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機制敵太白陰經

》《》《》《》《五》《》《》《》《》《

《神機制敵太白陰經》卷五

〔預備總序〕

經曰:不備不虞,不可以帥師。愚者有備,與智者同功。故天子有道,守在四境;諸侯有道,守在四鄰國,所以立疆場、關塞、亭障者,將欲別內外、乖夷狄;置烽燧刁斗者,所以警邊、徼厲士卒也。

〈築城篇〉第四十三

經曰:先王之制,大都不過三國之一,中五之一,小九之一,故曰:都城過百雉,國之害也。今諸侯之城,方兩京之城,闊狹合五之一,其高為邊隅之守,不可為節制。古今度城之法者,下闊與高倍,上闊與下倍,城高五丈,下闊二丈五尺,上闊一丈二尺五寸,高下闊狹,以此為準。

料功,以下闊加上闊,得三丈七尺五寸,半之得一丈八尺七寸五分,以高五丈乘之,一丈之城積數得九十三丈七尺五寸,每一工日築二丈,計工四十六人日築城一丈,餘七尺五寸一步,計役二百七十八人,土餘五丈一百步,計工二萬七千八百二十人,餘一丈土,一里,計工一十萬一百九十人,餘一丈土,率一里,則十里可知,其出土負簣,並計二丈土,其羊馬城於濠內,築高八尺,上至女晼A計工準上。

〈鑿濠篇〉第四十四

經曰:濠面闊二丈、深一丈、底闊一丈,以面闊積數三丈半之,得數一丈五尺;以深一丈乘之,鑿濠一尺,得數一十五丈。每一工日出土三丈一尺,計工五人。一步,計工三十人;一里,計工一萬八千人。一里為率,則百里可知。

〈弩臺篇〉第四十五

經曰:臺高下與城等,敵去我城百步,臺相去亦如之,下闊四丈、高五丈,上闊二丈,上建女晼A臺內通暗道,安屈膝軟,梯人上,便卷收之中,設氈幙,置弩手五人,備乾糧水火,等候敵近城壘,則攢弩射其首將。

〈烽燧臺篇〉第四十六

經曰:明烽燧於高山,四望險絕處置;無山,亦於平地高迥處置。下築羊馬城,高下任便,常以三五為準。臺高五丈,下闊三丈,上闊一丈,形圓上蓋圓屋,覆之屋徑,闊一丈六尺,一面跳出三尺,以板為之,上覆下棧,屋上置突灶三所,臺下亦置三所,並以石灰飾其表堙A復置柴籠三所,流火繩三條在臺側,上下用軟梯,上收下垂,四壁開孔,望賊及,安置火筒,置旗一面、鼓一面、弩兩張,砲石、壘木、停水瓮,乾糧、生糧,麻縕火鑽、火箭、蒿艾、狼糞、牛糞,每夜,平安舉一火,聞警舉二火,見煙塵舉三火,見賊燒柴籠。如早夜平安,火不舉,即烽子為賊提。一烽六人,五人烽子,遞知更刻,觀望動靜,一人烽卒知文書、符牒傳遞。

〈馬鋪土河篇〉第四十七

經曰:每鋪相去四十里,如驛近遠於要路山谷間,牧馬兩匹與遊奕計會,有事警急,煙塵入境,則奔馳相報。

置土河於山口,賊路橫截,道鑿之,橫闊二丈、深二丈,以細沙散土填平,早夜行檢,掃令平淨,有狐兔入境,亦知足跡多少,況於人馬乎!

〈遊奕地聽篇〉第四十八

經曰:於奇兵中,選驍果、諳山川井泉者,與烽子馬鋪土河,計會交牌,日夕邏候於庭障之外,捉生事,問敵營虛實,我之密謀,勿令遊奕人知。其副使子將並久諳軍旅、好身手者任。

地聽,選少睡者,令枕空胡[上皿下鹿]臥,有人馬行三十里外,東西南北皆有響見於胡[上皿下鹿]中,名曰:地聽。可預防奸,野豬皮為胡[上皿下鹿]尤妙。

〈報平安篇〉第四十九

經曰:報平安者,諸營鋪百司主掌皆入五更,有動靜報虞候知,左右虞候早出,大將軍牙前帶刀,磬折大聲通曰:左右廂兵馬及倉庫營並平安。諾。復退本班。如有盜賊動靜緊急,即具言其事,若在野行軍,即言行營兵馬及更鋪並平安。

〈嚴警鼓角篇〉第五十

經曰:夫城軍野營,行軍在外,五更初、日沒時,搥鼓一通,三百三十搥為一通。鼓音止,則角音動。吹一十二聲,角為一疊。角音止,鼓音動。如此三鼓、三角而昏明畢。行軍,第一角聲,動兵士起;第二角聲動,內外辦角音絕兵馬齊動而發。

〈定鋪篇〉第五十一

經曰:每日戍時,嚴警,鼓角初動,虞候領甲士十二隊,建旗幟、立號頭巡軍營及城上,如在野巡營,外定更鋪疏密,坐者喝曰:是甚麼人?巡者答曰:虞候總管某乙巡。坐喝曰:作甚行?答曰:定鋪。坐喝曰:是不是行?答曰:是。如此者三喝三答,坐曰:虞候總管過。號頭及坐喝用聲雄者充。

〈夜號更刻篇〉第五十二

經曰:夜取號於大將軍處,粘藤紙二十四張,十五行界印縫安標軸,題首云:某軍某年某月某日號簿。每日戍時,虞候判官持簿於大將軍幕前取號,大將軍取意於一行中書兩字,上一字是坐喝,下一字是行答。於將軍前封鎖,函付諸號,各到彼巡檢所,主首以本鑰匙開函,告報不得令有漏泄,一夜書一行,二十四張三百六十行,盡一載,別更其簿。

更漏牌一日一夜,凡一百刻,以竹馬為一百,牌長三寸、闊一寸,逐月題云:某月更牌。一日一夜計行二百里,探更人每刻徐疾,行二里,常取月中氣為正。

雨水正月中,夜傳牌四十九分,一更傳牌九,餘一里一百七十三步三尺二寸。

春分二月中,夜傳牌五十一分,一更傳牌十。

穀雨三月中,夜傳牌三十七分,一更傳牌七,餘一里十四步二尺。

小滿四月中,夜傳牌三十六三分,一更傳牌七,餘一百七十步四尺八寸。

夏至五月中,夜傳牌三十五分,一更傳牌七。

大暑六月中,夜傳牌三十六三分,一更傳牌七,餘一百七十五步一尺二寸。

處暑七月中,夜傳牌三十六三分,一更傳牌七,餘一百七十五步一尺二寸。

秋分八月中,夜傳牌四十四五分,一更傳牌八餘一里二百八十六步一尺二寸。

霜降九月中,夜傳牌四十九五分,一更傳牌九餘一百一十八步五尺六寸。

小雪十月中,夜傳牌五十三三分,一更傳牌十餘一里一百一十五步一尺二寸。

冬至十一月中,夜傳牌五十五,一更傳牌十一。

大寒十二月中,夜傳牌五十三二分,一更傳牌十餘一里一百二十五步一尺二寸。

右件古法多不合今。

〈鄉導篇〉第五十三

經曰:即鹿無虞,從入於林中。不用鄉導,難得地利。夫用鄉導者,不必土人,但諳彼山川之險易、敵之虛實,即可任也。賞之使厚,收其心也;備之使嚴,防其詐也。是故,錫之以官爵,富之以財帛,使有所戀;匹之以妻子,使有所懷。然後察其辭,鑑其色,覆其言,始終如一,可以用之也。

〈井泉篇〉第五十四

經曰:沙磧鹵莽之中,有水野馬黃牛之蹤,尋之有水,烏鳥所集處有水,地生葭葦菰蒲之處有伏泉,地有蟻壤之處下有伏泉。

〈迷途篇〉第五十五

經曰:遠征迷途,南北不分,當以北辰為正。

正月,昏參中、朝尾中。   二月,昏弧中、朝建星中。

三月,昏七星中、朝牽牛中。 四月,昏翼中、朝婺女中。

五月,昏亢中、朝危中。   六月,昏心中、朝奎中。

七月,昏建中、朝畢中。   八月,昏牽牛中、朝觜中。

九月,昏虛中、朝柳中。   十月,昏危中、朝七星中。

十一月,昏東壁中、朝軫中。 十二月,昏婁中、朝氐中。

其陰雪,則用老馬引前。昔齊桓公伐孤竹,值雪迷道,驅老馬尋途,不迷。

〈搜山燒草篇〉第五十六

經曰:軍至險阻、溝澗、林薄、翳薈、葭蘆、草莽之處,鸛翔鳥舞不下,伏獸驚起,草木無風而動,必謹察之,恐伏奸也。

邊城十月一日燒草及惡山、深谷、大川、連水、左近草樹,虜騎若來,無所伏藏。

〈前茅後殿篇〉第五十七

經曰:《周禮》:挈壺,以令軍井;挈轡,以令軍舍;挈畚,以令軍糧。前茅慮無建旗幟以表之,皆古法也。今以先鋒令先探井泉、水草,宿止賊路與鄉導計會,乃進軍戰,則有喝後,皆拔白刃以臨之,使進如退卻,便斬;敵來追我,則後殿與戰,無驚擾大軍也。

〈釁鼓篇〉第五十八

經曰:軍臨敵境,使遊奕捉敵一人,立於六纛之前而祝曰:「胡虜不道,敢干天常,皇帝授我旗鼓,翦滅凶渠。見吾旗纛者,目眩;聞吾鼓鼙者,魄散。」令散人跪纛前,乃腰斬之,首橫路之左,足橫路之右,取血以釁鼓鼙,大纛從首足間過,兵馬六軍從之,而往出勝敵,亦名祭敵。

〈屯田篇〉第五十九

經曰:〈洪範〉八政,以食為先。是以商鞅入秦,行墾草之令;夷吾霸齊,富農功之術。夫地所以養人,城所以守地,戰所以守城。務耕者,其人不衰;務守者,其地不危;務戰者,其城不圍。四海之內、六合之中有奚貴?曰:貴於土。奚貴於土?曰:人之本。奚貴於人?曰:國之本。是以興兵伐叛,而武爵任;武爵任,則兵勝。按民務農,則粟富;粟富,則國強。人主恃農戰而尊,三時務農,一時講武,使士卒出無餘力,入有餘糧,所謂興兵而勝敵,按兵而國富也。

合屯田六十頃:四十頃種子,五頃大荳種子,五頃麥種子,五頃麻種子,五頃蕎種子,屯外五十畝菜不入。至秋納宴設廚,四十畝蔓菁種子,十畝蘿蔔種子,已上種子各依鄉原種。

一屯六十丁,一丁日給米二升,一日一石二斗,一月三十六石,一年四百三十二石。

牛料一屯六十頭牛,日給荳五升,十月一日起料,四月一日停,一日三石,一月九十石,六月五百四十石。

一屯丁糧牛料種子耒屯,堅耒束以長三百七十八尺五寸三分三毫繩之四分之一,長九十三尺六寸三分四毫。四月磔橛繩內有田一畝,對屯田官分三等,田內上中下耒之,以三尺五寸圈成束,則耒數三等可知。

耒屯苗子,橫耒取三等,束。對屯田官打下苗子,斗升合數,為兩絹袋,各乘苗子一[木宛]與屯田官者耒,使對一[木宛]與耒,使掌者屯官封其後,恐有耗損者,耒米取子一斗,平量對屯田官擣,耒得幾米為率,則一屯斛斗可知。

等級殊等九千石,第一等七千石,第二等六千石,第三等五千石。歲無水旱、災蝗,滿四千石者,屯官有殿。

一軍載粟一十二萬八千石六分,支米九萬石,以殊等屯一十四餘萬二千石,方支一歲。《糧神農書》曰:「雖金城十仞,湯池百步,帶甲十萬,而無粟者,不能守也。」故充國伐西戎,杜茂守北鄙,創置屯田,以為耕植也。

〈人糧馬料篇〉第六十

經曰:一軍一萬二千五百人,人日支米二升,一月六斗,一年七石二斗。一軍一日支米二百五十石,一月七千五百石,一年九萬石。

以六分支粟,一人日支粟三升三合三勺三抄三圭三粒,一月一石,一年一十二石。一軍一年二十萬八千石,每小月人支粟九斗六升六合六勺六抄六圭六粒,其大麥八分、小麥六分、蕎麥四分、大荳八分、小荳七分、宛荳七分、麻七分、黍七分,並依分折米。

鹽,一人日支半合,一月一升五合,一年一斗八升。一軍一日六石二斗五升,一月一百八十七石五斗,一年二千二百五十石。

馬料,一人二匹,一軍二萬五千匹。朔方、河西,一人二匹。范陽、河東、隴右、安西、北庭,則二人三匹。平盧、劍南,則一人一匹。計馬二萬五千匹為一軍,計二百五十匹為一隊,分為十坊,一坊秣馬五十隊。十月一日起料,四月一日停料。

一馬日支粟一斗,一月三百,六箇月一十八石。計一軍馬一日支粟一千二百五十石,一月三萬七千五百石,六箇月二十二萬五千石。

馬鹽,一馬日支鹽三合,一月九升,六箇月五斗四升。一軍馬支鹽三十七石五斗,一月一千一百二十五石,六箇月六千七百五十石。

茭草,一馬一日支茭草二圍,一月六十圍,六箇月三百六十圍。計一軍馬六箇月九十圍。

油藥,其油藥取逃亡兵士殘糧衣賜獸醫,人於馬押官都頭中差取。

〈軍資篇〉第六十一

經曰:軍無財,士不來;軍無賞,士不往。香餌之下,必有懸魚;重賞之下,必有死夫。夫興師不有財帛,何以結人之心哉!

軍士一年一人支絹布一十二疋、絹七萬五千疋、布七萬五千疋。

賞賜馬鞍轡、金銀銜轡二十具、錦一百疋、緋紫襖子衫具帶魚袋五十副、色羅三百疋、婦人錦繡夾襭衣帔袍二十副、緋紫紬綾二百疋、彩色綾一百疋銀器二百事、銀壺瓶五十事、帳設錦褥一十領、紫綾褥二十領、食卓四十張、食器一千事、酒樽杓一十副、長幕二十條、錦帳十所、白氈一百事、床[囗套]二十條、鴟袋繡塾一百口。

〈宴設音樂篇〉第六十二

經曰:雲上於天,需君子以飲食宴樂,用宣主君之惠、暢吏士之心。古人出師,必犒以牛酒,頒賞有序,殽席有差,以激勵於眾。酒酣拔劍起舞,鳴笳角抵伐鼓[口斗]呼,以增其氣。弦竹哀怨悽愴,征夫感而泣下,銳氣沮喪,復安得而用哉!

酒一人二升二百五十石。

羊一口分為二十節六百二十五口。

牛肉代羊肉一人二斤二萬五千斤。

白米一人五合六十二石五斗。

薄餅一人兩箇,二萬五千箇。每一斗麵作二十箇,計麵一百二十五石。

饅頭一人一枚,一萬二千五百枚。一斗麵作三十枚,用麵四十一石六斗七升。

蒸餅一人一枚,一萬二千五百枚。一斗麵作一百枚。

散子一人一枚,一萬二千五百枚。一斗麵作三十枚,麵二十五石,每麵一斗使油二十二斤。

[食畢][食羅]一人一枚,一萬二千五百枚。一斗麵作八十箇,麵一十五石六斗二升五合。

[食羔][食羹]一人三合。糯米三十七石五斗。

菜一人五兩,二千九百五十斤零四兩。

羊頭蹄六百二十五具,充羹。

醬羊豬肝六百二十五具,并四等充羹。

鹽三人一合,四石一斗六升。

醬一人半合,六石二斗五升。

醋一人一合,一十二石五斗。

椒五人一合,二石五斗。

薑一人一兩,七十八斤零二兩。

蔥三人一兩,二百九十六斤零六兩。

「隨莚樂例」:

大鼓、杖鼓、腰鼓、舞劍、渾脫、角抵、笛、

拍板、破陣樂、投石、拔拒、蹙鞠。

《神機制敵太白陰經》卷五終

資料來源:摘錄自互連網,謹供參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