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機制敵太白陰經

》《》《》《》《》《》《》《八》《》《

《神機制敵太白陰經》卷八

〔雜占總序〕

經曰:天文者,懸六合之休咎;兵書者,著六軍之成敗。今約一戰之事,編為篇目,其餘災變,略而不書。

夫天道遠而人道邇,人道謀而陰,故曰:神成於陽。故曰:明。人有神明,謂之聖人。夫聖人者,與天地合其德,與日月合其明,與四時合其序,與鬼神合其吉凶,故曰:先天而天弗違,後天而奉天時,天且弗違而況于人乎!況于鬼神乎!人若謀成策完,則天地、日月、四時、鬼神皆合之;人若謀缺策敗,則雖使大撓步歷、黃帝拔元、甘德占星、巫咸望氣,務成災變;風后孤虛,欲幸其勝,未之有也。蓋天道助順,所以存而不亡,若將賢士銳,誅暴救弱,以義征不義,以有道伐無道,以直取曲,以智攻愚,何患乎天文哉!

可博而解,不可執而拘也。

〈占日篇〉第八十二

經日月者,實也。光明盛實,布照四方,神靈御之,葵藿向之。太陽之精,積而成象,光明外發,體魄內含。故人君法之,吉凶禍變,則必照臨下土。

日珥者,拜大將軍。一曰:有軍在野,珥南則南勝,珥北則北勝,東西準此。

日兩珥相對,將欲解和。

日暈而珥外,軍凶。

日抱暈,隨抱軍勝。

日有白足,破軍殺將。

日有背氣,色青赤,曲向外,為背叛之象。其下有叛臣,將軍守邊有二心。

日有玦氣,似背有枝直向外,如山字,兩軍相當,所臨者敗。

日有暈氣,傍日周員,中赤外青,軍營之象,對敵之士,色濃厚者,隨方軍勝。

日月皆暈,兵陣不合,七日暈不解,不可起兵,暈而珥外,兵凶。

日暈而珥者,易上將。

日暈而玦者,兩軍相當,隨玦兵敗。

日暈而直氣在旁,所臨軍勝。

日暈而背虹,珥反直而貫之者,順虹擊之,大勝。

兩軍相當,日有冠纓者,和解,抱戴大喜。

日暈而有兩珥,在內外者,並有雲聚,不出三日,下有圍城。

〈占月篇〉第八十三

經曰:月者,闕也。盈極必缺,太陰之精,積而成象,光以照夜。女主之義,比德刑罰,吉凶休咎,以警戒于下土。

月有暈,先起兵者勝。

月暈抱戴,有赤色在外,外人勝;在內,內人勝。

月暈,歲星赤色明,客勝。

火入月守,色惡客敗,色明客勝。

月暈,鎮星不明,主人勝;色明,客勝。

月暈太白色不明,主人勝;色明,客勝。

月暈辰星不明,主人勝;明,客勝。

月暈亢,先起兵,有喜且勝。

軍出,月蝕凶。

月暈房糠,大風起。

月暈參伐,兵起,有軍不勝。

〈占五星篇〉第八十四

經曰:五星者,昊天上帝之使也。稟受帝命,各司其職,雖幽潛深遠,罔不悉及之。

故福德佑助,禍淫威刑,或順軌而守常,或錯亂而表異,光芒角變,色動衰盛,居留干犯,勾衝掩滅,所以告示下土。

凡五星五有常色,本體吉。歲星青,熒惑赤,鎮星黃,太白白,辰星黑。

凡五星黃角,兵交爭;赤角,犯我城;白角,有邊兵;青角,憂愁生;黑角,死喪行。

凡五星色變常者,青憂,白兵,赤旱,黑喪,黃則天下大熟。

「歲星占」:

木乘金,偏將軍死。

木金合,鬥將死。

木守七星,天下起兵。

木乘昴,國有憂,番主死。

木入畢,中邊起兵。

木犯畢,附耳起兵。

木守參,伐有兵。

木犯井,起兵。

木經柳,有兵。

木守軫,罷兵。

木入軫,大將軍興兵吉。

木入五車,兵起。

木守羽林,兵起。

木犯參旗,大將軍出征凶。

「營惑占」:

火用,宜背火,在鶉火之次,宜背午地,他皆倣此。

火犯木土,為大戰,傳云:亡偏將軍。

熒惑環太白,偏將軍死。

火與太白相連而鬥,破軍殺將,客勝。

火入太白,中上出,破軍殺將,客勝。

火所不利,先火起,犯左右角,有兵。

火守亢,有兵。

火入亢,有兵,水災。

水入房,馬貴;火出房,馬賤。

火入糠,兵起。

火犯南斗,破軍殺將,一年吳主死,中國飢。

火入牛,破軍殺將,越主死。

火入須,女入危,兵起。

火犯東壁,伏兵起。

火守昴,胡人不安;入昴,匈奴破期三年。

火犯畢,左角大戰,右角小戰,五星犯畢,邊兵起。

火犯附耳,兵起。

火犯觜,趙凶,兵起;犯參,兵起。

火入東井一星,將軍野戰死。

火犯輿鬼,兵起。

火守七星,外有兵起。

火乘張,有兵;火與張合,兵起;火守張,大將軍驚。

火犯翼,邊兵起。

火入軫,有兵。

火犯太微宮門左,大將亡;犯在右,大將亡。

火犯角,大臣亂而有憂。

火入亢,有白衣,會主將死,人多疾疫。

火入氐,兵起,失國,天子惡,赦吉。

火犯心,戰不勝,大將亡,絕嗣,大臣亂,主出營,有哭泣。

火入尾,臣下妖淫,年多妖祥,大亂。

火入箕穀,大貴妃后惡之,燕主死。

火入虛,齊王死,相出走,兵罷。

火犯畢,人疫,臣反,主崩,大水,兵起。

火入壁,魏主死,天下兵起;留壁二十日,有土功,米貴,女主惡之。

火犯奎,魯王凶,大水,大疫,大臣謀主。

火犯婁,有暴兵,死主,大飢,盜賊起。

火犯胃,趙有大兵,主大勝。

火犯鬼,執法有誅,天下大疫,有女喪,大赦吉。

火犯柳,有土功。

火犯星,大臣亂,易服色。

「鎮星占」:

土犯左角,大將戰死,火災;土守右角,兵路不通。

土守亢,有兵,臣下反。

土守糠,大兵起。

土入天廟,有兵起。

土守虛,出入,有客兵至,不過五日,自去。

土入奎,兵起。

土入婁,邊兵起,天下凶。

土入胃,客軍敗,主軍勝。

土入昴,番人為亂,番主死。

土入觜,兵起。

土逆行、守參,有胡兵。

土守井,越兵起。

土出入胃舍七星,兵起,負海大濱。

土守張,多盜賊,兵起,興土功。

土入軫,兵發而自敗。

土入天庫,有兵。

土守南河,蠻夷兵起,邊界有憂。

土出東掖門,為將軍事,東出德門;出西掖門,為將守事,西出刑事。

土犯氐星,皇后憂,宮人死,天下大疫。

土犯房,天下相伐,皇妃亡,胡兵起。

土犯心,天子絕嗣,將相死放,大赦、修德,吉。

土犯尾,天下不安,后妃惡之。

土犯箕,大亂,女主憂,民流亡,大兵起。

土犯斗,其國失地,先水後旱,大臣逆亂。

土犯牛,有奸賊,牛馬棄于道,天下急,宜赦。

土犯女,更法令,天子喜,有女喪。

土犯虛,有刑令,大憂,有客兵,鈇鉞用。

土入危,天下亂,國亡,將死,人哭泣。

土入室,關梁不通,貴人死,女子恣橫。

土犯壁,遠方入貢,國大水,天下立主。

土犯畢,令不行,將相亡。

土入觜,相死,兵大起,侵死,有反者。

土犯參,多水旱,邊兵起。

土入井,水旱,大臣死。

土犯鬼,多戮死,秦地有反。

「太白占」:

太白一名長庚,西方金德,白虎之精,招搖之使,其性剛,其義斷,其事收,其時秋,其日庚辛,其辰申酉,其帝少昊,其神蓐收。太白主兵馬,為大將軍,為威勢,為割斷,為殺伐,故用占之。是以重述其德,異於常星也。

金體大而色白,光明而潤澤,所在之地,兵強國昌。兵出則出,兵入則入;順之吉,逆之凶。出高深入,吉淺入凶,先起勝;出下淺入,吉深入凶,後起勝。

金晝見。有軍,軍罷;無軍,軍起。

金出東方,始出為德,月未盡三日,在月南,得行;在月北,失行。是謂反生,不有破軍,必有屠城,北國當之。

金出東方,月未盡三日,在月北,負海之國不勝;在月南,中國勝。

金出西方,為德,月三日金在月北,負海之國大勝;在月南,中國不勝。

金與月相夾,有兵,拔城,偏將大戰;金與月並出,守者屠城。

金與列宿相犯,小戰;與五星相犯,大戰。金在南,南軍勝;在北,北軍勝。

金出東方,舉事用兵,順之吉,逆之凶,西南北,皆倣此。

金守南斗,三十日,夷狄來侵。

金入羽林,兵起。

金昴畢,胡王死。

金光暗,戰不勝,將軍死。

金變色,戰勝,隨方色而占之,色青主東方,他皆倣此。

金入月,客軍大敗,野有死將。

金白而角文,可戰;赤而角武,不可與戰。金與木合,無怒必戰。金應出而不出,應入而不入,此為失舍,不有破軍,必有死將;所受之邦,不可與戰。未當出而出,未當入而入,必有敗軍于野。金受十日後,將軍死。

金初大後小,兵弱;初小後大,兵強。

金有角,兵敢戰,吉;不戰,凶。順角指處,擊之吉,逆凶。

金行遲,兵遲;金行速,兵速。金大行,用兵,疾吉,遲凶。金入則兵入,出則兵出,兵行法此。

金木,一東一西,害侯王;一南一北,兵乃伏。

金犯畢左角,左將死。

金出而水沒,金水俱出東方,東軍勝;俱出西方,西軍勝。若水居金前,前軍罷;水居金南,大戰;在金北,小戰。金進則兵進,退則兵退。金出未高而敵深者,勿與戰,去而勿追。

金赤角,兵戰;白角,軍起;黑角,軍罷;青角,軍憂。曰:角又主國喪軍亡,隨角所指處應。

金晝見,是謂經天。犯五星,有大兵起;犯火,大戰。在南,南勝,他皆倣此。

金犯角,大戰不勝,將軍死。

金干亢,大戰不勝,將軍死。

金臨房,赤色,有兵戰。

金入留守尾,兵起于野,將士滿道。

金入南斗,將軍死;金犯南斗,必破軍。

金犯牛,將軍失其眾,守牽牛,兵起。

金入危,犯守,有兵起。

金入營室,暴兵滿野,將軍死。

金犯東壁,大兵起。

金入奎,兵起。一曰:外國兵入。

金犯婁,將軍功。

金犯胃,兵起。

金守昴,胡王死,四夷憂。

金犯畢,邊兵起;金犯畢左角,番兵大戰;金入畢,馬貴,兵有傷。

金犯觜,兵起,鈇鉞用。

金守參,邊兵起,左右肩,大將憂;金犯參,伐兵起。

金守東井,將軍惡之;金入東井,大兵起。

金犯輿鬼,大兵起。

金入柳,大兵起,益地。

金犯七星,將軍出塞。

金入翼,大將死,天下兵起。

金犯軫,其國出,軍得地。

「辰星占」:

水土合,為覆軍。

水出東方,大而白,有兵在外解。

水金俱在東方,負海國勝。

水入月,主人敗兵亡地。

水金合,旗出,破軍殺將,客勝,視其所指,以命破軍。

水環繞太白,興兵大戰,客勝,主人敗。

水遇金,其間可容劍,小戰,則客勝;水出太白左,小戰;磨太白,又去三尺,大戰,水在金北,利主人;在金南,利客。

水守房,番兵敗;水守婁,番兵起。

水干昴,夷狄兵起。

水守心,大臣相殺,大水,異姓立王。

犯尾,大水。

水犯箕,有赦,若守左角,動色,貴臣戮死。

水犯斗,大臣誅。一曰:兵守赤色,天下敗兵;犯斗,五穀不成。

水守女,有婚娶事,萬物不成;犯虛,天下亂,多水。

水犯危,大水有後,喪臣,謀君主。

水犯室,有兵,大水。

水犯壁,刑法苛,朝廷有憂;犯奎,有火,為害。

水乘昴,出其北,胡王死,中國大水。

水入畢,有兵。出北,胡王憂;出南,中國憂。

水犯觜,發兵。

水守參,伐星移南,南蠻下;移北,北胡侵。

水入東井,星進兵進,星退兵退。

水犯輿鬼,兵起;水入庫樓,兵起。

水入柳,牛貴。

水犯星,臣下亂。

水守張,兵起大火。

水入翼,中刑及賢相,大凶。

水犯軫,大兵起,萬物不成。

水犯角,大水,舟航相望。

水犯亢,大水。

水干犯五車星,兵起;水留心南河,兵起西方。

〈占流星篇〉第八十五

經曰:夫流星者,天之使也。自上而降下曰流,自下而升上曰飛。大者曰奔星,小者曰流星。星大,則使大;星小,則使小。此謂紫微宮、太微宮,出入而徐行,漸經于列宿之次也。或于列星之坐,非二宮所出者,並為妖星。

流星赤色有角者,四夷有兵;前赤後黑,兵敗將亡。

流星入參,不出,先起者勝,後起者敗。

流星干七星者,兵起。

流星入建星者,色青,兵起。

流星入河鼓者,大將軍亡;出河鼓,兵出;入河鼓,兵入。

流星入王良,馬盡驚。

流星入天將,軍中驚;流星入,將入;星出,將出。

流星入紫微宮,匈奴兵起。

流星入三台,大將出。

流星入騎官,騎官死。

流星入羽林,兵大起。

流星抵北落,兵大起。

流星出天宮,匈奴兵起。

流星抵天市垣,大將出。

流星抵天狗,犯弧矢,將有千里之行。

流星出天廄,兵馬出。

〈占客星篇〉第八十六

經曰:客星者,非本位之星,故曰:客星也。色白如氣,勃勃然,似粉絮。故所過之宿分野,必有災害。

客星出營室,無兵則兵起,有兵則兵敗。

客星入奎,破軍殺將。

客星犯婁,胡人亂。

客星入昴,胡人犯塞。

客星入畢,邊有急兵。

客星干觜,城堡虛,軍儲少,軍民餓死。

客星守張,將軍有陰謀,兵起。

客星入招搖,番兵大起。

客星入天槍,中兵起。

客星入天棓,兵起。

客星犯文昌,將星色蒼,將有憂;色赤,將驚;色黃,將有喜;色黑,將死。

客星守傅舍,胡人入中國。

客星守天雞,天下兵馬盡驚。

客星守天街,胡王死。

客星入庫樓,與守南門,守軍市,守老人,皆主兵起。

客星守騎官,將憂,士卒散。

客星入北落、師門,虜人入塞,兵起。

客星入天倉,粟大貴。

客星入天廄,兵起,馬死。

客星入天弓,天下弓弩皆張。

客星出天弓,匈奴兵起。

客星守狼,夷狄來降。

客星守弧,南夷降。

客星守車騎,西羌來降。

客星守九州,殊口,負海國不安。

客星入天節,番王死。

〈占妖星篇〉第八十七

經曰:妖星者,五星之餘氣也。結而為妖,殊形異狀,凶多吉少,所見之分必有災害。

奔星所墜之下,有大兵來。

流星前赤後黑,客兵敗散。

流星從敵營上來我軍,上銳者,有間諜來說吾兵。

流星尾長三四尺者,輝輝然,軍使也;色赤者,將軍使也。

流星色青赤,有光尾長三四尺者,名曰:天雁。將軍之精華也。兵從星所指者,勝。

流星蒼白,為使;色赤,有兵;色黑,將死。

飛星如大瓮,後大,曉然白,前卑後高,所謂頓頑,大將死邑削。

飛星後化雲者,名曰:大滑。流血積骨之象。

枉矢類流星,色青,蛇形,如矢而枉,道所指,將軍死。

天狗如奔星,有聲,墜如火光,炎炎燭天,其下有積尺,流血狗來食之。

〈占雲氣篇〉第八十八

經曰:天地相感,陰陽相薄,謂之氣。久積而成雲,皆物形于下而氣應于上。是以,荊軻入秦,白虹貫日;高祖在沛,彤雲上覆。積蜃之氣而成宮闕,精之積必形于雲之氣,故曰:占氣而知其事,望雲而知其人也。

「猛將氣」:

猛將之氣,如龍如虎,在殺氣中。猛將欲行,先發此氣,如無,將行,當有暴兵起。吉凶,以日神占之。

猛將之氣,如煙如霧,沸如火光照夜。猛將之處,有赤白氣相遶,猛將之氣如山林、如竹木,色如紫蓋、如門樓。上黑下赤,如旌旗、如張弩、如塵埃,頭尖本大而高,兩軍相當,敵軍器上氣如囷倉正白,見日愈明。此皆猛將之氣,不可擊也。

敵人營上,氣黃白、潤澤,將有威德,不可擊也。氣青白而高,將勇,大戰,前白如卑,後青如高,將怯士勇,前大後尖,小將怯不明。

敵上氣黑中赤,在前者,將精悍不可當。

敵上氣青而疏散者,將怯然,軍上氣發,漸漸如雲堣s形,將有陰謀,不可擊。若在吾軍之上,速戰大勝。

敵上氣如蛟蛇向人,此猛將之氣,不可當。若在吾軍之上,速戰大勝。

「勝軍氣」:

氣如火光、如山隄、如塵埃粉沸、如黃白,旗旌無風而飄,揮揮指敵,此勝軍之氣,所在不可擊。

雲氣如三匹帛,前橫後大,如樓椽、如赤色者,所在兵銳,不可擊。

軍上有氣,如人持斧,如蛇舉首而向敵者,皆勝軍。氣如匹帛者,此助勝之氣,所在不可擊。

軍上氣如覆舟、如牽牛、如鬥雞,所在不可擊。

軍上有五色氣連天,不可擊。

軍上有雲氣,如華蓋、如飛鳥、如伏虎,所在不可擊。

軍上氣如五馬,頸低尾高,如杵、如赤馬;在黑氣中,如黑人;在赤氣中,如杵;在黑雲中,如人十十五五。旌旗在黑氣中,赤色在前者,皆精悍,不可擊。

「敗軍氣」:

敗軍之氣,如馬肝、如死灰、如偃蓋、如臥魚,乍見乍隱,如霧之朦朧,此衰氣也。若居敵上,宜急擊之。

雲氣如懷山,從軍營而墜,軍必敗。

雲氣自黃昏發,連夜照人,則軍士散亂。

軍上有氣一斷一續者,軍必敗。

軍上黑雲,如牛狀、如豬脂、如群羊,名曰:瓦解之氣。軍必敗。

軍上有雲氣如雙蛇,急擊勿失。

軍上氣,如塵灰、如粉、如煙雲霧,勃勃撩亂者,軍必敗。

軍上有五色雜氣,東西南北不定者,或如群鳥亂飛,或紛紛如轉蓬,或如敗船,或如臥人無手足,或如覆車,散亂不起者,皆敗軍之氣,擊之必克。

軍上氣上大下小者,士卒日減。

軍上十日無氣者,其軍必敗。

軍上十日無氣,忽有赤白氣,乍出即滅者,外聲欲戰,實欲退散,宜擊之。

軍上氣出而半絕者,欲散;漸盡去走,一絕一敗,再絕再敗,三絕三敗,在東發白氣,災深;赤氣如火光,從天而降,入軍中,兵亂將死。

軍上氣蒼,須臾散盡,或前高後卑,或黑氣如牛馬形,從雲氣中漸入軍中,名曰:天狗食血。其軍散敗。

兩軍相當,十里之內,三里之外,望彼軍上氣高而前白後青者,敗氣也。

雲氣如人頭,雞兔臨軍上雲蓋,蔽濛晝晦者,宜急走,不然必敗。

軍上氣,先青而後黑者,其將必死。

散軍之氣,如燃生草之煙,前雖銳而後必退。

軍上氣如丹蛇者,如尾在雲霧中,臨軍上者,中人與外人通。

軍行有白氣,如豬來臨者,大驚,宜備。

日暈有氣,如死蛇,屬暈者,不利先鋒。

日暈旁有赤雲,如懸鐘,其下有死將。

日月暈有背,所臨者敗。

白虹及蜺,入營者敗。

日暈有四玦在外,軍悉敗散;日暈薄及後至,先去其下,敗軍來降。

氣如人十十五五,皆低頭叉手相向,或氣如黑山,以為緣者,白氣如鳥,趣入屯營,連絡不絕,須臾下者,當有來降。

「城壘氣」:

正白如旌旗,或白氣如旗,而赤界其邊,或氣出于外,如火煙,或有雲分為兩截狀,如城壘,皆堅而不可攻。

白氣如城中南北出者,城中黑氣如星,名曰:軍精。急宜解去。

赤雲或黃雲臨城,城中喜;青雲從軍,城南北出者,不可攻。

城中有雲,青色如牛頭,觸人外向者,城中有氣出東,其光黃大,堅城也。

白氣中出,青氣入北,反覆回還,不可攻。

凡攻城圍邑,過旬,不雷不雨者,為城輔,勿攻。

城壘氣出于外,如煙火者,或如雙蛇,舉首向敵,或赤氣如杵,自城中出向外,內兵突出,客敗。

凡攻城,有諸氣自城出,兵不得入。

濛氣繞城而不入城,外兵不得入。

日暈有青氣,從中出四起者,圍中勝。

凡攻城,有黑氣,臨城上者,積土固險之狀黑者,水之氣,城池之象也。我據城敵,不可攻,敵據城,我不可攻。

凡圍城,平旦視圍上,氣鬱鬱如火光芒,其勢翕翕然者,其方救至;無者,救不至。

受圍者,望外救,亦以此古。

「伏兵氣」:

氣如赤杵幢節在烏雲中,或如鳥人在赤氣中,或黑氣渾渾圓而赤氣在其中,或白氣紛沸,起如樓狀,其下皆有伏兵。若軍行近山谷之間林坑,甚防之。

雲紛紛綿綿相絞,及似蒿草長數尺者,以車騎為伏兵;如布席,似蒿草長尺許者,以步卒為伏兵。

黑雲出營南,賊逃,我後有伏兵,謹候察之。

兩軍相當,赤氣,伏兵氣。若前有赤氣,則前有伏兵;後有赤氣,則後有伏兵;左右亦如之。

黑雲變赤及白形如山者,有伏兵;雲如山林,或前黑氣,後有白氣者,有伏兵。

「暴兵氣」:

白氣如瓜蔓連結,部隊相逐,須臾罷而復出,或如八九而來不絕者,有急賊至。

白氣如仙人衣,千萬連結,部隊相逐,罷而復興,當有千里兵至。

黑氣從彼來我軍者,欲襲我也。急宜備,不宜戰,敵還,從而擊之,必得小勝。

天色蒼茫而有此氣,依支干數,內無風雨,所發之方,必有暴兵。日克時則凶,時克日則自消散。此氣所發之方,當有事告急。一人來則氣一條,依數計之,若散漫一方,必有眾至,依日支干數,內有風雨,則不應。

伏兵氣,如人持刀盾,或有雲如坐人,赤色,所臨城邑,有猝兵至。

赤氣如人持節,雲如方虹,或如赤虹,其下暴兵至。或如旌旗、如虎躍、如人行,或白氣如道帶竟天,或白虹所出,或赤雲如火,或雲如匹布,著天經丑未者,天下多兵,赤者尤甚。

有雲如番人列陣,或白氣廣五六丈,東西竟天,有雲如豹五六枚相聚,或如狗四五枚相聚,四方清明,獨有赤雲赫然者,所見之地,兵起。

四望無雲,獨有黑雲極天,名曰:天溝。主兵起。

壬子日候,四方無雲,獨有雲如旌旗,其下兵起,遍四方,天下兵起。

雲氣一道,上白下黃,白色如布匹,長數丈,或上黃下白,如旗狀,長二三丈,或長氣純如赤而委曲,一道如布匹,皆謂之蚩尤旗見,兵大起。

「戰陣氣」:

氣如人無頭、如死人、如丹蛇,赤氣隨之,必有大戰,殺將。

四望無雲,獨有赤雲如狗,入營,其下必有流血,或獨見赤雲如立蛇,或赤雲如覆舟,其下大戰。

白虹或赤屈虹見城營上,其下大戰流血。

白氣如車,入北斗中轉移者,大戰。雲如耕隴,大戰。

日旁黑氣如虹,或白氣如虹,交見,兩軍相當,必交戰;無軍,兵起。

四五六,虹見,大戰。

日月有赤雲,截之如大杵,軍在外,萬人戰死;兩軍相當,不利先舉。

月初滿而蝕,有軍必戰。

蒼白雲氣經天,其下有拔城大戰。

赤氣漫漫如血色,有大戰流血。

「陰謀氣」:

氣白而群行徘徊,結陣而來者,他國人來相圖謀也。不可忽,應視其所往,隨而伐之,得利。

黑氣如幢,出于營中,上黑下黃,敵欲來求戰,而無誠實,言信相反,七日內必覺,備之,吉。

黑氣臨我軍上,如車輪行,敵人謀亂,國有小臣勾引,宜察之。

黑氣如引,牽來如陣前銳者,有陰謀。

沉陰不雨,晝不見日,夜不見星、月,三日以上者,陰謀也。將軍宜慎防左右。

連陰十日,亂風四起,欲雨不雨,其名曰:濛。為臣謀君。

天陰沉,日月無光,有雲障之,不雨,此君臣俱有陰謀。兩敵相當,則陰謀也。若晝晴夜陰,臣謀君;晝陰夜晴,君謀臣。

「四夷氣」:

東夷之氣如樹。西夷之氣如屋。南夷之氣如樓臺,或如舟航。北狄之氣如牛羊,或如穹廬。

「遠近氣」:

氣初出桑榆一千五百里,平觀一千里,仰視中天一百里,平望桑榆二千里,登高下屬三千里。

凡候氣之法:氣初出時,若雲非雲,似霧非霧,彷彿若可見,初出森森然,若高五六尺者,是千五百里以外氣也。

凡候敵上氣,敵在東,日出候之;敵在西,日入候之;敵在南,日中候之;敵在北,夜半候之。

欲知我軍氣,常以甲己日及庚子戊午日、未日、亥日及八月十八日,去軍十里,登高望之,但百人以上,則皆有氣。

凡氣欲似甑出炊氣,勃勃而上升,外積結成形,而後可占。氣不結積,散漫不定,不能為災祥,亦必和雜,殺氣森森然,乃可論也。

凡軍城上氣安,則人安;氣不安,則人不安。氣盛,則兵盛;氣衰,則中衰;氣散,則眾散。

凡氣得旺相色,吉;休囚色,凶。

軍上氣,高勝下,厚勝薄,實勝虛,長勝短,澤勝枯。

凡占災祥,先推九宮分野,六壬日月,不應陰霧風雨,其占乃準。

凡候氣,多假日月之光,照耀而形,故暈珥抱背,皆出日月之旁,虹蜺相象,莫不因日而見。是故,晝候日旁,夜候月旁,輝光所燭,無得而隱矣。

凡氣見,近三日,遠七日,內有大風雨,則不應災祥。故曰:風以散之,雨以解之。

凡軍行,先觀其氣。兵,有勝負氣、有盛衰氣。銳兵強氣,伏兵弱氣,兵行氣行,兵止氣止,兵急氣急,兵散氣沒,故曰:氣是兵主,風是兵苗。為將者,不可不知也。

「分野占」:

經曰:天有二十八宿,為十二次;在地為十二辰,配十二月;至於九州分野,各有攸係,上下相應,故可得而占識之。

「角亢」

鄭之分,于辰在辰,為壽星;于野,在潁川、父城、定陵、襄城、潁陽、陽翟、汝南、宏農、城父、新安、宜陽、河南、新鄭,屬兗州。

「氐房心」

宋之分,于辰在卯,為大火;于野,在楚州、山陽、清平、濟陽、東郡、須昌、壽陽、睢陽、定陶等郡,屬豫州。

「尾箕」

燕之分,于辰在寅,為析木;于野,在漁陽、北平、遼東、遼西、上谷、代郡、雁門、涿郡、范陽、新城、固安、良鄉、涿州、昌黎、渤海、安定、朝那、樂浪、元菟、易定,屬幽州。

「南斗牽牛」

吳之分,于辰在丑,為星紀;于野,在會稽、九江、丹陽、豫章、廣陵、廬江、安陸、臨淮、蒼梧、鬱林、桂陽、合浦、交趾、九真、日南、南海,屬揚州。

「須女虛」

齊之分,于辰在子,為元枵;于野,在高密、城陽、泰山、濟南、平原,屬青州。

「危室壁」

衛之分,于辰在亥,為娵訾;于野,在魏郡、黎陽、河內、朝歌、濮陽,屬并州。

「奎婁」

魯之分,于辰在戍,為降婁;于野,在東海、泗州、陰陵、曲阜,屬徐州。

「胃昴」

趙之分,于辰在酉,為大梁;于野,在信都、真定、常山、中山、鉅鹿、高陽、廣平、河間、武昌、文安、清河、內黃、斥邱、太原、定襄、雲中、五原、朔方、上黨、邯鄲,屬冀州。

「畢觜參」

魏之分,于辰在申,為實沈;于野,在高陵、河東、河內、陳留、汝南、新野、舞陽、河南、開封、陽武,屬益州。

「井鬼」

秦之分,于辰在未,為鶉首;于野,在弘農、京兆、扶風、馮翊、北地、上郡、西河、安定、天水、隴西、蜀郡、廣漢、武威、張掖、酒泉、燉煌,屬雍州。

「柳星張」

周之分,于辰在午,為鶉火;于野,在河南、洛陽、平陰、偃師、鞏縣、三河,屬豫州。

「翼軫」

楚之分,于辰在巳,為鶉尾;于野,在南郡、江陵、零陵、桂陽、武陵、長沙、漢中、汝南、南中,屬荊州。

「風角」:

巽為風,申明號令,陰陽之使也。發示休咎,動彰神教,春官保章氏,以十二風察天地之妖祥,故金縢未啟,表拔木之徵;玉帛方交,起偃禾之異。宋襄失德,六鷁退飛,仰武將焚,異鳥先唱,此皆一時之事。且興師十萬,相持數年,日費千金,而爭一旦之勝負。鄉導之說、間諜之詞,取之於人,尚猶不信,豈一風動葉、獨鳥鳴空,而舉六軍投不測之國,欲幸全勝,未或可知,謀既在人,風鳥參驗,亦存而不棄。

夫占風角,取雞羽八兩,懸于五丈竿上,置營中,以候八風之雲。凡風起,初遲後疾,則遠來;風初疾後遲,則近來。風動葉十里,搖枝百里,鳴枝二百里,墜葉三百里,折小枝四百里,折大枝五百里,飛石千里,拔木五千里。三日三夜,遍天下;二日二夜,半天下;一日一夜,及千里;半日半夜,五百里。

「五音占風」:

官風聲如牛吼空中。徵風聲如奔馬。

商風聲如離群之鳥。羽風聲如擊濕鼓之音。

角風聲如千人之語。

子午為宮。丑未寅申為徵。卯酉為羽。

辰戍為商。巳亥為角。

宮風發屋折木,未年兵作。

徵風發屋折木,四方告急。

商風發屋折木,有急兵。

羽風發屋折木,米價貴。

角風發屋折木,有急盜賊、戰鬥。

歲月日時,陰德陽德,自處,陰德在十二干,陽德在天。

歲月日時,子刑卯、卯刑子、丑刑戌、戌刑未、未刑丑、寅刑巳、巳刑申、申刑寅、辰午酉亥各自相刑。

子丑寅巳申為刑上,卯戌未為刑下。

風從刑下來,禍淺;刑上來,禍深。三刑:為刑上、刑下、自刑。

凡災風之來,多挾殺氣,剋日,濁塵飛埃。

凡祥風之來,多興德氣,并日色晴朗,天氣溫涼,風氣索索不動,塵平行而過。

凡申子為貪狼,主欺紿、不信、亡財、遇盜賊,主攻劫人。

巳酉為寬大,主福祿,主貴人、君子。

亥卯為陰賊,主戰鬥殺傷、謀反大逆。

寅午為廉貞,主賓客、禮儀、嫁娶。

丑戍為公正,主報仇怨,主兵。

辰未為奸邪,主驚恐。

貪狼之日,風從寬大上來,所主之言,仍以貪狼參說吉凶,他倣此。

有旋風入幕,折干戈,壞帳幙,必有盜賊入營,將軍必死。

旋風從三刑上來,其兵不可當。有風從王氣上來,官軍勝,大寒大勝,小寒小勝。

凡風蓬勃四方起,或有觸地,皆為逆風,則有暴兵作。寅時作,主人逆;辰時作,主兵逆;午時發,左右逆;戌時發,外賊逆。

宮日大風從角上來,有急兵來圍,至日中折木者,城陷。

羽日大風,暝日無光,有圍城,客軍勝。

陰賊日風,從陰賊上來,大寒有自相殺者。

商日大風,從四季上來,有賊攻城,關梁不通。

「鳥情占」:

經曰:巳酉為寬大之日,時加巳酉,鳥鳴其上,有酒食;時加寅午,有酒食辭讓;時加丑戌,有酒食口舌;時加亥卯,有酒食相害;寺加辰未,有酒食婦人口舌;時加申子,有酒食爭財。

寅午為廉貞之日,時加寅午,鳥鳴其上,有諫諍責讓;時加巳酉,有賓客;時加申子辰未,有口舌事;時加丑戌亥卯,有酒食,又主相殺。

丑戍為公正之日,時加丑戌,鳥鳴其上,有長吏來慰問;時加巳酉,有公正酒食相遺;時加寅午,有吏言陰私賊事;時加申子,有吏來言公正之事;時加亥卯,有吏來說陰賊相殺。

辰未為奸邪之日,時加辰未,鳥鳴其上,有長吏來捕奸邪事;時加巳酉,有酒食陰事;時加丑戌,有吏捕陰私奸謀事;時加亥卯,有陰謀劫害之事。

申子為貪狼之日,時加申子,鳥鳴其上,有賊攻劫盜賊事;時加寅午,有善人言攻劫事;時加巳酉,有酒食;時加辰未,有婦人爭訟事;時加丑戌亥卯,有群賊攻奪事。

亥卯為陰賊之日,時加亥卯,鳥鳴其上,有群賊大議休廢、囚死、鬥傷;時加巳酉,有婦人奸私相傷;時加丑戌,有吏逐賊;時加寅午,有婦人奸淫相傷;時加辰未申子,有賊攻討。

右諸陰,日有鳥群飛,飄飄從鬼門四季上來,更時加四季,主有搜索,皆為鬥傷事。

《神機制敵太白陰經》卷八終

資料來源:摘錄自互連網,謹供參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