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空本義,談養吾全集》    》《 》《 》《 》《 五 》

研究錄五

八十 覆陝西王止明函 廿七年五月廿六日

接五月七日來函。藉悉一是。查玄空要訣。除一刖授之挨星圖外。別無他法。古雲一言立曉。即在乎此。其餘五法。乃其附屬者耳。將此一訣。再詳閱辨正全部經文。及蔣大鴻氏注解。自可一一了然。按形氣二者。不外雌雄二字。故奧語雲。雌與雄。交會合玄空。雄與雌。玄空卦內推。上句系指有形之雌雄。即一山一水是也。有形之山水交會。須合玄空中自然之雌雄。下句系指明無形之雌雄。即玄空中自然之交媾是也。故曰玄空卦內推。惟此一點。須立誓而授。古雲得訣者自明之。即此一點。今辨正全部。已注解完成,值此混沌之秋。生計之艱。為人人不可避免。而尤以滬地為最。而又以若。余之處境為尤甚。一步不可出門。困守孤島。點滴無來源。為之奈何。別謀生計又非其時。憑天所賦。隨遇而安。聊以自安耳。年月紫白推排法。各書均無異同。惟日時紫白。世有二說。鄙意重年月不重日時。請置之可也。以後請專從辨正本文上用功夫。參以前授之二十四龍管三卦。自然之雌雄。自然之交媾。自可了然。前次講義。盡可補寄。大局平定後。並擬刊訂成書。以垂永久。當此遙遠無期。未知能如我所願否也。

八十一 覆姜堰王休人函 廿七年五月廿八日

頃接甘二日來函。藉悉北地情形尚安。甚慰。第一詳論三大卦。尚屬合理。惟須以辰戌醜未四大界為天然之線。非拘之於三之甲庚。七之辛乙。一九之子午午子也。第二奧語各句。實乃挨星中之山水作法。並非雷風發上元。山澤發中下元。水火發上中下三元。乃指東西南北之呆方位為言。並非以三大卦為言也。玄空中處處有三卦。與呆方位之言三卦。確乎不同。此點務須明白。江東發上元者。方位之江東也。江西發中下元。南北發上中下三元者。乃指東西南北之呆方位言之也。與言玄空中之江東江西江南北不同。玄空中說三卦。不說江東西與江南北也。第三幹維乾巽坤艮壬。系暗示挨星圖。後天之乾中。為挨星之巽卦。後天之坤中。為挨星之艮卦。而後天之壬中。亦為挨星之艮卦也。支神坎震離兌癸句。與上幹非維句無二。後天之震即卯中。為挨星之坎卦。後天之兌卯西中。為挨星之離卦。而後天之癸中。亦為挨星之震卦也。皆暗示挨星之位次耳。子癸午丁。卯二酉辛句。系指方位理氣。子午兼癸丁。卯西兼乙辛。其卦氣可通。即氣中若癸丁兼子午。乙辛兼酉卯。有山水一同到乙辛丁癸方者。以乙辛丁癸中。有一串之辰戌醜未氣也。即不免夾雜。故曰乾坤艮巽宮也。曰取得輔星者。乃補救之一法耳。此輔非左輔之輔。猶子之兼癸。一運兼收三運之氣即曰輔。世以左輔論者誤矣。以上各節。近注述義之辨正中極詳。玆不贅及。

八十二 覆太倉錢漢平函 廿七年六月六日

接三日來函。茲分條詳答之。

坤壬二等八句。乃是挨星中配合山水之作法。所謂挨星。實千古不傳之秘。尚未筆之於書。上次來申時。立誓而授之秘圖即是。經雲二十四龍管三卦。該圖已為列成。何以吾弟尚疑團莫釋。坤壬乙指旺水。艮丙辛指旺龍。巽庚癸。申子辰。亥卯未。或山或水。得訣後已可分辨甲癸申屬何卦。亦可了之。曰貪狼一路行者。先時取用之作法也。此指一運之龍言。非指水言。

江東江西江南北。實有兩說。按二十四龍中。處處是此三卦。然山水之取捨。則不拘之以江東江西江南北為言。分其零正而分用之。天玉首章之曰江東者。乃指上元之朝西局言。四個一即屬四。為巽卦。風雷也。江西者。乃指下元之朝東局言。四個二即屬八。為艮卦。山澤也。南北八神共一卦者。乃指上下二兀之朝南朝北局言之。

幹維乾巽坤艮壬。與支神坎震離兌癸各語。的為秘中之秘。曰順逆者。非從掌上之分順分逆也。乃取金龍之在本宮曰順。即四隅卦。在對宮曰逆。即四正卦。均以水言。乾巽艮坤。表面雖指後天四隅言。其秘即亦挨星之位次。乾中有巽,坤中有艮。而壬中亦為艮也。坎震離兌。表面雖指後天之四正言。其秘中之秘。乃示四正卦之挨星位次,卯中有坎。酉中有離。癸中有震也。暗示後天之乾坤壬震兌癸六龍之挨星。取水之作法。故此云云。

玄空之作法。並非從干支八卦人人知曉之紅黑陰陽分順分逆。下句九星雙起。即為元關真妙處者。雙起即一山一水之作法。如前坤壬乙之指旺水言。時至八運。則又當以旺龍言矣。艮丙辛之指旺龍言。時至三運。則又當以旺水言矣。此即雙起之元關也。甲庚壬丙雖屬陽。而有時當作陰用。乙辛丁癸雖屬陰。而有時當作陽用。曰陰曰陽。曰順曰逆者。非掌中左右飛布之陰陽順逆。乃取用山水之作法。宜向直坐也。世人不察。往往從盤面上之紅黑字。即為陰陽。再從掌上左挨右飛。即為順逆。所以玄空之秘。千古難明。

北斗七星打劫者。以一運為言。一屬坎。故雲北斗。如朝南局。即江南北卦。可收得一二三四六七八運。共得上下兩元七個大運之卦氣。發福久長。所以雲七星。曰離宮者。可作兩解。南方之氣。離宮也。二三四六七八各運未來之氣。今于一白運時。先時收用之。打劫之。非遠離之宮歟。距離雖遠。氣可打劫。即補救之作法耳。然須合得坎離兩宮之山水。方克臻此。否則亦有所不能。

八十三 覆陝西王止明函 廿七年六月二十日

頃又接五月廿九日函。知上次覆信。尚未收到。近日或可到達。查吾弟自得秘授圖以來。尚未了之。千言萬語。惟此一訣。坤壬乙者。指二運之水法言。曰從頭出者。與巨門相對之左輔是也。若以山龍實地言。當在下元之八白運矣。艮丙辛曰破軍者。指七運山龍實地之作法為言。一山一水。兩兩相對。以下巽辰亥。甲癸申各語。乃山水混合而言之作法也。處處不脫三合。所以此八句中。包含二十四山之山水作法。挨星尚未露。惟此坤壬乙一篇。全露。巽辰為六運之山。亥為六運之水。故以武曲言。甲癸申本是祿存。曰與貪狼一路行者。當上元初運時。祿存雖未得運。然可先時收用之。故曰一路行。若待其當令而用之。得力不過二十四年。卦氣已促無補於用矣。請細玩秘授圖自可了然。曰顛顛倒。曰順逆行者。即上列零正之變遷。山水之取捨耳。如二運坤壬乙而取山。七運艮丙辛而取水。豈非火坑。反之則為珠寶。即以今之四運論。當取乾寅丁庚之龍。子卯辰申之水。即為之珠寶。反之即為火坑。一以貫之可也。明堂十字。系指穴法言。如以十字為例。其上下左右。不可偏廢。其中心交點處。即為陰陽相見之的穴。此以形言。若天心十道。即以氣言。明乎零正合十之取捨。與三般卦配合用之。即一刖列各點矣。

八十四 覆姜堰王休人函 廿七年六月廿七日

十六日函收悉,正作覆問,又接兩函,茲將各函一併覆之,一 二問大略如此,三問陽順陰逆二語,即上卷順則生旺,逆則衰死之意,四維之金龍,取本宮生旺,故曰陽順,四正之金龍,取對宮衰死,故日陰逆,曰兩路者,有分山分水之兩法也。四五問東西兩個卦,即楊公看雌雄之旨,即一陰一陽,一雌一雄對待之意故曰兩個卦,六七八九十問,大都合理,十一問東西二卦真奇異,與前之東西兩個卦大不同,其曰代代著緋衣者,實即三元不敗之局,最為難得,與辰戌醜未叩金龍語,有密切關係焉,十二問皆指水流之體態言,茲再將十九日函詢條覆之,一問乾山乾向全篇,曰狀元及大將者,系指每運八卦之本性言,非拘拘也。明得挨星與作法,自可了然,二問近似,三問依得四神為第一者,與前本向本水之四神五通,前言水,此言山,專指東西兩卦言,惟此為最難能可貴,非隨便可求而得之之局也。四問要求富貴玉般卦,特指寅中已亥,與辰戌醜未為言者,以此八支中之卦氣,三般卦全備也。非其他干支中之不全備可比,三卦全備,所以氣運特長,本節與前之東西兩卦互通,均非尋常句語,均已詳注玄空本義中,日後閱之自明,五問大都星起,並非指都會言,大旆捍門,皆指形言,四位指前後左右言,六問坎離水火中天過,系暗示四正卦抽爻換象之意,中天過,即二五媾精之旨,下句暗示四隅之抽換,二十四龍各有一卦位,而孟仲季之得氣躔度,當有分別,四孟加以美名,四季列以凶煞者,四時之始,四時之竭也。此兼論大歲之作法,七問帝釋一神,除看雌雄之外,兼論方位理氣,與玄空卦氣,相提並論,上節坎離,系暗示南北向之義,本節以丙壬已亥為言,亦以南北向為例,可知干支八卦之度數,與天地得氣之先後,有密切關係焉,八問北斗打劫,系指南北向言,上元一運起,直收至下元八運止,故曰七星,離即距離之離,南方離宮之離,二說並重,九十十一各問近似,十二間倒排順排語,青囊千言萬語,皆顛倒之義,實為地學中僅有之妙語,猶釋家之言空是也。茲再將十三問各問題答之,一問陰陽二字看零正,系空實之形容詞,與形之坐向,氣之零正,有密切關係,故曰知病,二問即指明零正二神,與山水配合之作法耳。三問父母子息,皆指玄空中之三卦言,生即生旺,克即衰死,四五六七問近似,八問隔向一神,系指鄰近一宮,山水偏于何字,則何卦當之。非專指仲子言,如丙之午,丁之午即是,請細玩之為要。

八十五 覆陝西王止明函 廿七年六月廿八日

頃接六月三日大函,藉悉一是,擇地安親,為人子應盡之孝道,亦為人子最難之一事,僕之研究此道,其始亦本家君安先祖之旨,正與吾弟相同,即來社研究者,可知大都如此,欲藉此而行道謀食者寥寥也。令尊福地,是何形局坐向,均已忘卻,值此之世,何必急急,南北向今年不利,若東西向則可,按選擇一道,本以七政為最好,惟每年必備七政經緯曆書,方可查考,否則必明推步,方可著手,推求十一曜每日躔度,此事極為不易,查七政選吉,世有二法,普通重用造命,分為十二宮,分天頂地平以為用,他如清之謝一圓天元選擇辨正所載,重在坐向,以當令極旺者為難星,如春木夏火秋金冬水四季為土即是,弟亦本此推選,有天星圖最易運用,逢卯安命者,太陽為萬物之命也。逢酉之說,殊不合理,安墳雖為死者,而吉凶關乎子孫,故以逢卯之說為合理,古雲死者命從生者定是也。立命之法,如夏至後用子時,則立命戌宮,用丑時為酉宮立命。寅申、卯未、巳巳、午辰、未卯、申寅、酉醜、戌子、亥亥、子戌、之類即是,非生命化命之生辰也。夏至太陽躔未宮,以未加子上,數至卯方為成,所以子時戌宮立命,如用丑時用事,或丑時生人,即以未加醜宮,數至卯方為酉,所以丑時為酉宮立命也。卯即地盤東方,酉即天盤之西到卯方也。以每月太陽躔度一宮,加於所用之用時上數起,順數至天地盤之卯方值何支,即為立命,于此可知太陽為萬物之命,以萬物因有太陽而生也。日出在卯,故以卯為安命宮,以每月之太陽躔度一宮,加於所用之用時上數起,順數至地盤之卯方值向支,即為立命,于此可知太陽為萬物之命,以萬物因有太陽而生也。日出在卯,故以卯為安命宮,為冬至後用事,太陽躔醜宮,為用丑時,即以醜加醜,數至卯為卯,故仍以卯為命宮,為用寅時,即以太陽躔度之醜,加於寅字上,順數至卯上為寅,故以寅為命宮,餘此類推,按陰陽兩宅總以形氣兩合為最要緊,選吉乃為其餘事耳,弟對於巒頭理氣二者,綜合已往可知尚屬初步,諒系寄身戎幕,無暇兼顧,有以致之,否則既得秘授,理氣上自有頭路矣,至於巒頭,則全憑目力足費力氣,參以形家各書,亦可自通矣。

八十六 覆湘鄉萊允明函 廿七年七月二日

按六月甘一日函。藉悉已安抵湘鄉甚慰。在途失去秘圖。或系研究無緣所致。否則區區一紙畫卦圖。不值檢查。不謂迷信無據也。以後務請對地學上須特別注意。處處以種德為本。少說人家短長。非遇有德之家。切莫亂說吉凶。穩口深藏。是為第一。萬事當留餘地。福人自有善綠。乃一定之理也。玆始破格補寄一份。以資研究。以上各節。未知吾弟亦贊許否也。抽爻換象。即陰陽相交。父母生六子。六子為六子。六子為父母。六子為六子。此即子母公孫之所由來。亦即二十四龍管三卦之理口玄空三大卦即此。世所謂挨星者亦此。此訣透徹。青囊萬卷。包含在其中矣。所以自古須面授。立誓以明心者。恐妄也。坤壬乙八句。實為挨星配用山水之作法。請從講義中參閱。漸可通曉矣。

八十七 覆湖北賀田龍函 廿七年七月十一日

頃接六月六日掛號。內附匯洋兩元。無誤。查擬得之壽地。可立壬向或亥向云云。龍砂作案。明堂有大塘水蓄聚。朝山有情。水出癸醜。外有羅星塞水口。坐後來脈有力。格局非凡。堪以取用。以理氣論。利於四七九二運。坐丙或坐巳者。應以形勢而定。經雲登穴看明堂。脈息生旺要知音是也。萬不可以泥於理氣而失於巒頭。湘鄉蕭允明氏。上月由徐州總退後。便道來滬。詳述抗戰經歷。留滬一宿。即乘輪返湘。此人於巒頭或可。于理氣則尚屬初步。近日亦有信來。一俟時局平定。弟亦擬作西南一遊。與知己者作實地考驗。蕭君亦曾述及去年在尊處會晤云云。附來二十四山抽爻換象圖。略有出入。請查鄙前寄之油印圖可知矣。玆將原紙更正附奉。此為千古不傳之秘。立誓而授者。即此一訣。油印圖山水龍之各有列一六三八及二七四九者。作法之不同點耳。即山龍坐實。水龍坐空是也。坐實者即坐得高山實地。坐空者即坐得低地水道之分。坐得正神。即應取山龍坐實為吉。即正神百步始成龍之道也。坐得零神。即應取水龍坐空為吉即撥水入零堂之支也。坐正坐零。向正向零。概所不拘。全以形勢來配合形氣兩合。即由此而辨陰陽二宅。同為一理。添了看來龍。添財看水口應於某年月者。看太歲到宮及對沖三合等即是。

八十八 覆陝西王止明函 廿七年七月十八日

四日函奉悉。前授之挨星圖。為用至廣。專論元運。分其零正。與有形之山水來配合。以定吉凶。經雲。陰陽相見與相乘。即由此而分。形氣各有陰陽。楊公雲看雌雄者。即指無形之陰陽。與有形之陰陽相配也。至於推論吉凶之法。如今運之西北乾水。即犯陰陽相乘。流年值戌亥。即謂之太歲到宮。定見凶兆。如紫白再有飛到五黃七赤等較凶之星之年。自然更為不利。即大合之卯寅年。三合之寅午戌亥卯末各年。亦皆欠利。總之務必以支空之挨星。與有形之山水。相配不相配為主體。推論年月太歲。乃其小焉者耳。日時紫白。可說毫無作用處。經雲但看太歲是何神。三合年中是二語。即為斷驗之明語。形氣吉則斷吉。形氣凶則斷凶。此為斷驗上一定之理。請按此推之可也。體用合圖。如以北方論。體卦為坤。坤爻六斷。管十八年。用卦為坎。所以為上元初運之一白運。一為正神。即以洛書對面之九為零神。所以取挨星圖中之子卯巳未四山為旺龍。午西亥醜四水為旺水。一白運以正南離宮為金龍。故以子山午向為父母卦。其餘之卯巳未山為子息卦。又山龍水龍圖之內載一六三八。及二七四九者。皆挨星之作法。為山龍坎卦正北方。列一六三八者。因有坎艮震乾之挨星也。水龍之正北方。列二七四九者。因二運取壬水。七運取癸水。四運取子水。九運取子水。乃每運之零神也。他宮類推。又如磨子牲口。應安在生旺方為吉。如現在須安北方坎宮。及東南巽官為吉。切忌南方離宮。及西方兌宮。為四運衰死之方故不利。若坑廁穢濁之物。則宜安置衰死之方為合。羅經透解一書。毫無用處。明乎玄空挨星之作法。羅經用法。即在其中矣。又四運之可取乾寅丁庚四山者。亦如上述之如一運取子卯巳未四山。同一作法。因其為四運之正神。故此云云。皆指星圖言。天星選吉。將來寄奉。實與吉凶之根本上無大關係。近弟環境如常。只求勉力渡此國難。平定後再謀契機。承留意設法謝之。

八十九 覆陝西王止明函 廿七年八月四日

疊接十二、十五兩函。茲分別詳答之。普通天星選吉。名之曰造命。故重在命宮。取恩用福星照臨命宮。即為吉時。若謝一園者。重用坐向兩宮。而命宮次之。如陰陽宅系子午壬丙者。取恩福星照地盤之壬子方。即為之守照。到地盤之丙午方。即為之對照。如以子山論。若在冬令用事。取火星在乾亥壬。木星在艮醜癸。為之夾照。取晚上十二點。即為之太陽守照。取正午十二點。即為之對照。重在向者。即此意也。又曰不怕三煞太歲神。如能取得恩福星守夾拱對各點照坐山。諸吉齊照。一切凶神。自可避。謝氏嘗自己試用之。以明實在。惟趨吉避凶。為人之常情。不得已而用之則可。如人事上可以避之。則當然以避之為上。弟代人選擇。抱定走穩路。先將年月神煞避怯。再用天星擇一吉時。絕不敢以人作試驗品。如不得已而用之。亦必與主人說明。否則萬萬不用也。三大卦者。為玄空法中之大關鍵。言江東江西江南北。或言霤風山澤水火。即三大卦也。非先天之呆方位。乃指玄空挨星圖中之言風山澤水火而言也。憑空言之亦可。指習慣上之上中下三元之局格言之亦可。雷風與江東。即指上元之朝西局言。江西與山澤。即指下元之朝東局言。水火與江南北。即指上中下三元之朝南朝北局言。以上三者。即三大卦之運用與作法也。前函雲乾寅丁庚宜龍。辰申子卯宜水云云。乃指現在四運之零正立向言。非以三大卦為詞也。舉四運之正神宜龍。零神宜水。則每運之立向。及宜山宜水可知矣。如坤壬乙辰四字中。挨得艮卦。為二運之零神。宜乎取水。故曰巨門從頭出。從頭出者。暗示後天巨門之對面一宮。即左輔是也。若對宮之宜山宜龍者。即寅午酉戌四支中。有二運之正神坤卦在焉。餘可豁然矣。子母公孫。即秘授圖之抽爻換象。乾坤為祖。六子為子。而六子抽出之爻神為孫。如今運之指乾寅丁庚為言。此四字中之正神。從何而來。曰子卯辰申者。乃指四運之零神而言之。言其對宮。本應指巽申癸甲中之震卦言之。玄空中雖為真夫婦。而並非零神。故取水不以其相對之四字為言也。言向。則當然是乾巽、寅申、丁癸、庚甲。各為一線。言水。則非拘拘於相對之一線也。辨正講義中。有雲父母老而退休。所以雲玄空三大卦。今乾山取辰水者。雖非一線相對。取乾山之龍。則為子息。取辰上之水。即為父母。至如辰中有乾卦。亦即撥水入零堂之意。挨星歷來無口訣。奧語坤壬乙之八句。乃山水取捨之口訣。暗示挨星之秘。所以坤壬乙對艮丙辛。不言辰戌者。包含於三合之中也。先天為體。坤巽離兌也。一二三四運。後天為用也。上下各九十年絲毫不差。四運取乾山巽水。山龍坐實。順局也。平洋立巽山乾向。坐空朝滿。逆局也。順逆二字。即去水為順。來水為逆也。龍在生旺之方為生入。水在衰死之方為克入。反之即為生出克出。現上舉之山水零正可知矣。

九十 覆姜堰王休人函 廿七年八月五日

頃接五日來函,知近來專從辨正上逐節用功,殊為可欽,子字出脈子字尋者,可知平洋雖以水為龍,而仍當注重來脈,莫教差錯醜與壬者,子癸為上元一氣,當然有可通處,若再錯入醜字,則與上元之氣太遠,即犯差錯,壬字雖與子為近鄰,而卦氣屬於下元,當然亦不能相通,所以亦雲差錯,可知此二語,均指龍脈言,非以水為言也。閱者當詳審之,子癸午丁,卯乙酉辛,為卦氣之可通者,當然與甲庚壬丙不同,並非省文之故,若形局上不得意而兼取之,事出無奈,非方位理氣自然之理也。上二句言坐山之補救,下二句言向水之補救,辰戌醜未,與寅申巳亥之兼取法,此三節之方位理氣,大致相似,惟取輔與取貪,各有不同,上節言輔日是真龍,言貪曰護正龍,惟此乙辛水來催,更取貪狼成五吉一語,與上二節之作法又不同,前言龍,此言水,可知山水各有五吉之補救,貪狼發來遲,遲即長久之意,經雲北斗七星去打劫,亦即發遲之意,論龍空氣不空語,以形勢與零神為言,確合至理,子午與酉坐對乾坤艮巽宮者,乃指世俗之偽法,特表而出之,以明玄空之真旨,以下之子午卯西,辰戌醜末,寅申巳亥之三節,專論方位理氣,務必根據玄空挨星,與上三節之所論天地人,大略相同,乃叮嚀告誡之意,以下各問題,大都合理,玩寶照各節,可知形勢理氣,絲毫不能分離,非世俗之種種謬說也可知矣。

九十一 覆陝西王止明函 廿七年八月廿一日

接八日來函。藉悉一是。語雲千學不如一見。筆談不如口傳。誠為不誣。地理為哲理之一。尤為難明上晃怪通信一年。尚疑慮不解者。比比是也。經雲但看太歲是何神。立地見分明。成敗斷定河宮位。三合年中是。此為推排陰陽宅流年吉凶之大關鍵。總之全憑根據形勢理氣。又雲太歲吉則助吉。凶則助凶。此為人所共知之一語。但其應用之法。人人不同。所以有驗與不驗之別耳。玆舉一例如左。如以今之四運論。如某有陽宅一所。先看其宅外形勢。宅之西北方及正南方。皆為空缺。或為來去水口。其宅或為朝南向。按其外五行。可斷定為上元發祥之地。同冶三年起。六十餘年中。丁財大發。自庚午年民十九年起。人財兩失。家境遠不如前。何以知之。離乾兩宮之水口。為上元之古氣。今進中元四運。吉氣變為死氣。自有衰落之兆。午年為中元第一太歲到向。兼到水口。所以庚午年起。即見不利。戌亥年太歲到乾宮水口。今年戌寅。與午戌為三合。並見不利。 此為斷驗一定之理。外五行既有此局勢。內五行之門路。可不向其合與不 合矣。若內五行門路再在離兌乾三宮者。則其凶更甚而速。若在坎震巽生 旺之方。則其凶稍遜而輕。然或今運猶能發祥者,則未之聞也。至於斷驗 陰宅。與此相同。流年之紫白到宮。乃其小焉者耳。青囊雲陰陽相見。陰 陽相乘二語。為形氣之大關鍵。講義中六法早已言明。須將六法會合參用。方得應驗。如有一地。不論陰陽宅西北來脈。離坤兌乾四宮皆實地。坎艮震巽四宮皆低地。或為水口。可斷其為今運發祥之地。並為下元發地。坐向可不問見此形勢。可斷曰。此宅此莊。或此墓。前數十年不利。近十年必兒發展。此以局格斷之。屢試屢驗。若以內五行及內堂論短長。則以其水之最近。及最有力處論之。則百無一失矣。如在兌宮。斷以酉年。如在震宮。斷以卯年。如在艮宮。斷以醜寅二年。總之須以水之最有力處下斷語。以太歲到宮年月。以辨吉凶。立空三大卦。即雷風水火山澤是也。經雲二十四龍管三卦即是。玄空作法。處處不脫三卦。三大卦者。乃玄空中之大要也。山水作法。重在二十四龍之三卦。不重在立空通論之三大卦也。如今之丁癸乾巽等。非玄空通論之三大卦。乃二十四龍之三卦是也。此點當明辨之。羅經上並無特點。重在得玄空之作法。不重在羅經盤面之形式也。明乎玄空六法之作法。即無指南針。亦可應用。前著常識中。早經說明。辨正及秘旨草稿。值茲郵路阻隔之際。未便寄奉。諸小兒正在補習。無暇抄奉。得稍待時日再商。灶之方位及火門。實無大關係。今運灶位取坎宮。火門取震向為合。時事茫茫。不知何日可還我本來面目也。

九十二 覆姜堰王休人函 廿七年八月廿二日

接七月卅日函。玆分條答之。油印之城門太歲全篇。容日准抽開抄奉。稍待之為荷。前寄兩函。諒可到達。天玉之江東江西江南北。系指三元之局格言。此為玄空三大卦。系地理之綱領。玄空挨星之三卦。即二十四龍管三卦。系山水配合生旺衰死之作法。二者名同而法各殊。尊論略露一斑。可見用心。東西二卦真奇異。下旬雲代代著緋衣。曰東西二卦者。或即江東江西之兩格也。辰戌為東西二卦之界線。曰東西者。或東或西。在所不拘之意。或自辰至戌之半片屬低地。或平地。或自戌至辰之半片屬高地。或實地。此即為東卦。反之即為西卦。辰戌為來去水口。雌雄分清。向立醜未或未醜。為三元不敗之局格。曰真奇異。曰神奇。代代著緋衣者此也。此等局格。最為難覓。為地理巒頭理氣中最精密之大關鍵非得真訣者。殊難了也。請細玩之自明。叩金龍以五運大氣論。綱領已得。兼合七政之恩用。一切神煞。自可不避。惟人情之常。當然仍以避之為上。否則恐惹是非也。語雲甯為智者道。難與俗人言。為人作嫁。何苦出此。至於曆書所載通俗之祿馬貴人等等。亦屬人情之常。取捨各聽自便。形勢既得。此等概可置之。無關得失。實亦無補於事也。智者少而愚者多。習俗已深。研究學術為事。社會習慣為一事。二者相輔而用之可也。于星用時之法,名曰候星法。候星者。候其星光灼照而用之也。鄙著天星圖即用以擇時。恩用仇難。每日每時。均有趨避之可能。十一曜隨時取捨。非拘之于太陰大陽與鬥杓也。所繁而難者。惟推步耳。有每年之真步堂曆書。同年十二月。逐日十一曜躔度。均有載明。以之行用則易矣。鄙著天星選吉。迄未完成。時世所趨。因之擱筆。

九十三 覆陝西王止明函 廿七年九月二日

八月廿一日函奉悉。傳眼難。傳心更難。口傳易。精神傳更不易。人一己百。為進取之要義。吾弟能若是。總有悟徹之一日。一日謀面。當可豁然。有琱萿怞堡琱腄C怕無綠。不憚不明。始以為難。終必以為易矣。三運之五黃在兌者。即三運之水之大金龍也。不問庚西辛三字。與換星不涉。對面震宮之所謂正神者。當然以甲字上之挨星論。兌宮之零神。當然亦以辛字上之挨星論。庚酉辛三向。為三運之正向。甲卯乙三山。為三運之正山。奧語雲甲癸申。貪狼一路行者。如立甲山。至三運之正神而用之。則氣運已定。無補於益。應在上元初運一白時。即可先時收用之。於是得力悠久。所以雲貪狼一路行。甲卯乙三山。雖為三運之正山。均可坐立。而三字各有分別。甲為正神而旺丁。卯中有乾金而稍克。乙中之艮。與震為朋。且當面之辛水。又為零神。故當三運時。大多取立乙山辛向兼西卯者居多。了財併發。財局多發幼房。向得挨星之兌。兌為少女故也。若三運立甲山庚向者。雖屬坐得正神。而向得庚上巽四之生氣。氣運太促。丁財每每不發。此皆從實驗得來。餘可類推。總之金龍是一法。挨星是一法。須參核並用。金龍論後天一大卦。挨星則逐字分清。經雲明倒杖。卦坐陰陽何必想。倒杖即金龍之作法。卦坐陰陽。即挨星之作法。合乎倒杖。則不問挨星之得失。亦可得力。猶三運以兌宮為水之金龍。震宮全為實地。則雌雄既配。倒杖配合。可不拘其立甲山卯山乙山。均可得力。且能召吉。非拘之於甲與卯與乙山也。如今運之巽宮。為水之金龍。乾宮為山之金龍。有合此地局者。則陰陽已相見。其坐或戌或乾或亥各山。盡可按其天然之形勢為斷。非拘之於理氣之坐乾也。山水二龍。乃坐實坐空之別。其雌雄則一也。

九十四 覆陝西工止明函 廿七年九月十日

接八月十七日函,內附宅圖一紙,今詳覆之,甲癸申本為祿存,如在上元初運,即可立甲庚癸丁中寅三山。指一白運之作法,故曰貪狼一路行,本非貪狼,而可與貪狼同時先用為一例也。至於兼左兼右,則各從其便,不出卦夾雜可矣,陽宅看法,先看外堂,然後再論內堂,灶井二門房門,皆內堂之作法,臥房以床位為太極,好以人為極也。看門路在床之何方位,以辨吉凶,井位屬水,與門路動氣同一作法,明得生旺,辨得動靜,自易下手,橋樑道路塔廟等,一以形象論,二以玄空理氣論,形之遠近高低,色之黑白紅黃,均為形象之語,一通萬通,合乎情理二字明之矣,尊府新得屋宇,朝北局格,東高西下,東水四流,按理屬下元局,目今四運,坐向尚屬當令,宅運之得失,全以外堂之山形水勢為斷,村東村西,前巷後巷,其坐落場處,亦為重要,左右有鄰無鄰,前後有屋無屋,均為看宅之主要點,若拘拘于坐向者,則其義太狹矣,來函稱該處大都皆有西廂房,而無東廂房者,下砂收氣之作法,極為合理,在本運尤為合法,若至六運,又當收得乾氣為合矣,原門均屬向艮,以門向論,利於三運,然癸向則三運不利,目下宜取宅門一線之癸向兼子為最妥,臥房取靠西,收得東方之門路為合,若住東面,則門路均不免在西方矣。井位亦以靠西為合,灶位可以不拘。

九十五 覆姜堰王休人函 廿七年九月二十日

九月一日函奉悉。真步堂七政經緯曆書。內載每年排定十二個月逐日七政四餘躔度。非常明瞭。較其他曆書為特長。所以弟每年必備一冊。惟近年來不特價格高貴。並且滬埠各書局。無法買到。前數年特托友人至廣州直接購買。今年尚未買著。明年恐亦辦不到。價格約在三元左右。初年北平同善堂出版曆書。對於七政四餘。亦非常準確。近年亦無辦處。來函所論各點。殊為合理。足見大為進步。流年紫白。與挨星參用。今之玄空。的為楊蔣真傳。弟己已夏季。得之于江西李虔虛老先生。前年已作古。當初所得者。不過抽爻換象之一訣。立誓而授。辨正全部作法。皆得訣後細心研究得來。與李師晤面。為時不過數月。非若今次你我之得以從長計議也。研究員合計不過五六人。能悟徹者。尚寥寥也。可知得訣困難。悟徹實為最難。能以人規矩。不能使人巧。實為千古聖賢之名言。吾弟已大都悟徹。實為難能可貴之一事。將來好自為之可也。此次破格招人研究老。實為時勢所驅使。千百年來之實學。以冀挽救于一時。不至湮沒耳。年內目疾更劇。年近半百。實一可畏之事。諸小兒正在求學。勉力支持。將來擬傳一二。此為吾人應知之常識。諸稱平安。

九十六 覆湖北賀田龍函 廿七年十月十五日

八月十七日函,已將圖式批明寄覆矣,玆再將所問各點詳笞之,山龍平洋之看法,其實還是一樣,不外空實二字,空屬動而為陽,實屬靜而為陰,平洋之陰陽宅,坐空坐實均有之,山地則只有坐實,而無坐空之作法,坐著零神,宜乎坐空,坐著挨星之正神,宜乎坐實,此即形氣合一之作法,世有坐空坐實之說者,如其地形局應坐空立穴立宅者,應取零神到坐後之空處,此時亦為之坐著旺龍,若其地形勢宜乎坐實立宅立穴者,應在挨星之當令一星,輪值其為正神時,即為之旺龍,非以形局之空實為主,應以理氣之生旺衰死為主也。如城市房屋,雖不若鄉間之空實可分,如我之宅後,有他人之房屋,即為之坐實矣,我之屋一刖為街道,即為之向空矣,實與空,即在動靜二字中明之,又一運之子午癸丁固吉,若兼壬丙,或壬癸之左右相兼,而不出坎卦者,向首離卦有水道者,雌雄既相配,一三運均吉,毫無疑義,三八運之子卯山亦旺,二七運之子卯水亦旺者,旺在雌雊之相見,非旺乎挨星之得氣也。此點務必明白,楊公雲看雌雄者,其道即在乎此,所以雌雄與挨星,有密切關係焉,分房之作法,即從挨星中孟仲季定之,分生男生女,不全以挨星之陰陽卦論,並以坐後之地脈旺衰,得氣之厚薄為斷。

九十七 覆姜堰王休人函 廿七年十月十五日

十月二日函奉悉,地學一道,近世衰落,已至極點,尤其是近年社會不景氣,國難發生以來,按理醜未寅申為變換之大機,先天雷風相薄,有以致之,早經洞悉,太歲入卯酉,水火既濟,當可大定,內外一切,當可如願以償,茲姑置之,滬地生計日艱,尤以我非商非政之流為最,只有表面而無實在,處處要保全體面,此中苦況,實難以形容者,弟論城門取捨,遠近斟酌用之,確合至理,二論太歲各點之聯鎖,亦已洞徹,三論十一曜用法,亦屬不錯,惟一星到山到向,無力不能召吉,須合格成局,方為有力,四問東西二卦之奇格,實屬罕見,近年在蘇地曾覓得,已為友人讓去,亦緣份所致也。

九十八 覆姜堰王休人函 廿七年十月一八日

前函已覆,所稱第二條問案,十二支亦太歲之一,並不為誤,名稱雖一,用法浩繁,六法匯總而參核之,知某年月之得失,即太歲法也。劉氏小補,內有挨星圖攙入偽法,如挨星一端即是,其有意藏巧處,於此可見,玄空秘旨,的與六法符合,並無其他作法所舉卦位,皆本玄空挨星之卦位為主,艮為山止也。巽為風入也。得令而值水,失令而值山,應出山林隱逸之士,午酉同為玄空離卦,而午屬地卦之離,西屬地卦之兌,離麗也。兌悅也。得令逢水,先令逢山,應出江湖花柳之輩,總之皆言八卦之本性,斷驗全以玄空挨星為重,火若克金見化木,火旺則克金,其性炎上,曰化木者,有形之象也。直射之水即是,土性厚重,土旺則制水,指其旺運時言之,複生金語,亦指有圓形之山水言之,總之其關鍵在乎零正,兼及有形之山水,與八卦之本性,參合而斷驗之,其日秘旨者此也。

九十九 覆蕭山孔憲先函 廿七年十月廿一日

頃接十三日來函,附山地圖一紙,研究題十四則,藉悉吾弟仍得安居家鄉,閤府均安甚慰,山地立向,全以形局為重,不以理氣變更坐向,雪心賦有雲,登穴看明堂者,亦一立向之要旨也。其次則來脈朝案,均為立向之大關鍵,形局既定,再辨氣運,形氣兩合,為自然之理,絲毫不爽,語雲有體自有用是也。傳眼非一紙圖式可以分曉,須實地領看,方有把握,姑置之以待言。

甲庚壬丙乙辛丁癸之陰陽,以局之坐實坐空言,以山地平洋言,山坐實順局為陽,平洋坐空逆局為陰,當面來水均為逆,向得去水均為順,已得陰陽順逆之作法矣。

乾坤艮巽天然穴,水來當面是真龍者,四隅屬耦數,與四正不同,曰當面者,即本宮是也。蔣氏曰石破天驚者,即此意也。非坐空坐實之作法,乃大金龍之秘旨也。

寅申巳亥水來長,系指要求富貴而言,此四支中,與辰戍醜未之四支中,均三般卦全備,非若子午卯酉之四支中,皆父母而無子息卦也。乾坤為大父母,坎離為小父母,所以能求得富貴。

子午卯酉,為卦之父母,所以力量最大,曰作祖人財旺者,有此山,必合此水,方有是應,若山大水小,則雌雄不配,所以雲遭傷。

五行若然翻值向,上二句言龍,所以雲發丁,下二句言水,所以雲發富,水旺則山亦旺,曰翻值者,須向上再得旺水也。山旺而無水,水旺而無山,則陰陽不能配合,丁財兩敗矣。

吾弟所論天卦即天運,地卦即山水相對,的合至理。

陽若無陰,陰若無陽語,即山水相對,零下各得其宜之意。

城門與龍身出脈,正是一家骨肉,出脈處即山之城門,近穴來水口,即水之城門,即山與水相對之意,所以雲能觀出脈,便識城門,其相對不相對,全以後天之地卦方位論,此乃形家語,非法家語也。

元機妙訣有因由,段曰因山者,即指挨星秘訣為言,向上及徬宮可以指認之山峰,其方位值挨星之何卦位以辨吉凶,表面雖屬二十四山,其元機須求挨星,其山支向尋祖脈語,系指方位理氣,來脈與水道,以不出地卦為最要,即世稱一卦清純之意。

陽用陰朝,陰用陽應,為雌雄相對之極 通套語,形氣二者,均不能出此範圍,吾弟以乾兌離震,與巽坎艮坤言者非。

辰戌醜未地元龍語,系指玄空挨星中,兼取貪狼補救之法。

巽辰亥言武曲位,辰為六運之龍,亥為六運之水,巽亦為六運之龍,故此云云。

山上龍神,與水媕s神之生死順逆,弟以平洋山地之坐空坐實論,確乎合理。

辛山乙向,山地坐實,宜乎下元七運,平洋坐空,宜乎上元三運,壬山丙向,山地坐實,宜乎八運,平洋坐空,宜乎二運,經雲位位是破軍,巨門從頭出,天市合丙坤,即此作法。

研究錄六

一○○覆陝西王止明函 廿八年一月十七日

十二月廿七日函。今日奉悉。上月覆函。諒尚在途。查本函所稱前列研究各條。迄未見到。此函諒已在途遺失。故末到達弟碌碌如琚C無事可言。所莘人口平安。順時聽天耳。茲將研究題詳答于左。

二十四龍管三卦。即秘圖所列之子母公孫。乾坤老而退休。風雷水火山澤。即三大卦也。 一切作法。均系乎此。

六運以乾為正神。巽為零神。以干支言。即子卯辰申四山。午酉戌寅四水。後天之戌乾亥一卦。為水之大金龍。辰巽已一封。為山之大金龍。

六運之兩片。已如上述。七運取後天之甲卯乙一卦。為水之大金龍。庚酉辛一卦。為山之大金龍。八運以後天之醜艮寅一卦。為水之大金龍。未坤申一卦。為山之大金龍。九運以後天之壬子癸一卦。為水之大金龍。丙午丁一卦。為山之大金龍。此山水雌雄之兩片也。

辰戌醜未。為天地四方之界。故曰禦街。水自辰至戌。屬巽離坤兌四宮。為江東卦。發於上元。水自未至醜。屬坤兌乾坎四宮。水或自醜至未。屬艮震巽離四宮。均可發上下兩元。此未醜為界也。故雲江南江北共一卦。一方有水。一方必要有山。雌雄分清。方合作法。若山水不相對。則陰陽不交媾。無吉凶可言矣。

不出位。即不出二十四龍三卦之內也。如地卦之子卯辰申。為挨星之卦內。子出壬癸。卯出甲乙。辰出巳巽。申出坤未。即為之出位。

三陽即任何一卦之向首當面一卦。經雲向首一星災福柄是也。

上中下三元乃世俗之習慣。曰天地人三元。以二十四龍分之。即子午卯酉乾坤艮巽屬天元等。乃盤面之天地人。非卦理之三元也。不過吾人口中之口頭語耳。非玄空上要語也。

辨正全部。猶國學之經史子集。其味無窮。一切深奧。均寓於此,故采入四庫中,惟玄空深奧,世皆不察耳。僕專釋辨正者。即為此也。

小補書能作為參考。得訣後乃可入目。否則實難得其門徑。其注青囊經。實駕蔣公之上。其秘處則更秘。透徹處則更為透徹。劉公實為近代地理之大家。

一○一 覆蕭山孔憲堯函 廿八年一月十九日

接一月八日來函,知上次覆信已收到。府上福地,按來函所載種種,實難得之吉格,即立辛乙與酉卯。均無大出入,按理均為七八運兩運之旺局,凡立向出於天然,全以形局為主,不以種種俗說所拘泥,或謂立甲向,即陰陽清純云云,或亦局勢上之語,據稱外向擬立酉卯云云,鄙意當以形局為主可矣,按玄空卦理論,申龍利於六運,辛山利於七運,艮寅水利於六八運,總之乃下元局格也。於今運則不平,不直達,即補救亦無不可。

來函稱某地師,以上元山地,宜立甲庚、壬丙、子午、卯酉為利云云,與玄空法不符,吾弟即經研求大法,且已得挨星秘圖之授,何以仍是懷疑,研究之難,于此可知,平凡者更不待言矣,理通則信之,理不通則疑之,此為當然之理。

幹維乾巽坤艮壬句,系暗示挨星,乾中為巽,坤中為艮,而壬亦為艮也。支神坎震中為坎,兌中為離,而癸中為震也。

前兼後兼,不能偏於一面,須前後互相照顧,兼前而得水得局,設或後龍不正,兼後而得龍得脈,設或前朝不正,則均非所宜,故曰聯珠不相放。

東西父母三般卦,即在子母公孫圖中,父母卦得力悠久,故日無官只豪富,每運各有父母,如一運之子午,二運之寅申。王運之甲庚,即是,餘則為子息。

共路兩神為夫婦,即天地自然之交媾,即玄空三大卦是矣。

無形之夫婦,配有形之山水,兩兩配合,故曰主張,地理作法,盡於此矣。

本運之癸山了向,坐空則吉,向水則凶,庚水值正神,應主不利,雖有巽宮水口,亦屬無補,以六運論,則此向及來水均吉,坐山亦旺,今運則否。

立穴盡可不論坐向,全以水口為主,甲水吉而丁水凶,甲水利於七運,丙水利於三運,巳水利於四九運,申水利四七運,巽水癸水,均利於七九運。

乾坤艮巽,與甲庚壬丙,均為雷風山澤兩卦,來脈水口,須節節同行,不能夾雜,列土分茅,即一卦清純之徵兆。

陽若無陰陰若無陽,即上向無形之陰陽,與有形之山水,須處處配合也。

按來函稱坐辛向乙之陽宅,乾兌坎三宮皆空,巽卯為近高山,離坤方平山,似系坐空朝滿之局,十餘年前,及今運均不為利,前後相比較,形局不清,還以二、三運為利,乙向擬改為丁向形式殊不合體,未知尊處屋宇,習慣上之形局如何耳,即能改之,亦屬徒然,最好此屋有後巷遮欄乾兌之空,方合四運之氣,乃無可如何之事也。

一○二 覆陝西王止明函 廿八年六月十三日

接五月十五日、廿二日兩函。及郵票一元無誤。計廿八年下半年。彼此研究通訊八次。所問所笞。均有底稿可稽。如欲抄奉。可以遵辦。所稱均未收到者。或為郵路移生耳。尊稱或因應盡之責未償一節。彼此道義之交。決無此理。碌碌如琚C惟環境之苦。萬人皆同。承遠地繫念。曷勝感謝。時勢所系。非心力所能及。可句介介。地理先求體。再論用。凡千古名墓。莫不全在得體。非理氣所能致此也。二十四龍管三卦。三卦者。水火風雷山澤也。艮丙辛與坤壬乙。山澤之一卦也。甲癸申與庚丁寅。風雷之一卦也。亥卯未與巳酉醜。水火之一卦也。餘可類推。風雷為江東卦。山澤為江西卦。水火為南北卦。經四位者。自一至四。自四至七。自七複至於一。故世雲一四七者。三大卦三般卦也。雲一而九在其中矣。雲四而三在其中矣。雲七而八在其中矣。乾坤為老父母。而六二之作法。亦在其中矣。江東發上元。江西發下元。南北發上下兩元。此以卦與方向言。故發之修短。有定理也。

一○三 附王休人先生來函 廿九年十二月廿九日

夫子大人函文。敬啟者。生於日昨捧讀喜柬。恭悉令郎國光師兄。詹於一月二日。與黃女士舉行結婚典禮。不勝欣躍。適因冬令時期。稍有應酬。未能趨前叩賀。慚愧之至。謹匯國幣拾元。略表寸忱。伕希笑納。是所禱盼。耑此恭賀大喜。堂上太師。尊膝前。祈代道喜。並請師母大人喜安。

附啟者。近因國難時期。戚友陰陽宅用事。每每不願從緩。以下數列問題。因之發生。謹並臚陳。伏希于燕暇時。揮筆指正。毋任翹企。

葬地在紫近年月殺方。生為研究書理。抱遠離不論方位宗旨。苟能距離住宅一堜峊b塈Y與出葬。陽宅距離主宅百步以外。砌造新宅。論開山立向。不論方道。與陰宅同。合法否。

附葬昭穆穴。以主穴為中宮。避讓紫殺方位。譬如今年辰巳午末紫方。遇坤兌向附葬昭穴或艮震而附葬穆穴。必等大寒方與進行。

山向紫殺。普通人于向兼太歲。坐兼三殺。每多忽略。譬如今年辛山乙向兼戌辰。坤山艮向兼未醜之類。生亦令等待大寒。蓋因太歲三煞。從十二支起例。先天羅經、有十二位也。

年月五黃在中宮。或在山。舊墓合穴之均忌。新立之穴則不忌。陽宅雖空地。新造均忌。年月五黃在中宮及坐山。因有斧斤震動。曠日持久也。

陰陽宅開山立向。謹避向太歲月建。坐年月三煞。修方兼忌歲破大將軍年月五黃。餘如戊己陰府年克天地官符大小月飛天煞等。從遁幹化氣及飛宮起例等。名之曰轉灣神煞。一概不忌。

陸氏新采陰宅。照依勢堂局。應立壬丙子午向。尚未用事。另有三元家倡議。宜立子午兼癸丁向。取辨正天元宮與人元一路同之意。生意辨正謂子午癸丁一路同者。是上元一運作法。子山兼癸。為一運兼三運旺星。如在六運用子午向。必兼壬山。為六運兼八運旺星。方不失時。今值四運。用子山為先取六運生氣。若兼壬字。八運雖遠。較之兼過去之癸字三運星。似稍密切。此固目前用子山。宜壬不宜兼癸之原理也。且陸氏新地。本是壬丙兼子午地勢。依地勢扡壬丙向。其弊不過下及子午兼壬丙發速。改用子午兼癸了向。不但失時。而且太偏斜。不合位置。現在當事人持疑兩端。尚末確決。附圖陳情。懇請片言折衷。望早賜教。感激無既。

一○四 覆姜堰王休人函 三十年一月十日

十二月廿九日函,後列六問題,詳述年月開山方位,立向直忌,確合至理,僕亦向來如此,二十四山中修方,惟四隅各山向最難選用,不得已只能選大寒節後,歲宮交承之際,乃為妥善,為人即以為己,人安則已安,理所當然也。世有非至大寒謬然選用,幸而平安,不發凶兆者,主人之幸,我所不取也。後列陸氏新得福地,水道重重抱繞,前後左右,四勢合情,有德者方能得此,立向一層,總以合乎天然形勢不偏不倚,乃為合情,若兼癸丁,則向得支濱,既無朝山、又無開陽,形勢偏斜,自不為合。二十四山之分為天地人三元者,即四書天開於子,地闢於醜,人生於寅而來,乃世俗相沿之俗說耳,於地理則無干也。兼壬丙,則四運平安,六運仍可大發,若兼癸了,則四運不利,六運大發,午末年更凶,如何請酌奪用之可也。

一○五 覆瀏河一西涇張子才函 三十二年十月五日

二日函悉,秘旨家有少亡,只為沖殘子息卦,庭無耆老,多因攻破父母卦,如今之四運,雷風為其本身五行屬水,水來生木,即為父母,木能生火,即為子息,如玄空挨星之水火一卦,遇有山形水勢,或道路等兇惡之形,沖殘攻破者,即致此症,須從形跡上著眼,方可下斷語,不拘拘于何山何向之本卦五行也。三運亦同此論,何為水火卦,吾弟既得訣,當可瞭解,若至六運,則以乾為本身五行屬金。以土為父母,水為子息,七運同論,八運九運,父母子息,概可類推矣

一○六 覆湖南乾城縣所娷矰撟D夫函 丙戌九月二十一日

道夫先生大鑒,九日函奉悉,鄙著玄空學本義,准預約一部,俟出版後再通知繳款辦法,此次出版,完全為挽救近世誤于章派玄空,當年鄙人亦誤于章氏嫡傳,故民國十二三四年連刊大玄空路透實驗新解三集,以為即玄空正宗矣,及民十八得李師之傳,宛如久夢大醒,始知前著之非,今既知之矣,不得不重行編者,以利來者,尊稱談形勢者不過疑撼兩龍經,講理氣者,不過青囊天玉寶照諸經,其他無可取云云,卻為至論,蔣公雖加以注釋,閱者仍難入門,惟得訣者方能入其堂奧,哲理非通俗之學識,可以無師摸索,即後以抱濟世心腸而關注者,著筆處亦與其他立說不同,非形勢之可以按圖指實也。函詢天玉坎離水火中天過一章,及寶照乾坤艮巽為何位,乙辛丁癸落何言,甲庚壬丙來何地,星辰流轉要相逢一節,此兩節確乎非普通者能詳解,此乃千古不傳之挨星秘旨,坎離真夫婦,曰中天過移帝座者,以今世所稱之章氏玄空,以洛書九數,分運盤山向盤,從掌上分陰陽順逆顛倒挨排之說,似若道似,要知陰陽交媾,乃出於天地才自然,抽爻換象,一再三索,非人力可以勉強,實為挨星之秘旨,即為何位落何宮來何地等等,亦暗示此旨,按二十四山干支八卦為其表,乾坤艮巽坎震離兌八卦為其堙A卦即星,星即卦,故日流傳,世人只知其表,不知其堙A聚論千百年之理氣,自綠於此,將問鄙著後,當可一目了然,所雲得地兩處主峰,酉龍入首,擬立子午山向,兼向未定,又醜艮龍申未入首開面,當面九曲來朝,擬立艮山坤向,兼亦未定云云,按立向以形局為重,兼左兼右,隨所下拘,世俗兼取論順逆陰陽者,只知其表,不知其堙A皆非正論,玩經旨子午卯酉四山龍,支兼幹出最豪雄一節自明,支兼左右之幹神,則仍不出支,惟兼左右之支神,則支神各有不同,未則未而申則申,正出不兼則空,萬萬不能也。坤向午向之兼取,總以天然之山水為主,非可亂了斷語也。鄙意如此,質之高明以為然否,需複順請,台安。

一○七 覆湖州雙林吳耐紳先生函 丙戌九月二十一日

耐紳老先生大鑒,十六日函奉悉,上次覆函知已收到,茲將所詢各節分答於後。

上次為雙林尊居遇火,原因未明,巽為風一語,朝南宅貼近西方河邊建築。午丁與戌乾方為大斡水,轉折有力,今年丙戍。合成寅午戌三合,九紫年白入中,離宮離到四綠,七月月白八白入中,離宮飛到三碧,與玄空挨星,正合負棟入南離,經雲 立見廟堂再煥,所以回祿有所不免,經所謂但看大歲是河神,立地見分明,成敗定斷何宮位,三合年中是,於此可益信矣。

今重取合五之水為吉,不拘拘於一二三四宮純屬水,任何一宮有水均吉,取合十五之山為吉,非拘拘於六七八九宮完全要靜也。有任何一宮之山之靜均吉,反之則山水均凶,總之應審其山水力量之大小,以斷應驗之遲速輕重耳。

選吉為地理中關係最輕之事,遠不若形勢理氣之重要,普通均用干支四柱,合格成局為吉,與年命不犯沖忌,與坐向亦應輔補通利為吉,若能再用七政天星推論,取其恩用,避其仇難,則更為精密,鄙前刻天星圖,即為此選時候星之用,惟今世間有人行用之天星,大都以當令及時之星為旺,用法正相反耳,識者更屬寥寥,殊為可歎,世界潮流之所趨,亦無可如何之事耳,需複即請台安。

一○八 覆大冶大王殿李道客函 丙戌九月二十四日

道客仁弟如而,二十一日覆函諒述,茲將來圖摘複於後。

為貴處總圈門巽向,內有居戶七十餘家,巽離坤皆山,水自西南來,抱繞於村後,至艮而去,圈內屋宇,坐向不一,尊宅為醜未兼艮坤,吉宅尚可,函稱親屬在近圈門處居住,巽向二三運家道不利,而男女無故自縊,鄰近亦有多人自縊,甲子四運,將圈門外照牆拆去後,此處居戶無不順利,且子弟聰明多讀書,村千山形如人,周圍小巷如繩索,自縊即在於此,尊論確乎合理。

鄰姓小屋,巽乾兼巳亥,坐實向空,坤水經宅前消艮,門前有矮案山兩重,以局勢論,尚屬不惡,函稱其人甚厚道,從前刖家道頗順,最近四五年中,老人既死,少年男亡,婦女改嫁,落水死亡者有之,滿身瘡毒,終年不能起床者有之,家財盡耗,因磷其家長仁厚,特繪圖函請補救辦法,茲按以上二圖推論,玄空理氣之真偽應驗,可以不言而喻,按山居朝西北,為本運陰陽相乘之局,所以諳病百出,今年丙戌,明年丁亥,太歲到向,猶恐不利,急宜將正大門閉而不用,從全宅之東北隅坎宮便門出入,以迎生氣而避死氣,並令將宅後外牆每間開一窗戶,以納旺氣,並將臥床翻裝朝東南居住,即可平安無事,至甲午年起,仍用原大門出人,為六白正局,丁財兩順,急令斟酌辦理可也。複請台安。

一○九 覆南京王酌平函 丙戌年十月十八日

酌平賢弟如面,管店來函收悉,顧惕生老先生住址,既與府上相近,請將門牌覆知,以便通訊為盼,坊間各經典論陰陽順逆生死,不一而足,最令人難辨,有以形局論順逆者,有以生死論順逆者,已順則生旺,逆則衰死者,即姜注生入克入,有雲生旺之氣為生,衰死氣為克者,入為內克為外,入為坐山,出為向首是也。平洋山龍,坐實坐空,作法不同,故有順逆之稱,非從掌上入中順逆飛布為順為逆之說也。此點最易令人誤入岐途,下文雲山以生氣為順,水以死氣為逆,乃理氣零正之作法,最為顯明,二十四山坐實坐空分為兩局,即所謂四十八局也。雌與雄交會合玄空者,此雌此雄,系山水形局之雌雄,非理氣之雌雄也。下句雲雄與雌,玄空卦內推者,此即理氣天地水火山澤雷風之雌雄也。關於辨正各經文,均已詳解于本義書內,至遲明年春季出版,今預約者全計只八十部,一俟書款到齊,即當開印,約兩個月即可告成,因印刷工料太高,需一千元方可告成,環境所系,無法籌措,故不得不慎重辦理,雖心急如火,力不從心,將來書印成後,各條經文,自可一目了然,今暫置之,據條答之。

當今之一卦曰正運,故曰天心正運,一切吉凶,均從此當令之一卦推論,天心即立極之意。全年三百六十餘日,每一花甲有五子,故曰五運,六個花甲為一年,故曰六氣,此法屬於太歲章,叩金龍之用法,每年分為嚴凝溫厚之氣即本此。

城門為通氣往來之所,陰陽交媾之門,猶種子與生育之門,即極相似。

文風武水,高實為風,低空為水,即零正用法之意,小補往往有弄巧反拙之意,令人如入五里霧中。屾落頭定有一星句,落頭者行龍將結之屬也。到頭者盡結之處也。若落頭屬水,則真而太剛,若屬水體,則屆而太柔,曰到頭要水土金者,水屈士方金圓,則剛氣已化,故能結穴,世雲龍貴陰穴貴陽者,亦與此意略同。

點位二字,以形勢遠近為言,近則為兄弟,遠則為子孫,發於現在,發於將來是矣。

內外生克已答於第一段,仰庚申之夾,與辛戌癸醜大不同,書載目講雲,坎離逢震巽,二七同道,為卦氣可通,言六七一八,則不能而為夾雜矣,按理庚申水雖夾,應發於上元二二運,下元之庚,雖屬為吉,為非正運,其效故輕,非可與上元運同日而語也。又子癸為吉壬子凶者,此句非得訣不能瞭解也。所以世俗有順子逆子之說,即誤於此句而來,訣日貪狼一路行,故曰為吉,若壬者,上元而取下元之氣也。故曰凶,(上下元非從干支分天人地也)若時當下元初運,則於癸凶而壬子吉矣,此意諒洞澈。

尊論確合至理,氣運之消長,隨九氣轉移,故曰貪巨祿文廉武破輔弼一一挨去,世俗論挨星,從掌上貪巨祿一一挨去之說,獲知於此著書立說之難,所謂能為智者道,難與俗人言,非古人之有意誤人,賣原理之難明,乃後人自誤耳。櫥明堂十字,系指結穴言,天心十道,系指山水零正言。

辰戌醜未同為四隅之邊沿,易犯出卦,故曰乾坤艮巽夫婦宗,甲庚壬丙曰正向者,此正非單字,經雲乙辛癸單行脈,此正與單,不能混為一談,世俗大都以單向不兼為正向者,誤之尤誤矣,下句雲取得貪狼者,惟得訣者能明之,否則甲庚正向不兼,何來有貪狼可取,下次來函請詳明之,俾知究一見,玆姑不答。

問寅申巳亥句,與上相同,來函時並述之,偕盼。

陽脈陰脈,鄙意系山龍平洋之分,平洋當然為陽,而山龍亦有平地結穴老,其脈氣陰陽而剛柔,務必明辨之,夫山龍平地,雖屬陽矣,而其脈線究與平洋不同,萬不以離乎陰脈,若論平洋結穴,脈氣普遍,脈之陰陽剛柔,乘氣作法,稍可變通,不若山龍之最易脫脈也。山鄉敗絕者多,其故即在於此,平洋納氣應驗要重,二者為相地作法,應加注意,不同之異如此而已,愎請台安。

一一○ 覆安徽靈璧孫一民函 丙戌十月三十一日

一民先生大鑒,頃接二十七日來函,藉悉一是,按玄空理氣正宗,為千古不傳之秘,識者求之不得,不識者送之不要,古人擇善而授,立誓而教,非無意也。此次出版,完全為流傳正宗,以免湮沒計,介紹三部,為道非為利,非如此不能傳道,恐得之大易耳,識者諒能洞悉,本義出版時,擬將志願得訣者之照片刊入,以免將來混蒙,先生所談各節,確乎合情,地理不公開不隨便授受,古人確有深意,天理地理性理,一理而已,求道確難,得道更難,即以僕而諭,非得李師薪傳,迄今猶迷夢于章說之天心正運也。函稱十餘年暗中摸索,若先生者,正不知何許人也。僕之大聲疾呼,信與不信。聽之自然耳,非強人也。所謂會源圖,可否略示大概,俾知實在,俾辨是非,斷驗不爽,似系正宗,先生昔年通訊,系普通研究,未備正式,且為時不久,既逢國難,故未入室,所稱甲申十年屬四運,甲年十年屬六運者,系末明卦理者之俗談,事理並非如此,茲特略而告之,運之流行一二三四六七八九,以後天為主,故曰用,運之長短,以先天為主,故曰體,如曆這分上下兩盤,上動下靜,陽極於九,陰極於六,故一運坤六斷,三六得一十八年,二三四運各二十四年,餘仿此,挨星奧語八旬,已全備,後人偽造添加八句,子癸並甲申,可發一笑,惟此須立誓而授,蔣公雲得訣者自明之,會者一言立曉,即指此訣而言。僕研究數十年,肯將前著自閑者,學有原理,道非私物故也。既知之而不言即為自欺,既言之而不以學道,則為欺人,欺己欺人,必為後人所棄,當今之論是說非,尚其小者耳,僕為章氏外戚嫡傳,相距咫尺,其家學淵源,知之尤詳,公開章說者,又為首先一人,數十年心血,一日拋棄,除非癲狂者有所不能,自掌其頰,世無此癡人也。一切聽之將來,我盡我心是耳,如蒙不棄,除介紹三部本義外,須具原書照片,正式儀文,方得傳授,既承明示,特為明告,以後來函附圖,須注明坐向標記,俾可省目,經雲富貴貧賤在水神,易曰吉凶悔吝生乎動,世稱風水者,即動氣之系也。查王姓則民祖墓,於十數年前遷葬,酉卯兼辛乙,坐高田向平田,可稱攀龍,因左方水塘,按圖在醜艮寅方,近而有力,按坐向論,現在四運,本可吉利,然東北水塘有力,不免多凶,長房幼了欠利,過醜寅年平安,又另圖陳太恩祖父母墓,六年前遷葬艮山坤向,坐高山向平田,卦氣尚合,查內水口在離宮,午未年欠利,酉方兌宮有水,乙酉年多事,關於女丁,又張克永父墓,葬于高山下平田內,民十六七年間用事,卯酉兼甲庚,按理氣論,三者之中,惟此為最不合宜,陰陽相乘,申酉戌大歲到向首,以及年月紫白五黃七赤到宮之年,必見凶兆,破財多是非,有怕不免,以上三家評語,按圖略覆,是否如何,後請詳覆,俾知實在,以後來圖,第一要將大小水口有力無力,一 一載明,方易斷驗,特複即請台安。

一一一 覆阜審王崇漢函 丙戌十一月九日

崇漢賢弟如畫,五日函奉悉,值此多事之秋,一切難辨。尊府一帶地方不安,為之更甚,長此以往,任何人均為不安,人也抑數也。不從人心上改革,道德上整頓,而從虛偽上利祿上進取,非治之之道也。易曰道長道消誠然。

尊論老父母退休幹孟仲季卦一說,足見心得,中男代行事,亦於此中得之也。

甲癸中屬雷風一卦,曰貪狼者,與貪狼可同時得運之說也。若以其近鄰之子卯,與未中之貪狼為言者則謬矣,雷風屬三四,如三運取震三為旺龍,巽四勢必在向首水堙A若一交四運,則正神入水中,勢必致凶,所旺不過二十四年,氣運大促,用法理應補救,曰與貪狼一路行者,應在一白當令時,即當收取雷風一卦,以補悠久,毋須至三運,可預先在甲子之十八年中,即可先收先用,故此云云,明此則山澤一卦之補救法,可以反三矣。

目講口訣二句,乃以河洛先後天生成合十之理,運會而用之,為支空真旨之綱領,挨星為其條目,證明原理,可無疑議,他如出卦夾雜與清純之分,亦於此中辨之,如壬丙亥巳,與甲庚寅申,雖屬夾雜,而卦氣可通,可以出卦,若乙辛辰戌,與癸丁醜末,則卦氣不通,未可出也。此亦主要之原理,世俗大都不明,故特詳告之,

先天八大卦,為天地曠廓之柱石,猶人之有身首四肢也。故曰大玄空,即氣體是也。用於太歲章,排六甲布八門,推五運定六氣,即本此,他無所用。

經雲山管人丁,故論人丁之盛衰,全以坐山得脈之大小緩急為斷,太過則剛而為煞,不及則柔而脫脈,均所大忌,至論分房,即以穴之前後左右形勢,氣脈輕重正側為薪,正神作法即在於此,若傍宮之零正,乃關於吉凶悔吝之斷語上揣摩,與人丁盛衰無涉也。

顛顛倒是玄空法中之形容語,世俗大都從手掌上順逆飛跳,即謂之顛倒者,真所謂顛倒矣,若章派老是,可發一笑,流行之氣,迴圈無端,玄空取用之法,全憑流行之氣以為用,山水形勢不一,前後方位未定,作法活活潑潑,無以名之,故曰顛顛倒,章派一字無可用之處,得訣者方能明此,方能信此,若暗中摸索者,恐走遍天下,無一人能信我言也。勢必挨鄙著世後,有心人或能了然於胸,然猶豫,函詢面談,恐老天亦不假我年矣,言之不免痛心,一手掩蓋天下,當然有所不能,過我罪我,亦聽之自然耳。

著書看筆,往往因當時環境為轉移,有泛論太過者,有闡注大略者,往往有之,況此次闡注各經,正值倭寇侵華之際,看筆每有錯雜之處,哲理原理難盡,闡注無窮,若重加檢點,未免太緊,所以第二次圈點修正後,即作告成,至於文法上之探討,每有不工,或亦難免,惟是深知大綱不錯,尚可自慰,諒知我者定亦原也。再按辨正青囊各經文,本與詩書易各經典意義略同,闡注本非易事,即以個人前後論,若再作第二次著述,其闡注句語,未必與第一次初稿工拙一樣,其所同者原理與主義是耳,工拙繁簡,則當然有異矣,姜堰王休人亦為及門之一,為人誠厚,刻苦研求,得訣悟徹者為第一人,昔年已將辨正全部闡注告成後,會將底稿寄我復查,將來有會,或亦能付刊,有便不妨通訊切磋,最奇者及門中得傳者,王姓為多,定遠王酌平亦其一也。他如酌平之兄漱六,及大荔王止明,無錫王耀千,三者均在難中作古,殊可惋也。今而後有志研究,得訣而能悟徹者,能有幾人,並不傳也。傳之而毫無心得,亦徒然耳,古雲青出於藍,誠不評也。惟冀於今後之來者,豈複即詢近安。

一一二 覆太倉西涇張子才函 丙戌十一月十六日

子才賢弟如故,令親張君帶來函稿簿兩冊,收到無誤,出版正在審備整理之中,至遲明年二三月,必能告成,承介紹預約甚感,上次所告目講口訣兩句,為玄空理氣山水作法之大綱領,內蓄河洛先後天生成合十之至理,明此則挨星秘旨,可以完全領會而通之,茲特列圖如次。訣曰坎離逢震巽,艮兌合乾坤,先天為體,後天為用,河圖一二三四生數也。六七八九成數也。一四與二三合五也。九六 、七八合十五也。生數宜水,成數宜山,生數宜山,成數宜水,一六三八運,取成數宮水,生數宮山則吉,反之則凶,二七四九運,取成數宮山,生數宮水則吉,反之則凶,約言之,即合五宜水,合十五宜山,合五宜山,合十五宜水也。以洛書合十對待言之,即一宮宜山,則九宮宜水,九宮宜山,即一宮宜水也。上句乃洛書三七二八也。河圖二七同道三八為朋也,下句乃洛書一九四六也。河圖一六共宗四九為友也。此為立向出卦之可通者,若癸醜乙辰,則一八三四為卦氣之不可通者也。世俗于立向,往往有出卦清雜,以及陰陽順于逆子之爭只知從二十四山干支八卦上分辨,玩此河洛先後天原理,明得此訣要旨即不攻自破矣,詳玩之自得。

一一三 覆湖南資與黃遠詰函 丁亥一月二十四日

遠詰先生大鑒,去冬出門數月,年底始回,檢得來劄,承介紹客戶,均未見有來信預約,敝著須在孟夏得親自校對時,方能成印,各處書款,多未寄到,徵集有待,遲遲出版者此也。斷驗陽宅宅基,以乘氣為主,立宅久替憑此,元運得失,以納氣為主,吉凶憑此。

甲房當宅之坤方,納得耳門坤氣,四運吉利。(納氣以床位為立極,房門不論坐向)今以床位與房門論,一納兌凶,一納坤吉。

乙房在宅之何位,不論吉凶,查房門在床位之東方,四運吉利,(震巽二宮吉)。

丙房在宅之西北方,如西北方宅外有鄰屋者更吉,查房門在床位之東南角,納得巽氣大吉,正西窗口,能少開不用為吉,總之以本運(四運)及二七運論,西宅吉,東宅凶,以一六三八運論,則東宅吉,西宅凶,未知過去應驗若何,門路為動氣,吉凶系焉,猶陰宅之重在水口三叉是也。惟陽宅間間有立極,層層有立極,(樓屋臥房憑此)陰宅則立極惟一,陰陽宅之不同點在此,明乎此理,則判斷二宅,所謂陰陽一理是也,世俗以陽宅另有專書者,不明原理也。複清春祺。

一一四 覆南京王酌平函 戌子五月二十日及門王休人代

酌平學兄臺端,頃接華劄,敬悉,吾見近況種種,頗有同病相憐之概,代稟,函文,承命再概答稿謹述如次,弟細玩兄之詞意,對於挨星訣窮,似未徹底,弟亦過來人,在昔憤悱之時,亦複如是,來函舉例,一二三四運,旺氣在坎坤震巽,此大金龍之法,且是錯舉,蓋專言山,當雲坎艮震乾,專言水,又當雲離坤兌巽,方合奇耦順逆,山水分途作法,至於零正二神,不過挨輪洛書流行之氣,舉其數即合挨星為用耳,雖則數本洛書,位置實在子母公孫之內,坤壬乙辰是輔星,艮酉辛成是破軍,山澤對待言夫婦則可,名零正則不可,二運正神在寅午戌酉,零神在坤壬乙辰,七運正神在艮丙辛戌,零神在甲癸申巽,乾坤雖老而退休,二八四六運中,山水一樣取用,毋須替代,太歲法是總名,分而言之有大運值年時序月序之異,大運即修短八運,時序是叩金龍法,年月按十二支三合對沖,兼有紫白飛加等等,研究純熟,自能一以貫之,弟前所貢獻,老師回來,隨即呈核,曾邀許可,今次擬答,亦先稿閱然後繕函,吾兄細玩挨星圖訣,自然妙趣環生,非筆墨所能盡述也,複請台安。

一一五 覆香港文咸東街道趙求是函 戊子夏六月十九日

求是先生大鑒,九日函奉悉,出版事承代擘劃,至深感謝,所擬辦法甚是,今已通函各處同好,再看情形,如有眉目,當立刻開印,紙草字樣,大小式樣,視將來收款多寡為定,無論如何,但求印成,茲再附寄通知一份,乞代發,容友的系昔年舊交,一談即知,茲將答題列左。

朝南局向又立午向,交庚午太歲到向,為第一年交運,至民國四十二年為止,至甲午交大白運,第一太歲到向,即運轉大發,其推算法以十二支及運數為主,十二支之各太歲,到所立各山向,為數第一太歲,如以運數論,即如庚午為四運第一年,(為公共一體之轉運)如卯山酉向,則癸酉年為酉向第一太歲到向,其餘各向類推

同一朝南局,初葬旺盛,必尚在一白運,二運變色,四運一落千丈,必系當面離宮有水所致,如朝南立向,向上無水見,其城門在巽言者,四運為巽宮大金龍旺氣,所以四運必發,如交六運,應取乾宮之水為大金龍旺水,如乾宮無大水,其巽宮之水,與時相反,故曰相乘而凶,左屬孟,故及長房,(以朝南論)仲向季坐,大埔有庚山甲向,巽宮水口,本是大金龍旺氣大動,當然丁財皆發,孟現目在左邊新葬,尚在四運,至甲午時則變色矣,一切秘論,閱鄙著全部,自能了然,以後如欲研究玄空六法之驗不驗,請將任何人家墓圖,及山水形勢詳告,可遙斷吉凶,如大發或大敗者,最易下斷語,或已過或現目,均可了然,若論得訣,曆古師訓務必立誓而授,複請台安。

一一六 覆南京王酌平函 戊子六月三十日休人代

酌平學兄台鑒,二十七日,惠函敬悉,講義雲二男三女,各自管事,父母退隱于孟仲季各房,寅申者孟房也。子午卯酉者仲房也。辰成者季房也。寅申為風雷,旺三四運,子午卯酉為水火,旺一九運,辰戌為山澤,旺七八運,此八支中均有父母退隱,故均兼旺二六兩運,同一挨星圖,吾兄知辰戌中有乾坤,而不知有兌卦何也。二十四位中,父母男女,卦卦對待,言零正除水火卦外,皆不對待,蓋風雷山澤天地,數為三四七八二六,皆不合十故也。二運正神在寅午戌酉,零神在坤壬乙辰,不對待也。午為二運正神,指退隱老母言,與酉位同例,吾兄于酉字未提及,何獨懷疑於午也。凡子午卯酉寅申辰戌支中,皆當男女父母並看,自然曉得戌中有坤二兼有兌七,辰中有乾六亦有艮八,申中有乾六又有震三,取戌中坤二與辰中艮八對,午中坤二與壬中艮八對,申中震三與艮中兌七對,巽中震三與戌中兌七對,豈非合十乎,一運正神子未卯巳,零神午酉醜亥,四運正神乾庚丁寅,零神申子辰卯,九運與一運相反,六運與四運相反,兄試將二十四位元與卦星數字配成總圖玩索,則三八兩運及全部作法,立時瞭解矣,大金龍六七八九運,以乾兌艮離為言,仍是山水錯舉,非分途作法,不可誤會,須知此法有奇耦順逆之分,奇運旺水在對宮,種運旺在本宮,故前函有坎艮震乾離坤兌巽云云,至於正零用法,分配山水,實空高低,皆一樣,用水放水得水,乃隨便之說詞,非意義有異同也。玄空妙理,初步研究,真乃千頭萬緒,弟馬齒加長,欲進無力,然就膚淺所得,回思昔日,已不覺啞然失笑矣,兄台既已知之,並且好之,務必有樂之之時,師雲天下無難事,只要用心人,誠哉是言也。

一一七 覆本市穆伯華函 戊子年七月二十八日

來函敬悉,按地理形勢理氣,實為吾人應知之常識,凡有學識經驗者,人人能辨之,溯自癸亥冬,得社員尤惜陰先生之介紹,得識令尊藉初老先生,迄今二十餘年,相交如一日,莫逆中可稱首屈一指,即蘇州善人橋福地當年于無意中得之,貢之尊府,令尊到地察看,極為賞識,作為壽域,此民國二十五年春季之事也。概而鳩工興築,為時數月,既告成,翌年中日事變發生,令尊避難內地,闊別十餘年,不料自此永別,古雲人生如大夢,誠不誣也。先生善繼善志,殊可飲仰,研究地學,本亦孝道之一,性所相近者,自有興趣,所詢新得之蘇州南鳳凰山賢山,令堂老太太壽地,坐丙向壬兼午子,可稱體用兼得之上吉地,乾宮金龍大動,震宮去水,重重關收,得龍得穴,合於下元局格,而以六白運為最當令,較之令尊福地,更勝一籌,尊府得此兩大吉地,福人福地,於此可見,又詢正神零神各節,零神為水之旺神,正神為山之旺神,此正此零,系指挨星上之零正為言,非世俗之以後天方位論也。此點諒已詢解,至如發之力量大小,全以局格為主,凡逆水逆局者發速,順水順局者發遲而多變,曆觀古今,可以考證,又問山地平洋作法,蔣公山自為山水自為水一語,無論山落平洋,山地平地,山水總是一般,世雲平洋以水為龍者,非水即是龍也。乃察水之來去枝幹,以辨龍之止不止,氣之聚了聚也。實則仍以實地為龍也。世之善於山龍者多,而善於平洋作法者少,故古書論山龍平洋,每有兩作法,實則大同小異,無所謂山水也。所以經雲山管山,水管水,平洋之山水,與山龍之山水用法,並無兩樣,所異者,乘氣之分耳,專複即請台安。

一一八 覆本市鄭法祥函 戊子年八月二十三日

淦複者,君以業餘研究地學,由淺入深,已見頭緒,殊非泛泛者可能望塵所及,惟對於實地考證,因時間關係,尚待異日,所詢天星選吉,當以謝一國天元選擇辨正為最合法,如冬令,以當令極旺之水孛為難星,火羅為福星,木氣為恩星,土計亦福星,日月四季可用,凡邀吉,當先取干支合格成局,而後再用天星擇其時刻,惟須年月坐向通利後,方可應用,若坐向方位不通者,仍以避之為上,陰陽宅以坐山為主,取及時之恩福星到山守照,或夾照輔照,三合拱照,方為上吉,將鄙著之天星圖,查明通書七政四餘躔度過宮,依次排定於天盤之宮度上,而後將地盤上下相對,查所立之坐山向首,得恩福照臨,合格成局,再看太陽一星,坐于地盤之何方位,於是可知某時刻諸吉星照到坐山,書雲候星者,此時此刻,假得古星照山也。至於玄空六法各用法,早經函授,此次本義出版,依次研求,當可更為徹底矣,專複即詢近矣。

資料來源:摘錄自互連網,謹供參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