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易六爻基礎理論知識                作者: 不詳

  《》《》《》《》《》《》《》《八》

用神多處受克而得處生,是否可以叫絕處逢生?

一個卦爻的旺衰,也就是生克權力,主要來源於月、日、動、變四處。一個爻如在這四處的三處都處於受克狀態,就是面臨絕路,如在第四處得生,這種情況也可以叫絕處逢生。這個“絕”是指多處受克的意思,而不是單指十二宮中生旺死墓絕的“絕”。如果用神絕處逢生,就意味著這件事有救。這種絕處逢生,與通常斷卦中所說的絕處逢生,在意義上又有所不同。

斷卦時如何看進行時?

用進行時斷卦,是在卦的原象的基礎上,再按時間的推移,看用神在變換後的時間堛漫羺I變化。如卦的原象為事可成,但用神或原神的旺度還差一些,那就向後不斷地推移時間,看看在何時能補足用神或原神的旺度,問題差在月上,就按月去推移,差在日上,就在月內按日去推移,年時也如此。如卦的原象為凶,但忌神的旺度還差一點,那就向後不斷地推移時間,看在何時能補足忌神的旺度,問題差在月上就按月推移……。如果事之成敗吉凶是短期的,按進行時推移月日,在有限的時間內,沒有可以補足用、原、忌神的條件時,吉不能應吉,凶不能應凶。用進行時斷卦,不僅可快速斷出事之吉凶成敗,更能快速地找到吉凶應期。

三合局在月在日均處休囚狀態,是否還有生克力量?

三合局是不同力量的集結,是不同兵種的協同作戰,自帶給養,自帶防護,自成體系,具有很強的戰鬥力,其對卦爻的生克力度甚至可超過月或日。如寅午戌三合火局,首先就其力量組成來講,三個支都是動爻或月日,且不受變爻不利因素的影響,就其中任何一支的力量來講,都是如走如飛,如君如天的。其次就其組合情況來看,三個支是連續相生的,具有很強的合力,又互為救應,如見水,有寅木可化,有戌土可克,如見金,有午火可克,防衛能力很強。在月在日都處休囚狀態,也仍然有很強的生克力。

六爻中的三合局也有破局之說嗎?

六爻中既有三合成局之說,也有三合破局之應。一般說來,卦中動爻或與月日符合三合成局之規時,即可論三合局。用神得三合局之生,或用神被合在局內得生,則問吉應吉,問凶應凶。如三合局不成或破局,則問吉應凶,問凶應吉。但六爻中的三合局。是較難破的,只有當三合局的第一支神受沖克,中神同時受日沖克時,三合局才不能成立或破局。如寅午戌火局,只有在月為申日為子時,火局才不能成立或破局。

卦中動爻受制於月日為第二層次爻,但卦中動爻也受制於變爻,變爻是否也應為第一次爻?

動爻與變爻是屬於同層次爻之間的相互制約,只是因組合上距離較近,變爻對動爻的制約力較主卦中的其他動爻稍大一些而已。變爻同樣也要受月日的制約,故仍屬於第二層次爻。

變爻臨月建或日辰時,是否為第一層次爻?

是相當於第一層次爻,如臨日辰則不畏月破,如臨月建則不畏日辰沖克,對本位動爻的制約力的大小,也等同於月日,但在名份上畢竟不是月日,這相當於第一層次爻的旺衰力度,將隨月日的流變而改變,過月過日則不再是第一層次爻了。

靜卦中的旺相之爻,是否可看成是第二層次爻?

對不臨月日的其他爻而言,具有相當於第二層次爻的作用,但並不屬於第二層次爻,只有在逢沖而動時,才能成為第二層次爻。

靜卦中的旺相之爻與動卦中的旺相靜爻相比,是否前者的作用要重要一些?

靜卦的旺相之爻與動卦中的旺相之靜爻,都是在靜爻這個層次中擁有生克權,從這種意義講,他們的地位是相同的。至於誰比誰重要,因各自所處的環境不是同一個,沒有必要做這種比較,只能各自在各自的環境中去論。

亥月酉日起卦,寅卯兩用神同現於靜卦中,哪個更旺些?生克權力是不是一樣大?

寅卯兩用神都在月得生,在日受克,但寅與亥合,不受日克,故寅比卯要旺些,但卯逢日沖為暗動,已上升為第二層次,在生克權力大小上看,卯要比寅大。

在六爻卦例解析中,常用到得不得天時、地利、人和之辭,他們各指什麼?

爻在月在日或其一處得生扶臨,為得天時。爻在卦的遠近組合中處於有利位置時,如為五君爻,離原神近、受克時墓伏不現等,為地利。爻在卦中得他爻生合,或得合局之生,或被合在局內得生等,為人和,這都是一些形象比喻說法。

用六爻測事,原神安靜不動,但與卦中一動爻和月或日構成三合局,遇這種情況是否可認為是用神得三合局之生?

因此三合局中有一個支安靜不動,故不能成局或成化,也不能看成是用神得三合局之生,恰恰相反,原神會因合而絆住,或因合而減力,不能或暫時不能生用神。

有的書中說:卦爻因與月日作合而絆住;有的書中:說卦爻因與月日作合為合起;還有的書中說:卦爻與月日作合為旺;還有的說:卦爻會因月旺合而減力。各在什麼情況下成立?

卦爻與月日作合分做生合和克合,生合中又分做爻生月日或月日生爻,克合中又分做爻克月日或月日克爻。當為月日生爻之合時,卦爻會因合而旺;當卦爻在卦中受克,但與月日成爻生月日之合時,爻雖因生月日而泄力,但月日卻能克制住卦中的忌神,併合住這個爻,使之不受忌神之克,謂之合起;當爻與月日成克合,或爻生月日之合時,該爻會因合而減力;當爻與月日做合時,無論是生合還是克合,也不論是爻生克月日,還是月日克爻,該爻在做合期內都會因合而絆住,不能常發揮其生克權力,也會因絆住而減力;只有當合局為月日生爻時,爻不僅旺,且有生克權。

六爻中是否論半三合?

在這方面古人沒進行論述,我的經驗是:當這半三合的兩個支為卦中的兩個爻的話,且至少有一個爻為動爻時,做為一種合力,也具有很大的生克力量。

當這半三合的兩個支,一個為卦中爻,另一個為月或日的話,那麼,這個卦爻不論是用神、原神還是忌神,也會被絆住。

六爻中是否論三會局?

當只做為一種力量來看待時,也可以論。

是不是用神逢三合局成就為旺?

古人在斷卦時往往如此說,但用起來出人較大,一定要具體情況具體分析。一要看用神在三合局內是受生、受克,還是生他、克他。二要看如果三合局中有月日介入時,月日是長生之支、中神之支還是墓庫之支,三合局的力量會因是何支神在月日值班而有很大不同。三要看此三合局成不成化。總的說來,只有當用神因合局而受益增力時,且合局成化時,才能說是用神旺,如用神在合局內受克泄耗而減力,或三合局不能成化時,則用神不是因合而旺,還可能因合而絆住。

用神在月日動變四處,有三處不受益,而只在一處受益,這是不是書中所說的絕處逢生?

絕處逢生的“絕處”是指用神在日辰處,或動爻在變爻處,或伏神在飛神處處於絕地,這個“絕”是指五行在十二宮表中所處的生、旺、墓絕中的絕。當用神在日、變、飛一處處於絕的狀態時,但在日、月動、變的其他處卻得到了生扶,才謂之絕處逢生,“絕處逢生”是以用神在月日動變四處生多克少為前提的。所以,當用神在三處不受益而只在一處受益時,不是通常所說的絕處逢生狀態。

在考慮旬空、入墓、伏藏、化進、化退、伏吟、反吟等特殊規定時,是否也有先後順序?

這些特殊規定可能會同時出現在一卦之中,但卻很少同時發生在一個卦爻上。一個爻最多同時遇上二、三種,只看其眼下有無生克權就可以了,不必再分先後順序,因為這些特殊規定之間的關係是並列的,並不存在誰制約誰的問題。

卦中的遠近組合,除了動爻和變爻離得最近外,還有沒有其他的表現形式?

當然還有其他表現形式,如:

伏神與飛神。

世應兩爻與其所臨之爻,如妻財爻持世,則表示妻財爻與世爻同位最近。

在靜卦中,如用神與原神相鄰,中間無阻隔,相生就最得力。

是不是一個卦爻只要不受傷就有生克權?

一個卦爻受傷就失去了生克權,這可以成為六爻運算中的一個定理,其逆定理“爻不受傷就有生克權”也可以成立,但不太嚴密。說其可以成立,是在生克制化刑沖合害這一基本運算規律中可以成立,說其不太嚴密,是因為卦爻不僅要受生克制化刑沖合害這一基本規律制約,還要受空墓伏等特殊規律的制約。一個卦爻有時雖沒因制受傷,但卻處在旬空、入墓、伏藏不現等狀態中,也暫時沒有生克權。

書中經常說“用神旺相”、“用神衰弱”的,是不是用神衰就沒有生克權?

不具體看書中是針對何種情況這樣論旺衰的,這個“旺”和“衰”就是一個“不確定”的因素。有時說這個爻是旺是衰,是針對這個爻在月上所處的旺相休囚死的不同狀態而言的,有時又是針對日上而言的,有時是針對卦內環境而言的,有時又是在分析完了整體卦象之後,對這個卦爻所下的最終結論。如果這個卦爻的旺或衰是指最終結論,這個卦爻必是在月日動變四處所受的克泄耗多於生扶,但也只能說有受傷的可能,而不能完全確定。因為當一個爻即使在月日動變四處都休,但沒受上層次爻克,同層次多個爻克,雖是衰,並沒有受傷,仍有生克權,只是相當無力而已。如在三處休囚,一處受克,就為受傷就失去了生克權。

通常所說的“旺相”、“衰弱”,多數是指卦爻在月上所處的旺相休囚死狀態,在月的旺衰雖很重要,但也只是月日動變四個旺衰來源之一,即使卦爻在月為休囚為衰,如在其他三處都得生扶或臨,則最終論此卦爻旺衰時,並不是衰。即使卦爻在月為死為破,如卦爻發動,變爻又不減其力,則雖衰也有生克權。

什麼叫“休囚無氣”?是否有“休囚有氣”之說?

通常所說的某卦爻“休囚無氣”,多是指卦爻在月上所處的狀態,當卦爻生月時稱做休,當卦爻克月時稱做囚,當卦爻被月所克時稱做死,其中死與無氣是一個意思。在習慣上論某一類型卦爻時,喜歡統一來論述,故有“旺相”、“休囚”兩大類,通常把處於死的狀態的卦爻也劃分在“休囚”這一類中,有時為了強調也包括“死”這類卦爻時,就習慣在“休囚”二字的後面再加上一個“無氣”,有時也單獨把處於“死”的狀態的卦爻,表述為“休囚無氣”,與此相對應的,如果某些卦爻只是被月所耗泄,而並沒受月之克時,就可稱其為“休囚有氣。”此外,“休囚無氣”和“休囚有氣”還有另一層意思,即卦爻的旺衰,不僅來源於月,同時也來源於日、動、變,如在月在日都休囚,就可稱之為“休囚無氣”,如在月休囚而在日得生或雖在月在日均休囚,但本身發動,就可稱之為“休囚有氣”。有時採用“休囚有氣”一詞時,只是為了說明那些在月處於休和囚兩個狀態的爻,加上“有氣”兩個字,是為了強調不包括處於死的狀態的爻。

如果卦中用神安靜,在月處於休或囚的狀態,如被日辰沖,是不是暗動?

如果卦爻在月只是處於休或囚的狀態,為有氣,如在卦中不受克或受生,逢日辰沖也為暗動,只是生克之力比旺相暗動之爻要小一些而已。

同時測父母兩個人的情況時,卦中只現一個父母爻怎麼辦?

第一:同時測兩個人的情況時,最好是分別起卦,用起卦時的意念加以區別。

第二:如果已在一卦中帶上了父母兩個人的意念,也可就用這一卦斷之。以明現之父母爻為用,另一用神看伏神。以陽爻為父,陰爻為母。如卦無伏神,可按明現之父母爻取另一用神,卦中父母為陽爻時,為父,則該父母爻所克之陰子孫爻為母,卦中父母爻為陰爻時,為母,則克該爻的陽財爻為父。

測父母病,用神在卦中安靜,在月、日、動三處均受克,但旬空可避凶,在出旬後即可得日生有救,是否可斷無兇險?

卦的原像是大凶之象,雖在旬內可避凶,但逢日辰沖時還是要應凶的。

測病災,用神在月日均休囚受動爻之克,但伏藏不現,且墓於飛神,又旬空,是否可因空墓而不遭克?

因大象為凶,雖空墓可避克,但難避沖。當日辰沖伏用或沖飛墓之時,可能會應凶。

測求財,妻財寅木持世,安靜,在申月為破,在酉日受克,但旬空,卦中辰土發動不克用,待出旬時已過申月,是否可斷到亥月可得財?

卦象已是不得財之象,就不必再去找應期了。到了亥月也可能有得財之事,但已與所測之財是兩碼事了。

在六爻預測中,合可否解空亡?

如果此合是生合,且是生空亡之爻的,那麼該空亡之爻可因合而旺,出空時也為有用。但合不能解除其空亡狀態,在旬內畢竟為空。

測疾病,是否用神入墓就為凶?

不能這樣武斷,要在把握好以下三點再去斷吉凶:

一定要分辨好用神是何五行入墓。入墓雖是一種特殊規定,但也是一種生克狀態,如水入辰墓是受克,如金入醜墓則是得生,土入辰墓則是得幫扶。並不是凡入墓就為凶或不吉。

要看用神入的是何墓,是月墓、日墓、飛墓、動墓還是變墓。一般說來,日墓的時效期較短,月墓的時效期較長,而飛、動、變三墓幾乎是形影響相隨的。

一定要先搞清用神是旺相還是休囚受克,再去研究入墓是吉象還是凶象。用神旺相遇墓、出墓之時反應吉。

測出行,用神入月墓,是否一個月內都走不成?

如測能不能走成,與用神人不入墓無關。

如果在卯月醜日問卦,卦中用神酉金是論在日得生,還是論入日墓?

因用神酉金在卯月為月破,逢生不起,故在醜日按入墓論。

卦中用神醜土動化辰土,是化進神,還是化墓?

這要看醜土在月日各處什麼狀態而定,如逢破或在月在日均受克,則為化墓,如在月在日只是休囚或在一處得生,在另一處受克,或在月日均旺相,則應視為動而化進得幫扶。

何為真入墓?何為假入墓?

概括地說:當卦爻無根無氣又受克時入墓為真入墓,當卦爻雖休囚而有氣或卦爻旺相時入墓為假入墓;真入墓的卦爻出墓也無用,假入墓之卦爻,出墓即有用。

用神既逢月破,又入月墓,此用神是不是就受克了?

這是一種概念上的模糊。如此用神是靜爻,則月破是主像是凶象,已不必再論入月墓,逢沖之日就要問吉應凶,問凶應吉;如此用神是動爻,就要看日辰和變爻對其是損是益了,如為益,則在月內既入墓又受克,但出月就有用,如為損,則既入墓也受克,出月也無用。

測與某人交友可否,取兄弟爻為用嗎?

因為你在起卦時還沒把那個人看做是朋友,也尚未發生實質性的親密關係,故不能取兄弟爻為用,而應取應爻為用。

主卦是現在的資訊,變卦是最終結局的情況,這樣說對否?

“主卦是現在的資訊”這一點是對的,“變卦是最終結局”的說法不夠確切,古人也多有“變卦為事之終應”之論,我不能苟同,我的經驗是:變卦是事情發展進行過程中的資訊載體。

可否用六爻法擇吉日?

不僅應該說可以,而且應該說是一種最好的擇吉方法。

卦中原神動化回頭克,這個原神是不是就不能生用了?

理論上是這樣,但還要具體掌握如下幾點:

如果這個變爻受月日之克,也為受傷,無生克權力,如在月日休囚,生克之力也不大,如被月日所合,入月日之墓、逢空等,也暫時沒有生克權。

如原神在月日旺相,在卦中又得動爻之生,雖可受制於變爻,但當變爻受制、被合、臨空、入墓之時,原神仍有生克權,問吉可應吉,問凶可應凶。

如是克中帶合,原神又旺相,衝開之日原神仍可生用。

資料來源:摘錄自互連網,謹供參攷。