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斷千金賦》 明.劉基著  《》《二》《

進人口

獨夫處世,休言無子即忘情;君子治家,難道一身兼作僕。必須便嬖,乃足使令於前,若不螟蛉,焉繼宗支於後?

老而無子曰獨,過繼他人子曰螟蛉,蟲類也。

須別來占,方知主用。

過繼小兒以子孫為主;主買婢、雇童僕、買寵妾及收留迷失之人,皆以財為主。若窩藏有難之人,則看其人與我相識,朋友以兄弟為主,尊長以父母為主,婦人以妻財為主,在官人以官鬼為主也。

用不宜動,動必難留;

用爻發動,其人難托,若遇遊魂或化入遊魂者,異日主逃竄,雖螟蛉亦不為爾子也。雇工借居,則主不久,若來生合世爻,則是吉兆,非逃與難留也。

主不可傷,傷須夭折。

主象衰弱,而被日辰動爻乘旺來刑傷克害,更無解救者,異日必然夭折,雖借居,亦主其人有大禍。若傷克之爻又無氣,或有制伏,不過災病非夭折。若得用爻在空避之地。無妨。

衰入墓中,擬定萎靡不振;旺臨世上,決然幹蠱有成。

用爻入墓,其人性慵懶,衰弱無氣,及臨死絕,主萎靡不振;若得旺相,不空臨身持世,或生合世爻,大吉之兆,立嫡過房必能成家,買納奴婢亦能體我心意。

動化空亡,有始無終之輩;蛇合官鬼,多謀少德之人。

用爻發動變入空亡,主其人有頭無尾。若臨螣蛇動合官鬼,其人雖多謀,然奸詐不實難憑。婦人見之則主不貞潔。

臨玄武而化兄爻,門戶須防出入;

用臨玄武動化兄弟,主其人貪財好色,托以財物,則必竊取自用,且必淫亂,男女皆然,故門戶防其出入。

遇青龍而連福德,貲財可付經營。

用臨青龍動化子孫生合世爻,其人至誠忠厚,托以財物則守而勿失,使之經營則利盡歸於主。如占小兒遇子孫化子孫者,反主多災。

若逢太過及空亡,反主少誠兼懶惰。

卦中用爻有三四重太過,或主象又化主象,皆主其人暗藏機巧,反復不實,且臨事不宜向前。若主象空亡亦主是懶。

用爻生合世爻,必得其力,主象克沖身象,難服其心。

用爻生合世爻,其人可用,凡有事幹,必然用心,雖螟蛉亦必歡愛於我,大吉之兆。大怕合住沖散及克壞之。若用爻刑沖克害世爻,必主其人心不悅服,難以使令。更加旺動,是乃奴婢欺主之象,兼以應亦刑克,異日必遭其禍。

財化子,攜子偕來;

凡占妻妾婢女,財爻化出子孫,必有小兒帶來,若動財生合世爻而化子反來刑克者,其婢則可使,其子必頑劣不馴也。

世合身,終身寵用。

卦身一爻,占事為事之體,古人為人之身,若遇世爻生合,其人必得寵用,不拘借房投靠使婢。若遇世合財爻,其婦必通家主。

受動變之傷,向後終難稱意;得日月之助,他時定見如心。

月建日辰動爻克世,其人不可用,世爻衰必被其害;若得變動日月生合扶助,然後為吉。若用爻空亦不濟。

世與卦身,以和為貴;

世身二爻相合相生比和為吉,相克相沖刑害為凶。

兄同官鬼,惟靜為佳。

兄弟一爻者,為破財,為反復,為虛詐,為阻滯,為是非,為災禍。官兄二爻皆不宜動,動必不稱意,有制不妨。

兄鬼交重,誠恐將來成訟;三合絆住,須知此去徒勞。

兄宮或交變,或俱動,或從文書化出,皆主爭論紛壇,而至於成訟則已;若自三合六合絆住動爻,必有人阻當,雖欲興詞終不成訟,欲知何人阻住,以合住之爻斷之。

若在間爻,乃是牙人作鬼;

買賣交易,以間爻為牙行人,若臨兄弟官鬼發動,必是牙人作鬼鬥謀,或多人爭保,或行人爭財,皆為不利,主事體難成。

如居空地,不過賣主爭財。

官鬼一爻空動,是賣主假虛空言,欲爭價耳。在間爻以牙人論。若兄鬼動而與應爻相合,必是賣主牙人作鬼,論財遇動爻化兄鬼亦然。

卦象兩官兩父,須知事系兩頭;

卦中父母官鬼俱有兩爻,或動爻化出官父重疊太多,或卦無主象而從官父化出,皆主其人曾經典賣,今是重易也。若父化父亦然。兩鬼俱動生合用爻,皆有人爭競買雇。

兄鬼一動一沖,切莫財交一手。

卦遇應爻克世而兄官發動,或被日辰衝動,或臨應爻克世,須防設謀誆騙,故財物不可便交一手去也。

應主世,他來就我;世生應,我去求人。

凡占買雇奴婢交易等事,以應為賣主,應生世是他人來就我,成事最易,吉;若世生應,我去求他,成事實難也。

和合易成,最怕日辰衝破;

世應生合,事則易成。生合為上,克合次之,惟不宜世動,則是我去合他又為難也,若是相合又被日辰動爻刑害,必有破阻,要知何人以破合之爻定之。如父母為長上之類。

相沖難就,偏宜動象生扶。

世應刑沖克害,凡事費力難成。若動爻日辰生扶合助,謂之有氣,必有貴人扶持,事亦可成。若當用爻,則是牙人能持其事。如生合爻是兄弟,又須用財囑託,方能成事。

兄爻發動,為詐為虛;

兄弟為反復不定之神故也。

卦象亂興,多更多變。

亂動則事不定,故多更變。

六爻無父,定無主契之人;

六爻以父母為文書契券,又為主契之人,若六爻皆無父母,必無主契之人。若無父母而動爻化出者,主有旁主。雖有父母而應爻空亡,亦無正主。

兩間俱空,未有作中之子。

間爻空亡,必無媒人。空亡而逢沖,必須央情作媒。世沖,我去央他;應沖,彼去央他。動而空亡,其人假意推託,非真無心做也。

世獲間生,喜媒人之護向;

間爻生世合世,媒人必然向我,生應合應則向他人。臨子孫旺相發動,必然執其事。若不生世而被應克,且居衰弱之地,彼必聽其謀為也。

生扶弟出,防喜生之合謀。

大抵間爻生合世爻,若卦中凶神不動,則是媒人誠心向我無他意也,若兄鬼螣蛇玄武動克世,而應爻又來沖刑我者,則是間來生合,假意合謀,非真心也。空動亦非真心,若臨兄弟動化官或臨父官兄,其言必不可信。

父化兄,契虛事假;

凡遇以上凶卦而父母又化兄爻者,決主事體不真,文契不實。卦無父母而從兄弟化出者亦然。父化父主文書不實,又主交易重疊。

兄持世,財散人離。

兄弟持世必然多費錢財,事亦幹眾,雇工奴婢不得力。更帶凶神旺動,必主人離財散。若占交易貨物,亦不正之物。

應若空亡,我欲成交徒費力;世如發動,彼來謀合亦難成。

凡占交易,若我幹求於彼,而應爻空亡者,其事必不成;如彼欲求謀於我,而世爻空亡者,其事亦不成。蓋世動是我心疑惑,應動則他人更變,皆主難成不為執滯。如或空逢衝動而遇合,皆謂有解,至此月有成,自空妄動則凶。

弟因財乏,鬼必疑心。

卦遇不成之象而兄弟持世者,必因貲財缺欠,故難成也。六爻無財或落空亡者亦然。鬼爻持世則是心多疑惑,進退不定,故難成,不然必有他事阻,或有不測災病。卦無官鬼,又是無人執持其事,亦主不成。

四複三番,事機不定;千變萬化,卦象無常。能求不見之數,自喻未來之事。

凡占收留遺失子女,最怕鬼臨玄武發動,必是盜賊。用臨玄武動化鬼爻亦然。刑克世爻,必被其害,或有遠方挈家逃來借居者,不論六親以應為主,臨兄為欠債來,臨官為戶役避罪責。加玄武則是盜賊逢沖,事已敗露,雖臨玄武不帶鬼而與財爻合,或臨玄武財爻,為姦情事來也。大抵皆怕兄鬼旺動克世,禍終及己,不傷世或子孫持世者不妨。

疾病:

人孰無常,疾病無常;事孰為大,死生為大。

占病以官爻為惡殺,凡病證候輕重,得病根由,皆系此爻,獨發之爻,亦可以此推之。

火屬心經,發熱咽幹口燥;水歸腎部,惡寒盜汗遺精。金肺木肝,土乃病侵脾胃;衰輕旺重,動則煎迫身軀。

鬼爻屬火,心經受病,其症必發熱咽幹口燥類;屬水,腎經受病,其病必惡寒或盜汗或遺精白濁類。屬金,肺經受病,其症必咳嗽虛怯或氣喘類;屬木,肝經受病,其症必感冒風寒四肢不和類;屬土,脾經受病,必虛黃浮腫瘟疫時氣類。若鬼爻衰弱病必輕,旺必重,安靜則穩然安臥,發動則煎逼急躁。

若在坎宮,中滿血虛兼濕毒;如當離卦,內虛眼赤及尿黃。

坎象中滿,故主中滿;離象中虛,故主內虛。然坎宮屬水,火鬼主血虛,水鬼主濕毒;離宮屬火,或火宮主眼赤,水鬼主尿黃。

坤腹乾頭,兌必喉風咳嗽;艮足震手,巽須癱瘓腸風。

鬼在坤宮,腹中有病,火鬼必患腹癰;水鬼腹中疼痛;動化財爻或財化水鬼,必患瀉痢;土鬼則是癖塊食積或沙脹蠱症;木鬼絞腸沙痛或大腸有病;金鬼脅肋痛,在上胸隔痛,在下腰痛,此鬼在坤宮斷法,其諸卦仿推之。

螣蛇心驚,青龍則酒色過度;勾陳腫脹,朱雀則言語顛狂。虎有損傷,女子則血崩血暈;玄武憂鬱,男人則陰症陰虛。

螣蛇鬼則坐臥不安,心神不定;青龍鬼則酒色過度,瘦弱無力;勾陳飽滿腫脹,脾胃不和;朱雀鬼狂言亂語,身熱面赤;白虎鬼跌撲打鬥,傷筋損骨,女人則血崩血暈產後諸症,白虎血神故也;玄武鬼色欲太過,憂悶在心,在水宮主陰虛,化子孫,男子必陰痿,蓋玄武又暗昧之神故也。宜通變。

鬼伏卦中,病來莫覺;

占病遇本宮鬼出現發動,得病之初即曉根源;若本宮官鬼不出現,而他宮官鬼出現者,有病必然久伏在身,今因七情四氣感冒而發也。若本宮他宮皆無官鬼,必隱然得病初莫知何由也。明夷、觀、賁、需、臨,切忌世身入墓;大畜、豐、同人、蠱、夬,莫逢財鬼俱興。

官藏世下,病起如前。

本宮鬼官伏在世下,必是舊病重發。若伏鬼不傷用爻,而用爻反被世克者,前日病輕,今日反沉重。如伏鬼刑傷用爻,而用爻反得世爻生扶者,前日病重,今日輕。用爻妻病看財爻類。

若伏妻財,必是傷饑失飽;如藏福德,必然酒醉耽淫。父乃勞傷所致,兄為氣食相侵。

鬼伏財下,必是飲食不節,傷饑失飽,或因財物起因,或因婦人得病。鬼伏子下,必是飲酒過度,或恣行房事,夏或露臥過取風涼,冬或傷暖過穿裘帛,或過用修煉養精等藥所致。鬼伏父下必是勞心勞力,憂慮傷神,或因動土修造,或因尊長得病。鬼伏兄下,必是口舌爭競,停食感氣,或有咒詛,或因賭博爭財得病。

官化官,新舊兩病;鬼化鬼,遷變百端。

本宮官鬼仍伏他宮官鬼之下,必是舊病,或因舊病不謹變生他症,或新舊兩般病,若遇鬼化鬼,其病進退或有變症,或藥石駁雜,或寒熱不定。

化出文書在五爻,則途中遇雨;變成兄弟居三位,則房內傷風。

鬼化父母,必在修造之處得病,若在五爻屬水,則在途冒雨而得也;如化兄弟,必因口舌毆氣,或是傷食,若在三爻屬木,必房中脫衣露體感冒風寒所致;若化子孫,則在僧道寺院或漁獵遊戲所致;若化財爻,多因傷食,或因妻奴,或因買賣交易得病。以上六親化出鬼爻,亦依此斷。

本宮為在家得病,下必內傷;他卦為別處染災,上須外感。

鬼在本宮家中得病,在下三爻,必是內傷症候,不然病亦在內;官在外宮外方得病,更在上三爻,必是外感風邪,不然亦是外科症候;上下有鬼,內傷兼外感症候不一。

上實下空,夜輕日重;

鬼在內宮,病必夜重,鬼在外卦,病必日重;內外有鬼,晝夜不輕。若卦雖有二鬼,一旺一空,或一動一靜,必日輕夜重,或日重夜輕,分上下斷之。

動生變克,暮熱朝涼。

凡占,動爻為始,變爻為終。若卦中動爻生扶用爻,而變爻刑克用爻者,其病必朝涼暮熱,或日輕夜重也;動克變生反此斷。凡鬼爻化出所喜爻,所喜爻化出鬼爻,亦然。

水化火,火化水,往來寒熱;

卦爻水動化火,火動化水,不拘鬼爻,但有干犯世爻或主象者,皆是寒熱往來之症,卦有水火二爻俱動亦然。水旺火衰,寒多熱少,水受傷火得助,則常熱乍寒也。坎宮火動,內寒外熱;離宮水動,皮寒骨熱。若帶見辰,必是瘧疾。

上沖下,下沖上,內外感傷。

上下有鬼,病必內外兩感;俱動俱靜,一同受痛。二鬼自相沖者,適感而遂傷也。如內鬼動沖外鬼,先傷後感;外鬼動沖內鬼,先感後傷,要分輕重,以刑合斷之可也。

火鬼沖財,上臨則嘔逆多吐;

火性炎,上財為飲食,故占病遇火鬼動克外財,必是嘔吐,重則反胃不食。若財帶螣蛇吐內兼蟲,財在間爻,則是消渴易饑之症。

水官化土,下值則小便不通。

水官化出回頭土克在本宮內卦,是小便不通;屬陰是大便不通;陽宮陰象,陰宮陽象,二便俱不通。若內卦水克動加白虎,陽爻是尿血,陰爻是瀉血,白虎血神故也。帶刑是痔漏。

若患牙疔,兌鬼金連火殺;

鬼在兌宮口中病,若金鬼化火,或火化金鬼,必患牙疔;不化火爻則是齒痛,金鬼逢沖,齒必動搖。

如生腳氣,震宮土化木星。

鬼在震宮病在足,加勾陳足必腫;加白虎必折傷破損;土鬼化木則患腳氣;木鬼酸疼麻木;水鬼必是濕氣;火鬼必主瘡毒;金鬼是腳骱膝疼骨痛,或刀刃所傷。

鬼在離宮化水,痰火何疑;官來乾象變木,頭風有准。震遇螣蛇仍發動,驚悸顛狂;艮逢巳午又交重,癰疽瘡毒。

離宮鬼化水爻,痰火症候,水動化鬼亦然;乾宮鬼化木爻,頭風眩暈,木動變鬼亦然。震在外卦,勿依此斷,可言其病坐臥不安,心神恍惚,蓋震主動故也。更加螣蛇發動、必是顛狂驚癇之症,小兒乃驚風也。逢沖則有逾牆上屋之患,艮象為山,同高故也。更逢火鬼,必患癰疽,若遇變出土鬼,可言浮腫蠱脹等症,餘可類推。

卦內無財,飲食不納;

財主飲食,動化官鬼其病亦因飲酒而得。若遇空亡飲食不納,若不上卦,不思飲食。財臨身世或化財爻雖病重亦能食。

間中有鬼,胸隔不寬。

世應中間,即病人胸隔處也。官鬼臨之必然痞塞不通,金鬼胸肋骨痛,土鬼飽悶不寬,木鬼心癢嘈雜,水鬼痰飲填塞,火鬼多是心痛。若化財爻或財爻化鬼, 必是宿食未消,以致胸膈不利。

鬼絕逢生,病體安而複作;

鬼在死絕爻,其病必輕,遇日辰動爻生扶,謂絕處逢生,其病必既輕複重,將安複作也。若財生鬼,必因飲食加重,或因婦人重合故耳。

世衰入墓,神思困而不清。

世爻入墓,病必昏沉;旺相有氣無非懶於行動;衰則不言不語,是怕明喜暗,不思食,愛眠怕起,懶開目,更坐陰宮,必是陰症,用爻入墓亦然。世鬼入墓,鬼墓臨用,皆依此斷。

應鬼合身,纏染他人之症;

應臨官鬼刑克合世爻,而世爻在交重之位者,必因探訪親友病而纏染也。鬼爻屬土,是時疫。用爻臨應必病臥他家。

世官傷用,重發舊日之災。

大抵鬼爻持世,必然原有舊根;更傷用爻,必是舊病再發。否則必難脫體,須用保禳則吉。卦身持鬼亦是舊病。

用受金傷,肢體必然酸痛;主遭木克,皮骨定見傷殘。火為仇,則喘咳之災;水來害,則恍惚之症。

卦中無鬼,以刑沖克害用爻者斷。如金動來克,則木爻受傷,肢節酸痛;木動來克,則土爻受制,皮肉傷損,餘可類推。

空及第三,此病須知腰軟;

第三爻無故自空,為腰軟;有故而空,或旺相而空,為腰痛;不空而遇動爻日辰官鬼克沖者,乃閃腰痛也,動空亦然。鬼在此爻主腰痛。

官傷上六,斯人當主頭疼。

上六大抵不惟鬼爻臨處受病,被傷之處亦有病痛。如克上六,當主頭痛;克間爻則胸隔不利,餘可類推。

財動卦中,不吐則瀉;

財在上卦動主吐;在下卦動主瀉;若逢合住,則欲吐不吐,欲瀉不瀉,如嘔逆噁心,堳瑹嵾咫夾牷C

木興世上,非癢即疼。

寅卯二爻屬木,寅木主痛,卯木主癢,若在本宮內卦,又是氣不順也。

病體:

既明症候當決安危,再把爻神搜索,個中之玄妙,重加參考,方窮就堣宋賰L。先看子孫,最喜生扶拱合;

子孫能克制官殺,古人謂解神,又名福德,占病又為醫藥,卦中無此則鬼無制伏,主服藥不效,禱神不靈,所以先宜看此。要生旺有氣,不要休囚死絕,日辰動爻生扶則吉,沖壞則凶。

次觀主象怕逢克害刑沖。

主象即病人,如占夫以官為主,占妻以財為主之類。又自占以世為主,代占以應為主,亦是主象。刑沖克害,即病人受症候折磨,故怕見之,若得世爻生合旁爻扶持,必不至死。

世持鬼爻,病縱輕而難療;

占病怕鬼持世,必難脫體,大象縱輕亦不易愈。若用爻有氣,子孫當權,目下雖可醫愈,日後必不斷根也。

身臨福德,勢雖險而堪醫。

用爻為身,乃一卦之體,若得子孫臨之,決然無虞,縱然病勢兇險,自可有救,以藥治之必定痊癒。

用壯有扶,切恐太剛則折;

凡占皆喜旺相,惟占病則不喜,蓋人在病中必衰弱,縱或素日強健者,至此必瘦,何旺之有?故凡得時有氣,又遇動爻日辰生扶者,乃太剛則折之兆,至生旺日必凶,若動爻日辰刑克,則不嫌其旺相。

主空無救,須防中道而殂。

主象若空,占病大忌,必得動爻日辰沖克謂之有救,蓋沖空則實克空為用故也,否則必死。

祿系妻財,空則不思飲食;壽屬父母,動則反促天年。

占病以妻財為食祿,父母為壽命,卦中不可無。宜靜不宜動,若主象遇絕或化絕地,財遇之為祿絕,父母遇之為壽絕,大象若凶,此為死兆。卦若無財或落空亡,乃是不思飲食。父母爻動占病大忌,以其克制福神,官殺能肆其虐故也,主服藥不效,禱神不靈,故雲反促天年。

主象伏藏,定主遷延乎日月;

用爻不上卦,其病必難安。蓋出現之爻日辰動爻能生合,若不上卦,雖有生扶著于何地?故其占如此,病亦是恍惚朦朧不爽快之症。

子孫空絕,必乏調理之肥甘。

子孫固為醫又為酒肉,若在空亡,或臨死絕,或不上卦,其病必乏肥甘調理亦纏綿難愈。若日辰應爻上帶子孫生合世爻用爻者,必有饋送禮物資養。

世上鬼臨,不可隨官入墓;

世持官鬼固非吉兆,若遇日辰帶墓爻謂隨官入墓,本命爻隨官入墓亦凶,若世爻用爻化入鬼墓及世爻命爻帶鬼動化入墓者,與用爻命爻世爻持鬼墓發動者,皆主大凶。

身臨福德,豈宜父動來傷?

占病以子孫為解神,身若臨之大吉之兆。如父母動來克傷,仍為不美。

鬼化長生,日下正當沉重;

鬼爻發動病勢必重,若鬼化入長生,乃一日重一日之象,直過帝旺日然後輕減,鬼在長生爻上發動亦然。若化衰,病一日輕一日,與福化長生皆吉。

用連鬼殺,目前必見傾危。

占病不宜用爻發動,動則病體不安,若又化出鬼爻,謂病人變鬼,卦中更無子孫日辰解救,必死無疑之斷。

福化忌爻,病勢增加於小愈;

子孫發動,制伏官鬼,其病必減,若遇化出忌爻反來傷克用神者,必因病勢少愈,不能謹慎,以致複加沉重。子孫化官爻亦然。

世撓兄弟,飲食減省于平時。

兄弟持世,飲食必減,其病亦是貪食而得,若不動又無氣,而卦中財福爻旺者則不然,乃是氣短力弱之症,不易痊可。

用絕逢生,危而有救;

大抵用爻不宜死絕之地,以其一克則倒故也。卦中動爻生助,謂絕處逢生,凶中回吉之象,病必將危有救。

主衰得助,重亦何妨。

用爻雖不宜太旺,亦不宜太弱,弱則病人體虛力怯,卒難痊可,若得日辰動爻生合扶助最吉,縱是十分重病,亦不至死。

鬼伏空亡,早備衣冠防不測;

官鬼一爻固是惡殺,然亦不可無。蓋凡得症因由證候虛實、疾病安危、鬼神情狀,皆決於此,若不上卦即當尋伏,庶可推測。若伏爻又空,其病必不能痊,縱有良醫,亦不能達其病源,縱有鬼神亦無叩告之門,天年命盡。若病輕不在此論。

日辰帶鬼,亟為祈禱保無虞。

動化父來沖克,勞役堪憂;

卦中動爻化出文書沖克世爻,宜自在少勞碌,不然病即複來,反加沉重,若化財來沖克,須防食複,更加玄武宜防色複,若化子孫克沖,被藥誤矣,若化兄弟沖克,惱氣即複也。以上若日辰帶刑沖,不可依此斷。可言因此而後加沉重,蓋日辰是鬼在也。

日加福去生扶,藥醫則愈。

日辰臨子孫生扶用爻,必得藥力而安也。

身上飛伏雙官,膏盲之疾;

凡遇卦身持鬼,而本宮官鬼爻又伏世下,或世持官鬼而本宮官伏用爻之下,或自占遇世爻飛伏上下,皆值官鬼,總謂雙官夾身最為不利。若大象不死,亦是沉困之疾,考終之患也。

命入幽明兩墓,泉世之人。

以日時看身隨鬼入墓,命隨鬼入墓,世隨鬼入墓,有卦墓、鬼墓、世墓、主墓,凡遇動出卦中者,人皆見之,其墓為明;變入墓中者人所不見,其墓為幽,不拘幽明,皆非吉兆。大象不死,病亦危困。若大象既凶又逢墓動 ,或世爻主象俱入墓者,必死。得動爻日辰衝破墓爻,庶幾無事。

應合而變財傷,勿食饋來之物;

應爻動來生合世爻,當有問安之人,帶財福,必有饋送,兄弟清訪而已。若應雖生合而變出妻財反來刑世克世,或應爻生合世爻而刑克主象,倘有饋送,切宜戒食,否則反能傷害。若上尊長尤宜忌之,或加應值妻財為變爻沖克主象者亦然。

鬼動而逢日破,何妨見險之虞。

官爻發動,其禍成矣。若得日辰動爻沖之,謂沖散,主其病雖凶,必不至死,忌爻發動遇沖亦吉。若不遇沖而得日辰動爻,或合住,或制克,皆是見險無虞之象。

欲決病痊,當究福神之動靜;要知命盡,須詳鬼殺之旺衰。

此二句乃言大略,此處最宜活潑推斷。且如子孫得時旺相更動,就以本爻斷其愈;無氣發動以生旺日月斷;若得子孫安靜不得地賴有扶持為福者,當以扶持之爻斷;如卦中不賴子孫為福,而用所喜之爻相助,以成其吉者,即以所喜之爻斷;又如卦爻兇險,遇殺神忌爻動來傷克,得別爻沖散克制,或合住救得惡爻無事,即當以制伏惡殺之爻斷;若鬼爻忌爻雖動無氣亦無克制,而用爻旺相不受傷克者,又當以鬼爻墓絕者斷;若忌爻不動,用爻不傷,而但衰絕無氣者,當以用爻生旺之日斷死期,餘仿此。

醫藥:

病不求醫,全生者寡;藥不對症,枉死者多。欲擇善者而從之,須就蓍人而問也。應作醫人,空則閑亡而不遇;子為藥餌,伏則扡格以無功。

凡占病以子孫為醫藥,占醫藥以應爻為醫人,子孫為藥餌。如蔔請醫,應空,醫人必不來,發動生合世,醫必從命;動空化空,必然他出;克世沖世,皆主不來。無子孫服藥無效,空亦無功。

鬼動卦中,眼下速難取效;

占藥要鬼爻安靜無氣為吉,若遇發動其病正熾,雖有良醫妙藥卒難取效,休囚少可,旺則愈凶。待鬼爻墓絕,用藥方有功。或強服藥,病必加重。

空臨世上,心中強欲求醫。

世爻空亡,必不專心求醫,無故自空,決請不成,勉強為之藥亦不效。如占服藥而世空者,乃是藥不對症也。

官旺福衰,藥餌輕而病重;

占藥官爻無氣,子孫旺相,藥能勝病庶有效。若子孫休囚,官爻反旺者,乃是藥輕病重,雖或服之,必不能奏功也。

應衰世旺,病家富而醫貧。

世為病家,應為醫家,相合相生非親則友,相沖相克親不往來。若應旺世衰,病家貧乏醫必富,應衰世旺反此斷。

父母不宜持世,鬼殺豈可臨身?

卦身與世皆不宜臨官父二爻,若有所遇,藥便不中。父母持世,可許經醮保禳;鬼爻持世,可禱鬼神護佑,然後服藥方有驗。

官化官,病變不一;

醫藥卦中遇官化官,其病必有更變,或症候不一,或病勢不定,用藥亦不見效。

子化子,藥雜不精。

子孫乃占藥用神,只喜一位出現,有氣不空日辰動爻扶持,即上吉之兆;若卦中重疊太過,或子孫又化子孫,乃是醫不精,用藥雜而無功也。

福化忌爻,誤服殺身之惡劑;

世人皆疑,《海底眼》誤服藥之句,殊不知此說極有理,蓋有動則有變,變出父母回頭來克;變出財爻扶持官鬼;變出兄弟藥不精潔;變出官殺藥反助病。子變子乃用藥駁雜,不能見效。此所以不若安靜為妙,若變爻或傷世克用者,必致因藥傷命之禍。

應臨官鬼,防投增病之藥湯。

應臨官必非良醫,更來刑克身世主象,須防誤藥損人。或化忌爻,或化官鬼,皆不宜此人之藥。

鬼帶日辰,定非久病;

鬼帶日辰動出卦中者,必是日下暴得之病;若日辰雖是官鬼不現卦中,則不然,可言其病眼下正熾,必須過此方可用藥。

應臨月建,必是官醫。

應持父母,必是僧道家或兼藝術;應持兄弟,乃是庸醫或先求藥價;持財爻,富貴醫人或女醫;應臨子孫,專門醫士或僧道;應持太歲,必是世醫;持日辰而太歲刑克者,初學醫;持月建是官醫,更臨子孫,用藥神效,醫人老少,以生旺墓絕推之。

世下伏官子動,則藥雖妙而病根常在;

大抵動爻日辰能生克得飛爻,不能生克得伏神,蓋伏神隱伏之義,占病遇鬼伏世下,其病必不能斷根。雖有子孫發動,但能取效目前,過後伏鬼旺相月日,其病必再發。

衰中坐鬼身臨,則病雖輕而藥力難扶。

卦身臨鬼,病不脫體,衰弱無氣,纏綿難愈淹滯之象。世旺相出現久,臥床禱雖有良醫亦無效。世持及主象身臨持官墓者,皆然。

父若伏藏,名雖醫而未諳脈理;

卦有父母子孫,不能專權固非吉卦,然卦中又不可無,宜靜不宜動。何也?蓋人氣脈皆屬父母,故占醫若無此爻,必是草澤醫人,雖能用藥,脈理未明,必以意度者。

鬼不出現,藥縱用而莫識病源。

官鬼固是兇殺,然亦不可無,出現在卦,則子孫克制日辰刑制,用藥有效;若不上卦,其病隱伏,根因不知,症候莫絕,率意用藥亦難取效。

主絕受傷,虛醫難救;

主象在休囚死墓絕之地,而被日辰動爻乘旺刑克者,其病必死,雖有良醫亦無效,主象變死墓空絕者,亦然。

父興得地,扁鵲無功。

父母發動,子孫受制,藥必不效。若得子孫有氣,日辰動爻沖合父母救得子孫,有用庶幾可活,然亦必須多服為妙,父化子孫,亦是醫人太慢。

察官爻而用藥,火土寒涼;

火土官爻,其病必熱,宜寒涼藥攻之;金水官爻,其病多寒,必溫熱之劑治之,然火必寒,土必涼,水必熱,金必溫劑可也。又如火鬼在生旺之地,又遇生扶者,必用大寒之藥攻之,休囚死絕則用涼藥;水鬼在生旺之地,又遇合助者,須用大熱之藥,休囚死絕則用溫劑攻之。如火鬼在陰宮陰爻,乃是陰虛火動之症,可用滋陰降火之藥;水鬼在陽宮內卦,乃是血氣虛損之症,可用補中益氣之藥,宜通變,餘仿此。

驗福德以迎醫,醜寅東北。

凡占服藥,看子孫在何爻,便知何處醫人可治。如在子爻,宜北方醫人;醜爻,東北方醫人類。又如寅爻子孫五行屬木,其醫是木旁草頭姓名,或是虎命者,雖非東北皆能醫,餘仿此。

水帶財興,大忌魚鮮生冷;

財為飲食,資以養生,然動則生助鬼爻反為所害。若更屬水,必忌魚鮮生冷,藥始見功。如值木爻忌動風之物,值火爻忌炙煿熱物,值金爻忌堅硬鹽物,值土爻忌油膩滑物。財如不動不可妄言。又忌鬼爻生肖物,如醜忌牛,酉忌雞類,餘仿此。

木加龍助,偏宜舒暢情懷。

青龍為喜悅之神,更臨木爻生合世爻主象,病人必拋卻家事,寬放情懷,然後服藥有效。

財合用神居外動,吐之則痊;

財在外動主吐,若得生合世爻用爻以藥吐之則愈;如在內卦疏利為妙。若財爻動來刑克世與主象在外,則主服藥不納;在內則主藥後發瀉也。

子逢火德寓離宮,灸之則愈。

子孫屬火又在離宮,宜用熱藥療之,若在他宮又居外卦,必用艾灸則愈。如在內卦或雖在外而系本宮者,皆依此斷。

坎卦子孫,必須發汗;木爻官鬼,先要疏風。

子孫在坎卦發動,不拘五行皆宜表汗;官鬼屬木,須散風邪,用藥有效。舉其一端,五行八卦皆仿此推之。

用旺有扶,勿再補;

用爻休囚墓絕,必是補藥方效;若得時旺相,又有生扶合助,須克伐之藥治之,若又補則反害。

鬼衰屬水,莫行針。

子孫屬金,利用刀針;鬼爻屬水而用刀針,則金能生水,反助其勢,病必增重。土鬼忌用熱藥,木鬼忌用寒藥。火鬼忌用風藥,金鬼忌用丸藥。

福鬼俱空,當不治而自愈;子官皆動,宜內補而外修。

占病,子官二爻俱空,乃吉兆,或俱衰靜無沖無並者,其病自愈,不用服藥。若二爻俱動,非藥不對病,乃是神祟間隔故無功,必須服湯藥與祈禱得痊,俗謂外修內補也。

卦動兩孫,用藥須當間服;

卦有二爻子孫發動用藥不必速服,以其分權故也。須多服見效,或用兩般湯藥相間服之則效。如占瘡疽腫毒可言內用托堙A外用敷貼。

鬼傷二間,立方須用寬胸。

官鬼動來沖克間爻,必然胸隔不利,須用寬中湯藥,鬼在二間爻動亦然。間爻逢兄弟發動,則是氣不順也,藥宜調氣。

父合變孫,莫若閉門修養;

卦中福爻空亡,官爻衰靜。若有父母動來生合世身主象者,不須服藥。更化子孫,不若拋棄家事靜養深山,或入寺觀閉門修養,勿藥自安。

五興化福,可用路遇醫人。

子孫出現逢空,而五爻變出子孫卻不空者,不須選求名醫服藥,不如過路草醫反能治之。若子孫不出現,六爻不化出,而日辰帶子孫生合者,不意中自有醫來治也。

世應比和無福德,須用更醫;

世應比和,卦無福德,此藥無損無益,服與不服只是一般,須是更換醫人,別求治療,方可得痊。

財官發動子孫空,徒勞服藥。

財官俱動,其勢已凶,子孫又空,服之無益,縱有良醫,必無功效,不如不服之為愈。

鬼神:

徼福鬼神,乃當今之所尚; 禱爾上下,在古昔而皆然。

不質正于易爻,亦虛行乎祀典, 先看卦內官爻,便知鬼神情狀。

旺神衰鬼,方隅乾巽堪推; 陰女陽男,老幼旺衰可決。

若在乾宮,必許天燈鬥願; 如居兌卦。定然口願傷神。

坎是北朝,艮則城隍宅土; 離為南殿,坤則土地墳陵。

震恐樹神,或杖傷之男鬼; 巽必縊死,或癲僕之陰人。

八宮仔細推詳, 諸鬼自然顯應。

更值勾陳,必有土神見礙; 如臨朱雀,定然咒詛相侵。

白虎血亡。玄武則死於不明之鬼; 青龍善願,螣蛇則犯乎施相之神。

金乃傷司,火定灶神香願; 木為枷鎖,水為河伯江神。

若見土爻,當分廠類。

鬼墓乃伏屍為禍; 財庫則藏神不安。

修造動土,必然殺遇勾陳; 口舌起因,乃是土逢朱雀。

或犯井神,水在初爻遇鬼; 或幹司命,火臨二位逢官。

若在門頭,須犯家堂部屬; 如臨道上,當求五路神祗。

四遇世沖鬼,必出門撞見; 六逢月合神,須遠地相干。

鬼克身,冤家債主; 身克鬼,妻妾陰人。

我去生他,卑幼兒童僧道; 他來生我,祖宗尊長爹娘。

若無生合克刑,必是弟兄朋友。

刑不善終; 絕刑無嗣。

如臨日月,定然新死亡靈; 自入墓刑,決是獄中囚犯。

旁爻財合,必月下之情人; 應位弟生,乃社中之好友。

化出鬼爻臨玄武,則穿窬之鬼; 變成父母遇螣蛇,則厭魅之精。

太歲鬼臨,乃祖傳之舊例; 日辰官並,是口許之初心。

持世則未酬舊願,伏為有口無心; 變財乃不了心齋,空則有頭無尾。

鬼在宅中,住居不穩; 官臨應上,朝向不通。

兌卦金龍幹佛像; 坎宮木動犯劃舟。

水土交加,在乾宮則三官大帝; 火金互動,於兌卦為五道傷官。

三空無香火之堂; 怪動有不祥之禍。

龍遇文書,獨發經文可斷; 蛇逢官鬼,屬陰夢寐當推。

動入空中值鬼,恐失孝思之禮; 靜居宅上臨木,家停暴露之棺。

種作:

農為國本,食乃民天。五穀不同,孰識異宜?而播種一年所系,全憑卦象以推詳。旺相妻財,豐登可蔔,

妻財乃占農之本,不拘種水旱物,先看主爻現與不現,有傷無傷,便知凶吉。若得出現旺相,有生無損,主其年必成熟,然此一爻雖不可無,亦不宜動,動則官鬼有氣,終有損耗。若得變出福爻,則吉。

空亡福德,損耗難憑。

子孫為福德,占田之輔爻,最喜生旺發動為吉。若遇空亡則財無生氣,官鬼當權定多損耗。財爻縱旺,亦不能全收,若得官爻亦不上卦或落空亡,庶幾小吉。如福德空而財爻衰弱,受傷虛度一年,徒勞工本,決無成望。旺空動空,主半收半熟。

父母交重,耘耔徒知費力。

父母為辛勤勞苦之神,動則必主費力多用,耘耔大要衰弱臨持身世若旺動,財雖有氣亦減分數,蓋子孫被其傷克故也。若在空避之地為吉。

兄爻發動,年時莫望全收。

兄弟劫財,占種為忌爻,大怕發動,縱得福與財旺,亦非全熟年時,若臨世,主治田之人種作不精,不然欠工本。

鬼在旺鄉,遇水神而禾苗淹腐;

鬼爻發動,所種之初必有損害。若臨水爻其田必被水淹,沖克身世,蓋必為淹腐也。更逢月建日辰動爻生扶,當有洪水橫流之患,化出福爻生合鬼,必後重生長。化出火來刑克,恐澇後又遭大旱,若有救,雨雖多無事。

官居生地,加火殺而稼穡焦枯。

鬼在生旺之地,而臨火爻動者,必主缺水,沖克刑克恐有焦禾稼之禍。有制伏雖旱不妨,變出水爻刑克身世,旱後必有苦雨淹沒。

土忌克身,水旱不調之歲;

土鬼發動,必主水旱不調,克世必有傷損。化火,缺水時多,滋潤時少;化水,淹沒時多,乾旱時少,蓋土能瀉火之氣,制水之勢故也。又主堛擦釣a,須祈禱則吉,否則田地荒蕪欠熟。

金嫌傷世,螟蝗交括之年。

金鬼發動克世有蟲,傷應臨及六爻或五類中化出者,是蝗蟲。不傷身世財又旺不動,乃經過此地不為害也。

木則風摧,靜須穀秕,生扶合世,方許無虞。

木爻發動傷克世身,所種物必遭惡風摧挫。若化水爻或水化木爻,或與木爻同發,當有風潮顛沒之患。木鬼不動亦主虛秕,蓋木爻五穀主星,更若福盡財衰,必主苗而不秀,或秀而不實,財福動空化空,俱是虛秕,空好看之象。火持鬼爻與土金鬼爻安靜被動爻日辰傷克沖並,皆有虛損,如棉花暗蛀,菽豆延口,荸薺腐爛類。

二爻坐鬼,必難東作於三春;五位連官,定阻西成於八月。

以二爻為種作始事,五爻為收成之事。第二爻為內卦之主,第五爻為外卦之主,畫卦自下而上,種作自春而秋收也。以爻象言之,初爻為種子,二爻為秧苗,三爻為人力,四爻為耕牛,五爻為成熟之日,六爻為百事之天時也。凡遇鬼在初爻,種子不對或多敗壞;鬼在二爻,難以耕種或因阻節失時,秧苗有損;鬼在三爻,農力不到欠工;鬼在四爻,牛必有病,難以耕戽;鬼在五爻,收成有阻;鬼在六爻,收時天氣不順。內卦無官方大吉,二爻五爻若被日辰刑傷沖克,其種作收成之時必有阻節失宜。更看何爻傷克,便知何事阻之,如兄弟為口舌,官鬼為官訟類。且如四月丙戍日蔔禾,得大過之困卦,酉官動變午火,旱之兆也,日辰帶財克制二爻,後將插盯,果為陰人少財而去,逾三四日而天則亢旱難用矣,此上海孫西疇所蔔,依此斷之萬無一失。

初旺則種子有餘,

初爻旺相種子有餘,衰則不多,空則欠少。占種旱物二爻空者,主重種;動空化空者,出後有損。三爻旺相,人齊力到;休囚空絕,芟鋤欠工。以上俱要生扶,皆嫌傷克。若卦有子孫而初爻空者,種必不出非無也,二爻空,秧必缺少。

四空則耕牛未辦。

四爻旺相牛必強壯,衰則不濟,空則未有。兄化鬼,鬼化兄,與人合牛;空動化出子孫或化醜爻而與應爻作合,多是租佃他人之牛也,五爻空亡,收成多阻,更遇財福死絕兄鬼旺動者,大凶之兆,所望一空,必無收穫。六爻空亡,必有驚怪非常之變,蓋天無空脫之理故也。餘以應爻同看,極有准。

應爻生合世,天心符合人心。

當以應為天,以世為地,應爻生合世爻,治田遇好天,沖克世爻,則凡有所作為非風即雨。如丙子日予蔔棉花,得無妄之訟卦,應爻沖克世爻,自始至終,凡遇耘耕收穫,輒遇雨,未當得快作幾日也

卦象迭財爻,多壅爭如少壅。

卦中財爻重疊太過,不宜多加堊壅。財爻無壞不空,卦中兄弟不動,而遇子孫發動者,多壅多收,少壅少收,無壅無收也。

日帶父爻,一倍工夫一倍熟;

父母若臨日辰或坐世上,必主辛勤勞苦,若非勤作,決主少收,蓋一倍工夫耘耔,則有一倍熟也。子旺動父死絕,則不費工夫而自熟。

財臨帝旺,及時耕種及時收。

凡遇財在胎、養、長生爻上,不宜種作太早,早則不利,蓋胎、養、長生一日有氣一日。雖遲不妨。帝旺雖有氣,過此則一日衰一日,故宜早種,在帝旺衰爻上不宜種遲。

要知終始吉凶,但看動爻變化;

動爻變財福吉,變兄鬼凶。兄化兄偷盜損折;鬼化鬼蟲害殘傷。父化兄鬼,辛勤不熟;父化財福,辛勤有收。財化兄,子化官,始則暢茂,終則空虛;兄化財,官化子,先遭傷損,後必稱意。五爻財旺化兄爻,年穀豐登而價賤。

欲識栽培可否,須詳子位持臨。

凡占種植何物,以子孫推之。如臨金水,宜種水物,臨火土,宜種旱物,臨木爻,水旱皆宜。子孫能生財克官,故不看財。若不上卦,方以財論。

世值三刑,農須帶疾;

世為治田之人,被日辰動爻刑沖克害者,最為不利。如財爻傷克,必有陰人財物事。福爻傷克,必有小口六畜僧道事,故有妨農事。兄弟為口舌爭鬥,父母為尊長、文書、屋宅事情,官鬼為病訟火盜類。若帶白虎三刑,農夫必然帶疾,世持官爻亦有疾,否則必有職役在身。加朱雀恐是官訟。世持父母,慣知農業。持兄弟必欠工本或種作不精。持財福或得財生福合,皆大吉,自空化空,農夫有大難,不然其田必種不成,種亦必不利也。

爻逢兩鬼,地必同耕。

凡蔔種作,卦有兩鬼出現,其田必與人合種。世爻空動而鬼臨應上動來作合,必有人包種此田,日辰帶鬼爻合住亦然。世爻空亡而被兄弟沖並,皆是包攬與人種也。

父在外爻水輔,地雖高而潮濕;父居內卦日生,田固小而膏腴。

父母為田段,在外卦其田必高,在內卦其田必低。生旺田肥,墓絕田瘦。臨木田形必長,臨土田形必短。臨火是乾旱地,水是潮濕地,金是白沙地。日辰沖克人不顧戀,日辰生合必是好田,大家要種。依此斷之,萬無一失。

父化父,一丘兩段;

父動化父,必是一丘兩段之田,卦有兩父亦然,或是種作兩處。卦身出現重迭,必然兩處耕種。

沖並沖,七坎八坑。

日辰動爻克沖父母,其田必不平坦。非七高八低,則主人不照雇,田不值錢,或六畜損傷,或行人踐踏類。

陽象陽爻此地必然官科則;

父母在陽宮陽爻是官田;在陰宮陰爻是民田。若陽宮陰爻,原官田今改民田。陰宮陽爻,原民田今改官田科則也。

或空或動,其田還恐屬他人。

父母空亡,田種不成,否則必非己產。臨世發動,其田必有更變,化入空亡或空合應爻,當賣與人,世臨勾陳動,亦主田有更變。

此一節百發百中,無不應驗。如乙亥日卜種水田,得既濟之屯卦,父母空亡果種不成。又如蔔種麰麥,得姤之乾卦,世上父動化空,至正月果被原主回贖。又如辛亥日蔔觀之訟,世上父母動化出午火生合應爻,又遇官鬼旺動,遂與鄰人構訟,其田果應賣與他人。又如癸巳日蔔頤之噬嗑,世臨勾陳土財發動,其田果因田主自種而不得成也。

坐落胎養,開闢未久;

父母安靜,若遇卦中胎養爻動來沖起者,乃是新辟之田,父在胎養動亦然,否則必是新置者,若父持太歲月建,乃是祖遺產業,卦無父母從世化出,自己置買。若財化出,妻家妝奩,從兄化出,合戶之田,從鬼化出,官家田地,不然乃官科則也。應爻化出,必是他人之田。

變成福德,溝洫分明。

父母動化出子孫,必然溝洫分明,其地亦善。化財亦吉,其田必得高價,化兄田不值錢,或未分析或與他家之田合段,若系卦身,則是與人合種也,化官其田不美,分五行取之,如化金鬼,必多瓦礫,化木鬼必是雜草,化水鬼溝道不明,水難泄瀉,化火鬼必有屍骸燒化,或蕩田,或廢宅,化土鬼必有伏屍古墓,或溝勝畦圻莫辨,或浮土難為耕種,或有六畜踐踏,或官吏人田,否則不然也。化官空亡不妨。

若是坎宮,必近江湖之側;

父在乾宮,其田必高;縱在內卦,亦非窪下低田。父在坎宮,田必傍江河;父在離宮,田邊窯冶;父在艮宮,田在山林左右;父在震巽宮,田邊必有樹木;父在坤宮,田在郊外田心之田也;父在兌宮,田邊有官溝,或傍池沼,或以八方定其種所。

若伏兄弟,乃租鄰堣坏苤C

此條為租種而言,若父母出現,看父爻本宮所伏之神,則知何人家之田,如官伏父下,為職役人家田之類。卦無父母,須看伏在何爻之下,則可知矣,如伏兄下,為鄰堣H家之田類。若無父而動爻有化出者,即是其人之田也,如財爻化出婦人之田,餘仿此。

蠶桑:

既言種植,合論蠶桑。采飼辛勤,只為絲綿而養育;吉凶眩惑,因憑蔔筮於蓍龜。

蠶桑一占,諸家皆忌坎宮之卦,意以坎象屬水故也。殊不知育蠶惟以春季,何忌之有?凡占蠶當以財福為主,不須以卦宮論。

初論火爻,得地則蠶苗必利;

凡占蠶必看火爻者,蠶為蜀女所化故也。昔蜀人殺馬曝皮於庭,忽見其女飛去掛于桑上,遂化為蠶,食葉作繭,後人取其繭為絲,遂傳其種,塑女像以祀之,名馬頭娘即是蠶也。故諸家皆取巳午爻為蠶。命卦無火爻蠶必不旺;出現發動,乃為吉兆。更臨財福或持身世大吉之兆也。

坎尋水位,當權則寒濕多災。

大抵蠶性喜幹惡濕,喜熱惡寒,自蟻至繭皆然。故育之者則有火倉之制,推卜易書不離此義。所以占蠶遇水爻當權發動,必有寒濕之病,其蠶必難旺盛,若或空亡死絕皆凶,可依此斷。

福德要興,更喜日辰扶助;

子孫為蠶,命卦中用神也。有氣發動,蠶必興旺,更得日辰動爻生扶合助,大吉之兆,雖有鬼爻亦不妨害。古人雲:有神制殺,雖動無妨,惟怕父母及日辰刑傷,蠶必有損。又子孫宜臨火土二爻,木爻次之,大忌金水爻。

妻財怕絕,尤嫌動象刑沖。

占蠶以財為絲綿桑葉,凡遇休囚死絕或日辰動爻刑沖克害,利必微薄。更若子孫衰空不動,必無好繭亦無好絲,又主葉缺;須得生旺有氣,不受傷克大吉。

兄弟扶身,葉費而絲還微薄;

兄弟發動,必主多費桑葉,又主其年葉貴。克世傷世,必然缺飼異日作繭必薄,絲綿必少。最不宜持世發動,縱財爻旺相,亦不稱心。

父母持世,心勞而蠶必難為。

父母傷子,蠶必難為,不易養育,須看五行,則知有何傷損,當依官鬼同斷。若臨身世,難或安靜,亦非佳兆。然父母又勞勤之神,衰靜空亡制伏,庶幾蠶苗不勞自旺,否則必費收拾,倍加勤勞,然後可望三分,雖日月不宜值之。

五行如遇官爻,必遭傷損;

官鬼發動屬金,蠶必多食桑葉,或有霧露沖絕,以致蠶多僵死;屬木桑葉必費,或門窗不謹,蠶冒風寒,以致落簇變蛹之類。屬水須防鼠耗,或食濕葉以致蠶瀉,或火倉不熱,以致寒濕相承蠶苗遲長;屬火克世須防火災。不然則是火倉太熱不通風氣,或曬照閃爍以致蠶眠遲起慢頭黃難脫之病;屬土及鬼寒暖失宜,飼葉不勻眠起不齊,或分抬遲緩以致蠶沙發熱蒸傷;若鬼臨太歲當有常例未還,日辰帶鬼沖克世爻,或日辰值鬼發動,或太歲動變鬼爻,或世持官鬼,皆有願心祈之則吉。

一卦皆無鬼殺,方始亨佳。

占蠶以初爻為蠶種,臨財福蠶種必好,蟻出必齊;臨死絕必不齊;臨父母一半出;臨鬼死絕處,已變亦不能出。二爻臨鬼下,蟻必難長盛,雖已黑其頭亦有損害;臨父母亦然,若動而化出,則頭眠起後有損,三爻臨鬼,停眠時有損。若三爻得吉神生扶,二爻遇兇殺克制者,始雖不旺,後日則盛。四爻臨鬼,蠶女人眠必多損失;無故自空,前功俱廢;臨財化空,食加而葉缺。五爻臨鬼上,箔有損;鬼帶水爻簇汙;鬼帶木爻必多遊走;鬼帶土爻必多腐爛;鬼帶金爻白僵死;鬼帶火爻繭必輕薄。六爻臨鬼,絲必難織蛾必難出。以上六爻須當互看,大抵皆怕空絕,皆要財福,皆忌官父持克。

日主沖身,切忌穢人入室;

世身遇日辰相沖,或應爻動克,須防穢汙人帶魔入室,觸犯蠶花,以致變壞;世帶水土動衝子孫,乃蠶婦自身不潔,非他觸也。

世爻合應,必然汙婦臨蠶。

世爻為養蠶婦,墓庫老年婦,胎養長生少年女子,臨太歲財爻,必是慣家;臨子孫必然精製。臨兄老年懶飼;臨父母雖多辛勤,然恐多傷蠶苗;臨官鬼蠶姑必有病;世爻無故自空,或化死墓絕空,蠶姑當有大難,不然必懶於抬飼;若帶自刑身亦病;臨胎化胎,必有孕。日辰相沖,將及分娩。若與鬼爻應爻及日辰作合者,蠶婦必與外人有情,遇有沖克其事已露;世在陽宮又臨陽爻,是蠶主淫亂非蠶婦也。

子受暗沖,每遇分抬須仔細;

子孫為蠶身,出現不動而被動爻日辰暗沖者,主分抬時不加仔細,蠶多傷損,蓋沖福之爻不遇父母官鬼非吉神故也。動而逢沖,蠶多遊走,無沖然後為吉。

財逢傷克,凡占物價必騰增。

凡占葉價貴賤,但看財爻,若遇動爻日辰相克,去後必然葉貴,或財空亡,或衰無氣,或化入死墓空絕,皆主葉貴;若財爻旺相兄弟不動,則葉必賤。凡遇兄弟發動,葉必不敷。

兄弟值空亡,絲番白雪;

凡遇財福旺相,豐稔可推,然有兄弟父母官鬼,亦難許為吉兆。必得三者死絕空伏不動,方成大吉之象,則蠶無所傷,利有所望,而絲亦好也。

卦身臨巳午,繭積黃金。

巳午臨身,蠶命得地,更會財福大吉之卦,世爻臨之亦好。

父動化財,不在許多勤苦;

父動克子,本非吉兆,若化財爻,則主辛勤終有成望,化子亦吉;父化父,廣養薄收;父化官,徒自辛勤必多傷損;父化兄,兄化父,鬼化父,財化兄,日後必賤;財化鬼,子化官,先吉後凶,如蠶雖旺入箔則多變爛類;兄化兄則主折本。

官興變福,亦遭幾度虛驚。

官鬼發動,必有損耗,若化子孫庶幾無事,亦有虛驚。鬼化財雖損有收,父化財亦然;兄化財多費桑葉則有利;子化子蠶不旺;財化財絲必薄;子化財,財化子,則稱心也。大抵子孫太過,財爻無氣,多養少收;子孫旺相財爻太多,多收少價;子孫死絕財爻太旺,葉多蠶少;財爻死絕子孫太旺,蠶多葉少;若官父兄太過反不為凶。

水出乾宮,若養夏蠶偏吉利;

乾兌宮卦子孫屬水,其性皆逆,春蠶必難興旺,故利夏蠶。蓋春與夏不同,春蠶怕冷大忌水爻,夏蠶要涼不忌水爻,春蠶若冷多病難養,夏蠶若涼少病易旺,所以夏蠶宜子孫屬水。

母居刑地,如言蠶室定崩摧。

蠶房以父母論,生旺有氣修治整齊,死絕刑害、崩損破敗。帶水自刑蠶室必漏,水化父,父化水,皆作前斷。看臨何爻便知何時有雨,如在初爻生蟻時,多被陰雨傷蠶,餘仿此。

蠶繭獻功三合,會財福而旺相;卦宮定位六爻,隨動靜以推詳。

卦有三合,最怕會成父、兄、官局大力不利,蓋會起之爻,不論四時皆為有氣,以彼有二爻扶持故也。旺相遇之其勢愈甚,故占蠶得三合財福二局大吉之兆。更若兇殺有制,可作十分吉斷。

六畜:

道形萬物,理總歸于一心;易盡三才,占豐遺乎六畜?惟能精以察之,自得明而著矣。

凡占六畜,專以財福為主,不可依諸家以分宮本命斷推,蓋本命分宮,古人為家宅內看吉凶,故立此例。今人不究其理,雖止占一物,亦以分宮斷之,則失其旨,學者詳之。

命在福神,若遇興隆須長養;

禽蟲六畜之命皆屬子孫,旺相有氣不空,必然長養易大;休囚墓絕決然不濟。若不上卦或落空亡,未買勿置,已蓄勿蓄。

利歸財位,如逢囚死定輕微。

大抵此占惟牛馬為力,其他為利,然力與利同歸財爻,最怕休囚死絕去後財利必薄,雖力氣亦不多,旺相不空方為大吉。

二者不可相無,一般皆宜出現。

無福則難養,無財則利少。財福不空俱出現,禽蟲六畜總相宜。

財旺福衰,雖瘦弱而善走;財空福動,縱遲鈍而可觀。

凡占牛馬,子孫爻旺相主肥,休囚主瘦,動則強健輕跳,必有可觀。財爻旺相,則主有力,又主善走,後亦有益;休囚則無力而不善走,亦不濟。財若空亡,愈見遲鈍不濟。

財若空亡,雖利暫時無遠力;

財爻發動,亦是善走之象,但不宜化入空亡,則主有頭無尾,先勤後惰,必無久遠之力。若財爻旺空動空,又是用不兩全之象,非無長力,如牛則善車戽,不善犁耙,馬善疾行,不善緩行類。

福臨刑害,若非齾鼻定凋肥。

子孫爻帶自刑或化敗病等爻,其畜主有破相,如凋齾穿蹄,破脊單照類。

相合相生必主調良且善;相沖相克,定然頑劣不馴。

子孫生合世爻,六畜馴善於我有益;若來刑沖克害,必主性劣不馴。如牛則縮車縮犁,馬則前失後失類。

要知蹄足身形,須看臨持八卦;欲別青黃白黑,須參生克六神。

乾為頭,坎為耳,震為前足,艮為後足,巽為腰,離為目,坤為腹,兌為口。青龍色青,白虎色白,朱雀赤,玄武黑,勾陳螣蛇色黃。凡占以子孫所臨為本身顏色,以他動來生克者,斷別處有異色。如子孫臨玄武在乾宮,而被坤宮動克之,乃是黑身黃足;若被艮宮白虎動克,可言黃身白足,他仿此。凡克處多於生處,衰處少於旺處,自宜通變。

陰陽有雌雄牝牡之分,

鳥曰雌雄,獸曰牝牡,以子孫屬陰屬陽。如陽爻子孫,占牛為牡牛,占馬為牡馬,騾叫牡騾類。

胎養為駒犢羔雛之類。

馬子曰駒,牛子曰犢,羊子曰羔,雞鴨子曰雛。凡遇子孫在胎養爻上,必是此類。若以口齒,長生是三齒,冠帶四齒,帝旺是斬齊口,墓庫則老矣。

身生子胎,必是受胎之六畜;

如占牛子孫在胎爻上,必童牛自生;子孫在胎爻上,則是牛有胎,原非童牛也;化出胎爻或子孫沖胎,動於卦中者亦然;子化子,則是子母牛也。

福臨鬼墓,須知有病於一身。

福臨鬼墓,畜必有病。如臨病爻或被鬼爻沖克,皆主有病也。

父動有傷,子絕則徒勞碌;

父母發動,必傷用神,必有損失。更遇子孫墓絕無氣,必主死亡,雖能牧養,亦徒勞碌。得子孫在空避之地, 方為吉。

兄興不長,財空則反生扶。

兄弟發動,六畜不長。若得財值空爻,不受傷克,則反生扶子孫,其畜必然易養,利亦不失。

世若空傷,到底終須失望;

世爻無故自空,必不稱意,大象若凶,則有大難。

鬼如發動,從來弗克如心。

鬼爻發動,占畜大忌,或六畜自有疾病,或因事而起禍端,日後必不如願,詳具於下。

逢金生旺,當慮齧人;值土交重,須憂病染。

金鬼發動,有蹼脾之患,若克世爻必難觸犯,亦且傷人;木鬼發動,主有草結之病,若在外卦,毛色不善,更加螣蛇,必有惡毛旋螺,有礙相法;水鬼發動,主有寒病,如激心黃瀉薄糞之類;火鬼發動,必主畏熱,或有熱結病類;土鬼發動,須防瘟病類。或曰鬼在初爻足有病;在二爻臀髀有病;三爻腰股有病;四爻前脾背脊有病;五爻頭項峰領有病;六爻頭上有病。若在震坎二宮,上橋下水,皆宜仔細。

官加蛇雀,必因成訟成驚;

日帶螣蛇發動,異日此畜必有怪異驚駭,若臨朱雀,必因此致口舌爭訟,臨玄武防偷盜,臨白虎防跌撲,如七月乙巳日,因雞瘟蔔得噬嗑之頤卦,日辰並起子孫,果應不死,後因夜啼而妻病作。予初不知,及後八月收養蜜蜂,壬寅日蔔得屯之坤卦,兄鬼發動,卦無財凶不必言,未半日,群蜂滿身攢聚,驚惶無措,因驗之。乃知前者螣蛇鬼動,而雞夜鳴,今亦螣蛇鬼動,而致此異也。況孟月四爻,仲月五爻,正臨怪爻發動,所以然也。自後屢驗皆應,始知螣蛇真怪異之神也。

福變兄財,可驗食粗食細。

子孫化出兄弟,主口嬌食細;化出財爻,主食粗口雜。

財連兄弟,乃芻豢之失時;

子化兄,是口嬌不食;財化兄乃人之豢養失時,以致饑餓,非不食也。

子化父母,必勞心之太過。

子孫發動,其畜必良。若化父回頭來克,又是人不愛惜,過勞力以致其傷。

福連官鬼,須防竊取之人;鬼化子孫,恐是盜來之畜。

子孫化鬼,畜其日後必被人盜去,否則必主病死;若官化子,則主其畜是人盜來者。生世合世必有利益;沖世克世必受其累。然必卦中原無子孫方可斷。

官兄交變,難逃口舌之相侵;

卦中兄動變鬼鬼變兄,或二爻俱動,必因此畜而有是非口舌。若文書亦動,必然成訟,世爻入墓,恐有牢獄拘禁之禍。

日月並刑,豈免死亡於不測。

月建日辰動爻帶殺俱來,刑克子孫而無救者,必死,要知何故而死,以刑克子孫者斷。如金為蹼脾死,木為草膨死,水為寒凍死,土為瘟病死。如鵝鴨等則醜為牛踏,寅為鷹搏,申為狐竊,戌為犬咬死類。若被世爻刑克,則是人自傷之死也。

若占置買,亦宜福動生身;

凡占置買六畜,子孫發動,出產必多,要來生合世爻,必然好買易成;與世沖克,定難置買。應爻空亡,則無主人。應爻生合世爻而子孫或空或伏者,牙人與我最相契,而無畜可買也。兄鬼發動不惟買之不利,且有禍患不宜買之。

若問利時,最怕妻興化絕。

財爻出現,不空有氣,持世生合,世不受傷克不變兄鬼,即為有利;若不出現,或落空亡,或化死墓絕空,或被兄克弟劫,皆主不利。

或賭或鬥,皆宜世旺財興;

北人好鬥鵪鶉、雞、羊,南人好鬥促織、黃頭鳥。凡占此要世爻有氣克應,子孫發動,即是我勝,世雖不克、得月建日辰動爻,刑克應爻亦勝;若世被應克,子孫空伏,官鬼發動,日月動爻反來刑克,是他勝;最怕父母帶殺旺動,則禽蟲有鬥死之患。財爻持世生合皆吉。兄鬼持世是我輸。世應比和,六爻安靜,子孫空伏,賭鬥不成。世應俱空,亦賭不成。

或獵或漁,總怕應空福絕。

凡占漁獵,要應生世,世克應,子孫生財,便主有得;若應爻空亡,子孫受克,或臨死絕,必然空出空回,無所獲也。鬼爻旺動克世,須防猛獸害人。兄弟發動,雖有不多。得子孫動臨身世則吉。

乳抱者宜胎福生旺而無傷;

凡占畜養、母豬、羊及抱雞鴨鵝卵類,要胎福二爻生旺不受刑克,便無損失;若自空或帶鬼必難生育;化空絕化鬼,則主後有損;旺空一半無事;福旺財空,雛出好而利輕。

醫治者要父官衰絕而有制。

六畜有病占醫治療,要子孫旺相,有氣不落空亡,不遭刑克而父母官鬼休囚墓絕,或雖動而有制,不死。若子孫無故自空。或化死墓空絕,或化官鬼,或父母帶殺乘旺動克,皆不能救,雖用醫治亦必死。應爻空亡及被世克者,醫必不來。

求名:

書讀五車,固欲致身於廊廟;胸藏萬卷,肯甘遁跡於丘園。要相國家當詳易卦,父爻旺相,文成擲地金聲;鬼位興隆,家報泥金喜捷。

凡占功名,以父為文章,鬼為官職,二者一卦之主,缺一則不成。若父爻旺相,文章必佳;官鬼得地,功名有望。古人及第,以泥金灼字附家書以報,謂之喜信,故借引之,非以鬼為音信也。讀是篇者,勿以辭害義可也。

財若交重,休望青錢中選;福如發動,難期金榜題名。

財福二爻,凡占皆喜見之,惟蔔功名反為惡殺,蓋財能克父,子能克鬼故也,但宜休囚安靜則吉,當權發動決無成望。

兄弟同經,乃奪標之惡客;

五行同類者為兄弟,求名見之,乃是與我同經之人。若不上卦,或落空亡死絕大象遇吉者,必中魁首;如發動或月建日辰俱帶兄弟,則同經者多必能奪我之標,不得中矣,縱大象可成,名亦落後。

日辰輔德,實勸駕之良朋。

日辰為卜卦之主,能成事亦能壞事。如父母官鬼無氣,事必難成,若得日辰扶起克制惡殺,仍舊有望,故曰輔德。或世爻衰靜,得日辰生合,或世爻空亡,得日辰沖實,主其人必不上前求名,而有親友勸其進取,或資助盤費,輔其前往求名也。

兩用相沖,題目生疏而不熟;

求名卦以官父為用爻,喜合而不喜沖,若見兩官兩父相沖,主出題生澀不熟也。

六爻競發,功名恍惚以難成。

占官六爻皆喜安靜,只要父母官鬼有氣不空,月建日辰不來傷克則吉,如有一爻發動,便不順利,且如財動則傷父,子動則傷官,兄動則他人有所先,鬼動則事體有變,父動則文不純正。凡動則有變,變出之爻又有死墓空絕刑克等爻,皆為破敗,故凡亂動,卦不必仔細推究,其不吉大概可知矣。

月克文書,程式背而不中;

父旺不空,動爻日辰又不沖克,其文字字錦繡;若遇兄弟刑沖,文章陳腐無鮮麗之句;妻財傷克,必多破綻;子孫刑害,乃是弄巧成拙;不宜月建沖克,其文自行已意,必不中試官之程式也。凡帶父刑害敗病等爻,及化出者,其文皆有敗破,不能錄取。

世傷官鬼,仕路窒而不通。

世乃求名之人,大忌財福臨之,必難稱意。若持官鬼或得官鬼生合,方有指望;若臨子孫克制官鬼,是仕路未通,徒去求謀無濟也。

妻財助鬼父爻空,可圖僥倖;

父母空亡,名不可望,若得財爻發動,生扶鬼爻有氣,其事僥倖可成,然鬚子孫安靜,則可許,蓋財不嫌發動者,以文書在空故也。

福德變官身位合,亦忝科名。

卦無官鬼,若得子孫發動,變出官鬼,生合世身,事亦有成,然須得文書,有氣無損則吉。此二條名雖有望,皆不可許其高中魁甲,蓋以卦象不出自然故也。

出現無情,難遂青雲之志;

卦中官父俱全,固是吉兆,若不臨持身世,或不生合世身,或被世爻沖克,或被日月破壞,或臨死墓空絕,皆謂無情,雖在卦中,與我無益,所以難遂青雲之志也。

伏藏有用,終辭白屋之人。

官父不全,功名難望,但看所伏者有用無用斷之。如飛神不遇衝開,伏神不遇提起,謂之無用,決主不成;若飛神沖克得開,伏神提挈得起謂之有用,終是可成。若得月建提起最吉,日辰次之,動爻又次之,更得伏上飛爻在空,尤妙。

月建克身當被責,

月建為考試官,若在身爻發動,刑克世爻,而官父失時者,必遭杖責;若化子孫必遭斥逐;若化兄弟,廩膳生最忌之,輕則革糧,重則追罰。

財如生世必幫糧。

卦中父母避空,而財爻發動,生合世爻者,必有幫糧之喜。月建帶財化財,或官化財生合世爻,皆吉。大抵廩生小試最不宜兄弟發動。或臨卦身世爻,或臨日辰月建,皆是革糧之兆,財爻無故自空亦然。若得財臨身世,或伏世下,雖不稱情,糧必如舊。

父官三合相逢,連科及第;

卦有可成之象,而又有三合爻動,會成官鬼局者,必主連科第,大吉之兆;會成父局亦吉;會成財福二局不利,會成兄弟局者,惟廩生忌之,餘皆無損益。

龍虎二爻俱動,一舉成名。

青龍白虎俱在卦中,動來生合世爻,必中魁選,若持官父或持身世尤妙,此固非理,但借虎榜之象耳,然亦有驗。

殺化生身之鬼,恐發青衣;

占官以子孫為殺,乘旺發動必遭斥退,若得本宮官鬼伏在世下,或卦身持鬼,或子孫自化鬼爻生世,終不脫白無過降青衣而已。卦有財動合住子孫,可用此財謀幹庶複舊職。

歲加有氣之官,終登黃甲。

太歲乃天子之爻,凡占功名,最喜見之。若臨鬼爻是人臣面君之象,更得生旺有氣,必然名姓高標。

病阻試期,無故空臨於世位;

動爻日辰不傷世爻,而世爻自落空亡者,謂無故自空,大凶之兆。試前占去不成,強去終不利,輕則病,重則死。如在本宮內卦,在家即病;在三四爻,出門病;在五爻,途中病;在六爻,到考處病;在應爻又屬他宮,則臨考有病,不得入試。若試後占其事,必不成大象,吉名成身喪。

喜添場屋,有青龍合於身爻。

青龍主喜慶事,若大象既吉,更得龍動來生合世身,必然別有喜事並臨,不但成名而已。若空動為虛喜。

財伏逢空,行糧必乏;

六爻無財,本宮伏財又居空地,其人必乏路費,若世爻更在衰弱之鄉,則是貧窮之士。如逢月建日辰動爻生合扶助,必得親友資其費用。若得應爻動來生合,多是妻家看覷周全。

身興變鬼,來試方成。

卦遇不成之兆,而得卦身或世爻變出官鬼有氣,而本宮父母不壞者,今雖未成,下次必然中試也。

卦值六沖,此去難題雁塔;爻逢六合,這回必占鼇頭。

凡事遇合則聚,逢沖則散,故占功名得六沖卦必難求,六合卦必易得也。然大體須以衰旺動靜參之,不可執滯。

父旺官衰,可惜劉賁之下第;父衰官旺,堪嗟張奭之登科。

父母官鬼皆要有氣無損,然後可成,若父雖旺相,官鬼空亡或不上卦,是其人文字雖好,奈命無官星,亦不能中,如劉賁之錦繡文章,竟不登第也。若父雖衰弱,得官爻旺動扶起文書,是其人文字雖平常,而命中官星發現,可許有成,如張奭之文章,雖欠精美反登高第也。若官旺父空,決至下第。

應合日生,必資鶚薦,動傷日克,還守雞窗。

父官死絕,名必不成,若應爻動爻或月建日辰扶起官鬼,必須浼人推薦或用財禮買求,方許有成。若遇月日動變傷克,縱然官爻有氣,亦是難求。

世動化空用旺,則豹變翻成蝶夢;

求名以官父用爻,若得旺相不遭刑克,必中科第;如遇世爻發動變入死墓空絕,恐名成後不能享福。遊魂卦死於途中,歸魂卦到家而死,墓絕是太歲逾年而死也。

身官化鬼月扶,則鵬程連步蟾宮。

卦身為萬事之體,功名尤宜看之,最怕臨財臨福,便不容易,如得官父臨之,必有成望。更若出現發動又化官爻,而得月建生合者,大吉之兆,必主聯科及第,非特京省一捷而已。

更詳本主之爻神,方論其人之命運。

本主者,求名本人之主爻也。自占固以世爻論,若代占則看是何人,如子侄求名看子,朋友看兄類。此爻最怕化出忌殺,雖大吉象未可易許,其餘世爻同看,如此搜索吉凶,自然應驗。

雖賦數言,總論窮居之得失;再將八卦,重推致用之吉凶。

仕宦:

為國求賢,治國之本;致身輔相,祿養為先。旺相妻財,必得千鐘之粟;

未仕求名,不要財爻;已仕貴人,要見財爻。蓋有爵必有祿,未有無俸而得官者。故凡占官員得此爻旺相,俸祿必多;休囚定然微薄。卦中無財或落空亡,未得俸祿;財動逢沖,任後因事減俸,或日辰月建沖財而刑害世爻及官爻者,恐有停俸罷職之患。

興隆官鬼,定居一品之尊。

鬼為官爵,旺相有氣,官高爵大;休囚死絕官小職卑,發動生合世爻或得月建日辰生扶,必有升擢遠播都下;安靜不動而被月建日辰克害者,或世爻刑沖克害者,必無聲名聞望。

子若交重,當慮剝官削職;

子孫乃傷官之殺,最喜空亡墓絕,尤宜安靜受制則吉。若在卦中發動,所謀必不遂意,未仕則不能除選;已仕則有奪官褫職之禍。鬼爻更若無氣,必至除名落籍,非但貶責降罰而已也。

兄如發動,須防減俸除糧。

兄弟乃劫財之神,空亡不上卦或臨死絕安靜則吉。若發動,未免費財,多招誹謗,俸祿亦不稱意,更與子孫同發或就化子孫,必有除糧減俸之事也。持世臨身皆不利。

父母空亡,休望差除宣敕;

父母為印緩文書、誥牒宣敕、奏疏表章,卦中不可無,宜旺不宜衰,扶世最吉。若持太歲有氣生合世爻,主有朝廷宣召;如加月建,多是敕制及上司獎勵之類;最怕沖空化空,則多不實;衰靜空亡,必無宣敕亦無差除;卦無父母休望遷選。

官爻隱伏,莫思爵位升遷。

官爻為占官之象,若得臨持身世,或來生合世爻,不受月建日辰沖克者,凡有謀望必然稱意;若不上卦,或落空亡,雖出現墓絕無氣及受克制,皆不如意,世身沖克亦凶。

月建生身,當際風雲之會;歲君合世,必承雨露之恩。

太歲乃人君之象,月建是執政之官。若得生合世身爻,必有好處;惟怕沖克世身,必遭貶謫。如月建扶出官爻世爻者,必是風憲之職;太歲加父母扶出官鬼及世爻者,必有天恩,更得日下生旺之地尤美,衰絕逢空無用。

世動逢空,官居不久;

未任者卦中世動,必無京官牧守;若是出巡之職,反為順利。已任遇之官居不久,更遇日辰動爻相沖,必不久任政事。

身空無救,命盡當危。

世爻無故自空,不拘已任未任,必有大難,甚至死亡。若欲求謀幹事,則主不成。

鬼化福沖當代職,

出巡官宜鬼爻發動,牧守官宜鬼爻安靜。若鬼動化子,必有別官代職,不然亦被他人所先也;子動化鬼,則先難後易,或先凶後吉,官福皆動,亦主有官替代。

財臨虎動必丁憂。

凡占官不可無財,亦不可發動。若鬼爻有氣而得財動扶起,必須用財謀幹,方得升遷。若父母衰弱而遇此爻,加臨白虎旺動者,必有丁憂之事,財化子,子化財,或財臨世動,或子動而父母無故自空者,皆主丁憂。

日辰沖克,定然誹謗之多招;

日辰刑沖克世,必招誹謗,依五類推之。如帶兄弟,因貪賄賂或征科太急;帶財爻,因無調度或財賦不起;帶子孫,嗜酒好遊怠於政事;帶父母,因事繁劇不能料理;帶官鬼,非酷刑則同僚不和。以上皆招誹謗,聲名必不能振。若得世臨月建,雖有誹謗,不能為害。

鬼殺傷身,因見災殃之不免。

官鬼發動生世爻為用神,傷克世爻為鬼殺。用神扶世,必有進取;鬼殺傷身,必有凶禍,以化出六親斷之,如化子有貶謫之憂,化財有陰人之禍,化兄主失財,化父憂小口類。以上不然,則自身決有災病,得世爻空避不妨。

兄爻化鬼無情,同僚不協;

兄弟為僚屬之官,卦中鬼動化出兄弟,沖克世爻,主同僚不和,或兄弟化鬼,刑沖克害,或兄帶三刑六害,傷世皆然,世克兄爻,是我欺他而不和也。

太歲加刑不順,貶責難逃。

太歲出現,動傷世爻,必遭貶責。更加刑害虎蛇等殺,必有鎖扭擒拿之辱。世爻入墓必受囚系,得動爻日辰有救,庶幾無事。但怕化出子孫,罪終不免,月建同看。

卦靜世空,退休之兆;身空殺動,避禍之征。

凡遇世爻空亡,未任未有選期;已任若六爻安靜,月日歲君傷克而遇之,乃是休官改政之象。若鬼爻發動,月日歲君傷克而遇之者,是避禍脫災之兆。卦靜日沖,欲歸而不放;殺動日合,欲避而不能。

身邊伏鬼若非空,頭上烏紗不脫。

凡遇凶兆或得鬼爻臨身持世,或本宮鬼伏世下,雖見責罰,官職猶在,若不臨持身世,或不伏於世下,或雖伏仍遇空亡者,必革官帶為民,非止罪責。

財空鬼動,聲名振而囊篋空虛。

凡得官鬼動來生合世爻,日月動變又無沖克者,為官必有聲名聞望。更得財爻生扶合助,有氣不空,則既會做官,又會賺錢,內實貪賂,外不喪名。若財爻或空或伏或臨死絕,則主聲名雖有,賄賂卻無也。

官旺父衰,職任高而衙門冷落。

父母旺相衙門必大,休囚衙門必小。若官旺父衰,又非小去處,乃是冷落閒靜衙門,蓋官旺則職高故也。官衰父旺,則主職雖卑微,卻在大衙門中治政。官父俱衰,職卑衙小,必非風憲之地。

職居風憲,皆因月值官爻;

大抵官鬼旺相,不臨月建,定非風憲之職;若臨月建又得扶出世爻,決是風憲之任,必非府縣官也。更在日下生旺之地,尤為風憲。如帶刑爻,多是鎮守邊陲之職,或掌兵權,或居刑部,在外亦是司刑之職。

官在貳司,只為鬼臨旁位。

鬼在世應爻上,或帶月建日辰者,必是掌印正官;若被世合或在旁爻,則是佐貳之職。六爻無鬼而動爻有化出者,亦然。

撫綏百姓,兄動則難化愚頑;

凡任牧民之職,要財爻旺而不動,父母扶而不空,必是豐富地方;財爻空絕,父爻受制,則地瘠民貧。父母動臨世上,政必繁劇。兄弟持世,財賦不起。日帶兄爻沖克世爻,手下人必要侮文弄法,壞我政事。若兄在旁爻動來沖克,則主頑民難治。兄化子,子化兄而刑克世身,恐有下民訟我之兆。更若世應沖克,與鄉宦亦多不睦。

巡察四方,路空則多憂驚險。

欽差出巡或封王采木,皆怕世應逢空。若路爻空之卦,主途中驚險。世在五爻自空,須防身死於外,有沖克則不然。凡遇世在五爻動及遊魂卦世動者,皆是出巡之職。

出征剿捕,福德興而寇賊殲亡;

凡在將帥之職,或征討之官,平居蔔問不宜子孫發動,主有降調貶責;亦不宜應動克世,主有不測變故。若歲君月建衝動官鬼,或世爻,主有敕命征討之事,如臨敵蔔問則喜。子孫發動,必成剿捕之功,更得歲君月建生合,仍有升賞。官鬼不作爵位,當作賊寇論之,世克應亦吉。

鎮守邊陲,卦爻靜而華夷安泰。

鎮守地方,不拘文官武職,皆宜六爻安靜,世應生合比和,日辰月建不相沖克,則鼾睡邊庭,安然無警,世應空亡亦吉。若遇官鬼發動,世應沖克,必多侵擾,宜通變斷之。

奏陳諫諍,那堪太歲刑沖;

凡欲奏對、陳疏、上章、諫諍及赴昭面君類,皆忌動沖克太歲,亦忌刑克世爻。若太歲月建生合世爻,必見詳允,一來沖克,須防不測之禍。歲君衰靜不帶刑害虎蛇,主不見取用,非有大害。動空化空,亦是虛驚,或有制伏沖散合住,必得大臣申救。應動沖克世爻,更防人奏劾。

僧道醫官,豈可文書發動?

僧道醫官及陰陽官,皆要子孫出現有氣不空為吉。父母發動必有災悔。父帶太歲月建日辰,則非身有災病,乃外來禍也。子孫自空,亦有大難,然子孫只宜安靜,官鬼不宜空伏,雖兩全,仔細為妙。

但隨職分以推詳,可識仕途之否泰。

求財:

居貨曰賈,行貨曰商。總為資生之計,蓍所以筮,龜所以蔔,莫非就利之謀,要問吉凶,但看財福。

財為利息,福為財源,二者占財用神。

財旺福興,無問公私皆稱意;財空福絕,不拘營運總違心。

凡遇財爻旺相,子孫發動,便是吉卦,不拘公私,財皆得稱意。二者若財空,爻或臨墓絕,即是凶卦,不拘作何買賣,皆違心願也。

有福無財,兄弟交重偏有望;

財為用神,而不上卦,必無可望,若得兄弟發動,無財可劫則反生扶福德,財源有氣,仍舊有望,但主遲滯耳。兄動而財空,謂之避空,過旬生旺日,財亦可得。財若不空不伏而遇兄劫,則為下卦。

有財無福,官爻發動亦堪求。

子孫藏伏,財無生氣,一遇兄弟便被劫盡。須得卦有官動,或日辰是鬼克制兄爻,則用神無損,亦可求謀。卦有子孫而官鬼動,則有阻節,反不易矣,此象鬼爻生旺日得財。

財福俱無,何異守株而待兔?

財福二爻占財,主象有財無福,財必有限,有福無財,財必不實;財福俱無,焉能有望?守株待兔喻妄想也,空亡亦然。

父兄皆動,無殊緣木以求魚。

父母為絕源殺,兄弟為劫財神,二者發動,財福俱傷。用神既損,求之必如緣木求魚,必不可得。父化兄,兄化父亦然。

月帶財神,卦雖無而月中必有;

月建為提綱,若帶財爻得時有氣,縱遇兄弟衰不敵旺,必主財利厚。雖卦中無財,月中必然有,得出現尤妙。

日傷妻位,財雖旺而當日應無。

財爻旺相生合持世,乃是必得之象,若被日辰克制,其財縱現,必然無有,須過此日,然後有得。

多財反復,必須墓庫以收藏;

卦中財只一位,有氣不空,生合持世皆美。若三五重太過,其財反復難求,必須卦中有財庫爻發動,謂財有庫藏,必得厚利。財化財,亦主反復不定。

無鬼分爭,又怕交重而阻滯。

無鬼之卦,兄必專權,財雖有氣,亦多虛耗。兄更發動,必有爭奪買賣,分散財物之患。然雖不可無官,又不宜動,動則必有阻隔,若有克制或被沖散,或被合住,雖阻不妨。

兄如太過,反不克財;

兄弟乃占財忌殺,若有一位旺動,最為不利。若月日動變,俱帶兄弟,重疊太過則不專一,反不克劫,至財爻生旺日可得。

身或兄臨,必難求望。

卦身一爻,占財體統,若持兄弟,不拘作何買賣,問何財物,皆無利益。持世亦然。惟臨財福方為吉兆。臨父主勞祿,若占六畜,血財,則有損失。臨官大利公門求財,餘皆險阻不利。

財來就我,終須易;我去尋財,必是難。

凡遇財爻生合世爻,克世持世,皆謂財來就我,必然易得;若雖動出財爻,而與世爻不相干者,謂我去尋財,必難望也。

身遇旺財,似取囊中之物;世持動弟,如撈水底之針。

世為求財之人,若臨財爻,雖或無氣,亦主易得,旺相更美;若臨兄弟,雖或安靜,亦主難得,發動尤甚。

福變財生,滾滾財源不竭;

占財得子孫發動,利必久遠,更化財爻,生合身世,乃綿綿不絕之象,盡求則盡有也,財化子亦妙。

兄連鬼克,紛紛口舌難逃。

兄弟變出官鬼,刑沖克世,不惟無財,且有口舌。父爻更動,必訟於官,若有救制,庶幾無害。鬼化兄,或兄鬼皆動亦然。朱雀臨兄鬼動變,有口舌。

父化財,必辛勤而有得;

父化財,不自然而得,必勤勞後得;兄化財先散後聚,或利於後不利於前;官化財,最利公門謁貴及九流藝術之人,求財十分有望,私財則先驚後喜,或先阻後得。

財化鬼,防耗折而驚憂。

財化官最凶,主損折虛耗,又有驚險。更傷世爻,切恐因財致禍。財化兄,主與人分利或先聚後散,或利於前不利於後。財化父,主得後艱辛,或只許一度。財化死墓空絕,是有虛名無實利之象,若得生合世爻,則上前有功,稍遲則無也。

財局合福神,萬倍利源可取;

卦有三合會成財局,而子孫亦在合中動者,上吉之卦,主財利綿綿不竭。更得財旺,可許萬倍財利。會成福局,而財爻又在合中動來生合世爻者亦然。若會鬼局,則多阻隔。會成兄局則主分散。會成父局艱辛難得。

歲君逢劫殺,一年生意無聊。

凡占久遠買賣,最怕太歲臨持兄弟,主一年無利,出現變動,必然損耗,歲持官鬼,一年驚憂。持父一年艱辛。歲持財福,生意滔滔一年順利也。

世應二爻空合,虛約難憑;

世空有財難得,應空難靠他人,世應俱空艱辛無准實,空動帶合謂之虛約。化入空亡,亦是心口不相應之象。

主人一位刑傷,往求不遇。

主人如求貴人,財鬼為主,求婦人財,財為主類。若主人遇動爻日辰刑克,或自空化空,皆主不遇,遇亦不利,須得生合世爻,財為契愛,求必易得,主人化出財爻,生合世爻,最吉。不知主人以應爻論之。

世持空鬼,多因自己遲疑;

鬼爻持世,財必相生,凡求必易,若遇空亡,乃是自不上前,遲疑退懶,故無成也,世持空財亦然。

辰合動財,卻被他人把住。

要財動來生合,固是易得之兆,若被動爻日辰合住,其財必有人把持,主張不能與我也。要知何人把持,以合爻定之,如父母合住,為尊長把持類。卦若無財,看伏何爻下,亦可推之,如伏官下,為貴人把持之類。

要知何日得財,不離旺衰生合;

財爻有氣,合日得財,或本日得財,太旺墓庫日得,休囚生旺日得,太過收藏日得,合住入墓破合破墓日得,旺空過旬日得,伏藏提起日得。財爻死絕而得子孫動來扶起,即以子孫爻斷。卦無財爻而得兄弟生扶子孫財源者,即以兄弟爻斷,更宜通變。

欲決何時有利,但詳春夏秋冬。

占貨物何時得價,以財臨五行斷,如木財春月得價,一陽後亦好。土財夏月有利,六月更美,餘仿此。又如財臨辰土,二月不如三月;財臨酉金,七月不如八月,餘亦仿此。又如財主日下長生之地,此貨一日得價一日,若坐帝旺眼下正及時,稍遲則賤而無利。

合夥不嫌兄弟,

凡占合夥買賣,若世應俱財爻,必然稱意,兄臨卦身,世爻安靜不妨,蓋合必至分財故也。動則不宜,世應兩動,必合不久,空亡亦然。相沖相克,後必不睦。化出兄官,必多私心。世應生合而被動爻日辰刑沖克害者,必有挑唆破說也。

公門何慮官爻?

占財皆忌官動,主有阻隔,惟求公門之財,必然倚托官府,若無鬼爻或落空亡,則雖財爻有氣,亦難到手,必得旺相生合世身則吉。刑克世爻,主有杖責,死絕亦不濟事,須得財鬼兩全,方為大吉。

九流術士,偏宜鬼動生身;

百工九流,求財以鬼爻為主顧,無鬼最不利。出現發動生合世爻,必然稱意,更化財爻決得大利。須忌刑克世爻或化兄,皆主惹是招非,不能遂意,應空尤不吉。大抵空手求財,雖要官爻,然須財爻旺相,兄弟不動,方主有財,否則空好看,終無財利。

六畜血財, 尤喜福興持世。

凡占販賣牲口,蓄養六畜,皆要子孫旺相不空則吉,持世臨身尤好。父母發動則有傷損,化出土鬼,須防瘟死。福旺財空。六畜雖好而無利。

世應同人,放債必然連本失;

凡放私債,最忌世應值兄弟,必無討處,財爻更絕,連本俱失,世應值空亦然。須應爻生合世爻,妻財有氣,子孫發動則吉。間臨兄鬼動,恐放頭抽分財利。卦中無財而官爻變出者,必訟於官府而後可取。

日月相合,開行定主有人投。

開行牙人占財,世應要不空,財福要全備,官鬼要有氣,父兄要衰靜,斯為上吉卦,更得月建日辰動爻生合世爻,則近悅遠來人皆投我,財利必順。卦若無財而世得月日動爻生合者,不過門頭鬧熱無實利,鬼旺財空亦然,動出兄官,常有是非口舌,恐有惡人攪擾,世應空開不成。

應落空亡,索借者失望。

求索假借不宜應空應動,動則更變,空則不遇,生合世爻慨然不吝。必得物爻不空為妙。如衣服經史看父爻,六畜酒器看福爻,其餘財物看財爻;又如花果看木爻,磚瓦看土爻類亦是。

世遭刑克,賭博者必輸。

凡占賭博,要世旺應衰,世動應靜。世克應我勝,應克世他勝。兄鬼動來刑克世爻,或臨兄弟,或臨自空,皆主不勝。世應靜空,賭博不成,世坐官爻,防他合謀騙我。間爻動出兄弟官鬼,多主爭鬥,內外俱無財亦不能勝。更遇世應空動,必是賭賒。兄鬼化財,先敗後勝,財化兄鬼先勝後敗。坐方宜財福之地,世變財福,更宜易換賭色,大怕卦身臨兄弟,任換賭色,終是輸兆。

鬼克身爻,商販者必遭盜賊;

販賣經商,要世應生合,鬼爻空伏,動爻、日辰不傷乎我,則安然無事。更得財旺福興,大吉之兆。遇兄鬼發動,玄武交重,必遇劫竊之人。更克世爻,決有大禍,世若空亡庶可回避。鬼動五爻,途中仔細。

間興害世,置貨者當慮牙人。

買貨者,應要生合世爻,必然易成;刑克世必難置買。物爻太過,其貨必多,物爻不及,其貨必少,物爻空伏,其貨必無。物爻者,六畜看子孫,五穀看財爻,絲綿布帛看父母類。最怕兄鬼交重,須防光棍誆騙。在間爻則是牙人虛詐不實,或有口舌爭競。傷克世爻,當慮牙人謀劫財物,出路買賣,應空多不順利。

停榻者,喜財安而鬼靜;

積貨不宜財動,亦不宜空亡,又不宜動爻日辰克劫。更得坐於胎養長生爻上,後必得利。若遇兄官交變,或俱發動,須防竊盜。兄弟獨發,則多耗折。水爻父母刑克世爻,主被雨水淹腐。財化死墓空絕,後必價賤。

脫貨者,宜財動而身興。

脫貨財動,則主易脫;應空無人置買。世空自賣不成;動變日辰俱來生合,有人爭買,若遇刑沖,則主多破阻難成,財在內動宜在本處賣;在外動宜向他處脫之。動而遇合將成不成;動而逢空欲賣不賣。卦無官鬼亦是難成之象。

路上有官,休出外;

五爻為路,臨官發動,途中必多驚險,出外求財大宜避之。要知有何災咎,以所臨六神斷,如白虎為風波,玄武為盜賊類。路爻空亡亦不宜出外,惟臨財福則吉。

宅中有鬼,勿居家。

二爻為宅,在家求財鬼動,此爻必然不利。以所臨五行斷,如火鬼忌火燭,水鬼忌盜賊類。得子孫持世發動,庶幾無害。宅爻空亡,只宜出鋪。

內外無財伏又空,必然乏本;

六爻無財,本宮財爻又伏空地,其人雖欲經營,必無資本,勉強為之亦無利息,若得動爻化出,主有小小財利。

父兄有氣財還絕,莫若安貧。

父兄二爻占財,大忌有發動,刑沖克害利必不多。財爻更弱,恐防折本故不若安貧守分之為高也。

生計多端,占法不一,但宜誠敬以祈求,自可預知其得失。

上一頁  下一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