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機制敵太白陰經

》《》《》《》《》《》《》《》《九》《

《神機制敵太白陰經》卷九

〔遁甲總序〕

經曰:黃帝征蚩尤,七十二戰而不克,晝夢金人引領,長頭,衣元狐之裘,而言曰:「某天帝之使授符于帝。」帝驚悟,求其符不得,乃問風后、力牧,力牧曰:「此天帝也。」乃於盛水之陽築壇祭之,俄有元龜、巨鰲從水中出,含符致于壇而去。似皮非皮,似綈非綈,以血為文,曰:「天乙在前,太乙在後。」黃帝受符再拜,於是設九宮,置八門,布三奇、六儀,為陰陽二遁。凡一千八百局,名曰:「天乙遁甲式」。

三門發,五將具,而征蚩尤,以斬之蚩尤者。炎帝之後與少昊治西方,主金,兄弟十八人,日尋干戈,恃甲兵之利,殘暴不仁,聞黃帝獨王于中央,將欲勝四帝,恃甲兵於涿鹿,黃帝至道之精,其神無所倚,其心無所適,淡然與萬物合其一。天道虧盈而益謙,乃授黃帝神符而勝之。使黃帝行蚩尤之暴、蚩尤行黃帝之道,則蚩尤得符而勝黃帝矣。黃帝因蚩尤之暴,則黃帝得符而勝蚩尤矣。天道助順,所以授黃帝符者,欲啟聖人之心、贊聖人之事也。吉凶成敗在乎道,不在乎符!今取其一家之書,以備參攷耳。

「日辰」:

甲乙仲、甲乙季、甲乙孟。

「六甲」:

甲子、乙丑至癸亥,中間甲戍、甲申、甲午、甲辰、甲寅,并甲子,為六甲也。

「五子遁元」:

甲巳之日,夜半生甲子。乙庚之日,夜半生丙子。丙辛之日,夜半生戊子。丁壬之日,夜半生庚子。戊癸之日,夜半生壬子。

陽遁、遁元,仲、孟、季;陰遁、遁元,仲、孟、季。

坎:冬至一七四,小寒二八五,大寒三九六。

艮:立春八五二,雨水九六三,驚螫一七四。

震:春分三九六,清明四一七,穀雨五二八。

巽:立夏四一七,小滿五二八,芒種六三九。

離:夏至九三六,小暑八二五,大暑七一四。

坤:立秋二五八,處暑一四七,白露九三六。

兌:秋分七一四,寒露六九三,霜隆五八二。

乾:立冬六九三,小雪五八二,大雪四七一。

陽遁,冬至後,第一甲子為上元,第二甲子為中元,第三甲子為下元。

逆布三奇,順布六儀。

陰遁,夏至後,第一甲子為上元,第二甲子為中元,第三甲子為下元。

順布三奇,逆布六儀。

陽遁元用坎、艮、震、巽四卦,四卦各四十五日,十二氣合一百八十日。

陰遁元用離、坤、兌、乾四卦,四卦各四十五日,十二氣合一百八十日。

五日六十時為一元,五日竟一氣,一氣用一元。上、中、下,陰、陽二遁,三百六十日當一歲之用。其五日,四分之一,各用中元,以通餘閏,始終用之。然則冬至閏餘二五八。

經曰:以通閏餘,始終用之。各用二五八,是已五日之內與日合者。

凡用遁之法,當知九星,明九官,定八門,審直符、直事。

「九星」:天蓬水常主一,天芮土常主二,天沖木常主三,天輔木常主四,天禽土常主五,天心金常主六,天柱土常主七,天任土常主八,天英火常主九。

「九宮」:坎為一宮,坤為二宮,震為三宮,巽為四宮,中五宮,乾為六宮,兌為七宮,艮為八宮,離為九宮。

「八門」:

休門常主一,死門常主二,傷門常主三,杜門常主四,開門常主六,驚門常主七,生門常主八,景門常主九。

「直符」:

直符者,六甲、六儀是也。甲子常為六戊,甲戌常為六己,甲申常為六庚,甲午常為六辛,甲辰常為六任,甲寅常為六癸。

「三奇」:

乙為日奇,丙為月奇,丁為星奇。

「直事」:

直事者,直八門事也。常以直符加直事,上門加直事授出入之語,故以其門名之。直事五日一易局,十時一易符,十時一易事。

「課式」:

凡課式之法,常以直符加時干。直符者,六甲也。時干者,時下所用之干也。假令陽用天元、上元一局,甲已之日,夜半生甲子,即子在甲時也。授以直符,天蓬加北方六戊,所以加六戊者,以甲子常為六戊故也。雞鳴乙丑,授以天蓬,直符加南方六乙,盡癸酉,十時皆以天蓬加干,至寅戊、甲戌,則轉直符用天芮,他皆倣此,此其陽遁可知。

陰遁逆行,以直符、直事加宮。直事者,直事上之門也;時干者,時下所得之宮也。

然則直符十時一易,其門十時一易也。

假令陽遁用天元、中元七局,甲巳之日,夜半生甲子,即以驚門加第七宮。雞鳴為乙丑,即以驚門加八宮,盡癸酉,十時皆以驚門加宮,至寅戊甲戍,則移生門加宮,而奇門所在及為吉凶成敗,按而詳之,他倣此。陰遁,則逆數。

凡子加子,直符、直事各伏其位,名曰:伏吟。子加午,直符、直事各易其位,名曰:反吟。雖致奇門,吉宿皆凶,惟可以納財。

凡三奇之日,宜以出行奇者,乙、丙、丁皆為吉,干與善神并,故無凶耳。若開休生三吉門,有天上三奇合之,臨一方,即其方之門為吉。道路清虛,可以出行修舉,百事皆吉。

假令用陽遁天元一局,甲巳之日,日出為丁卯。天乙直符在四宮,開門臨震三宮,下有六乙與日奇合,東方出行,吉。生門臨離。九宮有六丁與星奇,南方可以出行,其陰遁可知。

凡三奇直使者為三奇,得六甲所使奇也。即乙為甲戌、甲子,使丙為甲寅、甲申,使丁為甲辰、甲寅,使三奇為吉門,合得此時者,為尤良。

假令陽遁用天元、上元一局,用甲巳之日,日入癸酉,天乙直使在一宮,以直符天蓬加六癸,休門直事加一宮,北方休門下有六丙,日奇而臨甲子,六丙所使者是也。他皆倣此。

凡三奇與生門合,太陰合,得人;遁奇與休門合,為天遁奇,與開門合,得地;遁奇與太陰所合皆吉,常以六丁所合為太陰,天乙后二宮亦名太陰。

假令陽遁用天元、上元一局,甲戌在坤宮為直事,前二宮乾六甲在二宮,天乙在后二宮,皆合于六宮,故曰:巽遁用陽。他倣此。

又生門與六乙合,得人;遁奇、休門與六丁合,得地;遁奇、開門與六丙合,得天。遁奇所合之宮,所向皆吉。

又生門與六乙合,得天;遁奇、開門與六丙合,得地;遁奇、休門與六丁合,而在直符前三宮,為得人。遁奇:天遁奇者,為日精華所蔽;地遁奇者,為月精華所蔽;人遁奇者,為太陰之氣所蔽。此時可以隱匿逃亡蔽蓋,此宮有事,出行吉。

凡三奇合太陰而無吉門,名曰:有陰無門。有門合太陰而無奇,名曰:有門無奇。有吉門而無奇陰,名曰:有奇無陰。皆可從之,吉。但避五刑,舉事但從三吉,而去若不得三奇并吉門者,但三奇所加,百事從之,吉。

又三奇在陽,宜為客;在陰,宜為主。若欲見貴人,求財舉事,出自奇門,合生門吉。若力勝,舉百事,出自奇門,合開門吉。若欲求陰私,舉百事,出自奇門,合休門吉。

凡三奇遊于六儀,利為公私和會之事。謂乙丙丁遊于六甲之上,若甲寅有乙卯,甲子有庚午,此為玉女,守門戶之時也。天乙合會利,為其事,要在三奇。在六儀者,三奇吉門合太陰,以勝光,小吉,從魁加地四戶,是謂福倉。遠行出入,移徙皆吉。

凡欲遠行出入,舉百事,逃亡,當令天三門加地四戶,出其下,吉。天三門者,太沖從魁,小吉是也;地四戶者,除定危開是也。

假令正月建寅,即卯為除,午為定,酉為危,子為開,他倣此。太沖從魁,小吉。天之私門,六合;太陰、太常,地之私戶。此臨、開、休、生三奇,吉門從之,出入遠行,舉百事,皆大吉。又以月將加時上,視之勿忘太沖。太沖者,天門也。卒有急難,天門出吉,凡三奇入墓凶,不用。

假令六乙日奇,雖得日奇,未時不可出。謂乙屬木,木墓在未也。丙丁火,火墓在戌,戌時不可出。

一云六乙臨二宮,六丙、六丁臨六宮,入墓出三奇,吉門。勿令五刑魁星,螣蛇、白虎在其中。

凡九天之上,可以力勝;九地之下,可以伏藏。太陰之中,可以潛形;六合之中,可以逃亡。即直符,後一所臨之宮為九天,後二所臨之宮為九地,前二所臨之宮為太陰,前三所臨之宮為六合。

假令陽遁直符臨九宮,則九天在四宮、九地在三宮、太陰在七宮、六合在六宮,他皆放此。陰陽皆用,天遁為奇,其九天臨甲,九地臨癸,太陰臨丁,六合臨巳,為大吉。

凡六儀擊刑,皆不可用。

假令陽遁甲子,天蓬為直符,加卯時為擊刑,謂子卯刑,故也。雖得奇門吉宿,不可用三刑者,子刑卯,卯刑子,丑刑戌,戌刑未,未刑丑,寅刑巳,巳刑申,申刑寅,辰午酉亥四位自刑。

凡六庚加直符,名「天乙伏宮格」,亦名「天乙留符格」。直符加六庚,名「天乙飛宮格」,亦名「天乙行符與太白格」。六庚加天乙,名「太白與天乙格」,戰于野。若天乙與六庚同宮,名「天乙與太白格」,戰於國。六庚加天乙宮者,謂臨太乙所在地宮也。

天乙與六庚同宮者,謂此同地宮也,凶時也。

凡六庚加金日,亦名「伏干格」,亦名「本宮干格之日」,干格加六庚,名「飛干格」,此凶時,不可為。百伏干格之時凶,外取之,占賊見之。占人在占格,則不在;占人來占格,則不來。

凡六庚加歲干,為歲格;月干,為月格;日干,為日格。一曰:六庚加三奇,為時格;不加三奇,非時格。六庚加六巳,名刑格。易地千里,車破馬驚,不利舉百事,凶。

凡六庚加六丙,名曰太白入熒惑。六丙加六庚,名熒惑入太白。二逢相入,皆凶時,得奇門,吉宿亦不可舉百事,凶。

凡六丙加直符,為勃,謂天上六丙加庚直符也。及天乙宮加六丙,亦名為勃,同六庚所加之義。

凡時下及天乙直使所在,得吉宿者吉,得凶宿者凶;時下得吉宿,謂直符所勝。時下所得三星,此謂吉宿也。

假令陽遁天元、上元一局,甲巳之日,平旦為丙寅,即以直符加六丙,六丙在八宮,八宮為天任,是謂時下得天任星也。他倣此。

天乙所在吉宿者,假令陽遁天元、上元一局,甲巳之日,夜半生甲子,甲子為天蓬,即以天乙直使在天蓬宿;雞鳴為乙丑,乙丑為天芮,即以天乙直使為天芮宿。

凡吉者,天輔、天禽、天心為大吉,天沖、天任為小吉。凶宿者,天蓬、天芮為大凶,天英、天柱為小凶。大凶者,有旺相氣,變為小凶;小凶者,有旺相氣,變為平。其吉宿,有旺相氣,大吉。

凡六甲加六丙為青龍返首,六丙加六甲為朱雀跌穴,此二時可以造舉百事。又會三奇八門者,為大吉。《太乙經》曰:六丙加六庚為孛,六辛加六乙為白虎猖狂,六乙加六庚名青龍逃走,六癸加六丁名螣蛇夭矯,六丁加六癸名朱雀入江,不可舉百事,皆凶時也。

凡時下得乙未丙戌辛丑甲辰戊辰,名入墓,時不得出入、舉百事。

凡天道不遠,三五復反,假令陽遁用天元、上元一局,甲巳之日,平旦為丙寅三,即三在寅也;戊辰五,即五在辰也。他倣此。

其陽遁可出入、舉百事,當趨三避五,可以名天道。凡出行者,亦可參用「元女式」。三宮法所出之門有螣蛇、白虎,皆須避之,不可犯,大凶。

時逢六庚,抱木而行,強有出者,必有鬥爭,謂六庚之時,時下得庚凶也。

時逢六辛,行逢死人,強有出者,罪罰纏身,謂六辛之時,時下得辛凶也。

時逢六壬,為吏所擒,強有出者,非禍所勝,謂六壬之時,時下得壬凶也。

時逢六癸,眾人所視,不知六癸,出門則死,謂六癸之時,時下得癸凶也。

凡時下得天蓬,宜安居保國、修築營壘,主不利客,凶神也。

時下得天芮,宜崇道修德,統接朋儕,凶神也。

時下得天沖,不利舉事,凶神也。

時下得天輔,宜守道調理,凶神也。

時下得天禽,宜祭祀求福,以滅群惡,吉神也。

時下得天心,宜避疾求仙,君子吉,小人凶,凶神也。

時下得天柱,宜居守自固,藏形隱跡,凶神也。

時下得天任,宜請謁賞賀,通達財利,吉神也。

時下得天英,宜道行出入,進酒作樂,嫁娶筵宴,吉神也。

太乙貴神,可向、不可背。白姦者,天大姦神,不可向、可背也。

又曰:六丁為六甲陰,能知此道,日月可陸沉,可呼六丁神名,凡六合之中六巳,謂六巳之位皆在六合之中也。行陰密隱祕潛伏之術,皆從天公六巳所臨用之。

凡天輔之時,有罪勿殺,斧鉞在前,天乙救之,謂甲巳之日,時加巳;乙庚之日,時加申;丙辛之日,時加午;丁壬之日,時加辰;戊癸之日,時加寅。此時有罪,自然光輝,亦宜此時,拔人之繫縛。

一曰:甲巳之日,時下謂巳;丁壬之日,時下謂辰;戊癸之日,時下謂申。為天輔之時也。

凡天網四張,萬物盡傷,謂時得六癸也。此時不可造作百事。又神有高下,必須避也。假令天網在一宮,神高一尺;在二宮,神高二尺。踰越避之。

凡天罡加四孟,天乙在內,宜處百事;天罡加四仲,天乙在門,出處,百事皆敗;天罡加四季,天乙在外,宜出行,百事皆吉。他倣此。

凡要事在三宮,在天乙大吉,加四仲,名玉堂。時天乙理事於玉堂之中,欲出行,當此之時,百事可利,逃亡者得。

神后加四仲,名明堂。時天乙出遊門垣之外,遊行四野。當此之時,舉造百事皆吉,逃亡者得。

徵明加四季,名曰絳宮。天乙伏藏於深宮之中,行於私宴。當此之時,不可出行,逃亡者皆得用。

凡天乙之理于三宮,四時迭用,要在于天乙大神,背之必敗,當從向克。

春三月,天乙大神,理于玉堂宮,大吉是也。大吉為生氣,其沖小吉,為百鬼死。

夏三月,天乙大神,理于明堂宮,神后是也。神后為王坐,其沖勝光,為負。

秋、冬三月,天乙大神,理于絳宮,徵明是也。徵明為常生,其沖太乙,為積刑。

凡出入往來,青龍上明堂,出天門,入地戶,四入太華中,即華蓋,若天藏、天獄、天牢,慎不可犯。

凡六甲為青龍,可以建福;六乙為蓬星,可以建德;六丙為明堂,可以出入;六戊為天門,可以往來;六巳為地戶,可以伏藏。天乙至三凶神之宮,六庚為天獄,六辛為天庭,六壬為天牢,天藏之中為六癸,可以隱藏也。

凡九天之神在六甲,朱雀之神在六丙,太陰之神在六丁,勾陳之神在六乙,六合之神在六巳,白虎之神在六庚,元武之神在六辛,入地之神在六癸。凡欲逃亡隱匿,必須從天門入地戶,又參之以太沖從魁,小吉。六合太陰加地戶,將出入往來,無能見者。欲去者,出天門而去;欲藏者,入地戶而藏太陰之中。凡欲逃避百鬼,當出天門,入地戶,中吉。

凡欲行山中宿,令虎狼鬼賊不敢近者,出天門,入地戶,中吉。

夫開門遁伏,休門生聚,生門利息,景門上書,杜門閉絕,死門射獵,驚門恐迫,傷門傷害。避惡伏匿,背杜門,向開門,吉。出行移徙,遷官受職,入官視事,背景門,向休門,吉。有所掩襲,欲塞奸邪,背開門,向杜門,吉。三奇吉門,合天輔、天心、天禽出入,大吉。出入開門,宜見大將軍;出休門,宜見長吏;出生門,宜見帝王公卿;出傷門,宜捕獵征伐;出杜門,宜邀遮隱匿、誅伐亡逆;出景門,宜上壽;出死門,宜喪葬弔唁;出驚門,宜掩捕鬥訟。

凡時加六甲,一開一闔,上下交接,謂六甲之時,時下得伏吟時也。

凡時加六乙,一往一來,恍惚俱出,謂六乙之時,時下得乙吉也。

凡時加六丙,道逢清寧,求之大勝,謂六丙之時,時下得丙吉也。

凡時加六丁,出幽入冥,永無禍侵,謂六丁之時,時下得丁吉也。

凡時加六戊,乘龍萬里,當從天上六戊出,挾天武而行,吉也。

凡時加六己,如神所使,不知六己,欲行且止,謂六己之時,時下得己,凶也。

「向背擇日」:

經曰:征伐皆有向背,知之者勝,不知者敗。其太歲、太陰,將軍月建日時,大時小時,亭亭白姦,遊都太乙,黃旛豹尾,五帝六符,生神死神,大雄死地,睢日德孤虛,歲月日時,刑殺大小,審而用之,可以知其勝負,易其成敗。其臨神者,惟死神地睢,虛星可向,白姦亦可向。

「推五星所在法」:

常以天罡加太歲,視亥上神為歲星,午上神為鎮星,酉上神為太白,子上神為辰星,五星所在之次國,不可伐,大略如此。為星有遲速跳伏,以七曜算之,方定太歲,月日時下之辰,不可向。

凡小時月,逢大時月,正月卯,二月子,三月酉,四月午,左行四仲,周而復始。

凡遊都,正月丙,二月丁,三月□,四月庚。

「推行八千四角天乙依元女式」:

新□月遊者,一名刑法。己酉月理艮宮六日,乙卯月理震宮五日,庚申月理巽宮六日,丙寅月理離宮五日,辛未月理坤宮六日,丁丑月理兌宮五日,壬午月理乾宮六日,戊子月理坎宮五日。陽歲,以大吉;陰歲,以小吉。

「推恩建黃道法」:

常以正七月加子二,八月加寅三,九月加辰四,十月加午五月,十一月加申六月,十二月加戌。

凡天罡下為建,建為青龍,黃道次神。太乙即為除,除為明堂,黃道次神。勝光即為滿,滿為天刑,黑道次神。小吉即為平,平為朱雀,黑道次神。傳送為定,定為金匱,黃道次神。從魁為執,執為天德,黃道次神。河魁為破,破為白虎,黑道次神。徵明為危,危為玉堂,黃道次神。神后為成,成為天牢,黑道次神。大吉為收,收為元武,黑道次神。公正為開,開為司命,黃道次神。太衝為閉,閉為勾陳,黑道次神。

凡避死難從開星,不吉。春三月房為開,夏三月張為開,秋三月婁為開,冬三月壁為開。

「推亭亭白姦法」:

常以月將加時辰,神后下為亭亭所在,次析十二月時,其寅申巳亥,神后白姦所在,神后時,白姦在寅,常行四孟,亭亭常以白姦囚于巳亥,格于寅申。

「出師安營」:

經曰:諸有正宿安營,四直頓兵,深入敵境,恐有掩襲,乃作真人,閉六戊法。逃難隱死,作玉女反閉局法。千凶萬惡,莫之敢干,故人精微;去道不遠,故能洞幽闡神,非真人逢時,必不能行也。

「閉六戊法」:

先置營,訖于某旬,上以刀從鬼門行起,左旋畫地一周,次取其中央之土一斗,置六戊上。六戊者,天罡神也。刀即置取土之處,埋之咒曰:「太山之陽,琱s之陰。盜賊不起,虎狼不傷,城郭不完,閉以金關,千凶萬惡,莫之敢犯,便于營中宿。若令出入,驗之法取犢母在營,子安營外,犢子終不敢入營中,甲子旬戊在辰,餘倣此。

「玉女閉局法」:

以刀畫地,常以六為數,室中六尺,庭中六步,野外六十步,手持六算,算長一尺二寸。假令甲日從甲上入,乙日從乙上入,戊日從東西南北入,入局竟從今日日辰起。

假令子日,即以第一算置子上,第二算加丑上,第三算加寅上,第四算加卯上,第五算加辰上,第六算加巳上。下六時亦依次去,便呼云:鼠行失窟,入市便逐。子上算置戌上,度算訖,大呼云:青龍。下次移丑上算置卯上,云:牛入兔塗食時草。度訖,就便呼云:朱雀。下次移寅上算置巳上,云:猛虎跳鳶來到。度算,呼云:勾陳。下次移卯上算置丑上,云:兔入牛欄伏不起。便大呼云:白虎。下次移辰上算置午上,云:龍入馬廄因留止。度訖,便呼云:元武。下次移巳上算置申上,呼云:螣蛇宛轉來。度訖,便呼云:六合。下兩算夾一算,先成為天門,後成為地戶,避難,出天門,入地戶,乘玉女上去,吉。仍呼玉女所在之庚上,玉女來護我,無令百鬼中傷我,敵人不見我,以為束薪,獨開天門而閉地戶,咒會交乎,以算閉門,而去勿反顧,以刀畫地,即地脈不復得見。

《神機制敵太白陰經》卷九終

資料來源:摘錄自互連網,謹供參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