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人類思維基本形式的研究             作者: 佚名

     《一》     

第一章緒論

“創新”是指能為人類社會的文明與進步創造出有價值的、前所未有的全新物質產品或精神產品。創新過程就是創造性勞動的過程,沒有創造就談不到創新。人類要生存、要發展就必須創新。因為創造了生產工具才使人類脫離動物界;因為創造了語言文字才使人類脫離原始人的蒙昧狀態逐漸發展成為有高度智慧的現代人。人類與自然作鬥爭的每一次勝利都離不開創新。 所謂具有創新能力的人材是指具有創造意識、創造性思維和創造能力的人材,而其核心則是創造性思維(通常也簡稱之為“創造思維”)。這是因為“創造意識”是指具有為人類的文明與進步作出貢獻的崇高理想,有為創造發明而獻身的遠大抱負,和在本職崗位上為社會創造出有價值的全新物質產品或精神產品的強烈願望;“創造能力”則是指具有把上述思想、願望變成可操作的步驟並使之轉化為有價值的、前所未有產品的能力。顯然,創造意識和創造能力都必須要有很強的創造性思維作基礎,離開創造性思維創造意識將成為不切實際的空談;離開創造性思維,創造能力的發揮將成為徒勞而無功的蠻幹。創新意識主要解決“為什麼要創新”即創新的動力問題;創造性思維和創造能力則解決“如何創新”的問題。前者(創造性思維)解決如何形成創新的思想、理論及設計,後者則解決如何把創新的思想、理論及設計轉化為實際的精神產品或物質產品(即寫成文學作品、譜成樂曲、形成繪畫或是製造出各種發明專利產品)。可見,創造性思維是創新能力的基礎與核心。所以,為了能真正培養出大批具有創新能力的人材,必須深入地研究創造性思維(或曰創造思維),深入分析創造性思維的過程、特徵,創造性思維產生的神經生理機制,從中找出影響創造性思維形成與發展的主要因素,並運用適當的教育方式才能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否則只能是一葉障目,把個別現象誤認為普遍規律,或是以偏概全,把缺乏科學根據的推測當作絕對真理。

要建構創造性思維的理論模型,首先要瞭解創造性思維與人類其他思維形式之間的聯繫與區別。為此,我們先來討論人類思維的基本形式。

 

第二章人類思維的基本形式

第一節關於人類思維基本形式劃分的不同觀點

就思維形式而言,可以按不同原則有多種不同分類。比如,按思維內容的抽象性可劃分為具體形象思維和抽象邏輯思維;按思維內容的智力性可劃分為再現性思維與創造性思維;按思維過程的目標指向可劃分為發散思維(即求異思維、逆向思維)和聚合思維(即集中思維、求同思維);按思維過程意識的深淺可劃分為顯意識思維和潛意識思維;……等等。以上各種分類原則皆有其合理性,對於研究思維心理的不同方面也是非常必要的。但是,思維不是一般的範疇,它是人類為了求得自身的生存和發展,在與大自然作鬥爭過程中經歷幾百萬年進化的產物,是人類大腦的特有功能。因此,如果從人類思維基本形式的高度來考慮思維分類,就只能有一個原則——認識論原則,要遵循人類對客觀事物運動變化的認識規律,也就是要從哲學的高度來認識思維形式的劃分問題。遺憾的是廣大心理學界和哲學界似乎還沒有意識到這一點,下面我們就來看看目前國內外學術界對人類思維基本形式劃分的幾種主要觀點:

第一種觀點認為,人類思維的基本形式只有抽象(邏輯)思維一種,形象思維和其他思維形式都是次要的,甚至根本否認形象思維的存在。人是怎樣思維的?如果把思維看作是運用概念,進行判斷、推理的過程,那麼思維心理學主要不是去研究概念、判斷、推理的內容,也不是去研究正確的概念、判斷應遵循哪些規律,而是重點研究概念是怎樣形成的?人們是怎樣掌握它們的?人是如何作出判斷的?如何進行推理的?人是怎樣解決問題的?是把思維作為一種過程,研究它的發生、變化、發展的規律。”把思維看作是“運用概念、進行判斷、推理的過程”,也就是僅指邏輯思維。有些心理學雖然也承認形象思維的存在,但是卻極力貶低形象思維的作用。認為“形象思維只能實現對各種具體、特殊事物此時此地情況的認識和把握……,不能脫離具體特殊的事物,不能超出對具體、特殊事物現在的認識,不能由個別特殊走向一般,不能由現在走向過去和未來,也不能由此達彼,最終無法達到對事物本質和規律的把握。”只是“概念思維的初級階段”。這種觀點雖然也承認有形象思維,但是實際上只把形象思維看成是邏輯思維的附庸,否認形象思維是人類思維的主要形式之一。

第二種觀點也認為人類思維的基本形式只有一種,但不是抽象(邏輯)思維,而是視覺思維。認為思維的基本材料是表像,而不是人們通常所說的概念或語言。“語言只不過是思維主要材料(表像)的輔助者,只有清晰的表像才能使思維更好地再現有關的物體和物體之間的關係。”“對事物的整體結構特徵的抽象把握,乃是知覺和一切初級認知活動的基礎”,而在知覺中最為重要的又是視知覺,因為視知覺的很大優點“不僅在於它是一種高度清晰的媒介,而且還在於這一媒介能提供關於外部世界中各種事物的豐富資訊。”視知覺還能靈便地“為意識隨意利用”。視知覺本身已具有認識能力、理解能力和一定的問題解決能力,即已具備了思維的功能,所以視知覺並不低級,相反它是人類思維的一種最基本形式。由此出發,原則上不同意有關形象思維和抽象思維的劃分,人們看到一種形象(不管是知覺形象,還是內心表像),就有了抽象活動;而每當人們思考一個問題時,都有某種具體形象作為出發點或基礎。……按照常識,思維之所以是思維,就在於它是通過一般普遍性的概念進行的;表像之所以是表像,就在於它是個別的和具體的。假如這個別表像進入思維中,就會干擾概念的一般普遍性。如上所述,人們在思考問題時,總要有某種具體形象作為基礎,這樣的思維就既不是純粹的形象思維,也不是純粹的抽象思維,而是視覺思維。

第三種觀點認為,抽象(邏輯)思維和形象思維都是人類思維的基本形式,但在三歲以前的幼兒中主要是“直觀行動思維”(或稱“動作思維”),這是目前心理學界和社會人群中比較流行的觀點。這種觀點對抽象(邏輯)思維的看法與第一種觀點基本相同,即都認為這是“運用概念,進行判斷、推理的過程”,雖然抽象(邏輯)思維也要依賴動作和表像,但這種思維的主要材料是概念。抽象(邏輯)思維又分形式邏輯思維和辯證邏輯思維兩種:前者具有確定性並反對思維過程本身自相矛盾;後者則具有靈活性並強調反映事物的內在矛盾。兩者既有區別,又有聯繫:辯證邏輯思維是在形式邏輯思維基礎上逐漸發展起來的,它屬於抽象(邏輯)思維的高級階段。不應把二者對立起來,而是應當相輔相成。形象思維,第三種觀點認為,其特徵是以表像或形象作為思維的主要材料,並可按其發展程度的高低劃分為具體形象思維和一般形象思維這樣兩個不同的階段。
第四種觀點認為,人類思維的基本形式除了形象思維、邏輯思維以外,還應包括創造思維。主張把人類思維的基本形式(或基本類型)劃分為形象(直感)思維、抽象(邏輯)思維和靈感(頓悟)思維三種,“思維學是研究思維過程和思維結果,不管在人腦中的過程。這樣我從前提出的形象(直感)思維和靈感(頓悟)思維實是一個,即形象思維,靈感、頓悟都是不同大腦狀態中的形象思維。另外,人的創造需要把形象思維的結果再加邏輯論證,是兩種思維的辨證統一,是更高層次的思維,應取名為創造思維,這是智慧之花!所以(應)歸納為邏輯思維、形象思維和創造思維。從前提過的‘社會思維’、‘特異思維’等皆(屬)不同腦狀態下的思維,仍不出以上三種基本類型。”
由以上介紹可以看出,第一種觀點是強調和突出抽象(邏輯)思維,第二種觀點是強調和突出視覺思維。其視覺思維實際上是指以視覺表像為主要思維材料的形象思維,所以第二種觀點實質上是強調和突出形象思維。第三種觀點則認為“不能說哪一種思維好,哪一種思維不好。……不管是科學家、哲學家,也不管是文學家、工程師,他們都需要有抽象思維能力,又需要有形象思維能力,是缺一不可的。”第三種觀點對形象思維和抽象思維採取不偏不倚的並重態度。第四種觀點對形象思維和邏輯思維的看法與第三種觀點基本相同(對二者並重),只是在原有兩種基本思維形式的基礎上又增添了一種棗創造(性)思維。以往總是把創造性思維看作是少數傑出科學家、發明家和藝術家的“專利”,一般人沒有資格問津。事實上,發散性思維只是創造性思維的一個組成部分,它遠遠不能反映出整個創造性思維過程的深刻內涵。關於這個問題,到了七十年代末以後,已被越來越多的人所認識。因此,把發散性思維看成一般人皆可具有的普遍思維形式和把創造性思維看成一般人也能具有的普遍思維形式完全是兩回事。真正把創造性思維看成人類思維的基本類型,認為普遍人也可以具有這種思維,讓創造性思維走下高不可攀的神秘聖壇,從而有可能為更多的人所掌握,這還是八十年代中期以後的新認識。

第二節關於人類思維基本形式劃分的新思考

上面介紹了目前關於人類思維基本形式劃分的幾種主要觀點。其中有些雖有明顯的偏頗之處(如第一、二種觀點),但總的說來,這些觀點都有一定的依據,也有一定的合理性,有的還產生了較大的影響(如第三種),有的則頗有創新見解(如第四種)。但是,正如前面已經指出的,這些觀點基本上都忽視了一個根本性問題棗沒有能按認識論原則來考慮人類思維基本形式的劃分,只是從思維心理過程或思維內容去考慮,也就是只從具體的心理科學角度去考慮這個問題,而未能從哲學的高度來認識這個問題(第四種觀點本來力圖從認識論角度探討人類思維基本形式,但是從支持這種觀點的眾多學者所發表的文章中,迄今為止還未能看到有關這方面的具體論述)。因而所得出的結論雖有一定的科學性和實用價值,但其理論概括力度是遠遠不夠的,其普遍意義和對實踐的指導作用也就被大打折扣,甚至對某些重要的思維過程和思維現象無法作出合理解釋,使理論面臨尷尬的境地。

關於思維,心理學家與哲學家都認為這是人腦經過長期進化而形成的一種特有機能,並把它定義為:“人腦對客觀事物的本質屬性和事物之間內在聯繫的規律性所作出的概括與間接的反映”。

人類為了求得生存與發展,必須與大自然作鬥爭,這就需要瞭解和掌握客觀世界中萬事萬物的基本性質及其相互聯繫的基本規律,才能進一步去改造客觀世界,以便在與大自然鬥爭中達到預期的目的。而思維就是人類為實現這一目的所不可缺少的智力機能。按照辨證唯物主義觀點,客觀世界是物質的,並且物質總是處於運動變化之中,運動是物質的根本屬性,而空間與時間則是運動著的物質的存在形式,自然和社會中的各種各樣具體事物只是物質的各種不同形態。因此要瞭解和掌握客觀世界中各種事物的本質及其相互聯繫的規律,只有深入去考察、分析各種事物的不同運動狀態的形式及特點,即其本質屬性才有可能。事物的運動狀態,正如毛澤東所指出的,有“相對地靜止的狀態和顯著地變動的狀態”兩種。相對靜止狀態也稱“存現狀態”,顯著地變動的狀態就是通常所說的“運動狀態”。因此,我們在分析事物的本質屬性時,應當注意區分這兩種不同運動狀態的本質屬性,即存現狀態(相對靜止狀態)的本質屬性,和運動狀態(顯著地變動的狀態)的本質屬性。

既然空間和時間是運動著的物質的存在形式,在宇宙中就不可能有脫離空間和時間的物質運動。物質運動與空間、時間的不可分離性,不僅是辯證唯物主義的哲學觀點,也是已被愛因斯坦的狹義及廣義相對論所嚴格證明的科學真理。所以當我們說到存在某種事物時,首先要指明它在什麼地方存在、以何種形式存在,即要涉及該事物在空間的存現形式與性質,以及該事物與其他事物相聯繫時的空間位置、組合關係或排列次序等結構特徵,這就是事物的“空間結構特性”,也就是事物處於存現狀態(相對靜止運動狀態)時的本質屬性和事物之間內在聯繫的規律性。物質的運動總是作為一個過程展開的,而過程必然有時間上的先後順序和持續時間的長短,所以當我們考察某種事物的運動變化和該事物與其他事物的相互聯繫時,絕不能脫離時間這個因素,也就是說,不能不涉及順序性和持續性,這就是事物的“時間順序特性”,也就是事物處於顯著地變動狀態(通常所說的運動狀態)時的本質屬性和事物之間內在聯繫的規律性。

認識論認為,物質是第一性的,意識是第二性的。意識是人腦對於客觀存在的反映,認識論的核心即是反映論。思維是意識的主要內容,當然也屬於第二性。上面關於思維的定義就是依據這種反映論作出的。思維既然是人腦對客觀事物的本質和事物之間內在聯繫的規律性(這種本質和內在聯繫的規律也就是事物運動變化的性質、規律)所作出的概括與間接的反映,而宇宙中又不存在能脫離時、空這種存在形式的物質運動,那麼,為了能真正有效地作出這種概括與間接的反映,顯然,作為第二性的思維,其反映形式本身必須能夠適應作為第一性的反映物件的存在形式需要(事物運動變化在時、空兩方面存在形式的需要),也就是必須能夠在空間與時間兩個方面滿足對事物運動狀態的性質、規律進行概括與間接反映的要求。這就表明,根據馬克思主義認識論的原則,人類思維至少應當具有這樣兩種基本的反映形式:

一是能有效地對事物的“空間結構特性”,即事物處於存現狀態(或相對地靜止的狀態)時的本質屬性和事物之間內在聯繫的規律性作出概括與間接反映的空間思維形式;

二是能有效地對事物的“時間順序特性”,即事物處於運動狀態(或顯著地變動的狀態)時的本質屬性和事物之間內在聯繫的規律性作出概括與間接反映的時間思維形式。

下面本應接著對空間思維和時間思維的特徵作具體的分析,但是為了能更深刻地認識這方面的問題,我們不妨先來討論如何實現思維定義中所提出的,“對客觀事物的本質和事物之間內在聯繫的規律性作出概括與間接反映”的要求,並在此基礎上對目前占主導地位的邏輯思維進行必要的反思。

第三節對目前占主導地位思維形式的反思

一.邏輯思維的形式結構

辯證唯物主義認為,事物的本質屬性就是事物的根本性質,它是由事物本身固有的特殊矛盾所決定的。這種特殊矛盾的運動不僅規定事物的根本性質,也決定事物的變化發展。

辯證唯物主義還認為,客觀世界的一切事物都不是孤立地存在的,而是相互聯繫、相互作用的統一整體。宇宙間的萬事萬物既作為個體存在,又作為相互聯繫的事物而存在,任何事物皆是普遍聯繫中的一環。因此,為了認識客觀事物,除了從事物本身的矛盾運動特殊性(事物的本質)去把握以外,還必須從事物之間相互聯繫、相互作用的觀點(即事物之間內在聯繫的規律)去把握。
上述關於事物運動變化與普遍聯繫的觀點是辯證唯物主義最根本也是最核心的觀點,是馬克思主義哲學的基石。思維的定義之所以規定必須從事物的本質屬性(反映事物的運動變化)和事物之間的內在聯繫(反映普遍聯繫)這樣兩個方面去反映客觀事物,正是依據了辯證唯物主義的這一根本特點。

為了能從事物本身的運動變化和事物之間相互聯繫這樣兩個方面對事物作出概括與間接的反映,人類創造了語言(包括口頭語言和書面語言)作為思維的物質外殼(口頭語言以“語音”作為物質外殼,書面語言以“字形”作為物質外殼),並在語言基礎上逐漸形成一套概念、判斷和推理系統,以此來實現對上述兩個方面的概括與間接的反映。之所以說是“間接的”反映,是因為這種反映是通過“概念”、“判斷”、“推理”間接地完成的,而不是直接對事物本身(就象照相機那樣)進行反映;之所以說是“概括的”反映,是因為這種反映不是對客觀事物全部屬性的複製,而是對事物的運動和內在聯繫的本質屬性進行抽象(捨棄其非本質屬性)的基礎上所作出的概括性反映。下面我們對概念、判斷和推理系統的作用做進一步的具體說明。

概念是關於事物本質屬性(即該事物矛盾運動的特殊性)的反映,是在分析、綜合事物的各種屬性的基礎上,進一步抽象、概括而成。它是人類在長期改造客觀世界的實踐過程中逐漸形成的關於各種事物矛盾運動特殊性的認識。對事物的認識越廣泛、越深入,積累的概念就越豐富、越明確。概念既是人類認識客觀事物的總結,也是人類思維的材料即思維的加工物件。在幾千年的文明發展歷程中,人類已建立起從哲學、自然科學、社會科學、各門具體學科到日常生活概念的不同層次的龐大概念體系,從而為人類正確地反映客觀事物奠定了基礎。

判斷不僅可以對某個(或某類)事物是否具有某種屬性作出判定,更重要的是可以對事物之間是否存在某種內在聯繫作出決斷。思維中的判斷是由若干個概念構成的。為了說明判斷的分類及結構形式,需要先瞭解事物之間是通過何種關係聯繫在一起的。眾所周知,辨證唯物主義不僅強調事物的運動變化與事物之間的相互聯繫,而且還強調這些運動變化和相互聯繫是有條件的:事物總是在一定的條件下產生、發展和衰亡;事物之間聯繫的性質、結構和特點也隨條件的不同而改變。一切以時間、地點和條件為轉移。“時間”、“地點”(空間)是物質運動的存在形式,它們與運動不可分割;而條件則是事物運動變化和相互聯繫的前提或外因,因而其重要性可以與時、空相提並論。總之,一切事物的變化和聯繫都是有條件的,只有“有條件”這一點才是無條件的。從這個意義上說,辯證唯物主義關於事物的普遍聯繫論也可稱之為“條件論”。條件既是事物運動變化和相互聯繫的前提或外因,在此前提或外因的作用下,必有相關的效應,即結果。由此可知,條件——結果關係(在絕大多數情況下,表現為因果關係)是客觀世界中的一種最普遍的關係。通常所說的事物之間的相互聯繫、相互作用,就是條件——結果關係在不同情況下的具體體現。

實際情況的具體條件是複雜多樣、千變萬化的,但按其抽象的類型則可劃分為充分條件、必要條件和充分必要條件等三大類;與條件有關的事物可以是單一的個體(用“單稱”表示)或是某一類事物中的一部分(用“特稱”表示),也可以是某一類事物的全部(用“全稱”表示);與同一結果對應的條件可以是一個也可以是從若干個中選擇出的一個。為了反映這幾種不同情況的條件結果關係,邏輯學中建立了一套如下面所示的“判斷系統”:

其中各種假言判斷就是專門用於對不同的條件——結果關係作出反映,選言—假言判斷則適合於兩個以上可選擇條件的情況。括弧內給出的是實現相應判斷時的語言表達形式——各種不同類型的複句。

除了上述用於反映事物之間相互聯繫規律的假言和選言判斷以外,還有直接用於判定事物是否具有某種屬性的直言判斷。由於判斷結果有肯定、否定兩種可能,判斷所涉及的事物也可以是單稱、特稱和全稱三類,因此綜合起來,直言判斷便有單稱肯定判斷、單稱否定判斷、特稱肯定判斷、特稱否定判斷、全稱肯定判斷、全稱否定判斷等六種。

至於推理,則是用於對事物之間更為複雜的相互聯繫、相互作用作出反映。推理要在判斷的基礎上進行,推理的前提可以是直言判斷、假言判斷、選言判斷或選言——假設判斷,因此,根據推理前提所用判斷的不同,推理相應地可分為直言推理、假言推理、選言推理和選言——假言推理等多種。

由以上分析可見,通過在語言基礎上建立起來的概念、判斷和推理系統,即可滿足對事物的本質和事物之間內在聯繫規律這樣兩個方面作出概括與間接反映的要求。由於概念如何定義,以及判斷、推理的形式結構等問題是普通邏輯學研究的內容,所以通常也把建立在語言基礎上,運用概念、判斷和推理而實現的思維稱之為“邏輯思維”。

二.邏輯思維存在的局限性

作為邏輯思維物質外殼的語言(不管是口頭語言還是書面語言),其實質都是運用線性符號序列(語音符號序列或字形符號序列)來表示思維內容(事物的本質屬性或事物之間相互聯繫的規律)。既然是線性符號序列,就有時間上的順序性與持續性問題。換句話說,在運用基於語言符號的概念來進行判斷、推理時,只能是按照不同詞語符號出現的先後順序,一步一步地進行。例如,在假言判斷這種複合判斷中,一般包含若干個簡單判斷。其中反映“條件”的部件稱為“前件”,反映“結果”的部件稱為“後件”,另外還有起聯結前、後件作用的聯結項。判斷過程中總要順序掃描完這三個部分(逐個字形讀完或逐個字音聽完),才有可能對前後件之間是否存在條件——結果關係作出判斷。顯然,這種判斷過程要持續較長的時間,所以效率是比較低的。推理過程的效率就更低了——由於要涉及大前提、小前提和結論等幾個部分,每個部分又包含一個甚至幾個判斷,因而按照這種按部就班、順序掃描的思維方式,持續時間將會更長。

除了效率低以外,語言的直線性給邏輯思維帶來的另一缺點是難以真實地反映動態的事件和視覺情景。即使在一個最簡單的直言判斷(即陳述句)中,語言的這種影響也會清晰地顯露出來:

“一種事實,如果通過一種語言陳述呈示出來,就會遭受這樣一種‘變形’:其中各種動態關係(或聯繫)均變成了靜止物體。以‘A殺死B’為例,……這一陳述句中所描述的情景確實涉及A與B之間的某種活動順序棗先是A出現,接著有‘殺死’的行為,然後出現B。而事實上,A與B是同時出現的,‘殺死’的行為也在同一時刻出現。然而,由於語言符號本身是直線性的、分離的,它們就象念珠上的一顆顆珠子,只能一個一個地依次出現。”“由語言呈示出來的理性概念的先後排列,常常是對一個直覺把握到的情景的陳述,而且涉及這一情景的重新組構。‘樹上結滿櫻桃’這一陳述句是來自說話者或寫作者對一個果園的直覺表像,又用來在讀者或聽者的心中喚起一種同樣的表像。同理,‘A殺死B’則可以喚起一種兇殺活動的表像。我們看到,在這些例子中,語言實際上是說話者的表像與接受者的表像之間的橋樑。由於起橋樑作用的媒介本身是線性的,它就不可能不對自己所描述的表像發生影響。……舉例說,‘某種同時性的相互作用’就不可能用語言直接描述出來。”

“繪畫主要同空間中的形狀和色彩打交道,可用來描繪各種在空間中同時存在的物體,或在同一空間中同時存在的某一物體的各個部分。至於‘活動’,由於它們是按時間的先後順序進行的,所以只能是詩描繪的物件。繪畫可以通過人的身體間接地描繪‘活動’,詩則可以通過‘活動’間接地描述人體。如果詩(包括一切語言)不是用來描繪‘活動’,而是去描繪一種視覺景象,它就只能通過一一列舉這一景象的各個組成部分的方式來描述。在這種情況下,接受者的心靈往往不能夠將這些依次出現的‘部分’綜合成一個符合原視覺景象的‘表像’。”

對空間視覺景象的描述,如果直接採用將該景象的組成部分加以一一列舉的方式,往往不能使讀者心目中重新建構起寫作者本人所具有的那種表像。換句話說,邏輯思維在這種情況下對空間視覺景象的反映是不完整、不真實的。能否改變這種狀況,使得邏輯思維對於空間視覺景象的反映也能象對時間順序過程的反映一樣完整而真實呢?回答是肯定的,這就是採用作家們通常使用的方法棗通過一系列事件(活動)來描寫視覺景象。也就是說,對某種視覺景象,不是簡單地把它分解為若干組成部分,而是在此基礎上進一步把靜態的景象轉換為一個個“活動”型事件。由於活動是按時間順序展開的,語言在這種場合就可充分發揮作用:既可以將其中每個事件的局部關係用豐富的細節表現出來,又可以用直線性聯繫去貫串整個事件。這樣一來,對整個視覺景象的描述,就轉變為象放電影一樣,一幀接一幀呈現的場景(在論述某種觀點時,一個接一個的論證步驟與此類似),也就是將三維立體空間的視覺景象,轉換成為一維時間軸上展開的一個個活動時間序列。

顯然,這樣一種轉換確實是有效的,也正因為如此,使得許多心理學家和哲學家們大喜過望,以為邏輯思維已經解決了人類思維所面臨的全部問題,認為“只有邏輯思維才能達到對事物的理性認識,是人類的高級思維”,“形象思維只能停留在對事物的感性認識階段,是低級思維形式”。更有甚者,乾脆提出,只有基於語言概念的邏輯思維才是真正的人類思維,其他基於表像的思維都不算思維。極力鼓吹邏輯思維的“左腦優勢”論者就是這種觀點的突出代表。目前在我國哲學界、心理學界乃至全社會,仍是這種觀點占主導(甚至是占統治)地位。

我們不能同意這種觀點,我們認為這是對邏輯思維的過高估價。因為由以上的分析可以看到,邏輯思維對於空間視覺景象的完整而真實的反映,並不是無條件實現的,而是通過把三維空間轉換到一維時間軸上來實現的,也就是以犧牲效率作代價換來的。應該說,這樣的代價是沉重的,尤其是在要求對當前事物的空間結構特性在瞬間作出整體把握(比如需要隨機應變的情況),或是要求對事物之間的複雜關係儘快作出重大決策的場合(比如面臨困境或險境急需擺脫),上述線性順序的邏輯思維將顯得無能為力。而這時基於表像的另一種思維棗空間結構思維,則正好能在這類場合發揮重要作用,從而彌補邏輯思維的不足。下面幾節我們就將較深入地討論這種思維。

第四節空間思維與時間思維的主要特徵

在“關於人類思維基本形式劃分的新思考”一節中,我們根據辯證唯物主義的認識論與時空觀推斷出,人類思維至少應當具有空間思維和時間思維兩種形式。前者用於對事物運動狀態的“空間結構特性”作出概括與間接的反映;後者則對事物運動過程的“時間順序特性”作出概括與間接的反映。下面我們先對這兩種思維的主要特徵進行分析。

由於空間思維形式是要對事物的“空間結構特性”(是指和事物在空間的存現形式與性質以及該事物與其他事物相聯繫時的空間位置、組合關係或排列次序等有關的特性),即事物處於存現狀態(或相對靜止狀態)的本質屬性和事物之間內在聯繫的規律作出概括與間接的反映,顯然,這種思維的基本特點就是既要從整體上去把握事物的基本屬性即事物在空間的存現形式與性質(這重要通過反映事物屬性的空間視覺表像去把握),又要從整體上去把握事物之間內在聯繫即空間位置及組合次序等結構關係(這主要通過反映事物之間結構關係的空間視覺關係表像去把握)。由於這兩方面的特性(事物的基本屬性和事物之間的結構關係)都要通過空間視覺表像去把握,而空間視覺表像具有整體性與結構性,正是由於這個原因,所以這兩方面的特性就被稱之為“空間結構特性”。反映“空間結構特性”就是空間思維的最主要特徵。為了強調這種特徵,我們也可以將這種思維形式命名為“空間結構思維”,或簡稱之為“結構思維”。事實上,這種“空間結構特性”不僅是某個事物通過視覺表像的具體體現,也是事物之間內在聯繫規律性的直觀透視。人們都有這樣的經驗:如果把某種事物從它所在的背景(即空間結構)中分離出來,從而使事物之間的內在聯繫改變,該事物就將成為完全不同的另一種事物。例如,“腿”在整個人體結構中是具有走路機能的有機組成部分,但是如果把腿從人體中分離開來(把腿鋸掉)就不再是能走路的腿,而是一段很快要腐爛的肌肉。對空間結構特徵的把握既是對事物屬性的直觀形象的整體把握,也是對事物之間內在聯繫規律作出的快速綜合判斷,這就是對事物處於存現狀態(相對靜止運動狀態)本質特徵把握的具體含義。我們必須明確地認清這一點。

由於時間思維形式是要對事物的“時間順序特性”(與事物運動的先後順序及持續時間長短有關的特性),即事物處於運動狀態(或顯著地變動的狀態)的本質屬性作出概括與間接的反映,顯然,這種思維的基本特點就是要從一維線性的時間軸去把握事物運動過程的本質屬性,而建立在語言基礎上的邏輯思維正好最適合這種需求。這是因為,如前所述,邏輯思維可以通過運用分析、綜合、抽象、概括等方法,很方便地對事物的各種屬性進行思維加工,從中提煉出反映事物本質屬性的“概念”;在此基礎上,運用概念可對更複雜事物的性質作出“判斷”;通過判斷還可確定事物之間比較簡單的相互聯繫規律;對於事物之間比較複雜的相互聯繫規律,則可以通過在判斷基礎上進行的“推理”來解決。可見,邏輯思維既可解決對事物本質屬性的概括與間接的反映,又可解決對事物之間內在聯繫規律的概括與間接的反映。邏輯思維使用的材料(思維加工的物件)是用語詞表達的概念,加工的方法(手段)則包括分析、綜合、抽象、概括、判斷、推理等多種。前已指出,建立在語言符號序列直線性基礎上的邏輯思維,儘管其優勢只是對一維時間軸上展開的活動事件作出反映,但由於三維空間中的視覺景象也可轉化成一維時間軸上的一系列活動事件,所以,只要時間不受限制(不要求瞬間作出決斷),邏輯思維原則上可以滿足人類對思維提出的全部需求。也就是說,它既可適用于時間思維的場合,也可適用于空間思維的場合。但就邏輯思維的實質來說,由於它是建立在語言符號序列基礎上,具有一維、線性的特點,最適合反映具有順序性、持續性的運動變化過程,所以,顯然它更適合於時間思維的場合。不過,我們並不同意象目前學術界絕大多數人的看法那樣,把它稱之為“抽象(邏輯)思維”或“抽象邏輯思維”,更不能簡稱之為“抽象思維”。而是應當把它稱之為“時間邏輯思維”或“線性邏輯思維”,其簡稱則為“邏輯思維”。這是因為:
第一,抽象性、概括性是所有思維的特徵,並非只是邏輯思維才具有。在邏輯思維之前冠以“抽象”,或乾脆稱之為“抽象思維”,容易使人誤認為只有這種思維才具有抽象性,從而不適當地抬高了邏輯思維而貶低了其他形式的思維。而這點恰恰是當前學術界(尤其是哲學界和心理學界)的一大弊病。

第二,由於邏輯思維是建立在語言符號序列的基礎之上,如前所述,其本質特徵是直線性、順序性,最適合於反映事物在一維線性時間軸上順序展開的運動變化過程。因此,將這種思維命名為“線性邏輯思維”或“時間邏輯思維”是最合乎情理、最順理成章的事情。

最後我們可以得出結論:思維定義所要求的“人腦對客觀事物的本質和事物之間內在聯繫的規律性作出概括與間接的反映”,是通過空間結構思維和時間邏輯思維這樣兩種基本形式實現的。

空間結構思維主要是對事物在空間存現的形式與性質以及該事物與其他事物相聯繫時的空間位置、組合關係或排列次序等空間結構特性作出反映,並主要通過空間視覺表像來實現對這種“空間結構特性”的把握,也就是實現對相對靜止狀態(存現狀態)事物的本質屬性和事物之間內在聯繫規律性的把握。

時間邏輯思維(線性邏輯思維)主要是對處於運動狀態(顯著地變動的狀態)事物的本質屬性作出反映,並通過用詞語表達的“概念”來把握事物的這種本質屬性。在時間不受限制的條件下,時間邏輯思維也可以對事物之間內在聯繫的規律性作出反映,這時主要通過由概念組成的“判斷”和“推理”來把握事物之間的這種內在聯繫規律性。

可見,兩種思維形式各有其特定的功能,各自從事物的兩種不同狀態(顯著地變動的“運動狀態”和相對靜止的“存現狀態”)對事物的本質屬性和事物之間內在聯繫的規律性作出反映。兩種思維形式缺一不可,不能互相取代,彼此也不分高低,只能相輔相成,才能相得益彰。由於對時間邏輯思維人們已有較充分的瞭解,下面我們只對空間結構思維作進一步的分析。

第五節 空間結構思維的加工物件與加工方法

一.空間結構思維的加工物件——表像

思維加工的物件,即思維的材料對思維的過程、方法有重要影響。空間結構思維的材料主要是“表像”,關於心理學界通常有兩種譯法:表像和意象。絕大部分心理學家認為這二者只是翻譯的不同,其含義並無區別,但也有少數學者對此持不同意見。本文採用流行的譯法,即使用表像這一術語。

所謂“表像”是對以前感知過(但當前並未作用於感覺器官)的事物的反映,是過去感知所留下痕跡的再現。客觀事物作用於人的感覺器官後,人們所體驗到的感官活動稱之為“感覺”,“知覺”則是對感覺資訊的組織與解釋,它在感覺的基礎上產生,既離不開感覺,又不同於感覺。這是因為知覺的形成不僅有賴於當前的感覺資訊,還有賴於感知主體過去的知識與經驗。感覺只反映事物的個別屬性,知覺則能反映事物的多種屬性,即事物的整體。感覺、知覺和未經加工的表像三者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具有直觀性,都是大腦對事物的直觀的反映,都屬於感性認識範疇,是感性認識中由低到高的三種不同發展形式。
表像和感知覺除了具有上述共性以外,彼此之間又有下列不同:

1.表像可脫離具體事物而存在

表像是過去感知覺所留下的痕跡,也就是在人們頭腦中保存的關於事物的具體形象。所以未經加工的表像儘管仍屬於感性認識,但卻比感知覺前進了一大步,即可以脫離具體事物而存在(而脫離具體事物對感官的刺激就無所謂感知覺),因而就有可能在頭腦中脫離具體事物直接對表像進行加工,使表像愈來愈精確、愈來愈穩定。

2.表像具有概括性

表像不僅具有直觀性,而且還具有一定程度的概括性。正是由於表像能對客觀事物作出直觀而概括的反映,因而通過對表像的逐步加工(分析、綜合、抽象、概括、聯想和想像等)就有可能達到對事物本質屬性的把握,從而使我們對事物由局部的表面認識上升到整體的本質認識;或是在詞和語言的調節、控制下,使我們對事物從以感知為主的感性認識發展為以概念為主的理性認識。
表像有視覺表像、聽覺表像、觸覺表像、味覺表像……等多種。在空間結構思維過程中所涉及的往往不是一種表像,而是多種表像的綜合,但是其中有一種是起主要作用的表像棗空間視覺表像。換句話說,空間視覺表像是空間結構思維的主要材料。這是因為:

第一,大腦從外界獲取資訊主要是通過視覺。美國實驗心理學家赤瑞特拉所作的實驗表明:人類大腦從外界獲取的資訊有83%來自視覺,11%來自聽覺,來自所有其他感覺通道(包括觸覺、動覺、嗅覺、味覺等通道)的資訊不超過6%。
第二,視覺表像的整體性、直觀性有利於空間結構思維。視覺表像給人呈現整體、直觀的空間情景,便於人們通過直觀透視、綜合判斷在瞬間對事物的空間結構特性作出整體把握,這正是空間結構思維所需要的,也是其他任何表像(不管是聽覺表像、觸覺表像……等)所無法比擬的。

第三,視覺表像的結構性、完整性有利於存儲、調用和思維加工。儘管有時視覺表像顯得模糊,不太清晰,但總是保持完整,並有一定的結構,即使是片段的表像也反映出事物的局部結構。這就便於編碼記憶,因而有利於存儲、調用和思維加工。

由於上述三方面的原因,視覺表像顯然最有利於實現空間結構思維所要達到的目標,因而它就當之無愧地成為這種思維形式的主要材料。

如上一節所述,在空間結構思維中所使用的空間視覺表像有兩種:一種是反映事物屬性的視覺表像(可簡稱之為“屬性表像”);另一種是反映事物之間結構關係的表像(簡稱之為“關係表像”)。根據這兩種表像的不同,空間結構思維可進一步劃分為兩類:一類是以“屬性表像”作為思維材料(即思維加工物件),稱之為“形象思維”;另一類使以“關係表像”作為思維材料,稱之為“直覺思維”。換言之,人類思維的基本形式(或基本類型)也可劃分為三大類,即形象思維、直覺思維和時間邏輯思維。

二.空間結構思維的加工方法

空間結構思維的加工方法包括分析、綜合、抽象、概括、比較、分類和想像等心理操作,其中每一種心理操作的物件都是表像。

分析:是將一個事物的完整表像分解為若干個組成部件的心理操作過程(每個組成部件也是一個獨立的表像)。例如,可將兔子的表像分解為兔子的眼睛、耳朵、嘴巴、皮毛、腳爪、尾巴……等多個組成部件,這就是表像分析。

綜合:是將同一類事物的表像加以合併,使之更完整、更精確的心理操作過程。例如,將處於靜態、動態等多種不同情況的兔子表像加以綜合,就可以產生出更形象、更逼真、更完整的兔子表像。

抽象:是指抽出同類事物的本質屬性,而捨棄非本質屬性的心理操作過程。傳統觀念認為,只有邏輯思維通過詞語表述的概念才有可能實現抽象。這是一種極大的誤解,心理學界普遍把邏輯思維也稱之為“抽象(邏輯)思維”(言下之意是,以屬性表像作為思維材料的形象思維不能進行抽象,只有邏輯思維才能抽象),就是這種誤解的典型體現。阿恩海姆曾深刻地批判過這種觀點,並指出[2],運用表像不僅同樣可以進行各種不同層次的抽象,甚至有時還能達到用一般概念所無法達到的抽象程度及效果。他列舉了下面幾個例子:

當嬰兒從繁紛複雜的外部世界中區分出某物體(例如辨認出奶瓶)時,便已進行了初步的抽象,這是因為他已通過視覺表像抓住了該事物的本質特徵,否則無法區分。

當能夠從外部刺激物中,抽取出能代表該物體本質特徵的簡化形式時,表明這種抽象(運用表像進行的抽象)已達到較高的層次。例如,撇開身材、臉型、衣著等所有其他具體特徵,把一個必恭必敬的侍從抽象為一把弓那樣的彎腰曲背形象,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

一個難以用言語概念來達到的、具有高度抽象意義的事例是日本長崎博物館展出的鐘錶。一隻普通的鐘錶不可能成為體現鐘錶主人性格或表徵某種特殊意義的抽象物。但是長崎博物館展出的全部停止在十一點零二分的被損壞鐘錶,卻具有震撼人心的抽象意義。因為時間停止在這一刻,使人們立刻回想起原子彈爆炸的恐怖瞬間和當時的慘烈場面,從而激起人們維護和平反對戰爭的強烈意識。這正是問題的本質,也正是博物館想要向參觀群眾展示的關於原子彈爆炸這一事件的重大意義,而被損壞鐘錶的表像就成為代表這一重大抽象意義的“抽象物”。顯然,在此特定場合下,由這樣的鐘錶表像所產生的抽象意義及其社會效果是用長篇大論的言語概念所無法比擬的。

概括:是把個別事物的本質屬性推廣到同類其他事物的心理操作過程。目前國內有較大影響的一本心理學教科書認為[6],概括“有兩種形式:一種是根據事物的外部特徵,對不同的事物進行比較,捨棄它們互不相同的特徵,對它們共同的特徵加以概括,它是知覺和表像階段的概括,是概括的初級形式;另一種是根據某一物件和現象或某一系列物件和現象的本質方面加以概括,它是思維水準的概括,是概括的高級形式。”

按照這種觀點,以表像作為心理加工物件的空間結構思維只能實現初級形式的概括,只有邏輯思維才能實現高級形式的概括。這實在是一種誤解。試問:在瞬息萬變的戰場上,在敵我雙方極為錯綜複雜的形勢下,高明的指揮員能在瞬間作出果斷決策,憑的是什麼?決不可能是一步一步的邏輯推理,只有愚蠢的指揮員才會主要靠邏輯思維去指揮打仗,儘管在局部問題上可能採用這種思維形式,而對戰爭全局就必定要運用空間結構思維,才能從大處著眼,高屋建瓴,從總體上去把握敵我雙方態勢,做到全局在胸。不致於為局部的、具體的事實所左右;或為表面的現象所迷惑。這堛滿坏局在胸”就是指把握戰爭全局的空間結構特性,即戰爭雙方各有關要素之間的相互對立、相互作用狀況(如雙方的兵力佈署、友鄰協同、彈藥供應、後方支援、戰鬥士氣……等多種要素相互對峙的狀況)。象這種通過空間表像(屬性表像和關係表像)來把握的空間結構特性難道不是事物本質屬性的反映嗎?怎麼能認為根據表像所進行的概括都是初級或低級的呢?

這個例子介紹了表像概括對數學上圓錐切割理論所起的關鍵作用。在“圓錐切割理論”的過程中,肯定在圓、橢圓和雙曲線三者的表像中找到了某種共同性質。這三種基本幾何圖形自古以來便獨立存在,但彼此互不相關。但是通過對圓錐體切割所形成的新表像,發現在園、橢圓和雙曲線三者之間存在共同的本質特徵棗都是由圓錐體切割而成,區別只在於切割方式的不同。這樣,原來互不相關的三種幾何圖形,現在被圓錐體切割理論緊密聯繫在一起,形成有一定空間結構關係的幾何體系。而這種更高層次理論概括的實現,並非依靠以言語概念為基礎的邏輯推理,而是完全依靠對表像進行的概括棗將三種基本幾何圖形的原有表像與對圓錐體進行各種切割所形成的新表像進行比較,才發現其中存在可推廣至三種幾何圖形的共同本質屬性。

當然,不可否認,任何理論上的創新都離不開邏輯思維,但同樣重要的是,任何理論上的創新也離不開空間結構思維。

如上所述,在抽象和概括過程中都要涉及事物的本質屬性。空間結構思維只反映事物在存現狀態(即相對靜止狀態)的本質特徵,而這種本質屬性雖然也可單獨通過時間邏輯思維來反映,但更有效的是通過“空間結構特性”來把握,或是通過空間結構思維與時間邏輯思維二者相結合來把握。這是我們必須牢牢記住的。

想像:是對原有多種表像進行整合、重構的心理操作過程。在想像過程中所有參與整合的表像都或多或少改變原有的成分(而在綜合和分析的過程中,原有表像的成分是不改變的),從而形成一種新的表像棗“想像表像”。月亮上的嫦娥,小說中的典型人物都是整合而成的新表像,即想像表像。由於想像表像是由原有多種表像改造、整合而成,所以都有一定的新穎性甚至創造性。根據其新穎程度的不同,想像又可分為“再造想像”與“創造想像”兩種。再造想像是對別人描述過而自己未曾感知過的事物加以想像而生成的形象(如古代的恐龍);創造想像是沒有依據現成的描述而獨立創造出來的某種事物的形象。顯然,再造想像和創造想像對於寫作構思、藝術創造、理論建構及其他的創造性活動都具有特別重要的意義。

要進行想像應具備以下幾方面的條件:

第一,要有豐富的表像儲備。

表像是進行想像的基本材料,表像愈多、愈完整,想像的內容就愈豐富、愈深入。由於表像是通過感知獲得的,這就要求平時要多觀察、多積累。

第二,要善於聯想。

相似聯想棗對性質、外形有某種相似性的事物表像進行聯想;

相反聯想(對比聯想)棗對性質相反或外形有鮮明對比的事物表像進行聯想;

相關聯想棗對並不相似但在邏輯上有某種關聯的事物表像進行聯想。

可見便於聯想的事物都是在性質上、外形上或邏輯上具有某種聯繫,按上述三方面聯想出的表像愈多,愈有利於對表像的整合與重構(因為整合與重構總是要按事物之間的一定聯繫和結構才能進行),即愈有利於想像。

第三,要有第二信號系統的調節與控制作用。

根據巴甫洛夫的學說,想像(尤其是創造想像)是兩種信號系統協同活動的結果。通常把感覺器官直接從外部刺激接收信號,稱為第一信號系統,語言文字則被稱為第二信號系統。想像這種心理加工活動既然是以表像作為加工材料,因此應該是第一信號系統起主要作用。但是要想使想像的內容朝著一定的目標擴展、深化就離不開第二信號系統的概念和語言的調節與控制作用。甚至聯想也與概念、語言分不開,例如,要實現相似和相反聯想,往往要先知道事物之間有哪些屬性相似或對立;要實現相關聯想,要先知道事物之間是否存在某種邏輯聯繫,這些都離不開概念和語言的指引和控制。至於創造想像的形成,由於其內容對新穎性、創新性有較高要求,兩種信號系統之間的協同就顯得更為必要。關於這個問題,在“創造性思維模型”部分,我們還將作進一步的論述。

上面我們介紹了空間結構思維所用的五種主要心理操作方法(分析、綜合、抽象、概括、想像),除此以外,還有比較、分類等方法,由於這些方法比較簡單,這奡N不一一列舉了。

第六節 空間結構思維與動物思維的比較

由於空間結構思維的材料(思維加工對象)主要是表像,而表像具有形象性和直觀性,因此人們往往容易把它和使用客體形象作為加工物件的動物思維方式混為一談,我們認為,對這種混淆必須加以澄清。

如前所述,思維是人類在與大自然鬥爭過程中,為了求得自身的生存與發展,經歷幾百萬年進化而獲得的一種特殊機能。思維的根本目的,就是為了解決人類面臨的各種問題。換句話說,思維總是和“問題求解”不可分割地聯繫在一起,甚至不少心理學家認為,思維就是“問題求解”。而解決問題的前提是要能夠作出正確的判斷棗對各種不同事物進行辨別、對事物的某種性質進行判定、對所處境遇作出決策、對面臨問題確定處理或解決的方案……等等,都是不同情況下要求作出“判斷”的不同表現形式。因此,能否作出正確判斷,也就成為是具有問題解決能力、即思維能力的主要標誌。由此觀點出發,許多心理學家認為,動物也有類似人類的思維,並列舉了大量的例證。

例如,動物一般都具有趨利避害的能力,能很快找到自己所需的食物,能判斷自己是否處於危險之中從而能及時逃避(如老鼠遇見貓)。愈是和人類相近的動物,這方面的能力就愈強。一般的狗不能解開將其系於某根柱子上的皮帶,但是黑猩猩則有可能。在鐵籠的門上安一個象系狗皮帶一樣的撳扣足以將猴子們鎖在堶情A即使它們夠得著去撥弄撳扣也不明白是怎麼回事。但是黑猩猩在這種情況下則會設法弄開它。所以對於黑猩猩,你必須用鐵鎖而且不能把鑰匙留在堶情C

上述事例證明許多動物(尤其是和人類同屬靈長目的動物)具有一定的解決問題能力,即具有思維。但是我們認為,這種動物的思維和人類所具有的空間結構思維還是兩碼事,因為這二者之間存在一個本質上的區別:動物思維是完全建立在直接感知的基礎上,所使用的思維材料(思維加工物件)只能是當前感知事物的具體形象。當前的事物一旦消失,感知的形象即不復存在,思維也就中斷。而人類的空間結構思維,不僅可以使用當前感知事物的具體形象作為思維材料,還可以使用表像(而且主要是用表像)作為思維材料。如上所述,表像雖然也由感知覺產生,但它可以脫離當前的具體事物而獨立存在,因而可以對它作進一步的思維加工(例如分析、綜合、抽象、感慨和想像等),僅僅利用當前感知事物的具體形象來思維,就不可能進行這一類的加工。為了證明這一點,我們可以用靈長目動物中和人類最相近、且具有最高級動物思維的黑猩猩來進行論證。

對黑猩猩作過有關動物思維能力的實驗:在一個鐵籠子的頂上懸吊著香蕉或其他食物,然後給黑猩猩提供一定的條件,讓它利用這些條件把食物弄到手。這類條件可以是一根長竹杆,或幾段能連接起來的短竹杆,也可以是一些能夠堆起來和爬上去的箱子。經過一段時間的摸索、試探、失敗、思考後,黑猩猩最終學會通過用長竹杆(或是把幾段短竹杆連接起來,或是把幾隻箱子壘在一起再爬上去)等方式來獲取吊在籠子頂上的食物。黑猩猩的確具有運用簡單工具來解決問題的思維能力(有的人因為這不屬於邏輯思維,就楞是否認或不承認這種思維能力,我們認為這不是唯物主義的態度),但是在實驗過程中出現一個問題,始終無法讓黑猩猩學會把樹上正在生長著的一根樹枝折下來,用於勾取它夠不著的食物。原因在哪里呢?半個世紀過去了,很多心理學家仍無法對此現象作出令人信服的解釋。其實,原因很簡單,就是因為黑猩猩運用的思維材料是對事物直接感知的具體形象,而不是表像。在黑猩猩當前的感知覺中,樹枝和樹幹是連成一體的,若不運用表像來思維,就決不可能在它的大腦中對“樹”的形象進行分解(把樹枝的形象從一棵樹的整體中分解出來);而對於人來說,由於他可以使用不受當前具體感知物件限制的表像作為思維加工物件,因而能夠很容易地作到這一點(只需進行“表像分析”這類簡單的心理操作就可以完成)。這正是人類的空間結構思維與動物思維的根本不同之處。長期以來,國內外心理學界在關於動物有沒有思維,以及動物思維與人類思維有何區別的問題上產生過多次激烈的爭論,有關論著汗牛充棟;各種似是而非甚至很荒謬的觀點(例如曾經有人認為,松鼠為過冬而儲存硬殼果,是動物具有超前計劃性這類高級思維能力的例證),也不勝枚舉。究其根源概出於此棗各種爭論大都圍繞一些事實、現象和行為表現來進行,而未能緊緊抓住問題的實質棗思維材料,因而就總也弄不明白二者的聯繫與區別所在。

 

第三章 創造性思維的研究現狀及存在問題

第一節 創造性思維研究的發展脈絡

一.“四階段模型”

國際上對“創造力”的研究可以追溯到一百多年以前。一般認為,英國生理學家高爾頓於1869年發表的《遺傳的天才》一書是最早的關於創造力研究的系統科學文獻。但是作為創造力核心的創造性思維,真正被運用科學方法進行系統的研究,則比這要晚得多。我們認為,真正可以作為這一領域開創性研究標誌的是,美國心理學家約瑟夫•沃拉斯(J.Wallas)於一九四五年發表的《思考的藝術》一書。在該書中,沃拉斯首次對創造性思維所涉及的心理活動過程進行了較深入的研究。在此基礎上提出了包含準備、孕育、明朗和驗證等四個階段的創造性思維一般模型,至今在國際上仍有較大的影響。

從這以後,對創造性思維的研究就日益引起心理學界的重視,特別是一九五○年吉爾福特在美國心理學年會上發表了題為“創造性”的著名演講後,這一領域的研究就更加繁榮起來。回顧半個多世紀以來關於創造性思維的研究,儘管論文、專著成篇累牘,不勝枚舉,但是真正給人留下深刻印象、具有較大理論與實際價值的並不很多。除了沃拉斯的開創性研究以外,現將其他較突出的成果,按其發表的先後順序介紹如下。

二.韋索默的“結構說”

一九四五年,德國心理學家韋索默出版了名為《創造性思維》的專著,明確地提出了“創造性思維”這一概念,運用心理學的格式塔理論分析創造性思維過程,從簡單的一節數學課到愛因斯坦這個天才人物都作了認真的思維心理分析。韋索默認為,創造性思維過程既不是形式邏輯的逐步操作,也非聯想主義的盲目聯結,而是格式塔的“結構說”。並進一步指出,這種格式塔結構既不是來自機械的練習,也不能歸之為過去經驗的重複,而是通過頓悟而獲得。

三.吉爾福特的“發散性思維”

一九六七年,美國心理學家吉爾福特在對創造力進行詳盡的因素分析基礎上,提出了“智力三維結構”模型,認為人類智力應由三個維度的多種因素組成:第一維是指智力的內容,包括圖形、符號、語義和行為等四種;第二維是指智力的操作,包括認知、記憶、發散思維、聚合思維和評價等五種;第三維是指智力的產物,包括單元、類別、關係、系統、轉化和蘊涵等六種。這樣,由四種內容、五種操作和六種產物共可組合出4x5x6=120種獨立的智力因素,後來該模型作了兩次修改、補充,最後成為具有180個因素的三維結構)。

吉爾福特認為,創造性思維的核心就是上述三維結構中處於第二維度的“發散思維”。於是他和他的助手們(托倫斯等人)著重對發散思維作了較深入的分析,在此基礎上提出了關於發散思維的四個主要特徵:

流暢性:在短時間內能連續地表達出的觀念和設想的數量;

靈活性:能從不同角度、不同方向靈活地思考問題;

獨創性:具有與眾不同的想法和獨出心裁的解決問題思路;

精緻性:能想像與描述事物或事件的具體細節。

吉爾福特認為,這也就是創造性思維的主要特徵,並研究出一整套測量這些特徵的具體方法。然後,他們又把這種理論應用於教育實踐棗圍繞上述指標來培養發散思維(按吉爾福特的理論,這也就是培養創造性思維),使發散思維的培養變成了可操作的教學程式。儘管把創造性思維等同于發散思維是一種簡單化的理解,但是對於創造性思維的研究與應用來說,畢竟是起了不小的推動作用。吉爾福特和托倫斯等人的貢獻是不應抹殺的。

四.劉奎林的“潛意識推論”

一九八六年,我國專門研究思維科學的學者劉奎林發表了一篇頗有影響的論文“靈感發生論新探”。該文對靈感的本質、靈感的特徵和靈感的誘發等問題作了較深入的探索,並力圖在八十年代國際上已取得的科學成就(特別是腦科學、心理學與現代物理學等方面的成就)的基礎上,對靈感發生的機制作出比較科學的論證。值得注意的是,該文提出了一種稱之為“潛意識推論”的理論,並運用這種理論建立起“靈感發生模型”。由於該文作者劉奎林認為靈感思維“居於創造思維過程中的重要位置”,因此我們也可以把劉奎林提出的“靈感發生模型”看作是創造性思維模型。由於該模型是建立在“潛意識推論”的理論基礎上,所以也可以稱之為基於潛意識推論的創造性思維模型。這是迄今為止,在國內外有關文獻中所能看到的關於創造性思維研究中比較完整、比較有說服力的模型。特別是作者力圖從腦科學和現代物理學基礎上闡明創造性思維過程,這是前所未有的。儘管該模型仍有明顯的不足之處,但是與以往的模型相比,畢竟突破了僅僅局限於從心理學角度來研究創造性思維的傳統做法,因而在理論上給人一種耳目一新的感覺。

五.斯滕伯格的“智力觀”

一九八八年,美國耶魯大學教授斯滕伯格在運用創造力內隱理論分析法、對創造力進行深入分析的基礎上,提出了一種在國際上有較大影響的“創造力三維模型理論”。該模型的第一維是指與創造力有關的“智力”(智力維),第二維是指與創造力有關的認知方式(方式維),第三維是指與創造力有關的人格特質(人格維)。其中的第一維所涉及的智力又分“內部關聯型智力”、 “經驗關聯型智力”和“外部關聯型智力”等三種。

內部關聯型智力是指與個體內部心理過程相聯繫的智力,它由三種成分組成:
元成分——在創造性地解決問題的過程中,起計畫、監控和評價作用。具有問題發現和辨認、問題界定、形成問題解決策略、選擇問題解決的心理表徵與組織形式、監控、回饋與評價問題解決的過程等功能;

執行成分——執行由元成分所設定的問題解決過程,包括編碼、推論、圖示、應用、比較、判斷、反應等步驟;

獲得成分——這是創造性思維中頓悟能力的主要組成部分,它又包含選擇性編碼、選擇性結合、和選擇性匹配等三個要素。

經驗關聯型智力是指與已有知識經驗相聯繫的智力。

外部關聯型智力是指與外部環境相聯繫的智力(包括適應、改造和選擇環境的能力)。

由以上介紹不難看出,斯滕伯格在其創造力三維模型理論中所論述的智力維實際上與創造性思維密切相關,因為它既涉及創造性思維的心理過程(執行成分)、創造性思維的核心棗頓悟棗的組成要素(獲得成分)又涉及創造性解決問題過程中的計畫、監控與評價(元成分)。可以把 “創造力三維模型理論”中的智力維,看作是一種創造性思維模型。

六.若賓的最高級思維模型

一九九五年,美國加州大學心理學系的若賓(Nina Robin)等人發表了一篇題為“前額葉皮層的功能和關係複雜性”的論文。該文從“前額葉皮層”是控制人類最高級思維形式的神經生理基礎出發,試圖探索出人類最高級思維模型與腦神經機制之間的聯繫。若賓等人認為,人類思維對於事物的本質屬性和事物之間內在聯繫規律性所作的反映,實際上可看成是對事物之間存在的各種關係所作出的反映。根據數理邏輯中謂詞邏輯的表述方式,事物本身所具有的本質屬性也可看成是一種最簡單的關係——一元關係;事物之間的相互聯繫則可看成是n元關係。n 是關係的維度,n愈大,關係的複雜程度愈高。換言之,n可作為描述關係複雜性的指標。在此基礎上,若賓等人提出了一種用於確定關係複雜性的理論框架。然後,又根據當代腦神經科學所取得的成就棗對前額葉皮層結構與機能的新認識棗把對不同水準關係複雜性的處理和前額葉皮層中不同部位的控制機能聯繫起來,從而使我們對人類高級思維過程的認識,不僅建立在心理學的基礎之上,而且深入到大腦內部的神經生理機制,因而有更為科學、更為堅實的基礎。若賓等人在其論文中並未使用創造性思維這個術語,而是採用“最高級思維形式”、“最獨特思維形式”或“高水準認知”等概念。從該論文力圖處理最高複雜程度的關係以及對“最高級”、“最獨特”的強調來看,作者所說的“最高級思維”其本意應當是指“創造性思維”。不過,就該論文中關於“最高級思維”的實際含義來看,若賓等人所提出的、用於處理關係複雜性的理論框架,實質上是一種建立在腦神經科學基礎上的邏輯思維。儘管它還不是創造性思維模型,但是它對真正創造性思維模型的建立將具有一定的啟迪意義。

通過以上對創造性思維研究發展脈絡的回顧,不難看出,迄今在創造性思維研究領域所取得的成果基本上可以分為兩類:一類是建立在傳統心理學基礎上的理論或模型(僅用心理學理論來研究創造性思維的心理過程),屬於這一類的有沃拉斯、韋索默、吉爾福特和斯滕伯格等人的理論或模型;另一類是建立在腦神經科學基礎上的理論或模型(不僅運用心理學還運用腦神經科學乃至其他現代科學成就來研究創造性思維的心理過程),屬於這一類的則有劉奎林及若賓等人的理論及模型。

第二節對幾種典型創造性思維模型的評析

上一節我們簡要介紹了當代較有影響的創造性思維研究成果。這些成果各有特色,各自從不同的方面對創造性思維的理論研究與實踐探索作出了貢獻。但是從理論的創新性與深刻性以及對實踐的指導意義等幾方面綜合考慮,我們認為,沃拉斯、劉奎林和若賓等人的理論模型,似乎對後人更有研究與借鑒的價值。這是因為,吉爾福特關於發散思維的研究只涉及創造性思維的一個因素,過於狹窄;韋索默的“結構說”雖有其合理性,但是沒有對創造性思維過程做具體分析,因此缺乏可操作性,對培養創造性思維的實踐指導意義不大;斯滕伯格的“智力維”雖然給出了創造性思維的心理操作過程(包含編碼、推論、圖示、應用、比較、判斷、反應等操作步驟),但是並沒有從理論上闡明為什麼必須包含這些心理操作?這些操作之間有何必然的聯繫?所以不能令人信服,難以用於指導實踐。下面我們就對沃拉斯等三位元學者的理論模型作進一步的分析。

一.沃拉斯的“四階段模型”

沃拉斯認為,任何創造性活動都要包括準備、孕育、明朗和驗證等四個階段。每個階段有各自不同的操作內容及目標。

準備階段:熟悉所要解決的問題,瞭解問題的特點。為此要圍繞問題搜集並分析有關資料,並在此基礎上逐步明確解決問題的思路。

孕育階段:創造性活動所面臨的必定是前人未能解決的問題,嘗試運用傳統方法或已有經驗必定難以奏效,只好把欲解決的問題先暫時擱置。表面上看,認知主體不再有意識地去思考問題而轉向其他方面,實際上是用右腦在繼續進行潛意識的思考。這是解決問題的醞釀階段,也叫潛意識加工階段。這段時間可能較短,也可能延續多年。

明朗階段:經過較長時間的孕育後,認知主體對所要解決問題的癥結由模糊而逐漸清晰,於是在某個偶然因素或某一事件的觸發下豁然開朗,一下子找到了問題的解決方案。由於這種解決往往突如其來,所以一般稱之為靈感或頓悟。事實上,靈感或頓悟並非一時心血來潮,偶然所得,而是前兩個階段中認真準備和長期孕育的結果。

驗證階段:由靈感或頓悟所得到的解決方案也可能有錯誤,或者不一定切實可行,所以還需通過邏輯分析和論證以檢驗其正確性與可行性。

沃拉斯“四階段模型”的最大特點是顯意識思維(準備和驗證階段)和潛意識思維(孕育和明朗階段)的綜合運用,而不是片面強調某一種思維,這是創造性思維賴以發生的關鍵所在,也是該模型至今仍有較大影響的根本原因。

應當說明的是,沃拉斯在當年本來是針對一般的創造性活動而提出“四階段模型”,但是由於該模型的第一和第四階段主要涉及邏輯思維(顯意識思維)過程,第二和第三階段則涉及直覺及頓悟思維(潛意識思維),並且這四個階段之間相互聯繫、相互作用,所以其本質是屬於創造性思維過程。把“四階段模型”視為最早的創造性思維模型,我們認為是恰當的。

二.劉奎林的基於“潛意識推論”的模型

劉奎林的創造性思維模型是建立在他所提出的“潛意識推論”的理論基礎上,要瞭解該模型就需要先介紹“潛意識推論”。十九世紀德國的物理學家和生理學家亥姆霍茲在談到知覺時就經常使用“無意識推論”這個術語。劉奎林借用了這個術語(一般認為“無意識”與“潛意識”是同義詞),但賦以全新的涵義。

劉奎林的所謂潛意識推論是指未被意識到的一種特殊推論。它是資訊同構與腦神經系統功能結構的建構之間相互作用與相互制約的辨證發展過程。

這堜珨〞滿孛穈T同構”是指當前知覺到的關於客觀事物的資訊(以下簡稱為“當前知覺資訊”或“輸入資訊”)與大腦中原來存儲的經驗資訊(以下簡稱為“經驗資訊”)之間的一種整合過程。

這堜珨〞滿孛ㄞ姜g系統功能結構的建構”是指客觀事物的資訊作用於個體的感官,使之產生知覺之後,即形成強弱程度不同的電流,刺激腦細胞的大分子,從而發生電位變化和化學變化,並引起神經系統功能結構的變化。於是腦細胞的某一分子就與某一種資訊產生暫時或固定的聯繫,成為某一資訊的載體和確定的信號。這就完成了某一腦細胞分子功能結構的建構。

在資訊同構過程中,通過當前知覺資訊與原有經驗資訊之間的辨認、匹配、映射等整合作用,不斷驅使腦細胞大分子功能結構發生變化。這就是潛意識推論得以發生的神經生理基礎。

顯意識推理和潛意識推論是人類意識活動的兩種不同方式。所不同的是,潛意識推論不象顯意識推理那樣自覺意識強,並以清晰的概念進行分析、綜合、歸納、演繹等邏輯推理;它是新輸入的知覺資訊和過去的經驗資訊相互整合,並有和這種整合相關的大腦生理功能結構的建構與之配合的辨證發展過程。因此“潛意識推論是一種理性的、非歸納、非演繹的非邏輯推論”。

劉奎林在闡述了關於潛意識推論的上述原理以後,提出了如下所述的靈感思維發生過程模型:

1.首先,顯意識把認知主體當前正在積極思考並尋找解決辦法的課題,作為“指令性資訊”輸送給潛意識。這是靈感發生的前提,潛意識推論活動就是圍繞這條“主線”進行。這種指令性資訊,不管是以光波、聲波、壓力、溫度等形式出現,還是以形象、語言、概念出現,都一律轉換成生物電流脈衝信號,並通過神經纖維傳給右腦(劉奎林認為潛意識在右腦)。

2.顯意識把“指令性資訊”傳給潛意識後,由於自我意識的強烈要求,使形成的電脈衝信號的時空分佈呈現“光亮”(比平時強烈得多的)資訊,從而促使新輸入知覺資訊與已有經驗資訊之間的同構活動加快,也使右腦神經網路功能的重新建構配合更為默契,由此得到潛意識推論後的“新資訊”或“良好圖形”。

3.第二步整合的結果又回饋到顯意識。顯意識對回饋資訊常以抽象思維、形象思維等形式進行綜合分析。鑒別後如不符合要求,則又以新的指令性資訊輸送給潛意識。

4.如此往復多次,一旦合目的的推論結果湧向潛意識,便會頓時獲得柳暗花明的感覺,這表明靈感迸發了。

劉奎林認為,“靈感思維作為人類的一種基本思維形式,同抽象思維、形象思維一樣,都屬於人腦這塊特殊物質的高級反映形式。靈感思維的發生也有一個過程,只不過不是在顯意識之內,而是在潛意識。潛意識孕育靈感時,除了靠潛意識推論,還常有顯意識功能的通融合作,當孕育成熟即突然溝通,湧現於顯意識,成為靈感思維。”由這段論述可以看出,劉奎林所說的靈感思維實質上就是創造性思維。

三.若賓的基於“關係複雜性”的模型

若賓等人的高級思維模型建立在他們提出的“關係複雜性”的理論框架基礎上。所謂“關係複雜性”是由關係中獨立變化維數的數目n來決定,因而根據n的大小值即可給出不同關係的複雜性水準:

水準1—-一維函數關係,描述事物具有某種屬性(若賓稱之為“歸因圖式”);

水準2—-二維函數關係,描述兩種事物之間的二元關係(若賓稱之為“關係圖式”);

水準3—-三維函數關係,描述三種事物之間的三元關係(若賓稱之為“系統圖式”);

水準4——n維函數關係(n>3),描述n種事物之間的n元關係(若賓稱之為“多系統圖式”)。

若賓等人認為,人類用來解決實際問題的各種知識不外乎兩大類:明確的關係知識和內隱的關係知識。明確的關係知識以有意識的、可一步步進行邏輯推理的思維加工為基礎;內隱的關係知識則以無意識(即潛意識)的、快速的直覺思維加工為基礎。若賓等人通過腦神經解剖和電生理測量證實,前額葉皮層的主要功能就是獲取和運用“明確的關係知識”(換句話說,前額葉皮層是實現邏輯推理的主要神經生理基礎)。“關係複雜性理論”則是專門處理“明確的關係知識”的理論,所以下面只對這類知識進行討論。

按若賓的定義,明確的關係知識是指能把角色與填充符區別開來,又能把填充符與角色聯繫起來的知識。所謂角色,是指對某類事物按某種屬性進行概括以後得出的抽象概念。例如,“紅色的東西”就是事物的一種角色(按“紅色”這個屬性對事物進行概括後得到的抽象概念),它代表一切具有紅色屬性的物體。至於這個東西實際上是指紅蘋果、紅積木、紅衣服……或其他東西,則是該角色的填充符。明確的關係知識,就是能把各種角色與其相應的填充符區分開,又能把二者聯繫起來的知識。例如,下列一元關係(歸因圖式):

紅色的(蘋果)就可以達到把角色與填充符既區分開又聯繫起來的目的,與此同時,它還表明蘋果的屬性為紅色。又如下列二元關係(關係圖式):

大於(A,B)

既表明“某某大於某某”這種角色與其填充物A、B之間的區別與聯繫,也描述了A與B之間特定的大於關係。

若賓指出,即使是嬰兒也能根據客觀的整體相似性而把一個蘋果同另外一個蘋果歸為一類;但是如果要求按事物相同的顏色(只考慮顏色屬性而忽略其他屬性),把紅蘋果和紅積木歸為一類,那就需要在年齡稍大一些才有可能。若賓認為,這是因為前者是使用“內隱的關係知識”的潛意識加工,後者則要求兒童應能把角色與角色的填充符區分開才能做到。如上所述,區分角色就是按某種屬性對某一類事物進行概括的過程,這實際上是一種邏輯思維(儘管是最初步的邏輯思維)過程。嬰兒出生不久可以具有整體、直覺思維,但是邏輯思維則要到少年時代乃至十六、七歲才能最後形成。正是在這個意義上,若賓等人把邏輯思維稱之為“最高級的思維形式”。

所謂關係複雜性理論框架,就是建立在謂詞邏輯基礎上、專門用於表徵“明確的關係知識”的一套知識表徵系統,利用該系統可以方便地確定當前所處理知識的複雜性水準(由最簡單到最複雜分成1、2、3、4等四個等級)。

在上述“關係複雜性”理論框架的基礎上,若賓等人根據當代神經解剖學和腦細胞電生理測量的證據,對前額葉皮層的結構與功能作了較深入的研究,指出前額葉皮層主要包括主溝及其周圍的背側部、弓溝及其周圍部位及眶額部等三個組成部分,每一部分所具有的功能都是處理事物之間的複雜關係、即實現邏輯思維所必不可少的:

主溝周圍的背側部——負責控制注意、工作記憶,制定計劃,並對刺激——反應這類偶然性事件的學習有一定影響。換言之,若大腦的這一部位受損傷,這幾種與邏輯思維密切相關的心理操作將無法執行。

弓溝及其周圍部位——這一部位對於刺激——反應這類條件性偶然事件的學習起決定作用,尤其是對突發事件的反應及處理更是至關重要。

眶額部——負責選擇性反應和情緒控制。這一部位受損,將影響選擇性作業(從背景中選出目的物和抵制干擾的能力),使情緒波動、情感障礙乃至人格變異。

對於具有時間順序性和目標指向性的行為控制,則需上述三個部分協同工作,才有保證。

若賓等人還對思維過程中不同資訊加工情況的關係複雜性水準作了具體分析。例如:

如果必須在一定時間內順序地對多種資訊進行整合,就勢必會增加作業的關係複雜性:首先,順序性即時間上的分離有礙於將不同資訊組成更大的組塊,於是就需要將原來的資訊分為若干個獨立而相關的單元來進行加工,這就會出現二元關係(關係圖式)、三元關係(系統圖式)甚至n元關係(多系統圖式)。與此同時,在思維加工過程中,還要為每一維度的資訊提供暫時的工作記憶,以便等待該n元關係中最後一個維度資訊的到來(這時才能對該n元關係作出處理)。顯然,這將會大大增加前額葉皮層關於工作記憶和注意分配的負擔。

此外,若賓等人運用關係複雜性理論還對“順序回憶作業”和“非順序回憶作業”的關係複雜性水準作了定量的對比分析,其結論是前者遠遠高於後者。

總之,若賓等人建立在關係複雜性理論框架基礎上的高級思維模型,由於有神經解剖學和電生理測量證據的有力支持,使人類對整個邏輯思維的心理操作過程有了更為深刻的認識。這是到目前為止,在基於腦神經科學的思維模型中給人印象較深的一個模型。令人感到不足的是,它還僅僅是有關邏輯思維的模型,而不是創造性思維的模型。但是由於它對建構科學的創造性思維模型有一定的借鑒意義,所以值得我們對它作一番認真的研究。

四.對上述三種模型的評價

通過對上述三種模型的介紹與分析,不難看出,三種模型有其突出的優點,也有其明顯的不足之處。

我們先來看優點:

1.對創造性思維的研究,打破了僅僅從心理學角度去探討的傳統做法,開始把基於心理學的研究和基於腦神經科學的研究結合起來,並且越來越重視基於腦神經科學的研究。從上面所述的後兩種模型可以清楚地看到這種發展趨勢。

2.認為創造性思維既與顯意識有關,也與潛意識有關,而且認為創造性思維的發生取決於顯意識思維與潛意識思維的相互作用。因此既重視顯意識思維研究,也重視潛意識思維研究,並力圖把二者有機地結合起來(上述第三種模型,由於並非創造性思維模型而是邏輯思維模型,故無須考慮這種結合)。這是另一個值得重視的發展趨勢,也是上述模型的最主要優點。

3.既重視創造性思維“理論基礎”(心理學基礎和腦神經科學基礎)的研究,也重視能反映創造性思維心理過程、具有可操作性的“思維模型”的研究。由於這種模型可用來指導培養創造性思維的具體實踐,有很大的應用價值,因而不僅具有和理論基礎同等的重要性,甚至更為人們所重視。在上面所述的前兩種模型中,關於這一點均有鮮明的體現。

下面再看這些模型的不足之處:

1.將創造性思維的發生機制歸結為顯意識思維與潛意識思維的相互作用,這是有創見的觀點。令人難以信服的是,上述模型的作者以及這些模型的支持者都認為顯意識思維是在左腦,潛意識思維是在右腦。在劉奎林的模型中已明確指出這一點,在沃拉斯模型中雖未明說,但支援這一模型的心理學家皆認為該模型實際上蘊涵著這種觀點。例如,頗有影響的心理學家T.R.布萊克斯利就曾指出:該模型的“開始和最後階段(即準備和驗證階段),是通常在學校中學到的,由左腦來完成的任務。中間兩個階段(孕育和明朗階段)則不那麼容易,因為它們包含了‘無意識’(即‘潛意識’)過程。如果一個人能夠在這兩個階段中讓左腦幹一些其他工作或靠邊站,右腦就將充分發揮作用。”到底顯意識是否完全在左腦,潛意識是否完全在右腦,這還是有待論證的問題,過早下這樣的結論是不適當的。這將會使模型建立在不可靠的基礎之上。

2.強調既要重視顯意識思維過程研究,又要重視潛意識思維過程的研究,這個方向是對的。但事實上,在上述模型中,對潛意識部分的研究明顯薄弱。基本上沒有能把潛意識思維的神經生理基礎,以及潛意識加工的心理操作過程及特點論述清楚,反而讓人對潛意識加工過程產生一種神秘感。這是上述各種模型存在的一個通病,也是迄今為止,關於創造性思維的研究中尚未解決的一大難題。

3.不僅注意顯意識思維過程與潛意識思維過程的結合,而且還注意二者的相互作用(這一思想在劉奎林模型中較為突出),這是很有見地的思想。遺憾的是,關於這種相互作用的神經生理機制還沒有得到科學的論證,因而這種相互作用目前尚帶有假說的性質,還不是科學的理論,還難以讓人信服。

上面我們簡要評述了幾種主要的創造性思維模型的優缺點,不管是優點也好,不足之處也好,對於建構更合理的創造性思維的理論與模型來說,都有重要的指導與借鑒意義。因此,下面我們對創造性思維理論與模型的建構,將以上面所作的評述作為基本出發點,揚其之長,棄其之短,在前人基礎上努力作出我們的新探索。

通過對原有創造性思維模型的評析,主要的優點在於將創造性思維的發生機制歸結為顯意識思維與潛意識思維的相互作用。這種觀點是有遠見卓識的,可以作為解決這個問題的一把鑰匙。但是僅認識到這一點是遠遠不夠的,這只解決了研究的目標與方向問題。要真正建構科學的創造性思維理論及模型,還需徹底認清顯意識思維和潛意識思維的本質,瞭解這二者之間是如何具體相互作用的,以及它們的神經生理基礎是什麼。在此基礎上,才有可能建立起比較科學的創造性思維理論,和能反映思維心理過程並可用于指導培養創造性思維實踐的思維模型。原有幾種理論模型的主要不足之處恰恰在於,未能認識顯意識思維和潛意識思維的本質,只是簡單地把這兩種思維歸結為一側化的左腦和右腦的不同功能。由於對本質認識不清,對顯意識思維和潛意識思維之間的相互作用,以及這種相互作用的神經生理基礎也就搞不明白。

在下面幾節和第四章中我們將逐步闡明這些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