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空本義,談養吾全集》    》《 》《 三 》《 》《

研究錄一

二十 覆姜堰王休人函 廿六年六月二十日

九日函奉悉,因遷居碌碌,案頭高積,致末即覆歉甚,此次答案,條條是路,足證研究心得,自此由淺入深,自有進取之路,玄空三大卦,即雷風水火山澤是也。簡稱一四七,三大卦已完全,乾坤一卦,老而退休,所以雲八卦祗有三卦,亦即江東江西南北也。江東者雷風也。江西者山澤也。江南北老水火也。為現在四運,體卦屬兌,管二十四年,用卦屬巽,為本運之大父母,又為挨星之正神,取用之法,宜山不宜水,又非以後天之東南方為巽,乃玄空中抽爻換象之巽卦也。流行之氣,雖以後天為言,山水配用,須由先天體卦中挨排而來,即蔣公所謂先天為體,後天為用也。分施者,即各掌權衡之義,體不離用,用不離體,此體非形家之所謂體,乃法家無形可見之體也。奧語雲雌與雄,交會合玄空,雄與雌,玄空卦內推,此可以知有形與無形之體用矣,兩兩相合,乃成吉凶。小補乃書名滬埠可購價約一元,甚善。

二十一 覆啟東陳漢才函 廿六年六月廿一日

八日函及宅圖收悉,近因遷居碌碌,未及即覆,僕年事稍長,目力不足,紅色紙難看,以後請寫普通紙為好,查醜末兼癸丁,出卦向最難做,秘旨雲丁近傷官,亦指此出卦而言,未水在上元一運為最不合,不免多耗。尊稱有高堤遮攔,溝渠相隔,形勢尚為合情,其餘隔河偏傍之小岸等等,概可不理,向首江水浩大,因其形橫闊非來去水口之比,關係較輕,今運寅字上忌見水光,餘如丁字上,亦以不見為合,陽宅門路氣口,忌離艮兌乾四宮,為今運宜靜不宜動之宮,此說雖淺,別具深意,宜動者巽坎震坤四宮,為何取裁作用之法,以立極為主,前著路透實驗中,已分別論列,用法雖與今不同,論立極及隨間論間等等則仍然也。此宅如何取裁之處請鈞裁奪辨理,至通利年月取用之可也。敬叩

二十二 覆大荔王止明參議函 廿六年六月廿一日

十七日函奉悉,附論五點,原理透徹,殊可欽仰,至誠用心若先生者,參加研究十餘人中,當推巨擘,有文學不奇,道高德重,實為難能可貴,癡長四年,初本側身教青,民八來滬,入中國電報總局,任江蘇電政監督及局長往來公報之職,荏苒六年,繼入新聞報任編輯部事宜三年,複任北京交通部駐滬電料管理局職一年,民十五任安徽全省捲煙特稅局職亦一年,迄今十餘年,奔走南北,琤H山水為樂,非知己者概不酬應,地學是幼年承家君之命,為安先祖父起,從師研求,蒞滬後,因公務尚有暇咎,妥將先師所秘者,公之於世,刊印數集,皆本此旨,詛再近十年,自從李師得傳後,始知初學之章氏一派,尚非正宗,故特重行編著,家君屢屢誥誡,不許再著書,事出兩難,違命即為不孝,知之而不談,于理學上罪孽更深,再四籌維,揆輕度重,個人為輕,社會為重,爰不避艱難,表而出之,以公同好,擇人而授,亦一辦法,簡章第五條規定,乃為此耳,供之在我,求之在人,非一例而言也。能悟澈與否,還在各人之學力耳,若先生者,可謂得其人矣,雖雲人之患,在好為人師,然此道當別論,古人雖秘,千百年來,尚綿三線者,非著書或擇人而授,曷克臻此,才疏學淺,窮極無聊,仕途非我份,工商又不諳,行屍走肉,愧而心無地,所幸堂上古稀,尚稱只鑠,膝下盈前,可紹箕裘,雖窮鑽古紙,亦樂事也。仗為知心,再吐肺腑,第二三期講義中,六法具備,務必分段研究,缺一不能,為將來進取之基礎,青囊上中下三卷,世皆漠視之,不知其為研究之綱領也。

二十三 覆盧江馮竹莊函 廿六年七月四日

廿九日函敬悉。因赴浙江察看中央造紙廠基事。致未即覆歉甚。鄙著實驗。記得曾寄奉一部。收到後乞即示覆為盼。緊與地理。皆為孝道。如內經等等亦看過。然徒知其理。無法下手。正與先生所指地理之難,彼此相同。語所謂會者不難。難者不會。專長而已。前著各書。用法皆公開。因與今編原理各殊。如蒙賜閱。一俟得覆後。當照寄奉。至於先傳口訣一事。簡章第五條所載。即為此也。師訓所系。無可如何。惟恐得訣太易反為不美。古師教人往往如此。非有意為難。事勢不得不然。祈乞宥鑒。

二十四 覆景寧外舍具乘之函 廿六年七月五日

甘六日函奉悉。因赴浙察看造紙廠基事。延末即覆。巒頭合情。全在看得多。覆人發地。即可了然。雖難而知易。理氣則否。全憑薪傳。以其門類繁多。易入岐途也。形勢須看各種圖說。如啖蔗錄。人子須知各圖。理氣則以辨正本文為正宗。欲研究之。元妙深奧。敝社研究無定期者。即為此也。先生所詢各點。簡略作覆之。

天尊地卑,系以陰陽之最大者說起。上卷化始,系從無形說起。為研究地學之綱領。為能循序研求。自可了然。

金龍二字。形氣並論。故有有形無形之分。總之活潑生動之氣皆是。

石破天驚。系形容詞極言其已。經雲看雌雄之旨。謂天下諸書對不同者。非從書本上用工夫。亦明白曉暢矣。

二十五 覆武昌張深菴函 廿六年七月五日

廿四日函奉悉,因事赴浙末及即覆,按挨星只有坤壬二八句,子未卯之八句,系後人不明原理仿坤壬二語添出,實與秘旨不符,前圖二十四龍管三卦,的系挨星,所謂玄空者,僅指先天八卦之宏布分施是矣,都天之子午卯酉四山龍,坐向乾坤艮巽宮者,以子午卯西及乾坤艮巽之四正四隅中,皆有三卦在焉,即辰戌醜未,甲庚壬丙,乙辛丁癸,寅申巳亥中,亦莫不有三卦也。

二十六 覆無錫王耀千函 廿六年七月六日

二十四日函奉悉,因事赴蘇,來函未能即覆,歉甚。先生用心處,加人一等,可欽之至,泛論五笞案,尤為詳晰,刊物校對頗不易,且此非他人可以助理,忙中之錯,因以致此,凡注解經典,與作文相似,有從題外或從遠處說至本文者,在在皆是,中五立極一段,以金龍置於後段者,以無形之金龍,由洛書而分,故先注背一面九,而後及于金龍也。或先說金龍,而及於洛書者亦可。尊意亦不錯,第二次講義,昨已補奉,八卦只有三卦,故三為萬物之元關,故三卦為不傳之秘,世以二五八,三六九,誤列一四七三卦者,謬之極矣,猶坤壬乙之八句,誤添子未卯之八句是也。參加者今仍不過十六名,潮流所系,乃意中事也。

二十七 覆姜堰王休人函 廿六年七月六日

上月甘一日,甘八日兩函。均已奉悉。因事赴浙。各處來函。延末即覆。先生對玄空心法已略具門徑。循序研求。自可了然。至先天之體。即先天卦位。後天之用,即後天卦位。為上元一白運。流行之氣屬坎卦。體卦屬坤。管十八年。今之四運。流行之氣屬巽。體卦則屬兌。管二十四年。故庚午年為四運第一年。乃水運也。宏布分施之旨。日後自明。且已略露一斑矣。

上元一二三四。下元六七八九。為流行之兩片。以之並寫。或分作兩層。則一對六。二對七。三對八。四對九。經曰一六共宗。二七同道等雲者此也。一運為旺。則六運亦旺。吉則同吉。凶則同凶。如上元之子午癸丁。向水立穴。當一運時。丁則大旺。至六運則又發矣。餘可類推。

先天一二三四為一片。五六七八為一片者。醜未為界也。故太陽醜未為冬夏二至。後天乾坎艮震為一片。巽離坤兌為一片者。戌辰為界也。故太陽躔戌辰為春秋二分。先天以數分。後天以卦定。故上元一二三四運。取乾坎艮震之山。取巽離坤兌之水。下元六七八九運。取巽離坤兌之山。取乾坎艮震之水。此之謂兩片也。惟此中須每運分用。

天地定位。即子母公孫自然之分施。統而言之曰玄空是也。至分施之分施。奧語中自有說明。

陽爻每爻管九年。陽極於九也。陰爻每爻管六年。陰極於六也。上元體 卦坤巽離兌管九十年。下元艮坎震乾管九十年。兩片共一百八十年。

數始於一。流行之氣也。故上元初運屬一白。形成於地。先天之體卦也。故上元一白運。先天坤為地。三爻皆陰。三六得一十八年。老母長女中女少女依次而行。坤統三女為上元九十年。乾統三男。下元類推。

五十為二氣發端之所。是指後天言。二五為二氣發號施令之爻。是指畫卦與變卦一目。

化機者。有形有象也。氣已成形。故此云云。兩宅圓數紙。究日續告。

二十八 覆大荔正止明函 廿六年七月六日

廿五日兩函奉悉。因事未能即覆。于心正運之用法。在上下兩元。尚能應驗一二。因其與玄空真注大半暗合也。如上元之朝南局。可發六十餘年。朝西局。亦可發六十年。玄空卦氣如此。非天心正運之驗。下元之朝東向亦然。惟中間四六運之朝東南與朝西北向。則不驗矣。此亦玄空卦氣之關係。如乾巽攀龍格。旺四運二十四年。巽乾旺六運二十一年。他如壬丙甲庚申寅等向。天心正運亦以為旺向者。其吉凶則大不相同矣。故雖同稱玄空。而應驗不同有如此。因事繁。近年記憶力稍弱。天元選擇書。似已寄辦。羅盤剩自用大中兩個。茲將中號交郵寄奉。此系乙亥年。在粵時訂制。盤後有數語。盤內數點。為玄空上之要義。日後自明。惟路途遙遠。兼之風雲日亟。能否到達。亦聽之而矣。記得小補等書。早已寄奉。何以迄未收到。請稍待之再商。鄙著轉贈李君甚是。如貴友中有喜閱者。盡可再贈。今查徐參謀福宅圖。為壬山丙向兼子午。東西兩院。院門均在坤宮。按秘旨及玄空心法推求。當光緒中未自二三兩運時。當可大發。即前同治甲子一運時亦發。此宅收得上元之氣。今進四運。宅運已變。庚午年起。漸見不利。最好將內外門改在東南角。由巳巽方入宅。住房用靠西一間。第一堵牆上便門。亦改開靠東出入。全收東方之氣。乃能召吉。未知事實上能否辦到。對於北方屋宇。其形式不若南方之慣見。至於坤辰兩宮之水坑。盡可填之。大小河及車路。由右向左。有抱繞之勢。尚稱合情。宅後車路。亦稱合法。語雲十年風水輪流轉。誠不誣也。地局之方向雖未動。天時氣運。則已隨時變換矣。故理氣為最有價值。而尤難能可貴者。聚訟千百年。各其是非亦無可如何之事也。

二十九 覆南昌喻寅山函 廿六年七月六日

惠函及研究費四元收到,先天八卦乾南坤北,離束坎西,處處相配相對者,乃天地自然之氣,天地人已開已闢已生而後之義,即所謂大玄空是也,千古不動,又名體卦,如今之四運,即屬兌卦,兌上缺,兩陽一陰,陽九陰六,所以四運自庚午年交進至民國四十二年交脫,後天八卦則隨時流動,如上元初運為一白,今則已進四運,以挨星之巽卦為正神,宜安在高山實地,此名用卦,所以稱先天為體,後天為用,天尊地卑,為天地自然之相配相交,故地理作法,處處是兩片,一雌一雄,一山一水,一空一實,一動一靜,皆兩片也。八體即八卦,先有一陰一陽之兩爻,兩爻相交而化生六子,並老父老母而成八卦,此所謂八體也。宏布者,天地間處處是八體也。所以先天成八卦,後天亦成八卦,東西南北四正四隅,皆八卦也。分施者,子母公孫各自分管也。猶一運過而二運,二運過而三運,而四運六運是也。三大卦,即江東江西江南北之三卦,先天妙合之八卦,即六子為父母,六子為六子之卦,二五媾精,二五妙合,如乾坤相交,一索而成風雷,再索而成水火,三索而成山澤,此乾坤為父母之妙合也。六子類推,其秘旨見奧語首章,將來自可明瞭,玆姑暫緩之。

三十 覆江西熊震寰函 廿六年七月六日

接六月廿四日函,藉悉六月十五日一函未經奉函覆,茲查來函計有五月十四日及三十一日兩函,餘無收到,諒為郵局所誤,前著章氏用法,有驗有不驗,如今運之乾巽亥已、庚甲寅申、丁癸午子等,均為旺向,與章法暗合,為乾巽亥巳、庚甲寅申坤艮,章氏謂旺,玄空心法均不可用,其不可點有為此,吾人研究地學,一為安親一為學術,非以此謀食也。語:一德、二運、三、風水,理不敵數,亦為千古名言,按地理形氣推論,一地萬不能累代不替,鄙著常識中,也曾編列,語雲:墳多必發,亦一理也。立向以清純為第一,凡騎縫即落空,亦稱雙山雙向,除非寺觀空門,凡修改宅向,再將門檻擺正,牆垣不必改動,請囊三卷,為研究地學之綱領,其條目散見於序、奧、天玉、寶照各經中,循序而進,自可明瞭,恐學者徒其糟粕,不知其有精銳也,語雲:其精銳者其退速,古人十年寒窗,同一理也。至其取用之法,各經本文,實已略露一斑,今而後,務從講義中用功夫,不以他書攙雜為是,

辛乙兼西卯山龍,近年不利,系指已過這四年論,以兌乾兩宮有水之故,六運乾水為旺,故主吉,無法修改,恐卯辰巳流年對沖,亦有欠利,

尊宅卯酉甲庚及甲庚卯酉,今運均屬退氣,以甲庚論,須旺於六運,當此之時,別無辦法,只有將門前遮滿,改收坤申之氣為吉,乾宮能有屋宇遮攔為吉,內門收得坎震巽三宮之氣為合,住房以床為太極,帳房以賬桌為大極,太極即安放羅盤之處,視門路動氣,收得生旺即為吉,辛字現有小路,能使其屈折為可,朝東之屋,不開後門,專用朝東門出入,可收震巽之氣,較朝西之宅為利多矣。明乎太極與挨星二作法,即能安排,非難事也。

三十一 覆陽新李道究函 廿六年七月八日

一日函及匯徉十三元收到。內有四元作第二個月研究費。其餘購置鄙前著各書。今已如數寄奉。惟今法與前著不同。閱時切莫攙雜。以礙進行。所謂六法者。玄空雌雄挨星城門太歲是也。青囊三卷。逐節說明。諒系第二三期講義尚未收到。今再補寄一份。第四期亦於一日寄奉矣。敝社講義。系隨編隨印。以後按照商章規定辦理。前函要求各點其實辨正全部處處是訣。即青囊三卷。為六法之綱領。大有研究之價值。其餘各經。皆其條目。惟挨星為最寶貴。然已見諸奧語中,將來自有分解。不循序而進。將何以知其原理。語雲十年窗下。不求其速但求其精益求精耳。尊以為然否。非之不傳。亦非先生之不可傳。切莫誤會。循序而進。方有滋味。所謂六法者。一部辨正。完全不出此範圍。求學如行路一般。一步豈能達到目的地。世人處處以捷訣騙人。恐學術中無如此易。經文中往往有得訣二字。入其室即能得訣。辨正經典。句句是訣。向以道學為主。不敢欺己。更不敢欺人欺世。第一期講義未後。綴天下無難事兩語。深知參加者不易入門。畏難而棄之。特加勉之意耳。第二期亦綴兩語。非虛設也。前著之章氏一派。閱之較易入門。今注另起爐灶。原理深奧。不得不然耳。

三十二 覆武昌張深菴函 廿六年七月二十日

十七日函奉悉,天玉辰戍醜未叩金龍,動得永不窮語,與奧語認金龍,一經一緯義不窮語,須兩兩參考,金龍者,至剛之氣也。有有形與無形之分,先看金龍動不動語,系指有形者而言,此節系指無形者而言之,天氣左旋,地氣右轉,各有至動之氣,金龍者,至動之代名詞也。春夏為溫厚之氣,秋冬為嚴凝之氣,東南西北,即春夏秋冬也。此地氣似左而實右,太陽冬至躔醜,春分躔戍,夏至躔未,秋分躔辰,此天氣似右而實左,一左一右,即一經一緯之義,叩者候也。俟其發動之時而用之,無形之金龍既動,有形之金龍亦動,動靜兩台,自可永久不窮矣,永不窮,即悠久之意,故某山某向,有利於某時令者,即叩之之意也。五運六氣由此推排,六甲由此而布,太歲即通俗之大歲,吉則助吉,凶則助凶,須與三合方及挨星並論,如今年了醜,須與西巳方同論,均隨玄空挨星之吉凶為吉凶,如庚山為本運之正神,酉年為太歲,醜已年為三合之類即是,餘可類推,吉則反是,城門與穴為最密切之方,關乎目前,其曰訣者,以其關係之近,所以雲立宅安墳大吉昌也。世有從掌上挨出,名之曰城門一訣者,失其本意矣。

三十三 覆姜堰王休人函 廿六年七月廿一日

十五日函奉悉。茲將所問各點詳答如左。

中五為主宰之所。每運當然仍有入中。如今之四運。以四、中逆飛。知五黃到巽。故巽宮為今運旺方。以有水為旺水。猶一運以一入中順飛。五黃到離。故以離宮為旺方。以離水為水。即所謂數有數之陰陽也。世俗九數不分陰陽。一律順飛。故今運以乾水為旺。以巽水為煞。玩講義自明白。

金龍之有形無形。指形勢理氣言。尊論確是。惟另有作法。奧語天玉中。將來均有論列。

山與水相對。即形勢之一雌一雄也。有形勢之雌雄而不合理氣之雌雄則仍無用。奧語中有載明。

陰陽雌雄。尊論物:一太極亦是。

太歲即普通之太歲。如今年了醜。與酉巳為三合。如庚水主凶。巳水主吉。所謂言則助吉。凶則助凶。仍依玄空挨星之吉凶為吉凶也。將來自當詳列。

八卦只有一四七三卦。即水火風雷山澤三卦。乾坤一卦。老而退休。故此云云。將來自明。

如坎離之壬子癸丙午丁一卦。子午為水火。壬丙為山澤。癸了為風雷。乾坤退隱於子午之中即是。

上元一二三四運。取乾坎艮震之山云云。均系指後天卦位而言。非玄空中之卦位也。

前函謂庚午年為四運第一年。今年了醜。已交八年。乃水運也。山運另有排法。故此云云。非五行之金木水火土也。山水之水明矣。

陰陽宅不論造作時之年月元運。至今則概作四運論。再十餘年後。則概作六運論。隨氣變遷。五歌雲:運過遷移宅氣改是也。與前著各說不同。王姓新建之屋。能在東巷出入更好。

李宅擬將當面靠趙宅之牆拆去。收得巽宮旺氣。最為合法。並由西廟北添築界牆。遮攔午丁之水。亦為合法。該宅至六運時。即可將前屋及廟牆。完全拆去收得午丁之水為更吉。重行上樑一說。實屬無據。可以不必。

子午之福地。改宜辛乙西卯。仍無補。能緩辦更好。此局甚佳。不用可惜。偏之則更不合算。

甲庚卯酉一局。除非厝于近巽水一角之地為合。未知地勢上如何。艮水換成癸水則可辦。否則亦不然。

用玄空心法推排已建陰陽宅。皆以目前之元運論。其建造時之元運。為已過之氣。論其已過之吉凶則可。與目今則無關。如論將來。即以將來之元運論。與今運又無涉。

五黃到中宮及傍宮。忌修理動土。如原有墓宅。添造附葬。均為之修。均忌之。空地未立極。即為之造。則不忌。

太歲到向。即七殺到山。均忌修造。如月建則小焉老也。有年月紫白之吉星加臨。則更可放心。

戊己都天。此等小煞。概可不理。無關得失。附來各圖。另日續告。

三十四 覆南京王酌平函 廿六年七月廿五日

惠函奉悉。登報即請照辦。所謂兩片者。即一山一水是也。如上元一運取離水。二運取坤水。三運取兌水。四運取巽水。下元反是。所以雲乾坎艮震為一片。東南兩方為溫厚之氣。西北兩方為嚴凝之氣。故未醜為一片。戌辰為溫厚嚴凝之中氣。醜未為成始成終之氣。所以如此云云。八體即八卦。每卦有八卦。即宏布也。分施即子母公孫挨星之意。所謂二十四龍管三卦也。分佈宏施。均系乎此。三卦簡稱一四七。江東卦卦起於西。凡朝西局可稱之日江東卦。發於上元一二三運。江西卦卦起於東。凡朝東局可稱之曰江西卦。發於下元七八九運。南北卦突然自起。凡朝南朝北局。可稱之曰江南北卦。故南北局為其一卦。發於一二三四六七八九運。經雲北斗七星去打劫。亦指南北卦而言。如朝南局一運用事。可直發至八運為止。九運則相乘矣。其曰七星者。即一二三四六七八之七運也。地理上之作法。直達補救。惟其如此。

三十五 覆湯新李道究函 廿六年七月廿五日

十八日函奉悉。所稱各節。自當聽便。至於玄空大法。知之者。或亦不乏其人能用之者恐亦寥寥也。先生謂此乃先賢所秘。得其人而授之。古人皆如此。否則早已湮沒。雖愚鈍。亦抱此旨。百折不回。有志竟成。所以天下無難事。只怕用心人。今既招人參加。教之在我。受之在人。茲事皆然。起例用法。講義中原理多端。句句有通訊研究之可能。先生謂雖智過千人。朝夕誦讀。終不能知其奧妙。實指無師自讀一類面言則可。若已入師門。豈有不能登堂之理。自古皆學而知之者。諒先生或為公務繁忙。不暇及此。心有餘而力不逮。的為難事。今查參加者。大都窮賢宿儒。藉此研求古學者居多。年齡亦多數老大口潮流所趨。理所必然也。

三十六 覆南昌除了凡函 廿六年七月卅日

貴友店面,卯山酉向兼乙辛,在三運為最當旺之正向,一帆風順,意中事耳,庚午交進四運第一年,反旺為衰,諸事欠利,癸酉甲戍,太歲到向,更不見利,按例盜竊火驚,或主人多病,亦所應有,萬壽宮街直沖對門樓房論,大門在乾宮,為今運之煞方,乃屬不合,未知靠櫃之沿街大門是否統開,抑或山牆,請即示知若是山牆,還以改開坤方為合,櫃房靠北,在賬桌上安羅盤,視大門氣口收得坤申之氣為吉,對萬壽宮街用磚牆砌,此亦一補救辦法,前法與今法不同,驗與不驗,於此可見,最好請將貴處近年多吉多凶之陰陽宅圖見示,載明形勢坐向,不談吉凶是非,令弟試斷之,俾可知玄空六法之實在,尤為歡迎,命宮之關係尚輕,卯辰巳年對沖,又恐多事。先生以為何如,又蔡姓乾山巽向,本運為旺局,坐向雖旺,吉凶全系乎水口,經所謂一昌貴貧賤在水神是也。未知水口及大水在何字,震巽二宮有水田尚合,丙峰確為大忌,丙屬破軍,氣閉血症宜矣,兼有塔形尖矗更為不美,補求殊屬無方,除設法遮攔外,別無善策,為何之處,容日後繼續通訊研究可也。

三十七 覆湖北袁慕顏函 廿六年七月卅一日

十九日函奉悉,此次冒暑經營殊深欽仰,查郵局印章,是貴州坌處來書,囑寄湖南洪江上坌處,未知何處便利,今暫由貴州寄遞,收到後請即示覆為盼,查坤艮兼申寅,攀龍格,利於三運,不利於四運,寅水為煞氣,經所謂正神百步始成龍,水短便遭凶是也。水愈大,凶愈甚,明堂寬廣,今運暫大不利,大門開巽方,亦是補救一法,乾方便門,今運絕對不能動用,今年太歲在醜不利,明年尤甚,非五黃到坎關係,近年貴處大半遭匪患,山水形勢,頗有關係,非個人墓宅可挽回。尊論亦近情,今運自庚午年交進四運,大雌雄相合則吉,相反則凶,乾寅丁庚四水為煞氣,坐向不拘,全以水口為重,經所謂富貴貧賤在水神是也。

三十八 覆大倉錢漢平函 廿六年七月卅一日

廿六日函奉悉,答題四則,大體合理;

看地之雲雌雄,即看此處是實地高山,對面必要低地水口明堂,其大小遠近,須彼此相等,或山大水口小,或水大實地小,即謂之不配合,此形跡上之作法也。其關係再須以玄空中之雌雄為主,如現在立乾山巽向,或亥巳戍辰等,均宜坐實向空,或坐山向水,此山地之立內穴也。若平洋立巽山乾向,或已亥辰戍,當取坐空向滿,坐水向實為是,方合得玄空中之雌雄,如不然,即謂之陰陽相乘,其關係有如此;

形跡上之金龍,可分兩說,水之有力有情會聚處,山之來龍有力有情,均可名之曰金龍動,如山地不開面,無肌理動脈可分,即名之曰不動,水則亦然,或一片大水,江洋不收,或地無支水,及圖旺之水,亦可名之曰不動,此所以雲先看也。至於無形之金龍,則完全以流行之旺氣為言;

兩片及三叉,均以結穴處為主體,猶十字之交點,即結穴處也。看前後左右,均以此中心為主體;

書雲江東江西江南北者,不過舉一隅耳,如正北是來龍實地,正南有明堂水口,即謂之江北龍來望江南,四隅八方類推,雲有其他相望老,即指四隅而言,即一雌一雄之相望,一陰一陽,一動一靜之相交也。世有從掌上倒排為看者,可發一矣。

三十九 覆陝西大荔王止明函 廿六年七月卅一日

接廿五日兩函,藉悉一是,羅盤准日交郵寄奉,昨赴合眾社訊問,據雲與清義堂無往來,不允附帶,只得暫為作罷,或緩日便中再去訊問,此事請放心,無論如何,不日即當寄陝,青囊中卷昨已補寄一份,路途遙遠,兼之中日風雲,郵遞遲延,有所不免,兩月來郵筒誤事已有多處補寄,亦無可如何也。第六次講義,諒明後日可以寄出,前次寄上之圖,系大雌雄,陰陽相見圖,無論陰陽宅,何年何運造葬,何山何向,到地一看形勢,按圖開口便可立斷,此指目下之相見相乘而言,如斷上元一二三運,以相見作相乘,相乘作相見,吉凶均驗,考諸已往,無有不驗者,此為捷訣,請試之,當知實在,今又徵得陸軍第五十師第一百四十八旅司令部董允明先生一名,未知先生相識否,並此附告。

研究錄二

四十 覆蕭山孔憲堯函 廿六年八月八日

七日函及答案八則奉悉

所答本運之大雌雄,未舉出山水形勢,只舉坐向之方向,非雌雄之旨也。雌雄者,有形之山水也。不拘坐,不拘向,不拘前後左右,簡言之,如西北宜高山實地,東南必明堂低地,坐亦可,向亦可,經雲水對三叉細認蹤,認得雌雄,再認得脈絡之蹤,即為陰陽相見,否則雖有合元合運之大雌雄,與我無補也。

所答均合理。

形跡上之金龍動不動,在乎山水脈絡之有生動氣,猶男女之氣血精神,其關係頗大,山水無情,則散漫不收,或硬直不化,鬥煞脫脈,有所不免,世有受風蟲水一二煞者,因無金龍之動氣也。

理氣上之金龍,可分數說,每運之旺氣旺方,即以每運當令之氣入中,分奇耦順逆按去,凡五黃所到之宮即是,又如辰戍醜未乃天地四方之氣,自然之界,分其寒暖,定其舂夏秋冬之時令,與所立山向之方向,用山形水勢有形之動氣,與合運合時無形之動氣,兩兩相對,此皆金龍動不動之作法也。

我國西北多山,東南多水,故日通氣。

所謂龍之望,非人眼之望,乃地脈自然之望,水來即龍來,我國三大流域,水皆東流,其龍大都東望,猶上海一隅,水從太湖而來,會在於淞口,坤龍向艮望,此亦龍之一望也。其餘大小形局之如何望法,可以類推,此即看雌雄之要旨也。

今運之四大尊神,以鄙四為正神,旺山不旺水,當運者為旺,六屬乾,為零神,旺水不旺山,當運者為旺,將來者為生,已過者為衰,過久者為死,收山收水,各有異向,尊舉坐乾向巽為旺者,山旺于乾,水旺於巽,後天之位,先天之旺氣也。其要在於挨星。你所答六法不錯,務須明其連帶用法,六法中缺一則不能,皆從玄空中來,有形有氣,體用兩合之原理在乎此,吉凶禍福之關係在乎此,六法所以為地理作法之大關鍵也。

四十一 覆南昌徐了凡函 廿六年八月九日

四日函奉悉。體用二卦之說。二日覆函。諒已到達。先天為體卦。然有八體宏布。子母分施之秘。後天為用。有隨時流行之秘。二者不能分離。先天有妙合之理後。後天有衰旺之分。如現在四運。以巽為旺名正神。雖以乾為生。實為零神。正神旺山不旺水。零神旺水不旺山。山旺即是水旺。蔣注雲。來源既得生旺。即是來龍生旺。猶目今立坐乾向巽之局。應取西北實地。東南有水。即得先後天生旺之氣。丁財兩旺。理所必然。玄空挨星合成風雷一卦。故此云云。倘不按古訓辦理。則得之易。恐失之亦易。今之作法。與世偽一切不同。茲舉一例如左。希詳察之。

以下兩圖。坐向元運雖同。然發有先後。吉凶亦不同。一發四運。一發六運。不知者以為同一旺向。豈有吉凶先後之分。上一圖葬後即發。下一圖午未年破財。丁可發而財欲敗。玄空與挨星本是一樣。以其金龍城門雌雄大歲各個不同也。山之金龍一樣。故兩圖添丁亦一樣。其他吉凶則不同矣。五運六氣。為選擇之要止。即辰戌醜未叩金龍之用法。五運即五子等於六十日。六氣即六甲。等於六六三百六十日。知此則其他克擇均無所取矣。茲附體用合圖。希明察之。

試題八則

為何局勢合於四運之大雌雄

何謂形勢上之雌雄,何謂理氣上之大雌雄

形跡上之金龍動不動為何分辨有何關係

理氣上之金龍為何推算

我國全境之兩片為何分法

我國三大流域其龍為何望法

今運之生旺衰死如何推算

何為六法

四十二 覆姜堰王休人函 廿六年八月十二日

八日函奉悉。選擇辨正一書。今日寄奉。所稱前寄陰宅圖第二紙未覆云云。茲查再前一次來圖。辛乙酉卯。二運昭穴。三運穆穴。四運再穆穴。諒系此圖。按理醜艮寅三叉。二三運則局尚佳。尤以二運為最得力。按卦理應發小房。以巽水論。長房吃虧。三運不發了。頻見棘手。以今運論。則步步順利。氣運悠久。丁財兩旺。可操券也。又唐氏廿五年扡亥山巳向。左右水力平均。雖不全吉。流年已過。可以平安。財強了弱。無妨也。又儲氏甲庚卯酉甘五年扡。向水立局。因乾方總水口。實為六運局格。在本運不免吃虧。明年下半年起。卯辰巳年恐多事。不利於小房。女了欠利。如丁口房份眾多。勸其以後或父或母。可另擇當令之地為是。此事請酌奪之。所詢或系此圖否。

每曰運旺氣。即地理錄要所載一運取離水。七運取震水之用法。一運跳至七運。不說二運。實蔣氏藏巧。世人均為其瞞過。世俗取每運對宮為旺水者,皆誤於此。有心人自可辨之。經雲數有數之陰陽。一三五七九。天數也。二四六八十。地數也。奇耦既分。陰陽順逆自明。請細玩之。當知原理矣。

評孫氏陰宅合江東一卦者。指發上元一二三運言。今運既失時。庚午交四運起。近七年中。應主破財少了。

陳姓初年不利者。的系太歲到宮關係。

陽宅未論及灶位者。以灶位為輕。受氣為重。東廚系習慣。可以變通辦理。

某姓欲求添丁。當取旺龍。以形局論。當取來脈有力而無損傷。凡來脈處不宜有房屋橋樑廟宇坑廁等。雌雄要交得清。經雲水旺即是龍旺。水主財祿。山管人丁。以理氣論。當取乾丁庚三山。論坐癸巽甲三向。論向水勢宜緩而有力。近而不割腳為合。如此則添了自易。再將陽宅房門安好。更易見效。

水大形大。則吉凶亦大。太歲列宮。有力處其應立見。

凡山一局矗尖秀之形。當然以陰論。吉凶以星神斷。非拘之於山形論。如輪值文武曲。則以文星論。主出人秀麗。如破軍右弼巨門等則凶矣。指失時論抽爻換象。即宏布分施之秘。

四十三 覆溧水周石安函 廿六年八月廿二日

初七日函,及匯洋十元收到,當此國難時期,人人自危,而尤以戰區為最,滬地首當其衝,日居槍林彈雨中,嗷嗷一門,殊無辦法,只得聽天由命,舊雨涓念,先惠月費,並邀于必要時暫避尊府各節,感激萬份,屆時如何,再定辦法謝謝,預料決非短時間可了,以滬地一隅論,或可苟延殘喘,最後勝利,當然在我,即以我國大雌雄之兩片論,(如試題第一五兩條)陰陽相見,正合轉旺之時,惟醜未為成始成終之氣,所以九一八發生於未年,今次則又為醜年,一失一得,將來失地收回,亦易事耳,三大卦者,可簡稱一四七,言一則九在其中矣,言四則三在其中矣,言七則八在其中,故雷風為一卦,水火為一卦,山澤為一卦,乃先天自然之雌雄,自然之交媾,不雲天地為一卦者,以其老而退休也。(今另寄體用圖即可明瞭矣)令堂福地乾山巽向,函稱擬八月十九癸醜日巳時登穴,查年月通利,堪以取用,山形圖前次雖曾評覆一二,究以目睹為的,所稱有合肥吳氏邀請一節,如將來時局平定,交通便利,一得兩便,最為頂好,茲將試題八則簡答為次。

理氣上之雌雄,即玄空三大卦,為雷,為雄之氣即是。形勢之雌雄,即一山一水,前已詳明。

形跡上之金龍動不動,即山龍之有窩鉗乳突,平洋之有交鎖織結,穴處有生動之象,即謂之動,氣動所以形動,若不動,則脫脈受煞,在在不免。

我國東南多海,西北多山,此最大之兩片也。小形小局,同此類推,川又如江南隅,東為茅山,西為長江,其龍大都西望,惟局格不大,美中不足耳。

四十四 覆湖北袁慕顏函 廿六年八月卅日

七月十一日函,今午始接到,滬戰已兩星期,我軍奮勇,著著勝利,某軍到處投彈,多行不義,天理昭彰,租界內尚屬安全,可釋錦注,起運雖從後天坎卦,年限長短,須以先天卦為主,陽極於九,陰極於六,自同治甲子年排來,一運十八年,二三運各管二十四年,所以排至庚午為四運第一年,其餘類推,四運以玄空挨星之巽卦為正神,故不宜見水,尹一勺指挨星為言,的為不錯,唯並非輔星法耳,每運之吉凶方位,殊難詳指,得訣後自明,師訓所遵,不得不然,經雲會者一言立曉,不知者累牘難明,先師口口相傳,良有以也,得訣太易,亦為研究學術所大忌,千百年來,猶能一線相傳者,惟此而已。

四十五 覆湖南黃遠治函 廿六年八月卅日

八月十九日函,今午接到,按水蟻一事有兩說,大都受風所致,一為葬於浮土之中,未獲氣士即結土,一為不得氣土,而安於濕泥之中,二者皆致水蟻,此事須目睹後方可辨別,非可遙斷也。浮土與濕土二者。先生既談形勢各書,有脈無脈,諒可辨別,無須顧慮,凡地理巒頭各書中,除講八卦干支各俗說外,凡論龍穴砂水,及山形圖等等,則部部可看,不分派別,惟理氣書只有青囊各經之本文,及蔣注可讀,其餘論斷,概可不理,此為研究之正軌,鄙著論列各節,雖似多論理氣,實包含形氣二者而言之,形以合情為主,氣以合時為主,明此情時二字之意義,看書自有門路,巒頭在乎東西南北各地看得多,考其已往,驗其將來,所謂傳眼是也。能跑得多看得多,雖無師亦可自悟,理氣則千宗萬派,全憑傳授,所以玄空奧秘,務必立誓而授,嚴守師訓,總之能與易之原理相通者,即可認為真旨也。

四十六 覆姜堰王休人函 廿六年九月一日

廿六日函。今日奉悉,十六日例發講義,因戰局關係,印刷停頓,今改用油印,先將各圖說寄奉,以後仍按期照辦,惟講義須復工後照印,天元選擇書,早經交郵,遲緩可到,函邀到堰避難,因路途不通,未能成行,一埃平定,極願一走,大造吉日,不日即當奉告,滬地終日在驚惶之中長期抵抗,為人類求生存,為人人應盡之義務,惟生計日高,實為一大問題,茲將所問各點列左

一山兩用者,並非以運星入中,分順分逆也。順逆二字,用法多端,此處實系坐實坐空之分,經雲四十八局之局字,即已明顯,非掌上之順逆可知矣,其用法宜順宜逆之局,須以天然之形勢為主,須以玄空中之陰陽為斷,如以現在四運乾山巽向論,山龍應取坐實之順局,或取水來當面之逆局,平洋不能取坐空坐水之順局,應取向水之逆局是也。總之向得來水即為之逆,向得去水即為之順。

每運各山向之可用與否,其玄妙不系乎二十四山人造之坐向,在乎天然形勢應順應逆,及玄空作法中之宜坐山則坐山,宜坐水則坐水,是有一定之理,如今之子午癸丁及壬丙,則玄空中之作法,宜乎坐水立局,彼時宜順宜逆者,時至六運,則宜坐實而不宜坐空矣。

天心正運隻字不能用,前已詳言之,以後請勿再混雜,有礙研究之路,務請注意。

陰陽相乘相見圖,曾已詳告,系山水形勢東南西北之方位,與玄空中失時得時之分,非論洛書九斷也。

某姓艮坤醜未,按圖可得三叉,形勢上能兼寅申,或寅中兼艮坤者更好,兌乾二宮之水,察圖尚屬力小無妨,惟午丁之大水最不合,午末兩年,應主凶兆,流年已過,未知如何。

研究原為安親,非為謀利,擇有德者傳之,凡擇地須度自己之德,度人家之德,得訣而妄貪大地,實為最忌,又遊姓二十五年丙子,扡子午癸丁,向水立局不合於今運,所幸左方水大,尚可平安,巽方之壩,以開通為吉擬開之三支濱,可以不必,無補於事也。

四十七 覆廣東葉軼民函 廿六年九月四日

今午接八月十九日函,內附志願書一頁,甚合,此系彼此作精神之交,作學術上之研究,以表彼此之誠意,非為他也。雲現在四運以巽宮為旺水者,指後天卦之東南方而言,玆有一簡單分辦法,以洛書合五合十合十五為例,坎屬一,巽屬四,合成五,坤屬二,震屬三,合成五,故此四宮宜取水,離屬九,乾屬六,兌屬七,艮屬八,合成十五,故此四卦,直取高山實地,無論山地平洋,均照此看法,不論所立何山河向,新舊墓宅,均照此分辨,合則吉,不合則凶,無論陰陽宅,處處可以應驗,請試當地人家墓宅,自可分其吉凶,自民國十九年起,均照此斷,百試百驗,以合十論,則一方取水,其對面一方,必取實地,一山一水,乃合雌雄交媾,如有水而無山,有山而無水,則雌雄不交,陰陽不配,無可取用,自戰事發生以來,租界內雖有驚惶,仍可安居,郵局照常行事,長期抵抗,不知伊於故底也。

四十八 覆梅縣葉軼民函 廿六年九月八日

八月廿三、四日兩函。今日同時收到。藉悉先生亦已遷居鄉間。先天以兌為體卦。與後天之兌不涉。後天為用。以巽四為本運之正神。近寄油印圖載明。諒可收到。

金龍者。即龍乾健之陽氣。又名旺氣。有形之金龍。即山水有生動之象。無形之金龍。即每運之旺氣。如現在之巽宮。為水之金龍。西北乾宮為山之金龍。即隨奇耦之數。隨九宮分順分逆排來。

四十八局。即二十四山。每山分坐空坐實兩局。形局應坐水。或應坐山者。立向雖以形局而定。作法鬚根據玄空中之子母公孫而定。如現在之子午癸丁。玄空上應取坐空坐水局。當面不宜低。不宜見水。若午子丁癸。應取坐實向空為合。如朝東取坐實向水。朝西取坐空朝滿。朝西南取坐實向空。朝東北取坐水朝山為吉。如此則玄空挨星上。謂之陰陽相見。反之則謂之陰陽相乘。

楊公挨星法。即子母公孫之三大卦。經雲二十四龍管三卦。莫與時師話。坤壬乙。系以二黑運之水法言。艮丙辛。系以七赤運之山法言。其餘巽辰亥。甲癸申。則秘中有秘也。近奇之抽爻換象圖即是。

山水配合。以目今之四運論。合五四宮。應取空地水口。合十五四卦。宜取實地來龍。合十分為一山一水。不論陰陽宅。照此可斷吉凶。先生為老成人。故直言告之。

四十九 覆拖船埠某君函 廿六年九月十二日

八月廿九日函。及問題六則。當因事繁。略覆一二。諒已到達。道義之交。非通常交誼之比。亦非商界中情形可比。古人雲。會者一言立且曉者。極言得訣之易也。溯自先生參加以來從講義中逐節探討。一味從其他方面妄求。少年氣概。於此可見。不從經典中著意。處處從皮毛上猜疑。真正途徑。置之度外。最初參加時。本已顧及。曾於函內略述一二。特未便顯言耳。此次前來。可知並非專誠。求學上進。本為青年人當務之急。弟瞎了眼睛。慨然應允。列為門牆。妄天機。應遭天譴。今次來信反責為秘而不傳。有失先生之願望等語。實令人不解。並謂必將地理各書焚毀。以免遺誤云云。先生為何許人。是非真偽。世上自有明眼人。一手難掩天下耳目。真金豈怕火來燒。以後繼續參加與否。一聽尊便可也。

資料來源:摘錄自互連網,謹供參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