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十二生肖

  中華文化源遠流長,在浩如煙海的成語詞典中,有許多與動物有關的成語典故,其中十二生肖又最為引人注目,它已成為漢語特有的一種文化內涵,其背景則是我們講述了數千年的數不清、道不完的生肖故事。為了便於瞭解中國的文化傳統、豐富的語言知識,特將有關生肖的成語分門別類展示一番。

  生肖文化廣泛介入于中華文化各領域,也是中華民俗的一個重要級成部分,而生肖的文化意義也多見於民間流傳的風俗習慣之中。

  十二生肖源於何時,今已難於考查。東漢王充的名著《論衡•物勢》載:“寅,木也,其禽,虎也。戌,土也,其禽,犬也。……午,馬也。子,鼠刀。酉,雞也。卯,兔也。……亥,豕也。未,羊也。丑,牛也。……巳,蛇也。申,猴也。”以上引文,只有十一種生肖,所缺者為龍。《言毒篇》又說:“辰為龍,巳為蛇,辰、巳之位在東南。這樣,十二生肖便齊全了,十二地支與十二生肖的配屬已完整,且與現今相同。

  子鼠丑牛……戌狗亥豬。天下動物很多,古人為何選擇了這十二種動物為屬相?

  李長卿《松霞館贅言》:“子何以屬鼠也?曰:天開於子,不耗則其氣不開。鼠,耗蟲也。於是夜尚未央,正鼠得令之候,故子屬鼠。地辟于醜,而牛則開地之物也,故醜屬牛。人生於寅,有生則有殺。殺人者,虎也,又寅者,畏也。可畏莫若虎,故寅屬虎。犯者,日出之候。日本離體,而中含太陰玉兔之精,故犯屬兔。辰者,三月之卦,正群龍行雨之時,故辰屬龍。巳者,四月之卦,于時草茂,而蛇得其所。又,巳時蛇不上道,故屬蛇。午者,陽極而一陰甫生。馬者,至健而不離地,陰類也,故午屬馬。羊齧未時之草而茁,故未屬羊。申時,日落而猿啼,且伸臂也,譬之氣數,將亂則狂作橫行,故申屬猴。本者,月出之時,月本坎體,而中含水量太陽金雞之精,故本屬雞。於核中,豬則飲食之外無一所知,故亥屬豬。”

  另一種說法,十二生肖的選用與排列,是根據動物每天的活動時間確定的。我國至遲從漢代開始,便採用十二地支記錄本一天的十二個時辰,每個時辰相當於兩面三刀個小時,夜晚十一時到淩晨一時是子時,此時老鼠最為活躍。淩晨一時到三時,是丑時,牛正在反芻。三時到五時,是寅時,此時老虎到處遊蕩覓食,最為兇猛。五時到七時,為犯時,這時太陽尚未升起,月亮還掛在天上,此時玉兔搗藥正忙。上午七時到九時,為辰時,這正是神龍行雨的好時光。九時到十一時,為巳時,蛇開始活躍起來。上午十一時到下午一時,陽氣正盛,為午時,正是天馬行空的時候。下午一時到三時,是未時,羊在這時吃草,會長得更壯。下午三時到五時,為申時,這時猴子活躍起來。五時到七時,為酉時,夜幕降臨,雞開始歸窩。晚上七時到九時,為戌時,狗開始守夜。晚上九時到十一時,為亥時,此時萬籟俱寂,豬正在鼾睡。

  古時的術數家拿十二種動物來配十二地支,子為鼠、丑為牛、寅為虎、卯為兔、辰為龍、巳為蛇、午為馬、未為羊、申為猴、酉為雞、戍為狗、亥為豬。

  有人說,原因在這些動物的足趾上,有單和雙(即奇偶)之分。不管是四足或兩足的動物,其足趾數目前後或左右都相同,唯有老鼠則是前足四趾,後足五趾。人們在排列十二屬相順序時,是按足趾的奇偶參差排列的。由於老鼠足趾單雙(奇偶)同體,無法安插,只能把它排列第一。緊接著是牛四趾偶,虎五趾奇,蛇無趾同偶,馬一趾奇,羊四趾偶,猴五趾奇,雞四趾偶,狗五趾奇,豬四趾偶。

  關於十二生肖的排列,還有各種傳說,這類故事,或似開心解悶的笑談,或似貶惡揚善的寓言,文學成分較濃。但是,生肖座次的排定,決非一朝一夕,也不是一代人所能完成的。最初未必就是一次提名十二種,也許只有四五個,也許曾有過超額的局面,後來優勝劣汰,定額定員並定位了,一直傳至今日。

  居住在雲貴川三省交界處四川大涼山地區的彝族,至今仍保留豐富而又歷史淵遠的天文學知識,他們以十二獸紀日,今天是鼠日,明天即牛日,虎日趕虎街(集市),豬日趕豬街。有些地方建十二獸神廟,每年舉行祭禮活動,在肅穆莊嚴的氣氛中跳十二獸神舞蹈。

  遠古時代的不少氏族、部落認為自己的始祖是老鼠,並識為自己是老鼠的後代而自豪,他們描繪、雕刻老鼠的形象,在儀式或節目期間隆祀厚祭,祈求鼠祖先的保護。

  白族虎氏族認為其始祖為雄性白虎,虎也不會傷害他們。當要出遠門時,一定要選在屬虎的那天(寅日),認為只有這樣,做事才會吉祥如意。有的人從遠方回來,也一定要算准日期,只有虎日才進門檻。

  白族雞氏族則傳說他們的祖先是從金花雞的蛋媢憭ぁX來的,認為公雞知吉凶,會保佑他們。在遷徙時,將東西裝在背籮堙A上面放一隻公雞。到達新遷地區後,公雞在什麼地方叫,就在什麼地方安家。在他們看來,公雞叫的地方,就是最吉利的。

  中國的龍,具有圖騰的基本特徵,它是各民族共同崇奉的圖騰神。《說文解字》中解:“龍,鱗蟲之長,能幽能明,能大能小,能長能短,春分而登天,秋分而入淵。”傳說炎帝、黃帝、堯、舜和漢高祖劉邦的誕生及其形貌,都與龍有關,是龍種、龍子。古越人也以為自己是龍種,故斷發紋身,以像龍子。直至今日,我們還自稱為“龍的傳人”或“龍的子孫”,這些都是圖騰祖先觀念的殘餘。至於龍圖騰神觀念,更為普遍,大多數民族都曾把龍視為保護神。

  野豬神是北方狩獵民的崇拜物件,在滿族中列為大神,說它身比山高,鬢毛如林,山堛熒噬\都是它的獠牙所害是部落守護神。

  把牛視為遠古創世神獸的納西族。在納西族《東巴經•創世紀》中記述了這頭在大海中巨卵孵出的神牛,角頂破天,蹄踏破地,造成天搖地動,由納西族人始祖開天七兄弟和開地七姊妹將它殺死,用牛頭祭天,牛皮祭地,肉祭泥土,骨祭石頭,肋祭山嶽,血祭江河,肺祭太陽,肝祭月亮,腸祭道路,尾祭樹木,毛祭花草。於是,便有了晴朗明亮的天空日月,才有了萬物生長的清靜世界。從此,牛才作為神聖物用來做祭聖物,用來做祭祀天地山川的犧牲供品。納西族十分崇敬牛神。

  對馬的崇拜多流傳於北方遊牧民與遊獵民中。保安族中流傳有雪白神馬的神話。滿族有供奉馬神習俗,清代文獻中多有祭馬神儀和修建馬神廟的記述。達斡爾族人稱神馬為“溫古”,這種神馬不准女人騎,可隨處吃、走,不准人驅趕,甚至可以在田中隨意吃秧苗。神馬多為全白色,全尾全鬃,從不修剪,並常在鬃尾拴五彩綢作為標誌。

  羊圖騰在許多民族中也佔有重要位置。古代典籍《山海經》中記述了遠古的一種無口不食卻長生不老的神羊。哈薩克族崇拜山羊神,稱做“謝克謝克阿塔”,認為天下山羊都歸它掌管,祭它是為了山羊的繁衍。崇拜的綿羊神稱做“紹潘阿塔”,統管天下綿羊,祭祀中求此神保佑綿羊多產。柯爾克孜族崇拜山羊,稱山羊神為“七力潘阿塔”,此神是最早馴養野羊成為家畜之神。

  漢族是古代訓養家犬較早的民族之一,早在《山海經》中就有關於狗可以禦凶的記載。《後漢書•南蠻傳中記述了古代瑤族始祖神話,即神犬盤瓠助帝嚳高辛氏殺吳將軍得天下,帝高辛氏之女嫁給盤瓠,繁衍瑤族子孫的故事。作為氏族始祖神話或救世神州神犬盤瓠一直被湖南、廣西、廣東的瑤族“勉”支系尊奉為氏族祖先,並敬稱為“盤王”和“盤護王”,不僅在口頭傳頌,還寫入族譜,供於神廟年年致祭,歲歲還願。滿族自狩獵時期就崇拜狗,把它看作有恩於滿族的動物,後又與義犬救努爾哈赤的傳說複合,至今不吃狗肉,不打狗,不戴狗皮帽子。

  蛇是古越人的重要圖騰之一,後來演化為神。清吳震方《嶺南雜記》說:“潮州有蛇神,其像冠冕南面,尊曰遊天大帝,龕中皆蛇也。欲見之,廟祀必辭而後出,盤旋鼎俎間,或倒懸梁椽上,或以竹竿承之,蜿蜒纖結,不怖人變不螫人,長三尺許,蒼翠可愛。……凡祀神者,蛇常遊其家。”江蘇宜興人將蛇分為家蛇和野蛇,分別稱之為“媃Z”和“外蠻”。所謂家蛇,指生活於住宅內的一種蛇,常盤繞于梁、牆縫、瓦楞、閣樓、簷的一種無毒蛇,長約三尺許。人們認為家蛇會保護人,家有了家蛇,米囤堛漲抴N會自行滿出來而取不空。

  廣西南丹縣瑤族黃姓傳說其始祖妣為母猴,母猴生下的後代力氣都很大。後來,天上有十個太陽和十個月亮,白天太熱,晚上太亮,人們就請黃家的子孫上天打太陽和月亮,後來打下了九個太陽和九個月亮,人們為此很感謝黃家兄弟,由於黃家兄弟是由猴媽生的,人們也就很感謝猴媽。後來為了紀念猴媽,大瑤寨的瑤族至今不僅黃家禁忌打猴吃猴肉,其他姓氏也同樣禁忌。

  在人類歷史上,人與動物就有著一種特殊的關係。從原始社會開始,我們的祖先就認為與動物有著血緣關係,因此,對它們的崇拜,勝過了對人自己。自古至今,人們對動物形象的描繪與刻畫,達到了很高的水準,十二生肖系列的裝飾圖形脫穎而出,成為中國傳統美術史上一顆燦爛的明星,也反映出歷代民間藝人熱情、飽滿的創作精神和對美好生活的嚮往。

  古時有一種十二時盤,盤四周圍以十二生肖圖案。宋代陶穀《清異錄器具》記:唐庫有一盤,色正黃,圓三尺,四周有物象。元和中,偶用之,覺逐時物象變更。且如辰時,花草間皆戲龍,轉巳則為蛇,轉午則成馬矣,因號十二時盤此盤的十二種生肖圖形,隨時辰的變化而變換圖案,轉到巳時出現蛇圖案,轉到午時則出現馬的圖案。

  一九七一年,在湖南湘陰唐代墓葬中出土了一套生肖陶俑,均為獸首人身造型,通高為二十至二十二釐米,形象為身著寬袖袍,兩手向胸前作拱狀,中間留有一個可以插物的長形小孔。這十二件生肖俑,分別置放於墓壁四周的小型壁龕內,是用來表示方位的。

  唐代的銅鏡,有許多是繪有生肖圖案的。當時的銅鏡鑄工已見神奇,扣之,清音經久歪息,持其舉向太陽,背面文字圖案顯於影中。銅鏡的製作大致分南北兩地,因地域不同,它所飾紋的式樣也就各不相同,北方的銅鏡樸素簡略,南方則製作精巧纖細,飾紋繁雜和華麗。

  納西族關於十二生肖的巴格經圖中,巴格中央青蛙的頭、尾、四肢和肚代表著世界,因為世界的東西南北中像青蛙般是個有機整體。在一幅叫十二生肖掛簾的陝西民間剪紙中,圖的中央也有這樣一隻青蛙紋樣,形象極為相似。可見利用十二生肖這一題材作為裝飾藝術,早已是中華民族傳統文化的一個普遍內容。

  民間的十二生肖剪紙,很多是代代傳承,變化不大。在構圖形式上有全家福式的,有單幅的,也有兩種生肖雙雙入圖的,最常見的是《蛇盤兔》,蛇首兔頭相對,蛇軀環繞兔身。因為在民間有蛇盤兔,必定富的說法。另外,還有生肖與人物共同構圖的,大都是獸面人身,逐一排列。

  在年畫中,十二生肖也是傳統題材。年畫多以雕刻木版單色或套色印刷。河北清代年畫《蓮生貴子圖》,是用紅、黃、綠、紫四色套印,畫面兩個大圓占了畫幅大部,一圓內用兩個兒童身軀環繞拼成四孩;另一圓內以三個兒童頭臉、五個兒童身軀環繞拼成六孩,圓圈內的兒童俯仰臥立。此雙圓之上為生肖圖案,龍、虎、兔居中央,鼠、羊、牛、馬依次排於右側,蛇、雞、狗、猴、豬依次列在左側。連生貴子與十二生肖齊備,以祈多兒多女。

  在年畫中,《老鼠嫁女》的題材很多。四川夾江的清代年畫《老鼠嫁女》,說的是四川有天府之國美稱,物產豐富,米糧滿倉,因而老鼠也很多。這一天,有一老鼠嫁女,遠看場面宏大,儀仗齊全,有提燈、有旗鑼、有吹鼓手、有花轎、有傘蓋……各種執事與轎夫均由老鼠扮演,只有新郎與新娘繪成人形,十分有趣。其構圖設色類似綿竹年畫。

  《古錢大辭典》引《稗史類編》:命錢,面有十二生肖字。張端木日:此錢舊稱命錢,有地支十二字,又有生肖形。生肖之說始於《淮南子》,則此錢不必出於近世也。今此錢有一字者、兩字者、四字者、十二辰全者,大小不等,品種尤繁。因此,生肖幣又稱十二支錢、命錢,也是生肖造型中頗有趣味的一個品種。

  生肖本是用於紀年的一套符號,是古代天文曆法的一部分,後來成為了普遍被人們認同的生肖曆法。中國古代哲學觀是“天人合一”、“陰陽五行為宇宙之本”,認為陰陽五行決定了世間萬物的生存與發展,他們認為,日月是陰陽之源,金、木、水、火、土五行是萬物之本,日、月、星稱為曜,日、月、金、木、水、火、土五星合稱七曜,主宰一切,而十二生肖分置於天,以紀十二辰,以七曜統之,因此十二生肖便被陰陽五行觀念所浸染,成為民間宗教信仰的一部分。

  自生肖觀念在民間出現以後,它隨著算命術的盛行在民間流傳不衰,民間認為,五行中的每一種要素都是相互制約的,對人的一生會產生重大影響。人們可以利用不同的五行要素來協調,使自已的生活及所從事的工作能順心如意。民間把生肖動物列為陰陽兩類,與五行相對應,從而生成一套生肖決定命運的算命術。同時民間還認為生肖屬相與人的性格也有著某種關係,即使同一屬相的人,由於出生的時辰不同,性格、命運也會各異。

  生肖信仰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是中國人本命年的觀念。漢族的本命年是按照十二生肖循環往復推出來的,它與十二生肖緊密相連。一個人出生的那年是農曆什麼年,那麼以後每到這一屬相年便是此人的本命年,由於十二生肖的循環往復,每過十二年,人們就要遇到自已的本命年,這樣依次推出,人生本命年為十二歲、廿四歲、卅六歲、四八歲、六十歲……。民間認為本命年為凶年,需要趨吉避凶,消災免禍。漢族北方各地每到本命年時,不論大人小孩都要買紅腰帶系上,稱為“紮紅”,小孩還要穿紅背心、紅褲衩,認為這樣才能趨吉避凶、消災免禍。這種習俗到今天仍在各地流行,每逢春節,市場上到處有出售“吉祥帶”“吉祥結”的紅黃綢帶,本命年的人們將之系在腰間、手腕上,這樣便可禳解災禍、化凶為吉。我國許多民族都很重視老人的六十歲生日,稱為“花甲”,花甲為一生中第 六個本命年,也是干支紀年的一個輪回,須好好慶祝,以此寄託人們企求長壽、健康、吉祥的願望。

  在中國這個多民族國家堙A生肖不是漢民族的專利,許多少數民族都使用十二生肖紀年。

桂西彝族十二獸:

  龍、鳳、馬、蟻、人、雞、狗、豬、雀、牛、虎、蛇。

哀牢山彝族十二獸:

  虎、兔、穿山甲、蛇、馬、羊、猴、雞、狗、豬、鼠、牛。

川滇黔彝族十二獸:

  鼠、牛、虎、兔、龍、蛇、馬、羊、猴、雞、狗、豬。

海南黎族十二獸:

  雞、狗、豬、鼠、牛、蟲、兔、龍、蛇、馬、羊、猴。

雲南傣族十二獸:

  鼠、黃牛、虎、兔、大蛇、蛇、馬、山羊、猴、雞、狗、象。

廣西壯族十二獸:

  鼠、牛、虎、兔、龍、蛇、馬、羊、猴、雞、狗、豬。

蒙古族十二獸:

  虎、兔、龍、蛇、馬、羊、猴、雞、狗、豬、鼠、牛。

新疆維吾爾族十二獸:

  鼠、牛、虎、兔、魚、蛇、馬、羊、猴、雞、狗、豬。

柯爾克孜族十二獸:

  鼠、牛、虎、兔、魚、蛇、馬、羊、狐狸、雞、狗、豬。

  許多少數民族如蒙古、壯、部分彝族的十二生肖受漢族影響,與漢族基本一致。但有的民族在接收漢族生肖文化的同時又產生了一些變異,彝族在十二生肖系列中,以穿山甲佔據了龍的位置;新疆柯爾克孜族十二生肖中以魚代龍、又以狐狸代猴;海南黎族同胞以十二生肖紀日,其次序以雞起首,猴煞尾;生活在西雙版納地區的傣族以黃牛代替牛,以山羊代羊,亥的屬相不是豬而是象。從以上變化中大致可以看出,各民族在選擇十二生肖動物時,由於生存環境的不同、物種的不同,選擇了最親近的動物作為生肖動物,從而給生肖文化帶來了一定的差異。除了在生肖動物選擇上的變異外,少數民族還形成各自不同的紀年、紀日方法,同時產生了許多與生肖有關的民俗。

涼山彝族十二生肖

  彝族通用十二獸曆,也叫十二屬相紀曆,彝族古代史詩《勒俄特依》和彝族民間都有有關彝族十二屬相(獸曆)來源的傳說。參見王昌富《涼山彝族禮俗》,生活在四川涼山地區的彝族其年、月、日均以鼠、牛、虎、兔、龍、蛇、馬、羊、猴、雞、狗、豬紀。每一獸名各紀一年,共十二年一輪,年代及年齡的計算有一個方便的口訣:“一輪十三,二輪二十五,三輪三十七,四輪四十九,五輪六十一,六輪七十三……”以此類推。涼山彝族紀月也採用十二屬相,分別以鼠月、牛月、虎月、兔月、龍月、蛇月、馬月、羊月、猴月、雞月、狗月、豬月紀一年十二個月。每月大月三十天,月小二十九天,月大月小根據上月月亮十五圓還是十六圓來確定,十五圓為小月二十九天,十六圓為大月三十天。不過各地所用的首月有別,有的地方以馬月為首月,有的地方以羊月為首月,有的地方以猴月為首月。紀日的方法也採用十二獸,十二日為一輪,不受年月 (包括閏月)的限制,無限後推,永無終止。

  彝族十二屬相紀曆的曆法還被應用到占算命運的民間巫術之中,涼山彝族民間認為人與木、火、土、鐵、水五種元素關係密切,人只能與之和諧相處,才是天賦的命運。人的命運都處於五種元素與“公”“母”配合而成的十種命運之中,即“木公”、“木母”、“火公”、“火母”、“土公”、“土母”、“鐵公”、“鐵母”、“水公”、“水母”的和諧稱為“特補特莫”,“特”為和諧之意,“補”為陽,“莫”為陰,認為以上十種命運是和諧的陰陽配屬。此外還將十種命運與十二屬相相配,形成“紀年週期表”,以六十年一輪的紀年週期表來占算人的命運。

  彝族十二屬相還用於婚姻方面,彝族在擇偶與訂婚時極重視民族、等級等條件,除此之外,男女雙方生辰是否相合也很重要,民間口訣有:“兔豬羊相隨,牛蛇雞相伴,狗馬虎相合,猴龍鼠相和。”合乎上述口訣者為相合,不合也不十分嚴格,最忌屬虎者與屬雞、羊者配,諱其“虎來吃雞羊”。

傣族十二生肖

  漢朝漢族的干支紀時法已逐步傳入傣族地區,這種干支紀時法一直沿用至今,至今仍是傣曆中的重要組成部分。其方法與農曆一樣,就是將十天干和十二地支相互搭配得六十甲子,以這六十個數來紀年、紀日,同時還單用十二地支紀月。大概在干支傳入傣族地區後不久,漢族的十二生肖也隨之傳了進來,傣族中各地十二生肖稍有不同,德巨集地區與漢族完全相同,西雙版納則改“豬”為“象”,龍為“大蛇”或“蛟”,稍有不同。傣族使用的十二生肖分別為鼠、牛、虎、兔、大蛇、蛇、馬、羊、猴、雞、狗、象。

  在西雙版納等地,十二生肖與地支相配,不僅用來紀年,還用來紀月和紀日,如子年鼠骨,傣曆中“骨”為年,“血”為月,“皮”為日。醜年黃牛骨、寅年虎骨;四月兔血、六月小蛇血、七月馬血;申日猴皮、酉日雞皮等等……。可見漢族農曆中的十二生肖在吸收到傣曆中之後 ,其使用範圍比之農曆更為廣泛。

藏族十二生肖

  一般認為藏族的生肖紀年法是西元七世紀時由唐文成公主出嫁松贊干布帶去的。藏族的生肖紀年,六十年為一甲子,藏語稱“回登”,為木鼠之意,藏族六十甲子便從木鼠年開始,相當於漢族的甲子年。藏曆生肖紀年具有將陰陽、五行、肖獸融合一體的特點,因此有“ 陰火兔年”、“陽土龍年”、“陽金猴年”之類的叫法。

  藏曆生肖紀年與陰陽、五行的具體配合與十天干有對應關係,以甲乙為木、丙丁為火、戊已為土、庚辛為金、壬癸為水。以上五對,每對中前者為陽,後者為陰。藏曆紀年雖沒有明確標明天干地支,但隱含著干支的順序。另外藏曆中還以男女代替陰陽,如陰金牛年又叫女金牛年,陽水虎年,又叫男水虎年。

納西族十二生肖:

  納西族是居住於雲南省境內的少數民族,是古代羌人的一支。納西族也以生肖紀日,方法獨特,配以方位。他們將一年十二個月分為大月小月,每月三十天,單月第一天為猴日,按猴、雞、狗、豬、鼠、牛、虎、兔、龍、蛇、馬、羊順序,排至單月的第二十九天為鼠日;進入雙月,雙月第一天隔過牛日,定為虎日,再按虎、兔、龍、蛇、馬、羊……順序排下來,至雙月的最後一天,排為羊日;再進入單月,單月首日應為猴日,羊日之後恰為猴日,不需隔躍生肖了。納西族擇偶、添子命名都有講究,尤其是他們的命名法中帶有生肖的含義,他們將生肖屬相與“巴格圖”相結合來命名。“巴格”又叫“巴格圖”,是一種繪有方位、屬年、陰陽等內容的類似八卦的圖譜。

  “巴格圖”是納西族將空間方位配五行、十二屬相等內容的嚴密圖式。他們將十二屬相動物八個方位,同時將五行分配其中,基本構成了一個納西特色的時間和空間相配合的占卜圖式。納西先民凡有重大之舉,如人的生、老、病、死;家庭的起房、遷居;部落的祭祀等等都依圖認真推算,以測凶吉。納西先民給孩子命名時參照“巴格圖”。他們先請來東巴,推算孩子于何方降臨,從孩子母親當年的年齡推算出產母產子時的魂居地。納西族的原始東巴教認為:人的靈魂並非固定不變,而是不斷地按一定規律迴圈,凡女性降生後的頭一個魂居地都是北方,其靈魂按逆時針方向在巴格的八個方位輪換運行,即一歲北方,二歲西北方,三歲西方……九歲走完一圈至北方,如此輪回到生命的終止。給孩子命名首先得推算出其母的魂居方位,如母親十八歲產子,那麼,該母當年的魂居地就是西北方,也就是說這孩子是由西北方投身於世的。孩子必須向西北方的神靈求名,按納西巴格將十二屬相分居各自方向的說法,西北方為狗神居地,因此孩子不論男女,名字中一定以“狗”為主。納西族的這一原始取名法,最基本的原則是認為人的來世是由神安排的,來自何方之神就必須向該神靈問名,他們將整個圖形分為八大方位,分別由十二生肖動物主管,因此它的這種命名法便稱為十二屬相命名法,或十二地支命名法。

  納西族不僅以十二生肖紀時、命名,還用它來占病。東巴經中有部《病因蔔》,載錄著十二屬相占病的內容,以十二生肖配以方位來占病,納西族將一天分為十二時辰,兔(卯)時日出,雞(酉)時日落,與漢族古代十二時辰同,他們認為不同時辰生病,是不同的鬼靈在作祟,因而要選擇相應的方向去祭送。書中寫到:“東方發白的屬兔時分生病,……要用一尊面偶到太陽升起的方向祭送;白天屬馬時分生病,……要到依赤蒙(南方)祭送;太陽落屬雞時分生病,……要到術陽落的方向祭送。”

  《病因蔔》中還說屬虎、屬兔的人,當《巴格圖》方位轉到太陽出方(東方)那一年,會有不吉。大概是因為屬虎、屬兔人的屬相是分佈在東方屬木的方位上,而根據屬虎、兔之人所有年歲在《巴格圖》中的推算,他們的《巴格圖》方位正好在東方方向。這是轉到自已的本命年方位上,所以有災,別的屬相也有相對應的災年。其中包含了根據人的生辰屬相與巴格方位解釋人的吉凶的基本內容。

  《巴格圖》八方占病、取名等占卜主要依據人的生辰屬相、五行、八方方位等來確定各種屬相之人在一定方位中的吉凶禍福,總的來講是用時間的運轉結合五行分佈與五行相克的基本原理,來解釋各種屬相、年歲之人在《巴格圖》不同方位上的吉凶。前面講到歷史上漢族便有以干支五行生肖來算命的占卜方法,並且演變出一整套生肖相生相剋的原理及細緻的蔔算方法。納西族的《巴格圖》的基本出發點與漢族是一致的,不過在具體占法上則帶有濃厚的民族特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