無問公私皆不利。

世克應,是我制他,所向通達,更得間爻不動;鬼殺不興,去無阻節;克世,是我不得專志,所向梗塞,更遇動爻日辰刑沖克害,必不順利。

八純亂動,在處皆凶;

八純乃六沖之卦,內外爻不相和合,凡百謀望,皆主難成,且又六爻亂動,何吉之有?不拘所向,皆非宜也,遠行尤忌。

兩間齊空,獨行則吉。

間爻不宜空亡,主道路梗塞,行程必不快利,如金水空亡,水路不通;火土空亡,旱路不通;兩間俱空多是半途而返。然間爻又是伴侶,若一身獨行不挈伴侶,是為應象,反主吉兆,只慮世克應位耳。

世動訂期變鬼,則自投羅網;官臨畏縮化福,則終脫樊籠。

世爻不動,行期末定,動則期已訂矣。世應俱動,宜速行;旁爻動;宜緩行。若世動變出鬼爻,去後必遭禍患;或鬼持世,乃是逡巡畏縮之象,欲行不行,必懷疑貳;休囚則難起身;生旺多是去不成;發動恐無伴而不去,更臨應爻,到彼不利。鬼化子孫,雖有災患不足患。

靜遇日沖,必為他人而去;動逢間合,又因同伴而留。

世爻安靜,遇日辰動爻暗沖者,是別人來浼而去,非為自己謀也,日辰並起合起皆然。要知何人來浼,以沖並爻定之如,父母為長上類。若世爻發動遇動爻,日辰合住者,是將行而有事羈絆,未能起程。要知何事絆住,以合爻定之,如鬼爻為官府中事類;又如勾陳動來合住,為田土事類;在間爻多因同伴而阻。

世若逢空,最利九流出往;

世空去不成,強去終不得意而回。若本身占卜,最忌世空,雖經出行陷本他鄉,徒勞奔走;若九流藝術及公門勾當人占,反為吉利之兆,主空手拿財,鬧處得財,然亦不得積聚,逢沖則妙。

土如遇福,偏宜陸地行程。

卦中火土爻動,是陸行;水木爻動,是水行。若火土臨財福,則宜陸行;鬼殺臨水土不宜舟行。土火化空,須防跌蹼;水土化空,須防沉溺,更宜通變。

鬼地墓鄉,豈堪踐履?財方父向,恰可登臨。

鬼地者,世屬金南方是也;墓鄉者,世屬火西北方是也;他仿此,若往此方必有災咎。若求財利要行財方,如世屬土北方是也,求官見貴,要行父向;如世屬水西方是也,餘亦仿此。凡鬼殺所臨之地,宜避之,財福所臨之地宜往之。

官挈元爻刑克,盜賊驚憂;

凡占出行,最怕鬼爻出現,休囚安靜則吉,尤不可動,動則必有禍患,如臨青龍酒色中惹禍,臨朱雀言語中招非,臨螣蛇多驚恐,臨白虎多疾病,臨玄武主失脫,勾陳臨水動,途中必多風雨,以上持世克世,最忌旺相,亦忌休囚,受制不傷世身,終無大禍,不過伴侶有災耳,世家不受克,亦主伴侶有災。

兄乘虎殺交重,風波險阻。

兄加白虎動,或鬼在木爻動,或木化鬼來刑沖,或鬼在巽宮動克,皆有風波險阻,在三四爻出門便見,在間爻途中遇,在五爻一路不安,在上爻或應上,直至地頭見也。旁爻動,不傷世身,止是險阻,乘旺沖克,須防沒溺:鬼化兄,兄化鬼,不惟途中風浪驚憂,且有盜賊。

妻來克世,莫貪無義之財;財合變官,勿戀有情之婦。

妻財動來刑克世爻,因財致禍,勿貪可也。若世與財爻相合,而財爻變出鬼來刑克者,因色招殃,勿戀可也。

父遭風雨之淋漓,舟行尤忌;

父為辛勤勞苦之神,動則跋涉程途,不能安利,刑克世爻,必遭風雨阻節。而然父為舟,克世,行舡又不順利,更加白虎動木爻,或化官,必有風波之險,得子動來解救,庶可化凶為吉。

福遇和同之伴侶,謁貴反凶。

子孫持世,吉無不利,主吉去善,轉發動,必逢好侶,在三四爻出門便逢,在五爻途中遇,在六爻地頭得好人扶持,若為謁貴出行則不宜子動,謂之傷主,反為不利之兆。

艮宮鬼坐寅爻,虎狼仔細;

官在震宮及艮宮,遇寅爻動,主有虎狼之患;若無氣有制伏,或不傷世或世在避空者,終不傷命,但有虛驚耳。

震卦兄逢蛇殺,光棍宜防。

兄主動財,若加螣蛇動,必有光棍劫拐財物,在震宮其光棍在市鎮上,在坤宮鄉堣中H,應臨地頭主人。五爻途中被騙,化出官則是盜賊,無氣須防剪綹。

鬼動間中,不諧同伴;

官在間爻動,伴侶不和,或伴中有病;兄空不受克制,則主自己有災難,非伴中有事也。

兄興世上,多費盤纏。

兄爻持世,必費資財,臨蛇雀,恐有呼盧虛費,青龍玄武酒色費財,餘則盤纏多費耳。若為財利出行,最不吉,休囚不動,猶可乘旺發動,則且空費盤纏徒勞奔走,必無所得。

一卦如無鬼殺,方得如心。

官鬼凶神出行,不宜見之,在初爻腳必痛,二爻身有災,三爻伴侶病,四爻去後家有官事相擾,五爻道路梗塞,六爻地頭謀望不利,六爻無鬼,方為大吉之兆也。

六爻不見福神,焉能稱意。

子為福德,又為解神,若不上卦,或落空亡,則鬼殺專權,凡有災禍必無救援。

主人動遇空亡,半途而返;

隔手來占,須看何人出行,如僧道子侄,則看福是主人,余仿此。主人空動,行至半途仍複回來,動化退神亦然。動化空,則主去後不利,退神者卯化寅,酉化申類。

財氣旺臨月建,滿載而回。

出行若得財爻旺相,生合持世,不臨空亡,不受刑克,異日必有生意,更加月建,定主滿載歸家。

但能趨吉避凶,何慮登高涉險!

行人:

人為利名忘卻故鄉生處,樂家無音信,全憑周易卦中推,要決歸期但尋主象。

官員公吏看官爻,僧道卑幼看福爻,妻妾奴婢看財爻,兄弟朋友看兄爻,尊長老人看父爻,不在六親之中者,看應爻。

主象交重,身已動;用爻安靜,未思歸。

用爻即主象,動則行人已行,看在何爻,便知人在何處,如在初二爻方發足,在三四爻將到門,在五爻在中途,在六爻還在地頭,歸期尚遠。用爻不動,日辰動爻又無沖並者,安居異鄉未有歸念也。

克速生遲我若制他,難見面;

用爻動,歸期可擬;日辰若克世,人必速至;生世合世;人必歸遲;最怕世爻克制用爻,乃未能歸。

三門四戶應如合世,即還家。

三爻為門,四爻為戶,臨用爻動,歸程已近;更得應爻、動爻、克世、生世而用爻又無制伏者,人即到家,可立而待也。

動化退神,人既來而複返;

凡寅動化卯,巳動化午類,謂進神;酉動化申,子動化亥類,謂退神。用爻若化進神,行人急急回來,不日可望;化退神,行人雖來仍複返,空動亦然。看臨何爻,便知何處轉去。要知行幾婺竷h,以生成數斷之,如一六水數,二七火數,三八木數,四九金數,五十土數,陽爻以天數推,陰爻以地數推,生旺倍加,死絕減半。

靜生世位,身未動而懷歸。

六爻安靜,人必未歸,若應生世合世,或世應比和,用爻生合世爻者,身雖未動,已有歸意,但看衝動月日,起程;生旺旬日,必來。有氣主速到,無氣主遲滯。

若遇暗沖,睹物起傷情之客況;

卦爻不動;本無歸意,若得日辰衝動應爻或用爻者,必然睹物思鄉,方欲起意回家;日辰雖沖而月建動爻克制者,縱有客況,亦難起程也。

如逢合住,臨行有塵事之羈身。

用爻發動固是歸兆,若遇動爻日辰作合,謂之合住,其人雖欲回家,因事絆住,不得歸來也。如被父母合住,必因長上所留,或因文書阻滯;財爻合住必因婦人迷戀,或因財物淹留;兄弟合住,多因朋友同伴口舌所阻,子孫合住,必因小口六畜僧道所阻;官鬼合住,帶吉,則貴人所留,加凶,是火盜官災絆住。

世克應而俱動,轉往他方;

凡占行人,卦爻宜動不宜靜,世動歸心必切;應動身已登程。若動世克動應,行人雖來而往他處,非歸家也。用爻動而生合應爻者,同此推斷。

應比世而皆空,難歸故里。

應為客鄉,世為家鄉,應爻生世合世,是行人思家之象,可望其歸也。世應比和,本非歸兆,必得用爻動來克世合世,乃能歸耳。惟怕應爻空亡,雖來亦必遲緩,更與世爻皆空,則欲來不來,必無准實,難望其歸來也。若應不空,而世獨空亡者,又主行人已離彼處,反主速歸也,用爻更動,可立而待也。

遠行最怕用爻傷,尤嫌入墓;

遠出行人,若得用爻出現,不臨空亡,不受傷克,卦有財福,便主在外吉利,雖歸遲無妨;在死墓絕空,或日月動變刑克,皆主不利。若用爻無故自空,或變入死墓空絕,或忌爻乘旺帶殺發動,或卦無用爻,應又空者,皆當以死斷之。

近出何妨主象伏,偏利逢沖;

家內近出行人用爻伏藏,必有事故不歸,若得日辰動爻沖之,則便歸,或無日辰動爻相沖,至衝動日時即到,用爻安靜亦依此斷,不歸事詳見下。

若伏空鄉,須究卦中之六合;

用爻空亡,必須中間克破,伏上飛神,方得露出,伏神為用,否則終被把住,雖有提起之爻,亦何用哉!若得伏於空亡爻下,一遇動爻、日辰、六合,即出為用,行人可望其歸,六沖尤妙。更決歸期亦以沖合月日定之。若伏神自遇空亡,恐作他鄉之鬼,必無歸日。

如藏官下,當參飛上之六神。

用爻伏官鬼爻下,必為凶事所羈,如臨青龍,必因酒色成病不歸;臨朱雀必因官非口舌不歸;臨勾陳撲跌損傷;臨螣蛇牽連驚恐,臨白虎臥病不起。臨玄武被盜失財不歸。凡遇土鬼為病,火鬼為訟,勿論六神可也,卦無官鬼,亦依此斷。

兄弟遮藏,緣是非而不返;

用爻伏在兄爻下,必有是非口舌爭鬥事不歸,加朱雀為賭博,化官鬼為失財,臨白虎為風波。

子孫把住,由樂酒以忘歸。

用爻伏於子孫下,必為遊樂、飲酒、田獵、串戲、走馬而不歸也,不然亦為六畜之故、小兒之事、僧道之阻,所以不得歸家。

父為文書之阻滯,

用爻伏于父爻下,必為文書阻滯,或為手藝不歸,不然則是尊長所留,卦無父母,或落空亡,必無路引,動化空,路引己失,父化父,兩人合一引。

財因買賣之牽連。

用爻伏于妻財下,必為經營買賣之故而不歸,財爻空亡,或遇兄劫,多因折本。財臨有氣,或遇生扶。必有利息,故忘家也。若臨青龍玄武,必是迷花不返。

用伏應財之下,身贅他家;

用爻伏於應上,妻財之下,必然身贅他家,不思歸也。財動生合世爻,掣婦歸家,財爻若與伏神不相生合,乃是與人掌財,或是倚靠他家非婚婿也。

主投財庫之中,名留富室。

用爻伏於財庫下,其人必在富家掌財,伏神衰絕無氣,則是傍他度活耳。若得用爻出現在財庫爻動,異日必然滿載而回,更加青龍月建,尤為稱意。

五爻有鬼,皆因途路之不通;

鬼在五爻動,必是途路梗塞不通;故不歸也,五爻若遇忌殺發動,亦然,五爻空亡,亦是道路不通之象也。

一卦無財,只為盤纏之缺乏。

卦中動變月日,皆無財爻者,為無路費故不歸,有財無故自空者亦然,行人原為財利者,必不遂意。

墓持墓動,必然臥病呻吟;

用爻入墓化墓,或持鬼墓,或卦有鬼墓爻動,或用伏於鬼墓爻下,皆主病臥他家,故不回也,若伏官爻下亦然。帶朱雀或化文書,必在獄中,非病也。

世合世沖,須用遣人尋覓。

用爻安靜,得世爻發動,沖起合起者,必須自去尋覓,方能歸;用爻伏藏得世爻提起用爻入墓得世爻破墓,皆用尋覓方回。

合逢玄武,昏迷美色不恩鄉;

六合卦,玄武財動,或用臨玄武,動而遇財爻合住,或用伏玄武財下,或卦有三合財局,而玄武亦動其中者,皆主行人在外貪花戀色,不思故鄉也;若得動爻日辰衝動克破合爻,庶有歸日。若用臨玄武化鬼,或伏玄武鬼下,而財爻不相合者,其人在外必為盜賊,不然亦被盜攀害,故不歸也。

卦得遊魂,漂泊他方無定跡。

遊魂卦應爻發動,行人東游西走,不在一方;用在五爻動亦然,遊魂化遊魂,行跡不定,遊魂化歸魂,游遍方歸。

日並忌興,休望到;身臨用發,必然歸。

克制主象者,為忌爻,若在卦中發,或臨身世,或帶日辰,或被日辰沖並,皆主不歸;若得用臨卦身,出現發動,則必回來,若持世動亦可望其歸。

父動卦中,當有魚書之寄;

凡占行人,卦有父動,必有音信寄來,生世、合世、持世、克世,皆主來速,世生世克,則來遲。化出喜爻,或化福爻,是喜信;或化忌爻,或化官爻,是兇信。動空化空,是虛信,加螣蛇化兄,亦恐未的。父化父,兩次信來。若逢合住,音信被人沉匿,或帶書人有事,稽延在途,未能到也。若逢沖散、書信已失,重爻則已報過。

財興世上,應無雁信之來。

凡占望信,遇父爻衰靜,或空、或伏、或有財動,或財爻旺臨身世,皆主無信;卦有動爻化出,父母生合世爻,即是其人傳信來也,如兄化出,朋友寄來類。

欲決歸期之遠近,須詳主象之興衰。

用爻旺相,歸必速,休囚歸必遲,生旺墓日歸。休囚死絕生旺日歸,安靜衝動日歸。發動即以本爻定其月日;或入墓,或合住,以破墓破合日定之。靜而有沖者,以六合日斷之;動而克制者,以三合日斷之。代占以應爻論之遠,以年月斷,近以日時推獨發之爻,亦可推之,如子爻動,即取子日為歸期。

動處靜中,含蓄許多凶吉象;天涯海角,羈留多少利名人。

舟船:

凡蔔買船,斷同船戶。

凡蔔買船吉凶,與船戶人占一同推斷。若船戶自來占卜,要同家宅斷之為是。

六親持世,可推新舊之由;

財福持世是新船,父母持世是舊船,兄弟持世半新半舊,鬼爻持世災驚不利。

諸鬼動臨,可識節病之處。

金鬼釘少,土鬼灰少,木鬼有縫,水鬼有漏孔處,火鬼有燥裂。

初二爻為前艙,要持財福;五六爻為後舵,怕見官兄。

以上皆要臨青龍、天喜、貴人、財福、則吉,主有富貴之人上船吉利,四爻三爻為中艙,亦要帶財福。

父作艄公,不宜傷克;

父母為船,又作艄公,要生旺不被日辰動爻傷克為吉。占買船,要財靜則船好,無損壞處。

龍為船尾,豈可空刑?

青龍為船尾,生旺動持生合世,皆主利益稱意。

螣蛇辨索纜之堅牢,

螣蛇為索纜,空則枯爛不好,旺則堅牢美利。

白虎為帆檣之順利。

白虎屬風,故取為風帆,若生旺帶財福吉神,動持生合世身,則船有好帆,使風順快;若白虎帶凶鬼惡殺,旺動克害世身,大不利,主遭失風傾覆之患。勾陳為鐵錨,休囚空亡,船無鐵錨,帶鬼克世,鐵錨為怪,化空絕有失。

六爻皆吉,不傷身;四海遨遊,無阻滯。

六爻生合財福吉神,又生旺持世身,動爻又不來傷克,則無往不利,雖遠遊于四海五湖,亦皆吉利,若子水持世,其船損人丁。每驗卦法,又看行船出入,避忌爻,如鬼兄白虎臨太歲,爻動來刑沖克害世身,必有風波險惡,更有凶神克世大凶。

娼家:

養身于花柳之中,曰娼與妓,識禍福於幾微之際,惟蓍與龜。

花街托跡,柳巷安身。

門外紛紛總是風流子弟,窗前濟濟無非歌舞佳人。

若得安寧,必得世無沖克;欲求稱意,還須應去生扶。

卦見六沖往來,亦徒迎迓;爻當六合,晨昏幸爾盤桓。

財若空亡,錢樹子慎防傾倒;官如墓絕,探花郎那得棲遲。

妻財官鬼二者不可相應,財鬼父兄子孫皆宜不動。

鬼殺傷身,火盜官災多恐怖。

日辰沖父,住居屋宅有更張。

兄弟交重罄囊用度,子孫藏伏蹙眉追陪。

財化福爻,家出從良之妓;官居刑地,門招惡病之人。

忌動衰空,閑是閑非閑撓括;財興克世,有財有利有驚疑。

能將玄理以精詳,真乃黃金而不易。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